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中国纪年

738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二十六年,干支纪年为戊寅虎年。

历史大事

停镇兵戍边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正月八日制:“边地长征兵召募向足,自今镇兵勿复遣,在彼者纵还。”按:去年五月敕募丁壮,长充边军。今已“召募向足”。昔时都督、节度使所领之军、镇兵本已不足额,一旦戍边,则驻地空虚,失建军、建镇之源意,故募长征兵代之。
命于州县之下,别置乡(里)学
唐初,京都有国学、大学之设,稍后诸州县亦置学。至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正月十九日敕:“古者乡有序,党有塾,将以宏长儒教,诱进学徒;化民成俗,率由于是。其天下州县,每乡之内,各里置一学。仍择师资,令其教授。”
置宥州以处前河曲六州散胡
先是开元十年(七二二),原突厥降胡居六州者坐康待宾之乱,被南置中原江淮之地;至二十六年(七三八)于盐、夏二州之间,置“宥州”以处之。“宥”者,赦宥其罪也。“宥州”约当今内蒙乌审旗西北至黄河一带,即原河曲六州之地,降胡多视为故里。
新破吐蕃,置威戎军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三月,吐蕃寇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再破之。同时,鄯州都督、知陇右留后杜希望攻吐蕃新城,拔之,以其地为威戎军。吐蕃新城今甘肃门源回族自治县。当时唐军每破吐蕃一城,则在该城置一军(如破石堡城,置振武军),故威戎军系军名,亦地名,置兵一千戍之。
开元二十四年,希逸以右散骑常侍代牛仙客为河西节度使,虽两败吐蕃,而自念失信于乞力徐,内怀愧恨。二十六年(七三八)五月,迁河南尹,未几而卒。
立忠王璵为太子
太子瑛既死,李林甫数劝玄宗立寿王瑁,会武惠妃亦死,玄宗以忠王璵年长(玄宗第三子,时年二十七),仁孝恭谨,又好学,意欲立之,犹豫岁余不能决。自念春秋渐高(帝今年五十四),三子(瑛、瑶、琚)同日诛死,继嗣未定,常忽忽不乐,寝膳为之减。高力土乘间请其故,玄宗曰:“汝,我家老奴,岂不能揣我意?”力士曰:“得非以郎君未定耶?”玄宗曰:“然”。对曰:“大家(指玄宗)何必如此虚劳圣心,但推长而立,谁敢复争!”玄宗悟,曰:“汝言是也!汝言是也!”由是太子遂定。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六月三日,立璵为太子(即肃宗);七月二日,行典礼,赦天下。十二日,册忠王妃韦氏为太子妃。
定策进攻吐蕃
以吐蕃复绝朝贡,遂定东、南进攻之策。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正月,李林甫自领陇右节度副大使,五月,兼河西节度使。六月以萧炅为河西节度总留后事,以鄯州都督杜希望为陇右节度使。(以上陇右、河西均取东路)同月,以太仆卿王昱为剑南节度使(此取南路),分道经略吐蕃,仍毁二十一年(七三三)金城公主请立之赤岭界碑。
苏禄被杀,突骑施大乱
突骑施苏禄可汗性廉俭,每攻战所得,辄与诸部属分之,不留私蓄,由是众乐为用。既尚唐交河公主,又娶突厥、吐蕃女,苏禄以三国女为“可敦”(与“可汗”对言,犹后、妃),且分立诸子为“叶护”(突厥官名,二十八级之第一级),于是费用渐广,抄掠所得,不复更分。又因患风病,一手挛缩,其下诸部,心始携贰。酋长莫贺达干与都摩度两部最强,互相猜阻。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夏,莫贺达干勒兵夜袭苏禄,杀之。都摩度初与莫贺达干连谋,既而复与之异,仍立苏禄之子骨啜为吐火仙可汗以收其余众。于是与莫贺达干相攻,突骑施部遂大乱。莫贺达干先遣使告唐安西都护、碛西节度使盖嘉运,玄宗命嘉运招集突骑施、拔汗那(在当时休循州,今苏联安集延西北)以西诸国,而吐火仙与都摩度则据碎叶城(今苏联托克马克附近),与黑姓可汗(突骑施百姓又分黄、黑二姓,前娑葛族即黄姓,苏禄族乃黑姓)尔微特勒据怛逻斯城(今苏联江布尔),东西相连以拒唐兵。
杜希望破吐蕃于盐泉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七月,杜希望将鄯州之兵南夺吐蕃河桥,筑盐泉城于河左(黄河南岸)。吐蕃发兵三万逆战,希望兵少不敌,将卒皆惧。左威卫郎将王忠嗣帅所部先犯其阵,所向辟易,杀数百人,虏阵乱,希望纵兵乘之,虏遂大败。置镇西军于盐泉(今甘肃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境)。王忠嗣以功迁左金吾将军。
王昱攻吐蕃,大败于安戎城
安戎城,本仪凤二年(六七七)益州长史李孝逸筑以防吐蕃者。在当时茂州西与吐蕃交界处(今四川理县西北大雪山外)。筑成不久,其地为生羌导吐蕃取之。其地险要,唐屡攻之,六十年不能克。剑南节度使(驻益州,今成都)王昱筑两城于其侧,顿军蓬婆岭下(岭在雪山外,杜甫诗有“次取蓬婆雪外城”句),运资粮以逼之。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九月,吐蕃大发兵救安戎城,昱众大败,死数千人,昱脱身走,粮仗军资皆弃之。昱贬栝州(今浙江丽水),再贬高要尉而死。
渤海王大武艺病卒,子钦茂立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八月,诏遣内侍段守简往册大钦茂为渤海郡王,仍嗣其父为左骁卫大将军、忽汗州都督。钦茂承诏赦其境内,遣使随守简入唐贡献。
始册蒙舍·皮逻閤为云南王,赐名归义
归义之先,本乌蛮之别种,又称哀牢蛮,居地在当时姚州之西(今云南巍山彝回自治县)。蛮谓王为“诏”,姚西原有六诏,即蒙舍、蒙越,越析、浪穹、样备、越淡,其中蒙舍在最南,故又独称“南诏”。六诏兵力相埒,各有君长,无共帅。相传蜀汉时为诸葛亮所征,皆臣服。唐初南诏蒙舍·细奴逻来朝,细奴逻逻盛逻盛盛逻皮,盛逻皮生皮逻閤(蒙舍父子以名之尾字相续)。至皮逻閤渐强大,而五诏微弱。皮罗閤有助唐破渳河(今洱海)蛮之功,乃赂剑南节度使王昱,求合六诏为一。昱为之奏请,朝廷许之,赐皮逻閤名归义,授特进,封越国公。稍后威服群蛮,助攻吐蕃,至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九月,册封为云南王。是为“南诏”立国之始。
作行宫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玄宗于西京,东都往来之路,作行宫千余间,而往返骊山温泉尤频。
置龙武军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十一月,析左右羽林军,另置龙武军,以左右万骑营隶之。是亦京城禁军之一。
开伊娄运河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润州(今镇江)刺史齐浣奏:“自瓜步(即瓜洲)济江迂(绕行)六十里,请自京口(即镇江)埭(音代,堵水土坝)下直济江,穿伊娄河(本在江都县南;直通大江,时巳淤塞)二十五里,即达扬子桥,立伊娄埭。”朝廷从之。按:所穿二十五里即伊娄运河,亦曰瓜洲渡,遂使南北运河相接。
敕各州立一“开元”观寺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六月一日敕“每州各以郭下定形胜观寺,改以‘开元’为额。”按:天宝元年(七四二)以后,又敕加“天宝”二字,如清都观本年改为开元观,四年后,又改为大唐开元天宝之观。
僧玄俨奉恩制度人
玄宗始即位,即禁止释教度人出家。至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忽下恩制许释教度人。其时有高僧玄俨,本姓徐,诸暨人,证圣(六九五)时出家,继游京都,后居越州法华山寺几三十年。润州刺史齐浣、越州都督景诚、采访使卢见义、泗州刺史王弼等先后迎玄俨主其事。自广陵迄于信安,历丹阳、余杭、吴兴诸郡,道俗受法者万人。凡礼佛名、经一百遍,设无遮大会十筵。
长安、万年二县给本养驿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正月制:“长安,万年两县,各与本钱一千贯,收利供驿,仍付杂驿。”玄宗时,全国驿站共一千六百三十九个,其中水驿二百六十个,陆驿一千二百九十七个,水陆相兼驿八十六个。各驿经费来自朝廷所给驿田,另加政府拨付本钱,使之放贷收息。开元时,放贷年息约百分之六十,一千贯年息约六百贯,除驿田外,可供日常开支。唯当时各地驿站贫富不均,长安、万年皆“京县”,幸得朝廷直接资助,穷边驿站则未必行。又开元以前,尚无驿使之设,由御史台乘御史出使之便,顺路校察。二十五年五月,监察御史郑审奉命检校两馆驿,犹未称“使”,然次年制给长安,万年两县驿本,当系郑审奏请所致。
渤海国求书,许之
开元二十六年(七三八)六月二十七日渤海国遣使求写《唐礼》及《三国志》、《晋书》、《三十六国春秋》,从之。
敕修《六典》成
先是开元十年(七二二)敕撰《唐六典》,盖据《周礼》天官掌建邦之“六典”(即治典、教典礼典政典刑典事典),取贞观六年所定官令,分三师(公)、三省、九寺、五监,十二卫等职司、官佐、品秩,编而注之。至开元二十六年以李林甫领衔进呈,计三十卷。此系研究唐代官制必读之书,今存。

《资治通鉴》记载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中之中开元二十六年(戊寅,公元七三八年)
春,正月,乙亥,以牛仙客为侍中。
丁丑,上迎气于浐水之东。
制边地长征兵,召募向足,自今镇兵勿复遣,在彼者纵还。
令天下州、县、里别置学。
壬辰,以李林甫领陇右节度副大使,以鄯州都督杜希望知留后。
二月,乙卯,以牛仙客兼河东节度副大使。
己未,葬贞顺皇后于敬陵。
壬戌,敕河曲六州胡坐康待宾散隶诸州者,听还故土,于盐、夏之间,置宥州以处之。
三月,吐蕃寇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击破之。鄯州都督、知陇右留后杜希望攻吐蕃新城,拔之,以其地为威戎军,置兵一千戍之。
夏,五月,乙酉,李林甫兼河西节度使。
丙申,以崔希逸为河南尹。希逸自念失信于吐蕃,内怀愧恨,未几而卒。
太子瑛既死,李林甫数劝上立寿王瑁。上以忠王玙年长,且仁孝恭谨,又好学,意欲立之,犹豫岁馀不决。自念春秋浸高,三子同日诛死,继嗣未定,常忽忽不乐,寝膳为之减。高力士乘间请其故,上曰:“汝,我家老奴,岂不能揣我意!”力士曰:“得非以郎君未定邪?”上曰:“然。”对曰:“大家何必如此虚劳圣心,但推长而立,谁敢复争!”上曰:“汝言是也!汝言是也!”由是遂定。六月,庚子,立玙为太子。
辛丑,以岐州刺史萧炅为河西节度使总留后事,鄯州都督杜希望为陇右节度使,太仆卿王昱为剑南节度使,分道经略吐蕃,仍毁所立赤岭碑。
突骑施可汗功禄,素廉俭,每攻战所得,辄与诸部分之,不留私蓄,由是众乐为用。既尚唐公主,又潜通突厥及吐蕃,突厥、吐蕃各以女妻之。苏禄以三国女为可敦,又立数子为叶护,用度浸广,由是攻战所得,不复更分。晚年病风,一手挛缩,诸部离心。酋长莫贺达干、都摩度两部最强,其部落又分为黄姓、黑姓,互相乖阻,于是莫贺达干勒兵夜袭苏禄,杀之。都摩度初与莫贺达干连谋,既而复与之异,立苏禄之子骨啜为吐火仙可汗,以收其馀众,与莫贺达干相攻。莫贺达干遣使告碛西节度使盖嘉运,上命嘉运招集突骑施、拔汗那以西诸国;吐火仙与都摩度据碎叶城,黑姓可汗尔微特勒据怛逻斯城,相与连兵以拒唐。
太子将受册命,仪注有中严、外办及绛纱袍,太子嫌与至尊同称,表请易之。左丞相裴耀卿奏停中严,改外办曰外备,改绛纱袍为朱明服。秋,七月,己巳,上御宣政殿,册太子。故事,太子乘辂至殿门。至是,太子不就辂,自其宫步入。是日,赦天下。己卯,册忠王妃韦氏为太子妃。
杜希望将鄯州之众夺吐蕃河桥,筑盐泉城于河左,吐蕃发兵三万逆战,希望众少,不敌,将卒皆惧。左威卫郎将王忠嗣帅所部先犯其陈,所向辟易,杀数百人,虏陈乱。希望纵兵乘之,虏遂大败。置镇西军于盐泉。忠嗣以功迁左金吾将军。
八月,辛巳,勃海王武艺卒,子钦茂立。
九月,丙申朔,日有食之。
初,仪凤中,吐蕃陷安戎城而据之,其地险要,唐屡攻之,不克。剑南节度使王昱筑两城于其侧,顿军蒲婆岭下,运资粮以逼之。吐蕃大发兵救安戎城,昱众大败,死者数千人。昱脱身走,粮仗军资皆弃之。贬昱括州刺史,再贬高要尉而死。
戊午,册南诏蒙归义为云南王。
归义之先本哀牢夷,地居姚州之西,东南接交趾,西北接吐蕃。蛮语谓王曰诏,先有六诏:曰蒙舍,曰蒙越,曰越析,曰浪穹,曰样备,曰越澹,兵力相埒,莫能相壹;历代因之以分其势。蒙舍最在南,故谓之南诏。高宗时,蒙舍细奴逻初入朝。细奴逻生逻盛,逻盛生盛逻皮,盛逻皮生皮逻阁。皮逻阁浸强大,而五诏微弱;会有破渳河蛮之功,乃赂王昱,求合六诏为一。昱为之奏请,朝迁许之,仍赐名归义。于是以兵威胁服群蛮,不从者灭之,遂击破吐蕃,徙居大和城;其后卒为边患。
冬,十月,戊寅,上幸骊山温泉,壬辰,上还宫。
是岁,于西京、东都往来之路,作行宫千馀间。
分左右羽林置龙武军,以万骑营隶焉。润州刺史齐澣奏:“旧自瓜步济江,迂六十里。请自京口埭下直济江,穿伊娄河二十五里即达扬子县,立伊娄埭。”从之。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