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奎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薛奎10余岁时,文章已写得很好,被乡里所推。宋太宗淳化三年(992年),他举进士,及第,授秘书省校书郎,隰州军事推官。至道三年(997年),薛奎任仪州推官,督州民往盐州下虎寨运军粮,途中因大雨连绵,粮食被水浸泡腐烂,不能再食用,于是请转运使卢之翰停运。卢之翰非常生气,欲上书弹劾薛奎。薛奎讲道理说服了卢之翰,并请免除州民赔偿损失,州民由是十分感激薛奎,当地名流也争相推举,遂拜大理寺丞、知兴化军莆田县(今福建莆田)。薛奎在莆田县又奏请蠲除了由闽越遗留下来的咸鱼、蒲草钱等租税,为百姓办了好事。

人物简介

薛奎,字宿艺,绛州正平(今山西新绛)人,生于宋太祖乾德五年(967年),卒
薛奎像

薛奎像

于宋仁宗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八月。他性格刚毅笃正,不与人苟合,为政严敏清正,善解民疾,注重教化民风,乐于举荐人才,临事持重明决,敢发表自己的见解,累宫中外,成著政声,为北宋一时名臣。
薛奎生活在北宋初期,当时政治比较稳定,统治者还能励精图治,发展国力,所以给他提供了施展才能的机会。
薛子直儒,早卒,倒子仲儒为嗣。有五个女儿,四女儿嫁于欧阳修为妻。他一生对长者敬,对晚辈慈爱,生活非常勤俭,景元年(1034)卒,终年68岁。死后,赐谥号为简肃,其婿欧阳修为他撰写了墓志铭,文存《绛州志》艺文。遗著有《薛简肃公文集》四十卷。

人物生平

宋真宗即位,薛奎迁殿中丞、知长水县,又知兴州(今陕西略阳)。兴州有铁监,每年调发300人采铁铸钱,但收入不足支付所花费用,百姓以此为苦。薛奎弛山禁,募民任其开采得利,只收铁租铸钱,既罢繁役,又成倍地增加了产量,随后迁太常博士。被御史中丞向敏中举荐,拜监察御史,召为殿中侍御史。人中祥符四年(1101年)十月,薛奎以宋真宗数宴大臣,以至时有醉者,谏其应勤干政务,简于燕幸,得到采纳。五年二月,他出为陕西转运使,查证出党项赵德明诬告延州人侵占其属地黑林平的事实,不久因举人失当免官。数月后才起用通判陕州。

相关事件

天禧元年(1017年)五月,薛奎被召还,令安抚遭受蝗、旱灾的河北路。十二月改尚书户部员外郎、淮南转运使。天禧二年(1018年)二月,薛奎迁江、淮制置发运使,他开畅州河、废三堰,大大方便了漕运,当年就运送了江南的800万石粮食到京师,后任者很少能再达到这个数目。薛奎因此进吏部员外郎。
天禧四年(1020年),薛奎被任命为三司户部副使,五年七月,因与三司使李士衡争事意见分歧,以户部郎中、直昭文馆延州。那时赵德明每次派官吏到京师运取拨予的物资时,都要私买宋朝边界上禁上买卖的重要物品,并借机隐瞒关税。薛奎得知详情后,奏请把党项人所取物资由四川运入关中,再转致他们,杜绝了上述弊病。
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四月,薛奎迁吏部郎中,龙图阁待制、权知开封府。薛奎以严为治,处理政事决不延贷,京师为之肃清,因此人皆畏惮,私下起绰号称之“薛出油”。宋仁宗知道这个绰号询问薛奎,薛奎回答说知道此事,只是“击奸安避此!”受到宋仁宗的赞扬。七月,为辽圣宗萧后生辰使,出使契丹。二年七月迁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上疏论择人、求治、崇节俭、屏声色等十数事。三年正月,辽使萧从顺来朝,说宋使至辽者皆可见辽太后,于是请见垂帘听政的宋真宗章献刘太后,而朝议不能决。当时薛奎为馆伴使,以宋朝大臣也不能见太后面为由说服了萧从顺。由此朝中嫉妒者进谗言诽谤薛奎泄漏了朝中秘密。二月,薛奎罢为集贤院学士、知井州,宋仁宗认为薛奎多次在西部边境地区作官,熟悉那里的风土人情。即改知秦州(今甘肃天水)。
秦州为西边要地,常驻重兵把守,但土地贫瘠,兵费用入不敷出。薛奎上任后力求节俭,教百姓改进耕作方法,搞好商业贸易,开源节流,一年中就积存粮食300万石,税收余存3000万缗,又核查出州民隐瞒不报的田地数千顷,收缴田租10余万石,取得了很大成效。四年三月,薛奎加官枢密直学士、知益州(今四川成都)。秦州百姓及少数族部落数千人列其政绩、上书转运使请留薛奎,宋仁宗降玺书褒谕,不许留任。

轶事典故

薛奎在益州,为政务求宽简。当时朝廷每年需在成都买布数千万供给秦、陇等地驻军,有些官吏乘机隐克私吞,薛奎命民互相作保,州府预付价钱,到期集中转运,既方便了官民,又堵塞了漏洞。由于薛奎在益州的政绩颇多,蜀人比之前尚书张咏。薛奎曾作《春游好》诗10首,赞叹岁丰人乐的益州,自号“薛春游”,与前号相对,并于天圣六年(1028年)三月被擢为龙图阁直学士、权三司使公事,调往中央任重要职务。
七年二月,薛奎参知政事,迁给事中,明遭元年(1032年)十一月再迁尚书礼部侍郎。十二月,章献刘太后谒太庙,欲服皇帝衮服,薛奎力谏不听。次年三月,章献刘太后去世,薛奎劝宋仁宗以太后服葬之,又奏请驱逐刘太后内侍下政者罗崇勋等人。这时,宋仁宗亲政,刘太后在世时的权臣多被罢免,独薛奎仍被重用。然而薛奎因得喘疾,多次请辞,宋仁宗诏免其上朝,只照常处理政务,又数辞,才于十一月罢参知政事,为资政殿学士、户部侍、判尚书都省。

史籍记载

薛奎每作一官,皆可说政绩炳然,尤其是开封为京师之地,达官权贵比比皆是,益州为蜀都,物产丰富却远离中央,民心易变,“皆世号最难理者”,薛垄先后知此二地,一严一宽,治理有方,名震天下,任参知政事时,谋议无所避,遇事不论大小,只要认为不合理,都要纠正,若未合意,即使四家后仍忧虑叹息,无心饮食。家中人笑其不必如此,他回答说,“吾惭不及古人,而惧后世讥我也!”其使契丹时,深受辽人尊敬,以至每有辽使来宋,必问其消息,当得知他为参政政事后,谓宋朝得人才。
薛奎非常爱惜人才,曾屡荐后辈,知益州还朝时与范镇一起出蜀,有人问其在四川的收获,他推举范镇说:“得一伟人,当以文学名世也。”宋仁宗天圣九年(1031年),薛奎荐利州路转运使、屯田郎中李绎为河北转运使,明道元年以太常博士明镐妙文博学、端重有谋、能断大事荐为开封府推官。范仲淹庞籍成名前也都被薛奎推荐过。薛奎又把第三、第五女嫁给王拱辰,第四女嫁给欧阳修。范镇、明镐范仲淹庞籍王拱辰,欧阳修等人,后皆为北宋名臣。
薛奎一生著文800余篇,文章气质纯劲如人。其侄编为文集40卷,今不存。
薛奎终以名臣、贤辅著称于世,实现了自己“千杯如有喜,一气自无私”的抱负。

《宋史》记载

薛奎,字宿艺,绛州正平人。父化光,善数术,尝以平晋策干太宗行在,召见不用,罢归。适奎始生,抚其首曰:“是子必至公辅。”奎举进士,为州第一,乃推与里人王严,而处严下。进士及第,为隰州军事推官。州民常聚博僧舍,一日,盗杀寺奴取财去,博者适至,血偶涴衣,逻卒捕送州,考讯诬伏。奎独疑之,白州缓其狱,后果得杀人者。徙仪州推官,尝部丁夫运粮至盐州,会久雨,粟麦渍腐,奎白转运卢之翰,请纵民还州而偿所失。之翰怒,欲劾奏之。奎徐曰:“用兵久,人疲转饷,今幸兵食有余,安用此陈腐以困民哉!”之翰意解,凡民所失,悉奏除之。改大理寺丞、知莆田县。请蠲南闽时税咸鱼、蒲草钱。
迁殿中丞、知长水县,徙知永州。州有钱监,岁调兵三百人采铁,而岁入不偿费。奎奏听民自采,而所输辄倍之。迁太常博士。向敏中荐为殿中侍御史,出为陕西转运使。赵德明言延州蕃落侵其地黑林平,下诏按验。奎阅郡籍,德明尝假道黑林平,移文录示之,德明遂伏。未几,坐失举免。数月,起通判陕州,改尚书户部员外郎、淮南转运副使,迁江、淮制置发运使。疏漕河、废三堰以便饷运,进吏部员外郎。父丧,夺哀,擢三司户部副使。与使李士衡争论事,改户部郎中、直昭文馆、知延州
赵元昊每遣吏至京师请奉予,吏因市禁物,隐关算为奸利,奎廉得状,请留蜀道缣帛于关中,转致给之。迁吏部,擢龙图阁待制、权知开封府。为政严敏,击断无所贷,帝益加重。使契丹,还,迁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上疏论择人、求治、崇节俭、屏声色,凡十数事。章献太后称制,契丹使萧从顺请见太后,且言南使至契丹者皆见太后,而契丹使来乃不得见。奎时馆伴,折之曰:“皇太后垂帘听政,虽本朝群臣,亦未尝见也。”从顺乃已。或谗云奎漏禁中语,改授集贤院学士、知并州,改秦州。州宿重兵,经费常不足,奎务为俭约,教民水耕,谨商算。岁中积粟三百万,征算余三千万,核民隐田数千顷,得刍粟十余万。加枢密直学士、知益州。秦民与夷落数千人列奎治状,请留,玺书褒谕,不许。成都民妇讼其子不孝,诘之,乃曰:“贫无以为养。”奎出俸钱与之,戒曰:“若复失养,吾不贷汝矣!”其母子遂如初。尝夜燕,有戍卒杀人,人皆奔走,奎密遣捕杀之,坐客莫有知者。临事持重明决,多此类也。
召为龙图阁学士、权三司使,遂参知政事。帝谕曰:“先帝尝以为卿可任,今用卿,先帝意也。”俄迁给事中。帝尝谓辅臣曰:“臣事君鲜有克终者。”奎曰:“保终之道,匪独臣不然也。”历数唐开元、天宝时事以对,帝然之。迁尚书礼部侍郎。太后谒太庙,欲被服天子衮冕,奎曰:“必御此,若何为拜?”力陈其不可,终不见听。及太后崩,帝见左右泣曰:“太后疾不能言,犹数引其衣若有所属,何也?”奎曰:“其在衮冕也。服之岂可见先帝于地下!”帝悟,卒以后服敛。因上言请逐内侍罗崇勋等。时二府大臣多罢去,奎得喘疾,数辞位,罢为户部侍郎、资政殿学士、判尚书都省。帝手书禁方赐之,小间,入见。疾寻作,卒,赠兵部尚书,谥简肃。
奎性刚不苟合,遇事敢言,真宗时数宴大臣,至有沾醉者。奎谏曰:“陛下即位之初,励精万几而简宴幸。今天下诚无事,而宴乐无度,大臣数被酒无威仪,非所以重朝廷也。”真宗善其言。及参政事,谋议无所避。能知人,范仲淹庞籍明镐自为吏部选人,皆以公辅许之。无子,以从子为嗣。

薛奎传

薛奎,字宿艺,绛州正平人。进士及第,为隰州军事推官。州民常聚博僧舍,一日,盗杀寺奴取财去,博者适至,血偶涴①衣,逻卒捕送州,考讯诬伏。奎独疑之,白州缓其狱,后果得杀人者。徙仪州推官,尝部丁夫运粮至盐州,会久雨,粟麦渍腐,奎白转运卢之翰,请纵民还州而偿所失。之翰怒,欲劾奏之。奎徐曰:“用兵久,人疲转饷,今幸兵食有余,安用此陈腐以困民哉!”之翰意解,凡民所失,悉奏除之。
  知并州,改秦州。州宿重兵,经费常不足,奎务为俭约,教民水耕,岁中积粟三百万。知益州,秦民与夷落数千人列奎治状,请留,玺书褒谕,不许。成都民妇讼其子不孝,诘之,乃曰:“贫无以为养。”奎出俸钱与之,戒曰:“若复失养,吾不贷汝矣!”其母子遂如初。尝夜宴,有戍卒杀人,人皆奔走,奎密遣捕杀之,坐客莫有知者。临事持重明决,多此类也。
  召为龙图阁学士,遂参知政事。帝谕曰:“先帝尝以为卿可任,今用卿,先帝意也。”俄迁给事中。帝尝谓辅臣曰:“臣事君鲜有克终者。”奎曰:“保终之道,匪独臣不然也。”历数唐开元、天宝时事以对,帝然之。
  奎性刚不苟合,遇事敢言,真宗时数宴大臣,至有沾醉者。奎谏曰:“陛下即位之初,励精万机而简宴幸。今天下诚无事,而宴乐无度,大臣数被酒无威仪,非所以重朝廷也。”真宗善其言。 (《宋史卷二百八十六?列传第四十五?薛奎》)
译文
薛奎,字宿艺,绛州正平(今山西新绛)人。参加科举考试考中了进士,任隰州军事推官。隰州的百姓经常在寺庙里聚众赌博,有一天,盗贼杀了寺里的奴仆抢走了钱财,赌博的人正好到来,衣服偶然染上了血迹,巡逻的士兵将他逮捕送到州府,经刑讯后屈招。只有薛奎对此怀疑,请求州官暂缓处置这个案件,后来果真抓到了杀人凶手。薛奎升任仪州推官,曾经率领民夫运粮去盐州,恰逢大雨连绵,粮食被水浸泡腐烂,薛奎就请求转运使卢之翰让民夫回仪州,而后再赔偿损失的粮食。卢之翰大怒,准备上书弹劾薛奎。薛奎慢慢地劝说他道:“兴兵作战已经很久了,百姓都因转运军饷而疲惫不堪,现在幸好军粮有余,为什么要因为这些陈腐的粮食而使百姓困苦呢!”卢之翰的怒气消除了,所有因民夫而损失的粮食,他都上奏免除了要州民赔偿。
  薛奎任并州知州,后改任秦州知州,秦州驻有重兵,经费常不足用。薛奎力求节俭,教百姓改用灌溉耕作的方法,年内就积余了粮食三百万石。改任益州知州,秦州的州民和少数民族部落共数千人列数薛奎的政绩,请求朝廷让薛奎留任,朝廷下圣谕予以褒扬,但没有同意让薛奎留任。成都有一个妇女告发她的儿子不孝,薛奎责问那个儿子,他才说:“是因为贫穷没有能力扶养。”薛奎就拿出自己的俸禄钱给他,并告诫他说:“如果再要不赡养母亲,我就不再宽恕你了!”他们母子于是就和好如初。薛奎曾经在夜里设筵待客,有守边的士兵杀人,人们都吓得奔逃,薛奎暗中派人将他逮捕处死,赴宴的宾客都没有人觉察到此事。薛奎遇事能沉稳处置、果断决策,有很多类似的情况。
  薛奎被征召回朝任龙图阁学士,就任参知政事。皇上告诉他说:“先帝曾经认为你可以重用,现在任用你,是先帝的意见啊。”不久薛奎升任给事中。皇上曾经对辅政大臣说:“臣子侍奉君主,很少有能够做到直到终了的。”薛奎说:“保全自身直到为官终了的做法,不仅是我一个人不以为然。”于是就一一列举了唐代开元、天宝年间的史事来回复,皇上认为他说的是正确的。
  薛奎性情刚直,不肯随便附和别人的意见,遇事敢于说话,宋真宗时多次宴请群臣,以至于有大臣饮酒大醉,沾湿胸襟。薛奎进谏说:“陛下刚即位的时候,振作精神,处理全国的政务,对于宴享临幸是从简的。现在天下确实是太平无事,但宴饮游乐却无节制,大臣们多次醉酒,失掉了庄严的容止,这不是用来加重朝廷的权威的做法啊。”真宗很赞赏他的说法。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