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濙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胡濙(1375―1463),字源洁,号洁庵,江苏武进人,明代高官、文学家、医学家。生而发白,弥月乃黑。建文二年举进士,授兵科给事中。永乐元年迁户科都给事中。

人物介绍

胡濙 [yíng],(1375年—1463年)
建文二年(1400)进士,授兵科给事中。
永乐元年成祖即位,迁户科给事中
永乐五年(1407)起连续14年在外暗访建文帝踪迹。
永乐十四年回朝,擢礼部左侍郎。
永乐十七年再次出访江浙湖湘。
洪熙元年,转任太子宾客,兼南京国子祭酒。
宣宗即位,迁礼部左侍郎。
宣德元年(1426),进礼部尚书。
宣德四年,命兼理詹事府事。
宣德六年,又命兼领行在户部。
土木之变”,英宗被俘,加兼太子太师。
天顺元年,英宗复辟,称病辞归。
历仕六朝,卒赠太保,谥“忠安”。
胡濙留心医学,曾与戴元礼讲《内》、《难》诸经,推仲景为医学正宗。著述有《卫生易简方》、《芝轩集》、《律身规鉴》等。

史载事迹

明崇祯版《雪峰山寺》载:“(永乐)十七年,礼部尚书胡 奉使闽粤,登山揽胜,并立碑记其事(指该寺六十七代住持洁庵禅师中兴雪峰寺事迹)。 《雪峰山寺》载有胡滢所写碑文全文。
《明史·胡 传》载:“惠帝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诸旧臣多从者,帝(指成祖)疑之。(永乐)五年遣颁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以故在外最久”。
明成祖对胡 侦缉建文帝的事情非常重视,胡 在外近十年,源源不断将所见所闻所察上报。永乐十四年(1416年),结束访查还朝,并请归为母守丧,永乐帝仍不允许胡为 母“丁忧”。永乐十七年,胡 再次奉命出巡江、浙、湖、湘。永乐二十一年,胡匆忙赶回北京,恰巧成祖北征驻军宣府。胡赶到宣府时成祖已经休息,听说胡 回来后马上接见,二人一直谈到四更。(以上资料见王熹《建文帝·永乐帝》一书)是宣宗的“托孤五大臣”之一

明史记载

死因之明

《明史·姚广孝传》与《明史·胡濙传》载,对建文帝是否自焚而死,永乐皇帝很不放心,有人告诉他建文帝削发为僧外逃了。他把建文帝的主录僧溥洽抓了起来关进监狱长达十余年,逼他供出建文帝下落。并派亲信胡 与认识建文帝的内侍朱祥,以寻访道士张三丰为名,从陆路遍访各州、郡、乡、邑,去查访建文帝下落,长达十六年之久。
明永乐五年,成祖朱棣曾向天下寺院颁布《僧道度牒疏》,将所有僧人名册重新整理,对僧人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调查。
据《明史·胡 传》载:“惠帝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诸旧臣多从者,帝疑之。”“遣 颁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胡奉 旨外察,二十一年还朝,弛谒帝于宣府,帝已就寝,闻蹈至,急起召入, 悉以所闻对,漏下四鼓乃出。先 未至,传言建文帝蹈海去,帝分遣内臣郑和数辈,浮海下西洋,至是疑始悉。

《明史·胡濙传》全文

惠帝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诸旧臣多从者,帝疑之。五年遣濙颁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濙以故在外最久,至十四年乃还。所至,亦间以民隐闻。母丧乞归,不许,擢礼部左侍郎。十七年复出巡江浙、湖、湘诸府。二十一年还朝,驰谒帝于宣府。帝已就寝,闻濙至,急起召入。濙悉以所闻对,漏下四鼓乃出。先濙未至,传言建文帝蹈海去,帝分遣内臣郑和数辈浮海下西洋,至是疑始释。

皇太子监国南京

皇太子监国南京,汉王为飞语谤太子。帝改濙官南京,因命廉之。濙至,密疏驰上监国七事,言诚敬孝谨无他,帝悦。
仁宗即位,召为行在礼部侍郎,濙陈十事,力言建都北京非便,请还南都,省南北转运供亿之烦。帝皆嘉纳。既闻其尝有密疏,疑之,不果召。转太子宾客,兼南京国子祭酒。
宣宗即位,仍迁礼部左侍郎。明年来朝,乃留行在礼部,寻进尚书。汉王反,与杨荣等赞亲征。事平,赉予甚厚。明年赐第长安右门外,给阍者二人,赐银章四。生辰,赐宴其第。四年命兼理詹事府事。六年,张本卒,又兼领行在户部。时国用渐广,濙虑度支不足,蠲租诏下,辄沮格。帝尝切戒之,然眷遇不少替。尝曲宴濙及杨士奇夏原吉蹇义,曰:「海内无虞,卿等四人力也。」英宗即位,诏节冗费。濙因奏减上供物,及汰法王以下番僧四五百人,浮费大省。正统五年,山西灾,诏行宽恤,既而有采买物料之命。濙上疏言诏旨宜信。又言军旗营求差遣,因而扰民,宜罢之。皆报可。行在礼部印失,诏弗问,命改铸。已,又失,被劾下狱。未几,印获,复职。九年,年七十,乞致仕,不许。英宗北狩,群臣聚哭于朝,有议南迁者。濙曰:「文皇定陵寝于此,示子孙以不拔之计也。」与侍郎于谦合,中外始有固志。

景帝接见

景帝即位,进太子太傅。杨善使也先,濙言上皇蒙尘久,宜附进服食,不报。上皇将还,命礼部具奉迎仪。濙等议遣礼部署迎于龙虎台,锦衣具法驾迎居庸关,百司迎土城外,诸将迎教场门;上皇自安定门入,进东安门,于东上北门南面坐;皇帝谒见毕,百官朝见,上皇入南城大内。议上,传旨以一轿二马迎于居庸关,至安定门易法驾,余如奏。给事中刘福等言礼太薄。帝报曰:朕尊大兄为太上皇帝,尊礼无加矣。福等顾云太薄,其意何居?礼部其会官详察之。」濙等言:「诸臣意无他,欲陛下笃亲亲耳。」帝曰:「昨得太上皇书,具言迎驾之礼宜从简损,朕岂得违之。」群臣乃不敢言。会千户龚遂荣为书投大学士高谷,言奉迎宜厚,具言唐肃宗迎上皇故事。谷袖之以朝,与王直等共观之。直与濙欲闻之帝,为都御史王文所阻,而给事中叶盛竟以闻。盛同官林聪复劾直、濙、谷等,皆股肱大臣,有闻必告,不宜偶语窃议。有诏索书。濙等因以书进,且言:「肃宗迎上皇典礼,今日正可仿行。陛下宜躬迎安定门外,分遣大臣迎龙虎台。」帝不悦曰:「第从朕命,无事纷更。」上皇至,居南城宫。濙请帝明年正旦率群臣朝延安门,不许。上皇万寿节,请令百官拜贺延安门,亦不许。三年正月与王直并进少傅。易太子,加兼太子太师。王文恶林聪,文致其罪,欲杀之。濙不肯署,遂称疾,数日不朝。帝使兴安问疾。对曰:「老臣本无疾,闻欲杀林聪,殊惊悸耳。」聪由是得释。

逝世

英宗复位,力疾入朝,遂求去。赐玺书、白金、楮币、袭衣,给驿,官其一子锦衣,世镇抚。濙历事六朝,垂六十年,中外称耆德。及归,有三弟,年皆七十余,须眉皓白,燕聚一堂,因名之曰「寿恺」。又七年始卒,年八十九。赠太保,谥忠安。

一生名节

濙节俭宽厚,喜怒不形于色,能以身下人。在礼部久,表贺祥瑞,以官当首署名,人因谓其性善承迎。南城人龚谦多妖术,濙荐为天文生,又荐道士仰弥高晓阴阳兵法,使守边,时颇讥之。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