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胡同,也叫“里弄”“巷”,是指城镇或乡村里主要街道之间的、比较小的街道,一直通向居民区的内部。它是沟通当地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据道路通达情况,胡同分为死胡同和活胡同。前者只有一个开口,末端深入居民区,并且在其内部中断;而后者则沟通两条或者更多的主干街道。胡同,是北京,苏州的一大特色。但苏州称为“巷弄”。

名词解释

【释义】胡同(hú tòng)源于蒙古语“gudum”。元人称街巷为胡同,后即成为北方街巷的通称。
【出处】
元·关汉卿《单刀会》第三折:“你孩儿到那江东,旱路里摆着马军,水路里摆着战船,直杀一个血胡同。”
清·袁启旭《燕九竹枝词》:“鞭梢乱点出胡同,道遇诸王一阵风。”
【示例】
老残游记》第六回:“我也是听人家说的,府里南门大街西边小胡同里,有一家子,只有父子两个。”
叶圣陶《线下·马铃瓜》:“从我家到贡院前,不过一里光景的路,是几条冷落的胡同。”

词的由来

非标准汉语

胡同一词最初见诸元杂曲。关汉卿《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之语。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砖塔胡同在西四南大街,地名至今未变。元人熊梦祥所著《析津志》中说得明白:“胡通二字本方言。”何处方言呢,元大都的。明人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进一步说:胡同本元人语。既是元人语,那就不能是汉语。元代将人划分为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所谓汉人,指北方的汉人、女真人、契丹人、高丽人。这四种人并非同一民族,也不使用同一语言。那么“元人语”也肯定不是“南人语”。
至于色目人,包括的民族更多。故此“元人语”只能是蒙古语
明代沈榜所著《宛署杂记》中记载:胡同本元人语。
根据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学术界对“胡同”一词含义和来源的解释主要有三种:
1、水井:在蒙古语突厥语满语中,水井一词的发音与胡同非常接近,在历史上,北京吃水主要依靠水井,因此水井成为居民聚居区的代称进而成为街道的代称,由此产生了胡同一词;
2、元朝时遗留的名称:蒙古语将城镇称为“浩特”,蒙古人建元朝后,按照自己的习惯,将中原城镇街巷也称为“浩特”,后来“浩特”演化为“火弄”或“弄通”,进而演化成今日的“胡同”和“弄堂”。
3、胡人大同:认为胡同一词是元朝时政治口号“胡人大统”的简化版。

与井关系密切

有的学者认为,胡同是从“忽洞格”———井转变过来的。笔者赞同这个观点。因为从大都的实际看,胡同与井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先从胡同的形成看。元大都是从一片荒野上建设起来的。它的中轴线是傍水而划的,大都的皇宫也是傍“海”而建的。那么其它的街、坊和居住小区,在设计和规划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到井的位置。或者先挖井后造屋,或者预先留出井的位置再规划院落的布局。无论哪种情况,都是“因井而成巷”。直到明清,每条胡同都有井,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从胡同的名字上看。北京胡同名字的成因,不外乎这么几个:以寺庙命名的,以衙署、官府机构命名的,以工地工场命名的,以府第、人名命名的,以市场命名的等等。但是,为数最多的,是以井命名的,光“井儿胡同”就曾经有过十个;加上大井、小井、东西南北前后井、干井、湿井、甜水井、苦水井……不下四五十个。这说明,胡同与井是密切相关的。

大多源于音译

北京有些胡同的名字令人奇怪,因为用汉语无法解释。但是,如果把这些胡同的名字成蒙古语,就好解释了。试举几例:屎壳郎胡同,这名字多难听、多丑陋!当初此地的居民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其实这个名字译成蒙古语是“甜水井”!朝内有个“墨河胡同”,蒙古语的意思是“有味儿的井”,大概是被污染过吧。此外,如鼓哨胡同(或写做箍筲胡同),苦水井;菊儿胡同或局儿胡同,
菊儿胡同

菊儿胡同

双井;碾儿胡同或辇儿胡同,细井;巴儿胡同,小井;马良胡同或蚂螂胡同,专供牲畜饮水的井……
北京还有不少“帽胡同”。“帽胡同”蒙古语是坏井、破井的意思,前面加上一姓氏,表明这个坏井是属于某家私有的。这不是牵强附会,白帽胡同旁边,曾有个“白回回胡同”,说明这里曾是白姓穆斯林的住宅。而“猪毛胡同”附近曾有个“朱家胡同”,说明这里确实住过朱姓人家。杨茅胡同附近就是杨梅竹斜街
年代久远,有些发音被念走了样,这也不足为怪:汉语地名念走了样的难道就少么?不过有些蒙古语的地名难以考证了是真的。
胡同是井的音译,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但有几点还必须强调一下,胡同和井,在元大都时代都有了“市”的意思,沙络市也可以叫沙络胡同,是珊瑚市的意思。在古代汉语里本来就有“市井”一词,“因井而成市”嘛。同在元大都时代,胡同和井也有了“大街”的意思,《析津志》钟楼:“楼有八隅四井之号,盖东西南北街道最为宽广”。意思很清楚,“井”等于大街。
旧北京的井窝子。在没有自来水的时代,北京居民的饮水主要靠井。一般居民没有私家专用水井的,就得到公用水井去汲水。图中的独轮车是专为人家送水的。
北京有多少胡同呢?老字号人说:“大胡同三千六,小的多如牛毛。”意思是说多得数不清。胡同浩繁以千计,若问到底北 京有多少胡同,我看,最好的回答也是这个。
北京的胡同形成于元朝,明、清以后又不断发展,所以具数目也不一样。就元朝来讲,从《析津志辑佚》中记载:“三 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胡同。”也就是说共有街巷胡同四百十三 条,其中二十九条直接称为胡同,而那三百八十四条火巷,其 实也是广义上的胡同。
明朝北京城胡同又有变化,据明朝人张爵在《京师五城坊 巷胡同集》一书中记载,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一千一百七 十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四百五十九条。
清朝北京的胡同比明朝又有所发展。据清朝朱一新在《京 师坊巷志稿》一书中提到当时北京街巷胡同名字可以推出,清 朝大约已有街巷胡同二千零七十七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 有九百七十八条之多。
到解放前的1944年北京有多少胡同呢? 据日本人多田贞一在《北京地名志》一书中所记,当时北京共有三千三百条胡同。
解放后城市的胡同随着人的增加又在增加,据1982年中国展望出版社出版《古今北京》一书说:“至今,北京城区的胡同 约有四千五百五十多条。”1986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实用北京街巷指南》一书所记,四个城区有胡同三千六百六十五条。1990年张清常写《再说胡同》一文时统计,1980年北京街巷胡同总数为六千零二十九条,其中胡同为一千三百二十条。
北京胡同

北京胡同

北京胡同有多少?这么简单的问题,答案有多少,我也不敢说谁统计不对,因为各个所根据的资料不一样,反映的数字也不一样,所以答案就会不同了。
你说哪个对?我看都对。北京变化更大,胡同在一天天减少,有的建了居民小区,有的建了许多新路,有的胡同夷为平地,盖起了商厦和办公大楼, 我想许多胡同已有三匹百年历史了,要保护北京的古都风貌,就应该保护北京的胡同,但愿它不至于在我们这一代从此绝灭!
解放后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北京城区比解放初扩大三倍多。新建各类房屋面积,相当于建了10个旧北京城。
为保护古都风貌,维护传统特色,北京城区先后划定了三批,共三十三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像南锣鼓巷、南闹市口、东四头条至八条、西四北头条至八条等,另外2003年,皇城整体被确定为历史文化保护区。自元大都以来形成的老北京胡同,多成棋盘式格局。

胡同与巷弄

“巷弄、胡同——巷去声,绛韵,古音胡贡反,本从共得声,读若‘弄’,至后汉始读今音,胡绛切。楚辞巷字作街。《诗经·郑风·丰》:‘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巷和迭叶韵,读弄音。弄出于楚辞,春秋楚国地方,即今两湖、江苏、安徽等地。故南北朝时,《南齐书》所载:‘萧鸾弑其君于西弄。’注:‘弄,巷也。’西弄,即西巷,急读为弄,缓读为徊,即胡同。今北京街道称为胡同,上海人将‘小巷’叫‘弄’,即此之故。近人程树德说胡同为元代北方蒙古族方言,自元始传人中国,(见《国故谈苑》卷二)实为误解。”(引自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
"胡同"即小街巷,在上海(南方)称“弄”。明代以后被官方规范为“胡同”。过去一般认为"胡同"是蒙古语城镇的音译或是蒙古语“水井”的借词,因为凡有居民聚落处必有水源(井),北京城区以水井为中心,分布居民区由来以久。《北京晚报》又刊登了新的考证文章,认为“胡同”不是蒙古语“水井”的借词,是汉语。
由于胡同名称从元朝开始形成胡同起,一直都只是靠人们口头相传,至于用文字写在标牌上挂在胡同口上,只是民国后才有的。
北京的胡同虽然看起包罗万象,既有河湖海(大江胡同、河泊厂胡同、团结湖、海滨胡同)、山川日月(图样山胡同、川店胡同、回升胡同、月光胡同)、人物姓氏(张自忠路、贾家胡同)、市场商品(菜市口胡同、银碗胡同)、工厂作坊(打磨厂、油漆作胡同)、花草鱼虫(花枝胡同、草园胡同、金鱼胡同、养蜂夹道)、云雨星空(云居胡同、雨儿胡同、大星胡同、空厂)、鸡鸭鱼肉(鸡爪胡同、鸭子店、鲜鱼口肉市街)等等,名目繁多,令人看着眼花缘乱,但如果认真分析,还是有其自个儿内在的规律的。

北京胡同

胡同简介

进入现代化的北京城,人们感兴趣的往往不是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四通八达的宽马路,而是那曲折幽深的小小胡同,温馨美丽的四合院。因此,有人称北京的古都文化为“胡同文化”或“四合院文化”,此话实不为过。
来到北京的游客,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北京的胡同在哪里”。北京胡同最早起源于元代,最多时有6000多条,历史最早的是朝阳门内大街东四之间的一片胡同,规划相当整齐,胡同与胡同之间的距离大致相同。南北走向的一般为街,相对较宽,如从北京火车站到朝阳门内大街的南小街和北小街,因过去以走马车为主,所以也叫马路。东西走向的一般为胡同,相对较窄,以走人为主。胡同两边一般都是四合院。
北京的胡同有上千条,形成于中国历史上的元朝明朝、清朝三个朝代,其中的大多数形成于13世纪的元朝。胡同的走向多为正东正西,宽度一般不过九米。胡同两旁的建筑大多都是四合院。四合院是一种由东西南北四座房屋以四四方方的对称形式围在一起的建筑物。大大小小的四合院一个紧挨一个排列起来,它们之间的通道就是胡同。
胡同从外表上看模样都差不多,但其内在特色却各不相同,它们不仅是城市的脉搏,更是北京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场所。北京人对胡同有着特殊感情,它是百姓们出入家门的通道,更是一座座民俗风情博物馆,烙下了许多社会生活的印记。胡同一般距离闹市很近,但没有车水马龙的喧闹,可谓闹中取静。而且对于邻里关系的融洽,胡同在其中发挥了有效的作用。
胡同现已成为北京文化的载体。老北京的生活气息就在这胡同的角落里,在这四合院的一一瓦里,在居民之间的邻里之情里。外人只有身处其中才能得到最深的体会。

历史渊源

胡同与四合院的完美组合。体现出元大都统治者在城市建设与管理方面的聪明之处。胡同横平竖直,四合院错落有致,怎么看都像是军事化管理的结果。有了胡同的分割与疏通,北京城便成了一座由游牧民族安营扎寨的大军营。难怪汪曾祺要赞叹:“北京城像一块大豆腐,四方四正。城里有大街,有胡同。大街、胡同都有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北京人的方位意识极强。”方位感强恐怕也是蒙古人的遗传,他们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游牧时,一般都要根据日出日落来辨认方向,才不至于迷路。

地理位置

从地理位置上划分,前门以北的胡同一般较宽,规划比较整齐,前
铜铁厂胡同

铜铁厂胡同

门以南的胡同一般较窄,规划也不整齐。因为在清代时,清政府为了安全,不允许外地来京人员住在京城内,所以外地人集中住在前门和崇文门外,也因此形成了前门商业区;在外来人员中许多是来京赶考的举人,因此形成了琉璃厂文化街,天桥地区有许多娱乐场所,北京的剧院也都集中在南城。北京城内老百姓集中活动的场所在什刹海一带。
因为北京的胡同不集中,一般也不通车,游览起来比较累,本站选择了一些胡同的照片,以供了解胡同的一般情况。
钱市胡同”是北京最窄的胡同位于前门外珠宝市大街。过去这条胡同里都是钱庄,所以叫钱市胡同。胡同中最窄的地方只有80公分宽,两个人相遇时只有侧着身子才能过去。胡同长约三四十米。

胡同数量

北京有多少胡同呢?据文献记载,在明代就多达几千条,其中内城有900多条,外城300多条。清代发展到1800多条;民国时有1900多条;新中国成立初统计有2550多条。后来合并了一些旧名,新命名了一些;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又拆迁、改造了一些。至今北京有街巷名称的约4000多个。

胡同的名称

北京胡同的名称看上去包罗万象,既有江(大江胡同)河(河泊厂胡同)湖(团结湖)海(海滨胡同)、山(图样山胡同)川(川店胡同)日(日升胡同)月(月光胡同)、人物(张自忠路)姓氏(贾家胡同)、官府(帅府胡同)衙署(大兴县胡同)、寺(柏林寺胡同)庙(娘娘庙胡同)庵(观音庵胡同)堂(老君堂胡同),又有市场(菜市口)、商品(银碗胡同)、第宅(赵府胡同)仓库(海运仓胡同)、工厂(打磨厂街)、地形(高坡胡同)、标志(麒麟碑胡同)、花(花枝胡同)草(草园胡同)鱼(金鱼胡同)虫(养蜂夹道),还有云(云居胡同)、雨(雨儿胡同)、星(大星胡同)、空(空厂)、水(水道子胡同)、井(井儿胡同)、港(港沟)、湾(湾子)、风(风发胡同)、雷(雷震口)、电(电报局街)、火(火药局胡同)、树木(枣树胡同)瓜果(果子胡同)、鸡(鸡爪胡同)鸭(鸭子店)鱼(鲜鱼口)肉(肉市街)等等。

胡同之最

北京最窄的胡同是前门外大栅栏地区的钱市胡同,胡同最窄处只有0.4米。胡同最长的要数东、西交民巷了。这条胡同与长安街平行,在长安街南面,东西走向,东起崇文门内大街,西至北新华街。它仅比从东单到西单实际长八里的长安街短1.5里。还有些曲折幽深的胡同呈九曲回肠之状,如北新桥原有一条“九道弯”,实际有20多道弯,后划分成五条胡同;在前门外也有个“九道弯”,实则要拐13
前鼓楼苑胡同

前鼓楼苑胡同

个弯。
最长的胡同 东西交民巷(全长6.5公里)
最短的胡同 一尺大街(仅长15.2米)
最宽的胡同灵境胡同,最宽处32.18米
最窄的胡同 钱市胡同(最窄处只有0.44米)
拐弯最多的胡同 九弯胡同(拐了19个弯)
最古老的胡同砖塔胡同(在元朝已经存在)
仅存的过街楼观音院过街楼
北京城的胡同虽说大多数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走向的,但也有斜街。
北京最长的一条斜街北起西直门内大街,南至阜成门内大街的赵登禹路,太平桥大街由此接下去继续往南至复兴门内大街,佟麟阁路再以此往南接到宣武门西大街。一条原本是北京城西部重要水道的街连起了北京最长的一条斜街。最长的胡同要数东、西交民巷了。它仅比从东单到西单实际长八里的长安街短一点五里。
与最长、最宽相反的就该是最短、最窄的街巷胡同了。在琉璃厂东街东口的东南,桐梓胡同东口至樱桃胡同北口一段,原来叫一尺大街,不过才十来米长,东西走向。现今已并入到杨梅竹斜街

胡同历史

胡同起源

胡同,是元朝的产物。蒙古人把元大都的街巷叫做胡同——据说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指“水井”。莫非那时候每条胡同都挖有一眼水井(作微型水库),供居住的军民饮用?想一想也可以理解,蒙古族是来自沙漠与草原的游牧民族,是很重视水源的。
在当年,“水井”是深宅大院的居民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摩肩接踵的社交场所,在井边与左邻右舍谈天说地、嘘寒问暖,恰恰可以弥补四合院的封闭性所带来的不足——既保护了每个家庭的隐秘空间,又为邻里之间提供了交流的机会。

胡同由来

过去,北京是由千百万大大小小的四合院背靠背,面对面,平排并列有序地组成的。为出入方便,每排院落间必要留出通道,这就是胡同。
在元代,北京的胡同间隔较宽,元大都基本上都是三进大四合院的距离。 因此后代在中间空地建院,必赖小胡同为出入通道,这样就在许多有名的大胡同中产生了大量无名的小胡同,于是俗语有云:“著名的胡同三千六, 没名的胡同赛牛毛”。

历代胡同

北京城到底有多少条胡同呢?是不是像“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
兵马司胡同

兵马司胡同

北京的胡同形成于元朝,明、清以后又不断发展,元朝北京有:“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通。”也就是说共有街巷胡同四百一十三条,其中有二十九条直接称胡同,而那三百八十四条火巷,其实也是广义上的胡同。
从明北京城复原图上数,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六百二十九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三百五十七条,并有三十多条胡同历经清朝、民国时期一直不走样地叫到现今。
而明朝人张爵在《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一书中记载,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一千一百七十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四百五十九条。 清朝北京的胡同比明朝又有所发展。一数清朝朱一新老先生所写的《京师坊巷志稿》一书中所列的当时北京街巷胡同名才知道,清朝时大约已有街巷胡同二千零七十六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九百七十八条之多。

建国后胡同

截止到1949年,北京城区有名的街巷有6074条,其中胡同1330条,街274条,巷111条,道85条,里71条,路37条。习惯上,人们把街巷之类统归于胡同。
到了解放前的1944年,北京有多少胡同呢?根据日本人多田贞一在《北京地名志》一书中所记,当时北京共有三千二百条胡同。
在北京,大大小小的胡同纵横交错,织成了荟萃万千的京城。胡同深处是无数温暖的家,这就是北京人对胡同有特殊感情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句话:有名的胡同三百六,无名的胡同赛牛毛。

北京晚一个世纪

据《明成祖实录》载,礼部尚书李至刚等在永乐元年正月给朱棣上书说:“自昔帝王,或起布衣,平定天下,或由外藩,人承大统。而肇迹之地,皆有升崇,窃见北平布政司实皇上承运兴化之地,宜尊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立为京师。”这不正说出了朱棣的心里话吗?他当然照准了。于是在永乐元年正月辛卯日(公元1403年2月4日)将北平改称为北京。从此中国的历史上就有了“北京”这个名称,那么公元1403年2月4日就成了“北京”名称的诞生日。可见“北京”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明朝,已叫了588年,但却比“胡同”这个名称晚出现了100多年。

北京人胡同情结

北京人是讲究走路的。因为老北京城无论大街小巷,多是横平竖直,所以北京人走路无法取巧,无论选择什么都是拐硬弯儿,比较比较也还是一样长短。即使是这样,北京人走路依然是有选择的。走大街,干净倒是干净,就是乱,搅和得你不得安生。穿胡同,鞋子容易吃土,但似乎更安全,你不愿遇见的人或事儿,多绕一下也就“躲过去”了。老北京的地名生活化,不像其他城市的胡同街道,总喜欢用城市名称来命名——比如“南京路”“广州路”什么的。北京的“扁担胡同”有11条,“井儿胡同”有10条。既然人们开门就有七件事,所以北京也就有了柴棒胡同、米市胡同、油坊胡同、盐店胡同、酱坊胡同醋章胡同和荼儿胡同;既然人在生活中经常要接触金、银、铜、铁、锡这五种金属,于是就又有了金丝胡同、银丝胡同、铜铁厂胡同、铁门胡同和锡拉胡同。走在这类名字的胡同国,人觉得塌实。

胡同命名

命名原则

每条胡同在形成后,人们自然都会给它起个名。这个名称一旦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就确确实实地代表了这条胡同在整个城市中的方位,成为人们交往、通信、旅游等活动中不可缺少的标志。这就是胡同名称的实用性。
胡同的形成和发展,在其名称上也留下了历史的痕迹,并反映出社会风情。
北京胡同多以衙署官方机构、宫坛寺庙、仓库作坊,桥梁、河道、集市贸
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

易、商品器物、人物姓氏、景物民情等决定胡同、街巷的名。其中有许多一直沿用至今。
1.以形象标志来命名
许多胡同都是以一个较明显的形象标志来命名的,这也表现出北京人的实在、直爽和风趣。较宽的胡同,人们顺嘴就叫成了“宽街”、窄的就叫“夹道”、斜的就叫“斜街”、曲折的叫“八道湾”、长方形的称“盒子”、短的有“一尺大街”、低洼的有“下洼子”、细长的叫“竹杆”、扁长的称“扁担”、一头细一头粗的叫“小喇叭”等等。还有以特殊标志命名的胡同,如:堂子胡同石虎胡同、柏树胡同(今百顺胡同)、铁狮胡同等。此外,还有以当地特点或形状命名的胡同,如耳朵眼胡同、罗圈胡同、椅子圈胡同等。
2.以地名命名
早年间,最显眼、最突出的标志就要数城门、庙宇、牌楼、栅栏、水井、河流、桥梁厂,所以就出现了以此命名的西直门内、外大街、前、后圆恩寺胡同、东四(牌楼)、西单(牌楼)、大栅栏(老北京人读成:大市腊)、水井胡同、三里河、银锭桥胡同等胡同名称。
3.以树木植物命名
有的小胡同附近没有特别显眼的标志,但是胡同里种的树多,就有了“柳树胡同”“枣林胡同”“椿树胡同”等以树命名的胡同。
4.以方位命名
许多胡同在起名时为了好找,还在胡同名称前加上了东、西、南、北、前、后、中等方位词,如:东坛根胡同、西红门胡同、南月牙儿胡同、北半壁胡同、前百户胡同、后泥洼胡同、中帽胡同等。
5.以北京的土语命名
因为胡同名称是住在胡同里的北京人自发起的,所以有不少北京的土语在里边,如:
帽儿胡同

帽儿胡同

背阴儿胡同、取灯儿胡同、闷葫芦罐儿胡同、笤帚胡同、胰子胡同、嘎嘎胡同等。
另外还有不少胡同带有“儿”音,更显得“京味儿”十足,如:罗儿胡同、鸦儿胡同、雨儿胡同、上儿胡同、帽儿胡同、盆儿胡同、井儿胡同等。
6.以吉祥话命名
有些胡同名称还能表露出人们的美好愿望,人们总乐意用一些吉利的字儿来给胡同起名。象带有什么“喜”啊、“福”啊、“寿”啊等字眼的胡同就有喜庆胡同、喜鹊胡同、福顺胡同、福盛胡同、寿长胡同、寿逾百胡同等等。还有带着“平”“安”“吉”“祥”等字眼的平安胡同、安福胡同、吉市口胡同、永祥胡同等等。
另外还有富于浪漫色彩的胡同名称,如“百花深处”等。
也有可笑的胡同名字。如:高义伯【狗尾巴(老北京人读作“狗乙巴”)】胡同、小羊宜宾【羊尾巴(老北京人读作“羊乙巴”)】胡同等等。
府学胡同

府学胡同

7.以衙署官方机构命名
如禄米仓、惜薪司、西什库、按院胡同、府学胡同、贡院胡同、兵马司等,以皇亲国戚、达官贵族的官衔命名的胡同如永康侯胡同、武定侯胡同、三保老爹胡同(三保太监郑和故居今名三不老胡同),吴良大人胡同等。
8.以市场贸易命名
如:鲜鱼口、骡马市、缸瓦市、羊市、猪市、米市、煤市、珠宝市。
9.以寺庙命名
如:隆福寺街、大佛寺街、宝禅寺街、护国寺街、正觉寺胡同、观音寺胡同、方居寺胡同等。
10.以手工业工人和一般居民姓名命名
有砂锅刘胡同(今大沙果胡同)、王纸马胡同(今汪芝麻胡同)、骟马张胡同(今栓马胡同)、孟端胡同、刘汉胡同(今刘海胡同)、安成家胡同(今安成胡同)。

名字变化

有的胡同名称从元朝一直叫到今天也没有什么变化,像砖塔胡同就是一例。从明朝叫到如今没有什么大大变化的还有门楼胡同、罗儿胡同、翠花胡同、绒线胡同、头发胡同、松树胡同、史家胡同灯草胡同等三十多条。可许多胡同的名称却随着改朝换代,而一再变更着,最多的一条胡同竟会有五、六个曾用名。象宣武门菜市口胡同,明朝时本叫绳匠胡同,清朝乾隆年间讹传为神仙胡同了,后又讹传为丞相胡同。也有些胡同名称,本来取得比较粗俗,后来一点点逐渐改文雅了,如驴市胡同改成了礼士胡同、猴尾巴胡同改成了侯位胡同、鸡爪胡同改成了吉兆胡同瘦肉胡同改成了寿刘胡同、屎壳郎胡同改成了时刻亮胡同、臭皮胡同改成了寿比胡同牛血胡同改成了留学胡同等。这些基本上都是以意思好的同音字,取代了不好听的字。属谐音转换,而且叫起来与原音又差不多,胡同里的人们都乐意接受,因而就能流传开来。但如果未经广大群众认可,强加给人们的,就不会叫响。如文化大革命时在极左思潮影响下,把一些带有明显标语口号式的字眼强安在胡同名称上,象把戴家胡同改名为红哨兵胡同、将北豆芽胡同改名为红小兵胡同、将豆角胡同改名为红到底胡同、把珠市口西大街改名为红卫东路等等,结果只叫了一时,很快就消逝了。这就说明胡同名称也并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给改了的。
可也有些胡同名称,其历史沿革的关系意义实际上已经失去,如琉璃厂已不再烧琉璃瓦而变成书业文物集中的文化街、煤市街也已不卖煤、菜市口已不卖菜、米市胡同已找不到米市了、鸦鸽市也已不见鸿鸽了,但其旧名称却一直到如今还在这么叫着。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与人们日常生活还是密切相关的。

名人与胡同

宰相胡同与严嵩 宣武门外有一条叫丞相胡同的横街,即因严嵩曾在此居住而得名。此外,在旁边的南半截胡同还有着王公贵族所不及的称作“七间楼”的巨大宅邸。
豆腐池胡同与杨昌济、毛泽东 杨昌济的故居在钟楼紧后面的豆腐池胡同。这是一条被大槐树所遮盖的古老的住宅区。附近有座以铸钟传说而出名的铸钟娘娘庙。在胡同的中段有一棵很显眼的大槐树。槐树下有一个小四合院,那里就是杨昌济故居,他与女儿杨开慧就住在这里。毛泽东曾在一进门左手的那一间寄居过。如今,房屋结构完全是过去的老样子。
宋庆龄故居 在德胜门附近的后海那里,有一片被高高的院墙围起来的房子,这就是宋庆龄的故居。文学家郭沫若的故居也在附近。宋庆龄自1963年开始,直至1981年5月29日逝世时止,一直住在这里。是宋庆龄纪念馆,对外开放。一进入大红门,便可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木看到中西合
小羊圈胡同

小羊圈胡同

壁的豪华建筑。这里曾是清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的王府,也是溥仪的出生地。
小羊圈胡同与老舍 老舍生于1899年,是北京贫穷的满族旗人,排行老二。两岁时,在紫禁城当警卫兵的父亲死于义和团之乱,在一贫如洗的家庭中,由母亲一手将他抚养成人。老舍住在胡同的后巷,在这里他体验到人生的许多滋味,在他诸多不朽的作品中,都有胡同的影子。
后圆恩寺胡同与茅盾 茅盾最初的家――东城区东四头条胡同。过去在北京数得上的一条繁华大街隆福寺街,往东去就是东四的十字路口,在深巷里有茅盾的家。遗憾的是,1980年左右此处已经改建。1974年11月茅盾搬到了东城区后圆恩寺胡同13号。
其他与名人有关的胡同
北京的胡同,名字很有讲究,是我们研究明清社会的参考资料。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以后,他的功臣大都居住在北京,不少胡同以此得名。
胡同

胡同

如永康侯徐忠住宅所在的胡同就叫永康侯胡同,即今天北城的永康胡同武安侯郑亨住宅所在的胡同叫武安侯胡同,后来错叫武王侯胡同,即今天的西四北八条
明初大将军徐达长期居住在北京,他的长女嫁给了当时的燕王朱棣。朱棣攻打南京时,徐达第四子增寿为朱棣通风报信,被建文帝杀掉。朱棣进南京后抚尸痛哭,他即位后就追封徐增寿为武阳侯,不久又封定国公,定国公徐氏居住的街巷就叫定府大街,也就是今天北城的定阜街
至于今天的三不老胡同是三保太监郑和故居所在地。郑和人称三保老爹,他居住的胡同叫三保老爹胡同,后来讹称为三不老胡同。东城的无量大人胡同,即今天的红星胡同,是吴良大人胡同的误称。吴良是明太祖手下大将。
明朝中叶以后商业经济发达起来,当时有些个体劳动者也以他们出色的劳动为他们居住的胡同留下了名字。如明朝南城有个姓唐的洗布帛的劳动者,他们居住的胡同就叫唐洗白街,即今天崇文区的唐洗泊街。
宣武区有条粉房琉璃街,那是粉房刘家街的误称。东城有个姓姚的手工业劳动者,铸锅铸得好,他家所在的胡同就叫姚铸锅胡同,后来被讹称为尧治国胡同,就是今天北京站西街附近的治国胡同。
北城有个豆腐陈胡同,后来讹称豆腐池胡同。明朝还有个特点,当时制作祭祀用的纸
豆腐池胡同

豆腐池胡同

马铺很多,这反映了明朝宗教活动盛行。胡同名字中就有汪纸马胡同、何纸马胡同,今天都已讹称为汪芝麻胡同、黑芝麻胡同了。
北京的胡同名称,实际上是以人为中心的,有的胡同直接以人名来命名。也有不少胡同虽没以人名来命名,但其中却有名人故居,像米市胡同里有康有为故居北半截胡同中有谭嗣同故居珠朝街有孙中山先生到过的中山会馆小杨家胡同老舍先生的出生地、护国寺街梅兰芳故居,后圆恩寺胡同有茅盾故居西四北三条程砚秋故居等等。而其它各类胡同名称虽不是直接以人名来命名的,但也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直接关系。
文丞相胡同、张自忠路、赵登禹路等胡同名称,都是人们为了纪念民族英雄而命名的,从而明显表达了人们对民族英雄的敬慕。这就说明胡同的名称绝不仅仅只有实用的指代作用,还具有美学功能和人文倾向。
大蒋家胡同:为了避蒋介石,改为“大江胡同”(崇文区)在鲜鱼口街的南面有一条斜街通往珠市口东大街,这条斜街与前门大街和珠市口东大街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扇形,这就是大江胡同。大江胡同有600多米长,它是从前门大街通往珠市口东大街的捷径。在大江胡同包围的扇形地段里,有京城著名的会馆戏楼、果子市、布巷子、绣花街还有老冰窖,这些都是老北京生活的生动写照。

八大胡同

起源

八大胡同”是老字号城遗留下来的一个地理名词。它的具体位置在前门外大栅栏观音寺以南一片地区,娼寮丛处,所谓 “八大埠”是也。
旧时那里是被侮辱的妇女含泪卖笑的地方,是官僚政客、公子王孙的销金窟。高阳的小说《八大胡同》就是 以此为背景写出曹锟贿选总统的丑剧的。从前北京的妓院分多少等,一二等为高级妓院,又叫"堂"和"大地方"。"八大胡同"头等和二等妓院较为集中,每家门前有块小金字招牌,上书堂名如"春福堂"、"盛安堂"。再加上姓氏于堂名之下。
然而“八大胡同”究竟是哪八条胡同?恐怕说不全的居多。 八大胡同又名“八埠”,是哪八条历来说法不一。确切地说,应该是指:石头胡同陕西巷王广福斜街、韩家潭、胭脂胡同、百顺胡同皮条营、纱帽胡同。
在中国文化里历来有用数字表示人、物、景等的习惯。比如在人的方面有“八仙”“扬州八怪”“天桥八大怪”“唐宋八大家”。物的方面有“八旗”“八家铁帽子王府”、北京商业中的“八大祥”。景的方面多了,“燕京八景”“杭州八景”“西安八景”,过去全国市县差不多都有“八景”。其实,
胡同

胡同

“八”字在这里是个虚数,只是表示其多,真正计算起来岂止“八”呢?
以“八旗”为例,“八旗”有“正”和“镶”之别,还有满、蒙、汉等族八旗之别,远不止“八”了。“八大胡同”也是如此。我所说的大条胡同只是主要的胡同而已,但不限于八条。在这方面《顺天时报丛谈》一书中有一段话,说得十分透彻,是这样写的:“……八大埠者,如王广福斜街、石头胡同、陕西巷、韩家 潭、朱茅胡同、朱家胡同、胭脂胡同、燕家胡同、柏兴胡同、留 守卫、小李纱帽胡同、火神庙、青风巷等,是以数计之,实不 止八,且在煤市街迄东尚有王皮胡同(俗谓之王八胡同、蔡家 胡同两处,虽为少下等级之娼寮,然均俗所谓之大街北之娱乐处所,此盖以西珠市口大街为径,用以区别雅俗耳。”由王广福斜街迄西,大半为少有声色之小班,其东则多为二三等茶室处,至该处地名如火神庙本名街,现庙已败陋而名犹存。留守 卫则辽金时之禁兵营卫故址,至今仍红楼碧户,舞扇歌衫,未可谓非该地之佳运。

影响

“八大胡同”早已成为北京历史的陈迹,如今变成普通的居民住宅区,若要仔细寻觅,尚能依稀辨出昔日的格局风貌来。“胡同之于北京人犹如珊瑚礁之于海洋生物。” 北京大学的谢凝高教授这样说到:“胡同和四合院是北京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没有胡同和四合院,北京也就没有生命了。”老北京人说:“有名胡同三百六,无名胡同似牛毛。”最近的统计显示,北京的街、巷胡同(即广义上的胡同)超过6000条(个),直接称为胡同的超过1300条。把这些大大小小的胡同连起来,那又是一条万里长城了。
在众多的胡同中,胡同中的太老爷是一条叫“三庙街”的,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00多年前的辽代,当时的名字叫“檀州街”。北京城址几经变迁,街巷易位也是数度沧海,而它却始终是一条胡同,历经荣哀,渐趋平淡。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戏中的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这砖塔胡同已叫了700多年,今天还在西四南大街。胡同得名的那座青砖塔,依然站在路口,成了熙攘街头的一景。北京的胡同宽窄不一,宽的敞亮,窄的幽深。前门外大栅栏地区的钱市胡同,中间最窄处仅40厘米,是最窄的胡同。胖子朋友到此最好绕路而行,因为不论正行还是侧身,都有可能被卡在那里,动弹不得。胡同多是直来直去,但也有弯曲迂徊的。北新桥附近有个九道湾胡同(现已分为五巷),拐了二十多个弯,走在里面忽左转忽右拐,能从那里面绕出来,你在北京胡同里就不会迷路了。

胡同旅游

北京的胡同好比一部百科全书,既反映了历史沿革,又展示了社会风情,,被开发为一种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
北京古老破旧的大杂院正被现代化的楼房所取代,旧胡同也将失去它赖以存在的基础。不过,为保持北京的古都风貌,许多著名的胡同 已被当作文物保留下来了,它为我们
内府库胡同

内府库胡同

新兴的首都保存了一丝古老的色彩。
北京胡同文化发展已经开发出了一项旅游新项目——串胡同。来自四面八方的外国朋友乘坐北京古老的交通工具人力三轮车,经舒畅刹海西沿,过银锭桥到鼓楼,登楼俯看北京旧城区和四通八达的胡同,然后前往后海地区,参观京城古老的南北官房胡同、大小金狮胡同、前后井胡同,走进普通的四合院,和北京人聊一聊,了解普通北京人的生活,最后沿柳荫街到有“红楼大观园”之称的恭王府,体验旧时王公贵族的居住环境和御花园
外国朋友们在北京的胡同里流连忘返,连声称赞:“北京的胡同太美了,太迷人了!”北京的胡同作为北京古老文化的载体,具有一种永恒的魅力。

公交线路

三庙街:宣武门往西,国华商场南侧。地铁长椿街站、44路、48路、25路长椿街或四新路下车即可步入胡同。
东西打磨厂街:虽名"街",其实是条民风古朴的胡同,从前门大街东侧,可步行而入。地铁前门站、22路、44路、48路等公共汽车前门站。
百代胡同:105、107、111路电车新街口站、22路公共汽车新街口站。
九道湾胡同:北新桥附近,现已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巷,呈分布状弯曲形状。13路、113路、104路、108路、107路、106路北新桥站。
恭王府:前海西街,13、111、42、107路。北海后门下车北行。
一尺大街(今杨梅竹斜街西段):北京最短的胡同,可从前门煤市街往西,也可自琉璃厂东街东行。地铁和平站、14路琉璃厂站、105、23、50路珠市口站。
南锣鼓巷:我国唯一完整保存着元代胡同院落肌理、规模最大、品级最高、资源最丰富的棋盘式传统民居区。118、758锣鼓巷站下车西行

胡同节

胡同节也是胡同活动中的一项。就以第五届南锣鼓巷胡同节为例,这是一篇报道: 为进一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感受新东城区文化魅力,展示南锣鼓巷五年建设发展成果,打造南锣鼓巷文化品牌,中共东城区委交道口街道工委、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办事处、东城区文化委员会等单位定于2010年10月15日至17日,举办第五届南锣鼓巷胡同节活动。南锣鼓巷胡同节是国内第一个以胡同文化为主题的节庆活动。本次胡同节以“展东城非遗,看南锣变迁”为主题,将推出以下活动:
一是举办2010年南锣鼓巷保护与发展论坛。南锣鼓巷保护与发展论坛每年举办一次,旨在为历史文化街区风貌保护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进一步探讨风貌保护、民生改善与区域经济三者之间如何促进协调发展,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与发展贡献智慧。本次论坛在2010年10月15日举行,届时将邀请国内风貌保护、文化休闲、文化创意、历史文化、媒体策划等方面的资深专家及政府官员,采取互动形式,与论坛会议代表共同沟通、交流。
二是举办第五届南锣鼓巷胡同节开幕式晚会。晚会在10月15日晚上举行。晚会将集中展现南锣鼓巷建设发展的成果,邀请居民和单位代表畅谈南锣鼓巷建设发展带来的巨大变化,现场推出南锣鼓巷“十大特色店、十大美食、十大景观”评选结果,并对长期关注和支持南锣鼓巷工作的专家颁发“南锣鼓巷突出贡献奖”。
三是文化活动展演展示。活动在10月16日至17日举办两天,地点设在南锣鼓巷主街和秦老胡同31号院内,共包括六大板块活动。第一板块是图片与书画展览,包括在南锣鼓巷主街设立“南锣鼓巷五年(2006年-2010年)建设发展回顾展”,以图片的形式,从旧貌、规划、建设、发展、文化、服务、关怀、荣誉等八个方面集中展现南锣鼓巷发展变化和取得的成果;在帽儿胡同4号书茶店内,举办《对视:一个中国摄影师和一个瑞士摄影师的幸福影像体验》“幸福60”摄影展,这是瑞士摄影师贝特利·德皮塔和中国摄影师朱英豪用三周时间,分别在北京和因特拉肯-伯尔尼拍摄了十余位60周岁的中国人和瑞士人,通过拍摄普通人的工作和生活,表现出“幸福60年”的摄影展主题,进而展示瑞中建交60年来的友好合作历程;在古巷20号会所和南锣鼓巷149号院内举办书画笔会,邀请塞北奇人展示反书等书画绝技。第二板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居民手工艺品展示,将邀请东城区20余位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工艺美术大师现场演示制作技艺,展出数百件作品,展览结合图文展板、精品陈列和大师演示,立体化地展现东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湛手工技艺,同时还将展出交道口街道社区居民的上千件手工作品,一些作品是在市场上很难见到、独一无二的手工佳品;第三板块是中外文化活动表演。现场邀请中外数十位文化表演者、文化志愿者进行不同内容、不同风情的文化活动展演,包括国内、外10余支摇滚乐队流行音乐的表演,老北京叫卖、老北京行为艺术、舞狮、杂技、武术、曲艺、传统婚典风俗等传统艺术表演,以及手鼓、花式调酒等表演,同时在秦老胡同31号院连续两天放映露天电影,重温儿时的记忆;第四板块是创意市集动漫衍生品展示和涂鸦艺术。向全国招募80余位创意达人和动漫设计公司,展示上千种创意产品和动漫作品,并进行现场涂鸦艺术表演,通过胡同节为众多创意设计人、创意机构搭建相互交流、学习的平台,为在南锣鼓巷创业、就业和售卖创意作品创造条件,以进一步推动南锣鼓巷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第五板块是戏剧展演。结合北京东城青年戏剧演出季,在辖区内的蓬蒿剧场、中戏北剧场、风尚剧场展演多部经典话剧,进一步展现戏剧文化的魅力;第六板块是文化休闲消费。首汽集团推出汽车文化消费,地安门书局推出京味文化系列图书、民俗典籍文化,沿街商家推出打折促销、赠礼促销消费,全素斋、广瑞食品、隆福寺小吃、御食园等展示老北京传统小吃文化,让人们在消费中感受大城北京的胡同风情。

图书信息

基本信息

【书名】胡
《胡同》一书封皮

《胡同》一书封皮

【作者】施亮
【出版时间】2010年10月1日
【ISBN】9787540446444
【开本】16开
【定价】32.00元

内容简介

《胡同》主要内容包括:那一年,我的小寒妹死了。那一年,一场红色狂飙席卷而来。那一年,小雅宝胡同里产生出很多故事……这是一部历史小说,坊间少见。全书通过一个孩子天真的双眼,写文化大革命初期北京一隅,写当时社会的混乱无序、人性泯灭及道德沦丧对一颗幼小心灵的冲击。

作者简介

施亮,1956年生于北京,1975年东城区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北京二中任语文教师,1979年调入共青团中央《辅导员》杂志,是副编审。 著有长篇小说《歌与哭》《小铁哥们儿》《黑色念珠》等,长篇纪实文学《教育与思考》,中篇小说《无影人》等,以及短篇小说数十篇,并有散文、随笔陆续发表。散文《忏悔的诗人》获第七届“十月文学奖”。

图书目录

共分为引子,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尾声,后记。

音乐专辑

(Beijing Hutong)

专辑介绍

北京的胡同,和儿时往事一样,正在成为记忆。
这似乎是个怀旧的年代,城市一往无前的扩张,钢筋水泥将我们的生活逐渐蚕食,穿行在青灰色基调的巷陌里,记忆中的一幕幕恍然重现 胡同口透着沧桑的大槐树、夏夜里惬意的纳凉、小伙伴们肆意的玩闹、那让人巴巴盼着的吆喝声……我们反而开始怀念那些简单质朴的胡同了。
倒下的胡同越来越多,它们的名字慢慢从交通图上转移到历史图中.
今天,我们为您送上的集韵堂唱片原创的《胡同》专辑,一段音乐,几幅图片,若干文字,时光不可逆转,我们却可以静下心来听听从前的历史,去聆听历史记忆中胡同儿的前世今生。
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
ISRC CN-A23-06-441-00/A.J6
广州市集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出品人:王强
策划制作人:王强
琵琶:张强 笛/箫:戴亚 古琴:陈霞 二胡:姜克美 三弦:郭瑞珍
北京大旗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制作

曲目列表

01、冬日The Winter
02、漫步柳荫街Strolling in Liuyin Street
03、京韵悠悠 Long Rhyme of Beijing Opera
04、雨巷Rain Alley
05、四合大院courtyard house
06、胡同口的大槐树A Big Locust Tree at the Hutong Entrance
07、伙伴嬉戏Companion Frolic
08、蓝天鸽哨Pigeon Whistling In Blue Sky
09、胡同溜鸟Putting birds out in Hutong
10、夏夜纳凉Enjoying Coolness in a Summer Night
11、静夜吆喝The Calls In Silent Night
12、百花深处At the Depths of Various flowers
13、灰色记忆 (总结篇)Gray Memory

冬意正浓的2月,再次回到北京小住。离开的头一天,去看朋友。出门已是华灯初上的傍晚,天空正飘着小雪。心念一动间,决定步行一程。
从车水马龙的大道,拐进一条4、5米宽的小街,一看就知道属于正在拆迁中的区域,大部分的建筑还没有动工。过路的人很少,铺了薄薄的一层雪的地上,印着清晰的脚印。
突然童心大发,故意每走一步,都用劲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声音象极了一个一个的音符……回头看深深浅浅蜿蜒而至的脚印,在这静夜里,由心底发出了久违的笑。
我,分明还是若干年前,那个背着书包,在上学路上玩耍的孩子。分明还是那个搬一张小凳,在大槐树下乘凉的孩子。也还是那个,拉着风筝在四角天空下欢呼雀跃的孩子……
那些遥远的少年时光,那些点点滴滴的胡同往事,一幕幕在记忆里鲜活着!
早就有制作一张关于胡同往事CD的念头,用音乐去追忆那与胡同血脉相连的童年时光。此时此刻,这念头,变成了急不可待的愿望。
无序的生活,杂乱的思绪,终于在那个冬日的雪夜过滤出一片清朗。
于是开始忙活起来。写策划案、修改、demo、录音、设计……兴奋的憧憬,痛苦的辗转。无数次的,梦回胡同。
无论如何,一朵花终于变成了果实,总算没有辜负一季的春光。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