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姨妈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薛姨妈,《红楼梦》人物,薛蟠和薛宝钗之母,王夫人之姊。她随薛氏兄妹寄居贾府。以“慈”著称。由于举止言行得体,贾母常愿与她对坐聊天。她十分溺爱自己的子女,任薛蟠在外为所欲为。

简介

薛姨妈《红楼梦》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王夫人是一母所生的姐妹。她自送女儿薛宝钗
薛姨妈

薛姨妈

上京待选,寄居贾府,直到最后赎薛蟠出狱,几乎贯穿全书始终,是一个较重要的陪衬人物。

家世

东海缺少白玉床 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薛) 珍珠如土金如铁
薛姨妈是王子腾的妹妹,既王家的女儿,后来嫁到了薛家。可见薛姨妈一生不仅有名还有利。既是望族之后,又嫁入富商之家。薛家系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薛家祖上是是做官的,不过到了这一代基本上都走了商人一行,也便是皇商,家资百万,巨富无比,再加上与另外三家的联姻,官商相护,自然声势一时无量了,不过后来另几家没落,没了官面上的照应,没落也随之而来。

人物综述

薛家是拥有百万之富的皇商,“护官符”上云:“珍珠如土金如铁!”薛姨妈生有儿子薛蟠,女儿薛宝钗。因丈夫早逝,她未免纵容溺爱儿子,遂使薛蟠生活奢侈,言语傲慢,老大无成。她为宝钗的婚事颇费心机,早早地就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方可配!”最后,她和王夫人等终于使贾宝玉和薛宝钗成婚,但终究还是“金玉成空”。

影响

她不仅在书中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而且她的独特的处世为人的态度,在书中也有生动的描写。
她与王夫人都十分宠爱自己的儿子,但在关键时刻,她往往缺乏王夫人那种“杀伐决断”的魄力。薛蟠在外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与薛姨妈一贯“溺爱纵容”(第四回)有很大关系;她也十分宠爱女儿,而薛宝钗
薛姨妈

薛姨妈

接受了母亲性格温柔的一面,发展成随分从时,藏锋不露的特点。薛姨妈不仅对自己的子女娇宠,还施及于他人。一次李嬷嬷拦阻宝玉饮酒,她反叫宝玉“别怕”,吃醉了也不要紧。她还常去瞧黛玉,一段时间还与黛玉同住,认黛玉为干女儿,为的是黛玉“可怜没父没母,到底没个亲人”(第五十七回),还半开玩笑地要将黛玉说给宝玉,并说这“岂不四角俱全”,边说还边搂着摩娑着黛玉,十分亲热。虽然这只是她出于怜悯与迎合的表现,却也决非为了诓骗黛玉。这一回回目是“慈姨妈爱语慰痴颦”,“慈”确是薛姨妈性格的一个重要特点。当然,关于这一重要的情节,有人认为薛姨妈怜悯黛玉是真,试探黛玉更是真,因为第五十七回前半部分是“慧紫鹃情辞试忙玉”,宝玉爱黛玉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而薛姨妈作为薛宝钗的亲生母亲,作为王夫人的胞妹与最亲密的盟友,为了通过二宝的婚姻把贾家的财富笼络在王家手里,她是绝对要阻拦二玉的爱情继续发展下去的,所以她要看看黛玉于宝玉是否有真情。当然,紫鹃没有让她得逞。

性格分析

中国传统讲究严父慈母,薛姨妈就是慈母的范本。
宝钗小恙,宝玉到梨香院看望,薛姨妈“忙一把拉了他,抱入怀内”,笑说:“这么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来坐着罢。”又命人倒“滚滚的茶”来,看这份亲热劲,就像茶一样滚滚的热乎。留下吃饭,宝玉想吃鹅掌、鸭信,立刻取了些来,宝玉得寸进尺,又要喝酒,薛姨妈便命人去灌了些上等的酒来,李嬷嬷要劝,三言两语打发:只管放心吃,便是老太太问,都有我呢!
这般的宠惯溺爱,有自制力的宝钗自会贤良淑德,没自制力的薛蟠怎么不长成呆霸王?薛蟠被打,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拿人,幸好是宝钗劝住了。没笼头的马,毕竟是自己养成的,怪不得薛蟠强抢了甄英莲,打死了冯渊,视为儿戏,带了母妹竟自起身长行去了。
放炮时搂着湘云、挪至潇湘馆照顾黛玉、唠叨香菱不会过日子等等,无一处不见慈母的样子,感动得连黛玉都要认娘。慈姨妈爱语慰痴颦,说薛姨妈真心者有之,说薛姨妈笑里藏刀者有之。
其实薛姨妈哪有这么狡诈,要有,也容不下金桂放肆了。在贾府说说金玉良缘,宣传“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想为女儿攀一门好亲事,一个慈母的本分而已,说到玩笑处,随口安慰下,但说过就忘,不再提起。以黛玉之敏感,都不认为这是假话,猜疑就有些牵强了,正如薛姨妈说:“你是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
薛蟠呢,就是娇生惯养儿女的范本。看母子两个一起伤心落泪哭湘莲,不禁要感叹还真是母子相呢。
母子两个都是没什么心思的人,薛蟠更急,最见不得藏头露尾的事,“女儿乐”、“劳什骨子”,一语中的。送贾珍上好的木板,藕瓜唯宝玉配吃,言语颇有爽直可爱之处。
语言爽直过了头,就变成粗豪无心,好听点,很傻很天真。为了请宝玉,薛蟠竟让焙茗哄宝玉:“老爷(贾政)叫你呢”,这是宝玉的紧箍咒,林妹妹在哭也顾不得了,只管换了衣服跑出来,怪不得宝玉知道后,直说要找薛姨妈告状。
这还没完,薛蟠又跟上一句赔罪的:“好兄弟,我原为求你快些出来,就忘了忌讳这句话。改日你也哄我,说我的父亲就完了。”需知薛父已死,开这种玩笑是要天打雷劈的,薛蟠毫不在意。
因为薛蟠说话不防头是出了名的,大家有事就难免往他身上想。宝玉挨打,原由琪官一事,被以讹传讹,传做薛蟠下的药,茗烟传给袭人,袭人传给宝钗,连宝钗并薛姨妈都信了。
薛蟠早已急得乱跳,赌身发誓地分辩,情绪化上来,竟要打死宝玉干净。
宝钗忙也上前劝,薛蟠因正在气头儿上,情绪化发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伤你伤得重怎么说,哪里管什么轻重:“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年轻的姑娘家,哪里当得这样的话?果然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
宝钗虽哭,却怕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到自己房里哭了一夜。从宝钗内心来看,哭是弱者的表现,自己偷偷哭,总比当着他人的面哭要强些。

女儿

薛姨妈的女儿是薛宝钗,宝钗是金陵十二钗之一。家中拥有百万之富。她容貌美丽,肌骨莹润,举止娴雅。 她热衷于“仕途经济”,劝宝玉去会会做官的,谈讲谈讲仕途经济,被宝玉背地里斥之为“混帐话” 。她恪守封建妇德,而且城府颇深,能笼络人心,得到贾府上下的夸赞。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薛姨妈早就放风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方可配”,在贾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办下,贾宝玉被迫娶薛宝钗为妻。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婚后不久即出家当和尚去了。 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抱恨终身。

儿子

薛姨妈的儿子是薛蟠。薛蟠因幼年丧父,寡母又纵容溺爱,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等措办。他骄横跋扈,倚财仗势,强买英莲〈即香菱〉为妾,喝令手下豪奴打死冯渊;他荒淫无耻,喜好男色,在贾府家学里,假说上学去勾搭学生,在赖大家的酒席上,碰到柳湘莲,又动了勾引之意,被柳湘莲骗到北门外的苇子坑打了个半死,贾蓉带人找到他时,只见他“面目肿破,浑身上下滚得似个泥母猪一般”。娶妻夏金桂后,又把其陪房丫头宝蟾勾搭上手。在一次去南边置货时,途经一小酒店喝酒,因堂倌换酒迟了些,就一时性起,拿起酒碗照他打去,一下子就把堂倌打死了。这次薛蟠被判了死罪,后因贾、薛两家托人和贿赂,又被放出。

人物品读

薛姨妈原是金陵王家的小姐,父亲曾主管皇家外事贸易,哥哥王子腾从京营节度使做到九省都检点,是朝中拥有军权的势要人物,薛家是商人与贵族的结合,既有注重实利的商人市侩习气,又有崇奉礼教、维护封建统治的倾向。薛家是拥有百万之富的皇商,“护官符”上云∶“珍珠如土金如铁!”薛姨妈生有儿子薛蟠,女儿薛宝钗。贾宝玉的父亲娶的就是薛姨妈的姐妹也就是后来的王夫人,所以薛姨妈是王熙凤的姑姑,贾宝玉的姨妈。
因丈夫早亡,只剩下孤儿寡母。而这孤儿薛蟠老大无成,只知享乐浮华,胡作非为,极不争气的,只在户部徒挂虚名,一应事物皆由总管、伙计等措办,这些人乘机拐骗,薛家生意日渐损耗。外面寸金不入,里面自然坐吃山空。儿子既如此,薛姨妈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薛宝钗身上。
在林黛玉住进荣国府不久,贾府就迎来了薛姨妈一家人,从此长住在贾府内的梨香院中。
接下来这宝钗考虑婚事,宝玉自然是最好的人选。这并非薛姨妈一厢情愿。过去儿女婚事是父母之命,宝玉的母亲是同意的,并且是极乐意的。而薛姨妈看宝玉一表人材,又是聪明灵秀,比儿子强百倍,自然配得上宝钗了。对于女儿来说姨妈是婆婆是自然不会受气,而且贾府强于薛家,自然将有益于薛家。这样的考虑对于宝钗对于薛家都是好的。
薛姨妈于王夫人自然乐意。于是薛姨妈与女儿常住在贾府。薛姨妈成了贾母的牌友,和凤姐和王夫人一起哄着老太太开心。拉近和贾府上层的关系。而宝钗以其大气稳重的举止,赢得了上下一致的赞誉。
开始的时候一切顺利,贾母给宝钗风风光光的过生日,元妃赐的端阳节的礼独宝钗与宝玉的一样。形势大好,薛家自然欢喜。可是接下来她们发现事情并不顺利。贾母在公开场合对宝玉的婚事表态。和尚说了,宝玉命里不该早娶。
宝钗本比宝玉大,等的时间长了,对宝钗不合适。接下来,看宝黛情深,全府皆知。黛玉一句回苏州,宝玉就大病一场。此时,薛姨妈不得不重新考虑问题了。看着为黛玉痴狂的宝玉,自然会觉得宝钗委屈了。薛姨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如何不懂宝黛情深,如何不懂贾母的缓兵之计。
于是薛姨妈想要放开了。她不想委屈女儿,于是在黛玉那里,她说出了二玉是一桩好姻缘的说法。未必全是玩笑,此时倒不如成人之美好。
薛姨妈最初和王夫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想要成全金玉之说,但最后她还是想要放手。因为她比王夫人宠孩子,她不想委屈孩子。王夫人在乎宝玉的名誉前程,可薛姨妈更在乎宝钗的幸福。
最后金玉姻缘,倒不是薛家求来的,机缘巧合,薛家自然不会拒绝,毕竟对于薛家是一个好的安排。但是看到最后的结局,薛姨妈还是后悔的了。可怜的薛宝钗落了个年纪轻轻就独守空房的下场。作为母亲,薛姨妈的苦处是可想而知的。只是她们那样的人家,也没有后悔的余地,只好接受了。
最有人情味的长辈
惟一有人情味的长辈就是薛姨妈,她不算聪明,还有些俗,从给丫鬟起名字就可见一斑。贾母的丫鬟叫珍珠、琥珀,王夫人的叫金钏玉钏,偏薛姨妈的丫鬟叫同喜、同贵。她还有点小气、啰嗦,香菱和小丫头斗草,嬉戏中被推到水边,弄脏了石榴裙,这料子特别不经染,宝玉替她担心,说“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么着,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糟蹋东西,不知惜福呢。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一个不清。”但正因如此,反显得亲切,我们似乎都有这样的姨妈,唠叨、小气的同时,亦有着令人难以忘怀的慈祥。
宝玉去看宝钗,薛姨妈留他吃饭,把自己糟的鹅掌鸭信取了与他尝,宝玉提出这个要就酒才好,薛姨妈立即令人灌了最上等的酒来,李嬷嬷出来制止,薛姨妈笑骂她“老货”,说若是老太太问,有我呢。李嬷嬷还是不放心,又祭出老爷在家的大旗,听得宝玉大不自在,薛姨妈依然站在宝玉一边,说:“别怕,别怕,我的儿!来这里没有好的你吃,别把这点子东西唬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只管放心吃,都有我呢。越发吃了晚饭去,便醉了,就跟我睡吧”。
和黛玉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汤汤水水的照顾得也精心,感动得黛玉跟宝钗一道喊她“妈”。敏感如黛玉,一个眼神便能判断真伪,决不可能被一份伪善的柔情糊弄过去,什么都能掺假,母爱却是难以掺假的。
如果这还不足为信,还说明薛姨妈演技太高,面对小丫头们,她老人家应该显示出真面目了吧。第四十七回,贾母因贾赦要娶鸳鸯而生了气,薛姨妈等怕碍着邢夫人的脸面,退了出去,过了一会,贾母情绪转好,叫小丫鬟请薛姨妈过来打牌,薛姨妈不愿意去,说你就说我已经睡了。那小丫鬟撒起娇来,道:“好亲亲的姨太太,姨祖宗!我们老太太生气呢,你老人家不去,没个开交了,只当疼我们吧,你老人家嫌乏,我背了你老人家去。”薛姨妈回答得也亲切:“小鬼头儿,你怕些什么?不过骂几句完了”。这一对一答,好不家常,无论是王夫人、邢夫人乃至贾母,都绝不会用这种口气和小丫鬟说话的,薛姨妈的慈母柔肠无处不在。
她虽然惯孩子,却也还是有几分清醒冷静,知道儿子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没把好女孩儿邢岫烟说给薛蟠,真是善莫大焉,否则邢夫人与岫烟父母绝不会不同意,在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里,岫烟这辈子就完了。
一位慈爱的母亲
一个“慈”字,贯穿着薛姨妈这个人物的整个性格特点。
她与王夫人都十分宠爱自己的儿子,但在关键时刻,她往往缺乏王夫人那种“杀伐决断”的魄力。
薛姨妈就是慈母的范本。
对薛蟠。她多的是溺爱,以致让薛蟠斗鸡走狗,无法无天,全无上进之心,打死冯渊这件事正是薛姨妈没有教育好薛蟠的一个旁证。住进荣府,她想靠着贾政管束的,但贾政实在缺少教育方法,一个宝玉就够他烦恼了的,那还记的她的儿子?宝玉挨打后,薛姨妈教训薛蟠时说话的声音很大,以致宝钗在旁劝"妈且别和哥哥叫喊,消消停停的,就有个青红皂白了",她这么生气了,薛蟠还是一句一句的顶撞。再看看宝玉和王夫人这对母子,即使晴雯被王夫人病着撵走了这么挖心肝的事,也不见宝玉吭一声,可见宝玉怕王夫人到什么程度。两相对比,像薛姨妈这样的母亲可亲,可吵可闹可大声发作,过后没有任何距离,或许这才是母子。后来薛蟠娶了金桂,金桂撒泼使赖,薛姨妈也不曾管的金桂,也只是"暗自垂泪,怨命而已",回头看看贾府,无论是邢夫人还是王夫人,凤姐还是李纨,那一个敢对婆婆如此?薛姨妈总不够阴险,阴险的人岂会这么没办法来整治自己的儿媳妇?
为了女儿有个好归宿,宁可放弃在自己家里舒服的过日子,整天哄着贾母高兴,有一场是宝钗被哥哥气哭了,薛姨妈看见女儿委屈也哭了,对宝钗说“你别委屈,等我处分他,你要有个好歹我指望谁”,可见她心中对女儿的爱有多深,一个妇道人家,想让女儿光宗耀祖,没有别的办法,首选是能够被选入宫庭,成为妃嫔或是公主、郡主的入学陪侍,充当才人赞善的职务,光耀门楣,其次只有和有钱有势的家族联姻这一条路。那么薛姨妈看中的乘龙快婿是谁呢?于是贾宝玉就被选中了。果然,进贾府没多久,宝钗的金锁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金锁和宝玉的玉成双配对。这实在是一种舆论准备,要不一个姑娘家贴身所戴的物件怎么能随便示人呢?这里首先就得是薛姨妈的默许。薛姨妈的希望没有落空,准曾想宝玉念念不忘的是“木石前盟”,对已成就的“金玉良缘”无动于衷,终于弃家而去。薛姨妈想为自己的女儿找个好归宿,这实在没有什么好指责的,想想如果贾敏活着,是不是也会为了女儿做些自己该做的事?天下那有不为自己女儿考虑的母亲呢?
她爱自己的孩子也照顾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儿子还没成亲就操心起侄子的婚事,她出面促成了薛蝌和岫烟的亲事,让两个好孩子有了段好姻缘。她照顾黛玉认她做了女儿,对香菱也好,不让薛蟠和金桂欺负她,对宝琴就像对自己的女儿。
一位亲切,随和的老人
第一件是鸳鸯不肯为妾,当贾母的面闹开。贾母生了气,被凤姐儿哄笑,当下要打牌。薛姨妈刚回家,不肯去,那丫环又是陪笑又是撒赖:好姨太太,走不动我背你去等等,倒底说动了薛姨妈,只得劳驾走一趟。——宝钗平和归平和,估计跟她这么说话的人没几个。
第二件,在娶邢岫烟那回。定这姑娘,不为财不为势,只是她稳重平和。薛蝌自然不是薛家最正宗的一支,但婚事由薛姨妈作主,薛蟠又是那么个霸王,估计族里对薛蝌此人也寄予重望。这个且不管它,只说薛姨妈原有心许给薛蟠,但怕耽误了人家姑娘这一点,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可窥见她比较平民化的一点特性,而亲事定了以后,薛姨妈本是客,该客气的,但是她为人“无可无不可”,所以尤氏处处看着刑夫人的意思行事。
第三件,怡红院夜宴。宝玉要请宝琴,众人第一反映惊动李纨那真是“叨登大发”了,犹豫了一下下。要请林妹妹和宝姐姐,可是没半点犹豫,薛姨妈正住在潇湘馆呢。薛姨妈不但放人家过来,还做了一件极体贴的事,半夜三更派人来接黛玉。夜宴的白天,她也说了一句极让人动心的话。宝玉生日那会,府里的长辈全因太妃之丧而出去了,大家伙儿聚在一处闹,为了客气而请薛姨妈,但她老人家识趣的很,偏说:我老天拔地的,不合你们的群儿。——自个儿躲开歪着去罢了(宝钗语)。
第四件,薛文起悔娶河东狮。这个薛姨妈婚姻自主,帮着儿子瞎起劲,难得。不过倒也是门当户对。桂花夏家,也是经商人家。
第五件,薛姨妈和儿媳拌嘴。拌不过人家只有气得发抖的份,要卖香菱。一个婆婆当到这份上,只有被欺的份,大概也是没有心机,只会罗嗦的一种体现了罢?
第六件,薛蟠被柳湘莲打。这一段她也是极人性化,宝贝儿子被人打,她一气之下,要打要杀,骂骂咧咧,给宝钗几盆冷水泼将下去,也理智了,知道儿子该吃这个亏。儿子在路被柳湘莲救,于是也忘旧怨,热热闹闹地要为其娶亲办喜事,尤三姐死柳湘莲出家,她还掉眼泪。又是给宝钗一顿冷言。有点与人为善的菩萨心肠。——就象满大街可找到的念佛老太太们一样。
薛姨妈自送女上京待选,寄居贾府,直到最后赎薛蟠出狱,几乎贯穿全书始终,是一个较重要的陪衬人物。她不仅在书中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而且她的独特的处世为人的态度,在书中也有生动的描写。
在《红楼梦》里,描写到薛姨妈得文字并不多,但她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因为有名得所谓金玉良缘就和她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薛姨妈是千千万万个中国式慈母的代表与典型。她的慈爱是与溺爱划等号的。大凡慈母有两类:一种是将子女含在嘴里也唯恐化了的慈爱,实际上就是溺爱。薛蟠就是这类母亲的杰作;另一种是将子女放到社会上去锤炼,这才是真爱。
薛姨妈的“慈”,简直是一种害人的“慈”。她的儿子薛蟠成了“呆霸王”。在外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与薛姨妈一贯“溺爱纵容”有很大关系。薛蟠在外打死人,这位母亲只想让儿子逃避法律的制裁,却没有听到她对儿子的一句责难。
这就是薛姨妈对儿子的纵容。要不是薛宝钗有个清醒的头脑,劝住她的母亲,岂不真就四处通缉柳湘莲了?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让薛蟠更加骄横。事实证明,薛蟠此后,收敛多了,似乎真的在做生意。这是薛姨妈为人处世的态度所决定的,好在,她还有个听话懂事的女儿薛宝钗,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个女儿了却了她许多的烦愁。只是非常奇怪,薛姨妈的慈爱竟没有害到女儿薛宝钗,可见,是否被慈爱害了,关键是看个人有没有修为。
薛姨妈的慈爱其实只是一个普通母亲的情怀,有些事情只要涉及她的子女,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面前就有些模糊。这点与她姐妹王夫人不太一样,王夫人也十分宠爱自己的儿子,但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面前,王夫人往往很有决断。只要母亲生气,贾宝玉准一溜烟儿跑了。晴雯的事,就是例子,可惜是个冤案。
如果说娇宠贾宝玉只是顺应贾府之“潮流”,那么在后文,皇家的老太妃薨,按制贾府内眷每日得入朝随祭。家中无主管理家事,便托薛姨妈照看林黛玉等。薛姨妈素习最怜爱林黛玉,干脆便搬到潇湘馆暂住。对林黛玉“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让缺少母爱的林黛玉倍感亲切,感戴不尽。敏感如林黛玉者,一个眼神便知薛姨妈慈爱的真伪。薛姨妈用她的慈爱赢得了一个对人情世故也同样极其敏感的林黛玉的心。林黛玉竟与薛宝钗一样叫妈妈。同时与薛宝钗、薛宝琴姐妹相称,“俨似同胞共出”。
遗憾的是,薛姨妈的“慈”没有得所有读者的认同。究其原因是深受其女薛宝钗的连累,她被有些读者解读成城府极深的阴险女人。为了能让女儿薛宝钗嫁进贾府,招贾宝玉这个活宝为婿。处心识虑,来到贾府未雨绸缪了几年。这可能吗?薛家到底是缺钱还是怕国色天香的女儿嫁不出去?或者是要找一个贾府这样的靠山?这三条理由恐怕都不成立!都不成立那又是什么原因呢?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有人说薛姨妈冷酷,有心机,是破坏宝黛爱情的间接帮凶。但细观书里有关薛姨妈的文字,我们亦可以看到一个带着点点温暖,随和,拥有慈母之心,在尘世里俗气的中年女子,挣着自己的生活,人都是很复杂的人,就算是薛姨妈实实在在有点想把宝钗送上青云,但不能因此一事,就说她是怎么个十恶不赦之人,薛姨妈在府里的人缘极好,并不因为是王夫人的亲戚就欺负别人,总是平易近人的,对伙计也好,她是整本书中最和气的一位有权力的太太。
曹公笔下的中年女人,大多没给人什么好感,邢夫人贪钱,对儿子女儿都不关心,王夫人太狠,对丫环下手好狠,死了一个晴雯还有金钏,做事极其自私,只想着宝玉,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赵姨娘更差劲,和一个道婆联合想害死宝玉和凤姐,对探春不体贴光知道找麻烦,儿子贾环也不好好教育,成了个不务正业的公子哥。
可以说薛姨妈是《红楼梦》中一个可爱的长辈,却不能算是一位合格的母亲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