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岳泰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黄岳泰,香港金牌摄影师,最资深的摄影指导,生长于一个电影世家,自小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曾经9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奖项,也是第一个三连冠的金像奖得主。在第27、28、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又创造了第二个三连冠。几乎创造了香港金像奖历史上不可逾越的一个纪录。

人物简介

黄岳泰生长于一个电影世家,自小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他的 父亲黄捷是五、六十年代香港著名的电影摄影师,曾拍过《如来神掌》、《黄飞鸿》等电影。黄岳泰本身也是香港卓越摄影指导之一,首部摄影作品于1976年初登影坛,至今已完成电影长片超过110部。

人物生平

黄岳泰17岁入行,20岁独立掌镜,至今已完成电影拍摄超过120部,期间与吴宇森林岭东洪金宝成龙、袁和平、许鞍华、徐克、陈德森陈可辛等多位知名导演合作过。
黄岳泰是香港电影摄影师协会主席,获得最多金像奖最佳摄影提名和奖项的人(9届金像奖最佳摄影),也是第一个三连冠的金像奖得主。他是香港著名摄影师敖志君(《色情男女》中扮演摄影师顶爷)的师傅,还是摄影师出身的导演刘伟强以及马楚成的师公。金像奖主席文隽讲过,“香港现在一半以上的摄影师都是黄岳泰的徒子徒孙”,黄岳泰在业内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参演电影

上映时间 剧名 导演 合作演员
2010 财神到 ---- ----
2003 恋之风景 ---- ----
2003 六楼后座 ---- ----
2003 无间道2 ---- ----
2002 魂魄唔齐 ---- ----
2001 野兽之瞳 ---- ----
1998 野兽刑警 ---- ----
1996 色情男女 ---- ----

摄像作品

新版倩女幽魂(20
黄岳泰在《画皮》片场 黄岳泰在《画皮》片场
10)
东风雨(2010)
财神到(2010)
十月围城(2009)
投名状/刺马(2007)
致命紫罗兰/紫光任务/紫外线/紫光元素(2006)
诡丝(2006)
自娱自乐(2004)
恋之风景(2003)
六楼后座(2003)
飞龙再生/免死金牌(2003)
双瞳(2002)
幽灵人间(2001)
公元2000(2000)
紫雨风暴(1999)
特警新人类(1999)
不夜城(1998)
玻璃之城(1998)
迎头痛击/KO雷霆一击(1998)
杀手之王(1998)
宋家皇朝/宋氏三姐妹/宋家王朝(1997)
浪漫风暴/你是我的英雄(1996)
冲锋队怒火街头/怒火街头(1996)
摄氏32度(1996)
嫲嫲帆帆/麻麻帆帆(1995)
大冒险家/挑战者(1995)
狂野生死恋(1995)
都市情缘(1994)
等着你回来(1994)
情色地图(1994)
独立时代/恋爱时代(1994)
天长地久(1993)
诱僧(1993)
黑豹天下(1993)
少年黄飞鸿之铁马骝/铁猴子/铁马骝斗黄麒英(1993)
重案组(1993)
战神传说(1993)
双龙会(1992)
新龙门客栈(1992)
西藏小子(1992)
飞鹰计划(1991)
黄飞鸿/黄飞鸿之壮志凌云(1991)
驳脚差佬(1991)
倩女幽魂2-人间道(1990)
奇迹(1989)
金燕子(1988)
凶猫(1987)
飞鹰计划 2:龙兄虎弟(1987)
凌晨晚餐/吸血狂魔 (1987)
霹雳大喇叭(1986)
东方秃鹰 (1986)
僵尸家族(1986)
富贵列车(1986)
歌舞升平(1985)
龙的心(1985)
五福星系列Ⅱ:福星高照(1985)
五福星系列Ⅲ:夏日福星(1985)
快餐车(1984)
阴阳错(1983)
最佳拍档II:大显神通(1983)
风水二十年(1983)
杀入爱情街(1982)
打擂台(1982)
最佳拍档Ⅰ/光头神探贼状元(1982)
夜惊魂(1982)
边缘人(1981)
再生人 (1981)
破戒大师 (1980)
茅山僵尸拳(1979)
中华丈夫(1979)
疯猴(1979)
烂头何(1979)
螳螂(1978)
少林三十六房/少林36房(1978)
香港奇案之五:奸魔 (1977)
老爷车纵火谋杀案/香港奇案三:法网难逃(1977)

作为艺术指导的电影作品

皇家师姐Ⅲ雌雄大盗(1988)

人物风格

黄岳泰没有读过高中,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还有一些阅读障碍,主要是因为他看到的所有文字几乎都在脑海里转变成了图像,有时候,短短几十个字他会看上大半天。然而,每一场戏,他都会牢牢记住演员的全部对白,根据演员的对白节奏和心理节奏,运动摄影机的运动方式复杂而又细腻。
黄岳泰镜头使用以演员的表演为准绳,为了画面的生动以及能够及时捕捉到演员精准的反应镜头,他并不把画面的质数放在第一位,大量使用变焦镜头。除了《投名状》中固定镜头的使用,在黄岳泰的其他作品中,很少摆定机位拍摄,他大量使用运动镜头,被同行成为最疯狂的运动镜头使用者。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习惯把机器放在一个小摇臂上,演员万一走位不准确,可以通过移动镜头给补过。
值得一提的是,在演员情绪在巅峰状态时,黄岳泰反而会采用节制的镜头处理方式,如《画皮》中小唯诱惑王生被蜥蜴精打断后,小唯与蜥蜴精发生激烈的争吵,这时黄岳泰采用了固定镜头和全景的构图,也未作分切镜头处理,使得这场戏的情绪饱满、连贯,也从另一方面验证了黄岳泰对演员表演的重视程度。
黄岳泰对人物命运和情感的准确理解,使他的色彩的明喻语言有了非常强烈的支撑,在影片《画皮》中,甄子丹扮演的庞将军力战沙匪,黄岳泰把他的肤色调成暖调,沙匪的色彩全部调成冷色调,这种强烈对比色调的使用非常大胆,黄岳泰是想通过这种强烈的色彩语言表达他对庞将军心理状态的理解,庞将军与沙匪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暖色调也使得庞将军有了一种英雄主义的色彩。在庞将军击退沙匪之后,随之而来的庞家军和庞将军的色调又立刻变为统一。这种不具一格的表现手法使视觉语言非常新鲜。
张艺谋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中也使用了色彩明喻,他更强调了象征意义的传达,影片的结尾处,最后在方圆桌,绚丽的颜色慢慢褪成黑白色,只保留中间一朵菊花颜色。暗喻所有浮华的、缤纷的东西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菊花在影片中的情感所指通过色彩的对比予以充分强调。
黄岳泰并没有让色彩跳脱出来,影响叙事,他把自己对人物的感受通过色彩和光线做了非常细腻地表达,在影片《投名状》中,黄岳泰用了大量的“黄昏光”来表现兄弟三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受,并在夕阳中那个加入红色,隐藏而不凸显的色彩暗喻语言的使用相当内敛而纯熟。
黄岳泰用自己的全部身心体会剧情和人物命运,用独具魅力的影像视角协助导演讲述故事,力求影像新鲜感,却不强调独特的风格和形式,用一种非常职业的态度求得艺术和商业之间的平衡点,拍戏的过程中,他会带着一个录音笔,因为他经常在梦里拍戏,那些梦里斑斓的充满想象力的影像,他会记录在录音笔里,成为这部或下部戏的灵感,他的刻苦和努力还体现在,当他进入摄影师这一行的时候,对自己提出要求,见到所有的场景和人物,都要立刻想出三种完全不同的光线和镜头去表现,这是一个为影像而生的人,也是一个为故事而生的人。

摄影风格

没风格的摄影风格“电影摄影并不一定要漂亮,最主要是能配合剧情,并加强剧情的张力,让你看得很舒服,你会完全感觉不到里面有什么摄影风格。让你看出很刻意的摄影风格就已经是失败了。”
为了《画皮》黄岳泰推掉了很多大片,“《画皮》有种凄美浪漫的感觉,加上魔幻色彩,所以在摄影上会给我很大的发挥空间,如果有选择的话,我尽量会选择我没有碰过的影片类型。比如魔幻影片和时装动作片相比较,时装动作片空间就没这么大。”黄岳泰说。
粉色调的水墨画如何用镜头展现出影片魔幻的色彩,无疑是黄岳泰要解决的首要问题。黄岳泰表示,这部戏与之前他所拍的一些魔幻片都不同,他希望能拍出故事里的凄美而浪漫的爱情,所以他放弃了以往那种对比性很大的灯光,也减少了很多吓人的镜头。因此在实际的操作中,他镜头的移动比较多,构图也会比较特别,建构一个没有水平的世界:“镜头都是歪歪斜斜的,一种没有平衡状态的魔幻世界。”黄岳泰笑着说。
此外,黄岳泰还用了很多创新的手法,“这个戏围绕着三个女生两个男生。我采用比较柔和的灯光去处理,效果出来是滑滑亮亮的,好像水墨画的感觉,另外我还加入了比较柔和的粉色调。”黄岳泰说,“《投名状》用的是比较硬朗的手法,要重现那种活在战争中人生活得多痛苦。而《画皮》的灯光则很柔和。”黄岳泰以周迅为例,“她平时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但是有时一瞬间会表现得很妖媚,在这个戏处理上,人跟妖的感觉,就是根据剧情去摸索的。在别人怀疑她是不是妖的时候,就要寻找构图来衬托出她亦真亦假的气氛。”
黄岳泰在《画皮》中,颠覆了以往鬼片、恐怖片常用的类型影像,用精致的油画质感,金色暖调强调凄美、浪漫的爱情,摒弃为了营造恐怖气氛而大量使用的黑红色调和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恐怖影像。这种创新,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使得国产电影的2亿票房俱乐部中,增加了“东方新魔幻”这一全新类型。
七盏大灯照成白昼由于《画皮》有70%的戏是夜戏,灯光的要求非常苛刻。一场戏最多用过7个大吊灯,把整座城照成了白昼。黄岳泰也很赞叹:我拍那么多大场面的戏都没有用过七个机器这么多。还有夜里屋顶的戏,一个房顶一个房顶地跟拍,对灯光涉及范围的要求相当高,有好几公里,我是第一次用那么多机器来打光,这次用灯的数量也创了我的纪录。
在影片《投名状》中,为了突出人物,突出细节,突出情绪,黄岳泰使用了大量的特写,经常围着一两百人拍特写,用八台机器捕捉这些丰富的细节,不仅使得大场面的呈现更加生动,而且使视听语言更加富有节奏。
对于生动的细节,黄岳泰也会反其道行之,用拍摄大场面的力气去拍摄。影片《画皮》中对小唯命运的最终结局,变成狐狸的展示,用了一个从十米的高空摇下的镜头体现。狐狸作为摄制组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本可以用固定镜头体现,这样可以避免镜头落下而动物已经跑出焦点之外的麻烦,而黄岳泰大费周章地调用摇臂,并且给狐狸找了一个高台落脚点,防止其拍摄过程中溜走。
相对比《画皮》,《投名状》在影像上的颠覆性更加彻底,无论是从商业电影资方、发行方的角度,还是从整个华语动作电影影像风格的角度考量,黄岳泰都走得更远。他抛弃了传统香港电影动作影像的飘逸、华丽的风格,用粗颗粒的古铜色调挑战观众心目中的“商业大片”影像范式。
作为一名成长在香港商业体制下的杰出摄影师,黄岳泰在与内地深入合作拍摄《投名状》和《画皮》的过程中,大胆颠覆内地既有的大片影像范式和类型范式,不要强调个人风格,不把画面质数和统一的风格放在第一位,所有的画面构成要素要与演员和故事的心理情绪线索高度契合。

影像价值观

影像博弈:商业与艺术的化学反应

电影导演郑洞天对《投名状》的评价是:“一个好几亿的片子居然还敢拍得灰头土脸,真是有气魄,一般来说,文艺片导演,真实感是不愿意舍掉的,但是对于商业大片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因为观众要看视觉奇观,不太管你真是不真实。”他以当年徐克导演的《七剑》为例,“当年,人们看七剑的时候,一开始也是热血沸腾去看,看完了口碑不好,所以他首周一过,票房下滑的很快。有个笑话,就是观众走出电影院后,都掸身上的土,因为电影里灰太大,太灰头土脸了。”这正如黄岳泰在《投名状》中面临的影像困局,从艺术创作的角度上看,古铜色,颗粒感,随着人物命运渐变的色彩结构,无限贴近陈可辛导演要求的真实美学。从一个影像作者的角度而言,这种在否定基础上的创新,也获得了业界专家的认可,金像奖最佳摄影奖就是证明。

风格迷局:团队与个人的创意书写

黄岳泰是一个非常职业的摄影师, 1976年至今已完成电影长片超过120部,32年的从影经历,近20个大大小小的摄影奖项,但是在这些影像的背后,黄岳泰的个人风格却犹如雾里看花。黄岳泰说,“这么多年我都不主张摄影师有太强的个人风格。风格一定要、一定会从影片本身走出来,不同的组合,演员、美术、摄影、导演,会出来不同的风格。” 黄岳泰坚持一部电影影像风格的确立,摄影师并不是第一主角。“我不是这部电影最早埋位的人,没有一个摄影师是最早埋位的人。我肯定是要拍一部导演的电影,而不是我的电影。确定影像风格第一位的是,我了解剧情有多少,第二位是,我了解导演的思维有多少,他的价值观是怎样的,同一个剧本不同的导演会拍出不同的感觉。”黄岳泰不喜欢被贴上某种风格的摄影标签,尽管他在多部影片中塑造过非常多美丽的角色和优美的画面,但他认为电影摄影并不一定要漂亮,最主要是能配合剧情,加强剧情的张力,甚至完全感觉不到里面有什么摄影风格。这对目前国内一些凌驾于故事之上,分散故事的焦点,刻意卖弄技巧的影像作者,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色调线索:主观色彩的隐喻和明喻

黄岳泰在《投名状》拍摄过程中,创造性的运用渐变强化式的色彩色表达创作者和剧中人的主观心理和内心情感,把色彩色调当作剧中的重要角色加以主观化处理,并形成了独特的视觉节奏,如同影片《香水》中,以纯粹的冷色调开始,随着格雷诺耶发现越来越多的气味,色调变得温暖明亮。遗憾的是,影片由初剪完成的150分钟剪到了105分钟,导致这种完整的渐变色调无法继续。黄岳泰只能选择在角色命运转折点色调发生较大的转变,他选择了三兄弟首次进城看京剧的画面作为色彩的切入点,因为从物质色彩上来说,京剧的颜色本身就比较跳脱,观众易于接受这种视觉上的变化,另一方面,京剧红色和金色色彩的加入,也象征着欲望和金钱对三兄弟的诱惑和考验。
黄岳泰并不强调色调线索的统一性,他期待与张艺谋的合作,但是对张艺谋担任摄影师的作品《黄土地》中统一的黄色泥土色调,并不喜欢,他更喜欢让色调跟随演员的情绪变化而变化。

获奖情况

黄岳泰荣获摄影奖项共19次之多,更凭电影《宋家王朝》、《不夜城》及《紫雨风暴》,先后6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指导奖,而《紫雨风暴》更于1999年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摄影奖。凭借《画皮》得到香港金像奖最佳摄影。他亦曾与多位名导演合作,包括:吴宇森林岭东洪金宝成龙、袁和平、许鞍华罗卓瑶及徐克等。另外,亦曾参予多部国际电影制作:中国的《刮砂》、美国的Knock Off、Double Vision及Highbinders、日本的《不夜城》等。黄岳泰亦曾自编自导两部电影,分别是1979年的《发围》及1987年的《皇家师姐之雌雄大盗》。2003年,他为黎妙雪执导的《恋之风景》负责摄影师部份并首次担当监制一职,该片为2003年威尼斯影展参赛作品之一。无论传记片(《宋家皇朝》)、动作片(《紫雨风暴》)、恐怖片(《幽灵人间》)、爱情片(《恋之风景》)、史诗片(《投名状》)而至港日合拍(《不夜城》),皆反映出他深厚的功力及对不同题材的娴熟驾驭,而他所强调的“最佳摄影就是没有风格”的创作理念,实质上亦是港片辉煌时期类型题材多元化的象征及延续,金像奖九度将荣誉嘉奖予他,亦可作为对港片精神的支持与鼓励。

获奖记录

黄岳泰
2010 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十月围城(获奖)
2010 第10届中国长春电影节 最佳摄影 十月围城 (获奖)
2009 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画皮(获奖)
2008 第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投名状(获奖)
2004 第9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 最佳摄影恋之风景(获奖)
2004 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恋之风景(获奖)
2002 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幽灵人间(获奖)
2000 第1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紫雨风暴(获奖)
1999 第3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 最佳摄影紫雨风暴(获奖)
1999 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不夜城(获奖)
1998 第1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宋家皇朝(获奖)
1983 第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摄影夜惊魂(获奖)

人物评价

入行三十多年来,一共拍了一百二十二部电影,走过二十多个 国家,现在驻足最久的还是祖国大陆。他甚至把哥伦比亚的科幻故事片《第五元素》选在了上海拍摄,一呆就是好几个月。他说中国常常被称为“神秘的东方”,所以很多科幻片都选在这里来做也不足为奇。
黄岳泰的敬业、吃苦是电影圈里出了名的。拍电影《宋家三姐妹》时,他瘦了二十五磅,最后这部片子获奖无数,他也觉得欣慰。对于这次去宁夏拍片,他说撒哈拉沙漠没水的地方都去过了,这里也就不觉得苦了。
他从不拒绝新的电影种类,功夫片、文艺片、恐怖片、科幻片、喜剧片都拍过。《新龙门客栈》、《黄飞鸿》系列、《恋之风景》、《游园惊梦》、《双瞳》……一部又一部片子成功后,他面临的挑战还是如何突破自己。“每次看完剧本后,想到怎样用画面展现,就是最大的挑战。”
黄岳泰敏锐而又熟练地在色彩的修辞语言中游走,大胆而又审慎地使用色彩的明喻意义,他把自己对色彩敏感、丰富而又独到的理解,通过强烈的坚持和适当的妥协最终呈现给观众,尽管很多时候,他对观众能否读解出色彩背后的情感和象征意义并不持有乐观的态度。黄岳泰说:我不知道观众能否全部理解,但是,摄影师必须找到自己对色彩表达的语言。

再谢爱妻

获得最佳摄影的是黄岳泰,他感叹《十月围城》是香港摄影机第一次“四代同堂”。曾多次夺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任香港专业摄影师学会会长的黄岳泰,与曾任职嘉禾制片的妻子罗秀慧结婚七年,一直以恩爱夫妻姿态出现,但2006年他难耐七年之痒背妻偷食,被港媒拍得与火辣靓女街头“舌战”,继而到酒店开房,伤尽老婆心。不过之后泰哥向妻子道歉已经得到妻子的原谅。如今算是度过危机。
再得金像奖,黄岳泰不忘再次感谢妻子。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