龄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龄官,清代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家买来的十二个唱戏的女孩之一,戏活极好,长相、气质很像林黛玉,素与贾蔷相好。

人物简介

龄官,清代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
绘画版的龄官

绘画版的龄官

贾家买来唱戏扮小旦的。“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戏又唱得极好。”元妃省亲时,她的演技得到了贾元春的称赞。她和贾蔷相好。一日,宝玉见她用金簪在地上一连写了几十个“蔷”字,把宝玉都看痴了。贾蔷为了使她高兴,特花了一两八钱银子买了个名为玉顶儿,会衔旗串戏的小鸟来,龄官见了说∶“你们家把好好儿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贾蔷听后,赌神起誓说自己没想到这上头,随即将雀儿放了生。

龄官的故事

全书中,龄官的出场共有五出戏。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龄官应是姑苏人士。因元妃省亲,贾府派贾蔷去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回来学戏,贾蔷去了姑苏,挑女孩子,龄官是其中之一。龄官因而到贾府中,住在梨香院学戏,学的是小旦。这是第一年春天的事情,大约在四、五月之间。
第十八回 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龄官为元妃唱戏

龄官为元妃唱戏

第二次出场,是为元春省亲唱戏,元妃很喜欢她,叫太监赏了她,“龄官最好,再作两出”,贾蔷要她做《游园》、《惊梦》二出,她因不是本角的戏,不肯做,定要做《相约》、《相骂》。贾蔷扭不过她,只好依了她,贾妃看了,“甚喜”,说“不可为难这女孩子,好生教习”,又赏她东西。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薛宝钗生日,在贾府院中搭戏台看戏,有一个十一岁小旦和九岁的小丑演得不错,贾母要看二人。进去后,王熙凤说那小旦“扮上活像一个人”,宝钗、宝玉都看出像黛玉,却一个不肯说,一个不敢说,史大姑娘口快,说“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此外和后面描写的对应,后面“画蔷”一回详写了龄官的长相,说她是“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两厢一对照,便知这个长的像林妹妹的小旦就是龄官无疑。
第三十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第三十回才是龄官的重头戏,五月初四那天,第二天就是端午,学戏的女孩子放了假来大观园里玩耍,宝玉看见一个女孩子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在地上痴画“蔷”字,被骤雨淋湿尚不知觉,把局外人宝玉都看痴了。
龄官写的“蔷”字

龄官写的“蔷”字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 梦兆 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宝玉突然想要听梨香院小旦龄官的《牡丹亭》,当他在龄官身边坐下,龄官立即抬身躲避,又说嗓子哑了不肯唱。后贾蔷买来雀儿,相替龄官解闷,哪知龄官感怀身世,说贾蔷拿雀儿打趣她,又指责贾蔷不关心他,把贾蔷弄得左右不是,又是起誓,又是放雀,又是要去给她请大夫,龄官却又说“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请来了我也不瞧。”
简单的几个情节,为我们刻画出一个别样的女孩儿。

人物命运

龄官第一次亮相,就展现出倔犟的个性。哪怕是贵妃、哪怕是领班,她也不给面子。原因是不串行当。可见她对职业存着一种敬畏之心,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
北影版《红楼梦》龄官

北影版《红楼梦》龄官

一个夏日,赤日当空,树荫合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贾宝玉刚走到蔷薇花架下,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下抠土。
贾宝玉留神细看,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不忍弃她而去。 这个女孩子用金簪向土上画字。贾宝玉就用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地看了去,又在手心里用指头写,原来是个蔷薇花的“蔷”字。
贾宝玉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大心事,才这样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忽然,一阵凉风吹过,唰唰地落下一阵雨来。贾宝玉看那女子头上滴下水来,纱衣裳登时湿了,禁不住喊了起来:“不用写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湿了。”
我们看到,龄官对贾蔷的爱,已到了无法排遣的程度。
过了几天,贾宝玉听人议论,梨香院的龄官戏唱得漂亮,于是来找龄官。贾宝玉来到梨香院,只见龄官独自倒在枕上,见他进来,纹风不动。贾宝玉在她身旁坐下,央她起来唱《袅晴丝》。龄官见他坐下,忙抬身起来,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言外之意,你算老几?
贾宝玉再一细看,原来就是那日蔷薇花下划“蔷”字那一个。
贾宝玉从来未经过这番被人弃厌,只得出来了。
另一个伶人宝官对贾宝玉说道:“只略等一等,蔷二爷来了叫他唱,是必唱的。”
一会儿,贾蔷从外头回来了,手里提着个雀儿笼子,上面扎着个小戏台,里面装一个会衔旗串戏的雀儿。贾蔷看贾宝玉来了,少不得客气,告诉贾宝玉,这个雀儿,是花一两八钱银子买的。
贾蔷进去,对龄官笑道:“买了雀儿你顽, 省得天天闷闷的无个开心。”说着,便拿些谷子哄得那个雀儿在戏台上乱串,衔鬼脸旗帜。
龄官冷笑了两声,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 还问我好不好。”
龄官对这个玩艺的敏感,出乎贾蔷意料,也出乎所有人意料,透出她对自己伶人地位的不甘。
贾蔷听了,连忙赌身立誓道:“ 罢,罢,放了生,免免你的灾病。”说着,将雀儿放了,将笼子拆了。一两八钱银子,打了水漂。
龄官还在感叹,又说:“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偏生我这没人管没人理的,又偏病。”
央视版《红楼梦》龄官

央视版《红楼梦》龄官

贾蔷忙要去大夫。
龄官又叫:“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子去请了来,我也不看的。”
骂过之后,露出爱来。
贾蔷与龄官,互相爱恋着、关心着,他们的生活,有情感的滋润,显得如此有韵味。
贾宝玉见了这般景况,不觉痴了。
贾宝玉回到怡红院就对袭人说,“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各人得各人的眼泪”。

形象赏析

优伶,大观园里是社会地位最低下,(按赵姨娘的话说就是,连贾府里三等奴才也比她们高贵些)同时又是受封建礼教思想束缚最少的一群,她们不仅在舞台上留下了动人身姿,还在大观园里演绎了一出出活剧,这其中龄官当是最为光彩夺目的一个。
这又是个长得很象林妹妹的女子,在宝玉眼中,她“眉蹙春山,眼颦秋波,面白而腰纤,袅袅婷婷,大有黛玉之态。”(尽管林黛玉自己并不崐愿认可这一事实),从她三十六回中的自述我们可以得知她总爱害病,而且还咳嗽出两口血来,可见连“病”都和林妹妹病得一样,然而这样的一个弱女子,在贾妃对她大加奖赏之际,非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执意不从领班贾蔷的命令,定要做《相约》、《相骂》两出本角戏,且不论“相约”“相骂”出自《钗钏记》,描写丫环跟老夫人绊嘴,单论她在皇妃面前毫无奴颜婢膝,就足以令一班须眉浊物相形见绌了。她的这种风姿傲骨,恰是林黛玉愤叱北静王为臭男人,断然拒绝“圣上所赠藿苓香念珠”的翻版。事实上她还有着不下黛玉的一片痴情,所不同的是,她的痴情不是诉诸葬花的凄婉,而是诉诸画蔷的执拗。
第三十回中龄官独自一人在大观园里的蔷薇花架下一边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上抠土,一面悄悄地流泪,以至于宝玉以为她是“东施效颦”,学黛玉葬花,其实那是她面对满架蔷薇,触景生情,在地上一遍一遍的地画着“蔷”字,画了几十个已是痴了一般,以至被雨淋湿了都恍然不觉,哪里知道隔着药栏偷看的宝玉竟也呆呆地看痴了一般,这种痴及,一如宝玉听了黛玉的《葬花吟》“恸倒在山坡上”一般,一般的痴情,两种表达方式,对痴公子在情感选择上的点化都是一般的重要,尤其影响他在“木石前缘”和“金玉良缘”间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龄官不过是一个唱戏的戏子,“就如同贾府里给人逗乐的猫儿狗儿一样,”但她却不满于这种处境,而且还对公子哥儿贾蔷倾心相爱,旁若无人的暴露一片痴心,请看第三十六回中,龄官面对
龄官感怀身世(出自87版《红楼梦》)

龄官感怀身世(出自87版《红楼梦》)

“凤凰”一般的宝玉的陪笑央求,冷淡应之,令宝玉只能讪讪地退出,可对面对贾蔷,她的反应便不同了。贾蔷为了讨好她而买了会衔鬼脸儿和戏旗的雀儿,把别的女孩儿都逗笑了,唯独龄官讥道:“你们家把好好儿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笼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好不好"?”不光言词犀利,而且直接诅咒大观园为牢笼,谴责贾府花钱买戏子为贵族享乐,而不顾拆散众多贫贱家庭的不义之举,而逼着贾蔷拆烂雀笼,放飞雀儿分明是寄托了向往自由之身的理想呀!只在当贾蔷依言行事后,她才对他和颜悦色起来。而当贾蔷为了她的吐血症而要去请大夫时,她叫道:“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底下,你赌气去请了来,我也不瞧。”明明是一番似水柔情、体贴之心,却偏以冷淡的方式来表达,而且大类林妹妹之于宝玉。宝玉见了这般光景,猛然领悟画“蔷”的深意,又“不觉痴了”,这回与上回又大不相同,这回宝玉刚刚对袭人说过:“再能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静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在此之前,宝玉如林妹妹所言:“在妹妹跟前心里只有妹妹,但见了姐姐,眼里又只有姐姐了。”,甚至希望得到大观园里所有女子的眼泪。然而此时,在目睹了龄官的一片冰心,这多情公子从此幡然醒悟,说出了“从今后,只好各人得各人的眼泪罢了!”开始认真思索“将来葬我洒泪者为谁?”正应了这一回的回目“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绛珠的还泪还出了一世缠绵的情结,而一生一世的眼泪又逐步净化着顽石的灵魂,使顽石渐渐摆脱如泥的习性,在这以泪洗石的过程中,不能抹煞龄官画蔷时清亮的一滴。多情而痴情的龄官是以自身之痴点化了作为“局外人”的宝玉,是一个从情痴角度和黛玉相一致的形象副本。

结局猜测

龄官这样一个孤傲多情、倔强敏感的女子最后结局怎样,书中没有明说。据推断,有以下两种可能性:
其一:贾府遣发优伶,十二人中有不愿离去的,其中没有龄官,或许是愿去几人之一。龄官虽深爱贾蔷,但聪明的她明白,悬殊的身份和地位差别,这场爱情的结局只能是一个悲剧,所以她选择离开,就像贾蔷放飞的那只鸟,飞向自由的天空,回到亲人的身边。这一点,应该和作者所推崇与宣扬的个性解放和思想自由是一脉相通的。
其二:龄官在三十六回之后再没出现。后来藕官烧纸祭菂官里又说,药官是小旦,死了后补蕊官,那原来的小旦龄官哪去了呢?当然,一个戏班子可能会有两个乃至更多小旦,但梨香院的戏班子应该不会有这么多,蕊官是菂官死后补上的,若有两个小旦,就不必急着补。另外,留下的八个女孩子分别是正旦、小旦小生、大花面、小花面、老奸、老旦七种,再加一个种类未言的文官,基本无一个种类两个女孩子的现象,而且昆曲行当繁多,十二个女孩一个担一种类还不齐全,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小旦。补蕊官当在遣散之前,说明遣散之前,龄官就消失了。前面说龄官身体单弱,大有林风,又有吐血之症,由此推断,可以上一年就病死了,死后蕊官补上。
其三:根据刘心武先生的考证,龄官很有可能离去并嫁给了贾蔷。而贾蔷最后也脱离了贾府,自力更生,从而贾府抄家时,没有牵连到他们。在后来,王熙凤狱神庙时,他们还去看望王熙凤。

龄官的作用

《红楼梦》是一部字字皆学问,句句是文章的文学名篇。龄官,这样一个小人物,在全书中戏分不多,却在极其重要的场合出现:元妃省亲时单独受赏;五次出面(见前),两现回目(一是《龄官划蔷痴及局外》,一是《识分定情悟梨花院》),由此可见,她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人物。
映衬黛玉
可以说,没有龄官,黛玉的形象是不完整的。曹公在黛玉身上倾住了大量心血,从不同角度来衬托他。黛玉以其独立完整的人格精神和自由平等的思想境界而成为了一个旗帜性的人物,她心地纯净,理想高洁,情感率真,行为果决,有着“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执着,也有着“孤高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的情怀。晴雯有着黛玉相近的性情,她有着气愤着恼时“撕作千金一笑”的潇洒,也有着被人怀疑时提着箱底“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的爽朗,还有着不平时“宁可冲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的”率真,其“林风”来自黛玉的“真”;龄官有着黛玉的气质,她有着主子面前毫不妥协的倔强,有着烦躁时以雀自喻自怜的敏感,更有着孤独时“蔷薇花下画蔷”的痴情,其“黛影”来自于黛玉的“痴”。
改变宝玉人生观
宝玉到梨香院找龄官听戏受到龄官冷遇后,宝玉改变了原先的人生观。宝玉过去一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眼泪都是为他而流,所有的女孩子都在爱着他。通过这次事件,他识识到,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份。人之一生,能真正得到二个人的眼泪,就应满足了。他这种想法,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显得一般,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突变和大转折,他“大彻大悟”地对林黛玉袭人说:“我昨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怪道老爷说我是‘管窥蠡测。’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了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虽然从此宝玉并未完全断绝与其他女孩子来往,但明显增强了对黛玉的爱恋。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