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公元765年,中国处于唐朝中期,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永泰元年,干支纪年为乙巳蛇年。这一年,唐朝的民族矛盾有缓和的迹象,例如吐蕃遣使求和、唐代宗向回纥赠送缯帛,改善了唐朝与吐蕃、回纥的关系。

历史大事

改元永泰
永泰元年(七六五)正月初一,改元永泰,赦天下。
李抱真培训泽潞兵
永泰元年(七六五)一月六日,加陈郑、泽潞节度使李抱玉凤翔、陇右节度使,以其从弟殿中少监抱真为泽潞(今山西长治)节度副使。(时抱玉屯京西,无暇及泽潞,故置副使)抱真认为山东河北如有兵变,上党为东西要冲之地,但兵荒马乱之后,土瘠民穷,无以赡军,于是籍民,每三丁选一壮者,免其租徭,给弓矢,使农闲时习射,年底考试,行其赏罚。只三年,得精兵二万,既不费粮给,而府库充实,自此天下称泽潞步兵为诸道之最。
独孤及上疏请裁兵
永泰元年(七六五)三月一日,左拾遗独孤及上疏说:“兵兴以来已十年,拥兵者第馆连街陌,奴婢厌酒肉,而贫人却赢饿就役,剥肤及髓。以至长安城中白昼剽掠,而吏不敢问,将堕卒暴,如沸粥纷麻,而民不敢诉于有司,有司不敢言于陛下。陛下现在还不思所以救弊之术,臣实在为陛下担心。天下只有朔方、陇右有吐蕃、仆固之忧,邠州(郭)、泾州白孝德)、凤翔(李抱玉)之兵足以抵挡。除此而外,东自海,南至番禺,西尽巴蜀,都没有鼠窃之盗。但仍然倾天下之资,竭天下之谷,以给无用之军,臣实不明其故。如果居安思危,也只须扼要害之地,使置屯御,其余兵皆罢之。以粮储之资,充疲人贡赋,每年可减国租之半。陛下怎么还持疑而不肯改作呢?”代宗仍不能用。
吐蕃遣使求和
永泰元年(七六五)三月十九日,吐蕃遣使求和,诏元载、杜鸿渐与之盟于兴唐寺。代宗问郭子仪:吐蕃请结盟,你以为如何?子仪说:吐蕃想乘我们不备,乘机袭击,如果不备,国就难守了。于是相继遣河中兵戍奉天,又遣兵巡泾州、原州以侦察其情。
第五琦请税田亩
京畿麦子丰收,京兆尹第五琦请税百姓田亩,十亩收其一,并说这是古代的什一之法。代宗从之。
河北藩镇不服朝命
平卢节度使侯希逸镇淄青,好游猎,营造寺塔,军州苦之。而其兵马使李怀玉得军心,希逸忌恨之,因事解其职。希逸与巫人宿于城外,军士闭城门拒之,并奉怀玉为帅。希逸遂逃奔滑州,上表待罪,代宗赦还京师。永泰元年(七六五)七月二日,以郑王邈为平卢、淄青节度大使(不到职),以怀玉知留后事,赐名正已。当时成德节度使李宝臣、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相卫节度使薛嵩、卢龙节度使李怀仙,收安、史余党,各拥强兵数万,治兵完城,自署文武将吏,不供贡赋,与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李正己皆互结婚姻,不服朝命。朝廷因军事,经济力量薄弱,难以制之,虽名为藩臣,实羁縻而已。
升平公主嫁郭暖
永泰元年(七六五)七月四日,代宗以女升平公主嫁郭子仪子郭暖
尼广澄冒充太子母沈氏
太子母沈氏是吴兴人,安禄山陷长安,被掠送洛阳。代宗收复洛阳,见之,未及送归长安,而洛阳再陷,遂不知下落。代宗即位,遣使寻之不得。永泰元年(七六五)七月九日,寿州崇善寺尼广澄诈称太子母,经验证,乃是原少阳院(太子所居)乳母,遂鞭杀之。
仆固怀恩再诱胡兵入寇,道卒
永泰元年(七六五)九月,仆固怀恩引回纥、吐蕃、吐谷浑、党项、奴刺兵数十万入寇,令吐蕃攻奉天(今陕西乾县),党项攻同州(今陕西大荔),吐谷浑、奴刺攻周至(今陕西周至),回纥继吐蕃之后,怀恩自帅朔方兵殿后,怀恩中途遇暴疾而归,九月八日,死于鸣沙(今宁夏青铜峡)。大将张韶代领其兵,别将徐璜玉杀韶,范志诚又杀璜玉而领其众。怀恩拒朝命已三年,再引胡族入寇,为国大患。代宗以其功大于过,犹为之隐,前后敕诏未尝言其反,望其来归。及闻其死,悯然曰:“怀恩不反,但为左右所误耳!”
吐蕃等入寇邠州奉天同州
吐蕃至邠州(今陕西彬县),节度使白孝德环城自守。继而进攻奉天,京师震惊。朔方兵马使浑瑊、讨击使白元光先帅兵戍奉天,吐蕃甫列营,瑊即帅骁骑二百冲击,吐蕃纷退,瑊俘挟吐蕃将一人而回,从骑无伤者,城上土气大振。九月十七日,吐蕃攻城,死伤者多,数日不克,遂收兵回营。浑瑊又乘夜帅军袭击,杀千余人,前后共与吐蕃战二百余合,斩首五千级。十八日,代宗召郭子仪于河中,使帅兵屯泾阳(今陕西泾阳)。二十日,代宗命李忠臣帅军屯东渭桥(今陕西高陵南)、李光进屯云阳(今陕西三原西)、马璘,郝庭玉屯便桥(今陕西咸阳),李抱玉屯凤翔、内侍骆奉仙,将军李日越屯周至,同华节度使周智光屯同州(今陕西大荔)、鄜坊节度使杜冕屯坊州(今陕西黄陵),代宗亲自帅六军屯苑中。二十一日,代宗下制亲征。从九月十八日至九月二十六日,大雨不止,吐蕃不能进攻,遂移兵礼泉(今陕西礼泉)。二十九日,吐蕃大掠男女数万人而退。党项西掠白水,东侵蒲津,十月初,终焚同州官廨而去。
郭子仪单骑见回纥,说回纥联兵攻吐蕃
永泰元年(七六五)十月八日,回纥、吐蕃合兵围泾阳,郭子仪命诸将严加守备而不出战。其时,吐蕃与回纥已闻仆固怀恩暴死,皆争为长,分营而居,互不信任。回纥驻城西,子仪先遣牙将李光瓒等往说之,欲与共击吐蕃。回纥不置信,说:“郭令公真的在此吗?如果在此,可否一见?”光瓒回报子仪,子仪说:“现在敌众我寡,不可力战。我过去与回纥交情甚厚,不如亲往说之,可望不战而胜。”诸将请选精骑五百护卫,子仪说:“这样做适得其反。”其子郭晞扣马谏道:“回纥是虎狼,大人是国家元帅,为何要如此冒险!”子仪说:“如果我们现在与之一战,我们父子都可能战死,而国家也受危险;我以诚说之,幸而听从我的话,就是天下的大福;即使我死了,也可以保全一家。”遂以鞭击晞手说:“去!”然后与数骑开门而出,使人传呼说:“郭令公来了!”回纥听后大惊。其大帅药葛罗是可汗之弟,执弓注矢立于阵前。子仪释胄解甲,投枪而进,回纥诸酋长相顾说:“真是郭令公!”皆下马罗拜。子仪也下马,上前握住药葛罗的手责备说:“你们回纥有大功于唐,唐回报你们也不薄,不知为何负约,深入唐内地,侵逼我京城,弃前功而结怨仇,背恩德而助叛臣,这样做该多么愚蠢!再说怀恩叛君弃母,不忠不孝,对你们能有善意吗?现在我只身前来,任凭你们抓我杀我,那样,我部下的将士一定拼死与你们一战。”药葛罗说:“怀恩欺骗我们,说唐皇帝已崩,说令公已卒,中国无主,所以我等才与之俱来。现在知道皇帝在京城,你又帅兵来此,怀恩已死,我们怎么肯与令公交战呢!”子仪又借机说:“吐蕃无道,乘我国内乱,竟不顾舅甥之亲,吞噬我边境,焚烧虏掠我畿县,其所掠财物不可胜数,牛马杂畜,长数百里,弥漫遍野,这是天赐给你们好机会。全师以修好,破敌以取富,为你们着想,还有比这更有利的吗!”药葛罗说:“我们被怀恩所误,负令公甚多,现在请为令公尽力,击吐蕃以谢罪。但是怀恩之子是我们可敦的兄弟,希望唐朝留他一命。”子仪许之。于是,子仪与回纥订盟而归。吐蕃闻之,连夜领兵退去。回纥遣其酋长石野那等六人入朝见代宗。药葛罗帅兵追击吐蕃,子仪使白元光帅精骑助之。十月十五日,战于灵台西原,大败吐蕃,杀万余人,得其所掠士女四千人。十八日,又败吐蕃于泾州(今陕西泾川)东。十九日,仆固怀恩部将张休藏等降。二十三日,代宗下诏罢亲征,京城解严。
神策军日益雄盛
初,肃宗以陕西节度使郭英乂帅神策军,使内侍鱼朝恩监其军。英乂入为仆射,朝恩遂专领之。及代宗前年出奔陕州,朝恩帅在陕兵与神策军扈从,遂并称神策军。及帝归京师,朝恩亦以神策军归禁中,自帅之,但当时尚不能与北门六军相匹敌。至永泰元年(七六五)九月,代宗拟亲征,朝恩帅神策军从代宗屯于苑中,其军益盛,遂分为左、右厢,势力在北军之上,朝恩之权亦不可制。
代宗赠回纥缯帛
永泰元年(七六五)十月二十七日,回纥胡禄都督等二百余人入见代宗,前后赠缯帛十万匹,以府库空竭,不得不税百官俸以给之。
蜀中大乱
严武死后,行军司马杜济暂知军府事。而都知兵马使郭英干是英乂之弟,与都虞侯郭嘉琳共请英乂为节度使。武爱将崔旰时为西山都知兵马使,与所部将士请立大将王崇俊。这时朝廷已命英乂为节度使,英乂因此恨旰与崇俊,至成都数日,即诬崇俊以罪而杀之。又召崔旰还成都,旰辞以备吐蕃不至,英乂更加愤怒,遂断绝其粮饷供济。旰帅兵转入深山,英乂自帅军入山攻之。诡称助旰以拒吐蕃,时大雪深数尺,士马冻死者甚多,旰出兵击之,英乂大败,收残余千人而还。英乂为政,残暴骄奢,不恤士卒,众心怨离。玄宗离蜀后,以其所居行宫为道士观,并铸金为真容。英乂喜其地竹树茂美,奏为军营,移去玄宗真容,自居之。旰因言英乂反,不然,何故移走玄宗真容而自居!于是帅所部五千余人袭击成都。永泰元年(七六五)闰十月二十三日,战于城西,英乂大败。旰遂入成都,屠杀英乂家。英义只身逃奔简州(今四川简阳)。普州(今四川安岳)刺史韩澄杀英乂,送其首于旰。邛州牙将柏茂琳、泸州牙将杨子琳、剑州牙将李昌嵕等各帅兵讨旰,于是蜀中大乱。
严武卒
永泰元年(七六五)四月二十九日,剑南节度使严武卒。严武曾三镇剑南,厚赋敛以穷奢侈。梓州刺史章彝小不如武意,即召而杖死,但吐蕃畏之,不敢犯其境。其母数戒其骄暴,但武不听。及卒,母曰:“吾今始免为宫婢矣!”武乃挺之子,工诗,杜甫尝依之,有诗集传世。
高适卒
永泰元年(七六五),诗人高适卒,年约六十五。高适,字达夫,一字仲武,郡望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人。少时家贫,曾漫游燕、赵。天宝八年(七四九),举有道科。后客游河西河西节度使哥舒翰荐为左骁卫兵曹参军、掌书记。安史之乱爆发,助哥舒翰守潼关。潼关失守,奔赴行在,谒见玄宗,升侍御史、谏议大夫。至德二年(七五七),出任淮南节度使,转剑南节度使,官终左散骑常侍,与岑参齐名,同为盛唐边塞诗人的代表。所作《塞下曲》、《燕歌行》等俱有名。有《高常侍集》行世。

史料记载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上永泰元年(乙巳,公元七六五年)
闰十月,乙巳,郭子仪入朝。子仪以灵武初复,百姓雕弊,戎落未安,请以朔方军粮使三原路嗣恭镇之;河西节度使杨志烈既死,请遣使巡抚河西及置凉、甘、肃、瓜、沙等州长史。上皆从之。
丁未,百官请纳职田充军粮;许之。
戊申,以户部侍郎路嗣恭为朔方节度使。嗣公披荆棘,立军府,威令大行。
己酉,郭子仪还河中。
初,剑南节度使严武奏将军崔旰为利州刺史;时蜀中新乱,山贼塞路,旰讨平之。及武再镇剑南,赂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献诚以求旰,献诚使旰移疾自解,诣武。武以为汉州刺史,使将兵击吐蕃于西山,连拔其数城,攘地数百里,武作七宝舆迎旰入成都以宠之。
武薨,行军司马杜济知军府事。都知兵马使郭英干,英乂之弟也,与都虞候郭嘉琳共请英乂为节度使;旰时为西山都知兵马使,与所部共请大将王崇俊为节度使,会朝廷已除英乂,英乂由是衔之,至成都数日,即诬崇俊以罪而诛之。召旰还成都,旰辞以备吐蕃,未可归,英乂愈怒,绝其馈饷以困之。旰转徙入深山,英乂自将兵攻之,声言助旰拒守。会大雪,山谷深数尺,士马冻死者甚众,旰出兵击之,英乂大败,收馀兵,才及千人而还。
英乂为政,严暴骄奢,不恤士卒,众心离怨。玄宗之离蜀也,以所居行宫为道士观,仍铸金为真容。英乂爱其竹树茂美,奏为军营,因徙去真容,自居之。旰宣言英乂反,不然,何以徙真容自居其处!于是帅所部五千馀人袭成都。辛亥,战于城西,英乂大败。旰遂入成都,屠英乂家。英乂单骑奔简州。普州刺史韩澄杀英乂,送首于旰。邛州牙将柏茂琳、泸州牙将杨子琳、剑州牙将李昌夔各举兵讨旰,蜀中大乱。旰,卫州人也。
华原令顾繇上言,元载子伯和等招权受贿,十二月,戊戌,繇坐流锦州。
自安、史之乱,国子监室堂颓坏,军士多借居之。祭酒萧昕上言:“学校不可遂废。”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