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贤帝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五贤帝(5 Good Emperors),又称五贤君,是在公元96年至180年期间统治罗马帝国的五位皇帝。他们分别为: 涅尔瓦(Nerva,96年—98年) 图拉真(Trajan,98年—117年) 哈德良(Hadrian,117年—138年,“勇帝”) 安敦尼·庇护(Antoninus Pius,138年—161年,又译安托尼乌斯·披乌斯) 马可·奥里略(Marcus Aurelius,161年—180年,又译马可·奥勒留,或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哲学家皇帝”)

简介

五人先后相继,使罗马帝国得到了近一百年的和平与安定,政治清明,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人民富
裕,与之前一百年的腥风血雨成很大的对比。这五位皇帝宽厚谦虚,施行“仁政”,深受臣民爱戴。这段时期也是自奥古斯都(Augustus)之后罗马帝国最强盛的时期。这段时期被称为罗马帝国的“黄金时代”,又叫作五贤帝时期。各个皇帝之间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他们大多是亲属关系。五贤帝时代权力交替方法非常平安,在罗马历代帝王中,此五人以和平传位而闻名。各个皇帝选择其继承人,然后收为养子,立为储君,这样就避免了权力交替前后的政治动乱和危机。故而皇位能够平稳交替,保障了政治的安定。
在五贤帝之前,罗马帝国的弗拉维王朝(Flavian Dynasty)经过韦斯帕芗(Vespasian)和他的两个儿子提图斯(Titus)和图密善(Domitian)两位皇帝的统治。暴君图密善被杀死后,元老涅尔瓦于96年继位,开创了安敦尼王朝。罗马帝国的基础设施,如法律、道路交通、度量衡、货币制度都在这个年代得到统一,并通行全国。图拉真在位时开拓疆土,在他死时帝国版图达到最大极限。东到美索不达米亚,南至北非撒哈拉沙漠,西起不列颠,北至喀尔巴阡山脉和黑海北岸,地中海成为了帝国的内海。哈德良健全了帝国的官僚机构,并在不列颠尼亚北部兴建哈德良长城,阻挡来自北方居鲁特人的侵扰。到了安敦尼即位时,罗马帝国达到极盛。

赞誉与怀疑

五贤帝时期的文治武功,在罗马帝国其他时期也是难得一见的。因此,18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1737—1794)在他的著作《罗马帝国衰亡史》(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中,把这个年代称赞为“人类最幸福的年代”。他对五贤君的种种贤德的称赞如下:
(旧式译文)“天下历代,以民之富庶安乐论,何时居首?闻者立对曰:自图密善薨至康茂德立,可以当之。彼时罗马雄有四海,国事虽定于一尊,而以仁德聪睿导焉。四帝相继,统御诸师,颇能刚柔相济。涅尔瓦、图拉真、哈德良、安托奈纳斯·派厄斯、马可·奥勒留五帝威严德业,下皆景仰。御国之道,一以始终,待民宽仁,而治理皆本法度,人皆颂之,帝亦颇自慰。当是时,若夫罗马推重理性自由,则共和可复,功业皆归于贤君尔。”
(新式译文)“如果让一个人说出,在世界历史的什么时代人类过着最为幸福、繁荣的生活,他定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是从图密善去世到康茂德继位的那段时间。那时广袤的罗马帝国按照仁政和明智的原则完全处于专制权力的统治之下。接连四代在为人和权威方面很自然地普遍受到尊重的罗马皇帝坚决而温和地控制着所有的军队。涅尔瓦、图拉真、哈德良和两位安东尼全都喜爱自由生活的景象,并愿意把自己看成是负责的执法者,因而一直保持着文官政府的形式。如果他们那一时代的罗马人能够安享一种合乎理性的自由生活,这几位君王是完全可以享有恢复共和制的荣誉的。”
不过近世历史学家只承认以上分析的许多细节,对其整体赞誉未能完全同意。他们指出:在这些帝王统治下,只有少数人生活富足,能被载入历史,而更多的人却默默无闻,其中大部分是农民,或靠种地过活的人。官吏贪婪,盗贼横行,这些百姓煎熬其中,无论“贤君”是否在位,其困苦并无二致。 五贤帝统治下人民的生活究竟如何?历史学家仍然争论纷纭。
到了马可·奥勒留统治的后期,帕提亚帝国兴起,并屡犯帝国边疆,北方蛮族日耳曼人(German)也乘虚而入。帝国的实力开始出现颓势。及至公元180年,马可·奥勒留去世,他的亲生儿子康茂德(Commodus)继位,他的残暴统治终结了五贤帝的美好时代,而罗马帝国也自此一蹶不振,进入“三世纪危机”时代,由极盛走向衰落。

五贤帝介绍

涅尔瓦

涅尔瓦(Marcus Cocceius Nerva,35年11月8日-98年1月27日)。他
涅尔瓦

涅尔瓦

古罗马帝国五贤帝时代的第一位君主(在位期96年-98年),也是最后一位在意大利半岛出生的非罗马公民出任君主。
他出身于旧元老贵族阶层,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元老,在图密善被刺杀之后由元老院推选并任命为罗马帝国的元首。有人认为涅尔瓦是被图密善的刺客的后台人选为皇帝。他当选的原因是他当时已经相当老了,而且膝下无子。
鉴于图密善的暴政,涅尔瓦决定使用宽厚的政策。涅尔瓦即位不久就恢复了元老院的地位和权势,并发誓,凡国之大事都得与元老院磋商,并且保证不随意杀害元老。此外,他又对罗马的一些制度作了必要的改革。他赦免了被图密善放逐的人,恢复了他们的财产,缓和了他们的敌意;建立了救济贫困农民和穷人孩子的制度,并将价值6000万塞斯退斯的土地分配给贫民;同时,他还免除了许多捐税,降低了遗产税,解除了韦斯帕芗强加于犹太人的捐献。他紧缩开支以弥补国库的亏损。
但是他的统治和过分节约造成了军队的不满,加之他在军队中缺乏威信,终于导致近卫军的叛乱:公元98年,近卫军在卡斯佩里乌斯·埃里亚努斯的带领下包围皇宫,要求皇帝释放刺杀图密善的刺客,并杀死他的几个顾问。涅尔瓦在近卫军士兵的胁迫下被迫让步。
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教训,使他彻底认识到:没有军队支持的元首是无法对帝国行使统治的。于是,他便效法奥古斯都,认自己的一位军事将领、上日耳曼尼亚的总督马尔库斯·多尔披乌斯·图拉真为继子,并授予他恺撒的名字和保民官权力。这样一来,图拉真不但成了涅尔瓦的继承者,而且也成了他的共治者。图拉真是一位大统帅,有丰富的行政经验,而在他的背后则有强大的上日耳曼军团。涅尔瓦把图拉真过继为儿子实际上也就解决了用军事因素巩固新的统治的困难任务。
可以说,涅尔瓦这个措施是非常明智而且得当的,后来的史实证明它不但选对了继承人—图拉真,而且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制度—养子继承制。

图拉真

图拉真(Trajan, Marcus Ulpius Nerva Traianus)(53年9月18日-117年8月9日),罗
图拉真

图拉真

马帝国皇帝(98年-117年),罗马帝国五贤帝之一。公元98年年初,涅尔瓦因病去世,正在科隆戍守的图拉真奉召继位。图拉真出生于西班牙,他是从外省贵族爬上元首宝座的第一人。
图拉真是一位优秀的统帅,同时也是一位颇有行政才能的执政官。他鉴于前朝之失,采取了较有效的措施来缓和各方面的矛盾。他尊重元老院的政治地位,注意吸收东方各行省的大奴隶主贵族参加元老院,扩大元老院的基础;他改革地方行政;任命一些忠于职守的亲信到行省去做总督,改善中央和行省的关系;他懂得培养民力的重要,乃轻徭薄赋,减轻人民的负担,并用政府贷款的方式,帮助小农维持生计。此外,他还沿袭涅尔瓦所创行的办法,即由政府拿出一部分税款在各地设立基金,用以养育贫苦无告的孤儿。他获得了元老院赠给他的“最佳元首(Optimus princeps)”的称号。
在对外政策方面,图拉真则脱离了奥古斯都定立的早期帝国的传统,而是复活了共和时期的侵略倾向。公元101—106年,图拉真曾二次兴兵攻打多瑙河下流的达契亚人,推翻了达契亚国王戴凯巴路斯的统治,把他的王国变为罗马的一个行省,并将大批罗马士兵和贫民移植到那里去屯垦。现今的罗马尼亚就是由这些罗马人的殖民地发展而来的。随后,图拉真又把侵略的矛头指向亚洲,与帕提亚交兵。自公元前一世纪中叶以来,帕提亚一直是罗马帝国的劲敌,两国之间战争不断,疆界时有变动。公元105—106年,驻守在叙利亚的罗马军团,根据图拉真的命令占据了巴勒斯坦阿拉伯沙漠之间的大部分地区和西奈半岛,建立了罗马的一个新行省——阿拉伯行省。接着在公元114年,图拉真又以亚美尼亚王国宗主权问题为借口,向帕提亚大举进攻。他亲率大军占领了亚美尼亚,随即挥师南下,占领了两河流域,攻陷了帕提亚的首都泰西封,直抵波斯湾口。图拉真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三个行省,那就是:改亚美尼亚王国为亚美尼亚省;在亚述的故址上设立亚述省;在两河流域设立美索不达米亚省。经过他的一系列扩张,罗马帝国的版图扩大到了最大范围。它东起两河流域,西及布列颠的大部分地区,南包埃及、北非,北抵莱茵河和位于多瑙河以北的达西亚。
然而,图拉真在亚洲西南部所取得的这些胜利并没有维持很久。就在图拉真与帕提亚作战正酣之际,它的后方爆发了犹太人的起义,图拉真迫于形势,不得不从两河流域回师,但在途中染疾,病逝于小亚细亚南部的西里西亚(Cilicia)。图拉真一死,他在两河流域的那些措施也随即化为乌有。
图拉真是一位善良淳朴但又性格坚毅的君主。在他去世后二百五十多年,元老院在按照惯例宣告皇帝瓦伦斯(Valens,364-378年在位)继位的文告中,还表示希望他在造福人民方面超过奥古斯都,而在善良方面超过图拉真。

哈德良

哈德良(Publius Aelius Traianus Hadrianus,76年1月24日- 138年7月10日,外
哈德良

哈德良

号勇帝,罗马帝国五贤帝之一,117年-138年在位)图拉真在弥留之际,将哈德良收为养子。哈德良也是西班牙人,原系图拉真的表侄。从早年起,他就跟随图拉真转战各地,深得这位皇帝的赏识,被不时委以重任。图拉真死后不久,他便被叙利亚军团推为元首,这一行动不久又得到了元老院的批准。
哈德良继位后所做的第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停止东方战争,与帕提亚国王缔结和约。他放弃了图拉真所设立的亚述省和美索不达米亚省,并且让亚美尼亚重新成为仅仅依附于罗马的小王国,把罗马帝国在东方的边界缩回到幼发拉底河。哈德良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在帝国全部力量极度紧张的代价之下,图拉真的东方征服才可以进行下去。而在当时,北方和西方的边防力量十分空虚,美索不达米亚的居民又明显地对罗马怀有敌意,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固守越出幼发拉底河右岸很远的新边界将是一个异常困难的任务。在其他的边界上,哈德良也放弃了大规模进攻的政策,而仅着眼于防守。为了抵御日耳曼人的南侵,他在现今德意志的南部筑了一道长城,把莱茵河上游与多瑙河上游连成一片。此外,他又在不列颠岛北部建造了横贯东西的“哈德良边墙”,以防御那些居住在现今苏格兰的“蛮族”的侵入。
哈德良时代是罗马国家制度官僚化的重要发展阶段。帝国的官僚管理制度在朱理亚·克劳狄时代就已奠定了基础。但那时在中央官僚机构中占重要地位的是被释奴隶,因为中央机构和元首私人家业的管理机构没有什么分别,而后者的成员又主要来自元首的被释奴隶和奴隶。这种情况并不符合整个奴隶主阶级的利益,特别是不符合中等奴隶主阶层的利益。因此,必须有所改变。到弗拉维当政的时候,帝国行政机构中被释奴隶的数目明显减少,骑士等级逐渐成了帝国官僚的主要补充者。到了哈德良时代,骑士几乎挤走了所有的被释奴隶,而成为真正的官吏阶层。与此同时,哈德良还把由奥古斯都创建的元首顾问会变成一个官僚机构,顾问会的成员与普通官吏一样,能定时从国库中拿到薪金,因此,顾问会本身便失去了独立处事的最后痕迹,并变成了仰承皇帝意旨的工具。
哈德良是一位博学多才的皇帝,在文学、艺术、数学和天文等方面都造诣颇深,他统治时期的许多建筑也保留了下来,著名的有哈德良长城和别墅等。哈德良皇帝喜爱旅游,在他统治时期帝国各行省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关于这一点,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里写道:“哈德良的生活几乎是始终处在永无止境的旅途之中。由于他具有多方面的,包括军人、政治家和学者的才能,他通过完成自己的职责便可以完全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完全不顾季节和气候的变化,他始终光着脚徒步在喀里多尼亚的雪地和上埃及的酷热的平原上行军;在他统治期间,帝国所有的省份没有一处不曾受到这位专制帝王的光临。”。哈德良强烈的好奇心和虚荣心导致他“一时成为一位了不起的皇帝,一时成为一个可笑的舌辩之士,一时又成为一个充满嫉妒心的暴君。当然,他的行为的总的趋向是公正和温和。”。哈德良和自己的养子也是继任者安敦尼保持同性恋关系。而在这之前他和随从—美貌的少年安提诺乌斯(Antinous)保持同性恋关系,但后者在随皇帝本人出巡埃及时溺死于尼罗河中,后被悲痛的皇帝追奉为神。

安敦尼·庇护

安敦尼·庇护(Antoninus Pius,86年9月19日—161年3月
安敦尼·庇护

安敦尼·庇护

7日,138年—161年在位)罗马帝国‘五贤帝’中的第四位,在他统治时期帝国达到全盛顶峰。因此,五贤帝的统治时期也因他的名字被称为“安敦尼王朝”。
公元138年,哈德良病逝,其养子安敦尼即位,安敦尼是哈德良妻子的外甥侄儿,也是第一位出身于高卢地区的元首。在安敦尼统治的23年中,他继承了哈德良的政策。对内注意调整各方面的关系。他即位后首先免除人民的欠税,将大量私产捐入国库,并全部承担节日费用。同时,又购买酒、油、米、麦,免费将其分配给平民。他善于理财,勤俭治国,所以死后国库盈盈,结存达27亿塞斯退斯。他勤于朝政,“如关心自己一样关心别人”。他继续推行哈德良的法律自由政策,限制对奴隶使用刑具,严厉惩罚主人无故杀害奴隶。他奖励教育,供给贫儿就学,扩大教师和哲学家的特权。对外,他主张采取防御政策。但为了保卫边疆,他也举行过一些军事活动。在不列颠,罗马人击退了苏格兰部落的骚扰,并把边界向北推进了100公里。在黑海北部,从北高加索向前推进的阿兰尼人,攻袭本都北岸的希腊城市,后又侵犯了奥力维亚;罗马军队从美西西开来救援,并一举击退了阿兰尼人的入侵,免除了阿兰尼人对这一地区的大规模蹂躏。
安敦尼是一位温和、仁厚、善良和和蔼可亲的君主,并被元老院授予“庇护”称号。和他的养父哈德良不同,在他二十三年的统治之中,他的平静生活都是在罗马度过的;这位善良的皇帝所曾经历的最长的一次旅行是从他在罗马的皇宫到他退隐的拉鲁芬别墅而已。
当初,哈德良认养他的条件,是他同样认养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和维鲁斯(Lucius Verus)为养子。这样哈德良为帝国确定了两代的继承人,史实证明他的眼光是不错的。安敦尼以其沉稳的作风实现了接连两代权力的平稳过渡。

马可·奥里略

马可·奥里略(Marcus Aurelius,121年4月26日—180年3月17日),他
马可·奥里略

马可·奥里略

是罗马帝国五贤帝时代的最后一个皇帝,161年至180年在位。
公元161年,安敦尼逝世,传位于其养子马可·奥里略和维鲁斯。由二位元首共同执政,这在罗马史上还是第一次。
新元首上任之初,首先碰到的便是帕提亚人的入侵。公元161年,帕提亚国王伏洛居斯三世侵入叙利亚,维鲁斯率兵反击。起初,罗马非常顺利,他们不但将帕提亚人清除出叙利亚和亚美尼亚,而且还深入美索不达米亚,占领了帕提亚的两个都城——塞列夫克亚和泰西封。但是好景不长,罗马还是在公元166年退出了美索不达米亚。
公元167年,维鲁斯班师罗马,受到了罗马人民的热烈欢迎。然而维鲁斯在给罗马带来胜利喜讯的时候,也给罗马带来了灾难。一种可怕的传染病随着东方军的到来而迅速向帝国各地蔓延。瘟疫不但吞噬了无数的人丁,影响了兵源的补充;而且也减少了国库的税收,使国家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而这一切又给日耳曼人的入侵提供了条件。
公元168年,外多瑙河的日耳曼部落蜂拥南下,侵寇罗马帝国的边陲之地,其中以马可曼尼人、汪达尔人和夸德人最为凶猛。他们不但蹂躏了罗马东北部行省的广大地区,而且还扫清了进入意大利的大门。两位元首急忙从各处调集兵力,并亲自领导了这次危险的马可曼尼战争。公元169年,维鲁斯因病死于兵营,奥里略继续领导了这场战争。在多次击败蛮族以后,敌人同意缴械投降。为了保护北方的罗马国境,并使其免遭新的侵袭,奥里略决定让那些愿意为罗马服役的部落定居在帝国北部边境。从此以后,日耳曼人也就逐渐成了罗马雇佣军的主要来源,罗马军队也就开始了它的蛮族化进程。
公元178年,马科曼尼人和夸德人再次进攻帝国边境。奥里略统军征讨。公元180年,奥里略因染瘟疫而死于潘诺尼亚的文都滂那(维也纳)的军营里。帝国形势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奥里略是罗马帝国最伟大的皇帝之一。他不但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君主,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斯多葛派哲学家,有以希腊文写成的著作《沉思录》传世。在整个西方文明之中,奥里略也算是一个少见的贤君。更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他向往和平,却具有非凡的军事领导才干。但是他却受到了他的妻子—风流放荡的皇后芙斯汀娜(Faustina)的蒙蔽。
奥里略于121年4月26日生于罗马,在一个很有政治势力以及富有的家庭中长大。小的时候就被当时的罗马皇帝哈德良注意到,因而得到特殊的教育。六岁即进入骑士会(Equestrian Order),七岁入学于罗马的萨利圣学院(Salii),并在这里的到各种文化中精英的教育。奥里略在161年3月7日继位成为罗马帝国皇帝,任期伊始就战争不断,并有多次自然灾害。163年他入侵亚美尼亚,于此同时传染疾病氾滥整个帝国,但他成功的把日耳曼人游掠部族赶出罗马领土。由于这些战争,奥里略在位时国库匮空超前,皇帝的生活也日渐拮据。
马可去世后,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康茂德(Commodus,也就是好莱坞大片《角斗士》里那个杀父篡位的年轻皇帝,但历史上他并未杀父)继位。康茂德生性懦弱,色厉内荏,重武轻文,统治时期实行暴政,后来被杀死,安敦尼王朝也随之结束。五贤帝开创的黄金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