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兴国

邢国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邢国是商周时期的古国。西周为周公第四子的封国,地在今河北省邢台市。周成王所封,姬姓,侯爵。先后传二十世,历五百余年。疆域主要在太行山以东,滹沱河以南,漳河以北,故黄河以西,包含今邢台市全部、石家庄南部、邯郸大部、及衡水、临清之一隅,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的地域,邢国在当时我国北方占有重要地位。是西周初分封的53个姬姓封国之一。

邢国简介

邢国疆界地图 邢国疆界地图
1.商末时的诸侯国之一,古邢侯国,即今邢台市之地。
2.西周至春秋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即今邢台市,国君为姬姓。邢朋叔(周公旦第四子)初封,后裔邢元公亡国。

邢国概况

商代邢国

自祖乙迁邢后,邢为商代的国都长达129年之久,盘庚迁殷后,邢地称作井方,
为商朝的重要畿辅方国,商王武丁时期,井伯之女妇妌嫁于武丁为后,邢地乃成为井伯世袭封地,为商朝的肘腋之国,是商国北部屏藩。
商代末期,井伯被擢封为邢侯,始建邢国,为了西周邢国区分,一般称作古邢侯国,即今邢台市,商纣王时在邢侯国的沙丘之地扩建沙丘宫苑为离宫,纣王荒淫无道长期在此酒池肉林、长夜之饮,邢侯不堪纣王胡作非为,愤而进谏,被纣王杀死在沙丘宫,《汉书·古今人表》中有“邢侯”的记载,《帝王世纪》说“邢侯为纣三公,以忠谏被诛。”《广宗县志》记载大平台村南之沙丘台即为商纣王沙丘宫遗址。

西周邢国

邢侯簋 邢侯簋
周初之邢国是周公第四子的封国,地在今河北邢台市。周成王所封。商代,殷墟北面已有邢国,即商王祖已所迁都之处,也是拱卫商都北大门的战略要地。《帝王世纪》曰:"邢侯为纣三公",周初邢地是戎狄频繁活动的地区,邢国肩负着阻止戎人东出太行,骚扰周疆的重任,同时可联络齐、卫,并与北方燕国遥向呼应。
邢国自建国开始,与河北中部的戎狄长期征战,春秋之初,邢侯曾大破北戎。前662年"狄伐邢"。《吕氏春秋·简选》曰:"中山亡邢"。狄人所建的中山国在春秋早中期已经十分强大,这次伐邢导致邢国的灭亡,虽然齐国救之,也无济于事。《春秋·喜公元年》载:"夏六月,邢迁于夷仪"。前659年在齐国、宋国、曹国军队的保持下,邢被齐桓公迁到了今山东聊城的西南部。前635年亡而复兴的卫国,把同姓的邢国灭掉。

疆域地理

邢国位于太行山东麓的冀南地区,远古时期在这里活动一支邢氏族,先秦时期,冀南地区大致地理区域是:西依太行山,东至大陆泽,南至漳河流域,即今天的邢台市全部、邯郸大部地区,北部以大致以滹沱河为界。在文献中,这个区域为冀州,是先秦时期的九州之一。有关冀州地理方位记载,见于《尚书》、《周礼》、《史记》及《汉书地理志》等文献中,

邢国历史

邢侯封国

鹿城岗的古城墙 鹿城岗的古城墙
周灭商后,把商王畿分为邶、卫、鄘三个封区,设立三监,据考,邶包括太行山以东、漳河以北的地区,今邢台市当时为井方,在邶的封区,由武庚监管。周成王时,武庚叛乱,周公东征,周初铜器夬方鼎铭“王来正井方”、乙亥父丁鼎“唯王正井方”就是周公东征邢地的历史记载。周公辅佐周成王“封诸侯、建藩卫”,在商代奴隶制度的废墟上,全面建立起新的封建领土制秩序。《荀子》说,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其中邢国为姬姓封国之一。《左传》云:“凡、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邢国即为周公第四子封建之国。《汉书》、《元和郡县志》等文献记载,邢侯为“周公第四子”,名姬苴,又称邢靖渊,邢侯的封地《汉书》说在襄国县,即今邢台市。《十三州志》也记载,邢州为“殷时邢国,周封周公旦之子为邢侯,都此。”《通典》说巨鹿邢州:“古祖乙迁于邢,即此地,亦邢国也。”这些古籍所说的襄国、邢州,即今邢台市。
传说姬苴随父亲周公东征邢地,一日去邢地太行山上打猎,在山前平台草地上看到一头神牛坐北朝南而卧,报告给了周成王,成王乃命召公占卜,以为建国之祥兆,于是周成王封建邢侯于此。周王封建邢国也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周王朝平定三监之乱后,为阻止戎狄向中原扩张和监控商遗民和东夷,封建卫国于商故都,封建燕国于燕山地区,但燕国距中原相当遥远,由燕国通往宗周的道路必须经过太行山东侧平原,很容易被从太行突出的戎狄阻隔,因此封建邢国成为北连燕国,南接卫国,东结齐国的以蕃屏周的重要封国。
鹿城岗的古城墙-邢侯所建 鹿城岗的古城墙-邢侯所建
西周封建重要诸侯,都要举行隆重仪式,谓之锡命。称为册封。邢侯受册命在《麦尊铭》、《麦彝铭》中被详细记载。大意为:周成王册封周公旦的儿子到邢地做邢侯,丁亥日这天,已经封国的邢侯到宗周去朝见周王,周王在辟雍隆重接待邢侯,射礼完毕,邢侯登上红旗招展的彩船随王船而行,礼仪终了,周成王又在当天陪邢侯入辟雍宫休息,并在宫中赏赐给邢侯铜戈与臣属二百家,恩准邢侯“用典王命”,按天子礼制建城,出行使用周王的车马服饰。邢侯返国后,高筑邢侯台,祭祀神明,表示自己一定效法父亲周公,在邢国实行统治,屏卫周王朝。不久,周王再次赏赐邢侯,出土于邢台内邱的《邢侯簋》记载“舍邢侯服,锡臣三品,州人、重人、庸人。”邢国版图和实力得到增长,边境一度东部达到山东聊城一带,北部达到元氏一代,西界太行,南到滑县一带。

邢侯搏戎

西周时期,周公旦第四子封建于邢国,其地北界燕国,南接卫国,东临齐国,当时西北方的戎狄多次进攻中原,骚扰周疆,邢国国势强盛严守中原之门户,抗衡戎狄五百年,不能使其进入中原,邢侯很好的履行了屏藩周疆的重任,受到了周王室的高度赞誉,从而留下了邢侯搏戎的美谈,西周青铜器臣谏簋》的铭文便记载了“邢侯搏戎”的一次重要战事。到春秋末期,邢国国势逐渐衰弱,不再能与戎狄所建之中山国抗衡,虽经齐宋郑等国援助,暂时遏制了戎狄进攻,但不得不迁都于夷仪城(邢台浆水),至战国灭国。

齐桓公救邢

晋献公十六年(前661年),北方强狄侵犯邢国。邢国与齐国有世姻关系,历代邢侯多娶齐国公主为妻,重兵压境之际邢侯派人向齐国请援,可是远水不解近渴齐兵未到,城池被攻破。邢侯率众突围赶到聂北,见到齐桓公长跪不起,齐桓公即刻日夜兼程,带兵奔向邢国。狄人纵火烧了都城,带上抢掠的财物,闻风逃遁,只给叔颜留下一片废墟。邢侯看着破败不堪的惨象,长叹一声:“唉,寡人连个安身之地也没有了!” 桓公安慰说:“邢侯不必忧伤,寡人同宋伯、曹公帮你建城。”
狄人犯境的时候,邢人都跑到西山夷仪(今浆水附近)避难去了,那里山高林密,易守难攻,桓公建议邢侯把国都建在那里,邢侯很高兴地答应。于是不到一个时间,桓公帮邢侯在夷仪建了一座新都城,宗庙,朝堂,庐舍包括日用品在内一应俱全,牛马牲畜粮食布匹之类全部从齐国运来,邢国上自邢侯下至百姓对齐桓公无不感激称道。齐桓公“救邢存卫”,名望大增,很快成了春秋霸主

邢国衰亡

邢国迁都夷仪之后,内政外交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南迁夷仪,苟安于齐国西北一隅,失去了原有的广大国土与众多人民,实际地位接近于齐国的附庸,邢国本身已不具备复国图强的力量,只能仰仗于齐国的保护而生存。齐国自齐桓公死后,失去了霸主地位,也加速了邢国的衰亡。前642年,宋襄公率领曹、卫、邾诸侯兵伐齐,因卫军参与了宋师伐齐之战,听命于齐的邢人又不惜联合以前的宿敌狄人伐卫,《左传》僖公十八年(公元前642年)条记此役称:“邢人、狄人伐卫,围菟圃。卫侯以国让父兄子弟及朝众,曰:‘苟能治之,毁请从焉。’众不可,而后师于訾娄。狄师还。”本来是邢、狄联合伐卫,可是狄人首先退兵,邢人不能独力支持可想而知。
邢人的行为第二年就遭到了卫国的报复。《左传》僖公十九年(公元前641年)条记载:“卫人伐邢,以报菟圃之役。于是卫大旱,卜有事于山川,不吉。宁庄子曰:‘昔周饥,克殷而年丰,今邢方无道,诸侯无伯,天其或者欲使卫讨邢乎?’从之,师兴而雨。”卫国这次伐邢的具体情况不详,但从卫人的占卜以及卫国本来大旱,出兵之后下起大雨来看,卫军似乎颇占上风。再者,庄子以周武王克商导致由年饥而年丰来比喻卫伐邢,指斥“邢方无道”,反映出邢国的内政极其不佳。
面对卫国的反攻,邢国又谋求联合齐国和狄人共同对付卫国。前640年,“齐、狄盟邢,为邢谋卫难也。于是卫方病邢。”[76]史籍未见有邢国出兵伐卫的记载,可见联合伐卫并未付诸实施。但邢国与卫国的积怨越来越深,卫国可能由此确定了彻底灭亡邢国的计划。公元前635年,卫国大举出兵,“卫侯毁灭邢。”邢国最终灭于卫国之手。

邢国外交

邢国与燕国、中山国、鲁国、齐国、卫国、赵国的关系:

邢国与燕国

邢国和燕国是同一时期封建的姊妹之国,燕国为召公之嗣,邢国为周公之嗣,是河北省在西周时期的两大侯国和文化源流,其中邢国尤是姬姓封国。邢国与燕国的封建比燕赵文化中的赵国早建立六百多年。

邢国与鲁国

邢国与鲁国是一对兄弟之国,皆为周公的嗣国,鲁国为周公长子伯禽代父封国,邢国是周公四子靖渊的封国,周公创建礼制,其嗣国鲁国、邢国是严格按周礼之制建立的国度,是礼仪之邦的典范。

邢国与齐国

邢国与齐国是世代联姻的盟国,邢国是周公的嗣国,是王室姬姓的封国,齐国是太公的嗣国,是姜姓封国,两国地域相邻,隔河而望,为世代姻国和歃盟之国,关系亲密,历史上既有齐桓公为救邢而大战中山国之事,也有邢侯为了齐国而开战卫国的记载,并且亲桓公救邢在历史上被称作“救中国”,可见当时“中国”这个词的内涵核心就包含了邢国在内。

邢国与中山国

邢国与中山国是世代的敌国,早在邢国封建初期,周王便有以邢国为纽带,联络燕齐、屏藩戎狄之意,因而特赐邢侯王命,肇建邢侯之台,统领周边诸侯,在黄河之西、太行之东有开征伐战事之权,西周至东周时期,邢侯以一己之力,数次打败戎狄,与狄人抗衡数百年,得到诸侯的广泛赞誉,很好的屏藩了周邦,东周末期,邢国衰落,狄人多次伐邢,邢国被迫迁都夷仪,成为邢国的耻辱。

邢国与卫国

邢国与卫国关系复杂,由于同为姬姓封国,又同为齐国的联姻之国,也都得到过齐国的救助,邢国还曾收留卫国的太子,助其登位,长期以来两国关系密切,后来因卫国与齐国反目,当时已经衰落的邢国毅然选择了站在齐国这一边,并曾在邢陪都夷仪城与齐国歃盟谋卫,使得卫国怀恨在心,并处心积虑,派去间谍入邢,最终灭掉了邢,然而邢卫反目的结果,固然使得邢国国灭,却也使得卫侯背上了灭同宗的骂名,史称“卫灭同宗,春秋无义战”,开启了一个很不好的没有正义可言的中国混乱时代。

邢国与赵国

邢国封建比赵国早640年,虽然赵国建立时,邢国已灭,但是邢地对于赵国的建立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首先赵氏孤儿曾藏匿于邢地,没有邢地的存孤就不会有后世的赵国,其次赵襄子、赵简子也是依靠太行之西的晋阳和太行山之东的邢台作为跳板,南取邯郸,北战柏人,东收夷仪,西逐代北,才奠定了赵国之初的基本版图,而赵襄子在邢台定都经营三十多年,不仅在邢台被尊为开国之侯,历史上也将赵襄子元年定为赵国起始之年。同时邢地对于赵国的发展强盛和存亡也都有重要的关键的作用,赵魏之战,邯郸失守三年,赵国正是以信都(邢台)为根据,同仇敌忾,奋力战争,才迫使魏国与赵国签订漳水之盟,使得赵国不割地而收复国都,赵成侯立邢为信都,魏献椽木,乃建檀台,檀台比丛台早建一百多年,早在赵成侯时期就成为赵成侯雄心和赵国强盛的象征,赵与中山的鄗之战,鄗(邢台柏乡)差点失守,赵武灵王乃痛下决心胡服骑射从而迎来了赵国的空前强盛,及至赵王灵王病死邢地沙丘,赵国也逐渐衰弱,赵国后期,邢地柏人李牧成为赵国唯一支撑全局的良将,素有“李牧死,赵国亡”之说。
作为西周文化的正统,邢国历时400年,是西周文化全盛时期周礼之制的试验地、发祥地和样板地,公元前480年孔子以为礼制在鲁国等国已经毁坏,曾专程过黄河来邢地寻求周礼,足见邢国在西周文化中的正统地位。

邢国遗迹

将军墓

公元前659年,狄人出兵侵略邢国,邢国在齐国帮助下打败入侵之敌,迁都夷仪城(浆水)。经过休养生息,国力日强,但是并未能避免外敌的侵略。当时天下大乱,十二个诸侯国互相纷争,连年征战。称雄一方的郑国为了扩充地盘,悍然派遣蔡仲统率大军进攻邢国。他挥师北渡黄河,长驱直入,攻破太行山的夷东三关,直逼邢国陪都夷仪城。在这国家危亡的紧要关头,邢国上下,同仇敌忾,坚守关隘,抵御强敌。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在黑龙关设置伏兵,布下天罗地网,当郑军进入伏击圈,出奇制胜,一举击败长途行军、又不熟悉地形的郑国军队。郑军统帅蔡仲身受重伤被俘。
蔡仲在被押送邢国陪都夷仪城途中,趁混乱之际挣脱枷锁仓惶逃命。当年他脱枷逃跑的地方,就是现在的脱锁沟村。
蔡仲慌不择路地向南逃跑,来到一个三岔路口,晕头转向,不辨四方,就在原地徘徊多时。因此,此地留下一个名叫徘徊村的古村。
蔡仲恍恍惚惚犹豫不定时,碰到一位打柴的樵夫,就问樵夫通往郑国的路径。樵夫看他身着郑军服装,知道他是一位郑军将领,就指东道西,将他引向西北方向。他信以为真,又仓惶北逃,跑了三十多里,又饥又渴,伤痛难忍。就解盔卸甲,在河边俯身喝水。现今此地有一村庄名叫放甲铺。
蔡仲稍事喘息后,忽见邢军追来,又慌不择路继续逃命,终因伤势过重,死在一个叫井梁店的村边。素有礼义之邦的邢国将他就地埋葬,后来井梁店村以墓为名改名为将军墓村。
据当地群众传说:路罗川还有个古老的村庄名——承继头村,据说因这里埋葬着蔡仲的头颅而得名,后来演变为城计头村。
这位侵略邢国的郑国将军,最终落了个身首异处、葬身异国的可悲下场。尽管古邢台人民对其以礼安葬,但其下场实可谓悲惨。与其说这是一座将军墓,不如说是根“耻辱柱”。
时过两千余年,当年的战火烽烟早已消散,但是郑国将军蔡仲仓惶逃跑的路径依然留在邢国的土地上,脱锁沟,徘徊村、放甲铺、城计头、将军墓等村庄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它标榜着古邢台人民的仁义和团结,也记录着郑国蔡仲的好战与耻辱。

邢侯台

邢侯台,也称檀台、古邢台,遗迹在今邢台市内,最早为邢侯祭天之台,战国时期,赵成侯二十年(公元前355年)“魏献荣椽,因以为檀台”,裴骃《集解》云:“徐广曰‘襄国县有檀台’”。司马贞《索隐》云:“刘氏云‘荣椽盖地名,其中有一高处,可以为台’。非也。按荣椽是良材,可为椽斫饰有光荣,所以魏献之,故赵因用之以为檀台。”赵成侯把魏国进献之木,扩修为檀台,“檀台”是一种台阁式的华丽建筑。其巍峨高峻,气魄宏伟,每登台远眺,旭日东升,晨曦茫茫,日出自天涯海角;夕阳西坠,太行山群峰争辉,惟檀台高峻,阳光灿灿,气势甚为壮观。这种豪迈景象,激发了赵成侯称雄立业的壮志,为表示其言必信、行必果的决心和信心,乃立邢为信都。赵武灵王时曾多次在檀台信宫大会天下诸侯,宋代时,宋徽宗邢州檀台之故,将龙岗县改名为邢台县,此系今邢台市名之由来。
邢州檀台建于公元前355年,比邯郸丛台(建于公元前187年)早168年,历史上邢州檀台与邯郸丛台齐名,他们共同见证了赵国的辉煌。檀台原在顺德府署大堂西东仓巷旁边,即现今的顺德路,原有“古邢台”碑刻遗迹。后来由于顺德路拓宽,“古邢台”遗址被平。檀台烟雨”隋唐时即成胜景,明清时是顺德府十二景之一,明代诗人李攀龙有诗曰:“郡斋西北有邢台,落日登临醉眼开。春树万家漳水上,白云千载太行来。”

南小汪遗址

位于邢台市旧城的西北部,1990年12月,邢台市工商局家属楼基区发现大量陶片,经调查是一处西周文化遗址。1991年省市文物部门对遗址进行发掘工作,出土了丰富的文化遗迹和遗物,特别是在H75灰坑中出土一片刻辞卜骨残片。11卜骨系用牛肩胛骨制成,修制光滑,在骨背面规整的圆钻,直壁平底,底部三分之一处有一刻槽有灼。正面存有两组刻辞。一组残缺现存有一字,另一组是完整,卜辞共十字,自左向右刻制而成,内容是:“召曰:已四白□□陟其事”邢台所出刻辞卜骨,与周原等地出土的西周甲骨文刻辞风格一致。在H101灰坑中也发现一片卜骨,虽然无字,但卜骨修制规整,亦可反映出邢国甲骨的整制方法。H75和H101灰坑均为开口于西周层下的灰坑,出土了许多西周时期的典型器物,卜骨的时代应为西周是无疑的。
在遗址中发现清理墓葬100余座,西周墓葬多为中小型竖穴土坑墓,排列有规律可寻,应为小型的家族墓,均有棺,个别有椁,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少则一、二件,多则四、五件,组合以鬲、簋、罐、豆为主,放置在墓主的头部或骨架的一侧。葬式仰身直肢葬较多,亦有侧身直肢葬,俯身直肢葬的发现。
通过对遗址的调查、发掘,认为这是一个面积大,文化内涵丰富的西周的文化遗址,从所出的有字卜骨及有铭铜器、陶器可证明,这个遗址在西周时期是一处与邢国王室有密切关系的居聚地,应为邢国都城遗址,给研究西周邢国都城提供了实物依据。

鹿城岗

鹿城岗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邢台的北部,目前这个城址保存较好,有高大的古城墙,城墙现存高度有6米,城的范围也比较清楚,面积约二平方公里,国家和省市考古专家对古城址考察后认为,城墙夯土非常纯净,这说明该城之建造较早,很可能是西周邢国的都城。根据明成化《顺德府志》记载:“鹿城岗在县西北二十里,俗传邢侯欲筑城于此,立标已定,夜有鹿衔标于今城”。这一记载与今鹿城岗古城遗址地理位置十分吻合。如果真是这样,即此处可能就是邢侯受封后最初建城之所。

邢国名人

历代君主

称号
姓名
邢朋叔

  
邢公俺
姬俺
邢文伯

  
邢公沈
姬沈
邢公鞍
姬鞍
邢公其
姬其
邢公我
姬我
邢闵公

  
邢戴公

  
邢献公

  
邢公廖
姬廖
邢公山
姬山
邢公夯
姬夯
邢公丰共
姬丰共
邢弓公

  
邢井公

  
邢安公

  
邢昌公

  
邢元公

  

邢靖渊

姬苴,又称邢靖渊,是西周第一代邢侯。前十一世纪,武王儿子周成王即位时年幼,周公又竭尽全力辅佐成王,稳固了周成王的统治地位。周公死后,周成王为报答周公辅佐之恩,便封周公的第四子姬苴为邢侯,由召公占卜封地位置,确定在今天河北省的邢台市,姬苴于是成为西周第一代邢侯。姬苴有四子:邢伯、邢仲、邢叔、邢季,其中邢仲继任第二代邢侯,邢伯、邢叔、邢季则成为辅佐周王的大臣。

邢国墓地

墓葬介绍

邢侯墓地的发现解决了学术界争论多年的邢国地望问题,邢侯都城就在当今
邢侯墓 邢侯墓
的邢台市区或附近的郊区。邢侯墓地中先商遗址的发现,为先商文化的深入研究及商族起源提供了考古新资料。中商遗址的发掘,为佐证商祖乙迁邢之地即为今天的邢台提供了一批实物资料,推动了商代历史的研究。
邢侯墓遗址位于邢台市西南郊轮胎厂内南侧,10.0公顷,东西长2000米,南北宽500米,是一处由商代遗址与周代墓葬共存的文化遗存。1993年该遗址进行了大面积考古勘探和发掘,截至1999年已发掘墓葬200余座,车马坑30余座。其中大型墓葬6座,推测4座为邢侯墓,1座为邢侯夫人与邢侯并穴墓葬,1座是春秋时期的赵襄子墓。在墓地中南部还发掘先商、中商遗址4200平方米。

发掘情况

邢侯编钟 邢侯编钟
1993年在邢台西葛家庄发现一处墓葬群,其重点保护区域为北至中兴路,南至建设路南侧,东至太行路,西至滨江路西侧,总面积100万平方米。2006年,它成为国务院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调查深明有西周时期的墓葬500余座,车马坑50余座,到1997年年底发掘西周墓葬230座、车马坑28座,此外还揭示先商时期的文化遗址3000多平方米。经研究这个墓地是西周邢国墓地。重点保护区域范围内密集分布着西周邢侯、贵族墓葬,先商及商代中、晚期遗址。邢国墓地曾出土过大型青铜器、金器、漆器、玉器等。
1997年共发掘大型墓3座、中小型墓30余座,其中西周时期20余座,春秋时期的墓葬2余座。 西周时期墓葬中大型墓形制有甲字形、中字形两种,中小型幕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M202为大型甲字形墓,邢侯墓墓道,全长35米,墓室长6、宽4米,早年遭严重盗掘。墓道与墓室连接处随葬6辆车,出十一批精美的车马器。该墓周围有马坑四座,葬马12匹。 这批墓葬均遭严重盗掘,但仍出土一批珍贵文物,随葬品主要有铜、玉、原始青瓷、陶、石 及蚌器等。铜器有戈、贝、车马 器等;玉器多为各类动物形象,如鱼、蝉、猪、龙等;原始青瓷器主要有尊、豆、器盖等;陶器有 雨、篮、罐、豆、器盖等。春秋时期墓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墓坑,出土遗物有扁、豆、罐等。
邢侯戚 邢侯戚

邢国文物

指西周邢国的一系列珍贵青铜器,上面多有金文记载了邢国的一些重大事件,这些珍稀的宝物堪称邢国的瑰宝,是华夏文化的珍贵遗产,最出名的有:
邢侯剑 邢侯剑
臣谏簋(攸鼎)
方彝
麦盉
邢姜簋(邢姜太宰簋)
父癸爵
叔獾父卤
邢侯编钟
邢侯编磬
邢侯戚

邢侯方尊

麦方尊(邢侯方尊)- 西周早期
高8.4、腹深6.5、口径6.8寸,重6.9375斤(西清)。
口部和颈部呈圆形,腹部和圈足呈方形,大侈口,腹微鼓,圈足有扁圈,颈部有
四道扉棱,腹和圈足的四角和中线均有扉棱。颈饰仰叶纹和鸟纹带,仰叶内填对鸟纹,腹和圈足均饰大凤鸟。
铭文字数,内底铸铭文169字(其中重文3)
铭文释文为王令辟井□(邢侯)出坏□□井(坯侯于邢),□(雩)若二月□(侯)见于宗□(周),亡□(尤),□(会)王□□京,□祀,□(雩)若□(翌)日,才璧□(在辟雍),王乘于舟,为大豊(礼),王射大龏(鸿)禽,□(侯)乘□(于)赤旗舟,从,死咸之日,王□□内□□(以侯入于寝),□易幺□(侯锡玄琱)戈;□(雩)王才□(在斥),已夕,□易者(侯锡赭)□臣二百家,剂(赍)用王乘车马、金勒、□(冋)衣巿(韨)、舄,唯□(归),□(扬)天子休,告亡尤,用龏义(恭仪)宁□(侯),□孝于井□(邢侯),乍(作)册麦易(锡)金于辟□(侯),麦□(扬),用乍(作)宝□(尊)彝,用□□(侯)逆□(覆),朙(明)令,唯天子休于麦辟□(侯)之年□(铸),孙孙子子□(其)永亡冬(终),冬(终)用□□(造德),妥(绥)多友,亯(享)旋徒(走)令。
从 麦方尊铭文中可知,周王册命邢侯出朝,到邢地去作诸侯。 邢地即今之邢台.
麦方尊中记录着周王对邢侯的两次赏赐,先是赏给邢 戈, 戈应为礼器之用的玉戈;以象征意义鼓励邢侯征战,后又赐与臣属二百家并使用王之车马服饰,这种礼遇可以说是空前的,在金文中所见册命赏赐 也是仅有的,西周初期,礼制初备更不可越,作为周公之子的邢侯受到这样待遇,反映了周王与邢侯之间的关系。

邢侯盉

麦盉(邢侯盉)-西周早期
通高25.8,口径15厘米,重2.45公斤。
体呈椭方形,侈口有颈,溜肩,浅分裆四柱足,肩的一侧有管状流,另一侧有兽首鋬,盖呈球面形,有半环钮,一侧有小钮以链条与鋬连接。通体光素。
铭文字数,颈内壁铸铭文30字 。
铭文释文为井侯(邢侯)光氒事(厥吏)麦,□(嗝、□)于麦宫,□易(侯锡)麦金,乍(作)盉,用从井□(邢侯)征事,用□徒(旋走),□(夙)夕□(嗝、□)□(御)事。
唐兰意译本文云:“邢侯光宠他的官吏麦,到麦的宗庙去祭献。侯赏给麦铜,做了盉,用来刻记跟随邢侯出征的事,用旋走朝晚献给执政们。”据铭文可知,此文事实上并未具体刻记麦跟随邢侯出征的史实经过,然却明确表达了铸盉刻文的目的就是为了表彰麦的从征之功,以供执政们阅读。说明当时邢侯和麦都对文章记彰功烈的社会功能有着清醒的认识
青铜器麦盉为西周邢侯的幕僚麦氏所铸,其铭文提到了麦氏跟从邢侯征伐之事,根据邢侯受封的时间、地理位置及面临的敌时势力,可知邢侯此次征伐的对象是东夷族,通过对东夷诸族的分布、族属及西周初对东夷进行的几次征伐的分析考证,可推断出麦盉铭文所记的"邢侯征事"应是成王亲政时期对东夷族所进行的一次征伐战事.

邢姜太宰巳簋

邢姜太宰巳簋(井姜大宰巳簋)
西周晚期
1974年内蒙古哲里木盟札鲁特旗巴雅尔吐胡硕公社
器高14、口径19.8厘米。
失盖失三足。敛口鼓腹,兽首双耳,有垂珥,圈足下原有三个兽面小足。口沿下饰窃曲纹,器腹饰瓦沟纹,圈足饰垂鳞纹。
【铭文】井(邢)姜大(太)宰虫(巳铸)其宝(簋),子子孙孙永宝用亯(享)。

臣谏簋

臣谏簋-西周中期前段
出土地:元氏(古邢国属地)
通高13.1、口径17.3、腹深10厘米,重2.2公斤。
侈口束颈,鼓腹圈足,四只壮实的兽首耳,下有长方形垂珥,即护着底。腹饰象纹,无底纹,圈足饰蛇纹,以云雷纹填底。
谏,人名,为邢侯之臣。臣谏簋,为邢侯之臣谏所铸之器。
铭文字数,内底铸铭文约72字,现存62字。
铭文释文为隹(唯)戎大出于軝,邢侯搏戎,□(诞)令臣谏□□亚旅处于軝,□王□□,谏曰:□(拜)手□(稽)首,臣谏□亡,母弟引□又□(庸有忘),子□余灷(朕)皇辟□(侯),余□(豨)作□(朕)皇文考宝□(尊),隹妥(唯绥)康令于皇辟□(侯),匃□□。
臣谏簋铭文的主要内容是:当戎人大举出现时,邢侯即与戎人搏战,同时邢侯命令谏率亚旅居于地,并命谏为国的执政大臣。谏则禀告邢侯,其子早亡,请邢侯允许其胞弟引之长子(即谏之长侄)入朝,继承他的官职。谏的这个请求得到了邢侯的应允,故作器以记之。

邢侯方彝

方彝(邢侯方彝) -西周早期
通盖高7.7、腹深3.3、口横4.7、口纵3.7寸,重4.9375斤(西清)。
长方体,直口直壁,方圈足沿有边圈,盖作四坡屋顶形,下有子口,上有屋顶邢钮,通体四角和四壁中线有扉棱。盖上饰倒兽面纹,口下和圈足饰蛇纹,腹饰兽面纹,两旁填以夔纹,均以云雷纹填地。
铭文字数,盖、器同铭,各37字(其中重文2)。
铭文释文为才(在)八月乙亥,□井侯(辟邢侯)光氒(厥)正事(吏),□□(于)麦□(宫),易(锡)金,用乍□(作尊)彝,用□井□(邢侯)出入□令(扬命),孙孙子子□(其)永宝。

邢文化

邢字起源

在先秦时期,在太行山东麓地区有一个氏族,因先祖以掘井盛名,被人称之“井”,而生活在这里人被称之为井族的后裔并以井为姓。商代时,井族长期就活动在邢台区域,甲骨文中有井方,那时井已经成为一个方国。西周时,周公之子封于邢地,称之为邢国,春秋时,邢国被卫国所灭,邢氏族人分成多支迁移到山东、山西,河南等地生活繁衍生息。,在战国时,邢为赵国的一个城邑,1992年在发掘南小汪遗址时曾出土了一件带有陶文的陶量,上面就有一个“邢”字,这个邢字的写法,是在“井”字右加了一个“邑”字,在下面加了一个“土”字。即字。秦统一中国后,邢就写成了现在“邢”这个样子。

邢姓由来

公元前635年,邢国被卫国所灭,邢侯带着邢的大部分子孙来到晋国(山西地区),一部分出奔到燕国(保定地区),一部分来了齐国(山东地区),还有一部分留在了邢地继续生存,后卫又被晋国吞并,《春秋左传》《国语》文献中有许多邢氏的文献记载,此际齐有邢郦目贵,晋有邢蒯,表明邢姓已分布于今山西、河北、山东一带。两汉之际,见诸史册之邢姓有邢元、邢说、邢纪、邢举,还有东汉时任巨鹿太守的南阳宛(今河南省南阳)人邢穆。魏晋南北朝之际,邢姓名人大量涌现,高官不断,仅入载《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者就达十五人,且多为河间莫阝(今河北省任丘)人,多父荣子贵,诗书传家者,表明在此际,邢姓河间郡望已经形成。此期的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军阀纷争等导致社会激剧动荡,有少数邢姓子孙避居江南。隋唐之际,邢姓河间郡望依旧长盛不衰,兴旺发达,播迁繁衍以北方邻近区域为主,但南方一些地方,如安徽、江苏、浙江等地已有名载史册之邢姓出现。北宋时,北方辽金等少数民族十分强悍,不断侵扰今冀、晋北部,邢姓因仕宦或避乱徙居当时的首都开封及河南各地者甚多。靖康之耻后,赵构偏安江南、北方各地悉归金人统治,邢姓避居江浙一带,其中邢世材由青州(今山东省淄博)徙居会稽(今浙江省绍兴),赵构之妻邢皇后的家族落籍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元代金后,北方邢姓发展平稳,而南方邢姓因避乱散居江南各地。明初,山西邢姓作为明朝洪洞大槐树迁民姓氏之一,被分迁于河北、河南、山东、陕西、北京、天津、东北等地。明中叶以后,邢姓有渡过台湾海峡赴台谋生者,此后至清鸦片战争后,因戌边、流放、仕宦、谋生等原因,有邢姓在一些偏远省份及东南亚一带定居下来。如今,邢姓在全国分布较广,尤以河北、河南等省为多,上述二省之邢姓约占全国汉族邢姓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一。邢姓是当今中国姓氏排行第一百三十一位的姓氏,人口较多,约占全国汉族人口的百分之零点一。现在邢台地区共有邢氏26772人,邢台市有邢氏1710人。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