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娘兰馨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绣娘兰馨
出品时间
2007年
导 演
金鳌勋,黄伟杰
编 剧
陈慧,钟晓婷
主 演
集 数
28集
上映时间
2007年8月3日
制片人
赵岩森
艺术指导

剧情简介

光绪年间,江南辜仙芝绣庄已是方圆百里赫赫有名的世袭刺绣大家,成为专为王室提供御品的“御绣户”,邻近辜家的樊家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御绣户”,两家之间在绣艺界的地位相互争斗由来已久。
辜家为了传宗接代,私下将媳妇戴莲芸所生女儿与沈家所生男孩调了包,女孩取名沈兰馨,男孩取名辜传铭。
十五年后,沈兰馨,辜传铭成了两小无猜的一对,此时朝廷派李公公来选绣女与绣品,辜家为了保存颜面,让兰馨替代辜家孙女潇潇作为辜家人入了宫。同时,樊家女儿樊绿珠也应征入选。传铭则继续留在辜家,接受养父辜松圃严苛的教育,以继承家业。而兰馨的沈家哥哥沈涛,一心向往革命,已经给自己的人生定下了目标,所以对于潇潇的爱恋也视若罔闻。
绿珠刁蛮奸诈,很快攀附上了宫中权贵李公公,且处处陷害兰馨,加上兰馨自身性格耿直,总是得罪李公公,故屡遭灾祸。幸好有护军裴子东一直守候在身边,倾力相助。无奈兰馨心中只有青梅竹马的传铭,裴子东只有默默守候。兰馨在宫中备受苦楚,但几经磨砺,她的绣艺得到了长足的提高。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兰馨仗义执言,获罪慈禧太后,被发配新疆。兰馨在新疆虽然受苦受累,却也和当地人相处融洽,并学到了当地独特的织绣方法和染料的提炼技术。
辛亥革命一触即发,兰馨的哥哥沈涛投身到了革命党,而辜传铭从小受辜松圃管制压抑,在获知自己真实身份后,瞬间爆发,性格大变,变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辜传铭先是为了维护在辜家的地位于财产,对潇潇大献殷勤,此时的潇潇依旧对沈涛一往情深,然而沈涛己秘密加入了同盟会,于公于私他更不能给予潇潇任何承诺,他违心地回绝潇潇,终于让潇潇投入了传铭的怀抱。但是传铭之后又对潇潇始乱终弃,并把她拱手相送给权贵段公子。
裴子东千辛万苦找到了兰馨,也把辜传铭的转变和辜家的状况告诉了她,兰馨痛不欲生。当辜传铭见到兰馨后,又粉饰自己,重新骗取了兰馨的爱情。并迎娶她过门。
之后,辜传铭为了拓展家业,攀附了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又与出宫的蛇蝎美女绿珠相互勾结。终使辜家财
产全部落入传铭之手,但几经挥霍,这份产业已经名存实亡。辜家剩下的资金和珍品又被樊家掠夺。同时因为绿珠在袁克定处的得宠,樊家终于超过了辜家,垄断了江南绣业。
沈涛前去刺杀嘉龄格格的父亲贝勒爷,这次行动被传铭发觉,但是传铭并未念及两人亲兄弟的情分,而是将他出卖,导致沈涛行动失败,但是格格却爱上了这个刺杀她父亲的刺客,并且为了保护沈涛而死,得知此次行动是被辜传铭所出卖,深爱沈涛的潇潇决定利用自己的身份替沈涛报仇,但是功败垂成。
传铭为了讨好袁世凯,受袁克定之托逼迫兰馨为袁世凯绣龙袍,兰馨保着玉石俱焚的信念,使辜传铭的计谋终于破产,兰馨也终于认清了辜传铭的真面目,身心疲惫的她在裴子东的陪伴下回到江南重建家园,在她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辜家的绣业又有了起色。
袁世凯称帝失败,辜传铭的靠山倒台,辜传铭来找兰馨,拿出兰馨赠于的荷包,企图用曾经的爱情打动兰馨,兰馨断然拒绝。传铭要害裴子东,再次夺回辜家,被潇潇用沈涛留下的枪打死。同样因为拥袁,樊家被抄,樊老爷被绞死,绿珠受刺激发疯,兰馨好心将绿珠接回自己家,不料绿珠却是借着装疯,再一次烧毁辜家,抢救中,兰馨右手手筋被挑断。失去一切的绿珠万念俱灰,当着兰馨面跳下悬崖。
一切恢复平静,兰馨闭门谢客,焚香刺绣,整整三年。三年后《瑞鹤图》绣成,兰馨在宫中认识的英国画家贝世宁来访,从绣成的《瑞鹤图》中,看出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磨难和祈祷和平的信念,惊叹不已大为感动。贝世宁将该绣品送去了世博会,并获了金奖。听到这个消息,兰馨终于放下所有的心绪,奔向一直守候她的裴子东的怀抱。

分集剧情

    第1集
      世博会上一幅精美绣品《瑞鹤图》,引出了清末民初绣娘兰馨的悲喜人生。  清朝末年,光绪帝被西太后处处钳制,变法不得推行,选后舍弃最爱,堂  堂皇帝成了受制于人人的傀儡。时任御绣房催领的辜家大孙女纯园,绣艺深得西太后欢心,却得罪了内务府总管厉公公,出宫省亲之事化为泡影。  江南绣庄,三年一度的绣娘御选在即,辜樊两家绣庄暗中较劲。三代单传的辜家独孙传铭无心学绣,下河村沈家女儿兰馨却对绣痴迷,为学绣甘愿受罚入辜家做绣工。传铭兰馨两小无猜一见倾心,让同样爱慕着传铭的樊家女儿绿珠心生嫉妒。

    第2集
      西太后着令厉公公即日赴江南开始选绣。  落魄的辜家二小姐辜含香携丈夫丁茂祥、女儿潇潇投奔辜家。厉公公率领护营兵下江南选绣,辜家对潇潇竞选绣女寄予厚望,潇潇却对绣并不精通。辜樊两家的绣艺比拼演变成了潇潇和绿珠的竞争。  宫中,护营兵裴子东、钱串儿是铁哥们,可偏偏钱串儿的心上人绣女素素却对裴子东有意。  辜家儿子辜松圃当年为了《瑞鹤图》的传承,将亲生女儿与下河村豆腐沈家  之子调包,如今在妻子戴莲云面前讳若莫深。然,戴莲云凭一粒朱砂痣惊觉兰馨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传铭与兰馨情窦初开,兰馨却为母治病无奈出卖绣品,绿珠从中作梗,让辜老太爷误认为兰馨破坏了辜家“绣品不得外流”的规矩,将她赶出绣坊。

    第3集
      甄选绣品在即,潇潇自知交不出绣品,欲悬梁自尽,被传铭救下。樊逸泰在绿珠绣的《牡丹图》上略施小技,博得众人喝彩,以为胜局已定的樊家父女,没想到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兰馨代潇潇绣的《柳塘呼犊图》击败樊家绿珠的《牡丹图》,夺得第一,潇潇、绿珠双双被选作御绣女。  觊觎辜家绣庄地位多年的樊逸泰不服比赛结果,从中作梗让辜家代绣之事在厉公公面前败露,更施计让贪婪的厉公公借太后之名巧取豪夺辜家《瑞鹤图》。辜松圃等为保辜家绣庄名誉只得舍图。辜家老太爷辜仙芝被活活气死。兰馨顶替潇潇进宫,与传铭分别。辜松圃始知当年调包的亲生女儿正是兰馨。

    第4集
      进京途中的船上,兰馨和裴子东不打不相识。在厉公公面前,绿珠曲意奉承认了干爹,耿直的兰馨却处处顶撞。  船开到天津码头,厉公公受官员贿赂,安排绣女陪酒,知府对兰馨动手动脚,兰馨不从,被厉公公掌嘴,后又被关禁闭不给饭吃,裴子东送饭却被绿珠发现,厉公公让兰馨说出送饭之人,兰馨不应,被其手下吊在船头动用死刑,裴子东又冲上去保护兰馨,护军营统领也为兰馨说话,厉公公不想把事情闹大,方才息事宁人。

    第5集
      厉公公带众绣女回到宫中,又借花献佛把《瑞鹤图》献给了西太后,讨得欢心。身体还未恢复的兰馨处处被绿珠暗算,又被纯园误会,幸好和素素成为好友。  绿珠指使绣女依依抢了兰馨绣座,兰馨与其争执,两人都被纯园处罚磨针,兰馨却在过程中悟出了纯园的苦心。她和纯园的误会也解开了。  公使女儿嘉龄格格带洋人朋友贝世宁进宫,太后赠格格行走金牌,贝世宁向钱串儿、裴子东学中国功夫,钱串儿乐得收点学费。  钱串儿送素素香粉,不知素素心上人是裴子东;裴子东赠兰馨绢兰,亦不晓兰馨心中只有传铭。素素兰馨互换了礼物。  西太后的大寿来临,珍妃为选不到合适的贺礼忧心。

    第6集
      赵公公发现厉公公房中密室中私藏辜家《瑞鹤图》,请兰馨带信纯园,却被绿珠发现,兰馨情急将信吞下,却咬伤了绿珠手指。  绿珠不服,唆使厉公公对付兰馨,兰馨受罚,纯园为保兰馨再次与厉公公结怨。  纯园依赵公公所说,潜进厉公公房内,还未来及翻找,厉公公突然回来,幸好纯园机警,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棉被搪塞了过去,厉公公表面不在意,心内开始对纯园提防。  赵公公与纯园帮助珍妃探望被幽禁的光绪,不料被西太后发现,珍妃被打入冷宫,赵公公被贬入净房,纯园幸得赵公公事先安排才免受责罚。

    第7集
      赵公公在净房中受尽羞辱。  厉公公借故出宫,将房门钥匙交给纯园,借机试探,纯园果真中计,溜进厉公公密室却一无所获,被厉公公看在眼里。觉察到事态不妙的厉公公,杀机顿起,开始预谋毒计。  兰馨绣的《百子图》珍妃非常喜欢,让绿珠大感危机。兰馨写信给传铭,素素写信裴子东,被绿珠伙同依依篡改,裴子东接到兰馨的“示爱信”以为自己和兰馨两情相悦,让素素误会了兰馨夺己所爱。兰馨失去了帮手。

    第8集
      厉公公暗中将纯园用的绣针放在砒霜水中浸泡,想害死纯园,纯园用了这些绣针后果然身体不适,终于病倒,太医也查不出究竟。  兰馨顺藤摸瓜发现端倪,正要找到太医院证实时,太医已经遭厉公公毒手。证据虽已销毁,兰馨却还是让厉公公受珍妃责难。  厉公公为报复兰馨,联手绿珠,利用素素对兰馨的误会,将兰馨即将呈给珍妃的《百子图》破坏,兰馨代素素受过,在太后生日之前必须拿出这幅关系珍妃命运的绣品。

    第9集
      裴子东得知御绣坊的一系列事件,前来关心兰馨,兰馨始知信被篡改,向裴子东解释自己有心上人传铭。兰馨与素素的误会真相大白。  家乡,传铭收到兰馨被篡改后的信件,以为兰馨变心,情急中赶去京城。城门口却被守卫的钱串儿赶了出去。裴子东为了让喜欢的人开心,忍痛为传铭兰馨传递消息,安排二人见面,不惜被厉公公杖责。  西太后大寿,兰馨替珍妃敬献一个看似普通的“寿”字绣,其实精妙,因祸得福不仅让珍妃在西太后面前长了脸面,自己也获得了太后赏识,但她惩治厉公公的请求却没有获准。厉公公更对兰馨恨之入骨。  兰馨出宫去见传铭,决定与其远走高飞,却被绿珠发现报告了厉公公。

    第10集
      关键时刻,裴子东劝兰馨不能连累家乡父母,兰馨和他回宫。兰馨未到自己房间,就被早已埋伏的厉公公手下抓走,以“偷出宫门、私会情人”治罪,六十杖后扔到乱坟岗。奄奄一息的兰馨被裴子东、纯园救起,在裴子东的悉心照顾下,起死回生。  光绪帝想见珍妃,西太后却把绿珠送去给他,光绪帝看都不看绿珠一眼,一夜过后,绿珠被封为“常在”。  兰馨为嘉龄格格缝制的旗袍让格格在洋人面前风光无限,为中国人争了光,旗袍外交大获成功。珍妃自觉时日无多,想为皇帝留下念想,兰馨想出了发绣的主意。  传铭回到家乡,辜松圃正被当年知晓调包的接生婆勒索,此事被传铭察觉。

    第11集
      传铭以父亲名义约见接生婆,慌乱之中失手将接生婆杀死。辜松圃得知此事,将他送到城里读书躲避嫌疑,并让表妹潇潇陪去。  潇潇在兰馨走后经常去沈家帮忙家事,与一心向往革命的沈涛情投意合,临去上海念书,与沈涛依依惜别。  宫中,绿珠强让兰馨在不可能期限内给自己做旗袍,两人发生争执,太后责难兰馨,嘉龄格格用自己的香囊帮兰馨避祸。厉公公屡次三番整兰馨不成,遂派人暗算,想置她于死地,兰馨病发,素素发现端倪。

    第12集
      江南辜家,戴莲云病危,纯园获准回家,戴莲云弥留之际向纯园说出当年调包的始末,纯园惊诧之余,要父亲认下兰馨这个女儿,辜松圃咬死不认。  太医照素素所说救治兰馨,果然有效。素素当日亲见幕后黑手就是厉公公,她向钱串儿提起,裴子东知晓,一怒之下要干掉厉公公。可暗杀行动,却因为钱串儿的胆小怕事而打草惊蛇,厉公公反扑,太后下旨捉拿要犯。裴子东一人承担,被关入大牢秋后问斩。钱串儿畏罪潜逃。  兰馨为营救裴子东想尽办法未果,最后时刻,以太后最宠爱的狮子狗的双面绣像,刀下留人,救了裴子东性命。  义和团与洋人抗争,国内形势混乱。传铭攀附上权贵卫公子,并在其引见下结识了袁世凯之子袁克定。

    第13集
      卫公子对潇潇起了歹心,酒醉后将其强奸,传铭畏其权势也为辜家未来,敢怒不敢言,只得安抚潇潇。来上海参加革命的沈涛再次探望潇潇,已是物是人非,潇潇假称自己变心赶走了沈涛。  八国联军入侵,珍妃投井。逃亡前,厉公公收拾密室财宝,被手下太监小德子发现索要,厉公公将其砸死,慌乱中拉下《瑞鹤图》,被随后赶来的绿珠卷走。兰馨素素趁乱从天牢里救出了裴子东,素素留信表示自己回去家乡,兰馨让裴子东远走高飞,而自己等局势平定了再说。两人分别。

    第14集
      《辛丑条约》之后,西太后回宫,绿珠谎称厉公公已死,西太后提升她统管内务府所有作坊。纯园回宫,绿珠欲凌驾纯园之上。纯园私自祭奠珍妃,被绿珠抓到把柄,西太后令纯园等候发配。  传铭为前途跟卫公子进京,不得已抛下潇潇。  心急如焚的兰馨求嘉龄格格带自己探视纯园,牢狱中,纯园说出了兰馨身世的秘密,兰馨震惊不已,两姐妹相认。嘉龄格格将太后赐给自己的行走金牌转赠兰馨。  樊逸泰收到了绿珠寄回的《瑞鹤图》,大喜过望。  在京的传铭巧遇绿珠,绿珠以兰馨的安危胁迫传铭与自己发生了关系。  潇潇怀孕,羞愧难当。

    第15集
      沈涛来北京执行刺杀王爷的任务,目标正是嘉龄格格的父亲禄王爷,行刺未果他误入格格闺房,被发现以格格为人质逃跑,途中受枪伤,格格出于同情为他包扎。  逃跑途中的沈涛并没有伤害格格,他的革命理想也感动了她。沈涛已被四处通缉,格格不仅悄悄照料受伤的沈涛,甚至在太后面前为革命党人求情,对沈涛由敬生爱。绿珠发现格格在太医院开药,起疑。

    第16集
      传铭给兰馨写信约见,兰馨用格格送给自己的行走金牌出宫与他相会,两人见面尽述衷肠。被绿珠撞见,恼羞成怒。兰馨又在格格的帮忙下与沈涛见面。  绿珠跟踪格格发现沈涛藏匿处,沈涛虽将其引开,但还是行踪暴露。格格求贝世宁救走沈涛。沈涛在贝世宁与格格的护送下安全离京。  绿珠在太后面前告密,太后忍痛赐死格格,同时以串通乱党沈涛、盗用金牌之名将兰馨发配。  兰馨纯园赵公公一同被流放云南,途中受尽千辛万苦。裴子东遇传铭,邀其一同去找兰馨。传铭却在最后关头因为被袁克定任用而爽约。裴子东只身前去。

    第17集
      格格死了,西太后迁怒绿珠,把她打入冷宫,并亲自来到格格停棺的庙中祭拜。  得知格格因自己而死的沈涛悲痛不已,在格格坟前声泪俱下。  沈涛短暂躲藏传铭住处,卫公子正要提到潇潇,传铭将话题引开。之后沈涛接上级命令远走东京。  怀孕的潇潇来找卫公子,卫公子让传铭出面送潇潇打胎,潇潇不肯。已另结新欢的卫公子当着传铭的面将潇潇撞晕变卖。  兰馨等发配途中遇山洪暴发。山洪中三人危在旦夕,纯园为保护赵公公,被大树砸了一记脑袋。当地原住民的好心相救,才使三人脱离险境。除了纯园醒来后视线有短暂性模糊,其余人并无大碍。山洪也让他们逃离了朝廷的押送,暂在原住民家中休养,择日回家,纯园希望带着赵公公一起。

    第18集
      兰馨从少数民族处学来不同绣艺,还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染色方式。  清朝灭亡,孙中山就职,传铭回到家乡,他劝父亲趁乱世低价收购别家绣庄从中渔利。  纯园的眼疾被赵公公发现,告诉兰馨,被纯园责怪。赵公公决定上山为纯园采草药。裴子东一路跋山涉水找寻兰馨而来,正巧救了采草药被蛇咬伤的赵公公。裴子东与兰馨重逢,两相感怀。原住民阿果对裴子东暗生情愫。  为婉拒阿果的求爱,裴子东和兰馨假扮情侣。阿果找兰馨问个究竟,却遇当地土匪,将两人虏走。裴子东率领原住民营救两人,却遇到已经加入匪帮的钱串儿。钱串儿以笼络裴子东为他们造枪为名,让匪头放了兰馨阿果。

    第19集
      纯园兰馨收拾包裹回江南,纯园也要带着赵公公,临行,赵公公怕自己日后拖累纯园悄悄走了,纯园回去找他,让裴子东先送兰馨去渡口。裴子东与兰馨几日相处,两人情意渐深,但兰馨还是放不下传铭。纯园没有找到赵公公,只得和兰馨上路,兰馨惜别裴子东。裴子东回去救出被匪头当作人质的钱串儿。  京城,传铭趁乱世混得如鱼得水,这日他与卫公子约见袁克定,意外遇见绿珠,她已经成了袁克定身边的女人,她一边和传铭交往,一边与袁克定周旋。  沈涛回国准备继续革命。  回到江南的纯园遇小偷,已成为小偷头目的厉公公在偷来的包裹中发现了宫中绣品,想起当日拉下的《瑞鹤图》追悔不已,誓要夺回。

    第20集
      沈涛回到家乡探望母亲,一家人团聚。  辜松圃请人为回到家的纯园医治眼睛,但为了家族的利益,对认兰馨之事却不置可否。绣品大赛上,兰馨拔得头筹,来颁奖的辜松圃再见兰馨,百感交集。思前想后,辜松圃私下认了兰馨,对外希望她嫁给传铭做自己儿媳,将来用财产补偿她。  裴子东和钱串儿去南京继续军火生意,谈判筵席上遇到已沦落风尘成为艺伎的潇潇,两人虽素昧平生,但潇潇的气节让裴子东动容,帮她摆脱了无礼客人的纠缠。  到南京发展革命的沈涛,找到裴子东联络军火,裴子东一口答应回去办货,与潇潇道别时发现潇潇书画中藏的沈涛二字,为二人安排见面。潇潇却想见又碍于如今身份再次将沈涛拒之门外。  京城,传铭在仕途和辜家绣庄的利益面前,被绿珠诱惑。接父亲来信,传铭动身回家。

    第21集
      兰馨满心欢喜准备和传铭结婚。  传铭回到家中,与兰馨相见一诉相思,辜松圃晓以厉害让传铭尽快娶了兰馨,传铭为父亲想方设法保住他在辜家子孙的地位感激涕零。  纯园对传铭不去云南寻找兰馨一事耿耿于怀,提醒兰馨一定要想清楚传铭为人。  绿珠回到家乡,发现传铭要娶兰馨,又来搅局,兰馨不以为杵。  兰馨传铭婚后,辜松圃告知传铭自己要把财产留给纯园和兰馨,以补偿兰馨,传铭崩溃,与父亲当场翻脸。

    第22集
      传铭拿兰馨撒气,兰馨让她看在自己的份上,不要和爹计较。她对爹表示自己不要家产,辜松圃没有答应。失落的传铭在绿珠处寻求安慰。绿珠为帮传铭提出用《瑞鹤图》帮他赢回在辜家的地位,条件是传铭必须离开兰馨,传铭不答应。  赵公公其实来到了荷塘镇,暗中帮助视力不佳的纯园。兰馨帮纯园找到赵公公把他领回辜家。  厉公公获知《瑞鹤图》在樊家,绑架樊逸泰逼他交出图来,樊逸泰只得从命。  厉公公找到传铭,以图敲诈五万两银票。传铭问辜松圃借钱未果,偷钱被发现,被辜松圃责骂。

    第23集
      走投无路的传铭一怒之下,杀死了厉公公夺回了图。却不料厉公公拚着最后一口气,爬到了辜家门前,被回到家门口的辜松圃撞见,辜松圃成了谋杀厉公公的首要嫌疑人。  传铭一不做二不休,把《瑞鹤图》放进辜松圃书柜,让其嫌疑更大。  赵公公看到当日传铭曾去过辜松圃房间,纯园起疑,提醒兰馨,兰馨起初不信,和传铭提起,传铭紧张,诱使辜松圃说出不利于他的证词希望其尽快获罪。绿珠为维护传铭羞辱赵公公把他逼走。绿珠问传铭要礼物谢她。

    第24集
      兰馨得知赵公公被绿珠激走,去质问她时无意中发现传铭买来的戒指戴在了绿珠手上,心生疑窦。  牢狱中的辜松圃向沈母说出了当年调包真相,沈母大惊之下想认回传铭,传铭表面认母,实际对辜松圃更加恨之入骨。  兰馨去母亲坟前扫墓,却发现一块带血的石头,以及传铭的打火机。

    第25集
      种种迹象表明,传铭似乎与厉公公的死脱不了干系,兰馨试探地把他引到害死厉公公的现场,传铭果然中计,在事实面前不得已向兰馨承认了罪行,兰馨让传铭去自首,传铭逼急找了机会绑架了兰馨,把她扔在山洞。传铭和沈母告别,让沈母也去后山看看。传铭不顾纯园等劝阻急于脱身,纯园等手足无措。  后山,沈母救出兰馨。兰馨将传铭送给自己的定情笛子折断,沈母知道传铭对不起兰馨。  狱中辜松圃病重,兰馨想尽办法要救他出狱。

    第26集
      兰馨拿着传铭砸死厉公公的石块去投案,为传铭顶罪,让官府放出病重的辜松圃,让他回家治病。但是病入膏肓的辜松圃虽回到家中已无药可医,弥留之际让纯园转告兰馨一定要把《瑞鹤图》绣出来。父亲撒手人寰,顶替父亲入狱的兰馨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沈母觉得家中发生了一系列变故传铭却不管不问,她赶到京城找传铭救出牢狱中的兰馨。面对母亲的质问,传铭敷衍拖延。

    第27集
      南京,裴子东为沈涛送枪支前来。秦淮河畔,裴子东思念兰馨,酒后喊出兰馨的名字,潇潇讶异他会认得兰馨。两人谈起,才知前缘。潇潇让裴子东去找兰馨,裴子东却让潇潇去见沈涛。潇潇鼓起勇气去找沈涛,却阴错阳差,沈涛正巧离开去了云南。  保定,传铭欲包下裴子东的所有军火,并以北洋军的名义笼络裴子东,裴子东不从反而骂了传铭一通。钱串儿却见钱眼开,与裴子东吵翻,跟了传铭。  裴子东在报上获知兰馨入狱,急忙赶去,用重金打通关节,救出了兰馨。  纯园说出辜松圃临终遗愿,即绣出《瑞鹤图》,兰馨忧心不已。纯园不忍兰馨继续背负着辜家的重任,要裴子东带兰馨远走高飞,兰馨为裴子东的一片真心感动,却还是放不下绣庄。为让兰馨解脱,纯园想变卖绣庄。裴子东从警察局长手里要回《瑞鹤图》。

    第28集
      裴子东把《瑞鹤图》送回辜家便准备悄悄离开。  传铭回到家乡,找到樊逸泰,以《瑞鹤图》为诱饵让他出面把辜家绣庄买断套现。兰馨知道了纯园要卖绣庄让自己走,极力阻拦,守住辜家绣庄的决心更坚定。传铭听闻裴子东又接近兰馨,火冒三丈,要收拾他,反被裴子东打了一顿,钱串儿也没有帮他。  南京,出于政治目的,袁克定传铭约见同盟会岩森沈涛,没想到见面地正是潇潇的香寓。沈涛潇潇终于重逢,沈涛始知潇潇这些年来的所有遭遇,他表示自己不在意潇潇的过去,只求两人重新开始。  绿珠讨好袁克定的小妾,接下凤衣霞帔的单,认定袁世凯就要登基。

    第29集
      绿珠带回凤衣霞帔的活,樊逸泰欣喜若狂,绿珠让樊逸泰把辜家绣庄的绣女都挖来。兰馨却安心绣《瑞鹤图》。绿珠樊逸泰对此诚惶诚恐。樊逸泰设赌局,让丁茂祥输了六万多两银子,兰馨等把辜家田产、绣庄、老宅等全部算上也还不上,最后只好压上了《瑞鹤图》。逆境中,兰馨没有退缩,反而开始凭记忆开始绣图。  樊逸泰依原先的约定把钱财绣庄等都给了传铭,自己则得到了朝思暮想的《瑞鹤图》。  裴子东加入同盟会,要去云南给蔡锷将军送信,沈涛告诉他自己此次去北京执行完任务后就回来和潇潇成婚,裴子东为其祝福。  传铭将家产变卖套现敬献袁世凯,博其欢心。袁克定派传铭去南京刺杀革命党,暗杀名单上岩森首当其冲。刺杀时传铭遇到沈涛,欲说服他加入袁世凯队伍,自己可以为他引见,沈涛不同意。在袁克定的压力下,刺杀任务再次执行,沈涛为保护岩森受了重伤,传铭与他狭路相逢,沈涛为了不让传铭为难,让他对自己开枪。沈涛死在了传铭的枪口下。

    第30集
      袁克定下令把沈涛的尸首挂在城头。传铭求情要把沈涛尸首放下来,反被袁克定骂心慈手软。沈母惊闻噩耗。  岩森将沈涛临终前写给潇潇的信带去给她,潇潇听闻沈涛的死讯,痛不欲生,信上沈涛对二人未来的美好憧憬如今只让她更痛苦。潇潇赶到城头,在群众的支持下冲破守卫背走沈涛的尸身。袁克定知道后大发雷霆,让传铭出面处理。传铭骗沈母沈涛的尸身已被他放下,沈母起疑,仆人偷听到传铭要抓潇潇的部署,沈母跟踪传铭前去,潇潇捧着沈涛骨灰回南京说出杀害沈涛的凶手就是传铭。沈母忍受不了亲子相残的人间悲剧,在帮传铭做了最后的丰盛晚餐后,举枪自杀。

    第31集
      荷塘镇,樊家绣庄绣完凤衣霞帔又要为袁世凯绣“飞龙图”,绿珠去找兰馨绣,却碰得一鼻子灰。  兰馨把被姑姑含香赶出家门的丁茂祥又接了回来。  贝世宁来到江南,找兰馨绣《太白醉酒图》。  兰馨绣《太白醉酒图》李白的胡须总是绣不生动,在祭奠辜松圃时,坟前舞动的蒲公英给了她灵感。她和纯园探讨如何将丝线擘得更细。  绿珠将绣好的“飞龙图”呈给袁世凯,被其大加赏识,绿珠趁机讨好袁世凯,却被袁世凯的老婆派人狠狠修理了一顿。已经众叛亲离的传铭遇到落难的绿珠,两人惺惺相惜。  樊家绣庄仍在赶制凤衣霞帔,樊逸泰认为袁世凯稳坐江山,自己又当上了绣业商会会长,得意忘形。兰馨绣成的《太白醉酒图》让贝世宁惊叹不已,大肆宣传下,外国的订单像雪片般飞来,辜家绣庄起死回生,兰馨更是被推举为新一届绣业商会会长。绿珠回到家乡,看到辜家绣庄又风光了,而且听说兰馨没有图还要开绣《瑞鹤图》,决定和她斗到底,也开始对画绣《瑞鹤图》。

    第32集
      裴子东从云南回来见潇潇,方知沈涛已被传铭杀害,悲愤之余,受潇潇之托把沈涛的骨灰带回他家乡。潇潇在裴子东走前问他要了一把手枪。  裴子东把沈涛骨灰带回荷塘镇,兰馨伤心不已,想到孤苦伶仃的潇潇,兰馨让裴子东替辜含香二老把她接回来。  绿珠面对《瑞鹤图》却已绣不下去。  裴子东去南京找潇潇,香寓却已易转他人。裴子东想起潇潇上次分别时拿走了一把枪,怀疑她可能会去找传铭寻仇。他接岩森命令营救蔡锷将军,传铭受命监视蔡锷,裴子东在传铭出没处遇到潇潇,让她不要对传铭轻举妄动,把报仇的事交给他,潇潇在他面前答应,其实并未离开。她到传铭家刺杀未果,反而被传铭囚禁了起来。

    第33集
      已是传铭手下的钱串儿盯梢蔡锷却中了裴子东的调包计,钱串儿放走了蔡锷,为自保只得抓了裴子东顶罪。传铭严刑拷打裴子东,裴子东却还是耍了传铭,传铭在袁克定面前抬不起头来。袁克定提出袁世凯即将提前称帝,要传铭回去绣龙袍将功赎罪。  传铭绣龙袍苦于没有人手,绿珠帮他把在家乡生活不下去来讨生计的素素骗来,传铭更是在绿珠怂恿下,以沈母病重之名把兰馨诱到了北京。京郊荒山,传铭绿珠把兰馨素素囚禁起来绣龙袍,两人却消极怠工,传铭想出用裴子东要挟兰馨,为保护裴子东的性命,兰馨答应开绣。

    第34集
      兰馨的开绣,反而让传铭妒火中烧,他终于明白了裴子东在兰馨心中的地位。等不及绣完龙袍,他便命令看守裴子东的钱串儿把他杀了,否则就要了钱串儿的命。钱串儿危机中给了裴子东一个铜质酒瓶让他护在胸口,乱枪之中,裴子东保住了性命。传铭一时中计,钱串儿放裴子东走,却被反应过来的传铭派人跟上,为保护裴子东,钱串儿把他推下山坡,自己中枪倒地,奄奄一息的钱串儿爬到一直爱恋的素素面前,素素哭喊着却不能让钱串儿活过来。  传铭面对兰馨,假称裴子东已死,兰馨痛不欲生中挑断自己手筋,鲜血飞溅在龙袍上,龙袍被毁。传铭和绿珠只得把兰馨素素丢在荒山上让手下看守,去樊家绣庄取龙袍。素素兰馨逃跑,途中素素为保护兰馨被枪杀。  袁世凯倒台,樊逸泰在众人的讨伐下无路可走,选择了悬梁自尽。  传铭绿珠被通缉,裴子东负责捉拿要犯,却被狗急跳墙的传铭放了冷枪,裴子东生命垂危,兰馨赶到。传铭被捉拿。

    第35集
      医院,兰馨为裴子东献血,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人就是他,裴子东九死一生,却落下了腿部残疾。  牢狱中,兰馨威逼传铭签离婚协议,传铭愤怒签下。绿珠听到传铭被判死刑,装疯拼到辜家放火烧辜家绣坊,要置兰馨于死地,没想到屋中的却是纯园,赵公公为救纯园葬身火海。  裴子东苏醒过来,却恨不能接受自己的残腿。一直在医院陪护的兰馨得知辜家绣坊被烧急忙赶回,安慰失去赵公公的纯园。绿珠装疯卖傻抢走《瑞鹤图》,把兰馨诱到悬崖。两人对决,最后时刻兰馨的人格力量让一辈子活在狭隘的争斗中的绿珠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绿珠丢下《瑞鹤图》跳崖。  传铭以自己家中藏有宝物为由回到家中,却在看守的眼皮底下逃脱。  不想拖累兰馨的裴子东悄悄离开,兰馨一边用左手继续绣《瑞鹤图》一边等待他的归来。  几年后兰馨绣完《瑞鹤图》,千山万水找到裴子东,却被传铭跟踪,传铭要杀死裴子东,裴子东为救兰馨甘愿牺牲性命,兰馨情愿和裴子东一同死,两人的炽烈情感让传铭的整个世界崩溃,他举枪自尽。  经历了人生多少起起落落悲欢离合的兰馨和裴子东紧紧拥抱在了一起。《瑞鹤图》终于绣成,传承世代。

演职员表

演员表

职员表

导演 金鳌勋,黄伟杰
编剧 金鳌勋,黄伟杰
配音导演 黄湛
联合摄制
上海新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
上海桑达媒体传播有限公司

角色介绍

沈兰馨(秦岚饰),兰馨兼具传统美德和独特魅力于一身,替代辜家女儿被送入宫廷,凭着自己的勤学苦练与善良真挚,几次为国人争光,为辜家增光,却因为依旧女儿身,无法在辜家认祖归宗。
她的感情也一路凄凄惨惨,和原本两小无猜,心心相印的辜传铭,却因性格的原因、家族的陈规、命运的捉弄,在那个风云变幻得年代里,最终分道扬镳。
历经磨难的兰馨终于成为一代绣界大师,外国友人从她所绣织品《瑞鹤图》中,看出了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磨难和祈祷和平的信念,惊叹不已,将《瑞鹤图》送去了世博会,并获得金奖,兰馨将濒临绝境的绣艺重现了辉煌。
辜传铭(李宗翰饰)备受严苛教育,为了辜家尽心尽力,但却因利欲熏心,走偏了方向,终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且葬送辜家,使得家业败落其手,自己也不得善终。

音乐原声

片头曲
百年一瞬
作词山青青
编曲徐肖
演唱张佳
望百年好比一瞬间
繁华用尽
只因用情太深
望流水 好似流年
浮云恰似浮现在眼前
我站在山顶俯首望
秋风望泪眼
望百年好比一瞬间
繁华用尽
只因用情太深
望百年好比一瞬间
繁华用尽
只因用情太深
片尾曲
十绣
作词山青青
编曲徐肖
演唱陈静
一绣高山
山青水常转
二绣明月
清风一片云
三绣百花
引得蝴蝶争朝霞
四绣天涯
道不尽苍桑变化
多少丝线穿越
层层叠叠故事网
却无法停歇
我用我的情感思念
绣出你的挣扎和眷恋
我用青春和容颜
绣一个百年不变的预言
五绣童年
姐妹来笑话
六绣名画
墨香带怡然
七绣相思
时光流水千万长
八绣牵挂
聚散两依依
多水光阴流转了
恩恩怨怨的往事
却依然浮现
我用我的情感思念
绣出你的挣扎和眷恋
我用青春和容颜
绣一个百年不变的预言
九绣前朝往事难回首
十绣望穿秋水人依旧

幕后制作

在《绣娘兰馨》中,秦岚完美演绎了一个旧时代妇女自强不息、终有所成的故事。琼瑶阿姨的爱将美女秦岚饰演的兰馨,她的古装扮相和成熟的演技,再加上剧中纷繁复杂的人物和时代背景,撑起了一部大戏。
由于该剧拍摄期间秦岚(blog)和黄晓明(听歌)刚分手,秦岚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秦岚拍摄《绣娘兰馨》时正好传出与黄晓明分手,剧组人员都说那时秦岚拍戏特别认真,而且拍戏时秦岚经常眼泪不停,似乎是在用该剧来疗“情伤”。昨天记者问起此事,秦岚听了大笑说她从来工作和感情分得很开,不会把生活上的事情带到工作中去。至于拍这部片子特别用心,她表示自己对于每个角色都很认真去演,所以大家看到戏中她哭得很自然。
拍完《绣娘兰馨》以后,秦岚已有大半年没有接新戏了,于是媒体记者又在她的感情问题上打转,问她是否因为走不出感情困惑而“停产”。对此秦岚摇头否认,她表示休息只是为了调整,这几年拍了太多戏了,需要沉淀下来去思考一下,而且接到的剧本也不是很满意,所以她把许多剧本都推掉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