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公元 92 年 ,干支纪年壬辰年,中国东汉永元四年 。

公元92年 - 历史纪事

汉和帝诛窦宪宦官开始用权
章帝、和帝时代,外戚窦氏的势力迅速膨胀。建初八年(83),窦宪为侍中、虎贲中郎将、弟窦笃为黄门侍郎,兄弟二人骄横宫中,窦宪竟敢依势以很少的价钱强夺刘秀女儿沁阳公主的园田,连公主也不敢与之计较。有敢与窦氏作对的均遭报复。88年,和帝即位,窦太后临朝,窦氏一门把持朝政,开始改变了东汉外戚不干预朝政的传统。永元初年,窦宪率军大破北匈奴后,窦氏兄弟愈加骄纵,强夺人财,掠人妻女,培植爪牙,甚至地方太守、刺史也要听从窦氏安排。永元四年(92),和帝经过一番筹划,依靠中常侍郑众等人,先设计收捕窦宪党羽,将郭璜、邓叠等人逮捕下狱处死。接着又派谒者仆射窦宪大将军印绶,改封冠军侯。待窦宪离开首都到封国后,即迫其自杀。和帝铲除窦氏外戚势力是依靠宦官郑众等人实现的。和帝深恶外戚专权,想亲自总揽万机。大臣无权,惟信郑众。因此,东汉宦官用事,从郑众开始,永元十四年(102),封郑众为鄛乡侯,宦官封侯也自郑众开始。这是宦官对外戚斗争的第一次胜利。
溇中、澧中蛮反汉
永元四年(92)冬,溇中、澧中(今湖南慈利)蛮潭戎等反汉,燔烧邮亭,杀略吏民,后为武陵郡兵击降。
烧当羌攻金城
永元四年(92),护羌校尉邓训死,以蜀郡太守聂尚代之,聂尚到任后,欲以恩信怀柔诸羌,遣译使召烧当迷唐还居大、小榆谷。迷唐回归后派祖母卑缺谒见聂尚,聂尚亲自送卑缺至塞下,并令译使田汜等五人护送卑缺等人至庐落。迷唐遂反汉,与诸种一起屠裂田汜等人,以血盟誓,复寇掠金城(今甘肃兰州市北)塞。永元五年,聂尚免官,以居延都尉贯友为护羌校尉。贯友认为迷唐难以用德感召,就遣译使间离诸羌,诱以财货,使之解散。随即派兵出塞,攻迷唐于大、小榆谷,获首虏八百余人,收麦数万斛,迷唐率领部落远徙,依赐支河曲(今青海省共和县以南一带)。

文化纪事

班固撰《汉书》 班固任兰台令史后,受命专门撰述《汉书》。依计划,全书分十二纪、八表、十志、七十列传,共一百篇。从明帝永平元年(62)起,班固一面整理改定前已完成的纪传,一面继续撰写,历时二十多年,期间虽亦从事其他著述,又参大将军窦宪军事,大体而言,始终没有中断这项工作。至和帝永元四年(92)死于洛阳狱中时,除八表和《天文志》外,全书绝大部分内容已经定稿。《汉书》是我国第一部断代史,包举两汉一代史事,其体例沿袭《史记》而有所变通。叙事翔实,保存了大量珍贵的史料,文笔质朴简洁而不失典雅,为后世纪传体断代史提供了范本。

杂谭逸事

北匈奴单于
北单于既死,其弟右谷蠡王于除鞬自立为单于,率部众数千人居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以西),派使者至塞请降。窦宪主张派使者立于除鞬为单于,置中郎将领护,与南单于同样待遇。事下公卿议论,袁安任隗等人以为,应该让南单于返回北庭,督领众,不应该再立于除鞬为北单于,徒然增耗国费。双方辩论十分激烈,和帝最后听从窦宪意见,于永元四年(92)派大将军左校尉耿夔授于除鞬印绶,使中郎将任尚持节卫护屯伊吾,如南单于。
丁鸿为司徒
丁鸿字孝公,颍川定陵(今河南平顶山市东)人。十三岁时跟从桓学习《尚书》,三年而明章,善论难,为都讲,布衣荷担,不远千里。永平十年(67),应征进京,明帝赐与御衣及绶,禀食公车,与博士同等待遇。随即拜为侍中,永平十三年兼射声校尉。建初四年(79)徙封鲁阳乡侯。章帝召集白虎观论议时,以才高、论难最明,诸儒都很佩服他。擢徙为校书,迁少府。受教学生多达数千人。元和三年(86),徙封马亭张侯。和帝即位后,迁为太常,永元四年(92),为司徒。时窦太后临朝,窦氏兄弟各擅威权,遂上疏参奏窦宪兄弟纵行非法,专权独行。和帝即以丁鸿行太尉兼卫尉,屯南北宫。收窦宪大将军印绶,窦宪及诸弟皆自杀。永元六年死,和帝赐赠超常礼。
十三郡国地震
永元四年(92)六月戊戌朔,日食。丙辰日,十三个郡国发生地震。
以宦者郑众为大长秋
郑众字季产,南阳雠(今河南叶县西)人。为人谨敏有心机。永平中(58—75),给事太子家。章帝即位后为小黄门,迁中常侍。和帝初,加位钩盾令。时窦太后秉政,太后兄窦宪等并恃威权,朝臣上下莫不阿附窦氏,郑众却一心护卫王室,不事豪党,和帝以为亲信。永元四年(92),与议诛来窦宪,后以首谋功迁大长秋。策勋班赏,每辞多受少,由此参与朝事,开宦官用权之始。永元十四年,封为鄛乡侯,宦官封侯也自此始。
尹睦为太尉并录尚书事
永元四年(92)八月,以大司农尹睦为太尉。尹睦字伯师,河南巩(今河南省巩县)人。太傅邓彪以老病辞去录尚书事职,尹睦又代录尚书事。
刘方为司空
永元四年(92)十月,章帝以宗正刘方为司空。刘方字伯况,平原(今山东平原南)人。曾为襄城令、宗正。永元六年,为司徒。永元九年,遭策免,自杀。
班固死狱中
永元四年(92)六月,大将军窦宪谮图弑逆,伏诛。班固曾为宪中护军,与窦氏关系密切,因受牵连免官。又因班固诸子多不遵法度,为洛阳吏人所忌,班氏家奴曾窘辱洛阳令种兢,兢畏势不敢与争。至此朝廷收捕窦氏宾客,种兢即逮班固下狱,以图报复。固在狱未久,病死。事闻,和帝遣责种兢,并治狱吏之罪。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