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抗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在具有电阻、电感和电容的电路里,对电路中的电流所起的阻碍作用叫做阻抗。阻抗常用Z表示,是一个复数,实部称为电阻,虚部称为电抗,其中电容在电路中对交流电所起的阻碍作用称为容抗 ,电感在电路中对交流电所起的阻碍作用称为感抗,电容和电感在电路中对交流电引起的阻碍作用总称为电抗。 阻抗的单位是欧。 阻抗、抗、阻的概念不只存在在电路中,在振动系统中,阻抗也用Z表示,是一个复数,也是一个相量(Phasor),含有Magnitude和Phase/Polarity。由阻(Resistance)和抗(Reactance)组成。阻(resistance)是对能量的消耗,而抗(reactance)是对能量的保存。在振动系统中,由质量产生的抗,是质量抗(mass resistance),而由劲度(stiffness)产生的抗,是劲度抗(stiffness resistance)。

名词解释

词名

阻抗:zǔ kàng
英文名称:impedance

物理名词

正弦交变电路中阻抗大小表达式

正弦交变电路中阻抗大小表达式

阻抗是电阻与电抗在向量上的和。

心理学名词

阻抗,本质上是人对于心理咨询过程中自我暴露与自我变化的抵抗,它可表现为人们对于某种焦虑情绪的回避,或对某种痛苦经历的否认。

物理学

在电流中

在电流中,物体对电流阻碍的作用叫做电阻。除了超导体外,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有电阻,只是电阻值的大小差异而已。电阻很小的物质称作良导体,如金属等;电阻极大的物质称作绝缘体,如木头和塑料等。还有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导体叫做半导体,而超导体则是一种电阻值等于零的物质,不过它要求在足够低的温度和足够弱的磁场下,其电阻率才为零。
在直流电和交流电中,电阻对两种电流都有阻碍作用;作为常见元器件,除了电阻还有电容和电感,这两者对交流电和直流电的作用就不像电阻那样都有阻碍作用了。电容是“隔直通交”,就是对直流电有隔断作用,就是直流不能通过,而交流电可以通过,而且随着电容值的增大或者交流电的增大,电容对交流电的阻碍作用越小,这种阻碍作用可以理解为“电阻”,但是不等同于电阻,这是一种电抗,电抗和电阻单位一样,合称“阻抗”。当然,准确的说,“阻抗”应该有三个部分,除了这两个,就是“感抗”。感抗就是电感对电流的阻碍作用,和电容不同,电感对直流电无阻碍作用(如果严谨的研究的话,在通电达到饱和之前的那个短暂的几毫秒的暂态内,也是有阻碍的)对交流有阻碍作用,感抗的单位和容抗以及电阻的单位都一样是欧姆。

在音响器材中

音响器材中,扩音机与喇叭的阻抗多设计为8欧姆,因为在这个阻抗值下,机器有最佳的工作状态。其实喇叭的阻抗是随着频率高低的不同而变动的,喇叭规格中所标示的通常是一个大略的平均值,市面上的产品大都是四欧姆、六欧姆或八欧姆。

在耳机中

耳机的阻抗是其交流阻抗的简称,单位为欧姆(Ω)。一般来说,阻抗越小,耳机就越容易出声、
阻抗耳机

阻抗耳机

越容易驱动。耳机的阻抗是随其所重放的音频信号的频率而改变的,一般耳机阻抗在低频最大,因此对低频的衰减要大于高频的;对大多数耳机而言,增大输出阻抗会使声音更暗更混(此时功放对耳机驱动单元的控制也会变弱),但某些耳机却需要在高阻抗下才更好听。如果耳机声音尖锐刺耳,可以考虑增大耳机插孔的有效输出阻抗;如果耳机声音暗淡浑浊,并且是通过功率放大器驱动的,则可以考虑减小有效输出电阻。
不同阻抗的耳机主要用于不同的场合,在台式机或功放VCDDVD、电视、电脑等设备上,常用到的是高阻抗耳机,有些专业耳机阻抗甚至会在200欧姆以上,这是为了与专业机上的耳机插口匹配,此时如果使用低阻抗耳机,一定先要把音量调低再插上耳机,再一点点把音量调上去,防止耳机过载将耳机烧坏或是音圈变形错位造成破音。而对于各种便携式随身听,例如CD、MD或MP3,一般会使用低阻抗耳机(通常都在50欧姆以下),这是因为这些低阻抗耳机比较容易驱动,同时还要注意灵敏度要高,对随身听、MP3来说灵敏度指标更加重要。当然,阻抗越高的耳机搭配输出功率大的音源时声音效果更好。
阻抗公式:Z= R+i ( ωL–1/(ωC))说明
负载是电阻、电感的感抗、电容
的容抗三种类型的复物,复合后统称“阻抗”,写成数学公式即是:阻抗 Z= R+i ( ωL–1/(ωC))。其中R为电阻, ωL为感抗,1/( ωC)为容抗。如果( ωL–1/ ωC) > 0,称为“感性负载”;反之,如果( ωL–1/ ωC) < 0称为“容性负载”。

阻抗匹配

输入阻抗

输入阻抗是指一个电路输入端的等效阻抗。在输入端上加上一个电压源U,测量输入端的电流I,则输入阻抗Rin就是U/I。你可以把输入端想象成一个电阻的两端,这个电阻的阻值,就是输入阻抗。
电机转子交流阻抗测试仪

电机转子交流阻抗测试仪

输入阻抗跟一个普通的电抗元件没什么两样,它反映了对电流阻碍作用的大小。对于电压驱动的电路,输入阻抗越大,则对电压源的负载就越轻,因而就越容易驱动,也不会对信号源有影响;而对于电流驱动型的电路,输入阻抗越小,则对电流源的负载就越轻。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是用电压源来驱动的,则输入阻抗越大越好;如果是用电流源来驱动的,则阻抗越小越好(注:只适合于低频电路,在高频电路中,还要考虑阻抗匹配问题。)另外如果要获取最大输出功率时,也要考虑 阻抗匹配问题。

输出阻抗

无论信号源或放大器还有电源,都有输出阻抗的问题。输出阻抗就是一个信号源的内阻。本来,对于一个理想的电压源(包括电源),内阻应该为0,或理想电流源的阻抗应当为无穷大。输出阻抗在电路设计最特别需要注意。
但现实中的电压源,则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常用一个理想电压源串联一个电阻r的方式来等效一个实际的电压源。这个跟理想电压源串联的电阻r,就是(信号源/放大器输出/电源)的内阻了。当这个电压源给负载供电时,就会有电流I从这个负载上流过,并在这个电阻上产生I×r的电压降。这将导致电源输出电压的下降,从而限制了最大输出功率(关于为什么会限制最大输出功率,请看后面的“阻抗匹配”一问)。同样的,一个理想的电流源,输出阻抗应该是无穷大,但实际的电路是不可能的。

匹配的概念

阻抗匹配是指信号源或者传输线跟负载之间的一种合适的搭配方式。阻抗匹配分为低频和高频两种情况讨论。我们先从直流电压源驱动一个负载入手。由于实际的电压源,总是有内阻的,我们可以把一个实际电压源,等效成一个理想的电压源跟一个电阻r串联的模型。假设负载电阻为R,电源电动势为U,内阻为r,那么我们可以计算出流过电阻R的电流为:I=U/(R+r),可以看出,负载电阻R越小,则输出电流越大。负载R上的电压为:Uo=IR=U/[1+(r/R)],可以看出,负载电阻R越大,则输出电压Uo越高。再来计算一下电阻R消耗的功率为:
P=I2×R=[U/(R+r)]2×R=U2×R/(R2+2×R×r+r2)
=U2×R/[(R-r)2+4×R×r]
=U2/{[(R-r)2/R]+4×r}
对于一个给定的信号源,其内阻r是固定的,而负载电阻R则是由我们来选择的。注意式中[(R-r)2/R],当R=r时,[(R-r)2/R]可取得最小值0,这时负载电阻R上可获得最大输出功率Pmax=U2/(4×r)。即,当负载电阻跟信号源内阻相等时,负载可获得最大输出功率,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阻抗匹配之一。对于纯电阻电路,此结论同样适用于低频电路及高频电路。
交流电路中含有容性或感性阻抗时,结论有所改变,就是需要信号源与负载阻抗的的实部相等,虚部互为相反数,这叫做共扼匹配。在低频电路中,我们一般不考虑传输线的匹配问题,只考虑信号源跟负载之间的情况,因为低频信号的波长相对于传输线来说很长,传输线可以看成是“短线”,反射可以不考虑(可以这么理解:因为线短,即使反射回来,跟原信号还是一样的)。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如果我们需要输出电流大,则选择小的负载R;如果我们需要输出电压大,则选择大的负载R;如果我们需要输出功率最大,则选择跟信号源内阻匹配的电阻R。有时阻抗不匹配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例如一些仪器输出端是在特定的负载条件下设计的,如果负载条件改变了,则可能达不到原来的性能,这时我们也会叫做阻抗失配。
在高频电路中,我们还必须考虑反射的问题。当信号的频率很高时,则信号的波长就很短,当波长短得跟传输线长度可以比拟时,反射信号叠加在原信号上将会改变原信号的形状。如果传输线的特征阻抗跟负载阻抗不相等(即不匹配)时,在负载端就会产生反射。为什么阻抗不匹配时会产生反射以及特征阻抗的求解方法,牵涉到二阶偏微分方程的求解,在这里我们不细说了,有兴趣的可参看电磁场与微波方面书籍中的传输线理论。传输线的特征阻抗(也叫做特性阻抗)是由传输线的结构以及材料决定的,而与传输线的长度,以及信号的幅度、频率等均无关。
例如,常用的闭路电视同轴电缆特性阻抗为75Ω,而一些射频设备上则常用特征阻抗为50Ω的同轴电缆。另外还有一种常见的传输线是特性阻抗为300Ω的扁平平行线,这在农村使用的电视天线架上比较常见,用来做八木天线的馈线。因为电视机的射频输入端输入阻抗为75Ω,所以300Ω的馈线将与其不能匹配。实际中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电视机的附件中,有一个300Ω到75Ω的阻抗转换器(一个塑料封装的,一端有一个圆形的插头的那个东东,大概有两个大拇指那么大)。它里面其实就是一个传输线变压器,将300Ω的阻抗,变换成75Ω的,这样就可以匹配起来了。这里需要强调一点的是,特性阻抗跟我们通常理解的电阻不是一个概念,它与传输线的长度无关,也不能通过使用欧姆表来测量。为了不产生反射,负载阻抗跟传输线的特征阻抗应该相等,这就是传输线的阻抗匹配,如果阻抗不匹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呢?如果不匹配,则会形成反射,能量传递不过去,降低效率;会在传输线上形成驻波(简单的理解,就是有些地方信号强,有些地方信号弱),导致传输线的有效功率容量降低;功率发射不出去,甚至会损坏发射设备。如果是电路板上的高速信号线与负载阻抗不匹配时,会产生震荡,辐射干扰等。
当阻抗不匹配时,有哪些办法让它匹配呢?第一,可以考虑使用变压器来做阻抗转换,就像上面所说的电视机中的那个例子那样。第二,可以考虑使用串联/并联电容或电感的办法,这在调试射频电路时常使用。第三,可以考虑使用串联/并联电阻的办法。一些驱动器的阻抗比较低,可以串联一个合适的电阻来跟传输线匹配,例如高速信号线,有时会串联一个几十欧的电阻。而一些接收器的输入阻抗则比较高,可以使用并联电阻的方法,来跟传输线匹配,例如,485总线接收器,常在数据线终端并联120欧的匹配电阻。

如何匹配?

大体上,阻抗匹配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改变阻抗力(lumped-circuit matching),另一种则是调整传输线的波长(transmission line matching)。
要匹配一组线路,首先把负载点的阻抗值,除以传输线的特性阻抗值来归一化,然后把数值划在史密夫图表(史密斯圆圈)上。
改变阻抗力
把电容或电感与负载串联起来,即可增加或减少负载的阻抗值,在图表上的点会沿着代表实数电阻的圆圈走动。如果把电容或电感接地,首先图表上的点会以图中心旋转180度,然后才沿电阻圈走动,再沿中心旋转180度。重复以上方法直至电阻值变成1,即可直接把阻抗力变为零完成匹配。
调整传输线
由负载点至来源点加长传输线,在图表上的圆点会沿着图中心以逆时针方向走动,直至走到电阻值为1的圆圈上,即可加电容或电感把阻抗力调整为零,完成匹配。
阻抗匹配则传输功率大,对于一个电源来讲,当它的内阻等于负载时,输出功率最大,此时阻抗匹配。最大功率传输定理,如果是高频的话,就是无反射波。对于普通的宽频放大器,输出阻抗50Ω,功率传输电路中需要考虑阻抗匹配,可是如果信号波长远远大于电缆长度,即缆长可以忽略的话,就无须考虑阻抗匹配了。阻抗匹配是指在能量传输时,要求负载阻抗要和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等,此时的传输不会产生反射,这表明所有能量都被负载吸收了。反之则在传输中有能量损失。高速PCB布线时,为了防止信号的反射,要求是线路的阻抗为50欧姆。这是个大约的数字,一般规定同轴电缆基带50欧姆,频带75欧姆,对绞线则为100欧姆,只是取个整而已,为了匹配方便。
阻抗从字面上看就与电阻不一样,其中只有一个阻字是相同的,而另一个抗字呢?简单地说,阻抗就是电阻加电抗,所以才叫阻抗;周延一点地说,阻抗就是电阻、电容抗及电感抗在向量上的和。在直流电的世界中,物体电流阻碍的作用叫做电阻,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有电阻,只是电阻值的大小差异而已。电阻小的物质称作良导体,电阻很大的物质称作非导体,在高科技领域中称的超导体,则是一种电阻值几近于零的东西。但是在交流电的领域中则除了电阻会阻碍电流以外,电容及电感也会阻碍电流的流动,这种作用就称之为电抗,意即抵抗电流的作用。电容及电感的电抗分别称作电容抗及电感抗,简称容抗及感抗。它们的计量单位与电阻一样是欧姆,而其值的大小则和交流电的频率有关系,频率愈高则容抗愈小感抗愈大,频率愈低则容抗愈大而感抗愈小。此外电容抗和电感抗还有相位角度的问题,具有向量上的关系式,因此才会说:阻抗是电阻与电抗在向量上的和。
阻抗匹配是指负载阻抗与激励源内部阻抗互相适配,得到最大功率输出的一种工作状态。对于不同特性的电路,匹配条件是不一样的。
在纯电阻电路中,当负载电阻等于激励源内阻时,则输出功率为最大,这种工作状态称为匹配,否则称为失配。
当激励源内阻抗和负载阻抗含有电抗成份时,为使负载得到最大功率,负载阻抗与内阻必须满足共扼关系,即电阻成份相等,电抗成份只数值相等而符号相反。这种匹配条件称为共扼匹配。

相关研究

在高速的设计中,阻抗的匹配与否关系到信号的质量优劣。阻抗匹配的技术可以说是丰富多样,但是在具体的系统中怎样才能比较合理的应用,需要衡量多个方面的因素。例如我们在系统中设计中,很多采用的都是源段的串连匹配。对于什么情况下需要匹配,采用什么方式的匹配,为什么采用这种方式。
例如:差分的匹配多数采用终端的匹配;时钟采用源段匹配。
串联终端匹配的理论出发点是在信号源端阻抗低于传输线特征阻抗的条件下,在信号的源端和传输线之间串接一个电阻R,使源端的输出阻抗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匹配,抑制从负载端反射回来的信号发生再次反射。
串联终端匹配后的信号传输具有以下特点:
A 由于串联匹配电阻的作用,驱动信号传播时以其幅度的50%向负载端传播
B 信号在负载端的反射系数接近+1,因此反射信号的幅度接近原始信号幅度的50%。
C 反射信号与源端传播的信号叠加,使负载端接受到的信号与原始信号的幅度近似相同
D 负载端反射信号向源端传播,到达源端后被匹配电阻吸收
E 反射信号到达源端后,源端驱动电流降为0,直到下一次信号传输。
相对并联匹配来说,串联匹配不要求信号驱动器具有很大的电流驱动能力
选择串联终端匹配电阻值的原则很简单,就是要求匹配电阻值与驱动器的输出阻抗之和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等。理想的信号驱动器的输出阻抗为零,实际的驱动器总是有比较小的输出阻抗,而且在信号的电平发生变化时,输出阻抗可能不同。比如电源电压为+4.5V的CMOS驱动器,在低电平时典型的输出阻抗为37Ω,在高电平时典型的输出阻抗为45Ω[4];TTL驱动器和CMOS驱动一样,其输出阻抗会随信号的电平大小变化而变化。因此,对TTL或CMOS 电路来说,不可能有十分正确的匹配电阻,只能折中考虑。
链状拓扑结构的信号网路不适合使用串联终端匹配,所有的负载必须接到传输线的末端。否则,接到传输线中间的负载接受到的波形就会象图3.2.5中C点的电压波形一样。可以看出,有一段时间负载端信号幅度为原始信号幅度的一半。显然这时候信号处在不定逻辑状态,信号的噪声容限很低。
串联匹配是最常用的终端匹配方法。它的优点是功耗小,不会给驱动器带来额外的直流负载,也不会在信号和地之间引入额外的阻抗;而且只需要一个电阻元件
并联终端匹配的理论出发点是在信号源端阻抗很大的情况下,通过增加并联电阻使负载端输入阻抗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匹配,达到消除负载端反射的目的。实现形式分为单电阻和双电阻两种形式。
并联终端匹配后的信号传输具有以下特点:
A 驱动信号近似以满幅度沿传输线传播
B 所有的反射都被匹配电阻吸收
C 负载端接受到的信号幅度与源端发送的信号幅度近似相同。
在实际的电路系统中,芯片的输入阻抗很高,因此对单电阻形式来说,负载端的并联电阻值必须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近或相等。假定传输线的特征阻抗为50Ω,则R值为50Ω。如果信号的高电平为5V,则信号的静态电流将达到100mA。由于典型的TTL或CMOS电路的驱动能力很小,这种单电阻的并联匹配方式很少出现在这些电路中。
双电阻形式的并联匹配,也被称作戴维南终端匹配,要求的电流驱动能力比单电阻形式小。这是因为两电阻的并联值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匹配,每个电阻都比传输线的特征阻抗大。考虑到芯片的驱动能力,两个电阻值的选择必须遵循三个原则:⑴. 两电阻的并联值与传输线的特征阻抗相等
⑵.与电源连接的电阻值不能太小,以免信号为低电平时驱动电流过大
⑶.与地连接的电阻值不能太小,以免信号为高电平时驱动电流过大。
并联终端匹配优点是简单易行;显而易见的缺点是会带来直流功耗:单电阻方式的直流功耗与信号的占空比紧密相关?;双电阻方式则无论信号是高电平还是低电平都有直流功耗。因而不适用于电池供电系统等对功耗要求高的系统。另外,单电阻方式由于驱动能力问题在一般的TTL、CMOS系统中没有应用,而双电阻方式需要两个元件,这就对PCB的板面积提出了要求,因此不适合用于高密度印刷电路板。
当然还有:AC终端匹配; 基于二极管的电压钳位等匹配方式。
二、送水浇花
2.1 数位系统之多层板讯号线(Signal Line)中,当出现方波讯号的传输时,可将之假想成为软管(hose)送水浇花。一端于手握处加压使其射出水柱,另一端接在水龙头。当握管处所施压的力道恰好,而让水柱的射程正确洒落在目标区时,则施与受两者皆欢而顺利完成使命,岂非一种得心应手的小小成就?
2.2 然而一旦用力过度水注射程太远,不但腾空越过目标浪费水资源,甚至还可能因强力水压无处宣泄,以致往来源反弹造成软管自龙头上的挣脱!不仅任务失败横生挫折,而且还大捅纰漏满脸豆花呢!
2.3 反之,当握处之挤压不足以致射程太近者,则照样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过犹不及皆非所欲,唯有恰到好处才能正中下怀皆大欢喜。
2.4 上述简单的生活细节,正可用以说明方波(Square Wave)讯号(Signal)在多层板传输线(Transmission Line,系由讯号线、介质层、及接地层三者所共同组成)中所进行的快速传送。此时可将传输线(常见者有同轴电缆Coaxial Cable,与微带线Microstrip Line或带线Strip Line等)看成软管,而握管处所施加的压力,就好比板面上“接受端”(Receiver)元件所并联到Gnd的电阻器一般,可用以调节其终点的特性阻抗(Characteristic Impedance),使匹配接受端元件内部的需求。
三、控管技术
3.1 由上可知当“讯号”在传输线中飞驰旅行而到达终点,欲进入接受元件(如CPU或Meomery等大小不同的IC)中工作时,则该讯号线本身所具备的“特性阻抗”,必须要与终端元件内部的电子阻抗相互匹配才行,如此才不致任务失败白忙一场。用术语说就是正确执行指令,减少杂讯干扰,避免错误动作”。一旦彼此未能匹配时,则必将会有少许能量回头朝向“发送端”反弹,进而形成反射杂讯(Noise)的烦恼。
3.2 当传输线本身的特性阻抗(Z0)被设计者订定为28ohm时,则终端控管的接地的电阻器(Zt)也必须是28ohm,如此才能协助传输线对Z0的保持,使整体得以稳定在28 ohm的设计数值。也唯有在此种Z0=Zt的匹配情形下,讯号的传输才会最具效率,其“讯号完整性”(Signal Integrity,为讯号品质之专用术语)也才最好。
四、特性阻抗
4.1 当某讯号方波,在传输线组合体的讯号线中,以高准位(High Level)的正压讯号向前推进时,则距其最近的参考层(如接地层)中,理论上必有被该电场所感应出来的负压讯号伴随前行(等于正压讯号反向的回归路径Return Path),如此将可完成整体性的回路(Loop)系统。该“讯号”前行中若将其飞行时间暂短加以冻结,即可想象其所遭受到来自讯号线、介质层与参考层等所共同呈现的瞬间阻抗值(Instantanious Impedance),此即所谓的“特性阻抗”。 是故该“特性阻抗”应与讯号线之线宽(w)、线厚(t)、介质厚度(h)与介质常数(Dk)都扯上了关系。
4.2 阻抗匹配不良的后果 由于高频讯号的“特性阻抗”(Z0)原词甚长,故一般均简称之为“阻抗”。读者千万要小心,此与低频AC交流电(60Hz)其电线(并非传输线)中,所出现的阻抗值(Z)并不完全相同。数位系统当整条传输线的Z0都能管理妥善,而控制在某一范围内(±10﹪或±5﹪)者,此品质良好的传输线,将可使得杂讯减少,而误动作也可避免。 但当上述微带线中Z0的四种变数(w、t、h、 r)有任一项发生异常,例如讯号线出现缺口时,将使得原来的Z0突然上升(见上述公式中之Z0与W成反比的事实),而无法继续维持应有的稳定均匀(Continuous)时,则其讯号的能量必然会发生部分前进,而部分却反弹反射的缺失。如此将无法避免杂讯及误动作了。例如浇花的软管突然被踩住,造成软管两端都出现异常,正好可说明上述特性阻抗匹配不良的问题。
4.3 阻抗匹配不良造成杂讯。上述部分讯号能量的反弹,将造成原来良好品质的方波讯号,立即出现异常的变形(即发生高准位向上的Overshoot,与低准位向下的Undershoot,以及二者后续的Ringing)。此等高频杂讯严重时还会引发误动作,而且当时脉速度愈快时杂讯愈多也愈容易出错。
那么是否什么时候都要考虑阻抗匹配?
在普通的宽频带放大器中,因为输出阻抗为50Ω,所以需要考虑在功率传输电路中进行阻抗匹配。但是,实际上当电缆的长度对于信号的波长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时,就勿需阻抗匹配的。
考虑信号频率为1MHz,其波长在空气中为300m,在同轴电缆中约为200m。在通常使用的长度为1m左右的同轴电缆中,是在完全可忽略的范围之内。

医学上

概述

阻抗的概念最早由弗洛伊德提出,他将阻抗定义为求助者在自由联想过程中对于那些使人产生焦虑的记忆与认识的压抑,因此,阻抗的意义在于增强个体的自我防御。弗洛伊德对阻抗的定义强调了潜意识对于个体自由联想活动的能动作用。而罗杰斯将阻抗看作个体对于自我暴露及其情绪体验的抵抗,目的在于不使个体的自我认识与自尊受到威胁。这一观点体现了个体的认知对于自我结构与发展的防护作用。此外,一些行为主义心理学家把阻抗理解为个体对于其行为矫正的不服从。阻抗的表现形式,可以是语言形式或非语言形式,也可以表现为个体对于某种心理咨询要求的回避与抵制,或个体对心理咨询师或其他人的某种敌对或依赖,或流露于个体的特定认知、情感方式,以及对心理咨询师的态度等。
包括沉默、寡语和赘言。以沉默最为突出。
沉默可表现为个体拒绝回答咨询师提出的问题,或长时间的停顿。它是个体对于心理咨询最积极的、最主动的抵抗。需要注意将阻抗性沉默与反省性的沉默区分开来。
少言寡语通常以短语、简句及口头禅(嗯、噢、啊)等形式加以表现。
赘言表现为滔滔不绝地讲话,潜在动机可能是减少咨询师讲话的机会,回避某些核心问题,转移其注意力等。目的在于回避那些求助者不愿接触的现实问题,以免除由此而产生的焦虑与其他痛苦体验。
内容阻抗
常见形式有理论交谈、情绪发泄、谈论小事和假提问题等。
理论交谈是求助者进行自我保护的有效手段之一。例如不停地谈论心理治疗方法。
情绪发泄可表现为大哭大闹、泪流不止,或不自然地大笑。
谈论小事是最轻微的也是最不易发现的阻抗表现。
假提问题一般涉及心理咨询的目的、方法、理论基础及咨询师的私人情况等。
讲话阻抗
常见的有心理外归因、健忘、顺从、控制话题和最终暴露等。
心理外归因严重阻碍了个体的自我反省,是自我中心主义的表现。
健忘有很大的任意性,例如二战中纳粹集中营的戚者往往不愿意提起往事或对细节表现出记忆模糊。
顺从具有隐蔽特点,常使人不易发觉对方潜在的阻抗作用。
控制话题除回避自己不愿谈论的内容外还可强化求助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的自尊与地位。
最终暴露要和犹豫性的最终暴露区别,不能简单地将最终暴露都视作阻抗的表现。
咨询阻抗
最突出的表现有不认真履行心理咨询的安排、诱惑咨询师以及请客、送礼等。
不认真履行心理咨询的安排包括不按时赴约或借故迟到、早退,不认真完成咨询师安排的作业,不付或延付咨询费等。迟到是反映阻抗较为可靠的指标。有的求助者取消预约,或在预定时间不来咨询且事先不通知咨询师,这通常是极为严重的阻抗。不赴约的动机常包括恐惧和怨恨。
诱惑咨询师目的是为了达到控制咨询关系发展的目的。
请客送礼也表示求助者的某种自我防御需要及其控制咨询关系的欲望。
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是对个体的自我保护及对其痛苦经历的精神防御。
传统的精神分析学说十分重视阻抗对于自由联想的影响,并将对此的解释与领悟当作精神分析的重要目标之一。
在很多情况下,对于阻抗的认识往往是心理咨询突破的开端。

产生原因

主要原因
卡瓦纳认为来自求助者的阻力主要原因有三个:
1.成长必然带来某种痛苦。例如:求助者可能需要转变成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可能需要承认自己在欺骗自己,可能再装假,可能需要面对一种痛苦的抉择。
2.行为的失调是机能性的。例如以患病为代价换来丈夫的关心,担心神经症的症状一旦去除就必须面对学习上的竞争。例如饮酒过度只是为了掩盖其工作上的失败、婚姻中的不幸等。
3.求助者可能带有某种反抗心理咨询的动机。例如咨询只是为了寻求肯定或声讨某人,或想证实自己与众不同或咨询师对自己也无能为力,或是并无发自内心的求治动机。
应对阻抗的要点
1.解除戒备心理
2.正确地进行诊断和分析
3.以诚恳帮助对方的态度对待阻力
4.处理沉默现象:
有时沉默的感觉来自于咨询师,故需首先判断沉默真的存在吗?
大部分由求助者引起的。
怀疑型
茫然型
情绪型
思考型:凝视空间中的某一点
内向型
反抗型
调整多话状态:
与咨询师有关的原因:
咨询师角色的定位、咨询内容的难易、咨询时间的多少
与求助者有关的原因:
宣泄型倾吐型 癔症型表现型表白型 掩饰型

临床表现

阻抗可以各种微妙和复杂的形式发生,它可以是结合了的或混合了的形式,单独的,孤立的例子并不总是常规。在分析中,所有的行为都可以为阻抗的目的服务,所有的行为都有冲动和防御两个成分。然而下面列举的临床例子都将是典型的、简单的和最容易观察到的:
患者沉默
(The patient is silence) 这是在精神分析实践中最容易识别、也是最常见的阻抗。沉默意味着患者在意识和潜意识的层面里都不愿意和分析师交流他的思想和感情。患者可能会觉察到他的不愿意,或仅仅感觉到脑子里没什么东西。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的任务是分析他沉默的理由。我们要揭示对抗自由联想分析程序的动机,我们可以这样问患者:
“是什么原因使你此刻远离了分析?”
“是什么原因使你脑子里一片空白?”
或“你好像再想不起什么了,是怎么回事呢?”
弗洛伊德(1913)及Ferenczi(1916)都说过:只有在最深度的睡眠中大脑才会出现空白,否则,“什么都没有”就是由阻抗引起的。
有时除了沉默之外,有些患者可能无意中会通过他的姿势、动作或面部表情显示出他沉默的动机、甚至内容。如把头移开视线,用手捂住眼睛,在躺椅上辗转不安及脸红都意味着窘迫或尴尬。如果同时患者心不在焉地把她的结婚戒指摘下来,又在小指上戴上摘下地重复,那么除了沉默之外,她似乎在告诉我,她正在为有关性的想法或对婚姻不忠诚的想法所窘迫。她的沉默意味着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冲动,还没有意识到她想暴露自己体验的愿望和想把这种体验掩盖的力量正在对抗和斗争。
患者没有感觉
(The patient does not feel like talking)
这也是前面所说情境的一个变化形式。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不是在字面上的沉默,而是意识到他没有想谈话的感觉,或没有任何事情可说,在这种状态之后常常跟着来的就是沉默。分析师的任务与对付沉默是一样的:去揭示为什么或什么东西使患者缺乏想谈话的感觉。这种"没什么可谈的"的状态是有原因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患者对这个原因进行工作。这个任务就如同于处理病人沉默的状态,挖掘引起患者脑子一片空白的潜意识里的东西。
提示阻抗的情感
(Affects Indicating Resistance)
从患者的情绪上能最典型地提示阻抗的现象是:当他用语言和你交流时缺乏情感的表达,(感情是缺失的)。患者的叙述显得枯燥、单调、使人厌倦和漠然。给人的印象是患者并没有投入或远离了他正在报告的内容。这种对本来应有很高情绪负荷的事件的情感缺失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一般说来,这种情感的不恰当性是阻抗的明显标志。当理性和情绪不一致时,患者的表达、发音全表现出希奇古怪或异乎寻常的性质。
患者的姿势
(The Posture of the Patient)
患者在躺椅上的姿势经常能展示出他们的阻抗:僵硬的、不自然的、或把身子蜷缩起来都提示防御。任何不改变的、维持一个小时甚至更长访谈时间的姿势都是阻抗的信号。如果一个人相对放松地做自由联想,他的姿势在一个小时中是有一些变化的。过多的身体活动也提示某些东西正在替代语言在释放。姿势和语言内容不相符也是阻抗的信号,如当患者用温和的语调讲述某些事件时,身体却辗转不安,他身体的动作似乎在面对讲述事件的另外部分。握紧拳头,双臂交*紧紧扣在胸前,踝部紧紧靠在一起都是遇到阻碍物的提示。还有,患者在访谈中从躺椅上坐起来,或有一只脚离开躺椅,都是他想逃离分析情境的提示。打哈欠也是阻抗的标志。患者进入办公室的方式,与分析师避开眼神的接触,或谈一小段与躺在躺椅上的话题无关的内容,或在访谈结束离开房间时不看分析师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阻抗的提示。
时段固定
(Fixation in Time)
一般说来,当患者比较自由地谈话时,或相反,谈论琐事或外在的事件
(Trivia or External Events)
当患者用谈论一些表面的、不重要的、相对无意义的事件而拖延时间时,他正在避免一些对他有意义的事情。当患者只是在重复谈话内容而没有进一步的详述或缺乏相伴的情感、没有深刻的内省时,我们就可推断阻抗正在发挥作用。当患者对自己谈论这些索然无味的事情并不觉得奇怪时,就意味着他正在远离什么。缺乏内省和沉思都是阻抗的表现,一般说来,浮夸的词语表达起来可能是丰富的,但如果它没有引出新的回忆、新的内省或明确的情绪体验,那么就提示是防御的表现。
还有一种同样的情况是谈论外部的事件--即使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如果只谈论外部事件的情境,而没有导入到个人的、内部的情境,也说明阻抗在工作。
回避主题
(Avoidance of Topics)
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是患者回避谈论引起痛苦的话题,他们这样做可能是有意识的,也可能是无意识的,这样形式的阻抗特别容易发生于与性、攻击性和移情有关的时候。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当病人慷慨陈辞时仍然能够小心谨慎地避开那些与性和攻击冲动有关的内容,避开与分析师有关的情感内容。即使谈及到与有性有关的内容时,最困难的部分似乎也是谈论躯体的感受性,患者可能一般性地提及性的欲望或兴奋,而不愿意提及特定的身体感觉或渴望某部位兴奋的感觉。患者可能回忆一次性事件而不愿直接和简单地说出身体的哪些部位卷入了。他们可能像这样说:
“We made oral love last night.”
“My husband kissed me ***ually.”
这一类的例子都是典型的阻抗
在分析早期,带有性的、或敌意的对分析师的幻想也是回避的内容。患者可能显示出对分析师的强烈好奇,但又用正统的术语谈论他,而不愿面对他们的性或攻击性的情感。如
“我想知道你结婚了吗?”
或“你今天看上去面色不好,很疲惫。”
任何一个没有进入分析主题的偶然话题都是阻抗的重要标志,必须紧紧抓住。

阻抗计算公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