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年代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由高希希导演,侯勇主演。故事发生在中国八十年代初期,在插队年代结为过命兄弟的赵鹏辉、郝解放和李和平陆续返城。但因家庭背景不同,返城后却经历了完全不同的命运旅程。

剧情简介

剧情简介
赵鹏辉和插队时郝解放的女友何莹返城后,共同度过了待业的艰难岁月,并产生了爱情。郝解放的转业回京使他们共同陷入友情和爱情的痛苦选择中。郝解放和赵鹏辉之间的兄弟情谊也因此产生
了裂痕。在李和
平、何莹的劝解和赵鹏辉的真情感动下郝解放终于醒悟,生死兄弟尽释前嫌,重归于好。为了改变命运,赵鹏辉从倒卖电子表、摩托车开始,经历了锒铛入狱,开除公职的厄运。作为一个彻底的“无产者”,赵鹏辉毫无顾忌地成为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个体户。在哥们儿李和平、郝解放的帮助。他从倒服装到倒家电,从摆摊零售到搞批发,直到拥有几家大商场的集团公司董事长。赵鹏辉步入了人生的第一次辉煌。
处在事业巅峰的赵鹏辉找到了久违的自尊和自信。同时,在情感上却迷失了自我。戏剧性的是,郝解放的新女朋友范小洁因为看不惯郝解放身上的公子哥儿气,而对脚踏实地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赵鹏辉产生了好感,从此赵鹏辉对妻子何莹、哥们儿郝解放及范小洁都背上了沉重的情债。解不开的误会使何莹在他事业鼎盛之时提出和他离婚,母亲对媳妇感情笃深,又深痛赵鹏辉的行径,气绝身亡。范小洁忍受不了内心情感的煎熬,离开文工团远走他乡。两年后,赵鹏辉和范小洁偶然相遇,范小洁终于投入赵鹏辉的怀抱。但在后来的婚姻生活中,范小洁承受不了赵鹏辉强烈扭曲的人格和心态,从一个清纯浪漫的女孩慢慢变成了多愁善感的怨妇,她用无度挥霍金钱来排解心中的痛苦,最终染上了毒瘾,在疯颠的状态中误伤了赵鹏辉。
伤后的赵鹏辉回首十来年的商海沉浮,有苦有甜,更多的是内疚和汗颜, 他开始重新省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感悟到人生的真谛。当郝解放在生意上失手,甚至身陷囹圄时,赵鹏辉都出手相救,甚至不惜押上身家财产。他非但不恨精神失常的范小洁,反而倍加呵护,得到了前妻和朋友的谅解和尊重,“情”和“谊”终可两全。
郝解放出身于高干家庭,有着天生的优越感。改革初期,郝解放步赵鹏辉发家的后尘,利用父辈的关系,倒许可证,倒地皮,倒钢材,在他眼力关系就是金钱。成为当时官倒现象的典型。但随着国家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化,制度的完善和市场的洗牌,这种典型的官倒现象最终难成为时代发展的主流。改革初期,李和平和郝解放的姐姐郝静结成美满姻缘,但在是否出国求学的问题上发生分歧,郝静去美国留学多年,回国后想让李和平也和她一起去美国发展,中西方思想的碰撞又一次让他们做出了人生最痛苦的决定。
郝解放因涉嫌诈骗被检查机关收审后,李和平想尽一切办法要救出郝解放,但是都徒劳而返,万般无奈中二人来到郝家,想借助老爷子救救解放,没想到郝解放的爸爸一气之下犯了心脏病被送进医院抢救。情急之下,李和平找来和海花厂合作的私企老板,请他帮忙,私企老板答应只要李和平能在合同上签字就出钱救出郝解放。何莹知道李和平要出卖原则救郝解放,找到赵鹏辉大骂其狼心狗肺,并要赵鹏辉劝阻李和平。赵鹏辉找到李和平,两人激烈地争论了起来,李和平对朋友的真情终于打动了赵鹏辉,赵鹏辉决定尽释前嫌尽快凑钱救出郝解放。
郝解放被保释出狱,赵鹏辉抛售股票造成了王老板的破产,他带着枪来找赵鹏辉拼命。正值郝解放来赵家看望赵鹏辉和范小洁,郝解放拦住王老板,搏斗之间王老板扣响了板机,郝解放倒在血泊中……
赵鹏辉、李和平和何莹带着郝解放的骨灰盒来到他们当年插队的地方……
本剧通过在插队年代结为过命兄弟的仨个人,在改革开放20年来几个大的特定历史时期大起大落的命运变迁及由此而引发的跌宕起伏的感情纠葛,讲述一个刚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全景式的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各个层面所发生的深刻变化。歌颂我们伟大的时代,讴歌党在每个特定发展时期所制定的方针政策对时代前进和社会发展的强大推动力。用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心路历程。真实、生动、形象地谱写出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时代的主旋律。

主要演员

演员
角色
演员
角色
侯 勇
赵鹏辉
殷 桃
范小洁
郝解放
何莹
李和平
田 岷
郝静
李建义
郝父
王丽媛
赵母
小雪
李雯雯
兰兰
刘 金
黄大头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一次煤窑坍塌事故中,在内蒙插队的知青赵鹏辉、郝解放、李和平三人结成了生死兄弟。  时间一晃过去了十年,已经返城的赵鹏辉、李和平与何莹一起,来火车站迎接专业归来的郝解放,四人相见,分外高兴。但赵鹏辉的脸上却挂着一丝茫然,他不时忧虑地看向何莹。  郝的出现打破了何莹和赵鹏辉原本平静的生活——原来,在插队年代,郝解放走后门入伍后就一去袅无音信,和他热恋中的何莹承受不了情感的打击,想跳河自寻短见,被一直暗恋着她的赵鹏辉冒死相救,赵鹏辉对何莹无微不至的照顾深深打动了何莹的心,两人慢慢产生了感情。
  • 第2集
      郝解放带着礼物来到何莹家,被何莹姑姑奚落成负心郎,但当何莹的姑姑听到郝解放一回京就在物资局当上了国家干部,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完全不知情的郝解放来到赵家,两个过命老友喝酒叙旧,但一提到何莹和婚姻问题,赵鹏辉却显得有意回避——  何莹面对赵鹏辉的误会和来自姑姑的压力;赵鹏辉既怕失去何莹,又怕说出实情会伤害郝解放和他的兄弟情义;郝解放则被蒙在鼓里,一心想弥补给何莹带来的心理创伤;三个人陷入了友情和爱情的痛苦选择中。
  • 第3集
      赵鹏辉在厂里上班,却莫名其妙地被叫到厂保卫科,两个警察一番盘问后,赵鹏辉被以投机倒把罪被抓走。派出所里,赵鹏辉得知倒电子表就是投机倒把,最轻也得判两年,拘留所中,赵鹏辉五内具焚,陷入绝望。  赵鹏辉被抓吓坏了赵母和何莹。万分焦急的何莹到处寻找李和平与郝解放,还在解放家受到郝母的冷眼。何莹终于在散场的舞会外找到了李和平他们。  郝解放和李和平赶到派出所询问情况。在派出所,郝解放大耍高干子弟的派头,一位值班的民警告诉他们,托人也没用,投机倒把除非局长签字才能放人。
  • 第4集
      郝解放来到范小洁所在的歌舞团约小洁去看歌舞表演,并向小洁表示交朋友的愿望……  赵鹏辉为了不让何莹和母亲再受惊吓,决定独自承受这一切,没有把被厂里开除的事告诉何莹和母亲,瞒着她们偷偷在路边摆了个修车摊儿。赵鹏辉早出晚归,没想到一个月干下来,竟比在厂里上班还赚得多。同时,还结识了一位倒摩托车的河南刘大哥。没多久,这件事还是让何莹给发现了,何莹为赵鹏辉坚强的毅力所感动,两个人发誓一起吃苦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生活。  为了结开系在赵鹏辉和郝解放之间的疙瘩,何莹声泪俱下地向郝解放倾诉了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真情,郝解放当兵走后的事儿一幕幕在解放的眼前掠过。再想起李和平的苦口劝说,他终于在爱情和友情之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 第5集
      何莹被纸盒厂录取当了一名女工,她和赵鹏辉憧憬着以后的生活。然而何莹和赵鹏辉的事却遭到何莹姑妈的坚决反对,姑妈认为何莹放着国家干部不要,却偏偏和一个没家没业的混在一起,真是缺了大心眼了。何莹反驳了小市民心理的姑姑,认为姑姑太势力了,为此两人大吵起来。  和郝解放密谋后,赵鹏辉利用军区后勤部的关系从物资局批发了十辆摩托车,转手倒卖给河北刘大哥,竟发了一笔大财。  赵鹏辉和郝解放拿着刚赚到的钱,两个人都非常高兴。赵鹏辉和何莹规划着幸福的家庭生活,而郝解放拿到钱则带着范小洁出没于高级饭店和大商场。
  • 第6集
      赵母听说赵鹏辉和何莹已经领了结婚证,又惊又喜,但也不免为何莹姑姑的态度担心。小市民心态的姑姑一心让何莹嫁给家里有权有势、本人又是国家干部的郝解放。为此,姑姑和何莹之间又发生激烈的争吵。在门外偷听的赵鹏辉忍不住闯入何家,对何莹姑姑说:我知道,您不同意我和何莹的事是嫌我家穷,可我告诉您,我现在有钱了,是靠我自己的劳动挣来的,您嫌我家的社会地位低,我也可以告诉您,我早晚会让社会上所有的人都尊重我……看着赵鹏辉带着已哭成泪人的何莹走出家门,姑姑攥在手中的擀面杖落在了地上,恍然失色地大哭起来……  在赵鹏辉和何莹的婚礼酒宴上,何莹的姑姑却没来。原来,何莹姑姑接到婚礼邀请后,为自己的小市民行为倍感惭愧,觉得无颜见老亲家和赵鹏辉。赵鹏辉带着大家来到一处四合院门前,大家都感到纳闷儿时,院里却响起了鞭炮声,原来赵鹏辉买下了这个四合院作为送给何莹的结婚礼物,当赵鹏辉把房产证递到何莹手中的时候,何莹激动地哭了,大家投过羡慕的目光,并祝福他们幸福。
  • 第7集
      何莹劝赵母搬到新家一起居住,赵母却很依恋旧居和老邻居。  郝静的怀孕给全家带来了欢乐,李和平盼望着郝静能给他生个儿子。李和平细心照顾郝静,而郝静在得知院里准备推荐她去美国学习之后却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郝家父母为了减轻李和平的负担,把郝静接回家照顾。面对父母和丈夫的殷切希望,郝静高兴不起来,经常独自心事重重,若有所思……  李和平正沉浸在要当父亲的幸福之中,而郝静单位却决定将访问学者的名额给了郝静。为了不错过出国深造的机会,郝静经过痛苦的选择,终于忍痛背着李和平私自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这引起了郝家的喧然大波。
  • 第8集
      赵鹏辉走后,8号摊儿屡屡发生怪事,郝解放发现是邻摊儿升子一伙搞的鬼,前去理论,结果反遭围攻。郝解放约来一伙哥们想镇镇升子,升子一伙也早有准备,正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赵鹏辉压着货回来,化解了一场斗殴。  服装生意变化很快,有些摊主的货造成了积压,没有资金进货,走到了绝境。赵鹏辉巧妙地施展着经商才华,一方面他按进价收购了别人积压的服装,将旧货卖给河北摊贩,套出资金再进新货。另一方面把新进的货批发给个摊主。摊主们对赵鹏辉感恩戴德,何莹却大不以为然,埋怨赵鹏辉只顾做好人,不顾自家生意。赵鹏辉向何莹道出了做生意的玄机: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看着赵鹏辉的生意如日中天,范小洁经常抱怨郝解放不务正业,没本事。郝解放也觉得在单位上班太枯燥,萌生下海经商的念头。
  • 第9集
      赵鹏辉让何莹出面请客为二人调解,遭到郝静的奚落,解放大骂姐姐不近人情,郝静哭着跑了。赵鹏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让何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两万块钱交给李和平,赵鹏辉说郝静的选择可能是对的,因为他从合资企业的发展看到,要想快速追上外国,就要学习更先进的经验。  李和平回家后和郝静畅谈,当郝静知道赵鹏辉对她出国深造大力支持后,感激不已。  郝解放也觉得自己在机关工作英雄无用武之地,萌发下海经商的念头。官倒公司的出现终于为郝解放提供了下海经商的大好机会,郝解放不顾父亲的反对,说通了母亲,偷偷把关系转到全民所有制的嘉华公司,当上了国内贸易部经理。
  • 第10集
      几个穿官衣的人来找赵鹏辉,就地查封了赵鹏辉的电器,并通知他到工商局去一趟。何莹紧张得腹部巨痛,昏了过去。  医院里,婴儿呱呱坠地,是个儿子,赵鹏辉喜忧参半,产后虚弱的何莹看着身边的儿子,露出慈爱的笑容,但很快被一丝忧郁代替了。  赵鹏辉和郝解放正从后窗户转移被工商局查封的货物,李和平匆匆赶来,严厉批评了二人的做法,并告诉他们中央很快就要调整政策,工商局支持发展市场经济的正当行为。
  • 第11集
      赵鹏辉没想到这一开始就是个骗局,他意识到被旧时的朋友欺骗了。如果这笔巨款收不回来,他的商场可能因为资金周转不灵而关门。一时之间,赵鹏辉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而何莹仿佛觉得天都塌了下来。抱怨鹏辉轻信朋友,净讲假意气。家里家外乱成一团。  赵鹏辉、何莹正跟李和平、范小洁商量应对之策。 赵鹏辉想到江城当地公安局报案。李和平却认为只是简单报案不解决问题,必须找一个在当地有力度的关系才行。范小洁忽然想起郝解放爸爸的一个老战友……  此时,郝解放在广东办事,一时赶不回来。电话中他们商定由赵鹏辉假冒郝解放去找顾省长的秘书,范小洁一同前往,协助赵鹏辉。家里的事由大帅协助何莹处理。
  • 第12集
      案子终于破了。返京的路上,赵鹏辉归心似箭,而范小洁却闷闷不乐,她告诉鹏辉,她已深深地爱上了他……  赵鹏辉回到家中看到何莹的辛劳,想让何莹留在家里照看朋朋,不要再跟着他操心商场上的事情,何莹并不是很乐意呆在家里做个家庭主妇。郝解放发现在河南的时候赵鹏辉和范小洁住在了同一个房间,怀疑他们假戏真做,范小洁底气十足地反驳,赌气说如果这个都信不过她,两个人不如趁早分手。  赵鹏辉的生意场上出现了波折,黄大头和高得利抢占了他的市场份额,赵鹏辉在酒桌上和经销商们摊开了说这件事,黄大头和高得利并不买赵鹏辉的帐。赵鹏辉决定强势反击……
  • 第13集
      赵鹏辉为了河南追货的事情定了一个饭局感谢郝解放和范小洁,在众人的推搡下,郝解放给范小洁认了错。赵鹏辉送给了郝解放和范小洁一套新居室,在新居室里郝解放向范小洁真心实意地认了错,两个人关系和好。  范小洁过生日时,郝解放请了和范小洁一起跳舞的姐妹们去吃饭跳舞,饭后的舞会上郝解放和总政歌舞团的兰兰跳舞忘了形,范小洁邀请赵鹏辉一起跳舞,中途看到郝解放和兰兰那种有点过分亲密的样子,神情很不愉快。范小洁最后冲出了舞厅,郝解放追了出去,两个人关系再度闹僵。赵鹏辉和李和平劝说郝解放要好好珍惜范小洁,郝解放强调了自己的原则就是从不向女人低头。  赵鹏辉拿下了黄大头以后,着手收拾高得利,赵鹏辉凭借着财大气粗,进货价比高得利要低,将存货货一律降价一百块,零利润销售,大量投放市场,彻底击垮了高得利,高得利不得不向赵鹏辉服软,被招安为赵鹏辉商场第六门市部的经理。
  • 第14集
      范小洁受了委屈后给赵鹏辉打电话约他在过街天桥上见面,不料先后被何莹的姑姑和郝解放撞见,赵鹏辉辩解说是路过看到范小洁,正在劝范小洁原谅郝解放,并把他俩带回了自己家,在家中赵鹏辉抽身离开……  谷老板催促郝解放尽快办成许可证的事情,郝解放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肯定没有问题,  赵鹏辉在家中的时候,范小洁再次给他打电话,赵鹏辉瞒着何莹,心虚地赴约,赵鹏辉向范小洁坦白了内心对郝解放和何莹的愧疚,范小洁流着泪让赵鹏辉再陪她最后一次。赵鹏辉把自己脖子上的金项链落在了范小洁那里,急忙打电话让范小洁帮忙找回,自己也跑到了金店重新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带上。
  • 第15集
      何莹察觉到赵鹏辉脖子上的金项链不是原来的那条,因为原来的那条上面有儿子咬的牙印,何莹在家里努力克制着自己压抑的情绪。何莹平静地去看望被郝解放殴打的范小洁,范小洁对她倾诉了一肚子的委屈,并羡慕何莹嫁给了赵鹏辉这样一个好男人。  郝解放约李和平和赵鹏辉一起去喝酒,郝解放喝得酩酊大醉,拿出金项链甩到了李和平和赵鹏辉面前,发誓要宰了给他戴绿帽子的小子。  赵鹏辉回到家中,看到心事重重的何莹,心中很是疑惑。赵鹏辉驱车去了范小洁家,将车停在了范小洁家楼外但没有进去,范小洁发现了赵鹏辉的车后给他打电话,赵鹏辉向她询问何莹和她的谈话内容。
  • 第16集
      赵鹏辉听从了李和平的劝解,真诚地希望何莹可以原谅他一次,何莹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原谅了他。  李和平约范小洁出去谈了一次,两个人认真冷静地分析了目前的事态,希望范小洁可以妥善处理好感情的事情。范小洁看到鹏辉因为解放和何莹愧疚和痛苦的时候,发现自己对鹏辉的爱非常渺小,甚至有点龌龊,可是她也无法欺骗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在李和平拒不通融的情况下,郝解放依然打通了关系拿到了局长的批示,李和平感到了上头的压力,不过还是强烈地坚持自己的原则,依然不肯签字,郝解放再次拿了30万过来找他,被李和平骂了个狗血喷头,两人关系闹僵,最终郝解放找了其他的领导办妥了事情。
  • 第17集
      在香港出差的郝解放给范小洁打电话,范小洁却错以为是赵鹏辉打来的电话,郝解放感觉到了给他戴绿帽子的人竟然是过命的哥们赵鹏辉,他火速赶回了北京……刚巧撞到范小洁正伏在赵鹏辉的怀里哭诉,于是把赵鹏辉狠揍了一顿,郝解放跑去告诉何莹事情的始末,不料何莹却反应平淡。赵母本来就对赵鹏辉每天应酬很晚回家不满,无意中又听到赵鹏辉和范小洁的关系,于是让何莹马上把赵鹏辉叫来,赵母对赵鹏辉一阵捶打,气极而至心脏病发作,离开了人世。  赵母辞世后,范小洁转业去了杭州,郝解放南下广东做生意,何莹也带着孩子搬到了姑姑家,赵鹏辉一个人孤苦无依,陷入了孤独苦闷之中。
  • 第18集
      离婚后,赵鹏辉找到李和平,托付他把自己的一大笔存款交给何莹,但是却遭到何莹的拒绝。为了不让离婚对朋朋的健康成长造成影响,他们编了一个谎话骗他说爸爸要到国外去工作了。  何莹带着儿子回到姑姑家,并决定重新回到街道服装厂工作,受到老姐妹们的欢迎……  赵鹏辉无法摆脱离婚带来的痛苦,为了逃离笼罩在心头的阴影,他决定搬出昔日温馨的家……
  • 第19集
      赵鹏辉和范小洁在新买的别墅开始了新的生活,一开始的生活还算充满温馨和快乐,范小洁努力学习做好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  何莹回到服装厂后,一边上夜大一边努力工作,大家都推荐何莹当厂长,何莹决心和姐妹们共同努力把濒于破产的服装厂发展起来……  赵鹏辉和范小洁的婚后生活很快就失去了欢乐,赵鹏辉不愿意让生意圈里的朋友知道他们的婚姻,他的早出晚归使范小洁越来越感到精神上的空虚和寂寞……
  • 第20集
      赵鹏辉对范小洁还是没有好脸色,心里烦躁的时候对范小洁更是冷淡,范小洁追根问底赵鹏辉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赵鹏辉把自己心中深深埋藏的痛苦都讲了出来,范小洁敏感地认为赵鹏辉把她当作了一系列痛苦的根源,她哭着跑了出去,大把地花钱来排解心里的寂寞,来买回自己心里的平衡。  郝静归国后的甜蜜没有持续多久,李和平发现在郝静身上的变化,两人一谈到将来,就都有意回避……  郝解放在酒店请客为郝静接风,席间大家谈到将来,郝静告诉大家已经在美国买了房子,打算和李和平一起定居美国,这和李和平心中的期望大相径庭,他希望郝静这次回来后可以安安稳稳在国内找个工作,两种价值观的博弈在饭桌上展开……
  • 第21集
      李和平和赵鹏辉在一起喝着闷酒,两个哥们互相倾吐着心中的苦衷,互相安慰的结论是哥俩是两个不幸的男人,两个可怜的男人……  郝父召开了一个家庭会,劝郝静留在国内,郝静不顾家人的劝解,执意要回美国,并说希望李和平和她一起去,遭到父母的极力反对,郝父大骂郝静在美国学得不讲感情……  郝解放陪着她去购物,他试图劝说姐姐可以回心转意,最后还是徒劳无功,因为在国外的几年让郝静的生活理念有了彻底的改变。
  • 第22集
      范小洁把碰到郝解放的事情告诉了赵鹏辉,并且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尽快和好,谁知更是引起了赵鹏辉的反感,说她是在添乱,这让范小洁很是伤心。  李和平和郝静长谈,回忆起当年的美好恋情,但一提到将来,就极力回避,无言相对,显然大家都已意识到生活观念的不同,分手只是时间问题,只是都不敢面对。  范小洁找到李和平倾诉心中的苦闷,李和平劝范小洁要理解赵鹏辉。
  • 第23集
      郝解放在广东的炒股票地皮生意很是红火,凭借过硬的关系,和廖老板签下了一个一千五百万的地皮合同,他打算利用廖老板的预投资,进军房地产业,他打通了当地一位主任的关系,敲定200亩地的使用费,等卖出楼收了钱后再付。  经过努力,何莹的服装厂整改完毕,产销两旺。李和平经常来厂里帮助何莹指导厂里的工作。  何莹答应带朋朋去石景山游乐场玩,她约了李和平和他们一起去散散心,李和平把消息透漏给了赵鹏辉,赵鹏辉为了可以看到儿子,背着摄像机神头鬼闹地躲在附近拍摄着他们游玩的场面。大帅看到赵鹏辉思念儿子心切,给他出了个主意……
  • 第24集
      郝解放打电话来安慰李和平,并约李和平一定要到深圳来散散心,李和平来到深圳,哥俩正在聊天,郝解放却接到电话匆匆离去……  原来,中央下大气力整顿土地市场,没缴清土地使用费的土地证要限期收回,地价很快就跌破了出手的底价,郝解放一下傻了眼。港商廖老板此时也釜底抽薪,要收回他的一千五百万投资,并扬言如果不还就把郝解放告上法庭……
  • 第25集
      范小洁一个人无聊的时候跑到美容院去,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叫罗曼的中年女人。  回北京后李和平拿着哥几个旧时的照片约赵鹏辉和郝解放一块吃饭,想调解哥俩之间的矛盾,没想到二人在话语之间毫不相让,酒席不欢而散……  范小洁去了罗曼的美容院去做按摩,罗曼看准范小洁是个有钱的怨妇,就见缝下蛆,在给范小洁的烟里偷偷下了毒品。
  • 第26集
      赵鹏辉和郝解放在同一块楼盘相遇,两人又唇枪舌剑地较起劲来……  郝解放在罗曼美容院的路旁偶遇范小洁,觉得小洁的穿着和出入的地方都有问题,便截住小洁好言相劝,小洁却并不理会……  在国企改革的大潮中,李和平临危受命,主动要求到濒于破产的国有企业当厂长……
  • 第27集
      赵鹏辉暗中监视范小洁,终于在壁橱里发现了毒品,范小洁见事情败露,跪下来认错,哀求赵鹏辉继续让她吸下去,赵鹏辉狠狠地抽了范小洁几个耳光,痛心地抱着范小洁痛哭起来。  为了救范小洁,又不想让事情宣扬出去,于是安排了手下全天候地守在范小洁身边,不准她出去,不准接电话。赵鹏辉误认为这都是郝解放为了报复他的所为。  范小洁毒瘾发作时特别严重,口吐白沫,赵鹏辉的几个手下死死地把她按住,赵鹏辉看在眼里,很是心痛,托人给她带来了进口的戒毒药,范小洁不肯吃药,赵鹏辉逼着她吃,范小洁毒瘾发作时,把自己满脸抓得都是血痕,赵鹏辉两手捧住范小洁的脸,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发誓要找出毒手。范小洁再次毒瘾发作,与赵鹏辉争执中误将赵鹏辉刺伤……
  • 第28集
      医院里,何莹哭着告诉朋朋,病床上的赵叔叔就是自己的爸爸,朋朋质问妈妈为什么要一直骗她。最后朋朋走到床边深情地连叫了好几声爸爸,赵鹏辉激动得眼泪纵横……  范小洁受到过度刺激精神失常,被送进了精神病院,郝解放和李和平来看她,她却毫无反应……  李和平告诉赵鹏辉,只有赵鹏辉能救范小洁。  何莹挑起了管理鲲鹏公司日常事务的重担, 赵鹏辉对何莹万分感激,两人长谈中赵鹏辉对何莹进行了痛苦的忏悔,何莹流着眼泪告诉赵鹏辉,感情债是无法偿还的……
  • 第29集
      范小洁终于恢复了记忆,两个人一点点地回忆起恶梦般的往事,赵鹏辉向范小洁保证,等她出院后要补办一个像样的婚礼。  赵鹏辉在调查罗曼的时候发现郝解放也去过罗曼美容院,更加怀疑范小洁吸毒和郝解放有关,决心报复郝解放……  郝解放从首钢拿到了一万吨钢材的指标,却吸纳了五万吨钢材的货款,他得意地告诉手下,这叫资金运作……
  • 第30集
      郝解放想找廖老板借钱堵窟窿,却被赵鹏辉给从中搅了局。  郝解放感到事态不妙,回到家中看望已年迈的父母,并约李和平到昔日的护城河边聊聊,李和平感到郝解放的神情和态度很不正常……  买钢材的雷老板拿不到货又退不到钱,逼迫无奈下以诈骗罪的名义把郝解放给告了,郝解放很快被检察机关收审。李和平与何莹犹豫之下来到郝家,将此事告诉郝父与郝母,郝父受到打击,病重进了医院。
  • 第31集
      赵鹏辉全力抛出正在飞扬的股票和其它资产,还清了郝解放所欠的债务,郝解放得救了。  何莹带着走出牢房的郝解放赶到医院,郝父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郝解放抱着母亲大哭起来……  郝解放来到赵鹏辉的旧宅,哥俩尽释前嫌……  赵鹏辉抛售股票造成了王老板的破产,他带着枪来找赵鹏辉拼命,正值郝解放来赵家看望赵鹏辉和范小洁,郝解放拦住王老板,搏斗之间王老板扣响了板机,郝解放倒在血泊中……  赵鹏辉、李和平和何莹带着郝解放的骨灰盒来到他们当年插队的地方……  时间过得真快,一切都变了,唯有不变的就是这一代人的真情。    

音乐原声

主题曲-爱在被爱中
作词:朱海
作曲:王黎光
演唱:毛宁
总觉岁月匆匆
一路走来感动
真情年代的真情
早已刻心中
为你守侯,为你放弃
都是爱的始终
花开有时,花落无踪
人生景不同
为爱饮尽苦与痛
为梦难舍雨和风
有情走南北
无缘各西东
真情难得,真爱难留
爱在被爱中
总想孤独前行
回首爱在怀中
真情年代的真情
灿烂如彩虹
为你承诺,为你飘泊
都是爱的沉重
相逢时短,离别时长
前程多珍重
为爱饮尽苦与痛
为梦难舍雨和风
有情走南北
无缘各西东
真情难得,真爱难留
爱在被爱中
真情难得,真爱难留
爱在被爱中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