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圣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不仅在唐代,而且在中国古典诗歌发展史上,与诗仙李白齐名的诗人,就是杜甫了。这两位大诗人,一位作为浪漫主义的最高峰,一位作为现实主义的最高峰,不仅成为盛唐时代诗歌发展到繁荣顶点的标志,而且是我国古典诗歌发展的最高峰。
杜甫(712~770),唐代著名大诗人,字子美,祖籍襄阳(今属湖北),生于河南巩县。因曾居长安城南少陵,在成都被严武荐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称之为杜少陵、杜工部。
杜甫的一生是与玄宗统治的年代适应的,前人曾经评论,要想读懂杜甫的诗作,必须首先知道唐玄宗。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实际上,唐玄宗和他的先祖太宗皇帝很相象,但是有很大的不同。玄宗出生于皇族的家庭,比太宗的家庭出身高多了,但是在他的青年时代却经历了很大的艰辛。他的父亲睿宗李旦,是则天皇后的幼子,照理是应当得到武则天的喜爱的。但是武则天是一位最高统治者,因此她的感情是不可能和平常人相同的。她的地位,先是皇后,以后是皇太后,再以后便直接地当皇帝。由于武则天的名号在不断地变迁,因此也连带地影响了玄宗的父亲睿宗李旦,最初李旦只是豫王,以后是相王。李旦的父亲死后,他的同母兄弟四人,大哥早死了,二哥被武则天逼死了,三哥是中宗李显,这时是皇帝,但是最高的统治大权在武则天手里,不久以后,中宗被废,李旦睿宗登位。但是大权依旧在武则天手里。武则天是一位政治能手,终于发现与其在幕后做太后,不如到幕前做皇帝,她自己做的,是大唐则天皇帝,以后索性连国号也改了,是大周则天皇帝;李旦从皇帝降为太子,先是大唐太子,以后是大周太子。可是这个名义也不太久,则天皇帝在幕前久了,一想还是到幕后好,于是中宗皇帝复位,李旦改封相王,以后又做过司徒、大将军。名号禄位不断地变动,但是李旦只是一味地谦虚谨慎,禄位虽然不一定保得稳,性命却保稳了。中宗死后,他的名号又变了,称为皇太叔,相王也进称安国相王。这时皇帝是中宗的第四个儿子,大权掌握在母亲韦太后手里。倘使这位相王当真是能安国的,一切都能保持一定的现状。但是睿宗的第三子就是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不是甘居人下的人,他发动了第一次政变,这一位小皇帝被杀死了,安国相王李旦重新称为皇帝。他这是第二次作皇帝了,但是第二次作皇帝并不比第一舒服多少,大权落到李旦的妹妹太平公主手里。睿宗想想还是不做皇帝舒服。而睿宗皇帝的长子李宪是一位聪明绝世的人物,朝廷的政治斗争教育了他,当皇帝实在没有什么意思。自己的伯父和父亲都当过两任皇帝。其实算什么呀,何况还有这个能干的三弟呢?他坚决不干。是不是可以由睿宗皇帝的二儿子来当。次子李撝是一位宫娥生的,他的地位太低,怎么能当太子呢?大哥、二哥都不干,这个太子只有由李隆基当了。不久以后睿宗退位,隆基当了皇帝,这是玄宗。最初他还受到姑母太平公主的压力,好在皇帝发动政变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待到太平公主被杀以后,他安安稳稳地做了四十四年皇帝,再做了六年的太上皇,他才死去。
唐玄宗是在把他自己的父亲睿宗废去以后登上皇帝的宝座的,这一点和唐太宗是一样的,并不是把父子之情看得很重。对于亲生的儿子,是不是客气一些呢?也不见得。开元二十五年(七三七)四月太子瑛、棣王琰,鄂王琚没有任何罪状,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同日赐死于城东驿。假如定要指出他们的罪名,那只是得罪了当时的宠妃武惠妃。玄宗对于父子之间的关系,看得这样淡薄,这就难怪他的太子李亨趁着国家多事之秋,在灵武自立为帝,待到收回西京,玄宗回銮,就被他圈禁在西内。
在唐玄宗统治的时代,造就了我国封建社会的第三个盛世,“开元盛世”,使得唐代的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唐玄宗表现了自己杰出的政治才能。但唐玄宗李隆基因此骄傲起来,贪图享受,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终于导致了历史上著名的“安史之乱”,盛唐因此走上了衰败之路。人民也因此而饱受战乱之苦。这就是杜甫生活的时代,也就是杜甫的诗歌产生的时代背景。
开元元年(712),杜甫生在“奉儒守官”并有文学传统的家庭中,他是著名诗人杜审言之孙。杜甫的少年时代正值“开元盛世”,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杜甫少小多病,但读书勤奋,十四、五岁便露出非凡的文学才能。一个有才能的人,当然有自己的远大的理想。从二十岁以后,可分4个时期。
第一,青年漫游时期
玄宗开元十九年(731)至天宝四载(745),他“裘马清狂”,曾先后漫游吴越和齐赵一带,游览了祖国的不少名山大川。其间赴洛阳考进士失败。但天宝三载,在洛阳与李白结为挚友,对杜甫的创作有重大的影响。两位文学巨子。由此结下终生的友谊。次年秋分手,再未相会。这一时期杜甫的创作不多,是他的诗歌创作的准备阶段。
杜甫这个时期的创作,多是五律和五古,以五律《望岳》为代表。
《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望岳》诗共三首,分咏东岳泰山,南岳衡山和西岳华山。其中以咏东岳泰山的这一首,为杜甫青年时代的代表作。这首诗是杜甫诗中年代最早的一首。全诗洋溢着青年杜甫的生气勃勃的朝气。
全诗没有一个“望”宇,但句句写向岳而望,距离是自远而近,时间是从朝至暮,井由望岳悬想将来的登岳。
首句“岱宗夫如何?”写初望见泰山时,高兴得不知怎样形容才好的那种揣摹劲和惊叹仰慕之情,非常传神。岱是泰山的别名,因居五岳之首,故尊为岱宗。“夫如何”,就是到底怎么样呢,“夫”宇在古文中通常是用于句首的虚字,这里把它融入诗句中,是个新创,很别致。这个“夫”字,虽无实在意义,却少不得,把诗人远眺,泰山在望时诗人的心情写出来了。
“齐鲁青未了”一句,它既不是抽象地说泰山的高,也不是用一般化的语言来形容它,而是别出心裁地写诗人自己远望泰山的亲身体验——在古代齐鲁两大国的国境外还能望见远远横亘在那里的泰山,以距离之远来烘托出泰山之高。泰山之南为鲁,泰山之北为齐,这一句利用地理特点来写泰山。除此而外,齐鲁都是西周时的古国,这里还烘托了泰山历史的古老。明代有人评论说:“齐鲁到今青未了,题诗谁继杜陵人?”这句诗无人能继,是有道理的。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两句,写近望中所见泰山的神奇秀丽和巍峨高大的形象,是上句“青未了”的注脚。“钟”字,将大自然写得有情。山前向日的一面为“阳”,山后背日的一面为“阴”,由于山高,天色的一昏一晓判割于山的阴、阳面,所以说“割昏晓”。“割”本是个普通字,但用在这里,确是“奇险”。由此可见,诗人杜甫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作作风,在他的青年时期就已养成。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两句,是写细望。见山中云气层出不穷,故心胸亦为之荡漾:因长时间目不转睛地望着,故感到眼眶有似决裂。“归鸟”是投林还巢的鸟,因此可以知道这时已经到薄暮时分,诗人还在专注地望着。不言而喻,其中蕴藏着诗人对祖国河山的热爱。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最后两句,写由望岳而产生的登岳的意愿。“会当”是唐人口语,意即“一定要”,而不是“应当”。从这两句富有启发性和象征意义的诗中,可以看到诗人杜甫不怕困难、敢于攀登绝顶、俯视一切的雄心和气概。这正是杜甫能够成为一个伟大诗人的关键所在,也是一切有所作为的人们所不可缺少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句诗于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诵,而至今仍能引起我们强烈共鸣的原因。
这首诗中洋溢着诗人不怕困难、敢于攀登绝顶、俯视一切的雄心和气概。我们应当看到,这时的唐代,正处在鼎盛的时期,这时的杜甫的雄心壮志,是在儒道互补的思想体系中,正处在争取“达则兼济天下”的积极进取状态之中的。因此,这里表现出的雄心和气概,正是盛唐的鼎盛气象和青年的诗人的蓬勃向上的精神状态的生动的反映。
第二,长安求仕时期
从天宝五年至十四年,杜甫困守长安,穷困潦倒。他不断投献权贵,以求仕进。天宝十年,因为献“大礼赋”三篇得到唐玄宗赏识,命宰相试文章,但无结果。直到十四年十月,安史之乱前一个月,他终于得到右卫率府胄曹参军之职。仕途的失意沉沦和个人的饥寒交迫使他比较客观地认识到了统治者的腐败和人民的苦难,他的思想开始产生了转变,逐渐成为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他的诗作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产生了《兵车行》、《丽人行》、《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这样的不朽名篇和“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的警世之句。
天宝后期以来,杜甫写了大量时事政治诗,虽内容各异,但都是个人情感与事实相结合,抒情色彩较浓。开元后期,唐玄宗在西域发动了几次战争,因此,这一时期中,战争题材在杜诗中数量很大。这几次战争的性质各有不同。杜甫对不同性质的战争态度不同。反对朝廷穷兵黩武,消耗国力的有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兵车行》等;支持平息叛乱,抵御外侮的有《观安西兵过赴关中待命二首》、《观兵》、《岁暮》等。《前出塞》、《后出塞》两组诗,既歌颂了战士的壮烈英勇,又谴责了君王拓边无厌和主将骄横奢侈;以一个战士的自白概括了无数英勇士兵的不幸命运。“三吏”、“三别”中,诗人同情人民的痛苦,愤恨野蛮拉丁;但大敌当前,兵源缺乏,他只能忍痛含泪劝慰被征者。表现出作者内心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
请看《前出塞九首(其六)》: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诗人先写《出塞》九首,后又写《出塞》五首;加“前”、“后”以示区别。《前出塞》是写天宝末年哥舒翰征伐吐蕃的时事,意在讽刺唐玄宗的开边黩武,本篇原列第六首,是其中较有名的一篇。
诗的前四句,很象是当时军中流行的作战歌诀,很有韵味,深得议论要领。两个“当”,两个“先”,妙语连珠,提出了作战步骤的关键所在,强调部伍要强悍,土气要高昂,对敌有方略,智勇须并用。四句以类似对偶的形式写出,如数家珍,好像总结战斗经验。然而从整篇看,它还不是作品的主旨所在,而只是下文的衬托,后四句才道出赴边作战应有的终极目的。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诗人慷慨陈词,直抒胸臆,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声。他认为,拥强兵只为守边,赴边不为杀伐,不论是为制敌而“射马”,不论是不得已而“杀伤”,不论是拥强兵而“擒王”,都应以“制侵陵”为限度,不能乱动干戈,更不应以黩武为能事,侵犯异邦。这种以战去战,以强兵制止侵略的思想,是恢宏正论,安边良策;它反映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愿望。这也是直至现在中华民族对于战争的看法。
从艺术构思说,作者采用了先扬后抑的手法:前四句以通俗而富哲理的歌谣体开篇,讲如何练兵用武,怎样克敌制胜;后四句却写如何节制武功,力避杀伐,点出“止戈为武”“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主题思想。先进性铺垫、陪衬,在进入主题。辅和主之间看似转折,实是顺接,看似矛盾,实为辩证。因为如无可靠的武备,就不能制止外来侵略;但自恃强大武装而穷兵默武,也是不可取的。所以诗人主张既抓强兵,又以“制侵陵”为限,才符合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在唐人的诗篇中,以议论取胜的作品较少,而本诗却以议论见长;它以立意高、正气宏、有气势而博得好评。
第三,战乱为官时期
至德元年(756)至乾元二年(759),是安史之乱时期。安史乱起,长安失陷,玄宗奔蜀,肃宗即位。战乱四起,民生凋敝。杜甫逃难于白水、奉先、鄜州之间,身陷叛军之中,饱尝战乱之苦,杜甫也尽历艰危,但创作成就很大。长安陷落后,他北上灵武投奔肃宗,但半路被俘,陷贼中近半年,后冒死从长安逃归凤翔肃宗行在,受左拾遗。不久因房案直谏忤旨,几近一死。长安收复后,回京任原职。758年5月,外贬华州司功参军,永别长安。此时期的杜甫,对现实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先后写出了《悲陈陶》、《春望》、《北征》、《羌村》、“三吏”、“三别”等传世名作。759年,关辅大饥,杜甫对政治感到失望,立秋后辞官,经秦州、同谷,于年底到达成都。
杜甫冒死从长安逃归凤翔肃宗行在,受左拾遗。在最危难的时刻舍身于国家,是忠于天子的最好证明。理应得到信任。但他不久因房案直谏忤旨,几近一死。
长安收复后,回京任原职。乾元元年(758)5月,又外贬华州司功参军,永别长安。此时期的杜甫,终于对现实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完成了自己的思想转变。儒道互补的思想体系是建立在“天子圣明”的前提下的。但玄宗、肃宗两位天子,先有父亲玄宗,青年时代大有作为,中兴天下,故有“开元盛世”。中年以后贪图享乐,荒废国事,至有“安史之乱”。后有儿子肃宗抢班夺权,在国事危艰中继续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利斗争,自己一贬再贬,根本没有实现“兼济天下”的可能,而国事的危艰,也不可能让自己“独善其身”。因此,他弃官入蜀了。
这几年中,他任过左拾遗之职,因上疏救房琯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在石壕村,在新安道,他目睹官府抓丁的惨剧,听过新婚少妇送别丈夫出征时的哭诉。他先后写出了《悲陈陶》、《春望》、《北征》、《羌村》、“三吏”、“三别”等传世名作。这个时期流传下来诗歌200多首,大部分是杜诗中的杰作。其中杜甫有不少歌咏自然的诗。歌咏的对象,往往是既联系自己,也联系时事,是情、景与时事的交融,而不仅仅是情景交融。最具代表性的是《春望》、《剑门》。
我们看《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乌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六月。安史叛军攻下唐都长安。七月.杜甫听到唐肃宗在灵武即位的消息,便把家小安顿在鄜州的羌村,去投奔肃宗。途中为叛军俘获,带到长安。因他官卑职微,未被囚禁。《春望》写于次年三月。
诗的前四句写春城败象,饱含感叹;后四句写心急亲人境况,充滥离情。全诗感情充沛,真挚自然。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开篇即写春望所见:国都沦陷,城池残破,虽然山河依旧,可是乱草遍地,林木苍苍。一个“破”字,使人怵目惊心,再加上一个“深”字,令人满目凄然。司马光说:“‘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诗人在此明为写景,实为抒感,寄情于物,托感于景,为全诗创造了气氛。此联对仗工巧,圆熟自然,诗意翻跌。“国破”对“城春"两意相反。拿“国破”的颓垣残壁和富有生意的“城春”对举,对照十分强烈。“国破”和下文的“山河在”,意思相反,出人意外;“城春”本为明媚之景,而后缀以“草木深”则分明是荒芜之状,先后相悖,又是一翻。杜甫的这种大手笔,深得后人的赞赏。明代的诗歌评论家胡震亨在他的《唐音癸签》卷九就极赞此联说:“对偶未尝不精,而纵横变幻,早越陈规,浓淡浅深.动夺天巧。”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两句一般解释是。花鸟本为娱人之物,但因感伤于时,恨亲人之离别,却使诗人见了反而伤心落泪。另—种解释为,诗句以花鸟拟人,感时伤别,花也溅泪,鸟亦惊心。两种说法,其精神内涵是一样的,前一种说法是触景生情,后一种是移情于物。
诗的这的四句,都统在“望”字中。诗人俯仰瞻视,视线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视野从城到山河,再由满城到花乌。感情则由隐而显,由弱而强。步步推进。在景与情的变化中,仿佛可见诗人由翘首望景,逐步地转入了低头沉思,自然地过渡到后半部分——想望亲人。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自安史叛乱以来,“烽火苦教乡信断”直到如今春深三月,战火仍连续不断。多么盼望家中亲人的消岜,这时的一封家信真是胜过“万金”啊!“家书抵万金”,写出了消息隔绝久盼音讯不至时的迫切心情,这是人人心中所有的想法,很自然地使人共鸣,因而成了千古传诵的名句。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烽火遍地,家信不通,想念远方的惨戚之象,眼望面前的颓败之景,不觉于极无聊赖之际,搔首踌躇,顿觉稀疏短发,几不胜簪。“白发”为愁所致,“搔”为想要解愁的动作,“更短”可见愁的程度。
这样,在国破家亡,离乱伤痛之外,又叹息衰老,则更增一层悲哀。
这首诗反映了诗人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意脉贯通而不平直,情景兼具而不游离,感情强烈而不浅露,内容事寓而不芜杂,格律严谨而不扳滞,因而一千二百余年来一直脍炙人口,历久不衰。
第四,晚年飘泊时期
从肃宗上元元年(760)至代宗大历五年(770)11年内,杜甫在蜀中八年,荆、湘三年。肃宗上元元年(760)春,他在成都浣花溪畔建草堂,并断续住了五年。其间曾因乱流亡梓、阆二州。765年,他的友人严武去世,杜甫失去凭依,举家离开成都。因病滞留云安,次年暮春迁往夔州。768年出峡,辗转江陵、公安,于年底达岳阳。他生活的最后二年,居无定所。飘泊于岳阳、长沙、衡阳、耒阳之间,时间多在船上度过。770年冬,杜甫死于长沙到岳阳的船上,年59岁。逝世前作36韵长诗《风疾舟中伏枕书怀》,有“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之句,仍以国家灾难为念。这11年,他写诗1000余首,占全部杜诗的七分之五强。《春夜细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这首五言律诗,是杜甫晚年居于成都草堂时所写。它通过对春雨的描写和赞颂,表现了诗人忧人民之忧,喜人民之喜,与劳动人民同喜共乐的思想感情。
全诗刻画春雨着重强调一个“好”字,通篇抒发感情处处暗写一个“喜”字。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诗歌一开头,就以“好雨”两字领起全篇,赞颂之意,露于言表,而喜悦之情,见于言外。为什么说是“好雨”呢?诗人首先觉得它“知时节”,知道农时节令。正当春天万物开始萌发生长、最需水分滋润的时候,它就及时来到——“当春乃发生”,这怎能不是“好雨”呢?这场春雨,不要你求,不要你盼,它不误农时,适人需要,主动前来。这一联就内容来讲,属于议论,不外乎说这场雨下得正逢其时、恰到好处,但由 于诗人在前后两句分别用了彼此紧相呼应的两个——一个“知”和一个“乃”,将春雨拟人化,把毫无知觉的春雨变成一种有性灵、有感情的活物,就显得情趣盎然,耐人玩味,从而自然流露出诗人对雨从人愿的一片喜悦之情。
接着,具体写雨。先从听觉方面写:“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前一句紧扣题目点出了一个“夜”字。由于是夜晚,人在屋里,自然只能听了。它随着夜间一阵送暖的东风,在人们不知不觉中下了起来;雨点是那样的细,滋润着万物一点声响也没有。随风而潜,说明风轻轻而不狂,润物而细,说明雨濛濛而不骤,可见这是一场和风细雨,而不是疾风暴雨。疾风暴雨,哗哗一阵,虽然也能解除一些旱情,但免不了要带来一些副作用,而和风细雨,对庄稼有百利而无一害,当然是最为理想了。风和雨细,这又是一“好”。这里,由于诗人继续把雨人格化,说它飘洒大地是“潜入夜”,好象是特意选择夜晚,让人浑然不觉,蹑手蹑脚悄悄降落似的,它滋润万物是“细无声”,默默地,不声不响,好象不愿让人知道一样,于是似乎又写出了三“好”: 白天下雨,免不了要影响田间作业,而夜晚下雨,白天照样可以生产,看它为人们想得多么周到!不误农活,这是一。春天开始昼长夜短,对劳动了一天的人们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因此,悄悄而下,不惊人香梦,就更见春雨的可人心意,对人的体贴入微了,——不扰人睡眠,这是二。做着好事,不求闻达于人,毫不声张,似乎还有一种谦逊之风,这又是三。而如此之好的这场春雨悄然而下,说明诗人事先并不知道,正是由于没有思想准备,突然于意料之外遇到一件好事,因此就更令人喜出望外了。也许这时候诗人不免要想起那未曾下雨先打雷,或者雷声大,雨点小,甚至光打雷不下雨.往往给人带来一场空喜的夏雨吧。两相对照,这样的春雨又怎能不叫人喜呢?
这一联在律诗里属于流水对,也就是上下两句合起来说明一个完整的章思——一因为风和雨细,所以润物无声。但由于它在修辞上又同时运用了拟人格,因而就使内容丰厚得多 了,除了说明这表面的因果关系而外,又赋予了春雨以美好的品格和淳扑的柞风,从而充分表达了诗人对春雨的一片赞美之意和自己的满腔喜悦之情。
“野径云俱黑,讧船火独明。”这是从视觉方面写雨。诗人凭窗而眺,——但更可能固喜情难抑而禁不住走出草堂,来到夜雨之中,只见野外路径与天空的云层一样墨黑,一切都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只有江边渔船上一星如豆的灯火正在引人注目地烟熠发光。阴云密布,星月掩藏,不见路影说明雨意正浓。春雨贵如油,即使下一点儿,也能给人们带来几分希望。而现在,它不仅已经开始普降大地,而且看起来还不会下一阵就完,要让大地润个透,让万物喝十足,这又是一“好”。这场春雨,不仅对农作物生长极为有利,而且给渔业生产也带来好处。因为细雨飘洒的时候,鱼儿活跃,浮游水面,正是人们张网捕捉的极好机会,所以此刻“江船火独明”,渔民正抓紧时机,连夜作业。对渔作有利,这又是一好”。
这一联在律诗里属于反对,诗人又一次紧扣题目中的“夜”写,用一个“点”上的“明”,与整个“面”上的“黑”相对。这一反对在艺术效果上起到了一种不可忽视的作用。由于“江船火独明”,更显出“野径云俱黑”,黑得浓,黑得重,黑得普遍,黑得无边无际,从而更见出这场春雨方落未止,绝不会不疼不痒地下一阵就完,可能要下个通霄。反过来,由于“野径云俱黑”,也更显出“江船火独明”,这如豆的一星渔火明得格外引人注目,好象万绿丛中一点红,给整个画面都带来了生机:透过茫茫的夜色,在这微弱的灯光下,我们似乎还看到了渔民一家正在忙碌的身影。互为衬托,相得益彰。这里,春雨之好,诗人之喜,在这一反对中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渲染和烘托。
以上是对春雨形象的实写。最后诗人又通过想象对春雨的作用进行虚写“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锦官城”,就是成都。成都为什么又叫锦官城呢?原来成都古代有大城和小城,当时那里织锦业非常发达,小城是管理织锦的政府官员所住的地方,因此称为锦官城,以后人们便通称成都为锦官城了。这两句大意是说:明天天亮,雨过天晴,这锦官城一定到处百花争艳,那一朵朵带着晶莹雨珠的花儿一定会变得格外丰腴而重实!“晓”,不仅反扣了题目中的“夜”字,而且也反映了诗人急于观赏雨后之景的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这里的“红”,是指花,不过还有一层意思,说明花的色彩变得更加鲜艳耀眼了,“湿”,除了说明花朵上的雨珠未干而外,还说明花儿变得更加柔嫩水灵了;由于花朵肥硕丰润,加之还带着雨珠,当然就给人以沉甸甸的感觉了,所以说“重”。一个“重”字,可以说把细雨灌润之后花儿的质地、神韵写活了。这里与诗人前面对这场春雨的刻画和描写联系起来,如果不是风和雨细,而是“雨疏风骤”,那么“晓看”到的,就必将是另一番景象了;不是“绿肥红瘦”,也是“花落知多少”,面绝不可能是“花重锦官城”了.可见,这个“重”字,是对第二联中“润物细无声”那“润物”二字所作的极好呼应,是对春雨功能的极好概括,因而也是诗人喜雨的根本原因。
春雨过后,万象更新,诗人单写花儿的繁茂盛开,不仅因为花是象征春天的典型事物,照应了诗题中的“春”字,而且因为花这—美好事物可以充分反映出诗人当时的心情之喜。到达里,全诗就在这喜情洋溢的想象中,在这花团锦簇的幻景中结束了。
从以上分析可知,无疑,这是一首写雨的诗。然而,我们从中还写出了诗人的自我形象,而且写得是那样地栩栩传神,活灵活现,简直可以达到了视之能见.听之能闻。呼之能应的程度。不是吗?当我们读着“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时候,除了感到春雨的有灵有性、知时适节而外,难道不可以想见诗人面对应期而降的春雨禁不住击股赞叹、连声叫好的情量吗?当我们读着“随风措入夜,润物细无声佃的候,除了可以想见春雨—飘洒大地的最象而外,难道不可以想象诗人在草堂内凝神屏息译听这绝妙的无声的夜雨曲的情景吗?当我们读着“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的时候,除了可以扭象雨童正浓、渔民
七律《蜀相》是他的政治抒情诗的代表作之一。
七律《蜀相》通过凭吊诸葛亮,寄寓了诗人对现实人生的无限感慨。首联“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交待武侯祠的所在地并表现向往已久、急于往访的迫切心境,于写景中蕴含着崇敬之情。颔联“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借美景写哀,抒发诗人对诸葛丞相的缅怀之情。颈联“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以叙事为主,在对诸葛亮的高度评价和赞美中,也隐含着对刘备与诸葛亮之间君臣相得犹如鱼水的和谐关系的无限神往。这种和谐的鱼水关系,与诗人困居长安十年的遭遇以及任左拾遗期间与肃宗的关系,自然形成对比,神往之中,蕴涵着诗人报国无门的苦闷。结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二句,既是对诸葛亮壮志未酬的惋惜,以及对安史之乱平定无期的忧虑,抒发古今英雄也包括诗人自己壮志难酬的共同悲愤,其间也自然也含当世缺少济世英才的感慨。
杜甫一生,除了青年时代比较快意外,大部分时间是在艰难撩倒中度过的。公元七五九年,诗人在秦州、同谷一带滞留之后,又在荒山寒峡之间经过千辛万苦的跋涉,最后来到成都,借助于友人的帮助,在城西的浣花溪衅建成了一座草堂,总算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场所。从此,饱经丧乱的诗人才有了一席安身之处。然而好景不长,公元七六五年四月,诗人的好友,剑南节度使严武病死,诗人失去了依靠,便离开成都,乘舟东下,于第二年漂泊到夔州。
这次出行诗人是有势不得已的苦衷的。在夔州二年,诗人创作了《诸将五首》、
《秋兴八首》等大量诗作。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在诗人的胸膛里,仍然激荡着忧国忧民的深厚感情;只是随见年龄、心境的变化,诗的感情由炽烈而趋向萧飒,韵调转见悲怆,格律也更加严谨。公元七六八年,诗人自夔州出峡,到江陵、公安、岳阳一带,一条小船成了他唯一的栖身之所。《登岳阳楼》就写在流寓岳阳的时候。这时诗人已经五十七岁。国家多难,个人遭遇异常坎坷,加上疾病缠身,亲友的关系又完全断绝,境况十分凄苦。但是,他身在草野,心忧杜稷。诗人正是怀着这种奋发不息而又悒郁孤独的复杂心情,登上了他渴欲一见的海内名胜岳阳楼的。他眼观壮丽的湖山,心忧多难的时势,顾念自己撩倒的身世,于是写下了这首雄浑苍茫,千汇万状的诗篇:
“昔闻洞庭水,令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岳阳楼在湖南岳阳县城的西门上,面对的洞庭湖是我国有名的五湖之一。对此名楼胜地,诗人早已心往神驰。“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这怎能不叫人快慰呢!诗一开头,诗人巧妙地运用“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两个对比句,十分流畅自然地道出了久欲一见面夙愿终于得偿的喜悦心情。
三、四两句极力描写洞庭湖的景色。要写好这一联,难度是很大的。因为用寥寥十个字,要典型地概括出洞庭湖的雄伟气势,是很不容易的。他有气吞云梦的胸襟怀抱,有融铸万物的艺术才华,他的凌云健笔一挥,终于写出了光掩前人的名句:“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上句说,洞庭湖汪洋万顷,好象把处于它东方的古代的吴国和南方的楚国这片广大的原野从中分裂,打开了一个缺口一样。这是横的方面。下句说,太阳和月亮好象就在这湖里浮沉出没,昼夜不止。这里是纵的方面。真是上下几万里,纵横无边际。十个宇异常生动地写出了洞庭湖的壮伟开阔,横无际涯。
五、六两句“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一改上联大笔挥洒,以景托情的描写而为直抒胸臆,直接抒发登楼所引起的个人身世之感。在多年“漂泊西南”的艰苦岁月里,由于战争连绵不止,诗人和亲朋的书信往来已完全断绝了,“亲朋无一字”,确是沉痛的写实.“老病有孤舟”一句,也包含了极其凄苦的内容;五十七岁,本已是迟暮之年,加上困守长安时,诗人就患了肺病和恶性疟疾,在成都时,又患风痹,到夔州后,病况加重,因此,这个“病”字,决不是无病呻吟。垂老之年,多病之身,孤舟一叶,异地飘零,这境况确实是够凄凉的了。和上一联极其开阔的境界比较,一阔一狭,泾渭分明,似乎极不相称,毫不相干。但这当中是有着极其自然的内在联系的。因为境界的空阔,在一定情况下,往往能逗引或加强人们的飘零孤独之感。 最后两句“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是抒发对战乱时世的深切焦虑。杜甫毕竟是个忧国忧民的人。据《资治通鉴》二百二十四卷记载;大历三年八月,吐蕃曾两次对唐王朝进行侵扰,一次是十万人侵犯灵武,一次是两万人侵犯邠州,使唐帝国的首都长安也不得不宣布戒严。可见,这里“戎马关山北”,既有当时历史的客观现实基础,又有诗人一贯心念社稷存亡的主观思想根据。当他想到“致君尧舜上”——使君王比历史上的尧舜更贤明的宏大政治抱负不能实现,当他想到“苍生有环堵”——人民不再露野、百姓有房安居的高尚理想化为乌有,当他想到他的“立国自有疆”——反对向外扩张、主张安边定远的思想终成泡影,又怎能不“凭轩涕泅流”昵?“凭轩涕泗流”,正是这种关怀国事而又报国无门的痛苦心情的真实流露。
这首诗,写于诗人逝世前一年,他的艺术技巧更加纯熟。本来,律诗的开头两句是可以不必对仗的。因为诗人运用对仗这一手法十分自如,所以随手写来,即成佳对:从“昔”到“今”,由“闻”而“上”。诗人并不需要借助更多的抒情文字,通过工整的对仗来显示,昔闻其名,今历其境,从对仗中可以看出诗人洋溢于言外的欣喜之情。
在表现手法上,诗人娴热地运用映衬和对比,使读者受到强烈的感染。如三,四句“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写得极为豪壮开阔,而紧接的五。六句“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则写得极为黯淡仄隘。
在用典上,更是达到了入化的境地。“东南坼”,本是由《史记·赵世家》中的“地坼东南’浓缩而来;“日夜浮”,则似乎是受《水经·湘水注》的启迪:“洞庭湖水,广圆五百余里,日月若出没其中。”的确体现出诗人“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功力。
现存的杜甫的1400多首,深刻地反映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后20多年的社会全貌,生动地记载了杜甫一生的生活经历,把社会现实与个人生活紧密结合,达到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统一,代表了唐代诗歌的最高成就。因而,杜甫被人们称为“诗圣”,他的诗歌作品,被称作“诗史”。他的诗作在深刻、广泛反映现实的同时,通过独特的艺术手段表达自己的主观感情,和自己对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他的作品和他的忧国忧民人格精神都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因此,他受到人们的尊重,他的诗歌至今仍被我们热爱,是理所当然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