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中国纪年

799年,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贞元十五年,干支纪年为己卯兔年。

历史大事

宣武军作乱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二月三日,宣武节度使董晋卒。行军司马陆长源性刻薄,恃才傲物。判官孟叔度轻佻淫纵,好侮辱将士,军中皆恶之。董晋卒后,长源知留后,扬言说:“将士纪律松弛,当以法治之。”众皆惧。有人劝长源以财劳军,长源说:“我决不效法河北藩镇,以钱买士卒而求节度使。”按照习惯,主帅卒后,要给军士布以制衣服,长源命给钱以代布;而叔度抬高盐价,降低布价,每人才得盐三、两斤。以此军士怨怒,长源又不设防。十一日,军士闻以长源为节度使,即作乱,杀长源、叔度,脔食其肉。监军俱文珍宋州刺史刘逸准为宣武大将,得士卒心,即密书召之,逸准引兵入汴州,军乱才定。十五日,朝廷以逸准为宣武节度使,赐名全谅。九月九日,刘全谅卒,军中思刘玄佐(刘洽)之恩,推其甥都知兵马使韩弘为留后,二十日,朝迁以韩弘为宣武节度使。宣武军自刘玄佐卒后,共作乱五次,士卒愈骄横。韩弘节度使数月,密察其首乱者主名,于贞元十六年(八00)三月,斩为乱者三百余人。从此至元和十四年(八一九)韩弘入朝共二十一年中,士卒无敢喧哗于城郭者。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二月,以常州刺史李锜为浙西观察使及诸道盐铁转运使。时闲厩、宫苑使李齐运受其赂数十万,故荐之于德宗,德宗用之。锜搜刮以事进奉,德宗由是益宠信之。其后李锜卒以浙西叛。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三月十日,淮西节度使吴少诚遣兵袭击唐州(今河南泌阳),杀监军邵国朝、镇遏使张嘉瑜,掠百姓千余人而去。八月二十五日,陈许节度使曲环卒。次日,吴少诚又遣兵掠临颍,陈州刺史上官说知陈许留后,遣大将王令忠帅兵三千救之,皆被少诚俘虏。九月五日,以说为陈许节度使,少诚遂帅兵围许州。说欲弃城逃走,营田副使刘昌裔止之。少诚昼夜攻城,昌裔募勇士千人凿城出击,大败之。少诚又入寇西华(今河南西华),陈许大将孟元阳击退之。陈许都知兵马使安国宁与上官说不睦,谋翻城应少诚,刘昌裔以计斩之。九月十五日,诏削夺吴少诚官爵,令诸道兵进讨。先是,吴少诚与宣武节度使刘全谅相约共攻陈许,以陈州归宣武。使者数人尚在馆舍,刘全谅即卒,朝廷以韩弘为节度使,弘悉驱其使者出斩之。又选士卒三千,会诸军讨少诚于许州城下。十月,山南节度使于由、安黄(今湖北安陆、新洲)节度使伊慎、知寿州事王宗与上官说、韩弘等共击吴少诚,屡败之。十二月,诸军讨吴少诚者因无统帅,每出兵,人自规利,进退不一,常自溃。于是始议置都招讨使
浑瑊卒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十二月二日,中书令、咸宁王浑瑊卒于河中(今山西永济)。瑊,兰州人,年十一,善骑射,后随朔方军李光弼定河北,随郭子仪复两京,并有功。在平定朱泚、李怀光之乱中战功尤著,但性谦谨,虽位穷将相,无自矜之色,所以能以功名终。人比之汉代金日单。
卢纶卒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卢纶约卒于是年,生年不详。纶,字允言,祖籍范阳,后徙居蒲州。数举进士不第,经宰相元载、王缙推荐,任集贤院学士、秘书省校书郎、检校户部郎中。工诗,多送别赠答、奉陪游宴之作。后期因居幕府,所作边塞诗较为雄壮。是“大历十才子”之一。明人辑有《卢纶诗集》十卷行世。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欧阳詹卒,生年不详。詹,字行周,泉州晋江人。贞元八年,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等同登进士第,时称“龙虎榜”。自幼勤学好文,韩愈称其“文章功深,喜往复,善自道”。有《欧阳行周集》十卷行世。

史料记载

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十贞元十五年(己卯,公元七九九年)
春,正月,甲寅,雅王逸薨。
二月,丁丑,宣武节度使董晋薨。乙酉,以其行军司马陆长源为节度使。长源性刻急。恃才傲物。判官孟叔度,轻佻淫纵,好慢侮将士,军中皆恶之。董晋薨,长源知留后,扬言曰:“将士弛慢日久,当以法齐之耳!”众皆惧。或劝之发财以劳军,长源曰:“我岂效河北贼,以钱买健儿求节钺邪!”故事,主帅薨,给军士布以制服,长源命给其直。叔度高盐直,下布直,人不过得盐三二斤。军中怨怒,长源亦不为之备。是日,军士作乱,杀长源、叔度,脔食之,立尽。监军俱文珍宋州刺史刘逸准久为宣武大将,得众心,密书召之。逸准引兵径入汴州,乱众乃定。
以常州刺史李锜为浙西观察使、诸道盐铁转运使。锜,国贞之子也。闲厩、宫苑使李齐运受其赂数十万,荐之于上,故用之。锜刻剥以事进奉,上由是悦之。
庚辰,浙东观察使裴肃擒栗锽于台州,送京师,斩之。
己丑,以刘逸准为宣武节度使,赐名全谅。三月,甲寅,吴少诚遣兵袭唐州,杀监军邵国朝、镇遏使张嘉瑜,掠百姓千馀人而去。
戊午,昭义节度使王虔休薨。戊辰,以河阳、怀州节度使李元淳为昭义节度使
夏,四月,癸未,以安州刺史伊慎为安、黄等州节度使
癸巳,山南西道节度使严震薨。
南诏异牟寻遣使与韦皋约共击吐蕃,皋以兵粮未集,请俟它年。
山南西道都虞候严砺谄事严震,震病,使知留后,遗表荐之。秋,七月,乙巳,以严砺山南西道节度使
八月,丙申,陈许节度使曲环薨。乙未,吴少诚遣兵掠临颍,陈州刺史上官涚知陈洲留后,遣大将王令忠将兵三千救之,皆为少诚所虏。九月,丙午,以涚为陈许节度使,少诚遂围许州。涚欲弃城走,营田副使刘昌裔止之曰:“城中兵足以办贼,但闭城勿与战,不过数日,贼气自衰,吾以全制其弊,蔑不克矣。”少诚昼夜急攻,昌裔募勇士千人凿城出击少诚,大破之,城由是全。昌裔,兖州人也。少诚又寇西华,陈许大将孟元阳拒却之。陈许都知兵马使安国宁与上官涚不叶,谋翻城应少诚,刘昌裔以计斩之。召其旄下,人给二缣。伏兵要巷,见持缣者悉斩之,无得脱者。
庚戌,宣武节度使刘合谅薨。军中思刘玄佐之恩,推其甥都知兵马使匡城韩弘为留后。弘将兵,识其材鄙勇怯,指顾必堪其事。
丙辰,诏削夺吴少诚官爵,令诸道进兵讨之。
辛酉,以韩弘为宣武节度使。先是少庆遣使与刘全谅约共攻陈许,以陈州归宣武。使者数辈犹在馆,弘悉驱出斩之。选卒三千。会诸军击少诚于许下。少诚由是失势。
冬,十月,己丑,邕王源薨。太子之子也,上爱而子之,及薨,谥曰文敬太子。
山南东道节度使于由页、安黄节度使伊慎、知寿州事王宗与上官涚、韩弘进击吴少诚,屡破之。十一月,壬子,于由页奏拔吴房、朗山。
十二月,辛未,中书令、咸宁王浑瑊薨于河中。瑊性谦谨,虽位穷将相,无自矜大之色,每贡物必躬自阅视,受赐如在上前,由是为上所亲爱。上还自兴元,虽一州一镇有兵者,皆务姑息。瑊每奏事,不过,辄私喜曰:“上不疑我。”故能以功名终。
六州党项自永泰以来居于石州,永安镇将阿史那思暕侵渔不已,党项部落悉逃奔河西
诸军讨吴少诚者既无统帅,每出兵,人自规利,进退不壹。乙未,诸军自溃于小溵水,委弃器械、资粮,皆为少诚所有。于是始议置招讨使。吐蕃众五万分击南诏及巂州异牟寻韦皋各发兵御之,吐蕃无功而还。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