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企生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罗企生,字宗伯,是豫章人。多才多艺。最初任佐著作郎,殷仲堪镇守江陵时,推举他做了功曹。企生多次升官,直至担任武陵太守。企生还没到武陵就职,桓玄就攻打殷仲堪,仲堪又让企生担任谘议参军。仲堪多疑少决断,企生很担心他,对弟弟遵生说:“殷侯仁义但没有决断,事情一定不会成功。事情的成功与失败,是天意,我应当与他同生死。”仲堪果然败走,文武官员中没有人送他,只有企生跟随着他。路过企生家门口,遵生说:“作这样的分离,怎么可以不拉拉手?”企生调转马头伸出手,遵生有力气,就把企生从马上拉下来,对他说:“家中还有老母亲,你想要到哪里?”企生擦着眼泪说:“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为它而死。你们奉养母亲不失为子之道,一家中有忠有孝,又有什么遗憾!”遵生把企生抱得更紧。仲堪在路边等待企生,企生远远地喊着:“我与你同生死,请等我一会儿。”仲堪看到企生没办法挣脱,就鞭打着马离开。

罗企生拒谢桓公

原文

桓南郡①既破殷荆州,收殷将佐十许人,咨议罗企生②亦在焉。桓素待企生厚,将有所戮,先遣人语云:“若谢我③,当释罪。”企生答曰:“为殷荆州吏,今荆州奔亡,存亡未判,我何颜谢桓公?”既出市④,桓又遣人问:“欲何言?”答曰:“昔晋文王杀嵇康,而嵇绍⑤为晋忠臣。从公乞一弟以养老母。”桓亦如言宥之。桓先曾以一羔裘与企生母胡,胡时在豫章,企生问⑥至,即日焚裘。

译文

南郡公桓玄打败荆州刺史殷仲堪以后,逮捕了殷仲堪的将佐十来人,咨询参军罗企生也在里面。桓玄向来待企生很好,当他打算杀掉一些人的时候,先派人去告诉齐生说:“如果向我认罪,一定免你一死。”企生回答说:“我是殷荆州的官吏,现在荆州逃亡,生死不明,我有什么脸面向桓公谢罪?”绑赴刑场以后,恒玄又派人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企生回答道:“过去晋文王杀了嵇康,可是他的儿子嵇绍却做了晋室的忠臣。因此,我想请桓公留下我一个弟弟来奉养老母亲。”恒玄也按照他的要求饶恕了他的弟弟。恒玄原先曾经送给罗企生母亲胡氏一领羔皮袍子,这时胡氏在豫章,当企生被害的消息传来时,当天就把那领皮袍子烧了。

注释

①桓南郡:恒玄,恒温之子,曾任江州刺史、荆州刺史等职。
②罗企生:字宗伯,在殷仲堪幕府任咨议参军,掌管谋划。
③谢我:向我谢罪。
④市:刑场。
嵇绍嵇康的儿子。嵇康被司马昭诬害处死。但嵇绍在晋代累升值散骑常侍。永兴元年(公元304年)晋惠帝亲征成都司马颖,败于荡阴,百官逃散,独嵇绍以身保卫惠帝而死。
罗企生引述这件事,是要求恒玄不搞株连,不杀害他的弟弟。
⑥问:消息。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