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欧根尼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第欧根尼(希腊文Διογνη 英文Diogenēs,约公元前412—前324)“锡诺帕的第欧根尼”(Diogenēs o Sinopeus,亦译狄奥根尼、戴奥真尼斯)古希腊哲学家,出生于一个银行家家庭,犬儒学派的代表人物。活跃于公元前4世纪,生于锡诺帕(Σινπη,Sinopeus,现属土耳其),卒于科林斯。他的真实生平难以考据,但古代留下大量有关他的传闻轶事。

思想

他认为除了自然的需要必须满足外,其他的任何东西,包括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是不自然的、无足轻重的。他强调禁欲主义的自我满足,鼓励放弃舒适环境。作为一个苦行主义的身体力行者,他居住在一只木桶内,过着乞丐一样的生活。每天白天他都会打着灯笼在街上“寻找诚实的人”。第欧根尼揭露大多数传统的标准和信条的虚伪性,号召人们恢复简朴自然的理想状态生活。后来他师承苏格拉底的弟子安提斯泰尼,以身作则发扬了老师的“犬儒哲学”,试图颠覆一切传统价值。他从不介意别人称呼他为“狗”,他甚至高呼“像狗一样活着”。人们把他们的哲学叫做“犬儒主义”(Cynicism)。他的哲学思想为古希腊崇尚简朴的生活理想奠定了基础。归到他名下但现已失传的各种著作中。

轶事

亚历山大

据说第欧根尼住在一个木桶里,所拥有的所有财产包括这个木桶、一件斗篷、一支棍子、一个面包袋。有一次亚历山大大帝访问他,问他需要什么,并保证会兑现他的愿望。第欧根尼回答道:“我希望你闪到一边去,不要遮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大帝后来说:“我若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是第欧根尼。”
他躺在光溜溜的地上,赤着脚,胡子拉茬的,半裸着身子,模样活像个乞丐或疯子。可他就是他,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大清早,他随着初升的太阳睁开双眼,搔了搔痒,便像狗一样在路边忙开了他的公事”。他在公共喷泉边抹了把脸,向路人讨了一块面包和几颗橄榄,然后蹲在地上大嚼起来,又掬起几捧泉水送入肚中。他没工作在身,也无家可归,是一个逍遥自在的人。街市上熙熙攘攘,到处是顾客、商人、奴隶、异邦人,这时他也会在其中转悠一二个钟头。人人都认识他,或者都听说过他。他们会问他一些尖刻的问题,而他也尖刻地回答。有时他们丢给他一些食物,他很有节制地道一声谢;有时他们恶作剧地扔给他卵石子,他破口大骂,毫不客气地回敬。他们拿不准他是不是疯了。他却认定他们疯了,只是他们的疯各有各的不同;他们令他感到好笑。此刻他正走回家去。
他没有房子,甚至连一个茅庐都没有。他认为人们为生活煞费苦心,过于讲究奢华。房子有什么用处?人不需要隐私;自然的行为并不可耻;我们做着同样的事情,没什么必要把它们隐藏起来。人实在不需要床榻和椅子等诸如此类的家具,动物睡在地上也过着健康的生活。既然大自然没有给我们穿上适当的东西。那我们惟一需要的是一件御寒的衣服,某种躲避风雨的遮蔽。所以他拥有一张毯子——白天披在身,晚上盖在身上——他睡在一个桶里,他的名字叫第欧根尼。人们称他为狗”,把他的哲学叫做犬儒哲学。他一生大部分时光都在希腊的克林斯城邦度过,那是一个富裕、懒散、腐败的城市,他挖苦嘲讽那里的人们,偶尔也把矛头转向他们当中的某个人。
他的住所不是木材做成的,而是泥土做的贮物桶。这是一个破桶,显然是人们弃之不用的。住这样的地方他并不是第一个,但他确实是第一个自愿这么做的人,这出乎众人的想法。
第欧根尼不是疯子,他是一个哲学家,通过戏剧、诗歌和散文的创作来阐述他的学说;他向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传道;他拥有一批崇拜他的门徒。他言传身教地进行简单明了的教学。所有的人都应当自然地生活,他说,所谓自然的就是正常的而不可能是罪恶的或可耻的。抛开那些造作虚伪的习俗;摆脱那些繁文缛节和奢侈享受:只有这样,你才能过自由的生活。富有的人认为他占有宽敞的房子、华贵的衣服,还有马匹、仆人和银行存款。其实并非如此,他依赖它们,他得为这些东西操心,把一生的大部分精力都耗费在这上面。它们支配着他。他是它们的奴隶。为了攫取这些虚假浮华的东西,他出卖了自己的独立性,这惟一直实长久的东西。
有好多人对社会生活感到厌倦,都逃避到小小的农庄上、静静的乡村里,或隐居的山洞中,在那里过着简朴的生活。第欧根尼不这样做。他是一个传教士。他明确自己的生活目标,那就是“重铸货币”②:拭去人类生活上面的金银蒙尘,揭除陈规陋习的假面具,重新印上人类生活的真正价值。
公元前4世纪,其他伟大的哲学家如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主要是在自己的私塾里教学。但对第欧根尼来说,实验室和标本,大课堂和学生,这些都存在于芸芸众生中间。因此他决定住在雅典或科林斯,那里来自地中海一带的游客络绎不绝。他故意在大庭广众中这样做,目的是向世人显示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他认为世人大都是半死不活的,大多数人只是个半人。在中午,光天化日下,他打着一盏点着的灯笼穿过市井街头,碰到谁他就往谁的脸上照。他们问他何故这样,第欧根尼回答:“我想试试能否找出一个人来。”
有一次,见到一个达官贵人正让仆人帮他穿鞋,第欧根尼对他说:“他为你揩鼻涕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感到幸福:不过这要等到你的双手残废以后。”
曾经爆发过一场严重的战争,连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科林斯人都不禁惊恐万状。他们开始厉兵秣马,重新修建荒废已入的防御工事。第欧根尼也推着他那破旧的木桶在地上滚来滚去,“看到你们忙得不亦乐乎,”他说,“我想我也该干点什么事情啦!”
他就这样生活着——像一条狗,有些人这样说,因为他全然不顾社会规范,而且还朝他所鄙视的人咧嘴叫喊。此刻他正躺在阳光下,心满意足,乐也悠悠,比波斯国王还要快活(他常这样自我吹嘘)。他知道他将有贵客来访,但仍然无动于衷。
狭小的广场开始充满黑压压的人群。僮仆、士兵、文书、官员、外交家,他们逐渐在第欧根尼的四周围成一个圈子。他抬眼望去,就像一个清醒的人审视一群蹒跚的醉鬼,然后他摇了摇头。他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是亚历山大的奴仆。这位马其顿国王、希腊的征服者正在视察他新的王国。
年仅20岁,亚历山大比他的年龄要成熟和睿智得多。他像所有的马其顿人一样嗜酒,但他一般能够适可而止;他对待妇女彬彬有礼,不失骑士风度。像所有的马其顿人,他热衷打仗;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指挥官,但并非只是一部军事自动机器。他善于思考。亚历山大13岁就师从希腊最伟大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汲取希腊文化精华。亚里士多德教授他诗歌、哲学,特别是政权的形态和应用;此外还向他传授科学研究的方法。的确,正是从亚里士多德那里,亚历山大学会了从错综复杂的事物中找到富有启发性的东西。
眼下亚历山大在科林斯担任他父亲腓力二世所创建的希腊城邦联盟的首脑。他到处受欢迎受尊崇受奉承。他是一代英雄。他新近被一致推举为远征军司令,准备向那古老、富饶而又腐败的亚洲进军。几乎人人都涌向科林斯,为的是向他祝贺,希望在他麾下效忠,甚至只是想看看他。惟独第欧根尼,他身居科林斯,却拒不觐见这位新君主。怀着亚里士多德教给他的宽宏大度,亚历山大决意造访第欧根尼。
亚历山大相貌英俊,眼光炯炯有神,一副强健的身躯,披着带金的紫色斗篷,器宇轩昂,胸有成竹,他穿过两边闪开的人群走向“狗窝”。他走近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肃然起敬。第欧根尼只是一肘支着坐起来。他进入每一个地方,所有的人都向他鞠躬敬礼或欢呼致意。第欧根尼一声不吭。
一阵沉默。亚历山大先开口致以和蔼的问候。打量着那可怜的破桶,孤单的烂衫,还有躺在地上那个粗陋邋遢的形象,他说:“第欧根尼,我能帮你忙吗?
“能,”“狗”说,“站到一边去,你挡住了阳光。”
一阵惊愕的沉默。慢慢地,亚历山大转过身。那些穿戴优雅的希腊人发出一阵窃笑,马其顿的官兵们判定第欧根尼不值一提,也互相用肘轻推着哄笑起来。亚历山大仍然沉默不语。最后他对着身边的人平静地说:“假如我不是亚历山大,我一定做第欧根尼。”他们以为这话自相矛盾。但亚历山大说此话自有他的道理。他理解别人所不能理解的犬儒主义。他是第欧根尼所自称的“世界公民”。像第欧根尼一样,他崇拜海格立斯③的英雄形象,当别人只为自己的利益费尽心机之时,这位英雄却在为人类而摩顶放踵。他知道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只有征服者亚历山大和乞丐第欧根尼是自由的。
译注:①第欧根尼(Diogenes,?~约公元前320年)犬儒学派(希腊一哲学派别,它强调禁欲主义的自我满足,放弃舒适环境)的原型人物。他宣传犬儒派哲学,与其说是靠完整的思想体系,毋宁说靠个人的榜样。他揭露大多数传统的标准和信条的虚伪性,号召人们回复简朴的自然的生活。归到他名下的但现已失传的各种著作中,有对话、戏剧和一部《共和国》,该书描绘无政府主义者的乌托邦,人们在其中过着“自然”的生活。
亚历山大(Alexander III, the Great,公元前356~前323年)马其顿国王,世界征服者中的杰出人物。在马其顿征服希腊的战役中,年仅18岁的亚历山大起过非凡的作用。公元前336年,他父亲腓力二世遇刺身亡,亚历山大继任王位。同年挥师南下,到科林斯接受希腊各城邦(斯巴达除外)对他的宣誓效忠。公元前334年春,亚历山大征服了小亚细亚,击败了波斯大军。最后他的远征南至埃及,东到印度,行程有17600公里,征服了当时欧洲人已知世界的绝大部分。公元前323年春死于巴比伦,年仅32岁。亚历山大改变了世界历史,他使古希腊文化在近东统治长达1000年之久。
②早在第欧根尼转向哲学之前,他和父亲曾经被指控犯有伪造货币罪。第欧根尼毫不讳忌地翻开自己的“历史老帐”,并赋予新的解释。这里可以看出第欧根尼的玩世不恭也有其严肃的意义。
③海格立斯(Hercules),罗马神话中的英雄,即希腊神话传说中的赫拉克勒斯(Heracles)。他是宙斯和阿尔克墨涅所生,以非凡的气力和英勇的功绩著称。其中最有名的是他经历种种磨难,完成了12件苦差事(亦称大功),最后赢得了与奥林帕斯山众神一样永生不死的命运。

与秃子

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遭一个秃子谩骂后,说道:“我决不会回击。我倒欣赏你的头发,他早已离开了你那可恶的头颅而去了。”
这是说,幽默与讽刺是最好的回击。

旅行

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外出旅行,走到一条洪水泛滥的河边,站在岸上无法过河。有个经常背人过河的人,见他在那里为难,便走过来把他搁在肩上,很友好地背他渡过了河。他很感激这个人,站在河岸上抱怨自己贫穷,无法报答行善的人。当他正思索这事的时候,看见那人又在背别的人过河。第欧根尼走上前说:“对于刚才的事我不必再感谢你了。我现在知道,你不加选择的这样做,只是一种怪癖。”

人物相关

画作
作者 : 普桑
国家 : 〔法国〕
大小 : 160×221厘米
收藏地点 : 巴黎卢浮宫
1642年,普桑回到罗马后,一连画了许多掺杂神话与圣经典故的风景画,如1649~1650年间的风景画《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刻》(120×200厘米)、1651年作的风景画《皮拉姆和西斯韦》(192×273厘米)以及这一幅风景画《第欧根尼》。这种以风景为主,间杂神话或历史人物的画,是他的古典主义风景画的又一特殊创造。他的大部分创作离不开神话与历史题材,历史题材都取古罗马史迹。《第欧根尼》与他的其他风景画一样,主要精力不在于画人物,而在描绘自然景色。不过,夹杂了神话或历史人物的风景,总不免带有某种怀旧或想象的意味。风光景物的现实性减弱了,会令人产生对往事的回忆。
在这幅画上的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被画得很小,成了一种点缀,画家仔细地勾画这个形象,还在旁边画了一个哲学家的追随者。
第欧根尼是古希腊哲学中犬儒学派的倡导者。传说他接受哲学家安提西尼创立的禁欲主义,立志苦行。平时他蓄髯赤足,披麻素食,睡洞穴。认为人同虫兽,可去除一切欲念。时人讥讽他们象“犬”一样生活,故称“犬儒”。其实质乃是在被剥夺了自由民权利的古代城帮贫民中一种对希腊大奴隶主的骄淫生活的消极反抗。传说第欧根尼曾在白天打着灯笼寻找诚实的人。这也和佛教中提倡的修身苦行相类似,把世上一切享受视作身外之物,可以蔑视。这在古代一度被某些人视为高尚的美德。至于画家在风景中添画古人,无非想使大自然蒙上一层哲理意义。普桑这种艺术的局限,在于他从不以描绘现实为出发点,所以他的风景画始终蒙上一层古典色彩。
这幅风景视野宽阔,蜿蜒曲折的溪流经过茂密的树丛,远处隐约可见建筑物的轮廓。这种风景画后来成为法国古典主义风景画的典范。
此画作于1648年,为160×221厘米,现藏巴黎卢浮宫。

杂志

简介

本刊是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会刊,在国际人文科学领域享有较高学术地位
,所刊登的文章大多为各领域顶尖人物的学术论文,中文版挑选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论文全文译出,译者均为学术和外语功底俱佳的学者。《第欧根尼》中文版创刊于1985年,每年出版两期,每期12万字左右,至今已出版32期。中文版从法文版和英文版精选部分优秀论文全文译出,所选论文题材广泛,涉及的领域包括哲学、宗教、文学、历史、政治、人类学及语言学等传统人文科学学科及交叉学科。参加选材和翻译工作的人员多为精通中外文并具有较高学术造诣的专家学者,译文准确流畅,为国内翻译作品之精华。《第欧根尼》深受国内人文科学界推崇,尤其受到许多著名大学的高级教学与研究人员的高度评价,亦受到众多关注人文科学领域的学者和学生的爱戴,对于我国人文科学事业的振兴与发展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

期刊信息

主管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
主编:萧俊明
ISSN:1000-6575
CN:11-1165/B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研究部
邮政编码:100732
收录情况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收录、ASPT来源刊、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主要栏目
数易与义理易、《周易》经传与易学史研究等
投稿须知
1、来稿将电子稿(Word版本)直接以电子邮件附件形式发至《第欧根尼》编辑部电子邮箱地址。来稿须注明“《第欧根尼》杂志投稿”。
  2、投稿时请提供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的简要情况和详细联系方式(通信地址、邮政编码、电话、传真、E-mail等)。有基金项目资助的论文在首页最下角注明基金项目名称,编号。
  3、编辑部收到稿件后,将对每份稿件登记、编号,并收取版面费。7个工作日内编辑部将把论文录用通知单和修改意见发送给作者,审稿结果函告以前,请勿另投他处。不拟刊登的来稿,编辑部将及时函告作者。无论采用与否,稿件恕不退还,请自留底稿。刊出后,赠送第一作者该期杂志两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