伤歌行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伤歌行》是一首汉乐府叙事诗。诗写闺情,以女主人公的感情冲动为线索,采用情景相间的艺术手法层层展开、步步升华,表现婚姻不能自主的痛苦。

作品原文

伤歌行
昭昭素明月⑴,辉光烛我床⑵。
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⑶。
微风吹闺闼⑷,罗帷自飘扬⑸。
揽衣曳长带⑹,屣履下高堂⑺。
东西安所之⑻?徘徊以彷徨。
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
悲声命俦匹⑼,哀鸣伤我肠。
感物怀所思⑽,泣涕忽沾裳。
伫立吐高吟⑾,舒愤诉穹苍⑿。

注释译文

⑴昭昭:明也。素明月:一作“素月明”。
⑵烛:照。
⑶耿耿:心不安貌。
⑷闺闼(tà榻):指内室。闼,内门。
⑸罗帷:纱帐。
⑹揽衣:犹“掖衣”、“穿衣”。揽,取。曳:拖。
⑺屣履(xǐ lǚ徙吕):犹今口语“趿着鞋”。
⑻安所之:何往。这句是说往东呢还是往西。
⑼命俦匹:招呼伴侣。
⑽所思:指所思念的人。
⑾伫立:久立。
⑿穹苍:苍天。

作品鉴赏

这首诗,郭茂倩收在《杂曲歌辞》中,作古辞,《文选》同。但《玉台新咏》署名为魏明帝。郭氏的题解说:“伤日月代谢,年命遒尽,绝离知友,伤而作歌也。”说得不甚透彻。其实这是一首闺情诗,写婚姻不能自主的痛苦。因为是叙事诗,诗意较为含蓄,作者是采用情景相间的艺术手法来展开铺叙,层层揭示主题的。
“昭昭素明月,辉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写忧人夜不能寐。忧人是男是女,不得而知,但他(或她)在明月之夜,忧心忡忡。以至月已偏斜(辉光烛我床),尚在辗转反侧。那就是所谓的“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微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原来这位忧人是一位女子。微风吹,罗帷飘,她心绪更加不宁,躺不住了。“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干脆起床,到堂屋里去走走。但她无心收装,是“衣冠不整下堂来”的。揽衣,是披衣。曳,是拖着。屣履,是拖着鞋走路。《后汉书》李贤注:“屣履,谓纳履曳之而行。”她到底要干什么呢?“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什么也不干,只是走来走去,无所归依。以上是第一段,极写女主人公的苦闷。那么,她为什么会是这种心态?
“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正当女主人公在堂屋徘徊之际,夜空中传来一只孤鸟的哀鸣。女主人公很理解这哀鸣的含意是在呼唤自己的伴侣。伴侣不在,其鸣悲哀,女主人公也伤感了。“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孤鸟的哀鸣触动了她的心事,她伤心地哭了。刚开始,由于夜深人静,有所顾忌,她只是吞声饮泣,有泪无声。泣到伤心处,什么也不顾了:“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竟然失声“高吟”,喊起天来了,把满腔的幽愤向苍天诉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喊天?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中说:“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奇怪的是这位女主人公只是呼天,就是不呼父母。这又是为什么?关键的句子就是“感物怀所思”。怀所思,就是有意中人,但不能与之结合为“俦匹”,没有父母之命是不行的。而父母之命可能正是要她嫁给别人,她身不由己,十分苦恼,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只好喊天了,至于父母,就没有什么可喊的了。
这首诗在艺术上还有一个显著特色:它是以女主人公的感情冲动为线索层层展开、步步升华的。“昭昭素明月”,起句平平,看不出什么。“辉光烛我床”,原来她醒着。醒而卧,卧而起,起而徘徊。先是悲,由悲到泣,由泣到吟,由吟而愤,由愤而诉。感情越来越强烈,行动越来越大胆。一首短诗,居然写出了一个人物性格的发展变化,这是作者匠心独运的惊人之笔。《伤歌行》的重点不是写感伤,而是写怨愤,是高度赞扬闺中女子敢于冲击封建礼教的那一声惊破夜空的愤怒的呼喊。

作者简介

曹魏烈祖明皇帝曹叡(206年-239年1月22日),字元仲,史称魏明帝,中国三国时期曹魏的第二位皇帝,公元226-239年在位。曹丕与文昭甄皇后之子,曹操之孙。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