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战记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高卢战记》是恺撒战绩的平实记录。这本书发表于公元前51年。恺撒的一位副帅希尔提乌斯曾为此书续写了第八卷,把战争叙述到公元前50年。

目录

《高卢战记》内容提要
《高卢战记》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奥卢斯·伊尔久斯补)
人名索引
邦和部落名索引
地名索引

背景搜索

恺撒古罗马统帅,政治家军事家。他出身于罗马一个古老但家道中落的贵族家庭,少年时期受过良好的教育。由于他和老一辈的民主派领袖马略钦奈有姻戚关系,青年时代受贵族共和派的排挤,迫使他站在民主派一边,成为代表罗马平民阶级利益并与元老院“贵族派”对立的“平民派”。公元前73年被选为军事护民官。公元前68年任度支官。公元前65年当选为市政官。公元前62年出任大法官。后担任罗马西班牙行省总督之职,在同当地部族的作战中多次获胜。为加强其政治地位和能
当选为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恺撒于公元前60年同当时最有势力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庞培和克拉苏秘密结盟,史称“前三头同盟”。
公元前59年出任执政官,在执政官任期届满后,他又设法争得山南高卢(内高卢)总督的职位,并利用山北高卢(外高卢)各部落间的矛盾,采取分化瓦解和武力征服的策略,经高卢战争最后征服山北高卢。其间,恺撒曾于公元前55年率军渡过莱茵河侵入日耳曼,两次渡海侵入不列颠。战争中,他造就了一支训练有素、能征善战和忠诚于他的军队,并积累了巨额财富,为其日后夺权打下基础。公元前53年克拉苏在帕提亚(安息)战争中战败身亡后,三头政治随之解体。他与庞培及元老院的矛盾激化。庞培充当了元老院共和国拥护者的首领,恺撒则成为共和国反对派的领袖。他拒绝执行元老院要他遣散军队的要求,于公元前49年1月进兵罗马(当时庞培任罗马统帅),经过伊莱尔塔、法萨罗、塔普苏斯和蒙达等地的交战,恺撒战胜了庞培,终于成为罗马国家元首
经过连年征战,恺撒获得终身独裁官、执政官、保民官等职,兼领大将军、大祭司长荣衔,并被尊为“祖国之父”,成为无冕之王。公元前44年3月15日,他在元老院议事厅被贵族共和国的残余分子布鲁图、喀西约等人阴谋刺杀。恺撒从统一罗马国家到死去,还不到7 年,但就在这样短的时间,破坏了旧的贵族共和体制,把军政大权集于一身,基本上完成了向君主独裁制的过渡,他把执政官、统查官、保民官、大祭司长等重要职务兼于一身,他把元老院降为咨询机构、他把公民大会当作可有可无的装饰品,这为他后来的继承人把罗马变成披了共和制外衣的帝国开创了道路。
恺撒死后,其嗣子奥古斯都在恺撒奠立的基础上,彻底完成了把奴隶制的罗马共和国改建成帝国的任务。
推荐阅读版本:任炳湘译,商务印书馆出版。

内容精要

恺撒所写的《高卢战记》,共七卷,记述他在高卢作战的经过,从公元前58年至前52年,每年的事迹写成一卷。关于它的写作过程,历来有两种说法,有人认为这是他每年向元老院和人民会议做的书面汇报,因此每年写成一卷;有人认为这是他在公元前52前51年间的冬天一次写成的。这两种说法,其实并不矛盾,可能他先是每年撰写一卷,作为书面汇报,后来因为需要,又再加工连成一气,成为现在的形式的。第一卷(公元前58年)介绍高卢概况,日耳曼人对高卢的进攻,恺撒的反击以及日耳曼人在维松提奥被战败;第二至六卷分别叙述恺撒同高卢诸部族的冲突和战争以及对不列颠的两次远征;
凯撒石像

凯撒石像

第七卷(公元前52年)记述高卢人利用意大利的内乱发动大规模骚乱,恺撒自意大利重赴高卢,加以平定,最后攻克阿莱西亚并俘获其领袖维尔琴革托里克斯。
在高卢的多次战役中,尤其以恺撒日耳曼人中的一支部落的战斗最为精彩。
克耐犹斯·庞培和马古斯·克拉苏任执政官的那一年冬天,日耳曼人中的乌西彼得斯和登克德里族,大批渡过了莱茵河。渡河的地方离开莱茵河所流入的那个海不远。他们受到了日耳曼人中最强大的苏威皮人的威胁和侵占,被逐出自己的领土,在日耳曼的许多地区流浪了三年之后,到达莱茵河。这块地方原来是门奈比人居住的,杀掉这些人之后,日耳曼人占有了他们的船只,渡过河来,占据了他们的全部房舍
恺撒非常了解高卢人的习惯,他们浮躁、轻率,反复无常,对于日耳曼人的侵占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为了避免这场战争变得更加严重,他便比平常提早一些出发到军中去。当他到达那里时,便知道先前担心的事情,真的已经成为事实了。有些高卢国家已经派使者到日耳曼人那边去,请求他们离开莱茵河到自己这里来,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可以由他们代为预备。有这些希望在引诱他们,日耳曼人出没的范围更广了,他们已经侵犯到德来维里人的属邦厄勃隆尼斯人和孔特鲁西人的边境。因此,恺撒把高卢各邦的领袖们召来,但他认为最好把他已经掌握的消息隐瞒着,所以在对他们鼓励和安慰了一番之后,便吩咐征集骑兵,决定对日耳曼人作战。
准备好粮食,选好骑兵之后,恺撒率领军队进入日耳曼人出没的地区。在战争还没有开始之前,日耳曼人的使者就来了,他们诉说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表示惟一害怕的就是苏威皮人,如果罗马人愿意和他们保持和平状态,要么分给他们一些土地,要么听任他们保留已经占领的土地。日耳曼人绝不先动手攻击罗马人,但在遭到攻击时,也一定会奋起迎战。
恺撒对这些话做了一番他自认为恰如其分的答复,他这番话的结论是这样的:如果他们仍旧留在高卢,他跟他们就不会有友谊。一方面,不能守卫自己疆土的人,反而侵占别人的疆土,理上说不过去;另一方面,高卢现在根本没有一块闲着的土地,可以随便送人而不致受到损害。恺撒建议他们住到同样被苏威皮人威胁的乌皮人那里。
使者愿意把恺撒的意见带回总部去,希望恺撒能够给他们三天的答复时间,在这三天里恺撒不要再移营前去靠近他们。恺撒拒绝了他们的这个要求,实际上他知道,日耳曼人在几天以前已经派出大批骑兵,渡过莫塞河;到安皮瓦里几人的领域中去掠夺战利品和粮食。他断定他们正在等候那支骑兵回来,所以才设法拖延时日。于是恺撒说为了取得饮水,他这一天还是要前进的,但不超出四罗里路。同时,他派人传令给那些率领全部骑兵走在前面的骑兵指挥官们,不要向敌人挑战,即或自己受到攻击,也只牢守阵地,等他自己和大军走近了再说。
日耳曼人因为渡过莫塞河去抢劫粮食的那批骑兵还没回来,目前所有的骑兵不到800人,但当他们一看到恺撒军队中人数多达5000左右的骑兵时,立刻发动进攻。而恺撒的军队因为求和的使者刚刚离开,并且恰逢对方要求休战的时刻,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来不及应变,很快就陷入混乱。等到军队重新转过身来进行抵抗时,敌人依照他们的习惯,跳下马来,刺击恺撒军队的马,使军团的许多士兵摔下马来,其余的也都被弄得四散奔逃,直到看见恺撒军团的行列方才止步。在这场战斗中,恺撒军骑兵被杀死74人。
这场战斗以后, 恺撒认为他不该再接待这些使者,也不该再接受这些一面玩弄阴谋、假作求和,一面却又发动攻击的人提出来的条件。恺撒叮嘱自己的副官和士兵,如果遇到有战斗的机会,一天都不可以轻易错过。这时幸运女神来到了恺撒的身边。第二天早晨,一大批日耳曼人, 包括他们的首领们和长老们在内, 赶到他的营里来见他,仍旧假惺惺地玩弄着那套诡计和伪装。他们此来,一则是想为自己洗刷一下,说明他们与昨天违反了约定和自己的请求而做的进攻无关;再则,如果他们的欺诈能得逞的话, 还想再获得一次休战的机会。恺撒因为他们居然落到自己手里来,大为高兴,下令把他们全都扣下来,然后亲自率领他的全部军队赶出营寨
恺撒的军队行军神速, 在日耳曼人丝毫没想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之前,就赶到敌人营寨。失去首领的敌人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连武器都来不及拿起来就已经失败了。那些活命的人开始四散奔逃,恺撒派出骑兵去追赶他们。
日耳曼人听到后面的嘈杂声,又看到自己人被杀,便抛掉武器,丢下旗帜,一拥逃出营寨。当他们奔到莫塞河与莱茵河会合处的时候,许多人已被杀掉,余下的觉得逃生已完全无望,便跳进河流,由于恐怖、疲乏,以及河水的冲击,全都淹死在水中。罗马人没损失一个,甚至连受伤的都极少。
这是一场成功的战斗,因为敌人人数多达43万,在力量不均衡的条件下,恺撒以其果断英明取得了胜利。那些被扣留在营中的日耳曼人,恺撒允许他们可以自由离去,但他们因为自己曾经蹂躏过高卢人的土地,怕遭到报复和酷刑,声称愿意留在他这里,恺撒也答应了他们的选择。日耳曼之战就此结束。

专家点评

恺撒,这个伟大的名字,似乎总是和横扫千军的征战、千秋的霸业联系在一起,甚至还有尼罗河畔那段混合了太多政治权术美色因素爱情故事。恺撒在后世被写进许多文学作品中,这样一个在野史上写满逸事的人,在正史上留下了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高卢战记》。初读《高卢战记》的人,一定会被书中激烈的战争、清晰的文笔、详实的记录所吸引,作为一个军事家政治家的恺撒,也富于文学家的才能,让后人认识到他的多面性。但是,如果我们了解一下这本书的写作背景,就会明白,在《高卢战记》所记载的一卷卷浴血奋战和风俗人情后,其实完全反映了当时罗马政局的权力斗争。
恺撒生活的时代正是罗马共和国发生严重政治危机的时代。这时,罗马的经济基础已经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它已经变成西方古典时代奴隶制度最发达的国家,原来的小农业已完全被大规模使用奴隶劳动的大庄园取代,直接的军事掠夺和以贡赋等方式向被征服地区进行的压榨,使
地中海沿岸各地的财富大量涌入意大利,加速了罗马的社会分化
经济上的巨大变化,自然要影响到罗马的政治生活,但这时的罗马国家体制却基本上还是当年台伯河上那个小公社的那套城邦制度。它那年重选的文官政府、它那已变得臃肿不灵的公民大会和它那由少数世代掌权的豪门贵族垄断的元老院,根本无法适应这个局面。从公元前2世纪30年代起,就不断有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提出种种民主改革的方案,但都因为触犯豪门贵族的利益,因而受到盘据在元老院的一小撮所谓贵族共和派的反对,遭到失败。此后,主张民主改革的人前仆后继、奋斗不息,民主运动从合法的要求改良逐渐发展到采取阴谋暴动甚至内战方式。公元前82年,豪门贵族的保护者苏拉用血腥的大屠杀镇压了反对派,民主运动才一时沉寂下去。但大屠杀并不能消除引起要求改革的根源,苏拉不久死去后,民主运动马上就卷土重来。这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政局动荡,罗马统治集团中无论哪一派的领袖人物,都从实际经验中体会到,要掌握政权,必须先有一支武装力量,只有利用武力,才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因此,恺撒在执政官任期届满之后,竭力设法争取到高卢行省去担任行省长官,目的是趁在高卢的机会训练起一支自己的军队,作为政治上的后盾;同时,在高卢大肆开拓疆土,掳掠奴隶,还可以为自己在罗马的奴隶主阶级中取得声誉,又可以趁机积聚起一大笔财富来作为今后政治活动的资本。
恺撒在公元前58年前往高卢,到公元前49年初方回意大利。他在高卢的9年中,据普鲁塔克说,曾经屠杀了100万人,俘虏了100万人。他本人和他部下的将吏都发了大财,使他能在罗马广施贿赂,甚至一直贿赂到要人们的宠奴身上。他还在平民中举办各种演出,发放大宗金钱,并在意大利许多城镇兴建大量工程,既讨好了贵族的人,也讨好了因此获得工作机会的平民。这样一来,他在意大利公民中的声望,渐渐超出“三人同盟”中的其他两人,特别是他借高卢作为练兵场所,训练起一支当时共和国最能征战的部队,而且是一支只知有恺撒、不知有国家的部队。公元前52-前51年间的冬天,正是恺撒镇压了维钦及托列克斯领导的联合大起义,高卢基本上恢复了平静的一年,但他在罗马的地位已经在开始恶化。这时,克拉苏已死在安息,他在元老院中的政敌正在用尽心机算计他,庞培虽然还没正式跟他破裂,但当别人攻击恺撒时,却采取旁观态度。在这种情况下,恺撒也不得不采取相应的措施,来保卫自己。《高卢战记》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写的,一则为自己辩护,二则供给他自己在罗马的一派人一个宣传提纲。
他谦逊地把这部书叫作《commentarii》,即《随记》或《手记》之意,表示不敢自诩为著作,只是直陈事实,供人参考而已。在叙述过程中,他处处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自首至尾,通篇都用异常平静、简洁的笔调叙说战事的经过,不露丝毫感情,既不怪怨他的政敌,也不吹捧自
己,即或在一两处地方提到自己的宽容和仁慈,也都只是转述别人对他的看法。这似乎是一种极为松散的平铺直叙。就连当时最著名的文学家西塞罗也禁不住赞扬它的“朴素、直率和雅致”,其实这正是恺撒写作时一心要追求的效果
恺撒在朴素的文风后面想要表达的其实是非常曲折含蓄的心理,他想表明,尽管他在首都的政敌整天在他背后飞短流长,百般中伤他,他却是意大利北部真正的屏障,正是因为有他像长城般地矗立在北方,才有意大利的繁荣和安宁。尽管他采用了毫不引人注目的风格,但是在字里行间从来没有忘记插入一两句话,而且往往是在关键时刻提出这样的观点,来表明自己在每一次艰苦卓绝的战争转折点所起的重要作用。看似轻轻地一笔带过,实际包含了无限深意。
《高卢战记》叙事详实精确,文笔清晰简朴,历来很得爱好罗马历史、拉丁文学和军事史等各方面人物的推崇,特别因为恺撒是罗马共和国时代第一个亲身深入到外高卢西部和北部、到过不列颠和莱茵河以东的日耳曼地区、亲眼目睹过当地的山川形势和风俗人情的人,给人们留下的是当时的第一手资料。在他以前,虽也有过一些希腊和罗马作者对这些地方做过一鳞半爪的介绍,但都是些道听途说得来的,因此,这本书又成为记述这些地区情况的最古老的历史文献,它对高卢和日耳曼各地区的从氏族公社逐渐解体、到萌芽状态国家出现这段时间里的政治、社会、风俗和宗教等记述,成为人们研究原始社会民族学的重要依据。恩格斯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就曾经大量引用过它,他的其他一些论著像《马尔克》、《论日耳曼人的古代历史》等,也都把本书当作重要的参考文献。
这本书发表于公元前51年。恺撒的一位副帅希尔提乌斯曾为此书续写了第八卷,把战争叙述到公元前50年。恺撒的另外一部作品《内战记》3卷,记录了从他率军从高卢回师,渡过鲁比康河,踏上意大利本土开始,至庞培在法尔萨路斯战败,逃到埃及而死以及恺撒在埃及的一些情况。
恺撒这两部著作不用任何修辞手法,文笔以平实、清楚、流畅见称。
元老会议上凯撒被敌人围攻

元老会议上凯撒被敌人围攻

叙述重点突出,详略适当,在平易之中引人入胜,易于接受他的论点。他写过一些小作品,如语法方面的著作《论类比》,天文学方面的著作 《论星宿》,还有两卷《反卡托论》,它们都已失传。恺撒还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曾受到西塞罗的高度评价,但他的演说辞未能传世。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