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抱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程抱一,江西南昌人,生于山东济南,毕业于重庆立人中学。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48年随父赴法国定居,1969年在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PHE PARIS)取得硕士学位,1975年在巴黎七大(PARIS DIDEROT)取得博士学位。一生主要任教于巴黎东方语言学院(INALCO)中文系,也曾受邀在其他院校客座讲学(如巴黎三大、北京大学等)。2006年12月1日,同济大学授予程抱一名誉教授

简介

程抱一(Francois Cheng-) 是法国著名华裔作家,法兰西学院终身院士,诗人,书法家。程抱一被称为“旅法华人三杰”之一,与朱德群、赵无极并称。

  

生平履历

程抱一,原名程纪贤,江西南昌人,法兰西学院首位华裔院士。著名旅法华人学者、作家。1929年生于山东济南,1948年抵法,1969年取得第一个文凭,1971年加入法国国籍。其法文名,先采用Cheng Chi-Hsien(程纪贤),后改用Francois Cheng (其中文笔名,开始采用“程抱一”。来源:老子《道德经》第十章“营魄抱一,能无离乎”。道家哲学、道家美学,贯穿了程抱一所有著作,成为程一生乐于向法国人传达的主要思想)。程抱一的成名作——硕士论文《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 是以Cheng Chi-Hsien署名出版
从一无名小辈,到受到巴黎上层关注,程抱一(程纪贤)与EPHE执教名人们的对话,皆是从此论文开始 。其后诸书,皆是此书之扩充。此书虽小,却更鲜明。其研究方法,获得了不小的轰动。以至于,程抱一后来的博士论文答辩,其出席者与影响,相对而言,反倒平凡得多,远没有其硕士论文牵动名人之多。程抱一硕士论文的答辩委员会成员是罗兰·巴尔特与谢和耐
戴密微(谢和耐之师)与桀溺教授,对此论文成功亦有很大帮助 。此书出版后,当时EPHE的博导之一,心理学家雅克·拉康展示出了巨大兴趣,马上开始了与程抱一的长期对话,直到拉康去世。当时,拉康正是在列维·斯特劳斯的引荐下 ,得以进入EPHE执教,与列维·斯特劳斯一样,拉康是关注青年学子程抱一的诸多老师辈人物之一。《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一书封面与书内汉字书法,皆出自熊秉明之手书(HSIUNG PING-MING) ,故成为极其珍贵而难得一见的熊秉明早年作品代表作。
程纪贤于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英文系学习,1948年随其父(时任南京国民政府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官员——著名教育家程其保)赴法国定居。程抱一到法12年后获得第一份正式工作(1960) ,到法20年后获得第一个公立名校文凭(1969, Diploma of EPHE, Grande Ecole Public) 。初到法国的头十二年 生活清贫、无正式工作,但程抱一刻苦自学,在法语联盟协会(Association Alliance Francaise)学习法语,在巴黎圣热内维耶夫图书馆(Bibliotheque Sainte-Genevieve)通读法国文学经典,在巴黎各大学旁听。事实上,由于程抱一(程纪贤)并未在中国读完大学(仅念了半年,即随父抵法),故程抱一亦像诸多民国名人一样,并无大学本科之“科班”学历。如饶宗颐没有初中文凭,却被破格提拔为香港大学教授。其后,程在法国民间组织“法语联盟协会”学习语言(其文凭不被中法教育部承认)、在巴黎各大学旁听、在巴黎图书馆苦读自学的经历,约略似乎相当于程抱一靠刻苦自修而完成了其“大学本科”的学习过程。只不过,在异乡,这个孤独奋斗的历程过于悲凉 ,以致平常人常规的大学本科四年的时间,在程抱一身上被拖延成了十二年(1948-1960)。但正如其自述所说——“我胸中有一团火” ,“机遇只属于有准备之人”,若没有这个自强不息的靠自学增强实力的过程,程抱一绝不可能有后来得到其“伯乐”戴密微教授破格录取的决定性机缘 。
1960年,因旁听讲座后作出深入提问,程抱一结识了著名汉学家戴密微教授(Paul Demieville)并得到其帮助,以“助手”的工作身份,进入戴密微执教处——法国结构主义、符号学派的大本营 、国立名校(Grande Ecole Public / Great School Public) 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 (EPHE)。在法国,Great school(Grande Ecole)高于University,是一个常识。在Great school里工作,并同时学习、出成果、毕业,更不容易,故程抱一首先进行法译汉的翻译,给台湾投稿,以打好基本功。当时,EPHE第四系(4e section)教授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刚转入第六系(6e section),并接替其导师吕西安·费弗尔(Lucien Febvre)成为第六系系主任。由于布罗代尔对中国文明的独特重视,随即在第六系创立中国研究中心。该中心包含有一个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由李嘉乐Rygaloff Alexis创建)。因戴密微教授的帮助,“来法十多年,我才有了第一份正式工作” ,——“丝毫没有因为我当时口袋里没有文凭的问题而受到影响” 。在EPHE做助手工作期间,程抱一开始了业余文学翻译(主要以法语诗歌汉译为主),并陆续将译稿寄给台湾、大陆的文学刊物,此即为今日可见的几种程译法国诗选之来源 ,其汉语译文颇具功力,有"译笔传神"之好评。
程抱一到法12年后进入的法国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简称“Hautes Etudes”、法国高研院、高等研究学院、法国高等研究院、法文名: 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官方缩写:EPHE,国立性质:Grand etablissement public, dependant directement du Ministere de l'Enseignement superieur et de la Recherche de la France。由拿破仑三世的教育部长、历史学家维克多·杜慧Victor Duruy创建于1868年,EPHE直属法国高教部,该性质一百五十年未变,名师云集,享有世界声望(de renommée internationale)。学生在该校做论文,所得到的文凭在法国向来享有盛誉。EPHE汉语名,又译:法国高等研究院 、高等研究学院、索邦高等研究院、法国高等研究实验学院、法国高等研究实践学院、法国高等实验研究院,等等。
汉译校名的多样性,是因“pratique”一词造成。法语中,法国教授们习惯将EPHE简称为“Hautes Etudes” ,即法国高等研究院 。因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字面中的“pratique”是研究方法,而非行政属性)。1868年,EPHE自创立之日起,就被其创立者Victor Duruy简称为“法国高等研究院”(Ecole des Hautes Etudes) 。创校者、教育部长Duruy从未掩饰他的雄心:其建立巴黎大学高研院EPHE的意图,在于推动老巴黎大学的创新精神。("Pour sa création, Duruy ne cachait pas son ambition. Il aurait alors annonce : « L'Ecole des hautes etudes est un germe que je depose dans les murs lezardes de la vieille Sorbonne ; en se developpant, il les fera crouler. »)。Duruy创校后,EPHE历史上名人辈出,因注重实验,而学问扎实、视野开阔、稳妥创新,该校的博导们,几乎主导了19-20世纪西方文科革新的主要流派。索绪尔语言学派、年鉴学派、结构主义、符号学派、法国亚述学、法国埃及学、法国敦煌学、法国希腊学、法国突厥学、法国梵学、巴黎城史学。。。19-20世纪西方各大高端文科流派,都在这里诞生。EPHE PARIS是二十世纪西方文科主要流派的风暴眼。以致深刻影响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和英国。中国学界首先接触的常常是英美的转译本。而六十年代,程抱一(程纪贤)作为一个漂泊异乡的已四十岁的“年轻人”,独立支撑,自强奋斗,将中华老祖宗的文化精华抛进了巴黎名人堆里,导致了轰动效应,使中华文化被认识,实至名归。随后,香港学者饶宗颐从七十年代末起,开始受邀担任客座教授在EPHE PARIS执教,直到九十年代获得EPHE荣誉博士与法国骑士勋章为止,原汁原味的中华文化被更多地介绍给西欧学者与思想家。
1962-1969年,经过八年“孤独的勤勉”,程抱一法国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PHE)取得硕士学位Diploma of EPHE (法文:Diplome de l'EPHE,程度:硕士 BAC+5;性质:公立大学文凭 Diplome universitaire;曾得到过此学位的法国著名汉学家有:法兰西学院院士谢和耐、法国远东学院院长傅飞岚、巴黎七大东亚文明系系主任汪德迈、荷兰皇家科学院院士施舟人等) 。程抱一的第一导师是李嘉乐(Rygaloff Alexis,旧北大罗常培与老舍的法国弟子)。其论文答辩委员 为罗兰·巴尔特(Roland Barthes)和谢和耐(Jacques Gernet,戴密微弟子)。在硕士论文《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答辩成功通过后,程抱一(程纪贤)一举成名,得到当时在EPHE执教的多位世界级学者的重视,( 如罗兰·巴尔特Roland Barthes、列维·斯特劳斯Levi Strauss 、拉康Jacques Lacan、克里斯蒂娃Julia Kristeva、格雷玛斯A.J.Greimas 等),从此开始与法国文化精英的对话
程抱一的硕士论文《张若虚》于次年(1970)即被列维·斯特劳斯所领导的结构人类学大本营——巴黎绵羊出版社Paris Mouton与吕西安·费弗尔、布罗代尔所领导的年鉴学派大本营——法国高等研究实验学院出版社Paris EPHE 联合出版(Cheng Chi-Hsien,《Analyse formelle de l'oeuvre poetique d'un auteur des Tang, Zhang Ruo-xu》,Edition EPHE et Paris Mouton 1970. "Le travail a ete presente sous la direction de Rygaloff Alexis pour le diplome de l'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 en 1969.") 。程抱一的第一本法语处女作《张若虚》出版后,得到克里斯蒂娃Julia Kristeva的亲自上门问询与推荐,随后,程抱一受到享有严肃学术名誉 的巴黎门槛出版社(Editions Seuil)约稿,遂将其硕士论文《张若虚》扩充,接连发表著名小册子《中国诗语言研究》和《中国画语言研究》。后用已出版的三本小册子,破例直接通过博士答辩(并未按常规撰写真正意义上的博士论文)——1979年,程抱一在EPHE教授谢和耐Jacques Gernet所创建的巴黎七大东亚文明系(LCAO of PARIS 7)取得博士学位。其后,程抱一的一生主要任教于巴黎东方语言学院(INALCO)并于该校退休,长期教授汉语和中国文化,也曾多次受邀在其他院校授课讲学。1998年程抱一受邀到北京大学讲学,因而在留法五十年后第一次回国。中年后,程抱一不再进行学术研究,兴趣转向文学创作。用法文发表了多部个人诗集和小说。其用法语撰写的长篇小说《天一言》获法国费米娜文学奖。2002年程抱一入选法兰西学院(Academie Francaise),成为其四百年来首位华裔院士。2006年12月1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赵进军大使出席同济大学校长万钢授予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先生“名誉教授”证书仪式。仪式由驻法国使馆公使曲星主持,教育处白章德公参、复旦大学副书记彭裕文以及来自法国高校和企业的代表共40多位中外来宾出席。随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大使孔泉先生,也多次看望了程抱一教授。
程抱一用法文写作了许多作品,也包括介绍中国文化,翻译中法两国文学大师的作品,被法国学术界称赞为“中国与西方文化之间永远不疲倦的摆渡人”。他的许多作品已经成为西方学术界研究中国绘画、诗歌的主要参考材料,他的诗歌《石与树》被选入《20世纪法国诗歌选》。程抱一的女儿程艾兰也为中国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著名汉学家程艾兰Anne Cheng,早先在巴黎高师学习英文专业,后发现到自己虽在法国出生长大,但仍并不能被认同是法国,于是改学汉学,到法国汉学重镇EPHE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跟随著名汉学家桀溺教授Jean-Pierre Dieny学习汉学 。德高望重的谢和耐教授,二十多年后,也再次成为程艾兰的答辩评委。1998年其代表作《中国思想史》获得西方汉学最高奖项——儒莲奖Prix Stanislas Julien,2008年获得法国汉学泰斗谢和耐、汪德迈提名,入选法兰西学院Collège de France,接掌曾由亨利马伯乐、戴密微、谢和耐等执教过的法国最高汉学讲席。程抱一父女合译的《论语》至今仍是最权威的法文译本,于2009年被灌制成有声书唱片。在西方,与辜鸿铭所译的《论语》英文版并称双璧。
1971年程抱一加入法国国籍 。2002年程抱一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法兰西学院仅有40名终身院士,程抱一是其中第一位,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位亚裔院士,授予他的佩剑柄上镌刻着文天祥《正气歌》的第一句“ 天地有正气”。
2012年程抱一被推选为南京大学十大杰出校友之一

人物评价

“永不疲倦的摆渡人”

在法兰西,你对任何一位法国人提起“Francois Cheng”,对方都会以敬佩的口吻告诉你:他是法兰西学院院士,是个了不起的人! 2002年6月14日,程抱一,这位被法国媒体称为“中国和西方文化间永不疲倦的摆渡人”的华裔作家,荣幸地当选为法兰西学院第705位院士。
程抱一法国奋斗50多年,其文化成就是多方面的。他是一个真正的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大凡翻译家,不是中译法,就是法译中,像他那样既把法国诗歌译成中文,又把中国诗歌译成法文的翻译家是不多见的,尤其罕见。而且,他的介绍工作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翻译文学作品,而且向法国人宣传和评介中国字画,并且用法文直接创作,他的诗集《双歌》和《恋情》综合了东西方诗歌的长处,深受法国读者的喜爱。他的长诗“石与树”曾被选入法国最重要的诗歌选集《二十世纪法国诗选》,成了法国诗歌的宝贵财富。

法国总统希拉克的评价

根据传统礼仪,学院为新当选的院士举行了隆重的就位和佩剑仪式。作为四百多年来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亚裔作家,程抱一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
法国总统希拉克程抱一先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智者”,他的当选,“不仅是法兰西学院的荣誉,也是法兰西共和国的荣誉”,“程抱一不但是中法文化交流的桥梁,而且充实了法国文化”。

主要作品

《唐朝张若虚诗歌形式的分析》(1970年)
翻译老舍的《骆驼祥子》(1973年)
《中国诗歌文字》(1977年)
《虚与实:论中国绘画语言》(1979年)
《梦幻空间:中国画的千年史》(1980年)
《七首法语诗》(1983年)
《亨利·米肖,他的生平和著作》(1984年)
《中国诗歌语言和中国宇宙观的联系及其音韵的生命力》(1986年)
《中国诗歌语言中主观和客观的交融,东方和西方的诗》(1988年)
《石与树》(1989年,被收入《20世纪法国诗歌选》)
《云雾与源泉,中国过去和现代诗歌音韵的变迁》(1990年)
《生命的季节》(1993年)
《36首爱情诗》(1997年)
《用石头做标记》(1997年,和法边·威尔第耶合著)
天一言》(1998年,获费米娜文学奖)
《石涛,人间趣味》(1998年,获安德列·马尔罗奖)
《托斯卡纳旋律》(1999年)
《歌唱的起源》(2000年)
《二重唱》(2000年,获罗杰·开鲁瓦奖)
《此情可待》 (2001年)
《呼吸变成语言》(2001年)
《谁讲述我们的夜晚》(2001年)
《期望永恒》(2002年)
《万有之东——程抱一诗辑》(2007年 同济大学出版社)

作品评论

《天一言》 程抱一一部“遗嘱式”的作品,是与他“血肉相关”的一本书
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小说《天一言》,尽管他在这部小说出版之前在法国就已大名鼎鼎,但《天一言》确立了他在法国文学界的地位,使人们在肯定他的学术成就的同时发现了他的文学创作才华。而在我看来,这本小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不是一般的学术研究成果,而是作者生命体验的记录和总结。虽然作者一再强调那不是纪实性和自传性的文字,并假托小说中的主人公天一之“言”来转述故事,但不难看出,天一身上有很多程抱一的影子,天一在巴黎所经历的文化边缘人的痛苦,很多是作者本人的写照。所以,10多年前,程抱一在重病卧床,自以为生命将走到尽头的时候,拼命赶写此书,想尽快出版。程抱一回忆说,当时,他准备开刀,根本动不了笔,是家人在床头记录的,后来又找人打字。开完刀后,他觉得不满意,又开始重写。他说,这是一部“遗嘱式”的作品,是与自己“血肉相关”的一本书。作者试图通过人物的命运来反映人类文明的演变,小说借主人公的遭遇,几乎涉及了东西方的所有艺术领域,具有很深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小说除了写天一在巴黎求艺谋生的经历外,还有很大篇幅写他1958年回国后的遭遇。
程抱一1949年就离开了祖国,如果说他对华人在法国的奋斗有切身的感受,他对国内的历次政治运动则并无体验,是什么促使他要写那段历史呢?“使命感”,程抱一说。事实上,尽管他远离祖国多年,但一直关心祖国的一切,当他在报刊上读到有关消息,当国内来的朋友给他讲述种种悲剧,他便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写一部作品来见证那个特殊的时代。这种见证不是旁观或客观报道,而是融入自己生命的一种铭心刻骨的体验。他说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有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似乎是宗教意义上的使命。他对人间的痛苦不可能无动于衷,他有一种非讲不可的需要。他认为一个作家不应该回避现实,“那种所谓的超脱现实,回避现实的睿智是没有价值的”。
正因为如此,这部作品不同于一般的爱情小说,它不但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有一种历史深度。小说通过主人公的遭遇,反映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在两个社会、两种文化冲击下对生命的演绎和阐释。作者说:“那时的中国似乎是一个陷入泥沼不可自拔的灾难性民族,但仔细看看,用心倾听,你就会发现每个中国人都有一种顽强的精神和对生命的渴望,即使在生命受到威胁的绝境中他们也没有停止对真理、对美和对尊严的追求。
所以,许多法国人读了这部小说后不但没有看不起中国人,反而对中国人的顽强精神产生了由衷的敬佩。” (作者:胡小跃)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