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美案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铡美案》是中国戏曲的传统剧目,三侠五义戏,包公断案故事,京剧裘派代表剧目。豫剧又名《秦香莲》。

内容简介

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仁宗招为驸马。秦香莲久无陈世美音讯,携子上京寻夫,但陈世美不肯与其相认,并派韩琪半夜追杀。韩琪不忍下手只好自尽以求义,秦香莲反被误为凶手入狱。在陈世美的授意下,秦香莲被发配边疆,半途中官差奉命杀她,幸为展昭所救。 展昭至陈世美家乡寻得人证祺家夫妇,半途上祺大娘死于杀手刀下,包拯找得人证物证,欲定驸马之罪,公主与太后皆赶至阻挡,但包拯终不让步将陈世美
铡美案

铡美案

送上龙头铡。

故事考证

铡美案:《包公案》和《三侠五义》的交叉体现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瞒皇上 杀妻灭嗣良心丧 逼死韩琦在庙堂 ”随着这句经典唱腔,铡美案被大家广泛认知。
这是包公故事里一个很有名的段落,讲述了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仁宗招为驸马。秦香莲久无陈世美音讯,携子上京寻夫,但陈世美不肯与其相认,并派韩琪半夜追杀。韩琪不忍下手只好自尽以求义,秦香莲反被误为凶手入狱。在陈世美的授意下,秦香莲被发配边疆,半途中官差奉命杀她,幸为展昭所救。 展昭至陈世美家乡寻得人证祺家夫妇,半途上祺大娘死于杀手刀下,包拯找得人证物证,欲定驸马之罪,公主与太后皆赶至阻挡,但包拯终将陈世美送上龙头铡。
其实在明代根据元曲整理的《包公案百家公案》里第26回《秦氏还魂配世美》陈世美中状元不认妻子儿女的故事和现代铡美案剧情差距很大。那么现代的铡美案和包公百家公案又有什么区别呢?
  1. 包公案里陈世美没有做驸马。
  2. 秦氏不叫秦香莲。
  3. 陈世美“久贪爵禄,不念妻子”两年未回家,秦氏带两个孩子寻夫,在陈世美过寿的时候扮作弹唱女子在其同僚面前为其献琵琶曲,陈羞脸难藏散席后把秦氏抓来棒打一番赶出城去,觉得秦氏行为“羞杀陈门概族人”派骠骑将军赵伯纯赶到白虎山下一剑杀之,要接瑛哥、东妹回府,两个孩子不回。铡美案里是韩琦追杀秦香莲母子至破庙,见秦香莲母子可怜不忍杀害又无法交差自杀。
  4. 神仙觉得秦氏死的冤,唤土地判官看管秦氏尸首,不可损坏。化作法师黄道空教给瑛哥、东妹武艺。后闹海盗的时候天子张榜寻贤,瑛哥、东妹平海盗被封官。封瑛哥为中军都督,封东妹为右军先锋夫人,封母亲秦氏为镇国老夫人,父陈世美为镇国公。兄妹去白虎山敕葬母亲的时候,秦氏还魂要报当年被杀之仇,告到包大人台下。包大人怒,拟决世美罪名禀报天子,即差张千、李万去拿陈世美、赵伯纯到庭鞫问、拷打一番。世美俯首无语,一直实招。拯拟世美配辽东军,赵伯纯配云南军。铡美案里是秦香莲到开封府状告当朝驸马杀妻灭子,被龙头铡所铡。
那么为什么流传下来会有这么多差距呢? 这是因为在《三侠五义》之前包公还没有铡刀,更没给展昭等人辅佐,无法用法器铡权贵。包公故事出于宋代,兴于元曲,明代经人整理成短篇集包公案又叫龙图公案,清代经石玉昆借鉴包公民间故事创作出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三侠五义》前二十七回以包公故事为主,把原来被严重神话了的包大人还原成普通人,更体现了包公清正廉明人性化的一面。其中包括四大门柱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由来,公孙策的出世由来,包大人三口铜铡的由来,开封府三宝的由来,展昭辅佐包大人的由来等等,这些都是《三侠五义》情节故事。自清代后,包公戏演出的基本都是《三侠五义》里的故事情节,也引用了《三侠五义》里包大人的三口铜铡和护卫展昭。现代戏曲《铡美案》是《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里的“铡美案”故事情节,。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现代铡美案的样子。

翻案

陈世美简介

在戏曲《铡美案》中,陈世美、秦香莲都提到自己是湖广均州(今湖北省丹江口市)人氏。如果均州历史上有陈世美、秦香莲这两个人,那有没有历史文献或文物遗存能证明呢?
童德伦,今76岁(2004年),丹江口市工商银行的离休干部,喜爱写作与地方志研究,10年中搜集了大量的文史资料和民间传说,写成40万字的专著《陈年谷秘史》。童老先生认为《铡美案》中的陈世美在生活中的原型,是一个叫陈年谷的人。但生活中的陈年谷与戏曲中的陈世美,是截然相反的一个人物。
陈年谷,号熟美,均州人,出生于明代天启五年,自幼聪颖好学,发愤读书。清顺治八年,陈年谷考取举人,顺治十二年考取进士。后被任命为直隶饶阳知县。任期满3年后,吏部考核其政绩最优,升任刑部主政,郎中。由于政绩突出,陈年谷屡受顺治皇帝重用,被封为贵州省思石道按察司副使兼布政司参政。康熙十年后,陈年谷升任户部郎中、侍郎,康熙二十三年携妻告老还乡。据童老先生考证,陈年谷不仅在官场上一帆风顺,其道德品质也没有什么可指责之处,更没有贪图富贵,杀妻灭子之事。
既然陈熟美的经历与《铡美案》如此大相径庭,那为何被编进了《铡美案》中?何况陈世美是明末清初人,又如何让宋代的包拯给铡了呢?

童德伦的考证

童德伦认为就是一个“戏”字的缘故。
根据童德伦的考证,这出戏是这样编成的:清顺治十五年,陈熟美的同窗好友仇梦麟与胡梦蝶从均州到京都找陈熟美求官,被陈熟美讲明道理后婉言拒绝。仇、胡二人大为不满,认为陈熟美在求学期间他们曾接济过他,但是他仕途已就,反而忘恩负义,不念旧情。怀恨而归的仇梦麟和胡梦蝶走到河南南阳,正遇上当地上演曲剧《琵琶记》。二人看到戏中所演正是忘恩负义之事,于是计上心来。他们不惜花费银两,请戏班子按自己的意愿,把《琵琶记》的情节加以改造,把戏中忘恩负义的男主人公换成了他们怨恨的陈熟美,编造了一出他们认为赛过《琵琶记》的新戏。
戏的内容不多,只是把名字换了一下,为掩人耳目,他们不敢用真名,而是把陈熟美变成了陈世美,还把陈世美说成了驸马。
改编后的《琵琶记》在河南、陕西、湖北一带的演出,引起了观众的同情和共鸣。根据观众的愿望,《琵琶记》后来又被改编成陈世美让包青天给铡了。于是清代的事也就“演绎”到了宋代,戏名也变成了《铡美案》。
作为戏剧中的另一个主人公陈世美的妻子秦香莲,童德伦先生认为,秦香莲和陈世美都是戏剧人物,是艺术形象。她的生活原型真名叫秦馨莲,是均州六里坪秦家楼人氏。她是陈熟美的第二个妻子。夫妻相敬如宾,白头偕老。根本没有戏剧中所编的那些情节,编戏人为了掩人耳目,把秦馨莲改成秦香莲。
《丹江口文史资料》由湖北省丹江口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写。在这部文史资料的第一辑里,一篇题名《陈世美其人其事》的文章对陈年谷同窗学友编戏辱骂嘲弄之事,也作了充分考证,主要事实与童德伦所述完全一致。
陈年谷的第十代孙陈吉棋生活在武汉。78岁的陈吉棋说:“小的时候我见过我家的神龛上供奉的祖宗牌位,有陈一奇、陈年谷。那时父亲说,我祖父年轻的时候,河南有个剧团到我们县上来演《铡美案》,祖父四兄弟邀约了些亲朋好友,到剧场砸了戏箱,打了演员,把剧团撵出了均县,这出戏在我们县再没有演出过。”
陈世美是清朝人乃假真相
不少人经过“考证”说陈世美其实是清朝顺治年间的进士陈年谷(号熟美),是被冤枉的,还说陈年谷的两位同学报复诬陷,把陈熟美编成了戏曲中的陈世美。说来也巧,陈熟美和剧中的陈世美都是“均州人氏”。
其实只要你上网搜索一下就知道这是无稽之谈了。
在清朝之前的明朝,万历年间有一位自称钱塘散人的安遇时,留下了一本书叫《包公案百家公案》,那时的书里第26回《秦氏还魂配世美》就有了均州人陈世美中状元不认妻子儿女的故事,和豫剧《包青天》剧情的前半截极为相似。
大家只要百度一下《包公案百家公案》,就能看到这本明朝的书。只是这部书里没写铡陈世美,是发配陈世美,包公戏曲受《三侠五义》影响改成铡陈世美。
这足以证明有些后人精心考证的《陈世美真相》其实是煞费苦心的假真相。

电视剧

剧情简介

宋代穷儒陈世美,进京考中状元,被招为驸马,其发妻秦香莲带二子上京寻访, 陈世美非但不认,还企图杀人灭口,香莲只得投告于包公。包设法赚陈过府,苦心劝释,然世美终不听,包命香莲当堂对质,而世美竟下绝手,欲害其妻。包公愤极,动以铡刑。皇姑、太后闻讯,急来营救。包铁面无私,不畏权势,终将陈世美铡死。是潮剧经典剧目之一。
剧本整理:石草
导 演:林鸿飞方展荣
作 曲:黄钦赐
司 鼓:陈彦桐
领 奏:方俊荣 陈实彪 陈锐

演员表

剧中的主要演员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包拯 陈光耀 ----
秦香莲 邱秀如 ----
皇 姑 黄丹娜 ----
冬 哥 蔡丽娃 ----
春 妹 陈燕桃 ----
王 朝 池木标 ----
陈世美 林碧芳 ----
太 后 廖文卿 ----
马 汉 陈金辉 ----
太 监 吕文平 ----
刀斧手 廖顺兴;曾惠刚 ----

包青天

简介

《铡美案》是台湾电视剧《包青天》(1993版)系列里的一个故事,系第一单元,共6集(1-6集)。主要讲述陈世美抛弃妻儿甚至追杀妻儿最后被包青天正法的故事。
铡美案

铡美案

基本信息

片名:铡美案
导演:孙树培
主要演员:金超群范鸿轩何家劲刘雪华杨怀民
类型:古装悬疑
国家/地区:中国台湾
语言:国语
上映日期:1993年2月23日
集数:6

演员表

包青天:金超群;展昭:何家劲;公孙策:范鸿轩;王朝:高念国;马汉:徐建宇;张龙:杨雄;赵虎:邵长生;秦香莲:刘雪华;陈世美:杨怀民;公主:侯炳莹;王丞相:曹健;韩琪:杨平安;家麟 :阳力;陈父:王宇;陈母:唐如蕴;宁儿:李姿莹;馨儿:林亦凡;太后:卢碧云;祺老爹:袁保璜;祺大妈:张萍;宋仁宗:孙鹏;太监:陈湘伟

裘派名剧

简介

《铡美案》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故事,也是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这个剧本是以中国京剧团演出的《秦香莲》中的《铡美案》一折为底本,由中国京剧团王泉奎娄振奎赵文奎郑亦秋与本院编辑处邱炘、吕瑞明共同整理的。

剧情

【第一场】
(四侍卫、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引子)赤胆忠心,保宋主,锦绣龙廷。
(念)乌纱罩铁面,与民断屈冤。眼前皆赤子,头上有青天。
(白)老夫,包拯。宋室驾前为臣,官拜龙图阁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府尹。适才朝罢而归,偶遇秦香莲拦轿喊冤,状告当朝驸马陈士美,杀妻灭嗣。老夫也曾命她前去写状,这般时候,未见到来。左右,伺候了。
(马汉、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白)参见相爷。
包拯(白)呈状上来。
秦香莲(白)是。
包拯(白)啊老夫命你前去写状,因何白纸呈上
秦香莲(白)状告当朝驸马,无人敢写。
包拯(白)哦!状告当朝驸马,就无人敢写
秦香莲(白)正是。
包拯(白)来!将她带在官代书写状,哪个不写抓来见我!
马汉(白)随我来。
(马汉、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同上。)
秦香莲(白)状纸写毕,相爷请看。
包拯(白)呈上来。"具告状人秦氏香莲,年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陈士美,杀妻灭嗣"……
秦香莲(哭)喂呀……
包拯(白)带下去。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
包拯(白)来。
马汉(白)有。
包拯(白)拿我名帖,请陈驸马过府一叙。
马汉(白)是。
太监(内白)驸马到。
马汉(白)驸马不请自到。
包拯(白)哦,我正要寻他,他倒来了。有请。
马汉(白)有请。
(四校尉、大太监引陈士美同上。四校尉同下。)
包拯(白)驸马。
陈士美(白)明公。
陈士美、
包拯(同笑)哈哈哈……
包拯(白)请坐。
陈士美(白)有座。
包拯(白)不知驸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陈士美(白)岂敢,本宫来得鲁莽,明公海涵。
包拯(白)岂敢。驸马到此,必有所为。
陈士美(白)我命韩琪出京办事,不想被响马杀死。
包拯(白)响马可曾拿获
陈士美(白)现在堂下。
包拯(白)何不带上堂来,一同审问。
陈士美(白)那是自然。来!
太监(白)有。
陈士美(白)带响马。
太监(白)带响马。
(四校尉带王朝同上。四校尉同下。)
王朝(白)参见相爷。
包拯(白)啊,你可是王朝
王朝(白)正是小人。
包拯(白)为何身带绑绳
王朝(白)驸马言道,韩琪是小人杀死。
包拯(白)可曾招认
王朝(白)招认了。
包拯(白)嗯!人命关天,你就不该招认。
王朝(白)小人若不招认,驸马焉能过府。
(包拯点头。)
包拯(白)啊,驸马。
陈士美(白)明公。
包拯(白)此人乃是我府的王朝,怎说是杀人的响马
陈士美(白)明明是杀人的响马,怎道你府的王朝!
包拯(白)王朝也罢,响马也罢。来,与他松绑。
陈士美(白)且慢,走脱响马,哪个担待
包拯(白)驸马你来看!走脱了响马,走不了包拯!来,与他松绑。
王朝(白)谢相爷。
包拯(白)啊,驸马,真响马倒被我拿获了。
陈士美(白)倒被明公拿获了
包拯(白)正是。并非一人。
陈士美(白)莫非三五成群
包拯(白)正是三五成群。
陈士美(白)就该带上堂来,你我一同审问。
包拯(白)原要一同审问。来!
王朝(白)有。
包拯(白)带响马。
(包拯向王朝示意。)
王朝(白)秦香莲母子上堂。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西皮摇板)忽听相爷一声叫,
走上前来问根苗。
陈士美(白)唗!
(西皮散板)一见贱人心头恼,
三番两次为哪条
三尺龙泉出了鞘,
管叫你母子命难逃!
(包拯拦,秦香莲、冬哥、春妹同下。)
包拯(白)驸马,你太莽撞了,莽撞了,啊哈哈哈!
(包拯、陈士美同落座。)
包拯(白)驸马,她母子既然找进京来,你就该相认才是。
陈士美(白)嗯!本宫命你审问响马,你倒盘问起本宫来了。来,顺轿!
包拯(白)且慢!
(包拯拦。)
包拯(白)哪里去
陈士美(白)回府。
包拯(白)只恐你来得就去不得!
(西皮导板)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西皮原板)尊一声陈驸马细听端的:
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
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
提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
我料你在原郡定有那结发妻。
到如今她母子前来寻你,
你为何不相认反把心欺。
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
祸到临头悔不及。
陈士美(西皮原板)明公说话言太偏,
细听本宫说根源:
甲子年间开科选,
天下举子来求官,
头一名进士陈士美,
(西皮快板)御笔亲点为状元;
跨马三日游宫院,
才将公主配良缘。
一无证来二无见,
你叫我相认为哪般
包拯(西皮摇板)驸马不必巧言讲,
现有凭据在公堂。
人来看过香莲状--
(白)驸马!
(西皮快板)驸马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抛妻子、藐皇上,
后婚男儿招东床。
状纸押至在我的大堂上--
咬定牙关你为哪桩!
陈士美(西皮散板)既然有人将我告,
你何不升堂问根苗!
包拯(西皮散板)你劝我升堂有什么好,
霎时叫你的魂魄消。
王朝击鼓带原告!
王朝(白)击鼓升堂!
(四衙役、四刽子手自两边分上。包拯入座。)
包拯(西皮散板)带上了香莲看他招不招!
王朝(白)香莲上堂!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西皮散板)母子三人把堂进,
包相爷与我把冤伸。
包拯(西皮散板)那旁坐的陈士美,
上前对质这负义人。
秦香莲(西皮散板)你如今来到开封府,
包相爷不饶负义人!
陈士美(西皮散板)你冒认官亲将我告,
公堂之上还放刁。
秦香莲(西皮散板)我身上穿的是公婆孝,
你身上穿的是蟒龙袍;
恨你不过剜尔眼!
陈士美(西皮散板)一足要你命一条!
包拯(白)大胆!
(西皮散板)你差韩琪行刺到,
来到开封还不招!
陈士美(西皮散板)我差韩琪有谁晓
包拯(西皮散板)现有你府杀人刀!
陈士美(西皮散板)为何有刀无有鞘
包拯(白)这……
秦香莲(白)相爷!
(西皮散板)刀鞘现在韩琪腰!
包拯(白)着着着!
(西皮散板)王朝与爷取刀鞘!
王朝(白)啊!
(王朝、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王朝上。)
王朝(西皮散板)取来刀鞘相爷瞧。
包拯(西皮散板)大堂之上刀对鞘,
件件是实你还不招!
陈士美(西皮散板)大堂之上刀对鞘,
心想一计我要脱逃。
内侍与我快顺轿!
包拯(白)哪里去
陈士美(白)明公啊!
(西皮散板)我有本章奏当朝。
包拯(西皮散板)开封府有人将你告,
先打官司后上朝!
陈士美(西皮散板)纵然有人将我告,
你把我当朝驸马怎开销!
包拯(西皮散板)慢说你是驸马到,
就是那凤子龙孙我也不饶!
头上打下乌纱帽!
(包拯打去陈士美纱帽,太监下。)
包拯(西皮散板)身上再脱你的蟒龙袍!
(四刽子手同剥去陈士美龙袍。)
包拯(西皮散板)人来捆绑陈士美!
(四刽子手同抬起陈士美。)
包拯(白)陈驸马!
陈士美(白)包明公!
包拯(白)陈士美!
陈士美(白)包黑贼!
包拯(白)呀呀呸!
(西皮散板)杀妻灭子罪难逃。
(白)刽子手!
(西皮散板)将陈士美押至在二堂道!
(刽子手抬陈士美同下。)
包拯(西皮散板)铡了这负义人再奏当朝。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皇姑(内白)摆驾。
(太监、四宫女引皇姑同上。)①
皇姑(西皮快板)忽听内待一声禀,
倒叫本宫吃一惊。
来在开封住车辇,
快叫包拯来把我迎。
(王朝暗上。)
太监(白)皇姑驾到。
王朝(白)启相爷:皇姑驾到。
(四侍卫、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散板)忽听王朝一声请,
王朝(白)皇姑驾到。
包拯(西皮散板)皇姑驾到府门庭。
走上前来忙跪定,
问声皇姑可安宁
皇姑(西皮散板)本宫口内传旨意,
包拯莫跪且平身。
包拯(西皮散板)皇姑不在宫院内,
来在开封为何情
皇姑(西皮散板)驸马过府来议事,
为何不见转回程
包拯(西皮散板)开封府无有陈驸马,
有一个犯官负义人。
皇姑(西皮散板)犯罪的官儿是哪一个
包拯(西皮散板)陈士美就是他的名。
皇姑(西皮散板)驸马犯了何条律
包拯(西皮散板)杀妻灭子欺祖宗。
皇姑(西皮散板)欺了祖宗该何罪
包拯(西皮散板)包拯的铜铡不容情!
皇姑(西皮散板)既然有人将他告,
快带原告问分明。
包拯(西皮散板)回头便把香莲叫,
(秦香莲上。)
秦香莲(西皮散板)相爷唤我为哪条
包拯(西皮散板)龙凤辇、五彩轿,
里面坐的龙凤娇。
你只管向前莫胆小,
看她把你怎开销!
(包拯下。四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随下。)
秦香莲(白)是。
(西皮散板)来至在堂外用目看,②
前护后拥好威严。
下首不跪上首站,
她问我一声我答一言。
皇姑(西皮散板)龙凤辇内用目看,
你是何人站我面前
秦香莲(西皮散板)自幼配夫陈士美,
我的名字秦香莲。
皇姑(西皮散板)驸马家无妻和子,
你冒认官亲理不端!
秦香莲(西皮散板)我夫妻结亲十年整,
我与他生下女和男。
皇姑(西皮散板)你不用与我巧言辩,
见皇姑不下跪所为哪般
秦香莲(西皮散板)论国法我应当与你跪,
论家法你就该把我参。
皇姑(白)唗!
(西皮散板)我本是金枝玉叶女,
敢在我面前发狂言!
秦香莲(西皮散板)先娶我来我为大,
后娶你来你为偏。
皇姑(西皮散板)好一个大胆秦香莲,
竟敢与皇姑论正偏。
吩咐宫人皮鞭打!
(宫女打秦香莲,秦香莲下。四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散板)你打香莲为哪般
皇姑(西皮散板)她敢与我分大小,
包拯(西皮散板)你二人应当姐妹称。
皇姑(西皮散板)为了此事将她打,
包拯(西皮散板)包拯在此你打不成!
皇姑(西皮散板)要打要打定要打!
包拯(白)哼哼!
(西皮散板)休在我开封乱胡行!
皇姑(西皮散板)吩咐内侍催车辇,
搬来国太讲人情。
(太监、四宫女、皇姑同下。)
包拯(白)呸!
(西皮散板)金枝玉叶少训教,
来在开封搅老包。
慢说搬来国太到,
宋王爷到此我也不饶!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国太(内西皮导板)适才内侍一声报,
(四太监引国太同上。)
国太(西皮原板)不由哀家怒冲霄。
包拯作事真可恼,
要铡驸马为哪条
闷坐宫院心焦躁,
皇儿回来问根苗。
(四宫女引皇姑同上。)
皇姑(西皮摇板)未下车辇泪先掉,
搬请母后把案消。
国太(白)驸马之事怎么样了
皇姑(白)今有包拯将驸马搭至铡口……
(皇姑哭。)
国太(白)不好了!
(西皮散板)内侍摆驾开封到!
(众人同走圆场。王朝上。)
国太(西皮散板)快叫包拯把我朝。
王朝(白)启禀相爷:国太驾到。
包拯(内西皮散板)王朝禀来马汉报!
(四侍卫、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散板)果然是国太驾临朝。
王朝、
马汉(同白)国太驾到。
包拯(西皮散板)走向前来忙跪倒,
接驾来迟把臣饶。
国太(西皮散板)哀家口内传旨意,
包相免礼且平身。
包拯(西皮散板)叩罢头来谢罢恩,
国太到此为何情
国太(西皮散板)驸马身犯何条罪,
为何不回紫墀宫
包拯(西皮散板)香莲母子将他告,
杀妻灭子罪难饶。
国太(西皮散板)驸马是我皇家婿,
庶民告官罪不容。
包拯(西皮散板)说什么皇亲与国戚,
王子犯法与民同。
国太(西皮散板)好一个胆大小包拯,
哀家讲情你不听,
我这里大堂来坐定,
看你把他怎样行!
包拯(西皮散板)国太大堂来坐定,
倒叫包拯无计行!
(白)刽子手!
(西皮散板)忙将铜铡来搭定,
(四刽子手搭铜铡同上,过场,同下。)
包拯(西皮散板)霎时叫他命难存!
国太(西皮散板)一见铜铡搭上堂,
不由哀家着了慌。
何人告下冤枉状,
快把原告带上堂。
包拯(西皮散板)回头便把香莲叫。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西皮散板)相爷叫我为哪条
包拯(西皮散板)大堂坐的龙国太,
那旁坐的龙凤娇。
我命你向前苦哀告,
也免得老包把心操。
(四侍卫、张龙、赵虎、包拯同下。)
秦香莲(西皮散板)带领儿女忙跪倒,
国太(西皮散板)一见贱人气难消。
内侍抢他的儿和女!
(太监抢冬哥、春妹同下。)
秦香莲(西皮散板)倒叫香莲无计行。
(王朝示意击鼓。)
秦香莲(西皮散板)急急忙忙击堂鼓--
(四侍卫、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散板)香莲击鼓为何情
秦香莲(西皮散板)国太抢去我的儿和女,
包拯(西皮散板)你为何抢她的小姣生
国太(西皮散板)哪个见她儿和女!
王朝(西皮散板)内侍抢去了小姣生。
包拯(西皮散板)王朝追回她儿和女!
王朝(白)啊!
(王朝下,领冬哥、春妹同上。)
王朝(西皮散板)相爷与她把冤伸。
国太(西皮散板)我纵然抢她的儿和女,
你敢把哀家怎样行!
包拯(西皮散板)一见国太把脸变,
倒叫包拯为了难。
秦香莲(白)相爷作主!
包拯(白)王朝!
(西皮散板)看过俸银三百两!
王朝(白)是。
(王朝取银。)
包拯(西皮散板)双手交与秦香莲。
这是纹银三百两,
拿回家去度饥寒。
教你儿女把书念,
千万读书莫作官;
你丈夫倒把高官作,
害得你一家就不团圆。
带领儿女回家转!
秦香莲(西皮散板)接过银两泪涟涟!
人道包相是铁面,
却原来他官官相护有牵连。
三百两银子我不要,
从今后屈死也不喊冤!
手拉儿女回家转--
包拯(白)回来!
(西皮散板)她母子三人泪不干。
香莲下堂把我怨,
她道我官官相护有牵连。
本当铡了陈士美--
国太(白)大胆!
皇姑(哭)喂呀……
包拯(西皮散板)国太一旁来阻拦。
有心不铡陈士美--
秦香莲(哭)喂呀……
包拯(西皮散板)倒叫我包拯两为难。
(白)罢!
(包拯摘冠。)
包拯(西皮散板)拼着官儿我不作,
塌天大祸我承担。
(白)刽子手!
(西皮散板)将陈士美搭在铜铡案,
铡了这负义贼再见龙颜。
(四刽子手抬陈士美同上,过场,同下。国太、皇姑同急扑,包拯拦阻。)
包拯(白)开铡!
(众人同允。堂鼓。开铡。)
国太、
皇姑(同白)哎呀!
(秦香莲揽冬哥、春妹入怀,以袖掩面。幕落。)
(完)

演出信息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裘派花脸、“梅花奖”二度获得者孟广禄12月16日在河北大戏院演出裘派名剧《铡美案》。

秦腔版本

剧中人物
包文拯——大净秦香莲——正旦
公主——小旦王朝——红脸
马汉——黑脸张千——小生
李万——小生大内侍——丑
四宫女、内侍
公主:(内唱)常随官与我讲一遍,
[大内侍、四宫女、公主上场门上。
[王朝、马汉、张千、李万下场门上)
吓的我胆战心又寒。
行来府门住车辇,
长随官速快向内传。
大内侍:谁在这里?
王朝等:做什么的!
大内侍:公主驾到!
王朝等:少站!
大内侍:哼!
王朝等:禀相爷!
包文拯:(内白)讲!
王朝等:公主驾到!
包文拯:小心了!(上场)
(唱)王朝传来马汉禀,
他言说公主到府中。
我这里上前忙跪定!
王朝等:威!
包文拯:(唱)王朝马汉喊一声。
莫呼威往后退,
相爷把话说明白。
见公主不比同僚辈,
惊动凤驾理有亏。
猛想起当年考文会,
包拯应试夺了魁。
披红插花游宫内,
国母笑咱面貌黑。
头戴黑,身穿黑,
浑身上下一锭墨。
黑人黑像黑无比,
马蹄印掌在顶门额。
三宫主母有恩惠,
她赐我红绫遮面额。
叫王朝!
王 朝:有。
包文拯:(唱)与爷把红绫取,(戴红绫)
三尺红绫遮面额。
走上前来双膝跪,
愿公主赦臣无罪责。
公主:哎呀!
(唱)兰萍公主用目睁,
我面前跪倒包爱卿。
开封府内忙放赦,
包爱卿莫跪将身平。
包文拯:(唱)扣一头,谢恩情,
谢过公主将臣容。
问公主不在木墀宫,
驾临臣府因甚情。
公主:(唱)驸马清早过你府,
却怎么不见转回宫。
包文拯:(唱)微臣未见御驸马,
有一个犯官受法刑。
公主:(唱)犯罪的官儿是那个?
包爱卿讲来皇姑听。
包文拯:(唱)犯罪之人陈世美,
秦香莲本是原告名。
公主:(唱)她告驸马因何故,
从头至尾说分明。
包文拯:(唱)骗公主,瞒圣上,
后婚男儿招东床。
生身父母不孝养,
要杀发妻害儿郎。
公 主:(唱)可恨驸马太不良,
后婚男儿招东床。
我有心不救御驸马,
金枝玉叶守空房。
我有心搭救驸马命,
国王女儿落偏房!
罢罢罢先救驸马命,
然后和他论短长。
既然有人把他告,
带来了原告我问端详。
包文拯:(唱)公主问我要原告,
这件官司有了苗。
秦氏香莲一声叫,
王朝等:(向内喊)香莲上堂!(秦香莲上)
包文拯:(唱)相爷把话说根苗。
大堂口落下五彩轿,
内坐公主贵花娇。
上前去,实言告,
把你的冤屈诉一遭。
秦香莲:(唱)包相爷与我讲一遍,
包文拯:(白)去!(包文拯下)
秦香莲:(唱)秦香莲抬头仔细观。
大堂口落下个金车凤辇,
见一女子坐内边。
梳妆打扮多妖艳,
前呼后拥甚威严。
昂然打坐不朝面,
她把我贫妇下眼观。
国王家女儿娇养惯,
她怎知百姓受可怜。
怪道来强盗不回转,
被这个妖精把他缠。
我有心上前拿礼见,
谁在后来谁在先。
她富贵来我贫贱,
贫而有志秦香莲。
大模大样一旁站,
她问我一声我应一言。
公主:(唱)稳坐车辇往外看,
见一贫妇站面前。
头上缺少帕儿苫,
身穿一领补丁衫。
腰系罗裙少半片,
她和乞儿是一般。
家住那州并那县,
张王李赵你说实言。
秦香莲:你听!
(唱)家住湖广均州府,
陈家庄上有家园。
我丈夫名叫陈世美,
我是他妻秦香莲。
公 主:(唱)驸马并无妻和子,
你为何疯言浪语将他攀。
秦香莲:(唱)我夫妻结发十余载,
所生一女并一男。
公主:(唱)民妇讲话理不端,
是非颠倒似疯癫。
你本是百姓人家身贫贱,
见公主不跪为那般。
秦香莲:(唱)今日仇人在当面,
那有好话对她言。
休夸你富贵穿绸缎,
做出事叫人下眼观。
国王家女儿你学下贱,
你不该下嫁后婚男。
先娶我来我为大,
后招你来你为偏。
我乃一正,
你乃一偏。
下得车辇,
跪倒我面前。
口称姐姐理自当然,
理应你拜参。
公主:走!
(唱)好一大胆秦香莲,
敢和公主论正偏。
常随官儿一声唤,
你先打泼妇四十鞭。
秦香莲:(大内侍上前,秦对大内侍)走!
(唱)仗势欺人成习惯,
无故打人为那般。
公主:打!(大内侍打秦香莲)
秦香莲:(唱)包相爷何不快救难,
王朝等:有请相爷!
包文拯:(上唱)
上前忙把宫人拦。
莫要打来一傍站,(秦香莲下)
问公主打她为那般。
公主:(唱)贱人和我论大小,
因为此事动了刑。
包文拯:(唱)大小二字怎样讲,
公主讲来为臣听。
公主:(唱)她言说先娶她来她为大,
后招我来作小星。
包文拯:(唱)秦氏讲话理端正,
你应和她姐妹称。
公主:(唱)我本是金枝玉叶国王女,
怎和她庶民百姓一般同。
包文拯:(唱)百姓也是娘生养,
那点与人不相同。
她虽身贫有血性,
不过未曾生皇宫。
公主:(唱)开言再问包爱卿,
偏袒秦氏因甚情。
包文拯:(唱)秦氏讲话理端正,
公主讲话理不通。
公主:(唱)你向秦氏因何故,
包文拯:(唱)陈世美杀妻害子罪非轻。
公主:(唱)你能问他什么罪,
包文拯:(唱)定赴铜铡不容情。
公主:(唱)当朝驸马你先敢,
包文拯:(唱)龙子龙孙以律行。
公主:(唱)我要传令把秦氏斩,
包文拯:(唱)为臣在此你不能。
公主:(唱)要斩要斩实要斩,
包文拯:(唱)不能不能实不能。
公主:(唱)欺君傲上包文拯,
包文拯:(唱)理直气壮为百姓。
公主:(唱)你敢和我见国太,
包文拯:(唱)哪怕上殿见主公。
公主:(唱)我把原告让与你,
包文拯:(唱)请请请,我让公主你先行。
公主:(唱)好一大胆的包文拯,
气的兰萍脸发红。
长随官儿莫久停,
后宫院说与国母听。哼!(公主,大内侍、四宫女下)
包文拯:(唱)国王家女儿太娇横,
一味呆私不顾公。
满说搬来龙国太,
宋王爷到来咱不容。
[包文拯、王朝、马汉、张千、李万亮相、幕落。
——剧 终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