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利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突利可汗(古突厥语: ,拉丁转写:Töles qaγan;603年-631年),名阿史那什钵苾,始毕可汗之嫡子,颉利之侄也。突利可汗暗中与唐联络,并与颉利可汗决裂。630年,唐灭东突厥,五月,以突利为顺州都督。631年,突利可汗入朝,至并州病卒。

简介

突利可汗(603年-631年),名阿史那什钵苾,是始毕可汗之子,东突厥小可汗。
《贞观之治》的突利

《贞观之治》的突利

624年东突厥大可汗颉利可汗突利可汗顷其全部人马,入侵唐朝,李渊于闰七月二十一日派遣李世民出豳州道抵御突厥。八月十二,双方在五陇阪(今陕西彬县)交锋,称五陇阪之战。李世民用反间计,联合突利可汗离间颉利可汗,与突利可汗结为香火兄弟,使突厥退兵。626年八月,东突厥玄武门之变、唐朝政局不稳入侵,攻至距首都长安仅40里的泾阳(今陕西咸阳泾阳县)。此时,唐太宗李世民被迫与之结盟,突厥兵于是退去,是为渭水之盟。此后,东突厥内部出现分裂。突利可汗暗中与唐联络,并与颉利可汗决裂。630年,唐灭东突厥,唐朝将东突厥领地划入自己的版图,在其上设置了顺州、裕州、化州、长州、定襄、云中等都督府。五月,以突利为顺州都督。631年突利可汗入朝,至并州病卒,太宗为之举哀,诏中书侍郎岑文本为其碑文。子贺逻鹘嗣位。

历史

贞观三年,表请入朝。上谓侍臣曰:“朕观前代为国者,劳心以忧万姓,世祚乃长;役人以奉其身,社稷必灭。今北蕃百姓丧亡。诚由其君不君之故也。至使突利情愿入朝,若非困迫,何能至此?夷狄弱则边境无虞,亦甚为慰。然见其颠狈,又不能不惧,所以然者,虑己有不逮,恐祸变亦尔。朕今视不能远见,听不能远闻,唯藉公等尽忠匡弼,无得惰于谏诤也。”突利寻为颉利所攻,遣使来乞师。太宗谓近臣曰:“朕与突利结为兄弟,不可以不救。”杜如晦进曰:“夷狄无信,其来自久,国家虽为守约,彼必背之。不若因其乱而取之,所谓取乱侮亡之道。”太宗然之。因令将军周范屯太原,以图进取。突利乃率其众来奔,太宗礼之甚厚,频赐以御膳。四年,授右卫大将军,封北平郡王,食邑封七百户,以其下兵众置顺佑等州,帅部落还蕃。太宗谓曰:“昔尔祖启民亡失兵马,一身投隋,隋家翌立,遂至强盛,荷隋之恩,未尝报德。至尔父始毕,乃为隋家之患,自尔已后,无岁不侵扰中国。天实祸淫,大降灾变,尔众散乱,死亡略尽。既事穷后,乃来投我,我所以不立尔为可汗者,正为启民前事故也。改变前法,欲中国久安,尔宗族永固,是以授尔都督。当须依我国法,整齐所部,不得妄相侵掠,如有所违,当获重罪。”五年,征入朝,至并州,道病卒,年二十九。太宗为之举哀,诏中书侍郎岑文本为其碑文。子贺逻鹘嗣。原文来自《旧唐书·列传·突厥上》,《新唐书·列传·突厥上》也有记载。(从文中很清楚地知道:阿史那什钵苾才是他的姓名,他娶的是隋朝的淮南公主。始毕死的时候,以他年幼不堪嗣位,立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直幽州之北。可惜他贞观5年就死了,终年29岁。而且他与李世民是在武德之初才认识,看来雁门关之围的时候,李世民还不认识突利。)
也是黄易小说《大唐双龙传》中人物,与寇仲徐子陵跋锋寒等人结为兄弟

影视形象

影视剧贞观长歌中的突利
从以上这些历史事件中可看出,李世民就是李世民,其若无藐视突厥之胆略,盛唐也绝非盛唐,而早就是败清亡宋了。
因此,若真有人于太宗渭水便桥会颉利后谏言“倾国库之财买退颉利”,李世民即使不杀之也必将严厉处分之,因其屈膝纳贡之说乃亡国之舆论。首先如此示弱于敌,“虏必放兵大掠,不可复制。”,完全违背了李世民不可“示之心弱”,而必须“示若轻之”的谋略原则。再者,“倾国库之财”而资敌,岂非断己防御供给而增敌进攻之物质实力?如此长安乃至大唐可保乎?此投降亡国动摇军心民心之言论,大敌当前李世民岂能容乎?
尤其阴险的是,为使观众对其编造的这段虚构历史深信不疑,《贞观长歌》中居然还编造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历史名臣岑文本正式记录这段“历史”的虚假情节。以岑文本忠直不阿的贤名为其贴上 “正史”之“可信”标签。如此连环虚构“历史”已远超出“戏说”娱乐之意,而显见其故意欺骗观众之心。
《贞观长歌》的突利

《贞观长歌》的突利

关于所谓范兴“绥州保卫战”,更是胡编乱造无稽之谈。事实上,自渭水便桥会盟后,突厥再无力大规模入侵,而仅发生过几次规模不大的寇边事件。因此贞观四年(公元六三零年)李靖、李世勣大军俘获颉利后,李世民四月见颉利时,数其五大罪状,最后说道“然自便桥以来,不复大入为寇,以是得不死耳。”颉利哭谢而退。
唐军最初两年也未主动进击。尤其便桥会盟后一年(贞观元年),突厥用赵德言行苛政,政乱加天灾,“会大雪,深数尺,杂畜多死,连年饥馑,民皆冻馁。颉利用度不给,重敛诸部,由是内外离怨,诸部多叛,兵浸弱。”(《资治通鉴.唐纪八》)唐廷于七月和十二月两次讨论是否趁机进兵,先是七月长孙无忌反对:“虏不犯塞而弃信劳民,非王者之师也。”十二月则李世民也不赞成:“新与人盟而背之,不信;利人之灾,不仁;乘人之危以取胜,不武。纵使其种落尽叛,六畜无馀,朕终不击,必待有罪,然后讨之。”(均见《资治通鉴.唐纪八》)
唐灭梁师都是贞观二年,“上遣右卫大将军柴绍、殿中少监薛万均击之,又遣(刘)旻等据朔方东城以逼之。师都引突厥兵至城下,刘兰成偃旗卧鼓不出。师都宵遁,兰成追击,破之。突厥大发兵救师都,柴绍等未至朔方数十里,与突厥遇,奋击,大破之,遂围朔方。突厥不敢救,城中食尽。壬寅,师都从父弟洛仁杀师都,以城降,以其地为夏州。”(见《资治通鉴.唐纪八》可见唐灭梁师都之役与《贞观长歌》描述完全不同。不仅战场不在云中、绥州,而是在朔方城(今内蒙磴口)一带;而且唐与突厥此役的冲突也并非如《贞观长歌》所云“颉利率军驰援不及,云中城破,李世民正为这个消息欢欣鼓舞,传来了绥州遭到突利等人围攻,李世民立即调大军驰援。却不料这是颉利设下的诱饵……准备将唐朝援军全歼于绥州。” (见《贞观长歌》剧情介绍),真实的历史是柴绍大军在距朔方还有数十里处大破突厥,“遂围朔方,突厥不敢救”。梁师都遂被其手下杀掉献城投降。《贞观长歌》之所以要编造篡改这段历史,其居心无非是为了歌颂范兴 “故意让敌人攻入城中……违心地向施罗叠下跪”的典型投降行为。(见《贞观长歌》剧情介绍)并且让观众相信:连最杰出的君王大英雄李世民都深为此而感动。

便桥会盟

玄武门之变后,突厥「颉利可汗」乘唐朝内乱,大举入侵。太宗遣尉迟敬德出战,大败突厥。未几,颉利又再入侵,到达渭水便桥,并遣使臣到长安示威。太宗于是亲率六骑到渭水,与颉利隔河相会,数颉利背弃盟约,这时唐朝大军亦陆续到达。颉利见唐军军容鼎盛,以为无隙可乘,于是于太宗议和,随即北归,此即为「便桥会盟」。

评价

突利似乎并不是一个值得人喜欢的人物。作为二可汗,他自己没有一统草原,甚至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却对一心要干大事的大可汗心怀二志——突厥内部不团结,是其南下失败的重要原因;非但如此,他甚至私通外敌,与唐朝皇帝结为兄弟,根本就是个叛徒角色……可是,对于这样一个人,我却依然觉得他有勇有谋,有情有义。

父爱之心

突利最打动我的,则是他对女儿阿史那云公主那深切的爱。阿史那云公主被颉利的儿子抢走,突利竟动用了全部的人马,外加众位长老前去解救;平时小心谨慎的他,全然不顾这样做会向颉利暴露自己隐藏多年的实力;且听他对颉利说的话:“快叫你儿子放了我女儿,不然我今天这条命就放在这儿了”——他是拼了命的要保护女儿啊。还有在长安城外遇刺的一幕也是一样,他始终挡在女儿的身前保护着她。阿史那云公主爱上了李世民的儿子李恪,突利顺着女儿的意思邀请李恪去家中做客,又不失时机地在与大唐结盟时要求和亲,看似有政治因素,可又何尝不是对女儿的爱呢——如果真是为了政治利益,当阿史那云公主最后为了李恪的前程放弃爱情的时候,突利就该阻止,但他尊重了女儿的选择。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我念念不忘的是突利而不是李世民的最根本原因——李世民更偏向一个帝王,他高高在上,让人感到更多的是“敬”;而突利更偏向一个父亲,他离我那样近,让人感到更多的,是“爱”。

游戏角色

突利可汗

突利可汗

东突厥小可汗,由於跋锋寒曾抢夺突利未婚妻芭黛儿,因此结下仇恨。
落难中原时,得寇仲徐子陵二人搭救,三人结为好友。突利最後也与跋锋寒前嫌尽释。
伏鹰枪法
突利在领悟了兵法后所创的枪法,专讲阴阳、虚实、有无,与大自然的妙理浑而为一,是威震突厥的非凡技艺。
伏鹰之眼
黄易群侠传2技能,BOSS化身成老鹰开始追杀随机一名受到绵羊状态的玩家,BOSS将会不断攻击该玩家且趋於秒杀,一次扣血量90%。
大地之怒
黄易群侠传2技能,BOSS一次召唤3根从地底窜出的巨大龙柱,龙柱范围内持续性攻击,每秒20%的伤害。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