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万林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胡万林 ,1949年12月12日出生于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石板镇联合村。原名胡震杰。他从一个乞丐、囚徒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神医”,然后再到一个囚徒。 1999年1月16日,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非法行医,为人治病,在诊断中造成多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为由,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2013年10月,大河报接到线索称,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并且再次卷入一起“非法行医”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有胡万林开出的芒硝类“药物”之后死亡。2014年6月18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胡万林等四名被告人涉嫌犯非法行医罪一案。

人物履历

1958年,9岁的胡万林读一年级。到1962年,13岁的胡万林长成了大小伙子,生有一身蛮力。在学校里,他除了读书是“死瘟猪”外,其余样样皆精。无奈,父母将他叫回家放牛。胡万林从小养成了倔犟固执、寡言少语的性格。辍学以后,他除了放牛外,更多的时间则是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山坳习练武功。
到18岁时,胡万林的武功已在当地“打遍村人无敌手”。
1969年,在胡万林20岁时,母亲杨素珍托人介绍了邻村的姑娘任朝芳与他结婚。任朝芳为胡万林生了两个女儿后,同他离了婚。
1974年因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1980年出狱后以贩卖虫草谋生。1982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23团哈木胡提监狱服刑。1994年,服刑期间的胡万林开始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23团医院中医门诊部行医。
1996年,因为经手治疗过的患者中先后有13名死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紧急下发《关于立即停止罪犯胡万林非法行医的通知》,明确提出立即停止其非法行医的行为。
1997年9月在山西太原晋祠第二工人疗养院开办医院。
1997年11月,出狱后的胡万林在陕西长安县太乙宫镇开办终南山医院。因经其治疗过的患者中有人死亡,不久该医院被当地政府取缔。
1998年初,著名作家柯云路《发现黄帝内经》出版,胡万林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胡也因该书的出版被人们视为“神医”。
1998年10月1日,一位患者在卫达医院喝了胡万林的药后不久死亡,其家属为此和医院发生冲突,当晚,胡万林神秘失踪;12月8日,胡万林在上海被抓获。
1999年1月16日,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
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非法行医,为人治病,在诊断中造成多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为由,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2013年10月21日中午,于新安县龙潭大峡谷云成宾馆,胡万林重操旧业,再发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有胡万林开出的芒硝类“药物”之后死亡。

母亲告发

1975年的一天夜里,胡万林从外面带回一个姓何的男子。半夜里,胡万林和何某吵了起来。杨素珍被惊醒,便悄悄地起床去看个究竟。不料,老人却看到了一个让她差点叫出声来的恐怖场面:何某死了,胡万林将何的尸体朝厨房拖。胡万林哀求母亲不要告发自己,老人泪流无语。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胡万林把何某埋在了厨房里。
杀人之后,胡万林对母亲极为孝顺。1981年,胡万林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叫唐素英的女子,对母亲说是他在外面娶的老婆。婚后不久,胡万林又出去做生意,将唐素英留在家里。这女人不但好吃懒做,而且还处处虐待老人和小孙女。有时候老人和小孙女被饿得几天都吃不到一顿饱饭。胡万林从外面回来,老人将媳妇虐待她的事给胡万林讲了。她满以为儿子会为她主持公道,但胡万林什么也没说,反要母亲让着唐素英。
老人彻底心冷了。想了几天几夜后,她终于想通了要举报这个逆子。公安机关根据老人的指点在她家的厨房里挖出了一具尚未完全腐烂的男尸。
1983年,胡万林被绵阳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胡万林刚被抓走不久,那个唐素英也将胡万林所有值钱的东西席卷而空,跑得不知去向了。
1984年,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判处胡万林无期徒刑,押往新疆农二师二二三团哈木胡提监狱服刑。胡万林自到新疆服刑后,没有给家里写过一封信。这期间,老人四处打听胡万林服刑的地址,但都未能如愿。
1994年秋天,已94岁高龄的杨素珍老人独自一人背着包裹颤颤巍巍地坐火车来到了新疆胡万林服刑的地方。此时的胡万林已是一个万人“仰慕”的大忙人。每天找他看病的人几乎堆成了山。胡万林见母亲到来,只是淡淡地与老人谈了一阵,便又去忙他的事去了。在新疆呆了几天,老人从病人的口中知道儿子给病人看病,一不号脉,二不问病因,三不开药方,任凭自己口中胡言乱语。

人物事件

1998年10月,藏匿数月的胡万林又在河南商丘卫达医院重振旗鼓,开始了他的骗局。很快,这一消息就传到了杨素珍老人耳里。老人缠着孙女要路费,孙女给了她路费,并将她送上了火车。到达卫达医院后,老人看到的已不是胡万林在新疆时那万人求治的场面了,胡万林整天愁眉苦脸,言语不多。老人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胡万林医死了人。她感到很害怕,心想胡万林这次一定完了。

“造神”运动

1995年起,中国陡然间出现了一个“盖世华佗”,据说医术如神,包治百病,什么癌症、肝炎、高血压、阳痿诸病,一应手到病除。现代医学无能为力的癌症,在“神医”手下据说可达90%的治愈率,一时引得病者朝圣般从全国各地辗转来寻。
这个“神医”就是胡万林,一个1997年5月才跨出监牢的“奇才”。在这之前,他于1983年因杀人罪被判刑,而这已是他第二次入狱。这个出狱后几年中红遍中国的“奇才”,50岁生命史中有24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
早年的胡万林学过一点中医,在新疆服刑时他曾尽力表现其医术,搏得了一点点好名声。1995年郭周礼在《国际气功报》上写了一篇题为“一个囚徒创造的神话”以后,某新闻机构向全国发了通稿,尚在狱中的胡万林顿时名声大噪,患者万里迢迢,前往新疆和靖县的胡万林服刑农场求医。
1997年底,作家柯云路推出一本70万字的巨著———《发现黄帝内经》。该书的上部“发现当代华佗”详细介绍了“神医”胡万林。《发现黄帝内经》一时感动了成千上万读者,掀起了新一轮造神运动。
各种社会力量谀附胡万林,胡“神医”临世了。1997年7月,他在太原开办了胡万林医院,治死20余人。1997年11月左右,在陕西长安县太乙宫镇开办了臭名昭著的终南山医院,引来10万人“朝圣”,闹出146条人命。后陕西警方出动上千警力取缔该医院,胡“神医”却能在警力合围之下悠然逃逸,在信徒的保护伞下,躲在了北京。
1998年6月15日,胡“神医”在河南商丘市卫生局及相关部门力邀之下,来到商丘创办卫达医院,先后治死30余人。被治死的典型案例是:刘法民、崔桂云、何素云。
河南省漯河市长刘法民在北京被诊断为肝硬化。1998年9月24日,刘法民在夫人、女儿的陪同下来到商丘卫达医院,经过“胡大师”几秒的“目测”之后,刘法民拿了被胡万林称为“活水”、“神水”的“药”,并于同日下午住进该市××大酒店。当晚,刘法民按“胡大师”的“服药须知”服药后,即呕吐、腹泄、呻吟不止。第二天,刘再去卫达医院看病取药,晚上服药后又是呕吐、腹泄,凌晨一点以后刘法民就有了全身抽搐的反应,后来还伴有昏迷。他的夫人和女儿只得将他送到卫达医院。因卫达医院无法救治,刘又被转往商丘市中心医院,此时已是深度昏迷,全身抽搐严重。同日下午,由河南卫生厅领导率领的抢救专家赶到商丘,在专家们的全力抢救下,刘法民病情有所好转,1998年9月26日上午,刘被转往郑州市河南省人民医院抢救治疗。1998年9月27日早上,刘法民市长在郑州去世。
何素云,一位55岁的商丘市优秀小学教师,患高血压病。1998年9月,何素云的女儿傅春梅听说商丘新落成的卫达医院请来了一位神医,包治各类疑难杂症和不治之症,于是专程去咨询,得到院方百分之百肯定回答,并从“神医”手里买了柯云路写的《发现黄帝内经》一书。何素云看过此书后,对“胡大师”的医术深信不疑,遂于9月28日来到卫达医院,求见“大师”。胡万林说:“我治高血压就跟治感冒一样。”何立即得到了“大师”的一张纸条,领药回家服用。希望驱除高血压的何素云,每天喝下实为芒硝药水的“神药”。那药一下肚,即感腹内火烧火燎,肠胃如翻江倒海。喝了第二次,何便感体力衰竭、目眩头晕。10月1日第三次服下,便晕倒。傅春梅慌了手脚,陪母去找胡万林。胡称:“我的药就是让你反复的,有反复就好了。”说着对着一瓶纯净水作发功状,完毕将水交给何说:“喝过它就没事了。”何依言照服。下午傅春梅发现母亲已不能动了。抬到无人理睬的卫达医院后,胡撂下一句话就走了。未几,病人断了气。
“胡大师”搞出的命案被媒体曝光,举国一片哗然。商丘警方先对胡万林拘传,后转为监视居住,但胡旋即隐匿无踪。1998年12月9日,因长期非法行医惹出多宗命案的“神医”胡万林在上海被公安机关扣留,商丘警方闻讯后迅速派人将“胡大师”押回商丘,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处。而那些造神的吹鼓手也必将面临法律的追究。

终审判决

2001年1月15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胡万林的上诉,依法维持原判,核定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案情发展

2013年8月正是因为这位22岁大学生殒命农家宾馆,使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沉寂的胡万林再次浮出。

事件经过

2013年8月31日,云旭阳一行17人上午抵达旅馆,一共开了3楼7间客房,都是提前打电话订好的,来登记的是一个年龄较大的女性,应该有六七十岁了。
练功
17人中,有一个短花白头发的老人,看上去十分另类。他们这群人在路边广场上练功,别人抡胳膊打转,这个老头屁股一掉一掉,蹦得可高,双腿一扭一扭,走得可快,跟旋风一样,根本不像那个年纪的人。老人说是来跟着师傅学习的。这群人回到房间后,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楼上随即开始传出类似人呕吐时的巨大“吭吭”声,响动很大。
随后,楼上的人开始到楼下要水喝,他们要喝凉水,厨房水缸的水,他们都是成盆往楼上端。有的忍不住,在厨房用瓢接水,成瓢喝。在楼下不远处卖冷饮的赵枝花老人说,这群人还狂买冰棍,“一回都买了20多个”。
惶恐
8月31日晚上,楼上持续的“吭吭”声越来越大,当晚8时许,一个高个子男青年突然从楼上跑出来,神色极为恐慌,边往外跑边朝他们老夫妇两人大喊“有人快死了,下一个就是我”。
3楼306房间卫生间内,一名男青年赤身裸体,被另一名中年男子扶着,半靠在墙上,头上出血,口冒不明液体,已没了知觉,卫生间地上,还有积水。
经陈小东及随后赶到的县人民医院急救人员的持续抢救,男青年仍然宣告不治。

涉案人员

死去的男青年,正是云旭阳,2013年只有22岁,系郑州某高校建筑专业学生。按照云文超的说法,云旭阳此次来洛阳,曾告知他是为了“研讨中医”,求学的。
云旭阳死后,同行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其中,两名女子还跑出宾馆,向河水中丢弃瓶装物品。在附近村民和景区警务室人员拦截下,住店的13人被堵在宾馆院子里。从云成宾馆出逃的男青年,拨打了110和120,最终也被警方带走调查。当天下午稍早时候,有3人乘车提前离开,但身份不详。
对这群神秘的房客,一个个子较高、花白短发的老人十分个性,似乎是这群人的老师,他就是是胡万林。
胡万林等四嫌犯被批捕
2013年10月10日,新安县公安局已向云文超通报了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该局对云旭阳死因的鉴定意见是“云旭阳符合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2013年10月1日新安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了4名犯罪嫌疑人。其中,除了胡万林,还有组织者吕伟、唐孟君、贺桂枝。此外,联络人陈永康等人,因大多属于受害人,且没有证据证明参与实施了犯罪,暂未采取相关措施。
2013年10月21日下午4时,云文超及云家代理律师张伟到新安县公安局了解情况。对家属指称的涉案物质系芒硝,该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及三中队中队长李某并未认可,但表示属于芒硝类物质,确切成分仍在进一步调查中,他们已委托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下属的洛阳黎明化工研究院作物质鉴定。

案情调查

新安县警方证实“神医”胡万林涉案,并透露案件基本情况。
参与者说,按胡万林要求,喝的是“五味汤”。
2013年10月22日下午,大河报记者拨通了此次“中医研讨”活动参与人员之一陈永康的电话。在湖北行医的陈永康,也是云旭阳的第二个师父。
他说,当时他们一行十几人,跟随胡万林进山学习养生、健身,组织者是吕伟,但他与吕伟并不熟悉。
2013年8月30日赶到洛阳后,众人集合,当晚他和云旭阳等人在洛阳住宿。8月31日上午11时,他们一块坐车赶到了龙潭大峡谷。本打算第三天开始教养生理论,没想到刚到第一天就出事了。

释疑焦点

案发过程中,死者为何赤身裸体?
据龙潭大峡谷卫生所医生陈小东讲,当晚他接到云成酒家老板李云成电话赶到现场救治时,云旭阳赤身裸体,被人扶着半坐在卫生间地上。这种赤身裸体的状况,也引发了云家家属的疑惑。
李某解释说,涉案人员喝下芒硝类物质是在案发当天下午,出现不良反应是在晚上约9点到10点之间。“当时,云旭阳本人已经出现狂躁、抽搐等各种反应。”
“他当时没穿衣服,这是出现不良反应后冲凉水澡造成的,按他们的理念,喝完这个后都要冲凉水澡。”他说。
李某还说:“当时还有一个年轻人没有反应,出警民警到达现场一会儿后,才出现呕吐等不良反应,被镇卫生院送到了县人民医院抢救”。
饮用芒硝类物质致死,是否被胁迫过?
根据云文超提供的视频,仍在殡仪馆存放的云旭阳遗体上,脚腕存在外伤,手掌、背部等多处青紫,头部出血较多。据此,云家人怀疑,云旭阳案发前,可能受到过外力打击,抑或是饮用芒硝类液体时,受到了胁迫而大量饮用。
对此说法,李某说,尚未发现有这方面的情况和证据。至于外伤,应该是因不良反应而出现狂躁情况后,当事人自身因素造成。
但他也表示,云旭阳之死肯定有被诱导的因素,“包括现在还有一些人蒙在鼓里,认为喝这个对身体确实有好处”。
逮捕胡万林,定性为何是非法行医?
云文超认为,胡万林之前曾因非法行医被查处,但此次出狱后,仍不思悔改,号称对外行医或者收徒,包括在云旭阳出现不良反应后,没有寻求正规医院抢救,对该案件的后果,应该存在着较多的放任,乃至主观故意,使得此案有“故意杀人”嫌疑。
同时,张伟也提出,胡万林对人大量使用很有害、危险的物质,明知故犯,导致人的死亡,并且在上世纪90年代被商丘警方查处时,当时的“打假英雄”司马南也曾认为,胡万林的行为可能构成间接致人死亡罪。
“我们没有采纳‘故意杀人’,认定为非法行医,定性合适,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主观上,他们不是想置谁于死地。” 李某说。
虽然代理律师提出此次胡万林案发与十多年前相比,很多方面完全不同,不应再被界定为非法行医,但李某认为,胡万林的行为实质就是行医,否则只能定为“过失致人死亡”,“你也知道,这个罪名就很轻了”。
现场未透露姓名的新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表示,公安机关包括检察机关的认定,只是初步结论,最终究竟怎样定罪、量刑,还需要法院的进一步审判才能最终确定。
此次“中医研讨”, 到底有无金钱交易?
云文超说,参与此次“中医研讨”活动前,云旭阳曾经向他提过带钱的事,因手头拮据,他最后只给了儿子1000元钱暂用。父子商定,如果还需要花销,云旭阳再和家里联系,他们打款给他。
事后,经过查看聊天记录,云文超才知道,为参加此次活动,云旭阳被要求交纳费用1万元。
按照张伟的说法,组织者明知道涉案芒硝类液体存在极大风险,且早已被有关部门认定为非法行医,举办此次活动还向参与人员收取了数额不等的费用,应该还有诈骗的嫌疑。
李某表示,这一情况,他们在侦查期间已经考虑到了。他说,,有证据证明,有人向胡万林支付了费用,胡万林也确实收了一部分人的钱,但还有人说,这些钱是当事人自愿交给胡万林的。
按照李某的说法,这就像一群人听一堂英语课,大家都觉得老师讲得不错,就主动提出来给老师交学费,但老师本人没有提这个要求。

人物评价

“神医”胡万林的故事,最终可能成为一个让中国人心痛的笑话。这位“神医”凭肉眼便能看出一个人有什么病,而且什么病都能看,什么病都能治,什么号脉、听诊器、X光透视、CT全不用。胡万林的药也只有一种:芒硝。根据他的“运动疗法”,病人吃了“药”之后,上吐下泻,就能药到病除。
就这样一个江湖骗子,作家出版社竟然还为他出书,知名作家柯云路为其撰写了一部《发现黄帝内经》。设在陕西长安的终南山医院,一直被当地医疗主管机构认定为非法医疗组织,可是取缔却不容易,一些人包括作家柯云路在内,都认定胡万林不是人,而是神。
司马南曾经有一篇文章叫做《拔出萝卜带出泥,泥里未必有萝卜》,描述如下:只靠胡万林这个人是远远不能做出这些事情的,其背后一定还有人。比如,是谁批准在终南山成立这个医院的?又是谁给胡万林这个玷污医生荣誉的人宣传的?而他们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这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思。

相关报道

“胡万林,4组人。”25日上午9时许,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当华西都市报记者赶到绵阳市游仙区石板镇,镇政府办事、联合村妇女主任张凤琼介绍说。
10时许,记者赶到联合村见到了该村支部书记吴明碧。据吴明碧介绍:“胡万林家房屋由于老母亲去世,胡万林坐牢10多年,加之是土坯房年久失修,早已垮成了土堆,如今已经被灌木、杂草掩盖。”
“我只知道第一任妻子姓任,第二任妻子姓唐,有一个女儿,嫁到魏城镇秀山村。”吴明碧介绍了胡万林家人的情况。“80年代,那是有名的超哥,脑壳滑得很。”吴明碧说,当年胡万林爱耍拳脚,双手能举起几百斤的磨碾石。“那年代,人家自行车、手表都是操起了的,而且随身能掏出好几只手表,很洋盘。”
胡万林有一个堂妹,有多年寒腿病,特别是每年冬天最为难受。胡万林回来时,他的堂妹听闻堂兄是名噪一时的“神医”,便纠缠了胡万林一上午,只希望给她治疗一下,但胡万林始终都没答应。
“他堂妹一听说胡万林回来,到我这里办事,便火急火燎跑来,硬是求了一个上午,他始终不吭声,脸上也没有表情。”吴明碧介绍说,不光是他堂妹,也还有其他人找他看病,他都一一回绝
后来,胡万林被堂妹说得不行了,有些生气和不耐烦地说:“不是我不给你医病,你这病我医治不好,你还是到医院去找医生看,不要耽误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