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肥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1:用作肥料的粪、堆肥2:为田地施肥的有机物3:与腐烂的植物质混合用作肥料的粪便

制作

粪,《康熙字典》释文有“秽也”、“是粪土也”、“又治也,培也”等意;“《礼·月令》:可以粪田畴。疏:壅苗之根。《荀子·致仕篇》:树落粪本。”其中,本文所想表述的是“粪”于人可用之处,即往土地中施加粪肥。《新华字典》(商务印书馆,1979年12月修订第5版,1980年11月北京第1次印刷),释义有“屎,粪肥,可做肥料”。做肥料的“粪”一般为干粪。我国古代的先民就已经知道以粪肥来肥田。
旧时没有化学肥料,耕种靠人类粪便、河塘淤泥、沥腐植物茎叶、草木灰、可沥腐性垃圾、村沟污水以及花生豆麸等为肥料。至20世纪二三十年代始见进口化肥传入,惟价格昂贵,一般只施用于抢时间季节的高价作物。至60年代,化肥仍是稀罕之物。上述随处可用人力取得之各种肥料,历来为农家喜用,耕种不可缺少之物。  
北方粪肥的制作流程为:秋天把玉米秸杆切成小段,再按上下顺序呈经纬状堆为一,往上泼浇粪尿水,必须达到使其长时间的浸泡即发效果,然后令其发酵,也可加入烧完后的富含钾肥草木灰木炭,到来年春季即会沤干成小块小块灰黑色的肥料或带有水质的灰黑色的肥料水,此即粪肥;亦可用麦草垛来制作粪肥。在粪肥制作过程中往秸杆垛里总会随时添加其他植物的茎、蔓、叶或打扫庭院起的枯树枝条等。
南方粪肥的制作程序为:邑城与各圩镇,旧日由四郊农民于夜间挑桶进城,到各户收粪便,俗称“尿倒”。20世纪40年代逐渐以单车挂桶搬运粪便,并逐步代替了担粪方式;至70年代,仍见张家边、濠头、环城等地农友骑单车到石岐城区运送粪肥。约在20世纪50年代石岐清粪队成立,其时,清粪工人仍以肩挑尿桶清肥;70年代末以来,始逐步改为密封式人力车与汽车接驳并使用电动水泵来掏粪。
此外,还有拾猪屎一项。旧日农村屋宇疏落,村场空地很多,而农家寮舍浅窄,又缺资建猪舍。因此,所养猪只多数为牧式,大小猪早放晚归,任由他们游荡于道巷空场,觅食草根嫩荚,边吃边屙,猪屎随处可见。有以收集猪粪为业之家,每天全家出动,各携畚箕(又称粪篸)及小耙子,由早至晚,穿街过巷,捡拾猪屎狗粪,贮积或晒干,售与菜农、果农、养鱼户等。有些居屋较集中、户口较多的村庄,每年由村公所将村中猪粪捡拾权开投,收取“猪屎费”,惟高标投得者可以捡拾,不准其他人问津。捡粪之家的收入,一般比贫雇农的收入略高,但其劳动辛苦异常,艰难捱得几个血汗钱,还要给村公所缴费。旧社会之不公,可见一斑。今天,各地农村罕见猪只行走于街巷,农家养猪有围栏(称猪舍、猪簏、猪兜或猪巢),户外无猪粪,捡粪者亦早已敛迹矣。
小冈平原(农田区)和丘陵地带(山区),农家终年积集土杂肥料:置瓮缸或建灰沙池以贮集人畜粪便;收集薯、藤、菜、荚、瓜、豆蔓条等堆沤或踩入田泥沤腐;积集有机质垃圾,经筛选备用等。旧日,小冈平原乡村,四季常见农友肩挑大木桶,穿街过巷收购农家肥,或为生活较富裕之家清理厕间,或以菜蔬以易。一般贫民之家,常置瓮缸于门外贮积粪便售与农户。曾有以择麻搓线为业者,将浸麻水倾入瓮中,以充尿水售与收肥者,闹起“卖假肥案”,争执不休。现在听来,这种卖假尿水事件,确实可笑。然而,这些事实,却反映了旧社会的贫困面貌。以往,村镇社学、书塾、学堂、学校所设厕间,所积贮的粪尿水,由书童或校工管理收益,以弥补他们微薄的收入。人尿乃肥效颇高之肥料,是不愁无人收购的。因之,时有偷尿案发生,有的贫困农户,窥伺书童、校工不在,将尿水舀光挑走。这种犹如伸手到乞儿里偷吃的行为,是严重缺乏肥料及务农者生活艰辛的反映。

作用

使用粪肥与化肥比较,对农作物不良影响很小,所以我国自古耕种田地必用粪肥,它包含人粪、鸡粪、猪粪、牛粪等等。目前,因国家对绿色有机食品的大量需求,所以恢复先民做法,重新使用粪肥又成为当前耕种田地时所必须。但是由于化肥的价钱越来越少很多种田的都代替了牛粪

引申

正因为粪在劳动人民的眼中为褒义词,屎为中性贬义词,如俗语所说的“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与“占着茅坑不拉屎”等。是故才有号称南齐北邓的邓散木自号粪翁一事。也正是粪翁对这种洒脱不羁、特立独行的特意追求,方使得他颇受人人都拉屎但很多人却都不愿做掏粪工的社会瞧不起。所以最后粪翁不得已郁郁而终。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