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嗣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顾嗣立(1665—1722)清代学者。字侠君,号闾丘,江苏长洲(今苏州)人。康熙五十一年进士,曾预修《佩文韵府》,授知县,以疾归,喜藏书,尤耽吟咏,性豪于饮,有酒帝之称。博学有才名,喜藏书,尤工诗,著有《秀野集》、《闾丘集》。

人物简介

顾嗣立,生于清圣祖康熙八年,卒于康熙六十一年,年五十四岁。少年失学,二十岁始学诗,性轻财,好施与,豪于饮,成立“酒人社”,有酒王、酒帝之称。他在《四十生日自述诗》中写道:“爱客常储千日酒,读书曾破万黄金。”康熙三十八年,(1699)举于乡。会圣祖南巡,因荐,进所撰元诗选,为所嘉叹。车驾复幸江南,以宋荦荐,召试行在。被选至京师,给笔札分纂《宋金元明四代诗选》与《皇舆全览》等书。以勤勘最,议敍内阁中书。五十一年(1721)会试,特赐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改中书。后以散馆改授知县,移疾而归。
有兄弟六人皆名满天下,以嗣立为最。兄嗣协构依园﹝顾嗣协﹞,嗣立辟秀野园,水木亭台之胜,甲于吴下。
嗣立所辑《元诗选》,自元遗山而下汇为百家,又广为三百家,凡四集,合千二百卷,网罗浩博,一一采自本书;又笺注韩昌黎、温飞卿二家诗,皆极赅洽;又有诗林韶、闾邱辨囿二书,亦所论定;自著有秀野集及闾邱集,并行于世。著有《秀野集》、《闾丘集》。

酒帝顾嗣立

顾嗣立出生于江南富裕的书香门第,但“少孤失学,年二十始学诗”。以他的勤奋和对诗歌的浓厚兴趣,不久,他就“上自汉魏、六朝、唐、宋、金、元、明以迄于今,诗家源流支派,略能言之”了。早年的顾嗣立在家乡常与其兄顾嗣协举办文酒之会,为此专门建了一处草堂供自己读书集会之用,并取名为“秀野草堂”。康熙三十五年(1696)二月三十日,顾嗣立赴北京参加会试,住在宣武门外西上斜街。小屋周围,花木“萧疏可爱”,顾嗣立由此引发乡愁,倍加怀念自己在家乡所修建的“秀野草堂”,就把自己住的地方命名为“小秀野草堂”。这一年的京师,云集着前来赴试的海内名士。顾嗣立广为结纳,与当时名士“往来邸舍”,诗酒相和,半年之中“文酒留连无虚日”。
顾嗣
顾嗣立石刻像 顾嗣立石刻像
立生长在江南,深受江南诗酒风会的濡染,后又“浪游南北,遍访名儒故老”,故其性情兼具南人的秀逸与北方人的豪放。其笃于诗,豪于酒,擅风雅,好宾客,都是后人津津乐道的话题。顾嗣立嗜酒豪饮,在当时有“酒王”或“酒帝”之称,他在《四十生日自述诗》中写道:“爱客常储千日酒,读书曾破万黄金。”这是他自己一生的实录。康熙四十四年(1705),顾嗣立应召进入设在怡园的四朝诗馆,在“拣选注册编纂之暇”,与一帮趣味相投的文人雅士常有方酒之会,结社强调酒量,尤重气度雅怀。他“饮如长鲸,酒酣耳热,狂歌间作”,一饮便是几十斤黄酒,同饮的文友们无不惊叹,称他为“风流人豪”。据邓之诚《五石斋小品》一书的《酒人》一文记载:“康熙时,长州顾嗣立侠君,号酒王……每会则耗酒数瓮,既醉则欢哗沸腾,杯盘狼藉。”可见其豪放的场面。
据《茶余客话》载:“江左酒人以顾侠君为第一。少时居秀野园,结酒人社。
有饮器三,大者容十三斤,其次递杀。各先尽三器,然后入座。因署其门曰:‘酒客过门,延入与三雅,诘朝相见决雌雄。匪是者,毋相溷。’酒徒慑服而去,在京师称酒帝。……宾朋觞咏无虚日。”大意是说,江南酒量最大的人首推顾嗣立。他年轻时住在“秀野园”,成立“酒人社”。社里有三个酒杯,最大的可容纳十三斤黄酒,其余两个酒杯依次减少。凡入社聚会者各自满饮三杯,然后入座。并在大门上贴出告示:酒客经过此门,邀请进去敬给他三大杯酒,然后相互拜见诘问以决雌雄。不是这样的人,就不要混入“酒人社”。素有酒徒之名的人,都害怕饮那三大杯酒而离去,顾嗣立在京城被称为酒帝。他每天以酒会友吟诗,没空过一天。这一记载虽有些夸张,但顾嗣立酒量大,那时在京城是很出名的。
在怡园那段日子里,“每逢花晨月夕,各出仗头,宴集怡园。赋诗饮酒,率以为常”。顾嗣立生活其中,如鱼得水,其诗酒之豪更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这一点可在顾写的《年谱》中看出:“文酒之会,友朋之聚,未有盛于此时者也。……京华风韵,赖以不坠,实自余始也。”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顾嗣立仅靠酒量大,是不可能在京城有那样大的名声的,最主要的是因他耗尽家资编选元诗。由他编成元三百家诗集,花去了顾嗣立近30年的时间,耗资数万黄金。有元一代,要以顾编元为诗“巨观矣”。后人也叹赏顾的这一豪举,竟使“元人之真面目至是乃出。一代才士之英华,不至与陈根宿草同归澌灭”。被后人赞许为“功在百世”,此赞名副其实。元诗的流传,多赖顾嗣立耗时出资,勾玄提要,搜索整理,积佚成册。否则,今人欲知元人、元诗大体面目,就只有大海捞针了。

藏书之家

字侠君,号闾丘。江苏长洲(今苏州)人。康熙三十八年(1699)举顺天乡试,康熙五十一年(1712)进士,选庶吉士,入武英殿纂辑《鸟兽虫鱼广义》。后改授知县。以疾辞归。性豪饮,有“酒帝”雅号。博学有才名,康熙两次南巡,均被召见。工诗文,由江苏巡抚宋荦推荐,进京分纂《宋金元明四朝诗选》、《皇舆全览》等书。所辑《元诗选》,自元好问以下汇为百家,后增为300家,1200卷。所收各家均有小传,并附评语。喜藏书,有别墅“秀野草堂”,水木亭台之胜甲于吴下。其藏书楼有“饱经斋”、“读书斋”、“梧语轩”等,蓄书极多。朱彝尊作有《秀野草堂记》,记其“插架以储书,叉竿以立画,置酒以娱宾”。王原祁、禹之鼎等为之画有《秀野草堂图》,一时名士题吟百余人。又借抄未藏之书,达数百家。藏书印有“顾侠君”、“秀野草堂”、“闾丘小圃”、“侠君”等。著有《秀野集》、《闾丘集》、《侍林韶濩》等。

诗作选摘

弥陀滩

船头水怪奔,船后潜蛟吼。巨石森我左,白波喷我石。
轻舟如飞梭,中容一线溜。榜人划水开,势与雷霆斗。
捩柁急就之,赑屃伸颈脰。谹然一声中,生死判清昼。
相传此惊滩,估客屡倾覆。禅家指迷途,莲花工刻镂。
双柱立中央,呼吸金石奏。回思下滩时,双瞳瞩前后。
相距一发间,避险如避臭。三老犹色变,而况僮仆陋。
南来山水乡,到处堪宿留。垂堂尚有箴,何事建溪走。
平地波澜兴,祸福巧相凑。足迹皆宿缘,平生藉天佑。
日午恶风恬,城近惊魂收。且看石上鸟,浴浪正褰噣。

哭俞犀月

元代文章付杳冥,残编断简聚英灵。删诗同恨江西派,纪事争看塞北形。
五夜推敲孤馆雨,三春谈论草堂星。知心剩有溪南老,落月茫茫野史亭。

过天章寺

春风曾识旧兰亭,玉雁珠凫鬼火荧。涧水可能寻禊帖,山禽还是哭冬青。
龙蛇健笔消灰劫,钟鼓残声答地灵。白发老僧年十八,兴亡满眼不堪听。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