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潮向晚天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秋潮向晚天是一部2002年的新加坡电视剧,主演有严宽 / 杨童舒 / 牛莉 / 黄少琪 / 刘莉莉 / 林再培,这是一部反映都市生活的片子! 《秋潮向晚天》虽然被称为《橘子红了》的姊妹篇,但其剧情已与《橘子红了》毫无干系。故事描述了清贫出身的庄自立力排重阻娶富家女纯美为妻,并育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双 胞胎女儿。为了不让妻女受苦,庄自立勉强接受岳父安排去其集团工作,却因不谙商界中的尔虞我诈,在一次重大交易中令集团蒙受巨大损失,在岳父的质疑和自责的双重打击下精神恍惚,恰逢一场蹊跷大火,令岳父认为庄要与妻女同归于尽,更加深了其拆散他们的决心。自立被以纵火罪和精神错乱之名判入精神病院强治两年。在无尽的愧疚和自责煎熬下,他想重获照顾与爱护她们的机会。但种种的误会与阻力给重圆之路设下无数障碍……

详细介绍

主演:
黄少祺/严宽/杨童舒/牛莉/ / 刘莉莉 / 林再培
影片类型:
家庭伦理 / 都市生活
国家地区:
新加坡

电视剧演员表

严宽饰
  严宽,大陆男演员,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与陈好为同班同学。曾在《秦王李世民传奇》中成功饰演李建成,是内地实力派小生。 这位上戏高材生不单演技上佳,更拥有深邃完美的五官轮廓和得天独厚的贵族气质。
  严宽主演电视剧:
  北京童话饰 合作演员:杨幂 严宽
  秦王李世民传奇饰 合作演员:何润东 高圆圆 贾静雯
  青天衙门饰玉环春 合作演员:钟夫翔 徐筠 施羽
  杨童舒饰
  杨童舒,内地女演员。毕业于吉林省艺术学院。原名杨柳,1992年开始拍戏,1998年改名为杨童舒。在电视剧《太平天国》饰演傅善祥、《至尊红颜》饰徐盈盈、《汉武大帝》饰平阳公主。
  杨童舒主演电视剧:
  悲情红与黑饰季嫣然 合作演员:杨童舒 蒋恺 贾妮
  被告饰白雪芳 合作演员:吴若甫 杨童舒 金巧巧
  白色陷阱饰钟美 合作演员:杨童舒 王亚楠 何琳
  牛莉饰
  牛莉,中国内地知名女演员。空军电视艺术中心演员。从影前的牛莉是个运动员,出生于运动员世家,12岁起,她就走进了花样游泳队并取得了全国冠军。
  牛莉主演电视剧:
  怦然心动饰 合作演员:王华英 普超英 许亚军
  蓝天花朵饰牛莉莉 合作演员:谭涛 牛莉 唐加思
  全时空接触饰 合作演员:英壮 牛莉 林熙越
  刘莉莉饰
  刘莉莉,内地女演员,演技卓越,常饰演挑战性强泼辣厉害的角色。但刘莉莉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个不爱说话、温柔的一个人。
  刘莉莉主演电视剧:
  金剑雕翎(2003)饰柳金玲 合作演员:黄坤玄 于荣光 罗海琼
  三少爷的剑饰沉鱼 合作演员:何中华 俞飞鸿 王冰
  刀锋对峙饰向红 合作演员:吴秀波 牛莉 侯天来

剧情介绍

电视剧《秋潮向晚天》海报

电视剧《秋潮向晚天》海报

事业如日中天的他虽然有[经营之神]的美誉,但是带给他这生最大满足成就感的却是他的家庭,以及纯美所生的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米雪、米琪,她们是关将豪心中的无可取代的至宝,为了捍卫她们的幸福,关将豪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关将豪所创立的关氏集团,是个横跨建筑、房地产、百货、股票等庞大的企业。庄自立是个来自山里朴拙善良的乡下男孩,是关纯美最深爱的人。虽然两人家世悬殊,但多年前一见钟情的这对恋人,不顾关将豪坚决的反对,关纯美这个富有纯真的像天使一样完美的女孩,毅然决然地嫁进了父亲是山地草药郎中的庄家。
婚后自立为了不忍纯美和一对女儿跟他在乡间受苦,终于勉强自己接受岳父关将豪的安排,到关氏集团上班,在繁华的都市为最爱的妻女辛苦的维护着他们幸福的小家庭,可是尽管庄自立积极努力的创业,但涉世未深永远学不会商界尔虞我诈的他,在一笔重大交易中,终于让公司蒙受严重损失,也伤及了关氏集团的信誉,但所有事业失败的打击都及不上岳父关将豪对他的失望,甚至强烈质疑女婿的无能,根本不配给纯美及双胞女儿安定和幸福,决心要拆散他与纯美的婚姻,将她们妻女三人带回关家。
纯美与两个女儿是支持自立奋斗的唯一力量,在岳父这强人无情的羞辱及苛责下,尊严尽失又面临失去深爱妻女的自立,在一败涂地下终于精神崩溃,失去意识的他在清醒时,发现自己因涉嫌要与妻女同归于尽而引火自焚,被警方收押,虽然纯美及两女儿及时被救出未受伤,但经过检察官详细调查,罪证确凿,自立显然因无法承受失败,精神错乱而犯下纵火大罪,自立罪名成立,被判入精神病院强行监治两年。
在精神病院的两年内,多少个漫漫长夜自立都在自责悔恨中渡过,纵使案发后自立的最后记忆中,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曾经下毒手欲致妻女于死地,但是自立却忘不掉在法庭上,纯美面对他时,她那惊恐怀恨的眼神,让自立原本欲为自己辩护的言词,都化成了对纯美及女儿的愧疚,他默然坦承所有罪名,因为纯美那永远不会原谅他的目光,已宣告了他即使被判死刑也无法弥补自己对妻女的伤害。
终于熬完两年的治疗刑期,自立重获自由出院,他几乎没有第二个意念,就直接来到岳父家,因为越接近出院日子,他内心更坚决的想为这唯一的意念活下去,那就是不惜一切以生命向心爱的妻女赎罪,虽然两年来,他早由关家的律师口中得知,关将豪也早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要他跟女儿纯美离婚,单纯的自立迫不及待的要见妻女,让她们知道,他可以失去一切,绝不能失去她们,他宁可自我毁灭,绝不会再伤她们丝毫,他一心渴望纯美再给他这罪人一次重新做人,重新爱她们的机会。
当他亲眼目睹阔别两年的纯美及米雪,确实在关家呵护下过得十分幸福平静的日子,他也再一次遭到岳父前所未有的羞辱,就连曾深爱他的纯美也断然拒绝携女儿重回他身边,已然绝望的他,终于了解,岳父及妻子,早已将他判了死刑,对一个死人来说,再没有起死复生的机会,所以他想拥有妻女的美梦今生都成了奢望,就在他难堪受辱的欲逃离关府时,他突然发现双胞胎妹妹米琪,跟他这父亲一样,受伤又孤单,与双胞胎姐姐米雪的快乐及活泼相比,米琪明显有自闭症倾向,透过曾经是好友雷凯平,自立惊愕又愧然地了解原本跟姐姐一样活泼可爱的米琪,是从那场大火的意外后才变成这样。
幸亏自立最信任的雷凯平居中疏通保证,让关家所有人,相信从小就特别亲近自立这父亲的米琪,连名医都束手无策的小女儿,竟奇迹般被自立的父爱所唤醒,似乎也唤醒了纯美对自立压抑的情感,因为那场无情的大火虽然使纯美心中永难消除丈夫曾是精神失常的纵火凶手,但十年婚姻,曾深深相爱的旧情,固然使眼前这对形同陌路的夫妻难堪,却也更难舍,雷凯平挺身替自立向关家要求,让小心灵中,深信自立永远是好父亲的米琪,跟自立一起回到乡下去共渡一段日子,因为事实胜于一切,米琪需要父亲,正如自立需要她一样,凯平极力指出关家人再反对却不能不面对,自立与米琪父女不能被分开的事实。
在自立及庄家二老,和邻居阿勇小心呵护下,回到乡间的米琪一天比一天健康活泼,纯美也深深被他们父女在一起的快乐所感动,当自立不敢置信连关父也终于接受米琪跟他一样较适应乡间生活,而决定将她长期留在自己身边时,自立也发现另一个事实,那就是雷凯平这君子如今早已成了关将豪身旁最得力的左右手,他与纯美的亲近及信任也显出他在关氏集团及关家所有人心中的重要性,是超过所有人的。
其实雷凯平如今的地位,比当年自立以女婿身份进入关氏集团,更受关将豪倚重,看在自立眼中,这更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当年的凯平早已显露过人的精明能干,难得是雷凯平为人义气正直,他与木讷耿直的自立一直是相互欣赏了解的知已,所以当自立在精神病院服刑时,凯平受自立之托,将自立亲笔的信,转寄到美国友人处,再转寄回国给庄父庄母,所以居乡下的庄家二老,始终不知儿子自立犯下纵火的滔天大罪,一直认为儿子到国外深造,深以儿子成就为荣呢!
自立对凯平用心良苦为自己及父母所做的一切,深为感激,两年未见两人的情谊更亲如兄弟,自立心中更感激凯平不愧是出身牧师家庭,难怪凯平有超乎常人的善良及爱心,所以他自知纯美对他情缘已尽,也为关将豪总算为纯美找到一个最佳的女婿人选而庆幸,自立私心更为一对女儿庆幸,若她们能有凯平这样的继父,他也能安心毫无牵挂的永远退出关家。
而在关家乘龙快婿地位越来越稳固的雷凯平,他一派正人君子言行无懈可击的形象,却在无意中遭到一年轻女孩扒窃时,暴露出他狰狞、冷酷、令人不寒而栗的另一真面目,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朱晓秋,都被眼前原本翩翩风度,却在刹那间变为暴君的雷凯平吓住,不过倔强敢做敢当的朱晓秋,倒是与雷凯平不打不相识,就在雷凯平坚持要将她扭送公安局时,雷凯平那善良仁厚本性,好象猛然又苏醒,他饶了晓秋,教训她一顿后驾车离去,到叫看到雷凯平如此判若两人双重性格的晓秋,十分费解惊愕。
其实晓秋是一个聪明过人又好强的女孩,她身世坎坷,父母双亡,为了抚养一个才十一岁的幼妹,才不得己扒窃,被雷凯平的一番恳切教训唤醒良知的晓秋,决心改过自新,原本就十分优秀的晓秋,她接受一家大企业公司的应征考试,没想到初试成绩已录取的她,在最后面视时,主考的经理竟然是雷凯平,再次不打不相识的缘分,让外型、年龄、个性都极为登对的两人,也情不自禁种下了情缘。
虽然几次接触,朱晓秋都被外表绅士,彬彬有礼俊美的凯平所深深吸引,但是晓秋忘不掉,当第一次他抓住当扒手的她时,凯平异于常人的暴狠冷酷,已情不自禁爱上凯平的晓秋决心查出凯平双重性格的原因,终于让她发现,原来凯平是个身世比她更可怜的孤儿,他九岁那年母亲将他交给一对雷牧师夫妇收养,他母亲抱着才两岁的妹妹竟然跳火车自杀,后来虽获救,但稚龄的妹妹已不治,他母亲也因脑部重伤,一直被福利收购收留照顾,长大的凯平一直难忘将他交给牧师夫妇就再没有音信的亲生母亲,他直觉母亲一定遭遇了什么不幸,否则以母亲对他的疼爱,决不会十多年来,狠心的从不探视他,所以他瞒着养父母,常年来锲而不舍的追踪线索,终于找到了被病院收留,十多年来一直未清醒早已成为植物人的母亲。
凯平决心找出迫使母亲自尽的真正原因,终于由母亲遗物中,发现关将豪写给母亲的书信,信中透露关将豪已准备与富家女结婚,不能娶他母亲,所以凯平相信母亲一定是遭关将豪始乱终弃自杀绝路,因为九岁的他还记得,父亲生前曾与母亲为了襁褓中的妹妹争吵,之后父亲在工地意外身死,过了不久伤心过度的母亲就将他寄养牧师夫妇后,她就发生不幸悲剧。
晓秋这才明白,凯平处心积虑进入关氏集团,其实是有计划的报复遗弃他母亲,害他家破人亡的刽子手关将豪,他不但要毁灭关氏集团,更要让关将豪身边每一个亲人尝到他母亲这十多年来所受的痛苦,只要姓关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所以关将豪最疼爱的女儿关纯美,更是凯平首当其冲的报复工具,虽然单纯善良的纯美时时令本性不恶的凯平矛盾不忍,可是想到母亲悲惨的下场,凯平即使放弃好不容易觅到的真爱,[晓秋]再大的牺牲,他也要报复到底,决不心软。
同样视雷凯平是君子,更是良师益友的自立,在回到庄家后不久,终于在关父坚持下,与纯美签字离婚,也暴露了自立曾因纵火住进精神病院的真相,但是庄家二老,却死不相信善良忠厚的儿子会因事业失败,就放火自焚还欲烧死最爱的妻女,凯平也直觉那场大火背后似乎另有真相,他与自立联手追查下,他们也发现,当日大火现场有个目击证人,也就是米雪姐妹的钢琴老师,自立出院后她不时出现在自立身边,似乎想说出真相为自立洗去冤枉,可是又似被人胁迫着不敢挺身作证,那场火究竟是不是自立放的不但疑团重重,幕后似更牵扯着种种惊骇的阴谋。
内心矛盾的凯平同情被迫离婚,失去妻女的自立,一心想助自立再创业寻回自信,更不忍那对心连心的米雪米琪被分开,他费劲心思安排一个聚都会,一个居乡间的两小姐妹相聚,也让自立和纯美未尽的夫妻情份,在凯平及一对小女儿穿针引线中,情不自禁的关心对方,那抑不住的情愫,也微妙的在滋长,似乎凯平做的越多,也让深陷痛苦挣扎中的他越难以自拔,因为他越想毁了关家所有人,就越发现关家每一个人,包括关母、关纯美及弟弟俊杰、庄自立、米雪及米琪姐妹,似乎都是如此善良无辜,甚至连关将豪本人,越发了解也越证实他是个胸襟开阔,重情重义的君子。
晓秋更是努力想将凯平从自我的仇恨中解救出来,她了解恨不能消除恨,报复更不能结束恩怨,唯有爱是化解一切的根源,就当凯平被晓秋的一片痴情所感动,内心萌生退出这报复计划时,关将豪同父异母的弟弟关仕豪,竟然取出关将豪对凯平生母始乱终弃的有利证据,那是一封凯平生母在自杀前亲笔写给关将豪的遗书,信中指控女儿的确是姓关的私生女,所以她愧对凯平生父,决心自杀,凯平看到关将豪害死他生母铁般的罪证,他重新燃起更强烈的复仇怒火。
此时自立也由那钢琴老师口中得知,那场火不是他放的,是关家人嫁祸他所做的,自立相信所谓关家人,指的就是一心想除去他这女婿的关将豪,所有的强有利的证据都直指关将豪是罪不可赦的凶手,凯平更是决心,要一对一直接向关将豪索命,他要为十多年生不如死的母亲讨回公道。
关将豪发现凯平的真正身世,他震惊中慨然赴会,身边每一个人都为关将豪与凯平的死亡约会忧心,只有凯平的牧师养父,对凯平的人性从没失去过信心,因为他们夫妇始终用爱教养凯平,他们相信凯平内心的爱会让他在最后关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凯平与关将豪面对面,关将豪坦承,他一生最爱的女人正是凯平的生母,但是他与凯平的母亲是在谅解中分手,他并没有辜负遗弃凯平生母,而且两人为了忠于各自的婚姻,分手后二十多年从未再见面,凯平这才警觉关仕豪交给他母亲的遗书,其实不是给关将豪,而是给关仕豪的,因为关将豪确实遵守了不再相见的约定,所以真正玷污凯平生母的人是关仕豪,而女儿虽姓关,这私生女的父亲指的不是关将豪,而是泯灭人性,禽兽不如的关仕豪。
关仕豪得知真相败露,正欲逃走时,被赶来的自立擒住,因为自立因大火现场另一个目击人米琪口中得知,是关仕豪将自立击昏,然后纵火想嫁祸当时已精神失常的自立,因为仕豪不甘愿自立这外人分得关家名下的遗产,而受惊吓过度的小米琪在身心恢复正常后,记忆也恢复,终于为父亲洗刷了纵火的罪名。
真相在抽丝剥茧,疑团逐步解开呈现,也展现了人性最光明最真挚的爱,而爱的宽恕,也是唯一能战胜这世间所有仇恨罪恶的最佳武器,故事的结局当然是每个剧中主人翁在真爱中,终于寻觅到属于自己美满的归宿!

剧情简介


  事业如日中天的他虽然有“经营之神”的美誉,但是带给他这一生最大的满足成就感却是他的家庭。这个由他一手打造的幸福王国中,被他视为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就是他最钟爱的女儿关纯美,以及关纯美所生的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米雪、米琪。她们是关将豪心中无可取代的至宝,为了捍卫她们的幸福,关将豪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两年前那个几乎一手摧毁纯美和她两个稚龄女儿美好未来的凶手,就是庄自立,也就是纯美的丈夫。关将豪所创立的关氏集团,是个横跨建筑、房地产、百货、股票等行业的庞大的企业。庄自立是个来自山里朴实善良的乡下男孩,曾经是关纯美最深爱的人,虽然两人家世悬殊,但十年前关纯美对他一见钟情而不顾关将豪坚决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进了父亲是山地草药郎中的庄家。
  婚后,庄自立不忍心让纯美和一对女儿跟他在乡间受苦,终于勉强接受岳父关将豪的安排,到关氏集团上班,在繁华的都市为最爱的妻女辛苦地维护着他们幸福的小家庭。可是尽管庄自立积极努力地创业,但涉世未深永远学不会商界尔虞我诈的他,在一笔重大交易中,让公司蒙受严重损失,也伤及了关氏集团的信誉。但所有事业上失败的打击都不及岳父关将豪对他的失望,甚至强烈质疑女婿的无能,根本不配给纯美及双胞胎女儿安定和幸福。关将豪决心要拆散他与纯美的婚姻,将她们妻女三人带回关家。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