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攸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蔡攸(1077-1126)北宋末年大臣, 宋徽宗、钦宗时宰相。字居安,蔡京长子。初任微职于京城,每遇端王赵佶则毕恭毕敬,故佶继位后信而宠之,赐给进士出身,授以枢密直学士、龙图阁学士兼侍读、宣和殿大学士节度使等要职,并于徽宗宣和五年(1123)至钦宗靖康元年(1126)拜为领枢密院事。任内不理政务,唯知在帝侧论道家神变之事,演市井淫秽之戏以邀宠。甚至为争权而与其父反目为仇,互相倾轧。虽无尺寸之功,却连封英国公、燕国公。后被贬诛死。曾编修《国朝会要》。

人物生平

宋哲宗元符年间,蔡攸在京裁造院作监守,当时不过二十二、三岁,已颇知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的前程架桥铺路。当时蔡攸每次上裁造院时都能赶上朝臣退朝,他就算计好时辰出来,以便正好能和下朝的端王相遇。于是,端王每次下朝都能看见一个比自己略长几岁的眉目清秀的少年下马拱手立在一边,谦恭有礼,观之可亲。端王就问左右仆隶,少年是哪家的公子,左右说:“是蔡承旨的儿子。”端王便在心中暗记其人,这位端王也不是别人,他就是后来的宋徽宗
蔡攸--出自《一代轻狂画皇》

蔡攸--出自《一代轻狂画皇》

元符二年(公元1100年)哲宗驾崩,徽宗登基即位。崇宁三年(公元1104年),徽宗就赐鸿胪丞蔡攸为进士出身,拜为秘书郎、以直秘阁、集贤殿修撰,编修《国朝会要》,在两年内又升至枢密直学士。蔡京入相后,再加蔡攸为龙图阁学土兼侍读,详定《大城图志》,修《大典》,提举上清宝箓官、秘书省两街道录院、礼制局。当时定书修典的道史官僚百余人,多为史馆、服文馆、集贤院的俊才博学之人,而只有蔡攸懵不知学,以大臣之子的身份领袖其间,很多人心中鄙薄,并不服气。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徽宗初置宣和殿,又任其为宣和殿大学士,赐毯文方团金带,改为淮康军节度使。  蔡攸最初与父亲蔡京关系十分融洽。他知道蔡京好比蔡家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荫庇着蔡家几百口人。徽宗后一度欲罢蔡京相位,先还去蔡京的党羽刘昺,刘焕等人,又指令御史中丞王安中弹劾蔡京。蔡攸,听说此事,立刻跑到徽宗那里百般恳求,徽宗才改变初衷。后来因为与蔡京权势互相倾轧,加之一些人从中挑拨,于是父子失和,反目为优。徽宗又另赐蔡攸府第。有一次蔡攸到蔡京的府第,正赶上蔡京与客人谈话,蔡京让客人稍候,只见蔡攸一进来就急着上前抓住父亲的手做诊脉之状,说:“大人脉势舒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蔡京:“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于是蔡攸又说:“宫中还有要事,我先回去了。”说罢转身就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把客人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问蔡京:“公子为什么不多停一刻呢?”蔡京无可奈何地说:“你一定不明个中缘由,这个逆子是想因为我有病而罢了老夫啊!”过了几天,皇帝果然下诏命蔡京致仕。  正当他们昏君佞臣极尽享乐,肆情挥霍时,“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蔡攸收起他的无限美梦和徽宗一起逃到南方,还都后被贬永州。这时蔡京道死潭州,论者说其罪不减乃父,燕山之役祸及宗社,骄奢淫佚载籍所无,应当流放到海岛。因为钦宗刚刚登基,还没来得及和蔡攸联络起多少深厚的感情,毫不犹豫地将他贬置万安军,还觉得不够干脆,不久又派人把他杀了。

一生履历

受宠经历

蔡攸因为二弟蔡绦颇受父亲钟爱,妒火中烧,多次请徽宗下命把蔡绦杀了,徽宗不许。当年他爹蔡京提倡“丰享豫大”,搜刮花石纲,大兴土木,广修殿宇来取悦徽宗,邀功请宠。蔡攸却另辟溪径,他常和王黼一起,在宫中服侍徽宗开曲宴,两人常常换上短衫窄挎的戏服,脸上涂个五颜六色,杂在倡优诛儒中间,讲一些市井上淫媟谑浪的野话,给徽宗取乐。还常常带着徽宗微服出宫,逛秦楼楚馆,眠花宿柳,一时宠信百倍,胜过其父。 他妻子宋氏出入禁中就象自个儿家一样,儿子蔡行领殿中监,亲近皇上又胜他老子一筹。蔡攸跟徽宗讲话十分随便亲昵,甚至不拘礼节。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童贯任宣抚使攻打辽国,徽宗任命蔡攸为副宣抚使。蔡攸以往的日子都是花天酒地,根本不懂战事,以为真会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届时功业垂手可得,于是兴致勃勃地穿袍束甲去向徽宗辞行。当时徽宗正在宫中玩乐,半坐半卧在龙榻之上,两位容颜妖媚,衣袂飘飘的美人分别倚在左右,燕语莺声地劝酒添菜,殿下一群宫女轻歌漫舞,洋溢一片太平快乐的气氛。蔡攸不用通报,大模大样地走上来施礼。徽宗见他满身戎装,知是辞行而来,慢悠悠地嘱咐两句,并说希望他早日凯旋还朝。蔡攸回问:“臣若凯旋而归,陛下有什么赏赐?”徽宗说:“卿家想要什么呢?”蔡攸微微一笑,用手指两位美人,说:“臣求陛下把这两位美人赐给臣,陛下可舍得?”徽宗竟哈哈大笑,毫无责怪之意,可见对蔡攸之偏宠。蔡攸和童贯来到涿州,辽涿州留守郭药师率部八千人献涿州,易州投降。童贯、蔡攸赶快上报大捷,徽宗遂进蔡攸为少傅。后来童贯借金兵之手“收复”燕京,蔡攸又因“功”进少师,封英国公。回朝后又领枢密院。王黼罢政后,徽宗本想重用蔡攸,后来又有些后悔,就只进了个太保,徒封燕。徽宗想禅位于赵恒,就亲自写下“传位东宫”四个字授给李邦彦。偏李邦彦说什么不敢接,到底交给了蔡攸。  徽宗崇尚道学,蔡攸就讲一些奇见异闻,说有什么珠星壁月、跨凤乘龙、天书云篆之符,还找来林灵素等人争证神变故事。这林灵素不是什么正经道士,他原本少入佛门,苦于师父答骂,就跑出来作了道士,装妖为幻,蛊惑人心,说天有九霄,神霄最高,而徽宗就是神霄玉清王降世。蔡攸就四处建神霄祠,助纣为虐,搞得怨声载道。

父子成仇

由于蔡京专横跋扈,不得人心,多次受到朝中大臣的弹劾,徽宗也不得不对他降职处理。但蔡京善于审时度势,玩弄权术,当他第四次被徽宗起用为相时,已两目昏目毛,不能视事,一切决断全交给季子蔡绦处理。蔡绦擅权用事,肆行无忌,连白时中李邦彦等人也畏他如虎。在朝中权势日益倾轧、大臣从中挑拨离间下,蔡攸与蔡京的父子感情发生了裂缝。他对蔡京夙爱季弟怨恨在心,更不满季弟的所作所为。他屡讦蔡绦之罪,甚至劝徽宗诛去蔡绦,徽宗不忍,只令蔡绦停职待养,不得干预朝政。蔡攸仍不解恨,必欲加罪于季弟,且对父亲积怨愈深。父既不忠,子自不孝。当蔡攸受封少师,权力与蔡京不相上下时,便与蔡京各立门户,别居赐第。父子几乎成了仇敌。

逼父辞官

有一次,蔡攸到蔡京府第探视父亲,见父亲正与客人说话,蔡京就让客人回避。蔡攸上前,握着父亲的手为其诊脉,假惺惺地说:“父亲大人的脉势舒缓,身体是否感觉不适?”蔡京回答说:“没有。”之后蔡攸借口禁中有公事,匆匆辞去。客人窥见,不解蔡攸此举动,便问蔡京,蔡京回答说:“你不知道,我这个长子是想用我有疾为由逼我罢官。”果然没过多久,徽宗接连下诏,撤去蔡绦官职,复勒蔡京致仕,而把蔡攸擢升为开封仪同三司、镇海节度使少保。
政和五年,东北女真部崛起,建立金国,屡败辽兵,夺去黄龙府。后来金兵又连克辽国的上京、中京、西京。金主遣使至宋,请宋出兵攻燕京,徽宗刚平息方腊起义,心中厌兵,但王黼进言:“辽已将亡,我若不取燕云,必为女真所有,中原故地,从此无归还日了。”徽宗这才决意出师,命童贯为两河宣抚使,蔡攸为副宣抚,勒兵十五万,攻讨燕山,遥应金人。

一生评价

生性骄奢

蔡攸不习军事,且傻痴愚钝,自认为王师一到,燕云诸州唾手可得,功业立成,就趾高气扬来向徽宗辞别。他见徽宗身侧有二美嫔侍着,不禁欲火上升,馋涎欲滴,用手指着二嫔对徽宗说道:“臣得成功归来,请将二美人赐臣!”徽宗微笑,并没有责备。
童贯、蔡攸出师失利,徽宗手诏,暂令班师。不久辽主耶律淳病死,萧太后执掌军国事,人心不齐。王黼又奏请徽宗北伐,徽宗复命童贯、蔡攸整军再出。宣和四年九月,涿州留守郭药师率所部八千人及举涿、易二州归降宋室,蔡攸因降服有功,被徽宗进封少傅。王师进入燕山,他又进封少师,封英国公,回到京都后,又领枢密院。

自缢而亡

王黼被罢政后,徽宗欲大用蔡攸,不久又翻悔,但已进封太保,徙封燕。
宣和七年(1125)冬,金兵大举南侵,直逼大河,徽宗决意内禅,亲书“传位东宫”四字,授予李邦彦,邦彦不敢承接,徽宗便付于蔡攸。蔡攸不便多言,退下后就令给事中吴敏草绍,禅位太子赵桓赵桓进见,涕泣固辞,徽宗不许,赵桓只好即位,御垂拱殿,是为钦宗。钦宗任命少宰李邦彦为龙德宫使,进封蔡攸为太保,吴敏为门下侍郎。徽宗则为太上皇,退居龙德宫。
钦宗即位后,太学生陈东率诸生上书,言蔡京、梁师成、李彦、朱面力、王黼童贯之罪恶,要求擒此六贼,肆诸市朝,以谢天下。
靖康元年(1126),金兵渡河消息传入宫廷,蔡京、王黼等一班误国奸臣纷纷携带家眷和财物南逃。吴敏、李纲见状上奏钦宗,请诛王黼等一干佞臣,钦宗这才派武士追杀王黼,赐死李彦,把朱面力放归田里。其时,徽宗已带着童贯高俅等一班人马东奔,任命蔡攸为上皇行宫使。不久,钦宗命李纲迎归徽宗还都。因右谏议大夫杨时奏劾童贯梁师成等罪状,侍御史孙觌等再极论蔡京父子罪恶,蔡京再遭贬官,蔡攸也被贬为大中大夫,先后安置永州(今湖南零陵)、连州(今广东连县),再徙至浔州、(今广西桂平)、雷州(今广东雷州半岛)。
蔡京死在流放途中后,朝中御史联名上书,指出蔡攸罪恶并不比其父小,特别是燕山之役的失利祸及宗社,其骄奢淫逸为世人不及,于是朝廷将他流放到广东万安军(今广东万宁)。不久,钦宗又赐他自尽。他尚犹豫不决,左右授以绳,乃自缢,结束了可耻的一生。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