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之役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话说宋国的一把手宋宣公知道自己的儿子与夷生性暴虐,贪财好利,不是作一国之君的料,于是临死前将君位传给了他的弟弟和,是为宋穆公。穆公感激哥哥的恩情,用实际行动报答了他的哥哥,他在国君的位子上的九年间勤于政事,从不懈怠,结果积劳成疾,临死也没有将君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冯,而是还给了哥哥的儿子与夷。

释义

东门之役 (dōng mén zhī yì)
春秋时,“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围其东门,五日而还”。第二年,“郑人侵卫牧(郊外),以报东门之役”。见《左传·隐公四年、五年》。
后以“东门之役”指旧仇。
例句:明沈德符《野获编补遗·吏部·汪徐相仇》:“(徐必进)与汪(汪雅堂)为桑梓,初处丞固无香火情,比汪报东门之役,人亦尤其已甚。”

故事

他的这个决定完全出于对哥哥的报答,而不是一个政治家深思熟虑的行为。因为当时很多大臣都对公子冯印象不错,认为他完全有能力治理宋国,比与夷强很多。但是宋穆公听不进去,坚决要立与夷,大臣们没有办法只能同意。其实穆公也知道与夷这孩子脾气不好,怕他当上国君以后对自己的儿子不利,于是凭借自己和郑庄公的私人关系,让公子冯去郑国居住,这也算是政治避难吧。
这件事一时间在所谓的正人君子之间传为佳话,认为宋穆公是仁义道德的典范,可是不久以后却给宋国的老百姓带来了灾难。
公元前719年,与夷即位。很快他发现大臣们对公子冯念念不忘,老是拿自己和他比较,心里非常不安。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卫国政变的消息,弟弟州吁杀死哥哥取而代之,这让宋殇公感到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生怕哪天身在郑国的公子冯也效仿州吁谋夺自己的君位。于是,尽早除掉公子冯成了他的工作重心。
州吁正是抓住宋殇公的这个死穴,派使者宁翊成功的游说来宋国的伐郑大军。当然,宋国的目的不是灭掉郑国,而是杀死在郑国的公子冯!
四国联军集结完毕以后,一路向郑国都城新郑杀去,郑军抵挡不住十几万联军的冲击,纷纷败退。没几天联军便出现在新郑的东城门。从联军出现的位置来看,四国的部队一定是先在宋国集结,然后穿过郑、宋两国之间广袤的无人区,然后突然从东边杀入郑国的。
郑国的主要兵力都部署在北边、西边靠近卫国和王畿的地方,只有东边兵力最为薄弱,联军正是看准了这个软肋,突破了郑国的防线。
首都被围,大臣们一片慌乱。而郑庄公却很镇定,事实上他必须镇定,因为国家存亡不能指望别人,只能靠自己。这就是当一把手的悲哀,别看平时耀武扬威,一旦出事就得自己扛着,权利与义务是成正比的。
当然,人家不是生扛,凭借庄公的智慧,州吁也好,与夷也罢都不是他的对手。打仗就是抓机会,要想抓住机会就得了解对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庄公告诉大臣,尔等不必惊慌,四国之军虽然来势凶猛,但并非铁板一块,陈、蔡就是俩跟屁虫,纯粹是来凑热闹的,我们主要对付的是卫国和宋国,而宋国的目的是来杀公子冯,我们可以利用公子冯将宋国人引到别的地方去,剩下一个卫国就好办了。
大臣们转忧为喜,将公子冯秘密转移到了南边的城邑长葛,之后派人告诉宋殇公,您要找的人在不在这,而在长葛呢,您去那找他吧。果然,得到这个消息后宋国的军队就脱离了联军,向南方的长葛扑去。
州吁得知此事后,差点没气背过去。都说宋国人愚蠢,今我算是长了见识了。你以为以宋国一己之力就能攻克长葛,杀死公子冯?再说,你怎么就那么相信郑国人,他们说公子冯在长葛就真的在那吗?
您把兵一撤,带走了一半军队,我怎么攻下新郑啊?等郑国人回过神来,各地的救援部队一到,岂不是要被关门打狗了。安全第一,我还是撤吧。
于是,联军在围困新郑五日之后,主动撤出了郑国,史称“东门之役”。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