趟过男人河的女人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44集电视剧《趟过男人河的女人》透过山杏的坎坷人生,向人们昭示:女人只有自尊、自爱、自重、自强,才能从世俗的樊篱中挣脱出来,也才能趟过真正的男人河。

剧情简介

美丽善良山杏深得同村年轻人喜欢。村治保主任儿子大宝,更要非山杏不娶,而山杏却与下乡扶贫干部玉生相爱了。
山杏母亲当年曾经因为情感误区与下乡干部有了山杏,始终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山杏与玉生相爱无异于这个村里投下一枚炸弹。他们的爱情遭到了全村人反对,而玉生扶贫工作也因此变得更加困难。无奈中玉生离开山杏,回到了省城。
山杏被村治保主任强迫嫁给了儿子大宝;后来大宝疯了。因山杏引起矛盾使家不成家人不像人。山杏最终逃出了这个乡村,漂泊陌生城市里……
山里女孩山杏和下乡扶贫干部玉生相爱了,却因为村里人的阻挠无果而终,玉生返还城里继续工作,山杏在别人的撮合下嫁给了爱她的大宝,大宝的亲弟弟二宝感到无比失落,因为他也深深爱着杏儿。
杏儿和大宝过着平淡却也算幸福的日子,然后在孩子出生准备办酒那晚,一切发生了变化。大宝的疯二叔在失去亲儿子二宝监控的情况下,跑回来偷偷抱住孩子,在争斗中,大宝失手打死疯叔,自己也开始神志不清,疯了。二宝为了保护哥哥,代哥哥去坐牢。祸不单行,没几天孩子也死了。山杏在丧子的悲痛中同时忍受着大宝的折磨,尝尽屈辱。
在一天深夜,山外的小木匠偷偷地将山杏带到城里,两人同居在一起。谁知小木匠的老婆孩子从乡下找来,山杏再一次被愚弄了。
山杏来到一个工地打工,老板铁子利用她,她度过了短暂了“白领”生活,在一次要求陪客户上床的夜晚,她再一次逃出来。
玉生的姐夫帮忙给山杏找了一份厂里的临工工作,这时山杏认识了厂里同事赵年,在玉生的姐姐怀疑山杏与丈夫关系不清白的时候,在大宝一家人告山杏重婚罪的时候,在山杏将自己的过去向赵年和盘托出的时候,赵年对山杏的感情产生了动摇。幸亏,山杏最终发现玉生的岳父就是当年抛弃自己母亲,自己一直苦苦找寻的亲生父亲。玉生夫妻、玉生姐夫、玉生岳父都在不遗余力地帮助山杏。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王良到下水洼捉泥鳅,在雾中意外救下了迷失在塘里的草根村村民月香,两人原本就是同学,对这次偶遇格外惊喜。两人都处在适婚年龄,彼此心仪。 两方家长得知,有心撮合二人。王家得知月香母盈芳是会计,属于令人羡慕的“吃皇粮族”,忧虑盈芳不同意女儿下嫁到有名的穷村“老荒村”;而另一方面,盈芳却担心王家会嫌弃月香童年落下的一种“富贵病”。在盈芳朋友赵婶的两边撮合下,两家各怀心事为王良与月香约定了相亲时间。 当日,月香由于自卑心理再次回避,躲到果园,恰逢了穿过果园赶来相亲的王良。
  • 第2集
      盈芳告诉赵婶,如果王家得知了月香病情可能难以接受。与此同时,月香向王良坦白了自己的暗疾,王良恩爱一如既往,赢得了月香真爱。 王良的大嫂时芸一次河边洗衣,某村妇不慎让时芸得知了月香病情。时芸顿时产生受骗上当的感觉,劝王父让王良悔婚。在王良劝导下,王父本来已默认王良与月香的婚事,但在时芸再三反对,并列举了和一个病人过日子不得不面对的种种“艰难困苦”后,重又举棋不定。 王良偶遇了城里下放的文化人周老师,向他吐露了亲友反对婚事的苦恼,周老师对王良与月香“情到深处爱无私”的爱情赞赏,并向王良介绍芦苇村一个姓原的木匠有治疑难杂症的祖传秘方,可断月香的病根。王良告之父亲与大嫂,王家欣慰,决定一边给月香治病一边筹备婚事。
  • 第3集
      时芸留宿月香,想让王良对月香“生米煮成熟饭”,王良拒绝了大嫂的“好意”,令月香敬之爱之。 王良找到了原木匠,求得了药方,赴深山采药。王父在王良采药期间筹备婚事,找大儿子王强及媳妇时芸商量给王良盖房,因为触及了儿子儿媳的家庭利益,遭到时芸反对。 为给本村争脸,老荒村队长竭力想办好这次外村人下嫁本村“百年不遇”的婚事。但因为穷困,商议不果。无路可想下,队长果断决定拆掉旧仓库,腾出木料给王良盖房。 婚期临近,盈芳不舍月香离去,得知王家盖房困难,让月香要求王良“倒插门”。盈芳也不忍母亲独自留在家中,答应照办。王良得知这一想法,不及与大家商议,赶到仓库,阻止队长拆房,队长及在场村民得知内情大为光火,无不认为王良丢脸。
  • 第4集
      在全村上下一致反对下,王良找到月香,说自己不能同意“倒插门”的要求,月香坚绝表示不能把母亲独自丢在家中。王良不得不妥协,返回村中征求家人及村民同意。王家不从。王良找到赵婶,希望赵婶从中调和,使月香下嫁老荒村。赵婶左右为难,既不忍王家违背根深蒂固的传统,也不忍盈芳独自留守家门。而此同时节外生枝,月香表示如果王良不“倒插门”,这门亲事就此搁浅。万般无奈的王良也准备放弃这门亲事。 苦恼的盈芳想出了折中方法:卖掉祖居,给女儿和王良盖房,搬去老荒村同住。 皆大欢喜,王良和月香开始筹备婚事。 王良的小弟王辉在学校病倒,被周老师送往镇卫生所,因急需手术,不及送往医院,卫生所又没有血库,众人赶往卫生所输血。正在量裁嫁妆的月香得知,赶往卫生所参加输血。手术成功,王辉得救。 月香却因失血过多晕倒,摔死在表姨家。
  • 第5集
      王良接受不了这个噩耗,既为了讨生活,又为了回避现实,决定投奔到老叔处的北大荒。在向周老师告别时,理解王良悲痛的周老师赠王良苏东坡名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远离家乡的旅途使王良暂时忘了伤痛。在一个旅伴带领下,王良找到了老叔王志高的租居地盘古河泡子屯。老叔外出经商,王良结识了房主刘大爷,和他的女儿小芹。刘大爷把王良安排到老叔房间。王良与小芹的初次见面彼此留下了好感。
  • 第6集
      小芹的朋友茹华到小芹家串门,结识了王良,王良的朴实引起茹华好感。王良沉浸在对月香的思念中,对二女视而不见。一次王良沉浸在思念中时被小芹撞见,被小芹误以为思乡,小芹询问,王良回避。 老叔经商返回,教导王良他乡的风土人情和谋生之道。让王良协助经商。 小芹对王良心仪,被小芹母亲看出,芹母提出想认王良做干儿子。王良的朴实耐劳得到刘大爷一家认可,刘大爷同意。 芹母认王良为干儿子,比较出生时辰,让王良称小芹姐姐。
  • 第7集
      小芹对母亲认王良做干儿子反感,不让王良称她为姐。茹华看出小芹对王良有意。 老叔让王良把一批货物拉到盘古镇,因为王良不会使用运输工具,让王良找小芹帮他赶爬犁。路上,王良和小芹遇到暴风雪,困在雪中。老屯长组织村民们营救。 生命危险使王良与小芹互相依靠,王良告知了他的往事。小芹对王良的忠贞敬佩。 众人在暴风雪的雪原上放枪,王良和小芹循着枪声找到营救队伍,成功获救。 芹母得知王良的往事,劝慰王良,希望王良一切向前看。 老叔回来,得知王良运送的货物被暴风雪刮走。
  • 第8集
      老叔为维持信誉,想法赔偿了别人的货物。 年前,老叔带王良找茹华的姐夫黑子借渔具,凿冰钓鱼,遇到了在姐夫家照看怀孕姐姐的茹华,茹华的姐姐洁华看出茹华对王良有意,茹华否认,并明确告诉姐姐小芹已爱上王良。 老叔告诉王良芹母认王良为干儿子是不希望王良与小芹结婚。王良本来难忘月香,得知这一隐情更加疏远小芹。小芹的表姑刘惠从兴安岭到小芹家过年,王良为躲避小芹,借机想搬出芹家,租住到茹华家,被老叔制止。 洁华想让妹妹茹华与王良结婚。
  • 第9集
      老叔与刘惠在交往中彼此有意,小芹家初三走亲戚,留下刘惠独自在家,夜里老叔醉酒归,与刘惠同居,被王良撞见。王良反感,老叔说他将与刘惠结婚。 老荒村的王家与盈芳家也弥漫着过年气氛,王辉给盈芳拜年,带去王良的信,信中,王良仍表示对月香不能忘怀。 大雪封屯,茹华与王良在铲雪中感情增进。 老叔和王良钓的鱼受村民们欢迎。王良与茹华到黑子家借渔具,准备凿冰钓鱼。
  • 第10集
      王良与茹华钓鱼到傍晚,王良让茹华先回。茹华走后,王良忘了时间,在夜晚的冰面上冻僵,被茹华救回。第二天寻到黑子家找王良的小芹见到茹华给王良暖身,对茹华不满。同时,小芹向王良表白了爱意,王良回避。 小芹向老叔求助,老叔劝王良走出月香的阴影,王良固执己见。老叔不愿王良错过这段姻缘,向王家写信告诉了这边的情况。 渔迅,王良与黑子到江边打鱼,茹华跟去。 一个媒人受高老师托付做媒到小芹家。芹母支持,小芹不从。 赵婶与盈芳在老荒村商量王良与小芹的事,决定春暖赶往北方劝王良。 泡子屯住户都觉得小芹与王良是一段好姻缘,但芹母不听。
  • 第11集
      小芹找到江边,向茹华表露了对王良的感情。茹华理解,表示会劝导王良忘掉月香与小芹结婚。 小芹带来了老荒村寄来的信,交给王良。信中说赵婶与盈芳将来泡子屯,王良大惊。 小芹得不到王良的感情。芹母逼小芹与高老师结婚,小芹无奈,准备逃婚。这时赵婶与盈芳来到泡子屯,小芹感到事情出现转机。 赵婶与盈芳劝导王良,王良不听。两人商量去小芹家一趟,看看芹母的态度。
  • 第12集
      面对赵婶与盈芳,芹母吐露了苦衷。原来,小芹的外公是外乡人,在与小芹外婆婚后不久抛弃了刚刚出生的芹母卷财出走。小芹外婆郁郁而终。芹母曾在母亲墓前发誓,决不让小芹再嫁给外乡人。芹母系蒙古王宫后裔,立誓必践,虽然明知王良朴实心善,也无法回头。 赵婶与盈芳无法再劝,让王良一切从缘。回到家乡。小芹伤心绝望,躲到茹华家中。王良劝小芹嫁给高老师。茹华不忍,虽然对王良有意,仍劝王良与小芹情谐。
  • 第13集
      小芹约见王良,最后一次表明态度:如果王良对她留念,她可设法让母亲回心转意。王良再次回避,劝小芹与高老师结婚。小芹无奈,在芹母劝慰下,与高老师相亲。不久举行婚礼,王良把小芹送上花轿。 小芹婚后,芹母有愧王良,坦言了不能支持王良与小芹结婚的苦衷,交给王良传家信物蒙古短刀,诚意认王良为干儿子。 泡子屯来了三位民警,找到王良,问老叔下落。王良说老叔赴深山打猎。民警告之在深山发现一具尸体,疑是老叔。 小芹骑车不慎摔伤,被路过的王良送往医院。
  • 第14集
      过男人河的女人第14集剧情医院,王良的焦急打动了小芹。小芹明白了他们不能建立爱情,但还剩有友谊,产生了撮合茹华与王良成婚的想法。 一次农活,茹华趁无人大胆接近王良,茹华的泼辣与热情使王良放弃了抵抗。王良曾在与小芹的一次对话中把月香比做月亮,暗示无人可替代。而茹华说如果月香是月亮,那么她是太阳。使王良震悚,感到新生与希望。 泡子屯的乡亲们感到了王良的变化,小芹写信告诉老荒村的王家。众人欣慰。
  • 第15集
      芹母让王良搬回自己家,托媒人向茹华求亲。茹华家一口应允。王良和茹华开始筹备婚事。王良感到漂泊到岸。 茹华照顾生病的姐姐洁华,与姐夫黑子拚酒,两人喝得酩酊大醉。半夜,黑子上厕所后走错了房间,进了茹华房间,醉中把茹华当成了洁华,与不醒人事的茹华发生了关系。茹华醒来,疯狂的拿起板斧找到黑子,黑子求茹华放他一条生路,让他赚钱治好洁华的病再处置。茹华暗叹造化弄人。 黑子赴深山猎熊。
  • 第16集
      黑子猎熊归来,身负重伤。伤愈后,用猎熊得来的钱带洁如到哈尔滨治病。 茹华心事沉重,失去了往日的爽郎与活泼。 因为泡子屯离边境不远,政府开始严查户口。众人商议早日让茹华与王良结婚,以解决王良的户口问题。 茹华终于不堪重负,向姐妹小芹道出了实情。小芹大惊,在责骂茹华之余,让茹华守口如瓶,把这段过去烂在心底。 茹华与王良举行了婚礼。
  • 第17集
      新婚夜,睡梦中的王良喊出月香的名子,茹华黯然神伤。 茹华怀孕,怀疑不是王良的孩子,找小芹商议,两人算出时间,果然不是王良的孩子。小芹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有守口如瓶,如王良有疑问,让茹华坚称孩子早产。 孩子出生,王良果然生疑。在王良一再追问下,茹华说出了醉酒夜事件。王良倍受打击,虽然仍然接受茹华,但要求茹华与他一同回老荒村,才能重新开始新生活。
  • 第18集
      茹华因为有生病的姐姐和父亲需要照顾,而且不愿醉酒夜事件在王良心理留下阴影,拒绝了去老荒村的要求。王良无法,提出离婚。 王良与茹华离婚事件在泡子屯掀起轩然大波,众乡亲不得其解,百般劝阻。 小芹责怪茹华没有守口如瓶,茹华表示命由天定,强求不得。小芹苦劝王良留下,在王良执意不肯的情况下,又苦劝茹华跟王良一同去老荒村,茹华同样执意不肯。 商议后,王良把孩子留给茹华,踏上归途。黑子从外地赶回。
  • 第19集
      v黑子拦下王良,请王良原谅,苦求王良回心转意。王良大骂黑子,但仍不肯回头,撇下跪在地上的黑子,离去。 王良回到老荒村,赵婶、盈芳得知内情,都为王良惋惜。周老师象当年送别王良一样赠给王良一句诗:事在人为 休言万般皆由命境由心造,退后一步天地宽。 王良弟弟王明从军队复员归来,见王良住在村里的旧仓库里,对大哥大嫂的不近人情恼怒,拿出自己复员费,让大哥王强与大嫂时芸也拿出一部分给王良盖房。时芸口尖舌利,蛮横无理,王明一气下砸了时芸家的缸。
  • 第20集
      王明在部队时,有一个叫招娣的孤女对其倾情,执意让王明带她回家结婚。王明坦言家里无房,需要赚钱盖房,盖完房后接招娣结婚。王明在战友海涛介绍下进城打工,攒钱盖房,准备结婚。 周老师平反回城,对王良在老荒村给予的帮助,表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王明送别周老师。 王明打工时被围墙砸倒,送往医院不治身亡。海涛与王良处理后事时,招娣找来,王良与海涛告之王明死亡的实情,而招娣走前已卖掉了房,无家可归。海涛母亲看中招娣,想让招娣做儿媳,收留招娣。 王良的二姨父向王良介绍寡妇李琴,王良与家人不置可否。
  • 第21集
      王良常到城里处理招娣的善后,被家人看出端倪。二姨父得知招娣其人,召集王家商议设法让招娣嫁到王家。王良知道招娣可以有更美好的未来,不允亲事。 招娣不想给海涛家添麻烦,准备离去。王良为让招娣了却心愿,接招娣到王家住一段时间,以全孝道。接招娣时,王良坦然告诉海涛招娣与海涛结婚更合适,海涛知道王家对招娣有意,不忍夺人之美。为打消海涛的顾虑,王良告诉海涛他将与李琴相亲。 招娣的到来令老荒村村民欣羡,王良心存把要招娣送回海涛家的打算,执意决定要和李琴相亲。
  • 第22集
      王良与李琴相亲,李琴的朴实打动了王良。王良觉得李琴是可以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两人商议结婚。婚前,王良送回了招娣,祝福招娣与海涛白头偕老。 王家见事已至此,筹备王良与李琴的婚礼,王良因为情史创痛,低调处理婚事,赶着牛车接回了李琴和李琴的儿子铁柱。王良对铁柱视为己出,李琴欣慰。新婚夜,了解王良创痛情史的李琴下决心让王良从她这里得到温暖。 李琴的小叔子葛四从草原回乡,找到王家。
  • 第23集
      葛四找到王良,提出要与李琴结婚这一非分要求,求王良把李琴与铁柱还他。王良大怒。葛四声泪俱下道出内情。原来,葛四曾对冤死的兄长葛三立誓娶李琴为妻,抚养大哥儿子长大成人。因为当时年幼,远赴草原牧羊攒钱,暗中准备他日回乡娶李琴。不想返乡后物是人非。王良不由分说把葛四赶出门。 葛四跪在王家门口,被葛四父亲打骂拖回,从此不听任何人劝说,不饮不食。王良觉得古怪事全让自己撞上,无名火发在李琴身上,理解王良的李琴承受,表示爱不渝。 葛四失踪,众人寻找。葛四在葛三当年的刑场,在冰天雪地中长跪不起。
  • 第24集
      倔强的葛四不饮不食,气若游丝。葛四父母苦劝无果下,不得已求李琴勉为其难答应葛四要求。两难的李琴不忍见葛家断子绝孙,找王良想商量救葛四办法。王良为救葛家,为救葛四,决定与李琴离婚。 王良饲养的奶牛由于年老被卖,王良悲从中来,觉得无论是奶牛还是妻子他都难以做主,拒绝了村长的挽留,心灰意冷赴城打工。 老荒村卖掉奶牛后,买回匹新马,交由村民李信饲管。李信一次赶马车出外时,遇到了搭车的“离婚”妇女宗玉莹。 宗玉莹带着女儿妮妮无家可归,想找一门可靠的亲事成家,跟李信来到老荒村。玉莹的到来引起村里单身男人的瞩目,在村委组织下,老荒村单身男子到打谷场排队让玉莹挑选,队长托人到城里叫回了王良。 王良不置可否,听之任之,在见到玉莹的一刻,发现玉莹貌似月香。而玉莹见到王良一刻,觉得王良老实可靠。最终挑选了王良。 王良没有走出婚姻阴影,不愿结婚。
  • 第25集
      王良和玉莹交谈中得知玉莹丈夫嗜赌,对家庭不管不顾,在赌博中甚至把房子老婆都押上,使玉莹绝望,留下“离婚协议”出走。王良产生同病相怜感,在赵婶撮合下,决定与玉莹结婚。 王良与玉莹举行婚礼。王良带玉莹看望盈芳,盈芳欣慰。 玉莹想改变老荒村穷困面貌,发现老荒村土地适种西瓜,到邻村学习西瓜能手种瓜经验,劝王良把高粱地改种西瓜,同时劝王老汉养鸭,遭到保守势力反对。 王老汉不允。妇女主任也劝玉莹安分守己。 在玉莹举例讲理下,妇女主任感到传统春耕秋收敝大于利,转而劝说王老汉放开思想。在妇女主任支持下,王良买回了西瓜秧。 海涛与招娣看望王良,招娣向王良表示感谢。玉莹科学种瓜,村民怀疑种瓜可行。 瓜田获得丰收,老荒村对玉莹的能干赞赏。玉莹怀孕,生下一个儿子叫兴旺。王家也和这个孩子的名子一样走上兴旺道路。
  • 第26集
      玉莹的前夫杜进改过自新,四处寻找玉莹。玉莹离家时留下一个叫小玲的大女儿,小玲患重病,需要母亲。杜进来到城里,在报社登寻人广告,告之这一情况。 玉莹与王良把鸭蛋拿到县城卖,发现城里商机。玉莹决定与王良在城里贩卖小商品经商,并在城里租下一房。 玉莹看到寻人广告,王良再次感到妻子会失去。玉莹表示矢志不移。 杜进接连在报社登出广告,一无所获,在街上闲逛,巧遇玉莹。杜进苦求玉莹跟他回家,玉莹执意不允,拉扯中,王良赶到,与杜进撕打,被民警带到派出所。 经了解情况,所长发现玉莹的离婚手续不合法,而与王良的既成婚姻犯了重婚罪。如果杜进起诉,玉莹会坐牢。玉莹表示宁可坐牢也不跟杜进回家。所长进一步告诉王良,玉莹不能继续跟王良同居,只能跟杜进回去,办完离婚手续后再与王良结婚,否则会由于重婚罪被起诉。玉莹执意要坐牢,不肯跟杜进回家。王良不忍玉莹坐牢,让玉莹暂时跟杜进回去,办完离婚手续后再回老荒村。玉莹含泪同意,约定再见,携手到老。老荒村村民都为王良惋惜,含泪送别了玉莹。 玉莹被杜进接回,杜进努力感化玉莹,但不被接纳,并被拒绝同房。玉莹只在治小玲的病上与杜进合作。杜进的战友董大为告诉杜进确实已改过自新,且事业有成,但玉莹告诉他为时已晚,她的心已另有所属。 王良贩卖小商品,形单影只。
  • 第27集
      杜进尽心照顾两位女儿与兴旺,显得一家五口其乐融融。 在杜进与玉莹照料下,小玲病渐好,但医院怀疑还有疑症,建议到省城大医院确诊。玉莹不得不留下等待小玲确诊。 玉莹给王良写信,表达思念与忠贞,让王良等她回。 王良偶然救助撞车男孩小青,结识小青母亲衣翠华,为表示感谢,衣翠华以便宜价格让王良租住她家。 王老汉去世。 小玲病情确诊为白血病,杜进和玉莹不得不到北京为小玲治病,玉莹回老荒村与王良团聚变得遥遥无期。 王良偶然结识无家可归的打工人员罗建明,收留罗建明到自己住处暂住。城里扩建与拆迁,罗建明找到拆迁旧房工作。 杜进和玉莹把小妮和兴旺托付给董大为、杨晶夫妇,远赴北京为小玲治病。 衣翠华对王良生情,在为王良补衣服时,王良避嫌推托,衣翠华表白了感情。王良坦言他在等玉莹回,心已所属,不能再接受衣翠华。 罗建民在施工时,被包工头勒令违章操作。 王良听说罗建成所在的施工队发生事故,多人被砸伤,赶往医院。
  • 第28集
      医院告诉王良罗建明已死亡。王良想起弟弟王明之死,悲从中来,当着赶来采访众多记者面,声泪俱下讲述农村打工人员在城市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引起现场慰问受伤人员的副县长重视。 董大为与杨晶带着小妮与兴旺到北京看望杜进与玉莹,杨晶看到杜进有目共睹的变化,劝玉莹与杜进合好。玉莹再次表示心已所属,说欠王良的恩情,今生要还。 又是一年春节,衣翠华带儿子小青到老荒村给王家拜年。 远在北京的杜进努力弥补以往的过失,向玉莹示爱。 城市规划中,衣翠华家区域被拆迁,政府补给衣翠华一套三室一厅及一笔拆迁费。 衣翠华房分在一楼,与王良开了一家餐厅,罗建明的儿子罗石山投奔王良,任餐厅服务员。衣翠华对王良余情未了,希望王良回心转意。 杜进为小玲捐骨髓,玉莹感动。玉莹留在北京陪小玲等待手术,杜进因为谈生意和为小玲筹钱暂时离开北京,返回县城。
  • 第29集
      王良结识前国民党将军廖耀湘的私人厨师向大叔,在向大叔指点下,餐厅生意渐渐红火。 杜进听说王良与衣翠华开了“夫妻店”,让朋友白老板撮合王良与衣翠华结婚。 衣翠华前夫林来顺出狱,来到衣翠华的餐厅寻衅滋事。 白老板给了衣翠华两万元钱,让衣翠华转交王良,用这笔钱在老荒村建立“批发站”。并让衣翠华转告王良,杜进做生意赚了很多钱,可以给玉莹带来王良不能给予的幸福。王良让衣翠华把钱原封不动还给白老板。 小玲手术成功。杜进在北京告诉玉莹王良与衣翠华的事,玉莹相信王良为人,表示与杜进缘分已尽。 白老板把两万块钱还给杜进,转告杜进,王良仍坚称等玉莹。 杜进亲自了解了王良与衣翠华的事,并不象道听途说的那样王良与衣翠华同居,为王良的执着与自强自愧弗如,同意与玉莹离婚。玉莹与杜进好离好散,祝愿杜进早日找到自己的爱人。
  • 第30集
      玉莹带着小玲回到老荒村,见到翘首乞盼的王良。在为小玲治病的两年间老荒村发生了巨大变化,村民们洋溢在喜色中。纷纷道贺玉莹与王良。 衣翠华祝福玉莹与王良,被王良与玉莹的爱情感动,对他们历尽艰难寻回真爱由衷高兴。 周老师给老荒村寄来十万元钱,五万用做建村小学校舍,五万元赠文革期间曾给他以帮助的王良。王良把赠金用作为村里建“批发站”,用以为村民们致富,了却夙愿。 在村民们道贺与鞭炮声中,王家新盖的砖瓦房上房梁。老荒村沐浴在希望中。 辽西平原的田野,一轮太阳冉冉升起。

演职员表

职员表

总监制:高建民
出品人:魏平、高小平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山杏 李 琳 ----
大宝 张兆北 ----
玉生 王海地 ----
大妮 马丽 ----
林茹 董晓燕 ----

角色介绍

山杏,一个美丽善良的农村姑娘,她的母亲与下乡干部有了山杏而终生村里抬不起头来,村治保主任儿子大宝更要非山杏不娶而山杏却与下乡扶贫干部玉生相爱了,这无异于这个村里投下一枚炸弹,他们爱情遭到了全村人否决,而玉生事业也是以变得加倍坚苦,无奈中玉生回到了省会 ,杏被强迫嫁给了大宝;后来大宝疯了,因山杏引起矛盾使家不成家人不像人,山杏最终逃出了这个村子漂浮陌生城市里 ,尝尽屈辱的曲折苦命生活。山杏经过重重坎坷,最终与大宝离婚。

获奖情况

1996年《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第16届飞天奖长篇电视连续剧三等奖
1996年《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第十四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李琳

幕后制作

李琳

李琳

李琳凭借出色的演绎,将朴实、坚强的“山杏”演绎得感人至深,催泪涟涟。而也是凭借这个角色,让李琳收获了当年的金鹰奖影后的桂冠。
谈起这部曾让李琳收获众多奖项的作品时,她表示,《趟过男人河的女人》对自己在演艺事业上来说是不可替代的情感,不仅仅缘于通过这部作品让观众、媒体熟知、认可了自己,更是因为通过这部作品,使得自己在今后的表演上更加严格要求自己、鞭策自己,为观众奉献出更好的角色。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