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行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裘行简(?-1806)字敬之,江西新建人,尚书裘曰修子,清朝大臣。乾隆四十年,赐举人,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迁侍读。四十九年,从大学士阿桂剿甘肃石峰堡回匪,复从察治河南睢州河工。五十年,出为山西宁武知府,调平阳,因亲老,自请改京秩,补户部员外郎,仍直军机。累迁太仆寺少卿。

人物简介

裘行简(?-1806)字敬之,江西新建人,尚书裘曰修子,清朝大臣。

人物生平

嘉庆六年,命赴陕西犒军,时经略额勒登保驻略阳,行简疏言:“川、陕兵宜扼冲严守,使陕匪不入川,川匪不入陕,然后逼使东窜,经略以大兵蹙之,可计日枭缚。”又言自宝鸡至褒城,栈道卡兵宜复设。且于要害设大营,隔贼路,通粮运。又以额勒登保方引嫌,自请举劾止及于麾下,行简疏请五路将士皆听举劾,移书川督勒保,陈廉、蔺相下之义,两帅大和。途次,进太仆寺卿,赐花翎。寻出为河南布政使,丁母忧,服阕,补福建布政使。
自乾隆末授受礼成,恩免废员,各州县钱谷出入,益滋纠葛,行简锐事清帑,司册目十有一,创增子目,支解毫黍皆见,吏不能欺。九年,入觐,会仁宗欲清厘直隶仓库,嘉其成效,特以调任。行简澈底清覈,逐条覆奏,略曰:“直隶州县,动以皇差为名,藉口赔累。自乾隆十五年至三十年,四举南巡,两幸五台,六次差务,何以并无亏空?四十五年至五十七年,两举南巡,三幸五台,差务较少,而亏空日增。由于地方大吏,贪黩营私,结交馈送,非差务之踵事增华,实上司之借端需索。近年一不加察,任其藉词影射,相习成风。试令州县扪心自问,其捐官肥己之钱,究从何出?此臣不敢代为宽解者也。分年弥补,则有二难:直隶驿务繁多,所有优缺,祗可调剂冲途,又别无陋规可提,此为难一也。现任亏空,革留勒限,彼必爱惜官职,卖田鬻产,亦思全完。若责以代前任按年弥补,焉肯解囊,势必取给仓库。前欠未清,后亏复至,此为难二也。州县亏项无着,例应道府分赔;道府赔项无着,例应院司摊赔。今直隶未申明定例,请于两次清查应行监追者,再限一年。如财产实属尽绝,着落上司分别赔缴。嘉庆十年以后,交代亏缺,惟有执法从事,不得混入清查,致有宽纵。”疏入,上嘉其明晰,下部议行。寻命以兵部侍郎衔署直隶总督
十一年,察出藩司书吏假印虚收解款二十八万有奇,遣使按讯,历任总督、布政使议谴有差。行简任内虚收之数少,诏以事由行简立法清查,始得发觉,宽之。是年秋,赴永定河勘工,途次感疾,卒。上深惜之,优诏赐恤依一品例,谥恭勤,赐子元善举人。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