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心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许善心(558—618),字务本,隋朝高阳北新城(今河北徐水县)人,祖父许懋,仕梁,为散骑常侍;父亲许亨,南朝陈时,历官太中大夫,领大著作。

人物简介

许善心9岁而孤,幼好学,读书不倦。家藏有旧书万余卷,皆遍通涉。15岁时曾上书给徐陵,徐称他为“神童”。仕陈时,除新安王法曹,后历任度支郎中,侍郎,撰史学士等职。入隋,拜通直散骑侍,转任虞部侍郎。开皇十六年(596),作《神雀颂》,文帝赐帛200段。次年除秘书丞,整理国家藏书。时隋刚立,秘藏图籍,多有混乱,他仿阮孝绪《七录》,更著新目为《七林》。在各大类之下,各为总序,冠于篇首。又于薄录之下,阐作者著述之意,区分其类例。该目早佚。《隋书·经籍志》别集类又梁卞林撰《七林》12卷,《录》2卷;又别一种《七林》30卷,《音》1卷;今皆无从考略。家藏书在其祖父时已有万卷,其父许亨亦喜藏书,他则在国家藏书楼校书数年,抄录和保存了一定数量书籍。仁寿二年(602)为太常少师,与牛弘等议定礼乐。后转礼部侍郎,位至通议大夫。被宇文化及所杀,谥文节。其父曾编著有《梁史》未成而殁。继承父业,成《梁史》70卷,今已不传。著有《符瑞记》,《灵异记》各10卷,《方物志》20卷。

历史记载

许善心生于陈武帝永定二年,卒于隋恭帝义宁二年,年六十一岁。(隋书本传云:“九岁而孤”。查许亨卒于陈太建二年,即公元570年,则善心当生于公元562年。此依本传善心卒年推算,恐有差误)少孤,幼善文辞,聪明有思理,所闻辄能诵记,多闻默识,为当世所称。家有旧书万余卷,皆偏通涉。十五解属文,父友徐陵称见之,为神童。及壮,起家新安王法曹,太子詹事。江总举秀才,对策高第,授度支郎中转侍郎,称撰史学士。
陈亡,祯明二年(公元588年),隋文帝遣使加通直散骑常侍,使隋,留絷宾馆。陈亡,衰服号哭,以本官值门下省。开皇十六年,有神雀降于含章阁,众人以为祥瑞。隋文帝召百官赐宴,告以此瑞。善心于座请纸笔,制神雀颂。文帝读毕大喜,遂任为秘书丞。大业十年(公元614年),炀帝游幸江都(今扬州),善心随从,授通议大夫。十四年,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与司马德戡发动兵变,弑隋炀帝,立秦王杨浩,自为大丞相。隋朝百官尽趋朝堂拜贺,而善心独不至。化及遣武士就宅执捕至朝堂,旋又释之,善心又不拜谢,挥袖舞蹈而出,化及目送之,叹曰:“此人亦太负气。”遂被害。后追谥曰“文”。善心尝与崔祖睿奉勅撰灵异记十卷。初,父许亨撰著梁史,末就而卒。善心续成父志,共成七十卷,又曾仿阮孝绪七录,更制七林,及撰方物志,行于世。

隋书·许善心传

许善心,字务本,高阳北新城人也。祖懋,梁太子中庶子,始平、天门二郡守、散骑常侍。父亨,仕梁至给事黄门侍郎,在陈历羽林监太中大夫卫尉卿,领大著作。善心九岁而孤,为母范氏所鞠养。幼聪明有思理,所闻辄能诵记,多闻默识,为当世所称。家有旧书万馀卷,皆遍通涉。十五解属文,笺上父友徐陵,陵大奇之,谓人曰:“才调极高,此神童也。”起家除新安王法曹。太子詹事江总举秀才,对策高第,授度支郎中,转侍郎,补撰史学士。祯明二年,加通直散骑常侍,聘于隋。遇高祖伐陈,礼成而不获反命,累表请辞。上不许,留絷宾馆。及陈亡,高祖遣使告之。善心衰服号哭于西阶之下,藉草东向,经三日。敕书唁焉。明日,有诏就馆,拜通直散骑常侍。赐衣一袭。善心哭尽哀,入房改服,复出北面立,垂涕再拜受诏。明日乃朝,伏泣于殿下,悲不能兴。上顾左右曰:“我平陈国,唯获此人。既能怀其旧君,即是我诚臣也。”敕以本官直门下省,赐物千段,皁马二十匹。从幸太山,还授虞部侍郎。
十六年,有神雀降于含章闼,高祖召百官赐宴,告以此瑞。善心于座请纸笔,制《神雀颂》,其词曰:
臣闻观象则天,乾元合其德,观法审地,域大表其尊。雨施云行,四时所以生杀,川流岳立,万物于是裁成。出震乘离之君,纪雁司凤之后,玉锤玉斗而降,金版金縢以传。并陶冶性灵,含煦动植,眇玄珠于赤水,寂明镜乎虚堂。莫不景福氤氲,嘉贶’集,驰声南董,越响《云》《韶》。粤我皇帝之君临,阐大方,抗太极,负凤邸,据龙图。不言行焉,摄提建指,不肃清焉,喉铃启闭。括地复夏,截海翦商,就望体其尊,登咸昌其会。绵区浃宇,遐至迩安,腾实飞声,直畅傍施。无体之礼,威仪布政之宫,无声之乐,缀兆总章之观。上庠养老,躬问百年,下土字民,心为百姓。月栖日浴,热坂寒门,吹鳞没羽之荒,赤蛇青马之裔,解辫请吏,削衽承风。岂止呼韩北场,頫勒狼居之岫,熄慎南境,近表不耐之城。故使天弗爱道,地宁吝宝,川岳展异,幽明效灵。狎素游赪,团膏漱醴,半景青赤,孳历亏盈。足足怀仁,般般扰义,祥祐之来若此,升隆之化如彼。而登封盛典,云亭伫白检之仪,致治成功,柴燎靡玄珪之告。虽奉常定礼,武骑草文,天子抑而未行,推而不有。允恭克让,其在斯乎?七十二君,信蔑如也!故神禽显贲,玄应特昭,白爵主铁豸之奇,赤爵衔丹书之贵。班固《神爵》之颂,履武戴文,曹植《嘉爵》之篇,栖庭集牖。未若于飞武帐,来贺文棕,刷采青蒲,将翱赤罽。玉几朝御,取玩轩楯之间,金门旦开,兼留晕翟之鉴。终古旷世,未或前闻,福召冥徵,得之兹日。岁次上章,律谐大吕,玄枵会节,玄英统时。至尊未明求衣,晨兴于含章之殿。爰有瑞爵,翱翔而下。载行载止,当扆宁而徐前,来集来仪,承轩墀而顾步。夫瑞者符也,明主之休徵;雀者爵也,圣人之大宝。谨案《考异邮》云:“轩辕有黄爵赤头,立日傍。”占云:“土精之应。”又《礼稽命徵》云:“祭祀合其宜,则黄爵集。”昔汉集泰畤之殿,魏下文昌之宫,一见雍丘之祠,三入平东之府,并旁观回瞩,事陋人微,奚足称矣。抑又闻之,不刳胎剖卵,则鸾凤驯鸣;不漉浸焚原,则螭龙盘蜿。是知陛下止杀,故飞走宅心,皇慈好生,而浮潜育德。臣面奉纶綍,垂示休祥,预承嘉宴,不胜藻跃。李虔僻处西土,陆机少长东隅,微臣惭于往贤,逢时盛乎曩代,辄竭庸琐,敢献颂云:
太素式肇,大德资生,功玄不器,道要无名。质文鼎革,沿习因成,祥图瑞史,赫赫明明。天保大定,于铄我君,武义乃武,文教惟文。横塞宇宙,旁凝射、汾,轩物重造,姚风再薰。焕发王策,昭彰帝道,御地七神,飞天五老。山祗吐秘,河灵孕宝,黑羽升坛,青鳞伏皁。丹乌流火,白雉从风,栖阿德劭,鸣岐祚隆。未如神爵,近贺王宫,五灵何有,百福攸同。孔图献赤,荀文表白,节节奇音,行行瑞迹。化玉黼扆,衔环陛戟,上天之命,明神所格。绥应在旃,伊臣预焉,永缉韦素,方流管弦。颂歌不足,蹈儛无宣,臣拜稽首,亿万斯年。
颂成,奏之,高祖甚悦,曰:“我见神雀,共皇后观之。今旦召公等入,适述此事,善心于座始知,即能成颂,文不加点,笔不停毫,常闻此言,今见其事。”因赐物二百段。十七年,除秘书丞。于时秘藏图籍尚多淆乱,善心放阮孝绪《七录》,更制《七林》,各为总叙,冠于篇首。又于部录之下,明作者之意,区分其类例焉。又奏追李文博、陆从典等学者十许人,正定经史错谬。仁寿元年,摄黄门侍郎。二年,加摄太常少卿,与牛弘等议定礼乐,秘书丞、黄门,并如故。四年,留守京师。高祖崩于仁寿宫,炀帝秘丧不发,先易留守官人,出除岩州刺史。逢汉王谅反,不之官。
大业元年,转礼部侍郎,奏荐儒者徐文远为国子博士,包恺、陆德明、褚徽、鲁世达之辈并加品秩,授为学官。其年,副纳言杨达为冀州道大使,以称旨,赐物五百段。左卫大将军宇文述每旦借本部兵数十人以供私役,常半日而罢。摄御史大夫梁毗奏劾之。上方以腹心委述,初付法推,千馀人皆称被役。经二十馀日,法官候伺上意,乃言役不满日,其数虽多,不合通计,纵令有实,亦当无罪。诸兵士闻之,更云初不被役。上欲释之,付议虚实,百僚咸议为虚。善心以为述于仗卫之所抽兵私役,虽不满日,阙于宿卫,与常役所部,情状乃殊。又兵多下番,散还本府,分道追至,不谋同辞。今殆一月,方始翻覆,奸状分明,此何可舍。苏威、杨汪等二十馀人,同善心之议。其馀皆议免罪。炀帝可免罪之奏。后数月,述谮善心曰:“陈叔宝卒,善心与周罗?、虞世基袁充蔡徵等同往送葬。善心为祭文,谓为陛下,敢于今日加叔宝尊号。”召问有实,自援古例,事得释,而帝甚恶之。又太史奏帝即位之年,与尧时符合,善心议,以国哀甫尔,不宜称贺。述讽御史劾之,左迁给事郎,降品二等。四年,撰《方物志》奏之。七年,从至涿郡,帝方自御戎以东讨,善心上封事忤旨,免官。其年复征为守给事郎。九年,摄左翊卫长史,从渡辽,授建节尉。帝尝言及高祖受命之符,因问鬼神之事,敕善心与崔祖濬撰《灵异记》十卷。
初,善心父撰著《梁史》,未就而殁。善心述成父志,修续家书,其《序传》末,述制作之意曰:
谨案太素将萌,洪荒初判,乾仪资始,辰象所以正时,巛载厚生,品物于焉播气。参三才而育德,肖二统而降灵。有人民焉,树之君长,有贵贱矣,为其宗极。保上天之眷命,膺下土之乐推,莫不执大方,振长策,感召风云,驱驰英俊。干戈揖让,取之也殊功,鼎玉龟符,成之也一致。革命创制,竹素之道稍彰,纪事记言,笔墨之官渐著。炎农以往,存其名而漏其迹,黄轩以来,晦其文而显其用。登丘纳麓,具训诰及典谟,贯昴入房,传夏正与殷祀。洎辨方正位,论时训功,南北左右,兼四名之别,梼杌乘车,擅一家之称。国恶虽讳,君举必书,故贼子乱臣,天下大惧,元龟明镜,昭然可察。及三郊递袭,五胜相沿,俱称百谷之主,并以四海自任,重光累德,何世无哉!
逮有梁之君临天下,江左建国,莫斯为盛。受命在于一君,继统传乎四主,克昌四十八载,馀祚五十六年。武皇帝出自诸生,爰升宝历,拯百王之弊,救万姓之危,反浇季之末流,登上皇之独道。朝多君子,野无遗贤,礼乐必备,宪章咸举。弘深慈于不杀,济大忍于无刑,荡荡巍巍,可为称首。属阴戎入颍,羯胡侵洛,沸腾碜黩,三季所未闻,扫地滔天,一元之巨厄。廊庙有序,翦成狐兔之场,珪帛有仪,碎夫犬羊之手。福善积而身祸,仁义在而国亡。岂天道欤?岂人事欤?尝别论之,在《序论》之卷。
先君昔在前代,早怀述作,凡撰《齐书》为五十卷;《梁书》纪传,随事勒成,及阙而未就者,《目录》注为一百八卷。梁室交丧,坟籍销尽。冢壁皆残,不准无所盗,帷囊同毁,陈农何以求!秦儒既坑,先王之道将坠,汉臣徒请,口授之文亦绝。所撰之书,一时亡散。有陈初建,诏为史官,补阙拾遗,心识口诵。依旧目录,更加修撰,且成百卷,已有六帙五十八卷,上秘阁讫。
善心早婴荼蓼,弗荷薪构,太建之末,频抗表闻,至德之初,蒙授史任。方愿油素采访,门庭记录,俯励弱才,仰成先志;而单宗少强近,虚室类原、颜,退屏无所交游,栖迟不求进益。假班嗣之书,徒闻其语,给王隐之笔,未见其人。加以庸琐凉能,孤陋末学,忝职郎署,兼撰《陈史》,致此书延时,未即成续。祯明二年,以台郎入聘,值本邑沦覆,他乡播迁,行人失时,将命不复。望都亭而长恸,迁别馆而悬壶。家史旧书,在后焚荡。今止有六十八卷在,又并缺落失次。自入京已来,随见补葺,略成七十卷。《四帝纪》八卷,《后妃》一卷,《三太子录》一卷,为一帙十卷。《宗室王侯列传》一帙十卷。《具臣列传》二帙二十卷。《外戚传》一卷,《孝德传》一卷,《诚臣传》一卷,《文苑传》二卷,《儒林传》二卷,《逸民传》一卷,《数术传》一卷,《籓臣传》一卷,合一帙十卷。《止足传》一卷,《列女传》一卷,《权幸传》一卷,《羯贼传》二卷,《逆臣传》二卷,《叛臣传》二卷,《叙传论述》一卷,合一帙十卷。凡称史臣者,皆先君所言,下称名案者,并善心补阙。别为《叙论》一篇,托于《叙传》之末。
十年,又从至怀远镇,加授朝散大夫。突厥雁门,摄左亲卫武贲郎将,领江南兵宿卫殿省。驾幸江都郡,追叙前勋,授通议大夫。诏还本品,行给事郎。十四年,化及杀逆之日,隋官尽诣朝堂谒贺,善心独不至。许弘仁驰告之曰:“天子已崩,宇文将军摄政,合朝文武莫不咸集。天道人事,自有代终,何预于叔而低徊若此!”善心怒之,不肯随去。弘仁反走上马,泣而言曰:“将军于叔全无恶意,忽自求死,岂不痛哉!”还告唐奉义,以状白化及,遣人就宅执至朝堂。化及令释之,善心不舞蹈而出。化及目送之曰:“此人大负气。”命捉将来,骂云:“我好欲放你,敢如此不逊!”其党辄牵曳,因遂害之,时年六十一。及越王称制,赠左光禄大夫、高阳县公,谥曰文节。
善心母范氏,梁太子中舍人孝才之女,少寡养孤,博学有高节。高祖知之,敕尚食每献时新,常遣分赐。尝诏范入内,侍皇后讲读,封永乐郡君。及善心遇祸,范年九十有二,临丧不哭,抚柩曰:“能死国难,我有儿矣。”因卧不食,后十馀日亦终。

参考译文

[参考译文] 许善心,字务本,九岁丧父,由母亲范氏所抚养。许善心自幼聪明,有心智,所听到的当时就能记忆背诵,博闻强记,被当时人所称道。家里有旧藏图书一万多卷,全都通读涉猎。他十五岁就会写文章,曾呈进书札给父亲的朋友徐陵,徐陵深感惊讶,对人说:“才情格调极高,这是神童啊。”出仕担任新安王法曹。
陈朝灭亡,许善心穿上丧服在西阶下大声号哭,坐在草垫上,面向东方,一连三天。皇上致信慰抚他。第二天,拜任许善心为通直散骑常侍,并赐给他一套衣服。许善心的哭泣极尽悲哀,进房更换衣服,又出来向北站立,含泪拜了两拜接受诏命。第二天才朝见,在殿下俯伏哭泣,悲伤得不能起立。隋文帝环视身旁的人说:“我平定陈国,只得到这一个人。既然能怀念他的旧君王,就将是我的忠臣。”
左卫大将军宇文述每天借用本部士兵几十人来供自己私下使用,经常用半天也就完了。代理御史大夫梁毗上奏章弹劾他。皇帝此时正将宇文述当做心腹,开始让法吏审查,有一千余人都说被役使。过了二十多天,法官探察皇帝的意思,就说每次使用时间没超过一天,天数虽多,不该全部计算,纵使是事实,也不应追究罪行。那些士兵听说后,改口说根本没有被役使过。皇帝想放过宇文述,让众人说这事的虚实,百官都断为不实。许善心认为宇文述在执仗队伍中抽调士兵私下役使,虽然不满整天,却使执勤守卫有缺,和一般役使部下,情况很不同。又况且士兵大多轮值,分散回归本部,分道追问,不能互相谋议,而供词却相同。现在将近一个月了,才开始翻供,宇文述的罪行很清楚,这怎么能免罪呢!苏威、杨汪等二十多人,附同许善心的说法。其他的人都奏议免罪。隋炀帝同意了免罪的奏议。
宇文化及杀隋炀帝之时,隋朝官员都到朝堂拜谒称贺。唯独许善心没有去。许弘仁骑马跑来告诉他说:“天子已经驾崩,宇文将军摄政,满朝文武都来会集道贺。天道人事,自然有代替终结,关你什么事而竟如此犹豫迟疑?”许善心对他不满,不愿跟他去。许弘仁回身上马,流泪说道:“将军于您全无恶意,您竟自寻死路,岂不痛心吗?”回来告诉唐奉义,唐奉义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派遣士兵到家中将他捉拿到朝堂。宇文化及命人放开他,许善心没有拜谢就出去了。宇文化及目送他,说:“这人太看重气节啦。(或“这个人心中怀有很大的气愤啊。”)”又下令捉他回来,斥骂道:“我好意想放你,你竟敢如此无礼!”那些贼党就拉走许善心,于是杀害了他。时年六十一岁。
等到许善心被害时,他的母亲范氏九十二岁,在治丧事时没有哭泣,抚着灵柩说道:“能为国难而死,我真是有个好儿子啊。”于是卧床不进食,十多天后也去世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