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麦蒂

麦地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麦地商圈占据了惠州城市开发南拓的“桥头堡”地位,周边密布着30多个成熟的大中型生活社区,拥有数十万消费人群,是惠州商业最密集、最扎堆的地方。另有海子诗歌《麦地》。

地名河南

由来

麦地原名叫做脉地,是风水宝地的意思.
很久以前,有位风水先生来到脉地这地方寻宝地.他目测一番,再用罗盘复查过,便认定此地是"活虾"地形,是难得的风水宝地.正当他高兴的时候,忽然一掐算,算得自己的生辰八字与宝地相克,命不该得,如此的风水宝地,让它白白丢掉,实在可惜.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即要在当地村中找一个生辰八字与宝地相配的人,让他发财,然后将所得的钱财两人对半分,这样,就不至于自己劳而无功了.
次日,他来到了村里,挨家挨户为人算命,暗中找对象,结果,他找到了一个人.
这人是个穷汉,好吃懒做,家贫如洗.现一听说自己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发财,当然欢喜.便点头答应了风水先生的要求.
风水先生告诉他:从下个月初一开始,就每天清晨带着锄头到村东南方小山坡下等机会,半个月之内,会有狐狸会路过那里,到时候就穷追不舍,追到洞口,挖其穴就定能发财了.风水先生接着又提醒穷汉说:"我明日离开这里,五年后我才回来,拿我该得的一半财产,到时,你可不能赖帐呀!"穷汉连连点头答到:"一定.一定"
到了下月初一,穷汉天天都早早扛着锄头到东南方小山坡的榕树下等候,等了第十天,果真看见一条狐狸来了,于是,穷汉按风水先生教的方法,扛起锄头就追,一直追到狐狸穴前,待狐狸钻进洞内,举起锄头只管锄去,当锄入四,五尺的地方,竟锄出三箱白银,穷汉高兴的不得了,连忙扛回家中,后来.他买地经商,几年内便大发起来,成了村中的一大财主.
五年后,风水先生回来了,他见了财主,提起分财产的事,财主却不认帐.风水先生不禁暗暗叫苦.住了半个月,忽然财主说有事商量,一问,方知他年过三十确膝下无子,财主见风水先生掐算灵验,便问如何能使自己生个儿子,并许诺说,如果能使他生个儿子,到时候一定把财产分给他一半.风水先生问:"这回可是真的?"财主说:"一定""一定"
于是,风水先生便带他在外选了一块好地,用手比划着说:"在这里建房三进.这后一进,供奉列祖列宗
:下面为中进:对于头进,大门应向小溪.屋成之后,人财必然两旺!"说完,他们又议定五年后再分财产的事.
财主按风水先生要求去做,建好了房屋后,果真得了一个儿子,财主高兴的不得了.
五年过去了,风水先生又回来了,这次财主遇见他便笑脸相迎,热情款待,但又是只字不提财产的事.风水先生按耐不住,自己提了出来,财主便说:儿子是有了可惜体弱多病,还望先生再赐良方,保佑我儿子的康健,到时候我一定履行合约."
风水先生一听,知道财主又在赖帐.两个五年过去了,人生有多少个五年?不过,这次风水先生还是答应了他.
他带着财主来到小土堆上说:"男丁体弱多病,皆由此起,你可以在这里建一个小小的神灶,点灯供奉,七七四十九天,长灯不熄,保你人丁两旺.五年后我再回来."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五年后,风水先生果真又如期的回来.这时候,他看到的确是另一番景象:财主家已破败,以前的大屋大舍成了荒地:财主一家人,自点了长明灯后,死的死,亡的亡,只剩下财主一人,也已成了一个疯子.村里有个老者问这何故,风水先生冷笑着说:"这个地形是虾型,虾有水则活,它向着小溪,虾活家发,所以穷汉几年间成了财主.如今,在虾头点一盏长明灯,把虾烧死,虾死人亡,所以财主家破败.这都是他自做自受!"说完,他见四周青青的麦苗长的欣欣向荣,又叹了一声说:"脉地不灵了,可它依然是块麦地啊!"
于是,这个地方就叫做麦地.
麦地是惠州市惠城区未来南部新城的轴心,是新规划区,也是惠州新商业中心
如今麦地片区,拥有万佳、天虹、人人乐、海雅、国美、新一佳、沃尔玛等,这里商业巨头云集,是惠州商业最密集、最扎堆的地方。
投资价值是黄金地段最明显的特征,下埔-麦地片区在这方面的体现确实非常突出。这一带的迅猛发展,引起了众多业界人士的关注。这里人流集中、商业集中、服务集中,商业结构较为齐全,市民认知程度高,已初步具备了商业中心的条件,雏形已现。依托商业中心的畅旺人流,东大街与港惠新天地一道,成为该片区最新投资型物业。
麦地商圈占据了惠州城市开发南拓的“桥头堡”地位,无疑更能打开人们考量投资潜力的想象空间。
据《惠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6-2020)纲要公示》显示,政府已将惠州的城市规划向南倾斜。可以预见,在未来10至15年,向南发展战略必将引导惠州经济展翅腾飞。
总体规划将整个规划区范围界定为“都市区”,将都市区范围内集中成片的三个规划建成区(惠城、仲恺-陈江、惠阳-大亚湾)称为“中心城区”。而麦地片区已成为惠城、仲恺-陈江两个规划的重要支点,其发展机遇前所未有,享尽天时地利之便。因此,“东大街”就理所当然地成为惠州新市区“两城三轴一带”的重要支点。
麦地片区的道路规划起点高、绿化好、基础设施过硬,具有成为惠州商业中心的必备条件。随着麦地路这条重点市政景观大道的建成,这一带正在形成功能齐备、交通便利、人气日盛的大型商业聚集带。随着麦地路和三环路上众多项目建设速度的加快,“麦地商圈”正在成为惠州最耀眼的繁华商圈,更成为商业投资逐鹿财富的黄金地带。
麦地商圈周边密布着30多个成熟的大中型生活社区,拥有数十万消费人群,仅周边1公里内消费群体就近10万人,还有不少大中型生活区正在建设之中,未来人流量将大大超过惠城区其他片区。麦地商圈就拥有60万消费人群,人流量大大超过惠城区其他片区。东江明珠商业广场周边云集了近千家企业和多个高尚社区,聚集了数万高级白领和公务员,成就了整个区域较高的消费水平。项目周边中餐、西餐、日式、泰式等餐厅多达几十家。通过对商业广场周边人流量和人流密度的计算以及人口构成的分析,我们有理由相信,商业旗舰所在的完善的投资环境使投资者的投资必定得到市场的认可和回报。
长500米、路宽84米的麦地东路商业街,是惠州有名的“麦地商圈”中的东大街。作为城市化进程的产物,东大街就像是惠州的名片,是整个惠州市最繁华、最绚丽的风景线,同时也是这个城市最引人注目的集商业、文化、餐饮和娱乐于一体的新型商业中心。
这一带正在将以人人乐为中心的下埔、河南岸商业中心成功地连接起来,形成功能齐备、交通便利、人气日盛的大型商业聚集带。随着麦地路和三环路上众多项目建设速度的加快,“麦地演达商圈”正在成为惠州最耀眼的繁华商圈,更成为商业投资逐鹿财富的黄金地带。

东大街

“东大街”古已有之,如,成都“东大街”时称“首街”,《死水微澜》中说“凡是大绸缎铺、大匹头铺、大首饰铺、大皮货铺以及各字号全部在东大街”。成都的普通百姓也爱到此地开开眼界,名曰“赶东大街”。“东门住富人,西门住穷人”,成为当时界定富贵与贫穷的尺度之一。西安的商业区主要集中在解放路、东大街、南大街,而西安高档饭馆多集中在东大街。
惠州东大街的诞生,像是一个标志和旗帜,描绘出了新型城市发展的一个商业典范。从定位而言,惠州东大街是一个大型的商业和住宅的中心区,40多个高档住宅社区聚集了数十万高消费人口,集购物、餐饮、住宿、休闲、娱乐和观光旅游于一体。这类商业圈是城市商业竞争进入经济垄断、资本高度集中的综合产物,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最高级的商业形态,在国外已进入鼎盛时期。
惠州这个路段的商业长廊的起始处在花边岭广场一带,是惠州目前商业最密集的黄金地段。从花边岭广场的东、西两个方向延伸的便是麦地路和演达路,这是提起惠州商圈就不能不提的两条重要黄金商业路。今天的“麦地演达商圈”,已发展成为惠州人流最旺、最繁荣的商贸中心,汇聚了国内知名的商业龙头天虹、人人乐、百佳、万佳、联华等大型百货超市,以及女人世界、苏宁、国美、泰安居东鑫店、旺达数码城等主题专业商场。世界零售业巨头也纷纷把“麦地演达商圈”作为在惠州发展的起点,特别是在天虹商场、世贸中心相继开业,新一佳进驻“东江明珠花园”、沃尔玛签约“港惠新天地”后,更使得这一带形成了名副其实的“金三角”。这里人流集中、商业集中、服务集中,集聚起一波又一波的旺盛人气。
“麦地演达商圈”中的演达一路、三环路、南岸路、和地路及麦地路等已经形成四通八达的交通网。这里南接“城市半小时生活圈”主干道之一的惠淡大道,西南邻近南线客运站,东北接政府规划中的汽车总站,交通优势使演达路一带成为惠州的黄金地带、阳光地带。
有研究人士表示,发达国家的那些“商业巨无霸”之所以吸引人,得益于它的商品细分。而惠州东大街通过业态业种的合理配比,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各种类型的目标消费群体。
作为惠州的首家超大规模、功能齐全的商业中心,东大街不仅占据惠州第一商业旺区的核心地段,而且还打破了传统商业圈的经营模式,采用全新的国际流行购物中心业态,集餐饮、娱乐、文化、运动、休闲等服务项目为一体,它将成为目前惠州乃至粤东规模最大的住宅商业中心。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惠州东大街将创造商业财富神话,直扑惠州未来500亿的商业零售额。
惠州东大街借鉴国外成熟商圈的优秀管理模式,引进新一佳及众多主力商家,统一经营,统一管理,将对周边形成商业带动效应。而商业地产是以人流量来评测的,东江明珠“麦地东1号”商业广场在立项之初,就对地段人流量进行测算、评估,其价值潜力不可估量。对于一个商业项目而言,其所在区域的自然人流、人群的特征及消费水平是体现项目价值的要素。
惠州东大街按照21世纪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方式、生活节奏、情感世界度身定做,聚集了时装店、主题餐馆、咖啡酒吧等娱乐休闲场所,时尚精品店紧追国际时尚潮流。惠州东大街处处体现21世纪的舒适和方便,自动电梯、中央空调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它将成为中外游客领略现代生活形态的最佳去处,也是具文化品位的本地居民和外籍人士的聚会场所。
近几年,惠州的商业发展非常迅速,人人乐的开业结束了惠州没有大型商场的历史,也成为惠州商业快速发展的先声,随后沃尔玛、百佳等商场相继开业。如今,惠州东大街使得惠州商业市场风生水起。随着惠州市商业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惠州零售商场和专业市场经营在不断变革提升。
惠州东大街所掀起的新一轮的商业旋风,不仅提升了惠州的总体商业格局,也将带动整个城市生活方式与消费方式的全新升级,使惠州加快向现代新型都市迈进的步伐,更加迅速地融入珠三角大经济圈
“东大街是个新型的综合体:既古典,又新潮,既深具文化情怀,也具有商业气息。”这是很多业界研究人士对惠州东大街的评价,这番话其实也是对东大街的最精辟的概括。
近几年,惠州市政府明确以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作为扩大开放的战略举措,加大了城市建设力度并进一步完善了城市功能。据世界银行2006年最新出炉的《中国120个城市投资环境报告》,对中国城市投资环境重新排定座次。根据外资企业反馈,惠州在政府效率最高的城市排名中列第一位。而《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全国200个参评城市中,惠州综合竞争力排名第17位。惠州已经跻身中国城市竞争力前列。
美国城市经济学者惠顿说:“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市场之间属于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关系。”惠州市城市总体规划这种政府行为直接将麦地片区推向了惠州经济发展的前沿,带来的影响是重大而深远的。
与此同时,为了打造惠州“半小时城市生活圈”,拉近城区生活距离,惠州政府正倾力将惠淡大道打造成惠州的“深南大道”,沿途商机将不断涌现。以演达一路、惠淡大道为轴线,从花边岭到金山湖一带,已悄然形成一条业态完整、规模宏大、档次渐高的商业长廊。随着珠三角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以及惠州基础产业的强势升级,城市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惠州正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快速连接深、港,辐射珠三角内陆城市的立体化交通网络,使它与深圳和香港一脉相连,共同催生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发达的城市经济带。

海子诗歌

诗歌内容

吃麦子长大的
在月亮下端着大碗
碗内的月亮
和麦子
一直没有声响
和你俩不一样
在歌颂麦地时
我要歌颂月亮
月亮下
连夜种麦的父亲
身上像流动金子
月亮下
有十二只鸟
飞过麦田
有的衔起一颗麦粒
有的则迎风起舞,矢口否认
看麦子时我睡在地里
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
家乡的风
家乡的云
收聚翅膀
睡在我的双肩
麦浪——
天堂的桌子
摆在田野上
一块麦地
收割季节
麦浪和月光
洗着快镰刀
月亮知道我
有时比泥土还要累
而羞涩的情人
眼前晃动着
麦秸
我们是麦地的心上人
收麦这天我和仇人
握手言和
我们一起干完活
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
此刻我们心满意足地接受
妻子们兴奋地
不停用白围裙
擦手
这时正当月光普照大地。
我们各自领着
尼罗河,巴比伦或黄河
的孩子 在河流两岸
在群蜂飞舞的岛屿或平原
洗了手
准备吃饭
就让我这样把你们包括进来吧
让我这样说
月亮并不忧伤
月亮下
一共有两个人
穷人和富人
纽约和耶路撒冷
还有我
我们三个人
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麦地
白杨树围住的
健康的麦地
健康的麦子
养我性命的麦子!

作者简介

海子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当时即被称为“北大三诗人”之一。1984年创作成名作《亚洲铜》和《阿尔的太阳》,第一次使用“海子”作为笔名。从1982年至1989年不到7年的时间里,海子用超乎寻常的热情和勤奋,才华横溢地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结集出版了《土地》、《海子、骆一禾作品集》、《海子的诗》、《海子诗全编》等。其主要作品有:二百五十余首优秀抒情短诗,《太阳七部书》,即诗剧《太阳》、诗剧《断头篇》、诗剧《但是水,水》、长诗《土地篇》、第一合唱剧《弥赛亚》、仪式和祭祀剧《弑》、诗体小说《你是父亲的好女儿》。其部分作品被收入近20种诗歌选集、以及各类大学中文系《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教材。

诗歌解释

海子《麦地》言,别人赞叹麦地的温暖、美丽,而站在麦地之中的人,却被麦地灼伤。但是我们应该始终相信,失去了干净的眼睛,泪水浸洗了之后,依然能澄澈;丢失了伟大的理想,再看向太阳,依旧能在心中重升希望。只要不让心死去,一切悲伤的经历都将成为过去式。霍尔顿不正在麦田里充满希冀地守望着么?岁月初起,未来并不残酷——只要你能重新拾起爱去面对,阳光依旧灿烂
本文平铺直叙,不避琐碎,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极能激起读者的情感共鸣。
在海子笔下,乡村及麦地,如同爱你、理解你的慈母严父,如同注视你、包容你的神明,面对麦地无比丰厚的赐予,他意识到个人的渺小卑微:“诗人, 你无力偿还/麦地和光芒的情义/一种愿望/一种善良/你无力偿还”(《询问》)平静的语气掩饰不住心中贮满的疼痛和泪水,这麦地和光芒的情义,是他从中获得了人的生命,而要用诗歌来报答的情义。海子感激麦地歌颂麦地的同时,又常常感受到一种如同鞭子抽打般的拷问:“麦地/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 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麦地/神秘的质问者啊/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答复》)海子,这个诡谲的孩子,他企图以这种清醒的自我欺骗掩饰内心的矛盾和冲突,其实,他看到了乡村的真山真水,也看到了自己的山穷水尽,他已经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一生一世也无法报答麦地的恩情。有谁能像海子这样虔诚地面对自己的土地和父老乡亲?又有谁能像海子这样虔诚的面对自己心灵深处的质问?。
农业文明哺育出来的诗人,对麦地、村野、阳光,总是怀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激情,海子生前用诗歌表达对麦地的虔诚和热情,浓烈如火,一直燃烧到他的生命终点。他在《莫扎特在〈安魂曲〉中说》这样写道:“当我没有希望/坐在一束麦子上回家/请整理好我那零乱的骨头/放入那暗红色的小木柜 带回它” 我们从这里看到了诗人对现实的不满,对纯朴人生的向往,以及绝望后的希望。他又在《春天,十个海子》里写到:“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就剩下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 海子写完这首诗的第十二天,也就是公元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了,其实,这一切在他的诗中早有预示,在这些最后的诗篇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痛苦、孤独和绝望的海子,他依旧热爱自己的乡村和麦地,义无反顾。
海子,这个麦地的守望者,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完成了最后的写作,而他对麦地的守望姿势也成为读者心中永恒的风景。海子,愿你在天堂里“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