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肇强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简肇强,1933年7月生,广东东莞人。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表演艺术家,著名配音演员,节目主持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广东戏剧家协会名誉理事。曾任广东话剧院艺术指导, 广东朗诵艺术学会副会长。八十年代在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中担任大岛茂的配音,在香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中担任霍元甲的配音,还在《排球女将》和《火星叔叔马丁》中担任重要角色配音。

个人履历

简肇强 1933年7月生,广东东莞人。广东话剧院艺术指导,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广东朗诵艺术学会副会长。1960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他曾在近50部话剧中担任主角,如《家》中的觉慧、《灰姑娘》中的王子、《甲午海战》中的李培青、《最后一幕》中的应放、《红岩》中的成岗、《年青一代》中的肖继业、《万水千山》中的李有国、《广州惊雷》中的周文雍、《泪血樱花》中的秦滔、《白奴》中的汤姆斯、《奥赛罗》中的伊阿古《急流》中的刘裕厂长、《都市梦寻》中的林基业总经理等。曾创作独幕话剧《来参观的人》(合作),并出版单行本。1981年收入《广东话剧选》(1949至1979),该剧曾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湖北、广西、云南等省、市剧院(团)演出。有论文《动于衷、形于外》(论表演艺术)、《说的比唱的好听》(论朗诵艺术)、《动情、传神、还魂》(论配音艺术),先后在《戏剧艺术资料》、《广东艺术》以及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刊《青艺》上发表。曾为上千部(集)电视译制片中的主角配音,深受广大观众喜爱,为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做出突出贡献,影响较大的有《排球女将》中的速水大介教练,《日瓦戈医生》中的日瓦戈,《霍元甲》中的霍元甲,《血疑》中的大岛茂等。1985年获全国第三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配音演员奖。1987年获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1991年获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中国话剧“振兴奖”。并获广东省戏剧家协会首届广东戏剧家突出贡献奖。1992年10月获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专家政府特殊津贴。业绩已入编《世界名人录》、《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文艺家传略》、《中国人才大辞典》、《当代戏剧家传略》等辞典刊载。

所获荣誉

从艺50多年来,曾在近50部话剧中担任主要或重要角色,如《家》中的觉慧,莫里哀(法)名剧《史嘉本诡计》中的雷昂德少爷,《灰姑娘》中的王子等……曾编、导、演了独幕话剧《来参观的人》(合作),并出版了单行本,1981年收入《广东话剧选》(1949-1979)。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先后为几千部(集)电视译制片配音,影响较大的有《排球女将》中的速水大介教练,《海蒂》中的西斯曼等。特别是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中的大岛茂,反应强烈,享誉全国。
1985年获全国第三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配音演员奖。1987年获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1991年获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中国话剧“振兴奖”。并获广东省戏剧家协会首届广东戏剧家突出贡献奖。1992年10月获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专家政府特殊津贴。

相关新闻

30岁以上的人,也许绝大部分都会记得当年风迷全国的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剧中大岛茂那深沉、浑厚的嗓音,给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给大岛茂配音的就是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表演艺术家、著名配音演员简肇强。20年过去了,当简肇强踏着坚实的脚步向我们走来,听着他那依旧充满磁性的嗓音,那种源自心底的一种特别感觉,依然如当年一样震动、熟悉、亲切……
体验人生的重大转折:“私奔”到文工团
记者是在第三届广东省老年文化艺术节晚会现场见到简肇强的。
一袭雪白笔挺的西装,一副茶色眼镜,洪亮的声音,谁能想到这已是个70多岁的老人?他那挺拔的身姿,也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煞是耐人寻味:那脸庞上纵横交错的沟壑,那青丝旁再也掩饰不住的银丝,既是岁月的印记,更是智慧的象征。
这次老年文化艺术节,简肇强被邀做主持人。对一个多年的文艺工作者,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主持词送到他手里时,离晚会开幕只有几个小时了。让大家深感惊讶的是,他硬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主持词背了下来。
此时,听着他那富含穿透力的声音,看着他那份成竹在胸、从容不迫的样子,你不但无法把他与一个70多岁的老人联系起来,而且还会不由得惊叹他那深厚的艺术功底。
一开口,简肇强讲的就是他奉行的人生格言:人生总是烦恼的时候比愉快的时候多,要想活得愉快,就要正确对待烦恼。
与其说这是70多年的人生岁月给予简肇强的彻悟与智慧,毋宁说这是一种执着、坚强的信念的力量。这个70多岁的老人天性豪爽,正是他那开朗的性格,使他跨过了人生一道又一道坎,度过了许许多多的艰难岁月。
就拿主持这次艺术节晚会来说,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对素来视艺术为生命的简肇强来说,确实是件烦人的事,但他认为烦也没用,“一样克服:各个击破”,就是凭着这种从容的心态,他成功地主持了这场晚会,赢得了满堂喝彩。
简肇强的同学都说他天生就是演戏的料。小时候,简肇强做医生的母亲十分爱看戏,还整天被母亲抱在怀里的简肇强也许就是这样被植入了艺术的胚芽。还在青春年少时,简肇强就觉得他跟演戏有一种莫名其妙、独特的缘,对演戏他是那样的痴迷与神往,以致神不守舍。但简肇强如愿以偿成为一名演员,他说还是全靠他的“私奔”。原来,在一次参加华南文工团戏剧训练班时,简肇强被团里的史进教师慧眼识英才。为了能留在华南文工团,还在广雅中学上高二的简肇强整天缠着卢动校长,恳求他大开绿灯。而爱才心切的卢校长却希望简肇强能念完高中,再去考正规的戏剧学院。可惜简肇强铁了心想去华南文工团,竟弄得茶饭不思。万般无奈的卢校长只好下令将简肇强禁闭一周,要他好好地反思反思。这种由好心而带来的挫折并没有使简肇强心灰意冷,他脑子里整天想着的都是怎样才能打动校长。后来,机会终于来了,趁卢校长外出开会,简肇强又磨上了卢炽辉副校长,他声情并茂的语言最终让卢副校长心有不忍,批准了他的要求。简肇强觉得他就像一只挣脱了羁绊的快乐鸟儿,毅然地飞进了华南文工团。这一落脚,便是50多年。
前两年,卢动老校长还在世时,每次见到也已是两鬃白发的简肇强,他都会捏着简肇强的鼻子戏谑地说:“当年的你啊,真是个不听话的学生,很不听话!”每每这时,简肇强总是调皮地回道:“听您的,就不是今天的简肇强啦!”这便是简肇强!50多年的演艺生涯,50多年的风风雨雨,50多年的人生体验,世事变迁,人生沧桑,惟一痴心不改的便是对演艺的真与情,爱与恋。
正如人生的道路永远不会平坦,艺术的征程也不可能一帆风顺一样,初出茅庐的简肇强便栽了个不小的跟头。那时,刚成立的华南话剧团排演曹禺名剧《家》,话剧团第一任团长史进饰剧中的觉慧,让简肇强演他的B角。如此委以重任,简肇强感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首次登台演出时,简肇强不慎一脚就把亭前的台阶踩翻,戏无法进行下去,只好闭幕重来。退到后台的简肇强心急如焚,觉得观众数千双眼睛像箭一样射向他,让他无地自容。演出结束后,想到这次的惨败,简肇强难过极了,一声不吭地呆在一旁直流眼泪。史进团长连夜把他叫到家中,没有责备,温和的声音里满是安慰、鼓励和劝导。史团长帮他分析出错的原因,启发他如何生活在角色之中,排除心理紧张,同时指出他要苦练表演基本功。史团长的理解与宽容令简肇强感到无比的温暖,心里也陡然生起了一股无穷的动力。 淡然泰然顺逆境 安然坦然平常人 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不和谐之音,简肇强还万分感慨地说,正是这一次挫折与失败,使他懂得了人生的许多道理,并以此为鉴,在今后的人生中,努力做到了“顺境时,淡然;逆境时,泰然;平常时,安然;待人时,坦然。”文革10年,被扣上了“黑线”的“红人”、“尖子”、“宠儿”的简肇强被迫“游手好闲”,虽然他也曾想不通,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泰然地面对许多不公平的待遇。因而,那时,即便不能再登台,更兼病痛缠身,家庭经济拮据,也没有摧垮他对生活的信念。他的“没心没肺”般的乐呵呵在团里是出了名的。 “这些事烦不烦?烦!可烦又能怎么样?不如不烦!”逆境时,简肇强始终这样保持着一种乐观平和的心态,笑看人生。“大红大紫”时,他一样能够正确地对待成绩,正确地审视自己。每一个成功的演员,他的身边必定有鲜花、掌声,也免不了有批评与指责。当有些不同的声音传来时,简肇强从来不以名人自居,既不气馁,也不狂躁,总是先告诫自己冷静,认真去思考这些反对的声音的由来,如果真的是工作中不小心出现的一些差错,哪怕小到只念错一个字,简肇强也总是十分认真地对待,甚至亲自给观众回信致歉。 在团里,简肇强的人缘一直都很好,甚至连吃一餐饭,大家都争着跟他坐一桌,听他讲从四面八方收集来的笑谈,大家在开怀大笑的同时,都觉到了生活的轻松与愉快。在那个生活清苦的年代,这几乎成了团里人最大的乐趣了。然而,有时,简肇强在工作中体现出来的 坚韧与执着,却也是让你不能不体昧到他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的奥妙之一,不能不心生佩服的。对待自己的工作,简肇强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看重质量的。惟其认真与执着,他才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的成绩与荣誉,被同行和观众认可。1979年,广东话剧团演出了上百场的话剧《泪血樱花》。简肇强饰演外科主治医生秦滔,其中有这么一句台词:“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如商。”为了搞清楚“参(音shēn)”的读音,简肇强查阅了辞海,一直按照正确读音去念。不想,有一位大学教授写来一封批评信,认为“参”应该念“cān”。导演连气都没跟简肇强通一声,就直接把信贴到观众意见栏。正在化妆的简肇强知道后,开始时心里有点憋气,但想到还要出台,他抑制住了自己的激动。导演要求他按照教授的意见去处理,简肇强认真地说:“对不起,导演,这个字我查过辞海,我还读shēn。” 简肇强一直认为,克服困难时得到的快乐远比顺境时更快乐。因为他这种天生的乐观,70多岁的简肇强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小,心态也不曾见老。 “老歌星” 的退休生活:一切顺其自然 “退下来后比不退休还忙。”简肇强是这样形容他的退休生活的。他经常跑来跑去参加各种表演,主持各种晚会,这种忙碌运动量本身就很大,所以到现在他仍然没有特意去做一些养生保健运动。相反,他还常被朋友笑他过的是歌星一样的生活,他说那他就是“老歌星”了:他最怕早睡早起,一般情况下,他晚上都要12点以后才能睡,早上得9点以后才起来。一般看来,这种生活规律原本是不利于老人养生的,但简肇强却追求顺其自然,他说这种生活方式并没给他带来过多的影响,除了有点高血压,别的都很正常。他认为,这样的体魄,主要还是源自于心态好,万事都看得开。他给自己目前的定位依然是“做笑看人生的人,不要被烦恼烦倒,不要被困难难倒,要老有所乐。”每每碰到烦恼的时候,他就扎进书堆里,报刊中,用知识来驱赶内心的烦躁。 他十分崇尚“五可”之说:“童年无知,可爱;少年无知,可笑;青年无知,可怜;中年无知,可叹;老年无知,可悲。” 因为读的书多,接受新生事物快,思想不落后,也使他能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去超然地看待世间、家庭之事。简肇强的大儿子已经是40多岁的人了,因为对生活有自己的观念与想法,至今未能让70多岁的简肇强抱上孙子。有人问简肇强烦不烦,担不担忧。他坦然地说仔大仔世界,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做主吧。“我至少现在不用像有的朋友那样成了孙子的孙子了。哈哈……”说着,简肇强就大笑起来。 的确,暂时没有抱上孙子,简肇强并没有觉得人生就缺少了什么,他有自己的天地自己的生活,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在简肇强的生命里,他觉得最重要的是他的妻子范细安。直到现在,无论走到哪里,简肇强仍然深情地说他的成绩有妻子一半的功劳。这个与简肇强一同走进华南文工团的女人原本也富有艺术才华,从小弹得一手好钢琴,是那命运多舛的年代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之路。这也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她与简肇强相儒以沫50年,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记者很想知道她眼里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只有一句话:很平常,我们都很看得开。想到妻子,简肇强至今还说欠了她大多太多。但50年来的相依相伴,休戚与共,又使他们特别心满意足:他们共同走出了人生的潇洒与从容……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