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口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贺兰口是明长城宁夏镇关隘,位于宁夏贺兰县境内。因贺兰山险不可逾,所以贺兰口仅关口处建有城墙,并建有若干烽火台,与平川地带守军相呼应。贺兰口沟谷两侧的山崖上,今仍保存着明朝摩崖刻记两方。沟谷北壁石刻为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钦差大臣巡视贺兰山边防题记,南壁为万历三十七年(1609)重修贺兰口时官兵所刻。

简介

贺兰口 贺兰口
贺兰口、拜寺口三关口,同踞贺兰山中部,均为明长城宁夏镇的重要关隘。 贺兰口在北,拜寺口居南,两口相距25公里,属一个防御体系。贺兰山中部是贺兰山最险地段,这里山峰高耸,关口三面皆被山峦环绕,东面是银川平原。因贺兰山险不易逾越,所以仅在关口处建有城墙,在山的深处建有若干烽火台,与平川地带的守军相呼应。虽然现在关口的防御建筑设施多已被毁,但当年驻守长城将士所题刻的不少摩崖刻石均清晰可见,多为嘉靖、万历年间官员人等巡边题记和修边记实。

文化

贺兰口 贺兰口
在贺兰口沟谷两岸600多米的山岩石壁上,还有400幅岩画。这些古代岩画题材,以类人头像为主,约占半数之上,其余的还有马、驴、牛、羊、鹿等图形和狩猎、人手、人脚印等。画境古朴浑厚,岩画多用利石、金属磨刻凿成,以人面形居多,或插羽毛,或留发髻,或长犄角,或着头巾。有的高鼻大耳满脸毛须,有的口衔骨头。多数人形有眉无眼。据考证,岩画作于中国青铜器时代,距今3000余年,是我国西北一带古代的党项、羌戎突厥、鲜卑、匈奴等游牧民族创作的,其内容真实地记录了他们的生活习俗和社会活动的情景,堪称古代少数民族珍贵的艺术宝库。

岩画

贺兰口 贺兰口
贺兰山是宁夏和内蒙古的分界,最近十多年来贺兰山东麓的北段,好多个山沟口都发现了大批岩画,其中贺兰口是最早发现的。距银川市区56公里的贺兰口岩画风景名胜区,是贺兰山岩画的荟萃之地。这里山势峻峭,风景如画,山泉四季不竭。在山口内外分布着5000多幅岩画,其中人面像岩画就有700多幅。它以其表现形式丰富、分布区域集中、文化内涵深厚、距离中心城市近而名冠世界岩画之首,吸引了大批中外游客。贺兰口不仅是古代岩画的富集之地,也是原始游牧民族的祭祀中心,同时又是贺兰山东麓民俗文化积淀丰厚的古村落所在地。以“范家大院”为主的古村落及其古代建筑呈扇面分布于沟口外台地上,这里除了有大量的岩画外,还发现有原始人类居住的山洞及房屋遗址、帐址、祭坛、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圈石墓以及反映生殖崇拜的石砌构筑物。同时,在景区内还分布有西夏寺庙建筑遗址、明代水关、明代石砌哨台、清代龙王庙、土地庙和羊圈圈神主庙等古建筑。
在近两年的开发建设中,贺兰口岩画风景名胜区最大限度地淡化现代建筑痕迹,保护古代岩画及其原始、古朴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使其成为宁夏面向21世纪、具有世界文化交流意义的、最具发展潜力的旅游胜地。置身其间,我们不仅能领略到贺兰山的雄伟,大自然的秀美,古岩画的神秘,而且会陶醉于古村落、古遗址原始、厚重的文化氛围中,发思古之悠情,是中外游客访古探奇、寻幽处静、适闲娱乐的好去处。
贺兰口位于贺兰山中段的贺兰县金山乡境内。那里山势高峻,海拔1448米,俗称“豁了口”。走进山口,但见景色幽雅,潺潺泉水从沟内流出。奇峰叠障间,约有千余幅个体图形的岩画,分布在沟谷两侧绵延600多米的山岩石壁上。画面艺术造型粗犷浑厚,构图朴实,姿态自然,写实性极强。内容以人首像为主的岩画占总数的一半以上,其次为牛、马、驴、鹿、鸟、狼等动物图形。其中人首像画面简单、奇异,有的人首长着犄角,有的插着羽毛,有的戴尖形或圆顶帽;有的大耳高鼻满脸生毛,有的口衔骨头,有的面部有条形纹或弧形纹。还有几幅似一个站立人形,双臂弯曲,两腿叉开,腰佩长刀,表现了图腾巫觋的造型形象。还有一些表现女性的岩画,有的戴着头饰,有的绾着发髻,风姿秀逸,再现了几千年前古代妇女对美的追求。在表现动物的图形中,总体上构图粗犷,形象生动,栩栩如生。有奔跑的鹿、双角突出的岩羊、飞驰的骏马、摇尾巴的狗、飞鸟的图形和不知名的猛兽等形象。
最著名的一幅岩画是在一条沟的北侧向阳岩壁上的“太阳神”,离沟底约15米高,我们攀上陡峻小径才贴近它欣赏了一番。这块大约一米半见方的作品,号称镇山之宝,它刻痕清晰,形象完整,撅着嘴,圆瞪两大眼,头发直立,有点像卡通人物,真不愧是贺兰山岩画的代表。这怪物现在享誉全球,图像资料里总能见到,银川出售的工艺品里也离不开它。至于“太阳神”名字的由来,就有些难说了。有望像生义之嫌,主要是那半圈头发样的线条,可能被认作是光芒,而传讹者更愿意认可这样的流传。有人曾写文章说,贺兰山经常地震,所谓太阳神,应该是地魔的形象,用途是驱邪祈福。 贺兰山在古代,是匈奴、鲜卑、突厥、回鹘、吐蕃、党项等北方少数民族游猎及生息繁衍的地方。这些少数民族把生产生活的场景,凿刻在贺兰山的岩石上,表现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如今,我们游客看到的岩画再现了当时的审美观、社会习俗和生活情趣。
另一个特别有趣的是手印。山沟北侧有一面光滑的石壁,刻着一个简单的桃形人面,下方左右各有一只手的图形,其中一只手连带着半截手臂,端的纤润柔美,简直可以当现代的手模。有研究者认为这是女人的手,并且是母权的代表。另一只手的下方有朝向那只女手下跪的牛,研究者便说那是被征服部落。手印在各国的古代岩画里都有,是一个全球性的题材。手,是人和世界打交道的最直接也最重要的器官,代表着劳作、给予、接受、掌控、指示、致意、警告、宣誓等等,在不同场景出现,就可以有不同的含意。 欧洲旧石器时代的洞穴岩画中有大量手印。法国的一个洞穴里,发现了100多个幼儿手印;西班牙的一个洞穴里,手印留在大象、野牛、鹿的形象之间,有的则直接印在动物身上。澳大利亚、玛雅地区、我国云南,都发现了古代留下的赭色颜料手印。新疆的岩画里也有手印。
贺兰口 贺兰口
根据专家们对岩画图形和西夏刻记的分析,贺兰口岩画是在不同时期先后刻制而成。其中大部分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北方游牧民族所为,也有其他朝代和西夏时期的画像。刻制的方法有凿刻和磨制两种:凿刻痕迹清晰,较浅;磨制法是先凿后磨,线条较粗深,凹槽光洁。贺兰口岩画的题材、内容与表现手法都十分广泛,作者富有想象力,给游人传递出一种真实、亲切、肃穆和纯真的感受。众多岩画为了解和研究古代游牧民族的历史、文化、经济状况、风土人情提供了极为珍贵的文物资料,堪称是一处珍贵的民族艺术画廊。

历史

贺兰口 贺兰口
“贺兰”一词据说是蒙古语“赫兰”的转音,其意为“骏马”。"贺兰山"一词最早见于记载的是《晋书·北狄匈奴传》 ,西晋太康五至八年(公元284—287年),由北迁内地的匈奴人约有十几万人,“十九种,皆有部落,不相杂错”。这十九之匈奴部落中,有一支叫“贺兰部”,随后这个氏族的名字便成了这座大山的名字。
贺兰山耸立于宁夏平原西部,它雄伟、峻峭,是“塞上江南”的天然屏障。几千年来,先后有匈奴、鲜卑、羌族、突厥、回鹘、吐蕃、党项、蒙古等民族在这里居留、放牧。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千百年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地图上看贺兰山是南北走向的山脉,以山脊为中心,东麓为宁夏境,西麓为内蒙境。东麓和西麓的景色,各有各的神韵,各有各的奇妙。东麓有黄河,一条母亲河从境内横穿而过,有塞上江南之美称。而西麓却是高原、戈壁、大沙漠,有高原驼城的美誉。在明代,“贺兰晴雪”作为宁夏八景之首,留下了诸多题咏之作。如陈德武:“六化飞罢净尘裳,贵富家翁做意悭。满眼但知银世界,举头都是玉江山。严凝藉雪风威里,眩曜争光日色间,独有诗人怜短景,贺兰容易又青还。”清人胡秉正也赋诗曰:“西北天谁补,此山作柱擎,蟠根横远塞,设险压长城。俯看黄河小,高悬白雪清。曾从绝顶望,灏气接蓬瀛。”
神秘的西夏王朝,就建都在贺兰山下。九百多年前,西夏党项族人与宋、金分庭抗礼、割据一方,建立大夏王朝,俗称西夏,疆域至整个河套平原和河西走廊,前后持续190年。他们仿汉人设官制,制礼仪,创建西夏文,拥有灿烂的文化。在公路上,就可以远远地看到西夏王陵遗址。西夏亡于蒙古的入侵,蜿蜒在贺兰山的巍巍长城,并没有真正地抵挡得住墙外奔袭而来的铁骑。西夏王陵就是在多次的战火中被蒙古人蓄意毁败的,仅剩下那一个个高起的圆形土堆,寂寞地座落在贺兰山下。残垣断壁、荒漠土冢,宛如西夏王朝的凄美绝唱。西夏文明留给后人的是不可捉摸的遥远、神秘和虚渺。置身其中,耳边竟梦幻般响起铁蹄铮铮,山鸣谷动。而今,战火硝烟已远去,空留王朝千年梦。那个曾经偏执一方的西夏王国,早已淹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和茫茫戈壁中。只有这王陵遗址,在落寞地向人诉说着辉煌的往昔。
穿越西夏王陵遗址附近的三关口西行可达阿拉善的主要旅游景点北寺、南寺,历史上这里的寺庙建筑规模之大、僧侣人数之多、经典制度之完善、宗教级别之高足以和青海塔尔寺齐名。这里不仅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还有着得天独厚的秀丽风光。在这里观林海,登险峰,游古寺,朝观林海日出,暮看大漠孤烟。
贺兰口 贺兰口
西夏王陵遗址的北边,是“小滚钟口”,俗称“小口子”,地势尤如横卧的巨钟,面东开口,口内三面环山,形似大钟。中有孤立小峰名叫钟铃山,恰似巨钟的铃锤,滚钟口由此得名。这里曾是李元昊的行宫和民国期间宁夏军阀马鸿逵的避暑山庄。入春以后,满坡山花争奇斗艳,沟里泉水淙淙有声。放眼望去,山腰绿荫葱葱,山巅白雪皑皑,此即“贺兰晴雪”景色。口内有众多寺庙古禹王台、兴隆寺、晚翠阁,均为清代所建。这些寺庙楼阁依山临水,随势自然,布局巧妙,错落有致,与山、石、林、泉浑然一体。有台榭飞阁之胜,芳林花径之幽,令人流连忘返。
“小口子”再往北行,走进静悄悄的贺兰口,可以看到上上下下的巨石上,到处镌刻着岩画,有的是用石头对着岩石研磨出来的,像薄纸那样浅;有的是用骨器敲击划刻出来的,像雕塑那样生龙活虎……这些岩画上自天文,下至人文,包罗万象,人物、动物、太阳、狩猎、畜牧、舞蹈、繁殖、战斗……说贺兰口岩画是一部游牧民族用艺术形象描绘的史诗,绝不过分。
关于贺兰山,学术界还有一些争论,据了解,仅以贺兰为名的山,在我国就有好几座,除宁夏之外,山西、河北都有贺兰山。曾有人提出岳飞《满江红》中的贺兰山为河北的贺兰山。理由是岳飞从未到过宁夏的贺兰山,从历史上宋金时期战争的范围、当时南北通道的形胜等论述了河北磁县贺兰山与岳飞的关系,提出岳飞所踏之贺兰山当在磁县的论断。其实不然,宁夏的贺兰山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历来满布刀光剑影。它地处我国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交接地带,民族迁移十分频繁,在历史上是游牧民族通往中原地带的重要屏障,被誉为“朔方之保障,沙漠之咽喉”。众多的谷口平时是贸易交通要道,战时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代边塞诗中,就有许多描写贺兰山的诗篇。唐代卢如弼有诗道:“朔风吹雪透刀瘢,饮马长城窟更寒,半夜火来知有敌,一时齐保贺兰山。”以生动形象而凝炼传神的笔墨,写出了戍边将士的艰苦和半夜激战的生动场景。就连田园诗人王维也写下了“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的诗句。王维是到过宁夏境内的,唐代另一著名诗人贾岛虽然没有到过宁夏,但也慕名写下了“贺兰山顶草,时动卷旗风”的诗句。可见贺兰山作为古战场,是多么的驰名了。岳飞作为一代名将、著名的军事家,对贺兰山不会是陌生的。况且,岳飞有着远大的抱负,他不仅要收复北宋失地,而且要光复他心目中的华夏河山,这就包括汉唐极盛时势力所极的东北,塞外,西北等地,彻底消除来自北方民族的威胁,这种愿望可从“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的诗句中看出,这两句诗都有很广阔和极明确的地理所指,那就是位于西北的贺兰山,若指济济无名的磁县贺兰山,与“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的磅礴气势颇不相称,因此只有宁夏的贺兰山才有资格代表广阔的中国北方地区。
“贺兰之山五百里,极目长空高插天。”据说,贺兰山主峰敖包疙瘩海拔3556米,比我国著名的五岳都要高出许多。敖包疙瘩是蒙古人在贺兰山最高处,用石头堆起的一个“敖包”,是他们祈祷平安,幸福和美好的场所。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