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空了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萨空了(1907.03.26~1988.10.16),男,蒙古族,笔名了了、艾秋飙,原籍内蒙古昭乌达盟翁牛特旗,1907年3月26日生于四川成都,1988年10月16日因病在中国北京逝世。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新闻记者,报刊主编,新闻学家。擅长艺术理论。1925年参加“阿波罗画会”,1927年开始在北京从事新闻工作,曾任《北京晚报》编辑记者,1929年后任《世界日报》画刊编辑,《世界画报》总编辑,天津《大公报》艺术半月刊主编。1931年被聘为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讲师,教艺术理论课。

简介

萨空了(1907.03.26~1988.10.16),男,蒙古族,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届至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负责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著有《科学的新闻学概论》《科学的艺术概论》《宣传心理研究》等。有《萨空了文集》行世。

人物生平

1935年冬,赴上海,任上海立报》副刊主编、总编辑兼经理。在他主持下,《立报
萨空了 萨空了
实行精编主义,受到读者欢迎,成为当时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转移至香港创办《立报》。
1938年秋,同杜重远赴新疆从事抗日救亡活动,任《新疆日报》社社长。
1940年,到重庆任重庆《新蜀报》总经理。
1941年,皖南事变后被迫去香港,同年秋任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机关报《光明报》总经理。
1943年5月,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关押于桂林和重庆的集中营。
1945年6月,经营救释放,在香港任《华商报》、《光明报》总经理。
1949年6月,在北平协助胡愈之创办中国民主同盟机关报《光明日报》,任秘书长,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
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副署长兼新闻摄影局局长,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务院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政协常委副秘书长,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人民政协报》总编辑(1983年后兼)等职。

个人作品

《萨空了文集》
收入这本文集的一些文字,就是从空了先生20世纪20年代以来撰写的众多的新闻理论、艺术理论、新闻评论、艺术评论文章中筛选出来的。这些文章,既反映了他多年来在上述领域进行探索的历史轨迹,也是他在上述领域长期实践和进行深入研究的成果。这些,对于今天的新闻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来说,具有重大的学习借鉴和参考价值。
目录
回忆录
我与《立报
萨空了陪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参观民族宫展览 萨空了陪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参观民族宫展览
在《新疆日报》的一年
关于《新蜀报》的回忆
创办香港《光明报》的回忆
专著
科学的新闻学概论
科学的艺术概论
文论选辑
艺术闲话
五十年来中国画报之三个时期
立报·小茶馆》选刊
友朋书札(十八道)
柳亚子致萨空了
黄炎培致萨空了
1964年萨空了与乌兰夫在蒙古包内交谈 1964年萨空了与乌兰夫在蒙古包内交谈
胡愈之致萨空了、文宜
李公朴致丽兄(萨空了)
何香凝致萨空了
周建人致萨空了
沈雁冰致萨空了
沈钧儒致萨空了
章靳以致萨空了
陈毅致萨空了
陈叔通致萨空了
马叙伦致萨空了
金岳霖致萨空了
附录
萨空了生平
萨空了年表
编后记
《萨空了文集》封面(图)

评点

我和萨空了同志相识在上世纪50年代。当时他是国家出版总署副署长,同时兼任人
第五届政协第一次会议萨空了在民盟小组会上 第五届政协第一次会议萨空了在民盟小组会上
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沿用至今的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社名,是他专门请周恩来题写的。
我与连环画结缘50年,和萨空了有直接关系。195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连环画编辑室,萨空了指名把我调到这个编辑室做负责人,从此经常向他汇报和请示工作。直至1988年8月,老社长去世前两个月,我去看他时,他说话已经有些迟滞了,仍然念念不忘连环画的形势。
自1953年起,我们着手将《水浒》改编成连环画,这是新中国第一部长篇画库。我们拟订了改编计划,并编写出第一集脚本,预备以后约稿时供作者参考。萨空了不仅仔细看了这个计划和脚本,还多次参加我们的会议,并给每一集题写了书名。这套书改编到《三败高俅》之后,对“招安”以后的内容是否应该改编,有不同看法。我们经过研究,认为应该改编,萨空了很快批示,支持改编,并要我们保持原作的现实主义思想。
1955年5月号的《美术》杂志发表了一篇针对当时极受欢迎的连环画《孔雀东南飞》(邵甄等编,王叔晖绘)的批评文章,几乎全盘否定了这部连环画的创作,这显然有失偏颇,也不利于今后连环画工作的正常和健康的发展。我在萨空了的支持下,写了一篇文章,对这部作品作了全面、客观的分析,我把初稿送给萨过目,并在他的建议下加了这样一段话:“恰当地指出这个脚本的缺点和错误以便改正,肯定它对读者有利的主要方面以示倡导,从而提高脚本的质量与数量,界限分明地同毒害读者的黄色书刊做斗争,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萨空了同我研究文章时的亲切神情,至今还历历在目。
经历过“文革”的劫难,连环画又获得了复苏。我每次去探望萨空了,他都仔细询问连环画的开展情况。1981年举办了全国第二届连环画评奖,同时召开了全国性的连环画创作座谈会。我特地请萨空了到座谈会讲话,当时他正忙于民委和全国政协的工作,十分繁忙,但听说为连环画讲话,立即答应下来,并在会上一气讲了两个小时,我还记得,他讲到连环画工作者的责任时感情激昂,大声说:“鲁迅提的‘救救孩子’这个口号,现在似乎还可以提出来。那时人口四亿多,现在提高了一倍半。连环画的作用,对于广大农民和少数民族,可以说是百科全书……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连环画普及文化教育之伟大,和对国家建设的贡献之伟大!”
1981年6月,正值《连环画报》创刊30周年,我请萨空了为刊物写几句话。不几天,他便寄来亲笔所题的十四行诗:建设社会主义中国不能忘记十亿人口其中八亿是农民更要切记我国版图内多半数是民族地区文字难识或无文字造成文盲比重特大影响国家难搞四化图文兼貌的连环画有助于人民的知识化卅年经验已经证明应再实践发扬光大谨代精神饥饿群众请命文艺出版家经过反复考虑,1984年,我在《新连环画的35年》一文中提出了成立连环画专业出版社的建议,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萨空了,他听后紧紧握住我的手,两眼闪动着欣喜的光芒,连连说:“好,好,维朴,想得好,我完全同意!趁你和你的同志们还能干,就干下去,为了子孙后代,干下去!我身体不行了,但我一定尽一切可能,支持你们。”他这时两腿走路已不方便了,但在我告别时,还执意站起身来,又一次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不久,我们将成立出版社的方案上报时,萨空了也在当年10月27日亲笔写了一封信给胡耀邦同志,积极推荐我们的方案。
经过一年左右的筹备,1985年10月17日,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在政协礼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告成立。当时萨空了的病情正在发展,行动要靠轮椅,但他却第一个到会,从政协礼堂一楼坐轮椅到三楼宴会厅,向到会者一一握手表示祝贺。参加招待会的还有从上海专程来的赵家璧,两位老人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又都是连环画事业的热心倡导者。几年后,我到上海拜访赵家璧时,言及萨老坐轮椅出席会议的情景,赵老还感慨再三。
1988年8月,我最后一次去看他,他说话已经困难,还一再询问连环画的形势和连环画出版社的情况。告别时,他用眷恋的目光,久久望着我,几次重复说:再见,再见。两个月后,萨空了离我们而去。
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另一位创始人朱丹曾在写给我的一封信中谈到他和萨空了创办《连环画报》时一起切磋发刊词的情景:“我和萨空了探索了多少次适合于连环画的文字形式,曾考虑到用散文不如用韵文,用旧体诗……我和老萨都是尽了力的,甚至亲自实验过……记着,不要忘了萨空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