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界首都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广州是中国最具非洲特色的城市——1000多年前,就有阿拉伯商人将黑人卖给中国富裕人家做家丁;1000多年后,一段发生在广州“巧克力城”(因近10公里的地带聚集众多黑人得名)一个尼日利亚理发师身上的经典对话经常被引用:“我女儿问我在中国看到了什么?”“我回答,牛仔裤和黑人!”

现状

“数万名黑人像是突然从地底冒出来一般,三三两两,拎着几只超大黑色塑料袋,或背个双肩包,挑拣着来自广州周边上千家小工厂被中国人称为‘尾货’的牛仔裤、杂牌电视机、组装手机。”这说的是广州以越秀区洪桥街道为中心,半径约10公里的地带——“巧克力城”。
在广州的服装市场、电器市场、小商品市场附近,来自尼日利亚、安哥拉、马里、加纳、尼日尔等非洲国家的广州临时居民,已经融入广东的生活方式之中:他们按照收入的区别住在城中村或国际公寓,穿着短裤拖鞋去街口的超级市场、在公司中听着《两只蝴蝶》之类的中文歌、上火的时候还懂得到凉茶连锁店喝一杯“斑痧”凉茶。按“德国之声”的说法,在广州甚至有4支完全由非洲人组成的足球队,其中几内亚人的球队还从家乡请来了一名国脚来担当主教练,和中国人比赛,从未输过。

兴起原因

问为什么第三世界的人最喜欢去的是广州,而不是北京与上海?一位网友轻描淡写的回答给人启示:“门槛低、机会多、不排外吧。”敏感的人突然发现,第三世界居民的聚集,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并非一个简单的物质生活条件问题,它是一种对城市生活理念的梳理。“近年来,第三世界在大众媒体上往往与失业、贫困、犯罪、卖淫、无家可归、艾滋病、偷渡等社会阴暗面联系在一起。”
在一篇《全球化时代的第三世界与华盛顿的世界政府》的文章中,作者这样描述:战后第三世界国家与发达国家拉近差距的理想,越来越像海市蜃楼。生活的差距给世界上号称发达的每个城市带来了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新移民、淘金者、学生与劫匪
在中国,他们为贸易而来,从广州到义乌是必经路线。广州晚上到义乌的航班上,说着阿拉伯语或拥有黑皮肤的乘客数量乏多,甚至会让人产生上错航班的错觉:难道这次飞行的目标是肯尼亚的击鼓餐厅?
第三世界国家的兄弟们选择在广州谋些生计,除了有这个南方城市的气候因素,还有这个城市良好的市场与贸易传统——1757年,清朝乾隆皇帝诏告天下,划定广州十三行为全国惟一对外贸易口岸,史称“一口通商”,让广州独揽中国外贸85年;200年后,中国面临财政困难,把外贸经营机构“广交会”放在广州,借助香港的“国际通道”地位跟外国人做生意。“他们才是给广州带来贸易顺差的人”——按照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的说法,广东过去十几年产能过剩了,库压的大量旧货被中非贸易集散地很好地“消化”,有利于广东的产业升级。
但是,即使在因为第三世界市民众多而被戏称“ 第三世界首都”的广州,对待这些带来贸易顺差和产业升级的好人们,依然难以实现真正的宽容:在广州网络社区的“心灵热线”上,一个“我可以接受非洲男人做我男朋友吗”的帖子,招致了大部分人热心的规劝:“玩玩也不可以。”
我们的城市是否忽略了这些来自第三世界的市民?他们在广州的聚居区仍然找不到懂外语的义工、看不到想看的电视频道、买不到英文报纸。他们担心在草地野餐时“违反小区规定”,担心房东因为他们是外国人而收两倍房租……他们的幸福感考验着城市的宽容度,体现的是城市的修养与发展潜力,考量的是城市的生活与精神价值。
善待来自第三世界的兄弟。嫌贫爱富是机会主义盛行的城市中,最不好的通病——即使有时尚杂志认为菲佣是时尚生活的标签,来中国的菲佣还是不得不以教师身份曲线就业(纯粹的劳务输入在中国内地无法取得“工作签证”),第三世界国家移民聚居的伦敦Hackney区还是被误解为失败者的天堂。
中国社科院非洲西亚研究所博士刘海方认为,海牙因宽容的精神而闻名世界值得学习—— 成为第三世界人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应该是一种荣誉而不是一种负担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