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都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两都赋》是汉代文学家、史学家班固创作的大赋,分《西都赋》、《东都赋》两篇。据其自序,自东汉建都洛阳后,“西土耆老”希仍以长安为首都,因作此赋以驳之。《西都赋》由假想人物西都宾叙述长安形势险要、物产富蔗、宫廷华丽等情况,以暗示建都长安的优越性;《东都赋》则由另一假想人物东都主人对东汉建都洛阳后的各种政治措施进行美化和歌颂,意谓洛阳当日的盛况,已远远超过了西汉首都长安。后来张衡《二京赋》、左思《三都赋》,在形式上皆颇受其影响。 唐人李庾亦有《两都赋》传世,唐文宗太和年间,李庾作《西都赋》、《东都赋》,直接上继班张,写长安与洛阳,成了唐代少见的大赋。李庾的《两都赋》包含着更多的哲理,以长安和洛阳的兴废为主线,是对长安、洛阳这两个古都历史的总结,得出“所都者在东在西可也”。

作品原文

两都赋序:
或曰:“赋者,古诗之流也。”昔成、康没而颂声寝,王泽竭而诗不作。大汉初定,日不暇给。至于武、宣之世,乃崇礼官,考文章。内设金马、石渠之署,外兴乐府、协律之事,以兴废继绝,润色鸿业。是以众庶悦豫,福应尤盛,白麟、赤雁、芝房、宝鼎之歌,荐于郊庙。神雀、五凤、甘露、黄龙之瑞,以为年纪。故言语侍从之臣,若司马相如、虞丘寿王、东方朔、枚皋、王褒、刘向之属,朝夕论思,日月献纳。而公卿大臣御史大夫倪宽、太常孔臧、大中大夫董仲舒、宗正刘德、太子太傅萧望之等,时时间作。或以抒下情而通讽谕或以宣上德而尽忠孝,雍容揄扬,著于后嗣,抑亦《雅》《颂》之亚也,故孝成之世,论而录之。盖奏御者千有余篇,而后大汉之文章,炳焉与三代同风。且夫道有夷隆,学有粗密,因时而建德者,不以远近易则,故皋陶歌虞,奚斯颂鲁,同见采于孔氏,列于《诗》《书》,其义一也。岙之上古则如彼,考之汉室又如此。斯事虽细,然先臣之旧式,国家之遗美,不可阙也。臣窃见海内清平,朝廷无事,京师修宫室,浚城隍,起苑囿,以备制度。西土耆老,咸怀怨思,冀上之眷顾,而盛称长安旧制,有陋雒邑之议。故臣作《两都赋》,以极众人之所眩曜,折以今之法度,其词曰:
西都赋
有西都宾问于东都主人曰:“盖闻皇汉之初经营也,尝有意乎都河洛矣。缀而弗康,实用西迁,作我上都。主人闻其故而睹其制乎?”主人曰:“未也。愿宾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博我以皇道,弘我以汉京。”宾曰:“唯唯。”
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众流之隈,汧涌其酉。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下之隩区焉。是故横被六合,三成帝畿,周以龙兴,秦以虎视。及至大汉受命而都之也,仰寤东井之精,俯协《河图》之灵。奉春建策,留侯演成。天人合应,以发皇明,乃眷西顾,实惟作京。于是睎秦岭,睋北阜,挟酆灞,据龙首。图皇基于亿载,度宏规而大起。肇自高而终平,世增饰以崇丽。历十二之延祚,故穷奢而极侈。建金城其万雉,呀周池而成渊。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内则街衢洞达,闾阎且千,九市开场,货别隧分。入不得顾,车不得旋,阗城溢郭,旁流百廛。红尘四合,烟云相连。于是既庶且富,娱乐无疆。都人士女,殊异乎五方。游士拟于公侯,列肆侈于姬姜。乡曲豪举,游侠之雄,节慕原、尝,名亚春、陵。连交合众,骋骛乎其中。
若乃观其四郊,浮游近县,则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对郭,邑居相承。英俊之域,绂冕所兴。冠盖如云,七相五公。与乎州郡之豪杰,五都之货殖,三选七迁,充奉陵邑。盖以强干弱枝,隆上都而观万国也。封畿之内,厥土千里,逴跞诸夏,兼其所有。其阳则崇山隐天,幽林穹谷,陆海珍藏,蓝田美玉。商、洛缘其隈,鄠、杜滨其足,源泉灌注,陂池交属。竹林果园,芳草甘木,郊野之富,号为近蜀。其阴则冠以九嵕,陪以甘泉,乃有灵宫起乎其中。秦汉之所以极观,渊云之所颂叹,于是乎存焉。下有郑、白之沃,衣食之源。提封五万,疆埸绮分,沟塍刻缕,原隰龙鳞,决渠降雨,荷插成云。五谷垂颖,桑麻铺棻。东郊则有通沟大漕,溃渭洞河,泛舟山东,控引淮湖,与海通波。西郊则有上囿禁苑,林麓薮泽,陂池连乎蜀汉,缭以周墙,四百余里。离宫别馆,三十六所。神池灵沼,往往而在。其中乃有九真之麟,大宛之马,黄支之犀,条支之鸟。逾昆仑,越巨海,殊方异类,至于三万里。
其宫室也,体象乎天地,经纬乎阴阳。据坤灵之正位,放太紫之圆方。树中之华阙,丰冠山之朱堂。因瑰材而究奇,抗应龙之虹梁。列棼橑以布翼,荷栋桴而高骧。雕玉瑱以居楹,裁金壁以饰珰。发五色之渥彩,光焰朗以景彰。于是左墄右平,重轩三阶。闺房周通,门闼洞开。列钟虡于中庭,立金人于端闱。仍增崖而衡阈,临峻路而启扉。徇以离殿别寝,承以崇台闲馆,焕若列星,紫宫是环。清凉、宣温、神仙、长年、金华、玉堂、白虎、麒麟,区宇若兹,不可殚论。增盘业峨,登降炤烂,殊形诡制,每各异观。乘茵步辇,惟所息宴。后宫则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欢、增城、安处、常宁、苣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鸳鸾、飞翔之列,昭阳特盛,隆乎孝成。屋不呈材,墙不露形。裛以藻绣,络以纶连。随侯明月,错落其间。金釭衔璧,是为列钱。翡翠火齐,流耀含英。悬黎垂棘,夜光在焉。于是玄墀扣砌,玉阶彤庭,碝磩彩致,琳珉青荧,珊瑚碧树,周阿而生。红罗飒纚,绮组缤纷。精曜华烛,俯仰如神。后宫之号,十有四位。窈窕繁华,更盛迭贵。处乎斯列者,盖以百数。左右庭中,朝堂百寮之位,萧曹魏邴,谋谟乎其上。佐命则垂统,辅翼则成化。流大汉之恺悌,荡亡秦之毒螫。故令斯人扬乐和之声,作画一之歌。功德著于祖宗,膏泽洽于黎庶。又有天禄、石渠,典籍之府。命夫谆诲故老,名儒师傅,讲论乎《六艺》,稽合乎同异。又有承明、金马、著作之庭。大雅宏达,于兹为群。元元本本,周见洽闻。启发篇章,校理秘文。周以钩陈之位,卫以严更之署,总礼官之甲科,群百郡之廉孝。虎贲赘衣,阉尹阍寺。陛戟百重,各有典司。
周庐千列,徼道绮错。辇路经营,修除飞阁。自未央而连桂宫,北弥明光而亘长乐。凌隥道而超西墉,掍建章而连外属。设璧门之凤阙,上觚棱而栖金爵。内则别风之嶕峣,眇丽巧而耸擢,张千门而立万户,顺阴阳以开阖。尔乃正殿崔嵬,层构厥高,临乎未央。经骀汤而出馺娑,洞枍诣以与天梁。上反宇以盖戴,激日景而纳光。神明郁其特起,遂偃蹇而上跻。轶云雨于太半,虹霓回带于棼楣。虽轻迅与僄狡,犹愕眙而不能阶。攀井干而未半,目眴转而意迷,舍棂槛而却倚,若颠坠而复稽,魂怳怳以失度,巡回途而下低,既惩惧于登望,降周流以彷徨。步甬道以萦纡,又杳窱而不见阳。排飞闼而上出,若游目于天表,似无依而洋洋。前唐中而后太液,揽沧海之汤汤。扬波涛于碣石,激神岳之嶈嶈。滥瀛洲与方壶,蓬莱起乎中央。于是灵草冬荣,神木丛生。岩峻崷崪,金石峥嵘。抗仙掌以承露,擢双立之金茎,轶埃壒之混浊,鲜颢气之清英。骋文成之丕诞,驰五利之所刑。庶松乔之群类,时游从乎斯庭。实列仙之攸馆,非吾人之所宁。
尔乃盛娱游之壮观,奋泰武乎上囿。因兹以威戎夸狄,耀威灵而讲武事。命荆州使起鸟、诏梁野而驱兽。毛群内阗,飞羽上覆,接翼侧足,集禁林而屯聚。水衡虞人,修其营表。种别群分,部曲有署。罘网连纮,笼山络野。列卒周匝,星罗云布。于是乘銮舆,备法驾,帅群臣,披飞廉,入苑门。遂绕酆鄗,历上兰。六师发逐,百兽骇殚,震震爚爚,雷奔电激,草木涂地,山渊反覆。蹂躏其十二三,乃拗怒而少息。尔乃期门佽飞,列刃钻鍭,要趹追踪。鸟惊触丝,兽骇值锋。机不虚掎,弦不再控。矢不单杀,中必叠双。飑飑纷纷,矰缴相缠。风毛雨血,洒野蔽天。平原赤,勇士厉。猿狖失木,豺狼慑窜。尔乃移师趋险,并蹈潜秽。穷虎奔突,狂兕触蹶。许少施巧,秦成力折。掎僄狡,扼猛噬。脱角挫脰,徒搏独杀。挟师豹,拖熊螭。曳犀犛,顿象罴。超洞壑,越峻崖。蹶巉岩,巨石颓。松柏仆,丛林摧。草木无余,禽兽殄夷。
于是天子乃登属玉之馆,历长扬之榭。览山之体势,观三军之杀获。原野萧条,目极四裔。禽相镇压,兽相枕藉。然后收禽会众,论功赐胙。陈轻骑以行炰,腾酒车以斟酌。割鲜野食,举烽命釂。飨赐毕,劳逸齐,大辂鸣銮,容与徘徊。集乎豫章之宇,临乎昆明之池。左牵牛而右织女,似云汉之无涯。茂树荫蔚,芳草被堤。兰茝发色,晔晔猗猗。若摛锦布绣,烛燿乎其陂。鸟则玄鹤白鹭,黄鹄鵁鹳,鸧鸹鸨鶂,凫鷖鸿雁。朝发河海,夕宿江汉。沉浮往来,云集雾散。于是后宫乘輚辂,登龙舟。张凤盖,建华旗。祛黼帷,镜清流。靡微风,澹淡浮。棹女讴,鼓吹震,声激越,謍厉天,鸟群翔,直窥渊。招白鹇,下双鹄。揄文竿,出比目。抚鸿罿,御矰缴,方舟并骛,俯仰极乐。遂乃风举云摇,浮游溥览。前乘秦岭,后越九嵕,东薄河华,西涉岐雍。宫馆所历,百有余区。行所朝夕,储不改供。礼上下而接山川,究休佑之所用。采游童之欢谣,第从臣之嘉颂。于斯之时,都都相望,邑邑相属。国籍十世之基,家承百年之业,士食旧德之名氏,农服先畴之畎亩,商循族世之所鬻,工用高曾之规矩。粲乎隐隐,各得其所。
若臣者徒观迹于旧墟,闻之乎故老,十分而未得其一端,故不能遍举也。
东都赋
东都主人喟然而叹曰:“痛乎风俗之移人也。子实秦人,矜夸馆室,保界河山,信识昭、襄而知始皇矣,乌睹大汉之云为乎?夫大汉之开元也,奋布衣以登皇位,由数期而创万代,盖六籍所不能谈,前圣靡得言焉当此之时,功有横而当天,讨有逆而顺民。故娄敬度势而献其说,萧公权宜而拓其制。时岂泰而安之哉,计不得以已也。吾子曾不是睹,顾曜后嗣之末造,不亦暗乎?今将语子以建武之治,永平之事,监于太清,以变子之惑志。往者王莽作逆,汉祚中缺,天人致诛,六合相灭。于时之乱,生人几亡,鬼神泯绝,壑无完柩,郛罔遗室。原野厌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秦、项之灾,犹不克半,书契以来,未之或纪。故下人号而上诉,上帝怀而降监,乃致命乎圣皇。于是圣皇乃握乾符,阐坤珍,披皇图,稽帝文,赫然发愤,应若兴云,霆击昆阳,凭怒雷震。遂超大河,跨北岳,立号高邑,建都河、洛。绍百王之荒屯,因造化之荡涤,体元立制,继天而作。系唐统,接汉绪,茂育群生,恢复疆宇,勋兼乎在昔,事勤乎三五。岂特方轨并迹,纷纷后辟,治近古之所务,蹈一圣之险易云尔哉。且夫建武之元,天地革命,四海之内,更造夫妇,肇有父子,君臣初建,人伦实始,斯乃伏牺氏之所以基皇德也。分州土,立市朝,作盘舆,造器械,斯乃轩辕氏之所以开帝功也。龚行天罚,应天顺人,斯乃汤、武之所以昭王业也。迁都改邑,有殷宗中兴之则焉。即土之中,有周成隆平之制焉。不阶尺土一人之柄,同符乎高祖。克己复礼,以奉终始,允恭乎孝文。宪章稽古,封岱勒成,仪炳乎世宗。案《六经》而校德,眇古昔而论功,仁圣之事既该,而帝王之道备矣。至于永平之际,重熙而累洽,盛三雍之上仪,修衮龙之法服,铺鸿藻,信景铄,扬世庙,正雅乐。人神之和允洽,群臣之序既肃。乃动大辂,遵皇衢,省方巡狩,穷览万国之有无,考声教之所被,散皇明以烛幽。然后增周旧,修洛邑,扇巍巍,显翼翼。光汉京于诸夏,总八方而为之极。是以皇城之内,宫室光明,阙庭神丽,奢不可逾,俭不能侈。外则因原野以作苑,填流泉而为沼,发苹藻以潜鱼,丰圃草以毓兽,制同乎梁邹,谊合乎灵囿。若乃顺时节而?狩,简车徒以讲武,则必临之以《王制》,考之以《风》《雅》,历《驺虞》,览《驷铁》,嘉《车攻》,采《吉日》,礼官整仪,乘舆乃出。于是发鲸鱼,铿华钟,登玉辂,乘时龙,凤盖 棽丽,和銮玲珑,天官景从,寝威盛容。山灵护野,属御方神,雨师泛洒,风伯清尘,千乘雷起,万骑纷纭,元戎竟野,戈铤彗云,羽旄扫霓,旌旗拂天。焱焱炎炎,扬光飞文,吐焰生风,欱野喷山,日月为之夺明,丘陵为之摇震。遂集乎中囿,陈师案屯,骈部曲,列校队,勒三军,誓将帅。然后举烽伐鼓,申令三驱,輶车霆激,骁骑电骛,由基发射范氏施御,弦不睼是禽,辔不诡遇,飞者未及翔,走者未及去。指顾倏忽,获车已实,乐不极盘,杀不尽物,马踠余足,士怒未渫,先驱复路,属车案节。于是荐三牺,效五牲,礼神祇,怀百灵,觐明堂,临辟雍,扬缉熙,宣皇风,登灵台,考休徵。俯仰乎乾坤,参象乎圣躬,目中夏而布德,瞰四裔而抗棱。西荡河源,东澹海漘,北动幽崖,南趯朱垠。殊方别区,界绝而不邻。自孝武之所不征,孝宣之所未臣,莫不陆?水栗,奔走而来宾。遂绥哀牢,开永昌,春王三朝,会同汉京。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图籍,膺万国之贡珍,内抚诸夏,外绥百蛮。尔乃盛礼兴乐,供帐置乎云龙之庭,陈百寮而赞群后,究皇仪而展帝容。于是庭实千品,旨酒万钟,列金罍,班玉觞,嘉珍御,太牢飨。尔乃食举《雍》彻,太师奏乐,陈金石,布丝竹,钟鼓铿鍧,管弦烨煜。抗五声,极六律,歌九功,舞八佾,《韶》《武》备,泰古华。四夷间奏,德广所及,僸佅兜离,罔不具集。万乐备,百礼暨,皇欢浃,群臣醉,降烟カ,调元气,然后撞钟告罢,百寮遂退。于是圣上亲万方之欢娱,又沐浴于膏泽,惧其侈心之将萌,而怠于东作也,乃申旧间,下明诏,命有司,班宪度,昭节俭,示太素。去后宫之丽饰,损乘舆之服御,抑工商之淫业,兴农桑之盛务。遂令海内弃末而反本,背伪而归真,女修织,男务耕耘,器用陶匏,服尚素玄,耻纤靡而不服,贱奇丽而弗珍,捐金于山,沈珠于渊。于是百姓涤瑕荡秽而镜至清,形神寂漠,耳目弗营,嗜欲之源灭,廉耻之心生,莫不优游而自得,玉润而金声。是以四海之内,学校如林,庠序盈门,献酬交错,俎豆莘莘,下舞上歌,蹈德咏仁。登降饪宴之礼既毕,因相与嗟叹玄德,谠言弘说,咸含和而吐气,颂曰:“盛哉乎斯世!”今论者但知诵虞、夏之《书》,咏殷、周之《诗》,讲羲、文之《易》,论孔氏之《春秋》,罕能精古今之清浊,究汉德之所由。唯子颇识旧典,又徒驰骋乎末流。温故知新已难,而知德者鲜矣。且夫僻界西戎,险阻四塞,修其防御,孰与处乎土中,平夷洞达,万方辐凑?秦岭、九??,泾、渭之川,曷若四渎、五岳,带河溯洛,图书之渊?建章、甘泉,馆御列仙,孰与灵台、明堂,统和天人?太液、昆明,鸟兽之囿,曷若辟雍海流,道德之富?游侠逾侈,犯义侵礼,孰与同履法度,翼翼济济也?子徒习秦阿房之造天,而不知京洛之有制也。识函谷之可关,而不知王者之无外也。主人之辞未终,西都宾矍然失容,逡巡降阶,揲然意下,捧手欲辞。”主人曰:“复位,今将授予以五篇之诗。”宾既卒业,乃称曰:“美哉乎斯诗!义正乎扬雄,事实乎相如,匪唯主人之好学,盖乃遭遇乎斯时也。小子狂简,不知所裁,既闻正道,请终身而诵之。”
其诗曰:
◇ 明堂诗
于昭明堂,明堂孔阳。圣皇宗祀,穆穆煌煌。上帝宴飨,五位时序。谁其配之?世祖、光武。普天率士,各以其职。猗欤缉熙,允怀多福。
◇ 辟雍诗
乃流辟雍,辟雍汤汤。圣王莅止,造舟为梁。皤皤国老,乃父乃兄。抑抑威仪,孝友光明。于赫太上,示我汉行。洪化惟神,永观厥成。
◇ 灵台诗
乃经灵台,灵台既崇。帝勤时登,爰考休徵。三光宣精,五行布序。习习祥风,祁祁甘雨。百谷蓁蓁,庶草蕃庑。屡惟丰年,于皇乐胥。
◇ 宝鼎诗
岳修贡兮川效珍,吐金景兮?浮云。宝鼎见兮色纷?,焕其炳兮被龙文。登祖庙兮享圣神,昭灵德兮弥亿年。
◇ 白雉诗
启灵篇兮披瑞图,获白雉兮效素乌,嘉祥阜兮集皇都。发皓羽兮奋翘英,容?朗兮于纯精。彰皇德兮侔周成,永延长兮膺天庆。

作品赏析

班固的《两都赋》学习了《子虚赋》、《上林赋》的结构方式,合二为一,又相对独立成篇。上篇只写西都,下篇只写东都,内容划分清楚,结构较为合理。从主导思想上说,他不在规模和繁华的程度上贬西都而褒东都,而从礼法的角度,从制度上衡量此前赞美西都者所述西都的壮丽繁华实为奢淫过度,无益于天下。《西都赋》写长安都城的壮丽宏大,宫殿之奇伟华美,后宫之奢侈淫靡,也极尽铺排之能事,使作者着实表现出了写骋辞大赋的才能。但结果却不是写得越奢华便越体现着作者对它的赞扬,而是折之以法度,衡之以王制。《东都赋》写洛阳,虽也写宫室、田猎的内容,但比较概括,而从礼法制度出发,宣扬“宫室光明,阙庭神丽,奢不可逾,俭不能侈”,“顺时节而蒐狩,简车徒以讲武,则必临之以王制,考之以风雅”。
杜笃的《论都赋》建议迁都长安,写得很策略;班固维护建都洛阳,在处理对前汉西都评价上,也极为谨慎小心。《西都赋》本为赞美、夸耀之词,不用说。《东都赋》开头云:
东都主人喟然而叹曰:“痛乎风俗之移人也。子实秦人,矜夸馆室,保界河山,信识昭襄而知始皇矣,乌睹大汉之云为乎?”
批评的矛头对准的是秦皇而非汉帝。下面接着一小段写“大汉之开元”,十分概括。因为后汉以承前汉之皇统自居,对前汉不能不加肯定;但从前、后汉的比较来说,当时统治者需要的是对后汉功业和东都洛阳的赞扬、歌颂,故对前汉的功业不能作太具体、详细的表述。下面说:“今将语子以建武之治,永平之事,监于太清,以变子之惑志”,开始对后汉王朝功业、礼制的铺叙。又说:“迁都改邑,有殷宗中兴之则焉;即土之中,有周成隆平之制焉。”又从历史方面来论证定都洛邑,前有先例,且居天下之中,得地利之便。由赋中内容的安排和措词的上下照应情况,可以看出当时最高统治者的心态和班固对此的把握。
《东都赋》以封建礼法为准则,赞扬了建武、永平的盛世,以“盛乎斯世”一语作为大段描述的结尾,对西都宾先予称赞,再予批评,行文摇曳多姿,善于达意。下面又将西都同东都的形势及风俗直接加以比较:
且夫辟界西戎,险阻四塞,修其防御,孰与处乎土中,平夷洞达,万方辐凑?秦岭九崚,泾渭之川,曷若四渎五岳,带河泝洛,图书之渊?建章、甘泉,馆御列仙,孰与灵台、明堂,统和天人?太液、昆明,鸟兽之囿,曷若辟雍海流,道德之富?游侠逾侈,犯义侵礼,孰与同履法度,翼翼济济也?
态度鲜明地称赞东都洛阳地利、形势及礼俗之淳厚,建筑、设置之合于王道。“统和天人”、“同履法度”,点出了《东都赋》的主题;“图书之渊”、“道德之富”,是《东都赋》着力铺叙、宣扬之所在。下面照应本篇开头部分:“子徒习秦阿房之造天,而不知京洛之有制也;识函谷之可关,而不知王者之无外也”。完全以一个新的尺度来衡量秦(实际上是代指前汉)和东汉王朝政教之得失。接着以西都宾的折服为赋正文部分的收束。这同《上林赋》的结尾完全一样。但整个说来,班固的《两都赋》开头、结尾、过渡等章法更为严谨、自然,且富于情态,长于韵味。
班固《两都赋》由于创作的目的在于表述一个政治问题上的个人见解,甚至是为了参与一场争论,故它不似《子虚》、《上林》的有很多虚夸的部分,以气争胜,而更多实证。它主要不是抒发一种情感,表现一种精神,而是要表现一种思想,体现一种观念。这也可以说是同时代风气有关,是当时文风和社会风气的体现。另外,同该赋中强调礼制、强调崇儒思想相一致,赋的语言典雅和丽(马积高先生《赋史》即已指出这一点),节奏步武从容,和銮相鸣,可谓金声玉振,有庙堂朝仪的风度。
在结构上,《两都赋》对《子虚》、《上林》也有突破,上文已言及。下面再看看其结尾上的创意。作为全赋的结束,《东都赋》末尾不是在西都宾“矍然失容,逡巡降阶,惵然意下,捧手欲辞”之后即结束,下面接上说:“主人曰:复位,今将授予以五篇之诗。”大约是考虑到下面即录附诗,会使结尾割裂而失去风韵,故将诗附于篇末,而以西都宾的称赞为结尾:宾既卒业,乃称曰:“美哉乎斯诗!义正乎扬雄,事实乎相如,匪唯主人之好学,盖乃遭遇乎斯时也。小子狂简,不知所裁,既闻正遭,请终身而诵之。”
显得轻松而诙谐,多少带有一点寓言的味道,使这篇骋辞大赋在庄严之中,带有活泼之气。其中“义正乎扬雄,事实乎相如”,也可以看作是班固自己对《两都赋》特色的概括。
因为《两都赋》写长安与洛阳两都的形胜、制度、文物等,同《子虚》、《上林》的仅写田猎者相比,内容要更为丰富、开阔,也更能集中地、多角度、多方面地展现一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状况,因而后世时有人加以摹拟,形成“京都赋”的类型。《昭明文选》分赋为十五类,“京都赋”列在第一。《文苑英华》、《历代赋汇》等也有“京都”或“都邑”一类。
尽管在班固之前已有京都赋之作,但能使这类题材以及表现方式、结构方式结合而形成大赋的一种门类,乃有赖于《两都赋》取得的成就。历史上很多优秀的作品,尤其具有某方面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往往成为后来作家学习、甚至摹拟的范本。班固之前的京都之作,扬雄的《蜀都赋》已有残缺,崔骃、傅毅的《反都赋》只余残章剩句,傅毅《洛都赋》也有残缺,便说明了它们的历史地位。

作品详述

《两都赋》在结体与手法上完全仿效司马相如《子虚赋》。《子虚赋》分《子虚》、《上林》两部分,《两都赋》则分《西都》、《东都》;《子虚赋》虚拟亡是公针对楚之子虚 、齐之乌有先生互相炫耀,而明天子之义 ,《两都赋》由虚拟东都主人针对西都宾赞扬长安, 望朝廷西顾 ,而 盛称洛邑制度,以折西宾淫侈之论 ;《子虚赋》前后两部分转接用亡是公听然而笑曰 ,《两都赋》则用东都主人喟然而叹曰.两相比较,如出一辙,在总体风格上缺乏艺术创新,未能越出西汉藩篱,不过是以超过《子虚赋》近一千二百字的篇幅,更加典丽宏大而已。
至于相如《子虚赋》针对当时诸侯曾割据谋叛,而维护皇朝统一,且就帝王淫侈,尽管委婉,毕竟有所讽谏,而扬雄《长扬赋》,讽谕之旨则更为自觉;但班固《两都赋》选材不过是涉及都长安、洛阳,哪个更有利王朝统治,中心思想则只在 宣上德而尽忠孝 ,从内涵意义而言,又似不如了。
然而班固毕竟天资聪颖, 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 (《后汉书》本传),学识渊深,有精湛的艺术修养,写作文章,独具风范。《后汉书·班固传赞》评道: (班)固文赡而事详。若固之序事,不激诡,不抑抗,赡而不秽,详而有体,使读之者娓娓而不厌,信哉其能成名也。 这种特色在《两都赋》中,也有明显的表现。
首先,《两都赋》所描述的具体内容,已不再像司马相如那样重在帝王宫苑、游猎,而是借鉴扬雄《都赋》,创造性地发展为京都山河形势、表里布局和雄伟气象,虽然不能全免大赋夸张渲染失实之病,但由于采用了不少实际的历史地理资料,而不显过分虚浮,有真切的现实感。如对长安城内及郊野的介绍:建金城而万雉,呀周池而成渊,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内则街衢洞达,闾阎且千,九市开场,货别隧分,人不得顾,车不得旋,阗城溢郭,旁流百廛,红尘四合,烟云相连。于是既庶且富,娱乐无疆,都人士女,殊异乎五方。……
若乃观其四郊,浮游近县,则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对郭,邑居相承,……下有郑、白之沃,衣食之源,堤封五万,疆埸绮分,沟塍刻镂,原隰龙鳞,决渠降雨,荷臿成云,五谷垂颖,桑麻敷棻。
无论是都城形胜、街市繁华,还是郊野气象、农桑丰硕,都有具体而生动的艺术表现,确实 文赡而事详 ,引人遐想。另外,在语言的运用上,排偶之中,音调和谐,极少奇僻的异体字,明畅顺达,无汉赋常见的臃肿涩滞之弊,又确实 使读之者娓娓而不厌.正因如此,班固赢得了与司马相如、扬雄以及稍后张衡并称汉代四大赋家的盛誉,《两都赋》所开创的京都大赋体制,也直接影响了张衡《二京赋》以及西晋左思《三都赋》的创作,不仅蜚声文坛,而且被萧统《文选》列为第一篇,刘勰也称其明绚以雅赡.尽管《两都赋》在艺术上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历来为士大夫所重,但是总体来看,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革除早已被扬雄针砭的散体大赋自身具有的通弊,从而扭转其衰竭之势。就赋体文学发展的趋势而言,当大赋已经定型为以 穷泰极侈 的笔墨达颂圣之旨,即便有讽谕,也不过 劝百讽一 ,而以骚体为代表的抒发内心情怀之赋,正越来越成熟,在显示出强劲的艺术生命力之时,仍要恪守老路,企图重新振兴,毕竟是违反客观规律,逆历史潮流而动,断不会成功。

作者简介

班固像

班固像

班固(32~92)东汉史学家、文学家。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九岁能文。公元47年(建武二十三年)前后入洛阳太学,博览群书,穷究九流百家之言。公元54年(建武三十年),其父班彪卒,自太学返回乡里。居忧时,在班彪续补《史记》之作《后传》基础上开始编写《汉书》,至章帝建初中基本完成。还擅长作赋,撰有《两都赋》、《幽通赋》等。

唐代李庾《两都赋》

作者简介:

李庾,唐懿宗时人。李唐宗室,字子虔,襄邑恭王神符之后。官湖南观察使兼御史中丞。工篆书,唐永州浯溪铭、浯台铭并其篆书。(《唐书宗室世系表》、《金石略》)。有代表作《两都赋》传世。

原文:

序: 臣伏见汉诸儒若班固张衡者,皆赋都邑,盛称汉隆。当王道升平,火德丕赫,数子歌咏,发著後代。今自隋室迁都,而我宅焉。广狭荣陋,与汉殊状。言时则有六姓千龄之变,言地则非秦基周室之故。宜乎称汉於彼,述我於此。臣幸生圣时,天下休乐,虽未及固、衡之位,敢效皋陶、奚斯庶几之诚。谨冒死再拜献两都赋,凡若干言,以诎夸汉者,昭闻我十四圣之制度。请付史氏。赋曰:
右赋西都:
洛 先生客於上京,问里人以秦汉咸阳故事。里人曰:「先生不习乎哉!秦址薪矣。汉址芜矣。西去一舍,鞠为墟矣。代远时移,作新都矣。」先生曰:「宾者不识,藐然老沉。懵岁亡而日远,愿闻古而知今。为我源说,恭承玉音。」里人曰:昔者帝兆唐居,命隋先基。乃假隋权,是开中原。既权二年,为唐迁都。周榛秦莽,平芜 馀。文驱炀逆,卒於侑传。若天使项氏死劳,而授汉休也。唐开禅坛,新都之门。辟殿乾宫,以朝诸侯。时则有若房、魏作弼,英、鄂执律。南阳故人,河间帝室。戎衣既脱,瑞气洋溢。欢声传於亿兆,炀燎致乎太一。乃会汉 ,发周赉。谧万类,氵亭四海。遂开国以报功,差子男之五等。然後构阁图形,荣号凌烟。指河带以山砺,书天子之缙绅。
其制度也,拥乾体,正坤仪。平两曜,据北辰。斥咸阳而会龙首,右社稷而左宗庙。宣达周衢,址以十二;棋张府寺,局以百吏。环以文昌,二十四署。六部提统,按星分度。俨宪台而西列,肃阴馆於北户。建倍员於前王,总维纲於御史。端国家之朝仪,实周察乎左右。
其内则有太极承端,通址含元。日出东荣,月沉西轩。倚九 之下麓,涵太液之清澜。龙道双回,凤门五开。烟笼凝碧,风静蓬莱。东则左阁当辰,延英耽耽。宣徽洞达,温室隅南。接以重离,绵乎少阳。是为二宫,复道邃廊。西则月华重启,银台内向。中书在焉,密用宰相。宦者别省,延缘右藏。建子亭於屏外,设兰 於庑下。天子端朝,明庭九宾。发少府之冕旒,陈奉常之书勋。肃勾陈以辟护,翼雉扇而对分。鸡人乃下,鹤唱先闻。千官就日,万品趋云。漏迟迟而东转,风习习而南薰。
外则国子招徒,疏馆开轩。左立太学,前 广文。膳丰中厨,就教九年。稽以博士,总之成均。秘书典籍,品命校郎。横阁三重,阐正铅黄。若六艺之条贯,百氏之纵横。交错发论,礼形而乐声。太傅在前,少傅在後。载言载笔,出纳谟诰。 动鸾飞,振玉锵金。殷庙羞瑚琏之器,楚材惭杞梓之林。已而燮和阴阳,经纬天地。采摭轩昊,牢笼虞夏。辟孔子之学堂,敷一代之风雅。此王者之文教也。亲兵百万,制以神策。紫身豹首,金腰火额。猎霞张旆,剥犀缀革。奋目而虎眦,振髯而猬磔。柔六钧,贯七札。对天仗以司戈,分玉墀而执戟。别有陈旌赐钺,阃外四七。依榆关以作镇,拒柳营而开壁。逐虏则出塞飞尘,伐叛则救 作泽。此王者之武威也。
唐礼既行,三代同风。徵叔孙之春官,命伯夷之秩宗,则有封禅巡狩,谒天拜祖,明堂辟雍,王者之事,有司勿失。次有朝廷之位,班爵之序,器服车马,以节文武,不僭不滥。群臣之事,有司以告。下有内族外姻,以杀以隆,五礼各殊,陈吉仪凶,一室是形,天下大同。百姓之事,有司以教。故以内则敬,以外则严,以家则肥,以国则昌。卿士翼翼,公侯皇皇。在野熙熙,在朝跄跄。夫如是夸周而正鲁,胡可殚详。
洎乎乐之设也。以德配乐。陈器以作,革木匏竹,иね磬 。命官二署,谐以协律。以奏庙貌,祖考来格;以陈宫庭,箫韶九成。凤凰来仪,以布天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及乎御允衣,集舞童。或献凯作铭,以宣帝功;或布字缀行,以达皇风。此《礼经》之所未纪,夔戛之所不同。
刑期无刑,辟以止辟。三章 汉祖之德,肆赦缓穆王之法。於是天子御端门,诏天下。涣汗发泽,与民更始。建金鸡於仗内,耸修竿而揭起。其下则税三关,解银铛。追其工,徙 兜,煦舜弦,浃尧年。台收白简,史阁丹笔。总秋官之计,料不逾乎三十。斥匡衡之失论,罪温舒之不足。司刑无鬼哭之庭,大理有乌巢之狱。
又若荐祖建宫,元元之庭;霞帔云冠,飘飘太清。天子将有事也,岁豆时笾,夏簋殷 。传金炉之御烟,开甲帐之琳琅。此王者之示孝也。对里连街,帝宅王家。青门列槛,棠棣分华。勤政外名,花萼中题。屹云中而佩凤,杳天外而舒 。於是天子设千席,羞百醴。家人齿筵,愉愉济济。此王者之示悌也。
盛则长堤砥平,错则缨弁繁夥。佩印分鱼,九参六佐。肃威仪於行盖,指戒途於前马。待漏未开,朝骑沓街。鸡鸣朱邸,火度青槐。先导擘云,後车奋雷。递以严声,不生微埃。人寒物栗,统以京尹。临人秉杀,罔敢不谨。豪家戚里,金张许史。走骑如龙。行车若水,拉枯请命,曾不仰视。配前秦与後赵,固异代而殊拟。
其地势也,负泰章台,倚汉甘泉。带泾渭之富流,挟终南之寿山。指重城於二华,拓外门於两关。元素交川,灞 在焉。断虹偃蹇而亘梁,拖轮走骤而蹄奔。度万国以向朝,趋魏阙之通门。赤县统剧,停阡帝乡。长安万年,乾封明堂。蓝田左掎, 杜前张。分圻连乎冯翊,画疆接乎岐阳。排吴山而抵蜀,亘氐谷而通商。
天子穆清,环卫陈兵。将军之号,三番六营。至乃辨晓警昏,主在金吾。鼓列六条,外传通衢。备以严兵,罗以周庐。禁动息人,用戒不虞。其中则御水分沟,昆明下流。在野决溉,入宫环洲。菰织蒲纫,芡贽菱羞。渚戏元 ,沙眠白鸥。其远也,深有蛟潭,氵瓜作龙湫。 接河汉,波通女牛。其近也,方塘含春,曲沼澄秋。户闭烟浦,家藏画舟。
尔乃农家东作,厥土黄壤。树以桑柘,翳荟乎南亩。以黍以 余,以黍以稷。以输太仓,天子之储。土厚地中,温寒以宜。门多杖老,室有蕃儿。承化发谣,帝力不知。则有程郑之家,白闼朱轩。崇基峻砌,待驷高门。木秀茸葩,红舒绿繁。挺硕果於华林,育丰蔬於中园。珠箔昼晴,金缸夜明。罗绣巾 ,鼓瑟吹笙,哗族陈宾,以乐乎太平。
货隧分廛,物次骈连。中署肆师,夕咽朝昏。越璞楚琛,蜀贿巴ク。裁绮张绣,纹轴蕉筒。声教之所被,车书之所通。交错杂沓,斯焉会同。黄宅缁庐,金篆玉扃。以张帝居,用壮天庭,千形万声,不可多名。
天子奉尧舜之道,勤後稷之功。当仲夏而献茧,立中和而视农。然後黼黻时备,粢盛告丰。其接下情也,则尧鼓不悬,晋木不列。熔金作轨,四门是揭。人靡迷邦,士无讳讦。示收才而问眚,上谏行而冤达。当其万国贡珍,四夷纳赆。赋用舟通,财因辇进。地官计国,度支主吝。百姓既足,斯焉充 刃。复若天府万品,以备供职。登馔则光禄献厨,命驾则太仆承轼。其乐人也,大启九门,分开三殿。齿群臣於次坐,徵公族於内宴。於以训恭俭,於以示慈惠。戏族咸在,百弄迭改。视仙童之霓裳,睹壮夫之角抵。御阶昼阴,帝座春深。缤纷宦闼,窈窕嫔林。既受赐於逮昏,尽拜帛而怀金。与众之乐,一日於此。先生独不习乎!
其四郊也,或有乘时之旧址,亡国之遗踪。天子迎四气,[B242]然改容,曰是足以怀伤於耳目,作戒於心胸。昔秦政肆刑,秦民其倾。楚泽大呼,分隳列城。徒罢骊山,役休上林。秦址既迁,鸿门至今。此东郊之事也。隋苑广袤, 笼南山。占地万顷,不为人间。齐门失耕,禽游兽 。代谢物移,缭垣不完。此南郊之事也。丰水悠悠,文王作周。传难子孙,衰平遂迁。乃眷镐都,武王宅居。国失赧逊,酆镐乃芜。此西郊之事也。汉设五 ,以主淫祀。栾诳徐诬,将求永久。天子亲拜,太牢黍牲。事凶地存,为天下笑。此北郊之事也。故因迎春则鉴秦败,知恃刑不如恃德也;因迎夏则鉴隋怠,知猎兽不如猎贤也;因迎秋则鉴周勤,知祖基作艰,传万年也;因迎冬则鉴汉误,知去淫即正,获天祚也。四鉴以陈,泽於生人;四德以懋,格於上下。故我高祖一呼大定,安都居正。传今皇帝一十四圣,是知禅国也,禅都也,非得隋之命,是得天之命。
右赋东都:
先生曰:富哉言乎,尧、舜之事,吾知之矣。然天地旁魄,奥区不一。九衢六陌,亦称河洛。始乎周卜,今日隋革。进八百里,作唐东宅。成者居者,余得其故。用悉闻见,丕我王度。子不识乎?颠炀偾华,中原毒 。顺天应人,文皇赫图。王充不来,建德相依。阻我东人,不苏义旗。高祖西安,文皇舞千。一挂戎衣,邦人保完。彭城献级,东功乃立。则创业之事,不独於西也。高祖至天後朝,匪伊是居,於焉逍遥。明帝大同,出震开宫。恩波尔乡,泄源於东。则太平之事,不独於镐也。
若乃用洛为池,带河为沼。洞八门之会要,控二梁之夭矫。在隋之始移。划前规之隘,侈旧制之陋。指半含而新布,乃集工而成就。重城不居,万盗齐构。讫大业於义宁,廓皇家而逊授。既而天踵以正,地产以实。祯符所纪,嘉名不一。表贤则河水变清,瑞圣则洛图屡出。帝功既成,封禅礼行。显祖光宗,勒岱而祈嵩。我甸我郊,三圣之灵坛在焉。赤县神州,与京比俦。径山东之贡赋,扼关外之诸侯。直齐梁而驾辂,引淮汴而通舟。太行枕甸,发址崇垓;覃怀镇封,上干昭回。凿门导伊,两阜屏开。育仁颐智,堂奥庭隈。尔其左掖通东,右掖洞西。笼故地之铜驼,抱旧里之玉鸡。御沟接氵瓜,苑树通堤。抗凤楼於内庭,矗端门於天街。上阳别宫,丹粉多状。鸳瓦鳞翠,虹梁叠壮,横延百堵,高量十丈。出地标图,临流写障。霄倚霞连,屹屹言言。翼太和而耸观,侧宾曜而疏轩。若蓬莱之真侣,瀛洲之列仙。鸾驾鹤车,往来於中天。严城晓启,千门万户。建卫对营,开扃接牖。翠华在镐,分官以守。监署惟三,卿曹亦九。台阁高闶,支驭东方。仍俾二官,别持宪纲。赫若夏日,凛如秋霜。威动乎瓯、闽之国,风行乎燕、蓟之乡。郊圻作固,屯兵孟津。千里无烟,万夫狺狺。实兼武牢,以食济温。惟是咽喉,属於将军。礼乐所流,厥惟旧周。追鲁俗而为邻,化殷顽而作柔,异材挺擢,多士优游。原 无 无而耕溺,水溅溅而洗由。士得天爵,孝称行原。身行大节,里有旌门。以继前修,以垂後昆。荣一时之史籍,耸当代之人伦。兄友弟恭,位皆崇荣。石记标衢,棣萼为名。螭首龟趺,嶷峙双形。指两冯而远迈,对二陆而遐征。至若里巷之新名,闾阎之近革。或区区於傅说,或琐琐於典册。非敬戒於将来,何侈言之敢作。且二诰尚存,始卜惟艰。四姓所都,季年乃迁。或得於闻,或得於传。幸子弗哗,试为子发乎齿牙。里人曰诺。
先生曰:郏辱阝之地,中居帝域。贤相圣营,龟符墨食。成王定鼎,以休姬德。三十承孙,八百祚年。祖功浸微,衰平乃迁。幽用妇烽,诸侯疾怨。夷元敬朔,太史不颁。百派分波,争涸其源。汜水而郑,阳翟而韩。晋盟河阳,秦戍新安。一旅之兵,一成之土。嬴氏乘之,不享文武。此周之失都也。南阳真人,复运汉基。旧邦惟新,上称康时。光武而酿,明醴和ㄤ。冲质不长,桓、灵自纵。後戚立权,内官分弄。四星耀斗,百桷摧栋。阳弱阴强,刘轻曹重。此後汉之失都也。魏丕徙许,促龄四十。疆臣执柄,三嗣徒立。政由宁氏,王髦莫奋。瓦解土崩,炎居奂逊。此魏之失都也。晋始三世,乱兴永嘉。萧墙构兵,沈阏称戈。浩浩逆流,天下垫波。八王既分,五马南奔。左衽之裘,乃来中原。此西晋之失都也。故权在诸侯,则姬氏平;权在内官,则汉室倾;权在强臣,则魏狃;权在亲戚,则晋走。是四者各以其故,权与势移,运随鼎去。从古如斯,谓之何如。世治则都,世乱则墟。时清则优偃,政弊则戚居。勿谓往代,试言前载。
开元太平,海波不惊。乃驾神都,东人夸荣。时则辚辚其车,殷殷其徒。行者不赍,衣食委衢。冠冕之夫,绮罗之妇。百室连歌,千筵接舞。高楼大观,陈宾归侣。金堂玉户,丝哇管语,我道如尧。我税如貉,贫庾而稻。贱笥而裼,比屋相视。耻衣空帛,开场分肆,不列 麦。同轨同文,昼呼夜欢。父怿子愉,去径即盘。既兆既亿,动动植植。无声之乐,薰然不息。稽成康之周隆,考文景之汉汉休。摧代系时,不为彼优。我俗既饶,我人既骄。安不思危,逸而忘劳。故天宝之季,渔阳兵起。逆旗南指,我无坚垒。匝甸鼙动,冲天羯腥。门开丽景,殿据武城。杀人如刈,焚庐若 。蜀驾先移,允师後誓。伤四年之委烬,奋二将以建勋。天落妖彗,风摧阵云。及夫埽台榭之灰,收京野之骨。徵郡国之版在,验地官之籍列。太平之人,已十无七八。至德复兴,六纪於兹。七圣储休,平痈补痍。故含识之士女,植发之童儿,皆能痛其丧乱,而期我康时。今四方之事,叟不知也。惟洛泱泱,滨盈万室。惟城职职,市廛骈集。比年大有,稍藏以实。都人嬉贺,有笑无栗。咸曰将睹乎贞观之风,开元之日。乡里之人,思万乘之威仪,幸物阜而时和,指康衢而引领,作望幸之赓歌。歌曰:晓 行兮西风,庆摇裔兮龙在中。望云光兮拜千百,西泽霈兮均东泽。
里人曰:诚哉是言。前年日南至,天子谒太清宫太庙,郊天祀地。既毕事,执谦端 ,谓公卿大夫曰:予在人上,历祀三四。年谷比登,未及於富。人庶稍蕃,未臻於寿,动植小遂,犹有枯夭。日月所至,犹照叛士。戎狄虽贡,西地犹虏。今行大礼,得不愧望於天,而献羞於祖。是尚以圣政为忧,未意於行幸也。先生曰:大哉为君!用是言也,理是事也。则千里如郊,万里如圻。在西而东均,处内而外肥。吾归息乡里之谣,安尧舜之时。将齐驱於寿域,何近喜而远悲。则知鉴四姓之覆辙,嗣重叶之休烈。用是言也,理是事也,即所都者,在东在西可也。

作品赏析

唐文宗太和年间,李庾作《西都赋》、《东都赋》,直接上继班张,写长安与洛阳,成了唐代少见的大赋(注:李庾《西都赋》、《东都赋》载《文苑英华》卷四四。其创作时间,马积高考证作于唐文宗太和四年或五年(830或831年),是也。参马先生《赋史》342-34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7月版。)。长安在西汉以后,先后有前秦、后秦、前赵、西魏、北周建都。洛阳在西晋以后,北魏后期曾为都城,至隋以长安为京师,而以洛阳为东都。大唐建国,定都长安,高宗显庆二年也“以洛阳宫为东都”(《新唐书·高宗纪》)。故李庾所写“西都”、“东都”不仅同班固、张衡以前后古今的都城对比者不同,也与左思的以被统一国家之都城对比而写者不同,它是以当时朝廷确定的都城和东都为题材。从时间背景上来说,李庾作此赋,不在大唐鼎盛、国势兴隆之时,而是在统治集团奢侈腐朽社会各种矛盾逐步激化之时。作者的用意,既不是因为迁都的问题,也不是为了歌颂天下一统,而是为了总结历史的经验。这同张衡的《二京赋》有些相近,但又有所不同:《二京赋》主要是就作者所见,想通过描写京都的奢淫过度而起到讽谏的作用,李庾之赋却是包含着更多的哲理,以长安和洛阳的兴废为主线,纵观两千年的历史,有着更深刻的思想哲理。因为自周人建都镐京、周公经营雒邑,长安、洛阳,一直为历来政治家所关注,在历史上建都次数最多,时间最久。李庾赋中,对周、汉以来建都两地之国有道而兴、无道而亡的情况均加议论,吊古凭今,感慨万端。尤其自汉代曾有过西都、东都之争以后,政治家往往临事而议,各计短长。故李庾《西都赋》纵论周、秦、汉、隋亡国之教训,加以总结,认为应“鉴秦败,知恃刑不如恃德也”;“鉴隋怠,知猎兽不如猎览也”;“鉴周勤,知祖基作艰,传万年也”;“鉴汉误,知去淫即正,获天祚也”。《东都赋》之末则作出更为精辟透彻的议论:“则知鉴四姓之覆辙,嗣重叶之休烈,用是言也,理是事也,即所都者在东在西可也。”然而唐王朝统治者也未能避免周幽王、秦二世、汉献帝、隋炀帝那样的结局。唐亡以后,只有五代的唐建都洛阳(名东都),以长安为西都,再无有在长安建都者。洛阳,则只有五代的梁以为西京(建都开封,名东京),晋、汉、周的京都建制与梁相同。实际除五代的唐以外,长安、洛阳都再没有真正成为政治中心。所以说,李庾的《西都赋》、《东都赋》是对长安、洛阳这两个古都历史的总结,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中国近二千年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历史的总结。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