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孝珩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高孝珩(公元539/540年—577年),北齐人,北齐世宗(文襄帝)高澄次子,母王氏。受封广宁郡王尚书大司徒同州牧。高孝珩知识渊博,多才多艺。他曾经在厅堂墙壁上画一只苍鹰,看了的人都以为这只鹰是真的,鸠雀都不敢靠近前。他又画过一幅《朝士图》,在当时此类画中称得上是最绝妙的佳作。后来,高孝珩被北周的军队所俘虏,授与他开封府尹,封他为县侯。高孝珩还通晓音律。周武帝宴请北齐君臣,亲自弹奏琵琶为宴席祝兴,让高孝珩吹笛为他伴奏。后来孝珩病重,归葬故乡,是北齐王室中少数善终的人物。

人物生平

广宁王高孝珩,是北齐文襄帝高澄的第二个儿子。历任司州牧、尚书令、司空、司徒、录尚书、大将军、大司马。他爱评价人物,学习涉猎经史典籍,好写文章,精通各种技艺。曾在大厅的墙壁上自己画了一只苍鹰,看见的人都以为是真的。又画了一张《朝士图》,也是当时的绝妙佳作。
  后主高纬在晋州被北周军打败,逃到邺城,下诏命王公大臣在含光殿商议对策。高孝珩认为大敌既已深入,事情随时都会变化,应该派任城王率领幽州道的兵马进入土门,声言进攻并州;命独孤永业率领洛州道的兵马西入潼关,扬言要攻取长安。自己请求带领京畿一带的兵马进向滏口,擂着战鼓与敌人作战。敌兵听到南北都有我们的兵马,自然就会溃散。他又请求朝廷拿出宫女和各种宝物,奖赏将士。后主不采纳他的意见。
  幼主高恒即皇帝位,命孝珩为太宰。他与呼延族、莫多娄敬显、尉相愿共同谋划,定于正月五日由他在千秋门斩杀高阿那肱;尉相愿在宫内带领禁兵响应;呼延族与莫多敬显从游豫园带兵出来。不久,阿那肱从别的地方走便道进入皇宫,使得他们的计划无法实现。他便要求率兵抗击周军,对阿那肱、韩长鸾、陈德信等人说:“朝廷不派遣我领兵抗击敌人,难道是怕我反叛吗?我打败宇文邕的军队,到长安时,造反与国家有什么关系?今天的情况这样危急,还如此猜忌?”高阿那肱、韩长鸾害怕他有变故,将他调出京城任沧州刺史。
  到达沧州后,他派五千人在信都与任城王会合,共同作匡扶国家的打算。周齐王宇文宪前来进攻,北齐军队力量太弱,不能抵抗敌兵。他发怒说:“因为高阿那肱这个小人,我的愿望无法实现呀!”北齐的叛臣乞扶令和用长矛将他刺下马来,他的仆人白泽用身体护住了他,他仍伤了好多处,后被周军俘虏。
  北周的齐王宇文宪问他北齐灭亡的原因,他陈说国家的危难,声泪俱下,悲痛得前俯后仰。宇文宪听了面色也为之改变,亲自为他擦洗伤口,搽上药物,对他礼遇很是优厚。他独自叹息说:“李穆叔曾预言北齐的命运只有二十八年,今天果然应验了!除神武帝以外,我所有的父辈和兄弟一辈,没有一个人的寿命超过四十岁的,这真是天命啊。继位的幼主年纪小,没有独立的见解,宰相也不是柱石一样坚强有力的人物。我恨不能掌握兵权,指授胸中的谋略,以施展自己的智慧。”到长安,按照成例被授予开府、县侯。
  后来,周武帝宇文邕在云阳宴请北齐的君臣,自己弹奏胡琵琶,命高孝珩吹笛,他拒绝说:“亡国之音,不值得听啊!”武帝坚持让他吹笛,他举起笛子才到口边,就泪流满面,呜咽哭泣,武帝便不再让他吹奏。这年十月,他得了重病,请求朝廷将他归葬山东,朝廷同意了。不久去世,葬于邺城。

兄弟姐妹

河南康舒王高孝瑜(公元537年—563年)母宋氏
河间王高孝琬(公元541年—566年)母静德皇后元仲华
兰陵忠武王高孝瓘(又名高肃,字长恭)(公元?年—573年)母不详
安德王高延宗(公元544年—578年)母陈氏
渔阳王高绍信(公元 ?年—578年)母燕氏
乐安公主母静德皇后元仲华崔暹子崔达孥
公主(封号不详)母静德皇后元仲华
公主 母蠕蠕公主郁久闾

相关史料

广宁王孝珩,文襄第二子也。历位司州牧尚书令、司空、司徒、录尚书、大将军大司马。孝珩爱赏人物,学涉经史,好缀文,有伎艺。尝于厅事壁自画一苍鹰,见者皆以为真,又作朝士图,亦当时之妙绝。
后主自晋州败奔邺,诏王公议于含光殿。孝珩以大敌既深,事藉机变,宜任城王领幽州道兵入土门,扬声趣并州;独孤永业洛州兵趣潼关,扬声趣长安;臣请领京畿兵出滏口,鼓行逆战。敌闻南北有兵,自然溃散。又请出宫人珍宝赐将士,帝不能用。承光即位,以孝珩为太宰。与呼延族、莫多娄敬显尉相愿同谋,期正月五日,孝珩于千秋门斩高阿那肱,相愿在内以禁兵应之,族与敬显自游豫园勒兵出。既而阿那肱从别宅取便路入宫,事不果。乃求出拒西军,谓阿那肱、韩长鸾、陈德信等云:“朝廷不赐遣击贼,岂不畏孝珩反耶?孝珩破宇文邕,遂至长安,反时何与国家事。以今日之急,犹作如此猜疑。”高、韩恐其变,出孝珩为沧州刺史。至州,以五千人会任城王于信都,共为匡复计。周齐王宪来伐,兵弱不能敌。怒曰:“由高阿那肱小人,吾道穷矣!”齐叛臣乞扶令和以槊剌孝珩坠马,奴白泽以身扞之,孝珩犹伤数处,遂见虏。齐王宪问孝珩齐亡所由,孝珩自陈国难,辞泪俱下,俯仰有节。宪为之改容,亲为洗创傅药,礼遇甚厚。孝珩独叹曰:“李穆叔言齐氏二十八年,今果然矣。自神武皇帝以外,吾诸父兄弟无一人得至四十者,命也。嗣君无独见之明,宰相非柱石之寄,恨不得握兵符,受庙算,展我心力耳。”至长安,依例授开府、县侯。后周武帝在云阳,宴齐君臣,自弹胡琵琶,命孝珩吹笛。辞曰:“亡国之音,不足听也。”固命之,举笛裁至口,泪下呜咽,武帝乃止。其年十月,疾甚,启归葬山东,从之。寻卒,令还葬邺。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