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潮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电视剧《金融潮》是由中国工商银行、成都对外电影电视公司、山东济南啤酒厂在1996年联合摄制,并于当年在北京电视台首映,后在全国各电视台播放。该剧以加拿大华侨、金融家蔡廷炎回国进行大规模投资活动,寻求、追忆情感历程为线索,浓墨重彩地勾勒出改革开放时代的灿烂远景,细腻清新地描绘了几位主人公情感的痛苦与复苏,以及人们在金融大潮中的心绪、思绪、情绪与尊卑。用制片人的话说:“《金融潮》要创造一个中国似的梦,让观众在梦里看到自己的未来,对未来有所期望。”

简介

主要演员:
薛若怡——赵静蔡廷炎——冯福生
冯白桦——庞敏 冯传山——韩振华
好 好——常远 冯雨飞——刘新
史中义——米学东唐艾姬——刘敏涛
片段
焦 凤——傅冲
1996年 金融潮 赵进饰薛若怡
主题:
这部21集的大戏围绕“投资擂台”和“叙情认子”两个总悬念交织、递进、展开情节,始终保持了每集叙事的张力,具有强烈的艺术性。比如蔡廷炎与薛若怡的感情可以回溯到二十多年前,编导并未用蒙太奇把他们的经历直观地展现在屏幕上,而是通过人物在现实关系的纠葛中靠语言交流自然带出。这就使个人经历不再是累赘的情节性交代,而成为此时此地人物心态和情感的外化依托,成为人际交流的情感纽带。既节省了篇幅,又充实了人物之间交往的内涵
故事梗概:
加拿大华侨、大荣财团董事长蔡廷炎回到他的故乡星海市投资。接待他的是,市委分管经济的副市长冯白桦,冯白桦将大荣财团的资金,开在了好友薛若怡任行长的市合作发展银行,而没有开在哥哥冯传山任行长的市工商银行里。冯传山在参加了大荣财团的招待酒会后,才知道蔡廷炎是薛若怡的初恋恋人,他吃醋了,因为他等了薛若怡六年了。蔡廷炎的前妻,也是大荣财团前任董事长的女儿唐艾姬,与情人吴元德也回国来破坏蔡廷炎的投资,她要夺回本属于她的董事长的位置。
蔡廷炎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一家老的造船厂——四达厂,也是他和薛若怡的救命恩人焦百胜所在的厂子。中方洽谈代表冯白桦因双方谈不下裁员的问题,就利用蔡与薛的关系,委托薛若怡全权代表中方洽谈此事。薛若怡为了缓和各方矛盾,力劝蔡廷炎放弃了裁员。可合资了两个月了,四达厂的效益不但不增,反而迅速下降。蔡廷炎从德国请来的企业家递上了辞呈。万般无奈之下,蔡廷炎再次提出裁员,薛若怡在讨论会上同意了裁员。市委对她的做法大为不满,停了她的职。这时一直觊觎她行长位置的银行营业部主任,也是女儿好好的男友史中义,给市委写了匿名信,说她徇私情,为此她还误会是冯传山写的匿名信。停职期间,薛若怡赴瑞士参加了一个金融年会,回来后不久因四达厂效益上升,市委让她复了职。也是在这时,女儿好好知道了男友史中义与焦百胜的女儿焦凤是情人。史中义凶相毕露,他把从焦凤口中得知的冯传山的儿子冯雨飞是薛若怡与蔡廷炎的亲生儿子的秘密公布了出来。而此时的冯雨飞因薛若怡不给他贷款开公司怀恨在心已久,又因蔡廷炎害他赔了公司而出卖大荣财团众多商业秘密给唐艾姬、吴元德且受吴元德指使,诬陷蔡廷炎薛若怡行贿受贿20万人民币。身世的揭开使冯雨飞既悔恨又愤懑,他避开所有人躲进了市郊的阳光度假村。
当得知生身父母要来找他,冯雨飞就跑去找焦凤,正赶上史中义与焦凤发生争执后,把焦凤杀死扔进浴缸逃离了现场,警察赶到时冯雨飞以嫌疑犯的身份被警察逮捕了。狱中,雨飞因逆反心理承认焦凤是他杀的,薛若怡与蔡廷炎到拘留所道出了二十多年前那一幕幕辛酸的往事,说服雨飞不要拿生命开玩笑。吴元德因诬陷事败露,骗取唐艾姬从大荣提出的全部资金出逃,被蔡廷炎早已报告的国际刑警抓获,唐艾姬才愿意出庭证明雨飞是无辜的。
结局:史中义被判死刑,雨飞当庭释放。在法庭外,雨飞跑到薛若怡的跟前叫着“妈妈”,薛若怡把儿子拥在怀里念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蔡廷炎在远处看着他们母子相认。雨飞从母亲怀里出来,走到蔡廷炎面前说:“我还回大荣工作,可以吗?”蔡廷炎重重地点点头。

主题曲

《至多至少》

苦苦甜甜都因情未了,苦也好来,甜也好,
咸咸淡淡也是一种得到,咸也好来淡也好,
哦,至少有帆有船有浪潮,至少有情有意有回报,
至多至少,至多至少,
至少的索求有至少的回报,
哦,至少有帆有船有浪潮,至少有情有意有回报,
多也好,少也好,多多少少共一笑。

《跟你到天边》

空中的云依然挂在梦里,地上的风却已悄悄远去,
昨日的我仍在四处寻觅,找寻曾失去的那份熟悉。
无论今生是否如愿,我的爱只朝着你的脸;
无论今生是否有缘,我的心要跟你到天边。
梦中的云已经化成细雨,远去的风何时能哟归期,
今天的我仍是那份记忆,痴迷将伴我度过朝夕。
只求今生能够如愿,我的爱要贴着你的脸;
只求今生能够有缘,我的心要跟你到天边。

拍摄花絮

越洋找演员
提起李媛媛,观众马上会想起她塑造的众多角色。电视连续剧《金融潮》中的女主角薛若怡,既有成熟女性的魅力,又有金融家的非凡风采。最初,编剧之一、制片人冯维松心想,请李媛媛来饰演是合适人选。经多方打听,知悉她在美国纽约拍戏。当时制片人在青岛选景,立即去邮局挂通了越洋电话。他谈了剧情,谈了角色,她很感兴趣,却难以抽身。在他们谈话的过程中,营业员曾三次提醒,示意长话费正直线上涨,制片人才罢休。通话时间长达1个多小时,竞花费3000多元。
拿钱买“排场”
一部好看的电视剧,既依赖于有个好故事,也要讲究美丽的“包装”,使流动的画面富有美感。然而,“包装”是要付出代价的。冯维松第一次当制片人,第一次组剧组,没有任何装备,只好白手起家。全剧的服装、角色佩戴的金银首饰.全买真货,结果购置服装费高达20万元,首饰也用去2万元如果说这些钱花得心甘情愿的话,那么令人咋舌的场租费支付,就只能说是无可奈何了。青岛市政府的迎宾楼宾馆,是早年德国总督在此修建的仿皇宫建筑,煞是漂亮。《金融潮》把它作为蔡廷炎在国内的别墅来拍摄,但接待处要价是每小时2千元。剧组在这里拍了33小时,迎宾楼负责人却无理索要高价12万元,在摄制组欲诉诸法律的威慑下,才按先签定的合同,收取现金6.6万元。蔡廷炎乘坐的豪华卡迪拉克轿车,每天租金2500元,他们共租用了24天。这些都可谓开了中国电视剧拍摄之先河。
病床上的导演
导演张西河,人近60岁.精神干练,曾执导《峨眉飞盗》、《大凉山传奇》等片.都卖相不俗,人称“红烧肉导演”‘这次执导《金触潮》,就想拍得好看。雄心勃勃,却未料5月18日开镜投拍刚4天,就深夜发作阑尾炎,病得呻吟不断,当即被摄制组送进医院,医生让做手术,他怕耽误拍片进度坚决不肯,便只有采取其他治疗办法。次日,当摄制组成员去探望他时,只见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身躯。熟睡的异演枕边,堆着的是一叠导演工作台本。
“失踪”惊煞人
在青岛市黄岛的戏拍完、剧组正准备转场,却发现一位演员“失踪”了。已是夜落降临.大家记起来这里前,发生过一起杀人案。分头高声呼喊着寻找踪迹,焦急万分。场记更是急,不容谁吩咐,骑着用来做道具的摩托车,箭一般冲上公路。他忘了自己驾驶技术尚属初级,路况不又熟,很快车翻人伤。而那位“失踪”的演员是因没有自己的戏,提前返回驻地,走时忘了打招呼,让人虚惊一场。
遭遇变卦与“炒鱿鱼”
北京演员刘春晓,定好了在该剧里出演焦凤的,却临阵变卦,“私奔”上了另一部戏。其他演员都已到济南.戏不能等人,就一边拍着,一边又去上海另选演员,尽管约来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上影演员傅冲救场,可摄制组深感被动。个别演员不能正确把握自己。无独有偶。江西省话剧团某演员,不遵守职业道德。在片场不听导演说戏,大言不惭地说他要改变导演.还煽动演员在拍戏中期无理要求争酬金,使演员们都很反感。戏已拍了4天,摄制组还是果断决定“炒”他,另换演员,临走时他又要耍无赖。谎称自己失窃,直到派出所公安人员经调查对他进行法制教育后才灰溜溜地离开济南。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