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中国纪年

858年,唐宣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大中十二年

历史大事

王式抚定安南
安南(今越南河内)屡有军乱,遭南诏侵扰。大中十二年(八五八)正月,宣宗以康王傅王式有才略,授安南都护、经略使。式赴任,选练士卒,修筑城池,加强防守。都校罗行恭久专府政,多不法,式借故杖责,黜于边远之地。不久,南诏大举入犯,式沉着遣翻译喻责,遂退其兵。七月,安南恶民作乱,欲逐王式,式披甲率兵登城,责乱者;次日,发兵皆擒斩。洞蛮杜氏家族自齐、梁以来骄蹇难制,式设计离间其众,其酋长杜守诚败死。安南饥乱数年,军中无犒赏,六年无上供,式自此赏士、上供,一方皆定。占城(今越南中南部)、真腊(今柬埔寨、泰国等地)皆通使修好。王式,太原人,后家扬州。以父荫入仕,为太子正字,累迁殿中侍御史。太和(八二七—八三五)中,依倚郑注交结大宦官王守澄,被弹劾,出为江陵少尹。大中朝,迁晋州(今山西临汾)刺史,关注民生疾苦,荒年赈济流民,全活数千人。十二年出任安南都护,平定安南。咸通元年(八六0),移为浙东观察使,镇压裘甫起义。三年,徙任武宁节度使,诛武宁牙兵银刀等军数千人。官终左金吾大将军。
渤海王大虔晃立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二月,渤海王大彝震卒。廿日,立其弟虔晃权知国务。宣宗诏以虔晃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秘书监、忽汗州都督,册为渤海国王。
岭南军乱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四月九日,岭南(今广东广州)都将王令寰哗乱,囚节度使杨发。五月廿一日,以泾原节度使李承勋为岭南节度使。承勋奉诏发忠武(今河南许昌)精兵黄头军百人赴镇,讨平乱者。
长沙军乱,襄兵助平
湖南观察使韩悰待将士无礼。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五月,都将石载顺率兵哗乱,驱逐韩悰,杀都押牙王桂直。宣宗诏山南东(今湖北襄樊)节度使徐商征讨。山南东有精兵数百人,号为“捕盗将”。十月,商遣捕盗将二百入讨平湖南乱兵。
江西军乱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六月六日,江西(今江西南昌)军乱,都将毛鹤逐观察使郑宪。十月,宣宗以光禄卿韦宙父丹曾为江西观察使,治理有方,军民至今怀念,遂以宙为江西观察使,诏发邻道兵以讨毛鹤。宙过襄州(今湖北襄樊),山南东节度使徐商遣都将韩季友率“捕盗将”随行。宙至江州(今江西九江),季友请率捕盗将由陆路夜行袭击洪州,遂讨平毛鹤。韦宙奏请留捕盗将二百人,以季友为都虞候。
洞蛮进犯安南
安南(今越南河内)前都护李涿为政贪暴,强买洞蛮牛马,一头仅付盐一斗;又杀洞蛮酋长杜存诚,致使蛮人怨怒,引导南昭侵犯边境。峰州(今越南富寿东南)林西原旧有防冬兵六千,其旁七绾洞蛮酋长李由独上供朝廷赋税,并协助防冬兵戍守。峰州刺史上言李涿,请罢防冬兵,专委由独防戍。于是由独势单力薄,不能自立。南诏拓东(今云南昆明)节度使诱降由独,与其结亲,署任其子为拓东押牙,由独遂率其众降于南诏,为患安南。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六月,洞蛮进犯安南。
宣州军乱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七月八日,宣州都将康全泰作乱,逐观察使郑薰。薰逃奔扬州。淮南节度使崔铉奉诏征讨康全泰。八月六日,诏以崔铉兼宣歙观察使。十一日,以宋州(今河面商丘南)刺史温璋为宣州团练使。十月,崔铉平定康全泰,请辞兼宣歙观察使。十一月廿一日,以温璋为宣歙观察使。
夏侯孜拜相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四月十七日,以兵部侍郎、盐铁转运使夏侯孜同平章事。夏侯孜,字好学,亳州谯县人。宝历二年(八二六)登进士,历藩镇僚佐,迁婺州、绛州刺史。入朝为谏议大夫,转给事中。大中十年,改刑部侍郎,迁尚书右丞。十一年,迁户部侍郎、判户部事。拜兵部侍郎,诸道盐铁转运使。十二年拜相。咸通元年(八六0),出任西川节度使。治蜀无功,仓储空虚,百姓饥馑流亡,致南诏入犯。三年,再入朝拜相。五年,出镇河东,移镇河中。九年,南诏入侵西川,诏追其治蜀无政,以太子少保分司东都。卒。
张潜上疏论藩镇羡余之弊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七月八日,右补阙张潜上疏言藩镇羡余之弊。潜认为,藩镇节度使任满迁移之际,皆上奏其仓库蓄积之数,以羡余多为政绩,朝廷亦因此而嘉奖。藩镇财政的收入和支出,皆有常数,若非赋敛过重,或停废兵额,减削将士衣粮,羡余从何而得?近来南方藩镇数有军乱,皆由此故。一旦军乱,仓库皆被剽掠,朝廷又发兵征讨,费用浩大,竟有何利?请今后命藩镇长吏,不增赋敛,不减粮赐;省浮费,节游宴,而后有羡余者,朝廷嘉赏。宣宗采纳其言。
河南、北、淮南大水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八月,河南、河北、淮南大水泛滥,徐州、泗州(今江苏盱眙)水深五尺,漂没民户数万家。
刘掾卒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五月六日,工部尚书、同平章事刘掾卒。刘掾,字子全,汴州尉氏人,高宗朝宰相刘仁轨五世孙。开成(八三六—八四0)初登进士,署镇国军(今陕西华县)防御使判官。会昌(八四一—八四六)中,入拜左拾遗,谏武宗擢用方士,迁尚书郎知制诰,拜中书舍人。大中初,擢翰林学士,迁刑部侍郎,五年,撰成《大中刑法总要格后敕》六十卷。出为河南尹。迁宣武节度使,除夜禁苛政。十年,移镇河东。十一年入朝为户部侍郎、判度支。次年正月拜相。十二年(八五八)五月卒于任,年六十三岁。
魏谟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十二月,太子少保魏谟卒。魏谟,字申之,钜鹿(今河北)人,唐初名相魏徵裔孙。太和七年(八三三)登进士第。累迁右拾遗,以直言闻名。开成四年(八三九),拜谏议大夫、判弘文馆事,文宗欲观起居注,谟谏阻以为不可,遂止。武宗即位,李德裕以其为杨嗣复同党,贬信州(今江西上饶)长史。宣宗即位,累迁给事中、御史中丞户部侍郎。大中五年(八五一),拜同平章事。监修《文宗实录》四十卷。十年,出任西川节度使。十一年,以病入朝,拜吏部尚书,太子少保。卒,年六十六岁。有文集十卷,已佚。
日僧圆珍回国
大中七年(八五三),日僧圆珍等入唐求法,在福州(今福建)师从中天竺沙门曼素悉怛罗学悉昙章。八年,赴越州(今浙江绍兴)住开元寺,学天台教。九年,赴长安住福寿寺,师从青龙寺法全学密宗。十二年,携经论佛夹等四百四十一部共一千卷,真言道具十六种,及各种碑铭文等,搭乘唐商李延孝船回国。圆珍撰有五种目录,即《开元寺求得经疏记目录》、《福州温州台州求得经律论疏记外书等目录》、《青龙寺求法目录》、《日本比丘圆珍入唐求法目录》、《智征大师请来目录》,皆行于世。
李商隐卒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商隐少学古文,太和三年(八二九),以文才得牛党令狐楚赏识,引为天平(今山东东平西北)、宣武(今河南开封)节度使巡官,改从令狐楚学骈文章奏。开成二年(八三七),登进士第,授秘书省校书郎,改弘农(今河南灵宝西)尉。时李党王茂元为泾原(今甘肃泾川)节度使,爱其才,辟为掌书记,并以其女嫁商隐为妻。牛党因此骂他“背恩”。商隐由此卷入党争的漩涡之中,屡受排挤,历桂管(今广西桂林)观察判官、武宁(今江苏徐州)掌书记、东川(今四川三台)节度判官等幕僚职务。约在大中十二年(八五八)以病卒,年约四十五岁。李商隐是晚唐杰出诗人。早年诗作意境较为广阔,后期由于政治上很不得志,多以曲折幽隐之笔,抒怀才不遇之感。长于爱情诗,情意缠绵,风格独特,往往以“无题”出之,对后世影响颇大。工七律,精锤炼,喜用典,间亦不免晦涩。有《李义山诗集》、《樊南文集》传世。

史料记载

宣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下大中十二年(戌寅,公元八五八年)
春,正月,以康王傅、分司王式为安南都护、经略使。式有才略,至交趾,树芀木为栅,可支数十年。深堑其外,泄城中水,堑外植竹,寇不能冒。选教士卒甚锐。顷之,南蛮大至,屯锦田步,去交趾半日程。式意思安闲,遣译逾之,中其要害,蛮一夕引去,遣人谢曰:“我自执叛獠耳,非为寇也。”安南都校罗行恭,久专府政,麾下精兵二千,都护中军才羸兵数百。式至,杖其背,黜于边徼。
初,户部侍郎、判度支刘?彖为翰林学士,上器重之。时为河东节度使。手诏征入朝,?彖奏发河东,外人始知之。戊午,以?彖同平章事。?彖,仁轨之五世孙也。?彖与崔慎由议政于上前,慎由曰:“惟当甄别品流,上酬万一。”?彖曰:“昔王夷甫祖尚浮华,妄分流品,致中原丘虚。今盛明之朝,当循名责实,使百官各称其职;而遽以品流为先,臣未知致理之日。”慎由无以对。轩辕集至长安,上召入禁中,问曰:“长生可学乎?”对曰:“王者屏欲而崇德,则自然受天遐福,何处更求长生?”留数月,坚求还山,乃遣之。
二月,甲子朔,罢公卿朝拜光陵及忌日行香,悉移宫人于诸陵。
戊辰,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慎由为东川节度使
上欲御楼肆赦,令狐綯曰:“御楼所费甚广,事须有名,且赦不可数。”上不悦,曰:“遣朕于何得名!”慎由曰:“陛下未建储宫,四海属望。若举此礼,虽郊祀亦可,况于御楼!”时上饵方士药,已觉躁渴,而外人未知,疑忌方深,闻之,俯首不复言。旬日,慎由罢相。
勃海王彝震卒。癸未,立其弟虔晃为勃海王。
夏,四月,以右街使、附马都尉刘异为邠宁节度使。异尚安平公主,上妹也。
庚子,岭南都将王令寰作乱,囚节度使杨发。发,苏州人也。
戊申,以兵部侍郎、盐铁转运使夏侯孜同平章事。
五月,丙寅,工部尚书、同平章事刘?彖薨。?彖病笃,犹手疏论事,上皆惜之。
以右金吾大将军李燧为岭南节度使,已命中使赐之节,给事中萧亻放封还制书。上方奏乐,不暇别召中使,使优人追之,节及燧门而返。亻放,俛之从父弟也。辛巳,以泾原节度使李承勋为岭南节度使,发邻道兵讨乱者,平之。
是日,湖南军乱,都将石载顺等逐观察使韩悰,杀都押牙王桂直。琮待将士不以礼,故及于难。
六月,丙申,江西军乱,都将毛鹤逐观察使郑宪。
初,安南都护李涿为政贪暴,强市蛮中马牛,一头止与盐一斗。又杀蛮酋杜存诚。群蛮怨怒,导南诏侵盗边境。峰州有林西原,旧有防冬兵六千,其旁七绾洞蛮,其酋长曰李由独,常助中国戍守,输租赋。知峰州者言于涿,请罢戍兵,专委由独防遏。于是由独势孤,不能自立,南诏拓东节度使以书诱之,以甥妻其子,补拓东押牙,由独遂帅其众臣于南诏。自是安南始有蛮患。是月,蛮寇安南。
秋,七月,丙寅,宣州都将康全泰作乱,逐观察使郑薰。薰奔扬州。
丁卯,右补阙内供奉张潜上疏,以为:“籓府代移之际,皆奏仓库蓄积之数,以羡馀多为课绩,朝廷亦因而甄奖。窃惟籓府财赋,所出有常,苟非赋敛过差,及停废将士,减削衣粮,则羡馀何从而致!比来南方诸镇数有不宁,皆此故也。一朝有变,所蓄之财悉遭剽掠。又发兵致讨,费用百倍,然则朝廷竟有何利!乞自今籓府长吏,不增赋敛,不减粮赐,独节游宴,省浮费,能致羡馀者,然后赏之。”上嘉纳之。容管奏都虞候来正谋叛,经略使宋涯捕斩之。初,忠武军精兵皆以黄冒首,号黄头军。李承勋以百人定岭南,宋涯使麾下效其服装,亦定容州。安南有恶民,屡为乱,闻之,惊曰:“黄头军度海来袭我矣!”相与夜围交趾城,鼓噪:“愿送都护北归,我须此城御黄头军。”王式方食,或劝出避之。式曰:“吾足一动,则城溃矣。”徐食毕,擐甲,率左右登城,建大将旗,坐而责之,敌者反走。明日,悉捕诛之。有杜守澄者,自齐、梁以来拥众据溪洞,不可制。式离间其亲党,守澄走死。安南饥乱相继,六年无上供,军中犒赏。式始修贡赋,飨将士。占城、真腊皆复通使。
淮南节度使崔铉奏已出兵讨宣州贼。八月,甲午,以铉兼宣歙观察使。己亥,以宋州刺史温璋为宣州团练使。璋,造之子也。
河南、北、淮南大水,徐、泗水深五丈,漂没数万家。
冬,十月,建州刺史于延陵入辞,上曰:“建州去京师几何?”对曰:“八千里。”上曰:“卿到彼为政善恶,朕皆知之,勿谓其远。此阶前则万里也,卿知之乎?”延陵悸慑失绪,上抚而遣之。到官,竟以不职贬复州司马。
令狐綯拟李远杭州刺史,上曰:“吾闻远诗云:‘长日惟消一局棋’,安能理人!”綯曰:“诗人托此为高兴耳,未必实然。”上曰:“且令往试观之。”上诏刺史毋得外徙,必令至京师,面察其能否,然后除之。令狐綯尝徙其故人为邻州刺史,便道之官。上见其谢上表,以问綯,对曰:“以其道近,省送迎耳。”上曰:“朕以刺史多非其人,为百姓害,故欲一一见之,访问其所施设,知其优劣以行黜陟。而诏命既行,直废格不用,宰相可畏有权!”时方寒,綯汗透重裘。
上临朝,接对群臣如宾客,虽左右近习,未尝见其有惰容。每宰相奏事,旁无一人立者,威严不可仰视。奏事毕,忽怡然曰:“可以闲语矣。”因问闾阎细事,或谈宫中游宴,无所不至。一刻许,复整容曰:“卿辈善为之,朕常恐卿辈负朕,后日不复得再相见。”乃起入宫。令狐綯谓人曰:“吾十年秉政,最承恩遇;然每延英奏事,未尝不汗沾衣也!”
初,山南东道节度使徐商,以封疆险阔,素多盗贼,选精兵数百人别置营训练,号捕盗将。及湖南逐帅,诏商讨之。南遣捕盗将二百人讨平之。
崔铉奏克宣州,斩康全泰及其党四百馀人。
上以光禄卿韦宙父丹有惠政于江西,以宙为江西观察使,发邻道兵以讨毛鹤。
崔铉宣州已平,辞宣歙观察使。十一月,戊寅,以温璋为宣歙观察使。
兵部侍部、判户部蒋伸从容言于上曰:“近日官颇易得,人思侥幸。”上惊曰:“如此,则乱矣!”对曰:“乱则未乱,但侥幸者多,乱亦非难。”上称叹再三。伸三起,上三留之,曰:“异日不复得独对卿矣。”伸不谕。十二月,甲寅,以伸同平章事。
韦宙奏克洪州,斩毛鹤及其党五百馀人。宙过襄州,徐商遣都将韩季友帅捕盗将从行。宙至江州,季友请夜帅其众自陆道间行,比明,至洪州,州人不知,即日讨平之,宙奏留捕盗将二百人于江西,以季友为都虞候。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