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寰袁公神道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字礼卿,号节寰,睢州(今河南省睢县)人,先世安徽凤阳府颍州人。袁可立中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少保,以子枢赠光禄大夫太子太保。
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神道碑
明王铎
(『录者小引:明大司马袁可立(1562--1633),
天启二年为登莱巡抚,主持辽务多年,参与并指挥明清战争。以智取策反收降努尔哈赤的女婿刘爱塔,因指斥总兵官毛文龙贪功冒饷而为毛所嫉恨。可立去,毛文龙无人能御。天启末起袁可立兵部左侍郎,注重加强海防建设,与明朝一些人“重山海轻沿海”的战略短视形成鲜明对比。反对袁崇焕与清议和,三年后崇焕因此获罪而遭杀身,然毛文龙被杀,袁可立苦心经营的海上防线的牵制形势已荡然不存,致满人敢倾国中之力大举犯明,至此国事日非,足见袁可立先见之明。黄道周曰:“公去登莱不数载,而登莱遂败。 …公去又十余年,而朝鲜沦陷。”
明末朝鲜归登抚节制。天启三年,属国朝鲜弑君篡权,袁可立力主讨伐,并牵及朝鲜勾通倭寇等旧事。五十年后倘为朝鲜君臣所忌恨,在清朝开馆延修《明史》之时曾派专使来中国在康熙皇帝面前大告前朝袁可立的御状,《永宪录》和《池北偶谈·朝鲜疏》都有记载。终清一朝整个史界对袁可立十分忌惮,所有传记史料均被删削陆时化《吴越所见书画录》因载有董其昌所撰《节寰袁公行状》册和《重修宋忠武岳鄂王精忠祠记》册,二文多有“诋斥满洲语句”。该书及其作者竟因此险遭毁版和杀头之灾。甚至于到晚清时期明崇祯皇帝为袁可立敕建的“袁尚书大石坊”也被睢州地方官员强行拆毁。
袁可立正直敢言,是晚明少见的干练之才。二十八岁弹劾炙手可热应天巡抚,平反苏州太守石昆玉冤案。以御史巡视西城,惩办权贵;因直谏触帝怒,削职为民二十六年,史称“震门之冤”。泰昌立,起袁可立自民间,官拜兵部左侍郎,廷推南都户部尚书,改兵部,因公开反对魏忠贤再遭罢官。皇帝念可立登莱劳,授兵部尚书,特准驰驿乘传归
天启四年春,登州巡抚即将离任,作《观海市》诗,描述海市生动真实,为海天增色。晚年崇道,在睢州建袁家山,《道藏辑要》所记最详,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善诗文,受清朝文字狱所累,多所毁失。
《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神道碑》文录自北图藏本明末大学士王铎《拟山园选集》,内容详实可考,能补清人修撰《明史》之偏见和不足,为明清史研究者不可多得之资料。另见黄道周《节寰袁公传》、高攀龙《答袁节寰中丞》、孔贞运《明资政大夫正治上卿兵部尚书节寰袁公墓志铭》董其昌《节寰袁公行状》、倪元璐《袁节寰大司马像赞》等,可作更全面之考研。』)
【全文】
皇帝御天下之七季癸酉十月十一日,资政大夫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终于家。其明季春,大宗伯言“故尚书可立勤于砥身,不渝不愆(qian),保又我王家,宜畀祭葬。”诏曰:“俞哉”。予之司空致水衡钱,徐议易其名者。子户部员外枢稽首曰:“是惟先君治行,徼(jioa)惠吾子以重先君之灵。”铎拜曰:“诺”。
据状:公讳可立,号节寰。始祖荣,颍州人,洪武时以随征庆阳功为神策卫百户,屡调睢州坚城卫,遂居。祖锦,韩城教谕。子永绶,贡士;永康,公王父,赠资政大夫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康生子江、淮、河、洛、渭。淮,公父,赠资政大夫太子少保兵部尚书。配陆氏,继安氏,俱赠夫人。
公季二十七戊子举乡,己丑进士,为苏州推官。
吴俗诸猾,少季株累细民,胁(qie/xi)令长对簿,往往陷人眢井,以恫疑乡曲,民益凋敝。而吏治日以毛挚深刻,博声取列卿。公至曰:“吾有以焄(xun)大豪。”而已戒伯格长:“无所口实,舞文禁奸止邪,不滥于绳墨之外。”
湖州民欲甘心于浔阳董宗伯围之,抽桷击扉,几不免于难。大吏命公往,公廉其状,一一分诸县分谳之,从容按雄长为是,悛(xun)而止。
而抚臣方衔石太守昆玉,婞直不妩媚,故弹章及之,事下四郡。司礼皆知诬陷,相顾愕盱,不敢解宗伯罪。公竟援笔大言曰:“直者固难仕哉,诸君子恐以府怨也?可令牛偾豚上兮,不宜锢一贤太守,以市好上官,为功名地,不多其罪而纾之?”抚臣大恚曰:“袁李官廷我耶,岂石氏之无颇?”因自劾。偏散尺一书,多方诟公,一时颇多公,曰“义也”。
申文定公里居,有司经其门,徒焉舍车,公持不宜,曰:“蹈道则未也,叱之驺。”
甲午(万历廿二年,1594年),太宰上公治行,陟山西道御史。而给事林尼公迮(ze)而有以压之,兵鼓起于甲中,为公曩之,长揖已也。会巡西城,阉者杀人,公即榜于五都衢,或为解曰:“斯寺未必过切,足下何与之深呼?且弄臣也,其如此辈人自明将降祸蝎公矣。”公不从,乃钤之,滋速俄而赦出,中旨夺去。
寻,公疏起直谏者,皇帝怒,夺公俸一季。是季九月,雷震景德门,公疏指阙政之慝,及庇权奸,烦织造、宝珍,是务是非涃扰。时神庙方静摄,章奏不报,极言君子小人之辩,总揆噎之。无几何,一御史逆辅臣,辅臣中以他事以激皇帝,诸御史请于辅臣,犹蒙耳也。公于座上曰:“辱冤枉枉不厉,兹御史非不厉,何可剪其翼为辅臣目?”摄公,不正视,繇斯切齿。丙申(万历二十四年,即1596年)得旨革职归。寻丁母忧。癸卯丁父忧。里居二十有六载。
光宗元季庚申,起公尚宝司司丞。熹宗元季辛酉,陟尚宝司少卿,七月陟太仆寺少卿。冬,敌乃大会蹛林,月盛攻陷全辽。公上其事,大约谓关外残兵瓦解云散者不下数万,宜收其残,省调募西兵便,闻敌令妇女乘城,骁悍皆赴利以犯我,宜会兵捣之,踏其虚,可夹击也。若监军道高出不致死,以带甲数万窜,不宜从熊廷弼之请,复使监军令怠玩而忘其死。况廷弼曲怙,贺世贤何法纪之有,则熊廷弼、高出之头可斩也。寻诸者言,敌与西合一片石桃林古北喜峰诸隘口,公奏宜守御筑墉,养马增士卒,习骑射。至于京营老弱虚冒,不宜缓综,复多藏粮米以备之。尤宜破格用人,图复建骠骑之功,以佐县官之空乏。笼天下盐铁之利,则军帅无侵渔,逴行无绝饷,而中国可高枕矣。
壬戌陟左通政,寻陟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妖乱之煽祸也,断山东之右臂,士卒患战复患饥。公善五兵愤恨曰:临患而缩朒,耻也。命蹶张之士传飨,持一灵姑钚大暑中趋贼,贼持垒为险。单骑冲突,左右翼踣之。先是所约登莱兵至,集矢贼目,是故多戡定之伐,而客兵扰不熄。公寓(宇)汰法于射,半季则客者不噪焉,其慗也。
南卫既失,敌复狙兵旅顺、长山,以距我海上皇城岛。登莱吭也,去鼍矶岛四百里,逾铁山联广鹿岛,公设骁将一,守备一,兵三千,造艅艎为海防。
叛将刘爱塔遣金应魁来降,大将沈有难色。公授之官谍,谍中佯为怼词,若泄之。后复州王丙泄,爱塔事僇及数将,毁金复不城。秋兵来获,公命夜火箭于松山诸处,焮其积,得首功三十二,牛马倍焉。
潍县张尔心欲谋叛,监司皆将受甲,公以计弭之。
皇帝曰:“巡抚佥都御史可立厥治行劳哉,赐汝朱提文蟒。汝嘉而毛帅骄愎不协,蛊于兵,满蒲昌城袭报用敢献功。”公颔之,使者往覆东江。毛遂怨望,嗾方给事触公,反以勋陟少司马。皇子生,畀三世诰,荫一子枢。
寻,朝鲜李倧废其国王李珲,公疏倧以侄子篡叔,宜加天讨。诚能自托于毛帅,并力罢奴,录其功,贷其前辜,论与廷议合。
至今秋秩贡不替,公抚东三季,所羡银一万二千两。请告,凡七上,乃得归。
乙丑,再起公兵部侍郎。丙寅,陟兵部左侍郎。时,众若沸羹,公事与忤。袁崇焕遣驿吊敌,公诟言于朝,朝议是公。寻,推公南户部尚书,因勒俾致仕。考功苏继欧覆疏韪公,得驰驿。后加太子少保,公辞。
不数季,以疾终,寿七十余。葬于睢城南。
公束发从仕若干季,剖剧无艰,锄奸不懦。当大疑大险,军旅之锋刃,国事之齿牙。处盛不陨,慎守其序。所谓气以实志,惟公得之矣。
呜呼,袁公庶几不陨其功名矣,夫人子孙皆见志中。辞曰:太苞必盛,未为攸张;假乐令岂,其政允荒。不冋敦琢,萋苴用升;佛肩式遏,谋猷?#91;东。繻茹青巳,寇不虩虩;御敌刚止,匪沈众役。锡尔绣裳,帝曰尔勇;牡□有辉,受福亦孔。有徒掘阅,割正未彰;公处屯蹇,厥处无伤。龙蜇蛇退,温基其身;公餗岂覆,耉成囏纫。殁(mo)斯弥馞,畴谓未拓;寝庙丸丸,念哉拯莫。桓拔惟公,忱动是遒;鬣封爵勃,世炽兹休。同氦荄茂,衍共苞枿(nie);异崎嵚(qin)崺(yi),嘏(gu)无辍气。
录于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明王铎《拟山园选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