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罗店

罗甸

罗点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罗点,宋崇仁县高垍(今江西省崇仁县石庄乡高溪村)人。官至代理兵部尚书。罗点6岁即能文。淳熙二年(1175)举进士第二名(《宋会要辑稿》选举二之二一),即谓“榜眼”。初授定江军节度推官,丁父忧,受到漕运使赵汝愚的赏识,荐为太学博士。

人物简介

淳熙十年(1183),任秘书省正字,调校书郎兼国史院编修。他针对奸佞当权,压制谏言,进行上疏。十二年(1185),任秘书郎兼皇太子宫小学教授。他选择古人事迹中可以汲取经验教训的文章,编成《鉴古录》,对皇室子孙进行讲授。十三年(1186),调为浙西(今江苏苏州)提举,并从属吏中选择贤能,入幕赞划,全面了解民间的利弊所在,政绩颇著。昆山、华亭之间有淀山湖,可以用来调节入湖各河的水量,但被皇室贵戚霸占淤田,造成水道阻塞。他上疏开浚,扩大蓄水容量,改善灌溉面积达百万顷之多。淳熙十四年(1187),由户部员外郎兼太子侍读,调为太常少卿兼权知平江府。十五年(1188),召为太常少卿兼侍立官。十六年(1189),光宗受禅登帝位,罗点奉命出使金邦,通报新帝即位。恰逢金邦世宗去世不久,迫罗点换去吉服,罗点不从,金人以上国自居,诘责国书中不应使用“宝位”一词,罗点回应:“圣人大宝曰位,不加宝字,何以别至尊?”金人无法使其屈服。还朝后,又向光宗提出许多切中时弊的政见。
绍熙三年(1192)十一月,光宗打算到重华宫朝贺太上皇,后却不去。罗点多次进谏,光宗皆不听,于是请求辞职,不准。十二月,调任代理兵部尚书。罗点与同僚先后奏疏35次,单独上奏章16次,当面口奏更多。他不惮天威之莫测,不惧后宫、宦侍之馋言,直言进谏光宗欠缺事亲之礼。而帝始终不予采纳,竟连孝宗丧事也不过问。直到宁宗继位(1194),人心始定。宁宗拜罗点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同年九月,突然病故,年仅45岁,赠太保周国公,谥“文恭”。
罗点天性孝友,正直端庄,从不倚势压人,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他曾师从陆九渊,对陆甚为敬佩。事见《絜斋集》卷一二《罗公行状》。《宋史》卷三九三有传。

《宋史 罗点传》

字春伯,抚州崇仁人。六岁能文。登游熙三年进士第,授定江节度推官。累迁校书郎兼国史院编修官。岁旱,诏求言,点上封事,谓:“今时奸谀日甚,议论凡陋。无所可否,则曰得体;与世浮沈,则曰有量;众皆默,己独言,则曰沽名;众皆浊,己独清,则曰立异。此风不革,陛下虽欲大有为于天下,未见其可也。自旱叹为虐,陛下祷群祠,赦有罪,曾不足以感动。及朝求谠言,夕得甘雨,天心所示,昭然不诬。独不知陛下之求言,果欲用之否乎?如欲用之,则愿以所上封事,反覆详熟,当者审而后行,疑者咨而后决,如此则治象日著,而乱萌自消矣。”迁秘书郎兼皇太子宫小学教授。
宁宗时以皇孙封英国公,点兼教授,入讲至晡时不辍,左右请少憩,点曰:“国公务学不休,奈何止之。”又摭古事劝戒,为《鉴古录》以进。高宗崩,孝宗在谅暗,皇太子参决庶务,点时以户部员外郎兼太子侍讲,出使浙右,迁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兼侍立修注官,被命使金告登宝位。会金有国丧,迫点易金带,点曰:“登位吉事也,必以吉服从事。有死而已,带不可易。”又诘点不当称“宝位”,点曰:“圣人大宝曰位,不加‘宝”字,何以别至尊。”金人不能夺。上尝谓点:“卿旧为宫僚,非他人比,有所欲言,毋惮启告。”点言:“君子得志常少,小人得志常多。盖君子志在天下国家,而不在一己,行必直道,言必正论,往往不忤人主,则忤贵近,不忤当路,则忤时俗。小人志在一己,而不在天下国家,所行所言,皆取悦之道。用其所以取忤者,其得志鲜矣;用其所以取悦者,其不得志亦鲜矣。若昔明主,念君子之难进,则极所以主张而覆护之;念小人之难退,则尽所以烛察而堤防之。”
皇子嘉王年及弱冠,点言:“此正亲师友、进德业之时,宜择端良忠直之士,参侍燕间。”遂除黄裳为翊善。又言:人主忧勤,则臣下协心;人主偷安,则臣下解体。今道涂之言,皆谓陛下每旦视朝,勉强听断,意不在事。宰执奏陈,备礼应答,侍从庶僚,备礼登对,而宫中燕游之乐,锡赍奢侈之费,已腾于众口。强敌对境,此声岂可出哉!”
绍熙三年十一月日长至,车驾将朝贺重华宫,既而中辍。点言:“自天子达庶人,节序拜亲,无有阙者,三纲五常,所系甚大,不当以为常事而忽之。”上过宫意未决,点奏:“陛下已涓日过宫,寿皇必引领以俟陛下。常人于朋友且不可以无信,况人主之事亲乎?今陛下久阙温凊,寿皇欲见不可得,万一忧思感疾,陛下将何以自解于天下?”
尝召对便殿,点言:“近者中外相传,或谓陛下内有所制,不能遽出,溺于酒色,不恤政事,果有之乎?”上曰:“无是。”点曰:“臣固知之。窃意宫禁间或有撄拂之事,姑以酒自遣耳。夫闾阎匹夫,处闺门逆境,容有纵酒自放者。人主宰制天下,此心如青天白日,当风雨雷电既霁之余,湛然虚明,岂容复有纤芥停留哉?”上犹未过宫。点又奏:“窃闻嘉王生朝,称寿禁中,以报劬劳之德,父子欢洽,宁不动心,上念两宫延望之意。”十一月,点以言不见听,求去,不许。十二月,试兵部尚书。
五年四月,上将幸玉津园,点请先过重华,又奏曰:“陛下为寿皇子,四十余年一无闲言,止缘初郊违豫,寿皇尝至南内督过,左右之人自此谗间,遂生忧疑。以臣观之,寿皇与天下相忘久矣。今大臣同心辅政,百执事奉法循理,宗室、戚里、三军、万姓皆无贰志,设有离间,诛之不疑。乃若深居不出,久亏子道,众口谤讟,祸患将作,不可以不虑。”上曰:“卿等可为朕调护之。”黄裳对曰:“父子之亲,何俟调护。”点曰:“陛下一出,即当释然。”上犹未行。点乃率讲官言之,上曰:“朕心未尝不思寿皇。”对曰:“陛下久阙定省,虽有此心,何以自白乎?”及寿皇不豫,点又随宰执班进谏。阁门吏止之,点叱之而入。上拂衣起,宰执引上裾,点亟前泣奏曰:“寿皇疾势已危,不及今一见,后悔何及。”群臣随上入至福宁殿,内侍阖门,众恸哭而退。越三日,点随宰执班起居,诏独引点入。点奏:“前日迫切献忠,举措失礼,陛下赦而不诛,然引裾亦故事也。”上曰:“引裾可也,何得辄入宫禁乎?”点引辛毗事以谢,且言:“寿皇止有一子,既付神器,惟恐见之不速耳。”
寿皇崩,点请上奔丧,许而不出,拜遗诏于重华宫。前后与侍从列奏谏请帝过宫者凡三十五疏,自上奏者又十六章,而奏疏重华,上书嘉王及面对口奏不预焉。宁宗嗣位,人心始定。拜点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上有事明堂,点扈从斋宫,得疾卒,年四十五。赠太保,谥文恭。
点天性孝友,无矫激崖异之行,而端介有守,义利之辨皎如。或谓天下事非才不办,点曰:“当先论其心,心苟不正,才虽过人,果何取哉!”宰相赵汝愚尝泣谓宁宗曰:“黄裳、罗点相继沦谢,二臣不幸,天下之不幸也。”

《乐安小陂罗氏十修族谱》文献

罗点,字春伯。六岁能文,登淳熙二年进士,第授定江节度推官,略迁校书郎兼国史院编修官。岁旱诏求言,点上封事谓:“今时奸谀日甚,论议凡陋无所可否则曰得体,与世浮沉则曰有谅,众皆默已独言则曰沽名,众皆浊已独清则曰立异。此风不革,陛下虽欲大有为于天下,未见其可也。自旱魃为虐,陛下祈群祠,赦有罪,会不足以感动?及朝求谠言,夕得甘雨,天心所示,昭然不诬。独不知陛下之求言,果欲用之否乎?如欲用之,则愿以上封事,反复详熟,当者审而后行,疑者咨而后决,如此则治。象曰:著而乱萌自消矣!”迁秘书郎兼皇太子官小学教授。宁宗时,以皇孙封“英国公”,点兼教授。至宁时不掇,左右请少憩,点曰:国公务孝不休,奈何以止之,又摭古劝戒为鉴古录以进。
高宗崩,孝宗在谅闇(暗)。皇太子参决庶务。点时以户部员外郎、皇太子侍讲,出使浙右,迁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兼侍立修注官,被命使金,告登宝位,会金国丧,迫点易金带。点曰:“登位,吉事也,必以吉服从事,有死而已,带不可易”。又诘点不当称宝位。点曰:“圣人大宝曰位,不加宝,位何以别至尊?”金人不能夺。上尝谓点:“卿旧为官僚,非他人比,有所欲言,毋惮启告。”点言:“君子得志尝少,小人得志尝多。盖君子志在天下国家,而不在一巳,行必直道,言必正论。往往不忤人主则忤贵,不近不忤,当路则忤,时俗小人,志在一巳,而不在天下国家,所行所言,皆取悦之道。用其所以取忤者,其得志鲜矣。用其所以取悦者,其不得亦鲜矣。若昔明主念君子之难,进则极所以主张而覆护之。念小人之难,退则尽以烛察而提防之。”
皇子嘉王,年及弱冠。点言:“此正亲师友,进德业之时,宜择端良忠直之士恭侍燕闲”,遂除(升)黄裳为翊善。又言:“人主忧勤则臣下协心,人主偷安则臣下解体,今道涂之言,皆谓陛下每日视朝,勉强听断,意不在事。宰执奏陈备礼应答,侍从庶僚备礼登封,而宫中燕游之乐,锡赏奢侈之费已腾,罹口强敌境,此声岂可出哉宫哉?”。
绍熙三年十一月,长至车驾朝贺重华宫,既而中辍,言:“自天子庶人,节序拜亲无有阙者,三纲五常所以甚大,不当以为常事,而忽之”。上过宫,意未决,点奏“陛下己涓日过宫,寿皇必引领以俟陛下,常人于朋友且不可以无信,况人主之事亲乎?今陛下久缺温情,寿皇欲见不可得,万一忧思成疾,陛下将何以自解于天下?”常召对便殿,点言:“近者中外相传,或谓陛下内有所制不能遽出,溺于酒色不恤政事,果有之乎?”上曰:“无是”。点曰:“臣固知之,窃意宫禁间或有缨拂之事,姑以酒自遣耳!夫闾阎(平民)匹夫,处闺门逆境,容有纵酒自放者,人主宰制天下,此心如青天白日,当风雨,雷电,即济之,余湛然虚明,岂容复纤芥停留哉”!上游未过宫,点又奏:“窃闻嘉王生朝,称寿禁中,以报劬劳之德,父子欢合宁不动心?”上念两宫延望之意。十一月,以不见听求去,不许。十二月,试兵部尚书。
五年四月,上将幸玉津园,点请先主过重华,又奏曰:“陛下为寿皇四十年一无问言,止缘初郊违豫,寿皇常至南内督过,左右之人自此谗间,遂生忧疑。以臣观之,寿皇与天下相忘人矣!今大臣同心辅政,百执事奉法循理,宗室戚里,三军万姓,皆无二志,设有离间,诛之不疑。乃若深居不出,久亏子道,众口谤诽,祸患将作矣!不可不虑”。上曰:“卿等可为朕调护之”。黄裳对曰:“父子之亲,何俟调护”。点曰:“陛下一出,即当释然”。上犹未行,点乃率讲官言之。上曰:“朕心未尝不思寿皇”。对曰:“陛下久缺定省,虽有此心,何以自白乎?”及寿皇不豫。点又随宰执班进谏,阁阊吏止之,点叱之而入。上拂衣,执引上裙丞前论,奏曰:“寿皇疾势巳危,不及今一见,后悔何及?”群臣随上入至福宁殿,内侍阖门众恸哭而退。越三日,点随宰执班起居诏独引,点又随宰执班:“迫切献忠,举措失礼,陛下赦而不诛,然引裾,亦故事也。”上曰:“引裾可也,何得辄入宫禁乎?”点引辛毗事,以谢且言。
寿皇止有一子,既付神器,惟恐见之不速耳。寿皇崩,点请上奔丧,许而不出,拜遗诏于重华宫,前后与侍从列奏,谏请帝过宫者凡三十五疏,自上奏者十六章,而奏疏重华上书嘉王,及面对口奏不与焉。宁宗嗣位,人心始定。拜点“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士”。上有事明堂。
点巵从斋中得疾,卒年四十五,赠太师太保,谥文恭。点天性孝友,无矫激崖异之行,而有守利义之辨,皎如或谓天下事非才不辫。点曰:“当先论其心,苟心不正,才虽过人,果何取哉”!宰相赵汝愚尝泣,谓曰:“黄裳、罗点相继沦谢,二臣不幸,天下之大不幸也”!曰:“彭龟年、黄裳、罗点以青宫师保之旧,尽言无隐。黄庶林大中不偏,守正不阿,进退欲如。此数臣者,皆能推明所学,务引君以当道,可谓粹然君子矣”!陈騤论事颇切时病,占体仁深于理学有足称者。然騤诋讥吕祖谦,至是赵汝愚、刘光祖为仇,而体仁能以朱熹、真德秀为师友,即其所好恶,而二人之邪正,于是可知焉。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