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玉妍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祝玉妍,黄易《大唐双龙传》小说里的人物,魔门第一大派阴癸派掌门人,外号「阴后」。

人物

祝玉妍

祝玉妍

阴癸派掌握着武林四大奇书之一《天魔策》中最精华的部分「天魔大法」,追求着十卷《天魔策》,只有把十卷集齐,始有可能进窥魔道之极,至乎修成最高的「道心种魔大法」。
因年轻时感情受魔门第一高「邪王」石之轩所骗,非纯阴之质,无法臻至「天魔大法」的大成「第十八重境界」,故止步「第十七重境界」(因为阴癸派规定不得与心上人发生关系)。
阴癸派史上最杰出传人为婠婠「天魔大法」功力也直逼师父。
自石之轩和祝玉妍两人领导魔门後,道消魔长,魔门两派六道的势力如日中天,人才辈出,他们斗争经验之丰,敢说天下无出其右者。
祝玉妍一生只曾对石之轩和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动过真情,後曾选择「霸刀」岳山作为一日夫妻,而後生下「东溟夫人」单美仙,而单美仙则与阴癸派长老边不负生下女儿单婉晶
初期寇仲徐子陵联手也无法撼动祝玉妍,後来功力仍差两筹。
祝玉妍为了争夺邪帝舍利和追杀邪王石之轩,在徐子陵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的帮助之下,围攻石之轩并成功施展最终必杀绝技「玉石俱焚」,爆体而亡,但石之轩仅受轻伤。

基本信息

阴后

阴后

姓名:祝玉妍
性别:女
民族:鲜卑族(疑是有历史原型)
年龄:78(543年--621年)
职位: 阴癸派掌门人, 魔门八大高手之首
外号:阴后
武功: 天魔大法天魔策、天魔场、天魔焚身、玉石俱焚(因修炼时非纯阴之质,故止步第十七重境界)
婚姻状况:未婚
曾经伴侣:石之轩(首位),鲁妙子,岳山(与之育有一女---东溟夫人单美仙)
女儿:单美仙(东溟夫人)
外孙女:单琬晶(说过于唐高祖李渊有亲戚关系。)
外孙女婿:尚明
宿敌:慈航静斋
电视剧饰演人:翁虹

武功

祝玉妍

祝玉妍

搜心剑法
祝玉妍所创的自创的剑法,以迅速见长的抢攻剑法。
天魔场
黄易群侠传2技能,机率性发动;以内力产生范围性的力场,瞬间将场上所有玩家吸到祝玉妍身边。
天魔焚身
黄易群侠传2技能,机率性发动;在周围500范围内造成祝玉妍攻击力35%的火球伤害,持续20秒
天魔大法
来自己魔门《天魔秘》的奇功,共有十八层。
天魔气讲求以无形之力,盗取对方有实之质,能吸取对方功力为己用。
天魔音能令对手精神受蛊,幻觉丛生。
天魔功则讲究层出不穷,变化无方,无论空手兵器又或衣服丝带都可用之作为武器对敌,可刚可柔,千变万化,随心所欲,随手拈来都是曼妙无方的杀着,教人防不胜防,在任何情况下也能伤人。
天魔起舞时,可谓将至美和至恶融为一体。
修习天魔大法的女子不可与心爱的男子发生肉体关系,否则将永远不能达到最高境界。
自阴癸派初祖后,只有婠婠练至第十八重的境界。

阴癸派中人

阴后之师兄:韦公公、辟守玄
师弟:边不负
弟子:婠婠、白清儿、荣姣姣(非正式)
长老:闻采婷、霞长老、旦梅(严格来说,旦梅只是抚养婠婠的人)

阴后魅力

祝玉妍

祝玉妍

徐子陵一看,顿时呆了眼睛。
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横看竖看,都是比婠婠大上几岁的青春焕发的样儿。在脸纱半掩中,他只能看到她大半截脸庞,可是仅这露出来部份,已是风姿绰约,充满醉人的风情。
一对秀眉斜插入鬓,双眸黑如点漆,极具神采,顾盼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配合她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哲的皮肤,谁能不生出惊艳的感觉。
论姿色,她实不在绝世美女之下,且在相貌上有几分酷肖,使他联想到两者有母女的关系。
其气质更是清秀无伦,绝对使人联想不到会与邪恶的阴癸派拉上关系。
一时间,徐子陵讶异得脑际空白一片,不能思索。
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徐子陵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给她从袖内伸出来的玉手小臂完全吸引,心中涌起难以言宣的感觉。
在星月交辉下,祝玉妍没有任何瑕疵的手闪亮著超乎凡世的动人光采,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含蕴天地间某一难言的隐秘,一时间徐子陵像忽然陷进另一世界去,与身旁充满血腥屠戮的凄惨现实再没有任何关系。

人物评论

事业至上,思想深邃

祝玉妍

祝玉妍

作为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她一生中事业有成,尝到了爱情的甜与涩,体验过了做母亲的无奈和成功,最后用最轰轰烈烈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以今天的眼光看,祝玉妍作为一派宗主,在事业上绝对是兢兢业业。试看在龙泉之役前,祝玉妍在和徐子陵那场坦诚的交谈: 【祝玉研淡淡道:“好吧!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秘密,说给你知又何妨。对所有魔门的来说,无论是两派六道,我们追求的就是十卷《天魔策》,只有把十卷集齐,始有可能进窥魔道之极,至乎修成最高的‘道心种魔’大法。”
徐子陵动容道:“晚辈明白啦!祝宗主之所以要争天下.就是要统一魔道,使《天魔策》十卷归一,完成魔门的梦想。”
祝玉研沉声道;“争天下就等若跟以慈航静斋为首的武林作正面交锋,那一方的人能占得上风,另一方就要找地方躲起来,变成外道。自汉代以来,我们在这斗争上—直处于下风。现在你该明白石之轩因何要覆灭大隋吧!”
徐子陵道;“可是祝宗主有否为万民着想过?”
祝玉研轻晒道:“这是否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论任何人登上帝座,亦不得不为子民谋幸福,否则他的位子就坐不稳,历史早有明鉴。你以为我们魔门的人当上皇帝,就必定会残暴不仁吗?这想法实在太幼稚。我们魔门推崇的是真情真性。鄙视的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佛道的伪君子!幸好子陵不是这种人,否则我绝不会与你多说半句话。” 】
不用多说,以慈航静斋为代表的当今白道势力,只不过是汉代以来先后成为正统的儒家、佛教、道教的代言人;而所谓魔门两派六道,就是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始终没有翻身的一些教派。甚至还有道家的分支。(主要指阴癸派,不是道教,是老庄的道家。)因为从阴癸派的一些教义看,应该有老庄的痕迹;何况《天魔密》的武功和徐子陵来自道家的《长生诀》竟有相似的地方。只是很多行为为世俗所不容,被称作魔教罢了。不过由于压抑日久,愤而反抗,加上魔门良莠不齐,有些行为就流于偏激了。

志存高远,奋勇打拼

祝后对于自己的理想,向来不遗余力。雷九指就说过:“少帅万勿小觑,自石之轩和祝玉妍两人领导魔门后,道消魔长,魔门两派六道的势力如日中天,人才辈出,现在的局面,可说是他们一手促成的。他们斗争经验之丰,敢说天下无出其右者。”为了能够进窥武道,她放弃了自己的幸福,依照规矩与一个自己厌恶的男人结合。在她的任下,不仅阴癸派成为了魔门不争的领导者,而且团结一致,实力空前的强大。婠婠、白清儿、闻彩亭、边不负、旦梅既是能独当一面的高手,对本派又忠心耿耿。以至于整个魔门过半的高手都集中到了祝后的身旁,进而在与静斋的斗争和统一魔门方面都有了不小的改观,可以一战。最可贵的是,她苦心培养出像婠婠这般出色的接班人,使得最后,失败后的魔门仍然能够使对手不敢妄动,进而全身而退。她最后的选择,竟是拼死帮助弟子尽可能地减低前进的阻力。这正应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话!看到这里,我只能一声长叹!
魔门的人,长期处于世人的敌对状态下,因而外人很难了解魔门中人。祝后也因此给世人留下了武功奇高,而杀人无数的冷血印象。殊不知,祝玉妍本来的性格应该是非常让人喜欢的。

名师出高徒,情深义重

婠婠像此时始察觉他来到身旁,悲呼一声,竟扑入他怀里,泣道:“我师尊死了哩!”
徐子陵哪想得到婠婠有此反应,他当然可及时避开,却是无法在这情况下硬起心肠,登时温香软玉抱满怀,襟头被她的热泪沾湿大片。
婠婠双手搂实他的蜂腰,娇躯抖颤,完全失去平时的冷静自制,比之早前听到祝玉妍
死讯的冷漠是截然不同的两番情景。徐子陵感到她的悲伤痛苦是发自真心的,不由心中恻然 ,叹道:“人死不能复生,终有一天我们也会死去,只是迟早的问题。”
婠婠把俏脸埋在他的胸膛,死命把他搂紧,凄然道:“师尊是婠儿唯一的亲人,只有
她真正疼惜我、栽培我,现在她去了,遗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又哭起来。
我不想评论徐子陵后来的看法(他认为都是做作),我是坚信这绝对是真的感情流露。我也绝对相信,祝玉妍是这样一个人。祝玉妍是把婠婠当作自己的女儿了。有时候我想,母亲一般的祝玉妍,要以怎样的方式培养出婠儿这么一个气质优雅,娇憨可爱,白衣赤足,至情至性的精灵呢?祝玉妍要以多少的耐心和多少的慈爱来浇灌这朵希望之花呢?有女若此,我们不难想象。

爱女情切,身心俱伤

尽管魔门的心法是要绝情绝义,然而祝后又怎么忍得下心呢!自己的女儿怀着自己的孙女逃离了身旁去了琉球,加入了东冥派。作为母亲的她多伤心啊:
商秀洵没好气道:“不是祝玉妍,而是祝玉妍的女儿,她在与碧秀心决战的前夕,溜到海外去,差点气得祝玉妍走火入魔,那是二十年前的旧事哩!”
大敌当前尚不能忘情,何况平日乎!然而就算这个不肖的女儿——东冥夫人单美仙害得她输掉了这个大好的机会,母女天性仍然不能泯灭。祝玉妍不仅不责怪,不为难,而且事事为女儿出头。以至于魔门中虽然很多人和东冥派有怨,祝后在世时,没有人去找东冥派的麻烦。也正因为如此,其中有爱,有愧,也有怅惘,祝后才把满心的母爱移到了心爱的徒弟身上,全心全意,亦师亦母。

真情至性,爱恨交织

祝玉妍没有忘记的人和事还有很多。例如岳山、宋缺、鲁妙子……当然还有最是爱恨一生的“邪王”石之轩!因为,不管是祝后还是祝宗主,都会有年轻的时候。而且我们确切地知道,曾经,有一位叫祝玉妍的小姑娘也憧憬过爱情嗬!
绝对可以想象青春年少的祝玉妍毫无疑问当得上是才貌双全。不仅是魔门第一美女(鲁妙子的话里可以看出),以小小年纪成为魔门名义上的第一高手——尽管事实上似乎是邪帝向雨田,之后石志轩在练成不死印后又凌架她上。而且当时阴后也是数百年来唯一一个炼成天魔大法第十七重的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魔门女子,竟义无反顾,全心全意经历了一段迤逦的恋爱生涯。
五十多年后已是如此,五十多年前呢!如果哪个女子有了这些条件,怎样也该对爱情充满自信吧!可是我们可怜的阴后,就因为她是魔门第一高手,却遭受了非常的对待。
猜想祝后的初恋应该是宋缺吧?天刀和阴后,都是超越前人的本门不世的天才高手。无论才貌地位,绝对是一双佳侣。可是,年少的宋缺爱的人却是永远到不了手的梵清慧,诚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还是囿于门户之见?
在轰轰烈烈的与石之轩的恋爱后,祝玉妍一狠心,决意一心一意光大圣门,嫁给了自己十分讨厌的“霸刀”岳山,并有了女儿。按说对岳山应该是没有爱吧?似乎魔门的要求应是如此,并且该杀的时候应该杀,而文章里似乎也是这样写的。但是,最终的事实从郑石如口中出来时是:“如非祝玉妍不愿亲自下手杀死女儿的亲爹,那天岳老怎能这么容易脱身。”

故梦难温, 凄凉作结

不过,祝玉妍一生的劫难和牵挂毫无疑问是石之轩——当时只是花间派传人,并没有什么名气的石之轩!为了这场恋爱,祝玉妍宁可抛下一切去争取,而且,义无反顾将自己的初夜奉献出来。这意味着祝玉妍几乎放弃阴癸派继承人的地位——这点可从婠婠和边不负的对话中得知,掌门和天魔大法继承人不同于他人,很长时间里不能有男女之事。而且与静斋一样,动了真情之后功力会大幅减低。可以想象祝玉妍当时下了多大的决心!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一夕之后被石之轩抛弃!不管怎样,在谁的面前祝玉妍都不否认:我还是忘不了他!其实祝玉妍后来很是理解当年石之轩的心情:如果当年石之轩和自己双宿双栖,动心动情,断乎没有今日的邪王!总是有人说这是慈航静斋碧秀心的胜利,我不以为然。邪王后来是爱上了碧秀心,不过那已是至少二十年后的事情了,应该是扯不上胜利不胜利。这个时候大家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而且那件事后,名义上祝玉妍已经结婚了,实际上在感情上已经心灰意冷,专心派务,何来“胜利”之说!其实我相信,碧秀心也不会像慈航静斋的说法,什么以身事魔,什么大意凛然!尽管破了不死印倒是事实。祝玉妍想凭岳山等人忘了他,又何曾能忘!
石之轩也不是无情的人,只是更看重前途理想而已;两人的交往绝对也是两情相悦。直到最后,石之轩似乎都有补偿一下的意思:
【石之轩苦笑道:“说谎?唉!有些事不说谎怎行?因为谎言才是最好听和最美丽的,所以谁都爱听。人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缠绵恩爱的日子岂此一晚,念在昔日之,我们何不捐弃成见,携手合作,重振圣门声威,泽被大地。隋杨已破,天下纷乱不休,实我圣门之人久等近千年的难得机遇。”
祝玉妍娇笑道:“你美丽的谎言人家早听厌哩!”】
这时候,不能说邪王是想重温旧梦,只是想用事业上的分享来稍作弥补。当然,这些人变卦是极快的。而祝后也并不是不明白这一点。然而她还有其他的打算,相较于与邪王这个危险的对手合作,不如连师妃暄甚至双龙,这几个能对婠婠构成威胁的人一举除去。这时候婠婠再无对手。她想为婠婠和阴癸派一举铺平道路。而从内心来讲,应该说,邪王仍旧是知己,因而相互之间都很清楚这最终的结局:
【石之轩目光移到婠婠俏脸,叹迫:“你是否恨我入骨?”
婠婠平静的道:“邪王请勿再说废话,婠儿愿领教高明。”
石之轩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充满人性化的表情,轻轻道:“我并没有杀死玉妍,我是绝不会对她下杀手的,一错焉能再错。”
婠婠娇躯轻颤,忽然垂下俏脸,没有说话。
石之轩仰望沉黑的天空,呼出一口长气,柔声道:“我是最后一趟对你好言相劝,玉妍是求仁得仁,因为她活得太痛苦,痛苦至不能忍受,所以想我陪她一起离开这众生皆苦的人间世。我既试过一次‘玉石俱焚’又何妨再试一次,以你的功力,是绝没有机会与我同归于尽的,因为我不会容你活到那一刻。阴癸派现在与你再没有任何关系,自应物归原主,放下《天魔诀》,你可以离开。”
徐子陵暗忖石之轩不愧是石之轩,其辩才更不在伏难陀之下,随便几句话,已大幅削减婠婠的拚死之志,令她犹豫足否该以“玉石俱焚”与石之轩同归于尽。
事实上,石之轩和婠婠交上了手,后者则处于下风劣势。
徐子陵不禁微微一笑道:“邪王此话似乎有欠考虑,婠婠是祝后指定的继承人,此事我可作证人,因是祝后亲口对我说的。所以谁都不比她更有资格作《天魔诀》的原主。”
石之轩不但不以为忡,还哑然矢笑道:“好:我就看在玉妍份上,也当作是对她的一点补赎,破一次例,任师侄保留《天魔诀》,直至你百年归老的一刻。”
婠婠秀眉轻变,轻叹道:“婠儿可问邪王一个问题吗?”
石之轩别转雄躯,往荒村南端出口步去,高唱道:“绿杨著水草如烟,归是胡儿饮马泉。几处胡茄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莫道行人照容鬓,恐惊憔悴入新年。”
歌声远去,石之轩消没在林路弯末处。】
看上去,石之轩是有愧,以至于不敢面对婠婠;而对祝玉妍是终生不会忘记了吧!祝石之恋,有了这样的结局,可怜?可叹?可钦?然而尽管如此,他们的爱情,自始至终真真切切,其中苦乐酸甜百般滋味,自然足以回味一生。这其间哪有一丝魔性,一丝不纯洁的东西!
祝玉妍那一辈人里,出了三个女子高手。最幸福应该是碧秀心,不为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然而碧秀心因此放弃了静斋和原先的理想(她本来是静斋的衣钵传人),更不要提那个不知所谓老是玩弄男人感情为其筹码的梵清慧(那才不纯洁)。所以最充实的,应该是祝玉妍,一辈子追求,一辈子做得都是自己想做的事,真真切切毫不矫情,尽管留下了许多的痛苦。然而,回首自己丰富多彩起伏跌宕的一生,看看亲手培养出的婠婠,看看自己留下的事业,看看很多人心中的怀念,我想,无论阴后、师傅还是祝玉妍的她,都该无悔了吧!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