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西汉刘向所编书籍)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书籍简介

管子 刻本书影

管子 刻本书影

中国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前476)齐国政治家﹑思想家管仲及管仲学派的言行事迹。《管子》是先秦时期各学派的言论汇编,内容很庞杂,包括法家、儒家、道家、阴阳家、名家、兵家和农家的观点。《管子》的成书过程是历史发展的结果。管仲在世之时由于其功业显赫, “立言”精辟,他的追随者便开始收集整理其言行,春秋中后期管仲的事迹和学说被管仲学派传人丰富发展,战国时期管仲学派及其学说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稷下学宫建立后,管仲学派与百家争鸣交流,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学说体系,从而为《管子》一书的完成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可见《管子》非一人一世之作。它是管仲学派学术成果的总结。在西汉刘向校勘、编订《管子》之前,《管子》一书已经广泛流传。刘向编定的《管子》共有86篇﹐今本实存76篇﹐其馀10篇仅存目录。《管子》一书的思想,是中国先秦时期政治家治国、平天下的大经大法。《管子》是中国传统国学的煌煌大典之一。
《管子》76篇﹐分为 8类﹕《经言》9篇﹐《外言》8篇﹐《内言》 7篇﹐《短语》 17篇﹐《区言》5篇﹐《杂篇》10篇﹐《管子解》 4篇﹐《管子轻重》 16篇。书中《韩非子》﹑贾谊《新书》和《史记》所引《牧民》﹑《山高》﹑《乘马》诸篇﹐学术界认为是管仲遗说。《立政》﹑《幼宫》﹑《枢言》﹑《大匡》﹑《中匡》﹑《小匡》﹑《水地》等篇﹐学术界认为是记述管仲言行的著述。《心术》上下﹑《白心》﹑《内业》等篇另成体系﹐当是管仲学派﹑齐法家对管仲思想的发挥和发展﹐学术界也有人认为是宋钘﹑尹文的遗著。
《水地》提出水是万物本原的思想﹐学术界有人认为这是管仲的思想﹐也有人认为是稷下唯物派的思想。
《心术》上下﹑《白心》﹑《内业》中﹐提出了精气为万物本原的朴素唯物主义精气说﹐认为万物﹑人都产生于精气﹔精气是一种精细的气。说“凡物之精﹐此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列星”﹐“精也者﹐气之精者也”。文中也讲“道”﹐认为道是“虚而无形”﹐不能被感官直接感知﹐口不能言﹐目不能见﹐耳不能听。道与精气的关系﹐讲得不明确。

书籍影响

管仲学派认为﹐精气是构成万物的最小颗粒﹐又是构成无限宇宙的实体﹐说明了世界的物质性。
《管
《管子·地员》

《管子·地员》

子》在唯物主义的方向上朴素地解决了物质和精神的关系﹐认为﹐有意识的人﹐是由精气生成的。他说“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和乃生﹐不和不生”﹐“气道乃生﹐生乃思﹐思乃知﹐知乃止矣”。这是把物质摆在第一位。
《管子》没有否定鬼神﹐但它认为鬼神也是由精气生成的。说精气“流于天地之间﹐谓之鬼神”。把鬼神视为普通一物﹐否认它是超自然的存在﹐反映出唯物主义的泛神论思想。
《管子》认为﹐认识的对象存在于认识的主体之外。它说:“人皆欲知﹐而莫索其所以知﹐其所知﹐彼也﹔其所以知﹐此也”。又认为﹐在认识过程中﹐主体要舍弃主观臆断﹐以外物为认识根据﹐要反映外物的真实情况。它称这种认识方法为“静因之道”﹐说:“是故有道之君﹐其处也若无知﹐其应物也若偶之﹐静因之道也”。这在认识论上属于唯物主义
《管子》的精气论在中国唯物主义宇宙观发展史上有重要意义﹐对中国唯物主义的发展产生过深远影响。后来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如王充﹑柳宗元等﹐都受过它的影响。
《管子》在诸子百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研究古代政治、经济、法律等各方面思想的珍贵资料。

研究专著

戴望,《管子校正》。
颜昌峣,《管子校释》。颜氏此书用力颇勤,值得参考。但不幸遗稿交给某书社出版,标点错误百出,不忍卒读。
管子,明天启元年闵氏套印刊

管子,明天启元年闵氏套印刊

郭沫若、闻一多、许维遹等:《管子集校》。这本书出版时当作郭沫若先生的独著,曾收入“郭沫若全集”的“历史编”。
马非百:《管子轻重篇校诠》,这书对管子成书的年代估计得比较晚,但理论不充足。

四库提要

·二十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旧本题管仲撰。刘恕《通鉴外纪》引傅子曰管仲之书,过半便是后之好者所加,乃说管仲死后事,轻重篇尤复鄙俗。叶适《水心集》亦曰,《管子》非一人之笔,亦非一时之书,以其言毛嫱、西施、吴王好剑推之,当是春秋末年。今考其文,大抵后人附会多於仲之本书。其他姑无论,即仲卒於桓公之前,而篇中处处称桓公,其不出仲手,已无疑义矣。书中称经言者九篇,称外言者八篇,称内言者九篇,称短语者十九篇,称区言者五篇,称杂篇者十一篇。称管子解者五篇,称管子轻重者十九篇。意其中孰为手撰,孰为记其绪言如语录之类,孰为述其逸事如家传之类,孰为推其义旨如笺疏之类,当时必有分别。观其五篇明题管子解者,可以类推,必由后人混而一之,致滋疑窦耳。晁公武《读书志》曰,刘向所校本八十六篇,今亡十篇。考李善注陆机《猛虎行》曰,江邃《文释》引《管子》云,夫士怀耿介之心,不荫恶木之枝,恶木尚能耻之,况与恶人同处?今检《管子》,近亡数篇,恐是亡篇之内而邃见之。则唐初已非完本矣。明梅士享所刊,又复颠倒其篇次。如以牧民解附牧民篇下,形势解附形势篇下之类,不一而足,弥为窜乱失真。此本为万历壬午赵用贤所刊,称由宋本翻雕。前有绍兴己未张嵲后跋云,舛脱甚众,颇为是正。用贤序又云,正其脱误者逾三万言。则屡经点窜,已非刘向所校之旧,然终愈於他氏所妄更者,在近代犹善本也。旧有房玄龄注,晁公武以为尹知章所托,然考《唐书·艺文志》,玄龄注《管子》不著录,而所载有尹知章注《管子》三十卷。则知章本未托名,殆后人以知章人微,玄龄名重,改题之以炫俗耳。案《旧唐书》,知章,绛州翼城人。神龙初,官太常博士。睿宗即位,拜礼部员外郎,转国子博士。有《孝经注》、《老子注》,今并不传,惟此注藉元龄之名以存。其文浅陋,颇不足采。然蔡绦《铁围山丛谈》,载苏轼、苏辙同入省试,有一题轼不得其出处,辙以笔一卓而以口吹之,轼因悟出《管子注》。则宋时亦采以命题试士矣。且古来无他注本,明刘绩所补注,亦仅小有纠正,未足相代。故仍旧本录之焉。

目录篇章

牧 民 第 一
霸 言 第 二 十 三
任 法 第 四 十 五
明 法 解 第 六 十 七
形 势 第 二
问 第 二 十 四
明 法 第 四 十 六
臣 乘 马 第 六 十 八
权 修 第 三
谋 失 第 二 十 五
正 世 第 四 十 七
乘 马 数 第 六 十 九
立 政 第 四
戒 第 二 十 六
治 国 第 四 十 八
问 乘 马 第 七 十
乘 马 第 五
地 图 第 二 十 七
内 业 第 四 十 九
事 语 第 七 十 一
七 法 第 六
参 患 第 二 十 八
封 禅 第 五 十
海 王 第 七 十 二
版 法 第 七
制 分 第 二 十 九
小 问 第 五 十 一
国 蓄 第 七 十 三
幼 官 第 八
君 臣 上 第 三 十
七 主 七 臣 第 五 十 二
山 国 轨 第 七 十 四
幼 官 图 第 九
君 臣 下 第 三 十 一
禁 藏 第 五 十 三
山 权 数 第 七 十 五
五 辅 第 十
小 称 第 三 十 二
入 国 第 五 十 四
山 至 数 第 七 十 六
宙 合 第 十 一
四 称 第 三 十 三
九 守 第 五 十 五
地 数 第 七 十 七
枢 言 第 十 二
正 言 第 三 十 四
桓 公 问 第 五 十 六
揆 度 第 七 十 八
八 观 第 十 三
侈 靡 第 三 十 五
度 地 第 五 十 七
国 准 第 七 十 九
法 禁 第 十 四
心 术 上 第 三 十 六
地 员 第 五 十 八
轻 重 甲 第 八 十
重 令 第 十 五
心 术 下 第 三 十 七
弟 子 职 第 五 十 九
轻 重 乙 第 八 十 一
法 法 第 十 六
白 心 第 三 十 八
言 昭 第 六 十 杂 篇 十 一
轻 重 丙 第 八 十 二
兵 法 第 十 七
水 地 第 三 十 九
脩 身 第 六 十 一 杂 篇 十 二
轻 重 丁 第 八 十 三
匡 君 大 匡 第 十 八
四 时 第 四 十
问 霸 第 六 十 二 杂 篇 十 三
轻 重 戊 第 八 十 四
匡 君 中 匡 第 十 九
五 行 第 四 十 一
牧 民 解 第 六 十 三 管 子 解 一
轻 重 己 第 八 十 五
匡 君 小 匡 第 二 十
势 第 四 十 二
形 势 解 第 六 十 四
轻 重 庚 第 八 十 六
王 言 第 二 十 一
正 第 四 十 三
立 政 九 败 解 第 六 十 五
霸 形 第 二 十 二
九 变 第 四 十 四
版 法 解 第 六 十 六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