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与小偷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基本信息

在古罗马议事厅的废墟前,一批来此旅游的外国人津津有味地听着一个名叫埃斯波吉托的导游讲解着。埃斯波吉托一边倾听着关于古罗马的历史知识,眼睛却偷偷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东西,而且显得十分着急。
中文名
警察与小偷
其它译名
Guardie e ladri
制片地区
意大利
导 演
马利欧·莫尼且利 Mario Monicelli
类 型
喜剧
分 级
Finland:K-16 Argentina:16
对白语言
意大利语

1电影

电影:警察与小偷
基本情况
剧情介绍
小品介绍
电影原名: Guardie e ladri
中文译名:警察与小偷
影片类型:喜剧
片长:109 min
国家/地区:意大利
对白语言:意大利语
色彩:黑白
混音:单声道
级别:Finland:K-16 Argentina:16

演职员表

导演:
马利欧·莫尼且利 Mario Monicelli
Steno
编剧
Vitaliano Brancati .....dialogue
Aldo Fabrizi .....dialogue
Ennio Flaiano .....dialogue
Ruggero Maccari .....dialogue
马利欧·莫尼且利 Mario Monicelli .....dialogue
Steno
Piero Tellini
演员:
Totò .....Ferdinando Esposito
Aldo Fabrizi .....Brigadiere Bottoni
Aldo Alimonti
Ernesto Almirante .....Il padre di Esposito
Riccardo Antolini
Giulio Calì
Alida Cappellini
Pietro Carloni .....Commissario
Mario Castellani .....Amilcare
Rocco D'Assunta
Carlo Delle Piane .....Libero Esposito
Aldo Giuffrè .....Socio di Esposito
Armando Guarnieri
Ettore Jannetti
Gino Leurini .....Il cognato di Esposito
Paolo Modugno
Ave Ninchi .....Giovanna
Pina Piovani .....Donata Esposito
Rossana Podestà .....La figlia di Bottoni
Gino Scotti
William Tubbs .....Mr. Locuzzo
制作人:
迪诺·德·劳伦提斯 Dino De Laurentiis .....producer
卡罗·庞蒂 Carlo Ponti .....producer
Bruno Todini .....producer

制作发布

摄制格式:
35 mm
制作处理方法:
Spherical
洗印格式:
35 mm
制作公司:
De Laurentiis
Golden Film [意大利]
Lux Film S.p.a. [意大利]
Ponti

剧情简介

在古罗马议事厅的废墟前,一批来此旅游的外国人津津有味地听着一个名叫埃斯波吉托的导游讲解着。埃斯波吉托一边倾听着关于古罗马的历史知识,眼睛却偷偷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东西,而且显得十分着急。
“哈哈,先生们你们看,我找到了一枚古钱!”他似乎十分内行,把古钱看了看:“呵!真正的奥古斯都大帝时代的古钱!”他炫耀着,吸引了饶有兴趣的外国
游客。一个名叫罗库曹的美国人竟用五十美元买下了这枚古钱。他上当了!
原来,埃斯波吉托是个小偷。他常和他的同伙用这种假古币骗取外国人的钱。可是这次,很快就被人揭穿了。他拿了罗库曹的钱刚走出几步,就有知道假古币秘
密的人向罗库曹揭了底。
“抓小偷!警察,抓骗子!”罗库曹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可是埃斯波吉托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这位罗库曹是美国慈善事业委员会的主席,他是到意大利来向贫
民发放救济物资的,受到小偷的戏弄,怎肯罢休?他向警察局报了案。结果,警察局把抓获埃斯波吉托的任务交给了老警察波多尼。一天,埃斯波吉托混在人群里,也去领取救济品,突然被罗库曹认了出来。
“啊,你这个骗子!抓住他,抓住他!”埃斯波吉托拔腿便逃,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最后跳上了一辆出租汽车。看来,罗库曹是非要发泄这口怨气不可,他带着在场的警长波多尼,亲自开着汽车去追捕埃斯波吉托。出租汽车在前面急驶,罗库曹开着车子在后面猛追到郊外。眼看罗库曹就要追上了,埃斯波吉托突然跳下汽车,向田间小路逃去。“你再跑,我就开枪了!”波多尼掏出手枪,气喘吁吁地威胁说。埃斯波吉托坐在距他不远的一块石头上,并无惧色:“不,你不敢开枪。根据法律,只有在自卫的时候你才能开枪,可我并没有威胁你的生命!”埃斯波吉托耍着贫嘴,但也确实跑不动了。他患有肝病,此时又隐隐作痛起来。一会儿,罗库曹和出租汽车司机都赶了来,他们向埃斯波吉托包围过去。埃斯波吉托终于被铐上了手铐。
罗库曹让波多尼用锁链牵着埃斯波吉托,到大路上去等他把车开来。尽管波多尼是个警察,可对埃斯波吉托也寄予一丝同情。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彼此还聊聊天。在一个小酒店里,埃斯波吉托说要小便,波多尼不敢打开手铐,而让他带着锁链进了厕所,自己则抓住锁链的另一头在门外等着。可是半天还不见埃斯波吉托出来。当罗库曹开着汽车赶来时,波多尼才推开门,发现锁链的另一头被扣在抽水马桶的把手上,埃斯波吉托早已逃之夭夭。由于罗库曹向警察局施加压力,上司命令波多尼必须在三个月内把埃斯波吉托捉拿归案,否则他不但要被开除,而且还要吃官司。波多尼再不敢掉以轻心,他详细调查了埃斯波吉托的情况,并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波多尼了解到埃斯波吉托的家里还有五口人:他的老父亲,妻子,两个孩子和一个妻弟。埃斯波吉托好久不归家了。波多尼总是守候在埃斯波吉托家的附近,一
刻也不放松监视。二十多天下来仍不见他的影子出现,但波多尼还是耐心地等待着。慢慢地,波多尼发现埃斯波吉托的儿子别洛常在广场上与一群孩子嬉戏,便打了一个主意。他回家叫来自己的儿子巴欧罗,要巴欧罗去结识别洛。孩子们是没有嫌隙的,巴欧罗和别洛很快成了好朋友。巴欧罗还常把别洛请到家里去玩。波多尼的妻子并不喜欢别洛,嫌他邋遢又好恶作剧,生怕会把巴欧罗给带坏。波多尼对此并不在意,他要儿子帮助别洛复习功课,还私下里送给别洛一些衣物。
别洛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母亲,全家很为此感动。他们决定全家登门向这位好心人致谢。这天,除了仍未归家的埃斯波吉托,一家五口都去了波多尼家。波多尼和
妻子热情接待了他们,两家人成了老熟人一般,彼此无拘无束。埃斯波吉托的小舅子与波多尼的女儿竟一见钟情,从此恋爱上了。恰巧这天,埃斯波吉托潜回到家中。一进门不见有一个人,顿时十分恼火。想到自己整天像个老鼠似的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即使到自己的家也得像做贼一样溜回来,这哪儿还有什么天伦之乐?等到妻子他们回来,他发起火来。
“你们还回来做什么?为了这个家,我没日没夜地在外面干活,回家却见不到一个人影。你们的心里还有没有我?”埃斯波吉托伤心地用手擂着桌子。
“爸爸,我们遇着一个好人,人家送了我们好多东西。……”孩子们向埃斯波吉托解释说。
“是啊,我们总得去感谢人家啊。”妻子耐着性子向他说明情况。可是,埃斯波吉托对此毫无兴趣,他只关心自己回家来是否安全。“我不在家时,有人来找过
我吗?”他问妻子。当知道并没有人来找麻烦时,他心里的石头才落下地。埃斯波吉托在外面流浪了二十多天,没带一个钱回家,他的老父亲也有很长时间没有烟抽了,可是他这次是两手空空回来的,对谁的要求都无法满足。到了开晚饭的时间,妻子嘀嘀咕咕地发着牢骚:“这些天,家里没有一个钱,肉店老板不肯
赊肉,面包房的人也不赊面包,这日子怎么过啊?!”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埃斯波吉托像变戏法似的很快弄来了吃的。他趁家里人不注意的时候,拿出随身带着的盗窃工具——一条带钩子的细绳子,把它伸出窗外,从楼下的食品柜台上钩上来一挂肉肠。晚饭有了着落,家里的气氛才活跃起来。第二天,埃斯波吉托听了妻子的吩咐,打算去拜访他们家新结识的那位朋友。二十多天没有理发刮脸了,他想先去理发店将自己修饰一下。当理发师招呼埃斯波吉托时,正在座位上刮脸的波多尼转过头来一眼瞧见了他。波多尼一直在这家理发店里监视着埃斯波吉托的家。这一照面,双方都认了出来。埃斯波吉托拔腿就逃。波多尼跳下座椅追出门时,他又无影无踪了。埃斯波吉托摆脱了波多尼,还想着去拜访那位未曾谋面的朋友。他从一家花店偷了一束鲜花,然后按照妻子给的地址,找到了波多尼的家。他礼貌地叩响了波多尼家的门,彬彬有礼地向波多尼的妻子献上了鲜花。他知道这时回家去是很危险的,就想借用波多尼家的电话通知家里。
波多尼此时已在埃斯波吉托家里,从埃斯波吉托妻子嘴里得知,埃斯波吉托也正在自己家里。埃斯波吉托打电话回家,告诉妻子他一时不能回家。妻子要他马上
回来,说波多尼先生正在家里等他。波多尼也和自己妻子通了话,他要妻子无论如何也要挽留住埃斯波吉托,说自己马上赶回去,两对夫妻不知底细地混战一场。最后,埃斯波吉托无心久留,告辞了波多尼太太,溜走了。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波多尼再不抓住埃斯波吉托,自己的饭碗就保不住了。总算天助于他。这天,埃斯波吉托的妻子请波多尼全家来吃午饭。正巧埃斯波吉托
又要出远门,回家来取东西,撞上了!埃斯波吉托再也跑不脱了。当他知道波多尼的苦衷后,决定跟波多尼去伏法。“请你别告诉我妻子,我什么也没对她说过。”
埃斯波吉托恳切要求波多尼。他不知道,这一切波多尼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妻子。两家似乎很愉快地用完午餐。埃斯波吉托告诉妻子他要出远门去,他还为孩子
们的成绩单上签好了名字,然后跟着波多尼向警察局走去。
小偷与警察达成了谅解。波多尼让埃斯波吉托放心,表示他会尽力照顾埃斯波吉托家的生活,还会设法让人隔段时间就给埃斯波吉托的妻子寄张明信片去。埃斯波吉托没有再逃,脸上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幕后花絮

幕后制作:
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关注在贫穷中挣扎的社会底层人物。导演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主角之一由意大利著名谐星托托扮演。整部电影用灰沉的笔触,刻画身处逆境而不灭的人道关怀和人性闪光点,如同《偷自行车的人》,但幽默感更显著。曾在我国内地放映。

2同名小品

警察与小偷是199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陈佩斯与朱时茂等合作的一个小品。
陈佩斯、朱时茂小品《警察与小偷》。《吃面条》这个小品让人们记住了喜剧界的两位殿堂级人物:陈佩斯和朱时茂。84年春节晚会,陈佩斯第一次在亿万名观众面前完成了如何一连吃下七碗面条的壮举。《吃面条》使人们对小品这种逐渐成型的表演艺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它不再是那种单纯的训练演员的一种手段,而是一种形式多样的表演艺术,而这也要归功于陈佩斯与朱时茂所带来的小品热潮。在紧接下来的一连串合作中,陈佩斯和朱时茂逐渐奠定了他们在小品界里黄金搭档的地位,他们的名字也已经被观众联系在了一起,有朱时茂的出场就必然有陈佩斯。《拍电影》、《烤羊肉串》、《警察与小偷》等等把他们的“陈/朱”式小品推向了另一个高潮,而其中最出色的当数90年春节晚会上的《主角与配角》。两人形象不同风格各异的鲜明对比和反衬达到了一种绝佳的喜剧效果,让观众笑足了一年。 陈佩斯,一个以光头形象示众的中国喜剧男演员;朱时茂,一个以文艺片起家的实力派演员,原本不搭边的两人自从1984年合着吃了一回“面条”,就再也分不开了。比起歌坛上的各种组合来,小品舞台上甚至生活中的这一对“绝配”组合,展示出了他们非凡的实力。从《吃面条》到《托儿》的17年间,变化的不仅是生活、艺术本身,也有陈佩斯和朱时茂非比寻常的关系。
警察与小偷,谁都想做一个有用的人、一个好人,小偷也不例外,如果这个小偷本来是个警察,也许.......................!
台词:
表演者:
陈佩斯(简称--陈)
朱时茂(简称--朱)
魏积安(简称--魏)
杨 蕾(简称--杨)
蔡 明(简称--蔡)
巩汉林(简称--巩)
魏:你在这儿盯着啊。
陈:嗯。
魏:我去撬保险柜。
陈:嗯。不会有人吧?
魏:给!
陈:我害怕!
魏:你怕什么?
陈:警察!
魏:这是帽子!
陈:帽子我也害怕!唉呀!
魏:大衣脱了。
陈:我…我…我说大…大…大哥,咱们在里头住了不少日子了,得有点儿法制观念哪!您别误会,我,我是说,化妆警察撬保险柜,就是一个钱儿弄不着,他也得判几年…
魏:我他妈掐……
陈:大哥饶命!
魏:不准打磕睡啊!
陈:不敢!
魏:好好盯着啊!
陈:盯着盯着。(压低声音)快一点儿,手脚利索点儿……唉呀,天啊!哎哟。
朱:同志,同志,借个火。
陈:嗯?
朱:唉--,借个火。
陈:火?
朱:火柴。
陈:噢!噢!火柴?
朱:这不是吗?
陈:打火机行吗?
朱:当然可以。
陈:打火机也行。
朱:唉!同志,别走,没点着啊!
陈:噢!没点着,没点着,咱们……
朱:你冷吗?(陈摇头)你有病?(陈摇头)有事?(陈摇头)(朱也摇头)你--有任务?
陈:(点头)嗯。有任务。有任务。
朱;我是这片管警,我怎么不知道哇?
陈;没敢告诉你们。
朱:啊哈,那就是特殊任务了?
陈:对,对,是很特殊的任务。
朱:哈哈。那我就不问了。
陈:您千万别问,您要是一问,我非得告诉您不行啊我。
朱:不问不问。
陈:您走啊?
朱:啊?
陈:您慢走!
朱:我还没……
陈:您慢走!
朱:行行!
陈:慢走!
朱:走,走。
陈:不再聊会儿啦?
朱:再聊会儿?(陈一愣)那就再聊会儿嘛!
陈:我说这个干什么我!
朱:抽烟。抽烟吗?抽吧!
陈:不敢!
朱:嗯?不会?
陈:不会。
朱;同志,哪个派出所的?
陈:我?我?噢!刚进去的时候,是在派出所。
朱:后来?
陈:后来不是……(往上指)
朱:噢!调分局了。
陈;就是!在分局住了不长日子,又……
朱:又调哪儿了?
陈;法院!
朱:在法院工作。
陈:不!去了几趟,我就又……
朱:又调哪儿了?
陈:进了第四监狱。
朱:噢!调劳改局工作了。
陈:对,归那儿管。
朱:我说,你们那儿劳改农场工作可是很辛苦啊!
陈:可不是嘛,真得干活呀!
朱:啊!你们也干活儿?
陈:谁跑得了啊!
朱:噢!那奖金一定很高吧!
陈:奖金?没有!
朱:补贴呢?
陈:还有补贴?怎么从来没人给过我呢?没有呀!
朱:假期长吧!
陈:不可能给咱们假呀!
朱:那你们……
陈:白干!
朱:噢--!
陈:能落个好就算不错了。你说我这么些年在里头拼死拼活地干,还不就是为了早一天离开那鬼地方……
朱:哎--,咱不能发牢骚!
陈:对,对,不能发牢骚!
朱:那你这出来……
陈:这不是,我大哥让我放放风……
朱:噢。特殊任务,忘了?
陈:要保密,我老忘!嘿…。。
外地妇女(杨蕾):同志!
陈:(回头)去!
杨:同志,同志!
陈:没看我正说话呢嘛?
朱:同志,你有事吗?
陈:我没什么事。
朱:我没说你。
杨:同志,我问个路。
朱:问路?问什么地方?
杨:幸福大街咋走呢?
朱,陈(同时):幸福大街。
朱:顺着这条路,上去,一直走!
陈:往那面一拐就到了,那儿--
朱:不清楚啊?就顺着这条路……
陈:一拐弯儿,就到了。
杨:知道了。
陈:路口有个街牌。
杨:谢谢你啊。
陈:不客气。(敬礼)
朱:唉!反了!这儿边!哎呀!没想到你还这么逗啊!
陈:我敢跟他逗吗我?干你们这儿行真是……
朱:应该说干咱们这儿行!
陈:对了,对,干咱们这儿行真是不错,你看人家对咱们多尊重啊。
朱:这和你们在劳改农场不一样啊!
陈:哎!完全不一样啊。
朱:在社会上,你只要是尊重别人,别人也就尊重你。
陈:只要尊重别人,别人就能尊重我?
朱:嗯。我们是人民警察嘛。
陈:噢!对,对,对。
朱:看来你这位同志,刚参加工作不久吧?
陈:可不是嘛,刚穿上这身衣服!
朱:哈…。。
陈:那个,同志,您呢?
朱:我?不长。二十年!
陈:我落他手里了。您多批评。
朱:批评我谈不上,看到不合适的我就想说两句。
陈:说。
朱:一个警察嘛,应该讲究一点仪表。你看你这个样子。
陈:我怎么啦?
朱:站都没个站相!
陈:我?
朱:要挺胸,昂头!你会不会。挺胸,昂头!就是这身儿衣服,不像你的!
陈:您看出来了?
朱:这一看,就像穿得别人的衣服嘛!
陈:没错!我出来的时候太着急,随便摸了一件溜出来了,我也没试试合身不合身。
朱:你看。再说你这个看人吧,老像是在偷偷摸摸的看人。
陈:谁?我?我看人是偷偷摸摸的吗?
朱:你看看!
陈:没有呀!
朱:要从眼睛中间看人。
陈:从眼睛中间儿,从这儿?我说,从眼睛中间儿可什么都看不清啦。
朱:你看着我!
陈:从眼睛中间儿?
朱:对!嗨,你别对眼儿呀!你直视着我!别走!直视着我。说话!
陈:说什么?
朱:随便说!
陈:那我就全说了。
朱:说!
陈:本人陈小二,男,二十四岁,民族汉,家住罗锅胡同一百零四号。被捕前系小偷公司住一路四路公共汽车特派员……
朱:哈哈……,真幽默呀!
陈:我?
朱:你们那儿的犯人都这么说吗?
陈:啊,可不都这么说嘛。
朱:这你都背熟了嘛!
陈:是背熟了。
朱:你就是说话的时候啊,没有底气!
陈:这不是心里虚吗?
朱:你再说一遍!
陈:(清一清嗓子)本人陈小二……
朱:不,不,你再说点别的。
陈:不会了。
朱:这么说吧。比方说,我们看见了一个犯罪分子(陈吓一跳)此时正在作案!(陈向后看)嗨!唉--,我们看见一个犯罪分子,正在作案!(陈又向后看)嗨!
陈:看不见哪。
朱:我说是比方说。
陈:不是比方,您怎么知道的?
朱:比方说!
陈:是有一个人……(向后指)
朱:对!从实战出发,就是看见一个犯罪分子,正在----
陈:撬保险柜?
朱:对!
陈:您怎么知道的?
朱:你怎么这么胆小哇?
陈:我天生胆小。
朱:这时候你怎么办?
陈:和我没关系。
朱:不!有直接的关系!
陈:没有!
朱:有!
陈:我最多算胁从!
朱: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陈举手投降)。唉呀!我没让你举手,让你跟着我练习练习。
陈:噢!
朱:站住,不许动!
陈:我没动!
朱:举起手来!我没让你呀,你看!
陈:我老以为说我呢!
朱:你试试!
陈:对呀!我是警察,我是警察。
朱:唉--!
陈:站住,不许动,那他要打我呢?
朱:唉呀!你还没等他动手,你就飞起一脚,直踢他的要害。
陈:这招儿管用吗?
朱:肯定灵!
陈:是吗?
朱:你试试。
陈:站住!你站,站……
朱:你说话要有力量!
陈:力量。站住……
朱:唉呀,你冲着我来!
陈:冲着您,您就好比……
朱:你的对手。
陈:我不敢。
朱:哎呀,怎么不敢,冲着我来!
陈:好,冲着您。站住……
朱:你大点声啊!
陈:站住!
朱:好!
陈:不许动!
朱:不错!
陈:举起手来!
朱:再来!
陈:糟了,对不起,踢着您了吧。踢坏了没有?
朱:还好,我练过!
陈:是吗?您可真棒啊!再教我一招吧。
朱:够用了!
陈: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您上哪儿去呀?
朱:我到那边儿去看看。
陈:您看什么去呀?
朱:我随便看看嘛!
陈:噢,随便看看。
朱:碰上这么个笨蛋!
陈:您说一会儿再见?
朱:笨蛋!
陈:再见,再见!站住,不许动,举起……,需要帮助吗?
盲女童(蔡明):我想要过马路。
陈:走。我扶你过去,走!
蔡:不用你,不用你。
陈:噢,对,我是警察。
蔡:你是警察?
陈:我是警察。你摸,摸到了吗?
蔡:你真是警察?
陈:真的是。你等一下啊。停车!等一等!啊,不许走了,说你呢,停车!
盲女童:有车吗?
陈:当然,我都让他们停下来等着您呢。
蔡;谢谢你,警察叔叔!
陈:瞧您客气什么呀,这不是应该做的吗!您扶着我,咱们走。慢点走啊,上马路牙儿,小心一点,好咧!
蔡:谢谢!
陈:不客气!
蔡:明天见!
陈:明天见!我是警察!
巩:我怎么了?
陈:需要帮助吗?
巩:我回家。
陈:噢,您回家呀。您--认识回家的路?
巩:这条路我走了三十年了。
陈:肯定认识?
巩:肯定认识!同志,我可以走吗?
陈:(敬礼)再见!
巩:再见!
陈:再见!(指挥交通)过!这大半夜的。也没个车过一过,让我指挥指挥,你看。
魏:小二!走吧!
陈:我是警察。需要帮助吗?
魏:哎呀,成了,快走吧!
陈:小--偷!站住!不许动!
魏:你咋唬什么你!
陈:举起手来!
魏:你咋唬什么。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手了?
陈:什么时候,刚学的,不知道吧。
魏:你干什么你!
陈:再来一下!报告!抓住一个正在撬保险柜的罪犯!
朱:你应该把你们两个的手铐在一起。
陈:啊,对,对,对,是这样,没错,这回让你跑,跑不了啦!
朱:就他一个吗?
陈:一共两个。
朱:那个呢?
陈:在外面放风!
朱:你怎么知道的?
陈:事先商量好的,一个在里面撬保险柜,还有一个化装警察外面放风!
朱:那放风的呢?
陈:(四处张望)放风的,放风的……
朱:陈小二!
陈:到!
朱:性别
陈:男
朱:年龄
陈:二十四岁!
朱:职业
陈:小偷公司住一路四路公共……我是小偷?我是小偷吗?
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陈:我真的是小偷,我怎么会是小偷呢!
朱:我说,别哭啦,你还有立功表现呢!
陈:那也不行!
朱:行了,行了,你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
陈:谁拿你东西了?你翻那你!
朱:这不是?钱包!
陈:习惯啦!
朱:行了,咱们走吧!
陈:走了,走!
魏:嗯?!
朱:嗯?!
陈:咱哥俩走吧。

3小说作品信息

类别:都市生活书号:96183 授权级别:专属作品 本周贵宾推荐:0 本周被阅读数:143 本周收到鲜花:0 本月被阅读数:506 本月收到鲜花:0

4诗歌

作品信息

作者:李尚朝
体裁:现代诗歌
创作时间:20世纪90年代
出处::中国当代公安诗选(1992-2011)

作品原文

警察与小偷
  
.
  李尚朝
  .
  警察与小偷,是一种悖论
  你看,太阳落下去了
  月亮又升起来
  这不像规律
  而像一种游戏
  永远也不会完
  .
  警察坐下来喘口气
  小偷就站起来,开始工作
  小偷在警察的影子里
  却把警察弄得很痒
  有时还痛
  .
  而警察把自己变成影子的时候
  小偷就暴露出来
  他缩头缩尾,或者摇头晃脑
  把眼睛一斜
  盯着手上的手铐
  警察就笑出声来
  然后
  第二轮游戏开始

作者简介

李尚朝,本名李尚晁,中国当代著名诗人,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有诗集《天堂中的女孩》、《风原色》、《大三峡那光》三部,散文集《那流光一幻》、《时光之羽》等,著名诗评家蒋登科主编有学术专著《李尚朝诗歌品鉴》对其诗歌作了系统鉴赏。诗歌《月上中天》入编大学中文专业教材《20世纪中国文学作品选读》。

作品赏析

警察与小偷,对于穿制服的我辈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由这个话题伸展开去,如果是你,会想到或说出些什么呢?能举重若轻地说出警察与小偷之间的规律就是猫戏老鼠的一种游戏,那是高手;如果还能感到“警察坐下来喘口气/小偷就站起来,开始工作/小偷在警察的影子里/却把警察弄得很痒/有时还痛”,那简直就是“神”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写诗之道在于一个“妙”字,在于把刻骨铭心的抽象的心理感受用具象的文字表述出来。回归主题,警察与小偷,颇似农夫与杂草,二者之间的游戏“永远也不会完”。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