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昴流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皇昴流,以灵力保护日本的“皇一门”第十三代掌门人,阴阳师中的顶尖人物。心肠超级软,诚实、认真、善良、坦率都过了头的好孩子,对他人的事非常敏感,对自己的事却异常迟钝。九岁时与樱冢星史郎打了一个为期一年的赌(即樱花树下的赌约),在人前从不脱下的手套内,掩盖着手背上的“樱冢护的记号”——倒五芒星。

个人资料

血型:A型
身高:163(《东京巴比伦》中);173(《X战记》中)
眼睛颜色:绿/紫
[《东巴》中为绿色,《X》中为紫色。且在《X》中,右眼被封真戳瞎,接受了阿星封着樱冢护能力的右眼]
【身份】
皇一门第十三代掌门、天之龙七封印之一 、樱冢护(兼地龙七御使之一)
【技能】 
阴阳术、结界(成为地龙后就不会了)
式神】
白色鸦类
【个性】
《东巴》温柔、有礼、善良、无我、害羞、路痴
《X》忧郁、善良、坚强、敏锐、少语
【特点】
至善至无我的境界与执着不懈的精神
【宿命】
樱夺昴流
【其他】
愿望:被星史郎承认及被他杀死
结果:星史郎选择利用北都的咒术被昴流杀死
惯用的香烟:除MILD SEVEN外的所有牌子,而星史郎死后不再抽烟
着装风格:白色式服;时尚的搭配[东巴中北都为他搭配];白色风衣、T恤、黑色靴子
标志:正五芒星
【皇一门】
以阴阳术维护日本历史发展的皇一门与在暗中以阴阳术斧正日本历史的用阴阳术杀人的暗杀集团,互为表里,亦为宿敌。
皇一门管理日本现有的所有阴阳师,以阴阳术维护日本社会的稳定和谐。工作重点是除灵。
皇昴流是第十三代掌门,其天生能力相当优异。
【封印】
作为七封印之一,守护东京,最终与地龙樱冢护在彩虹桥中一战。
樱冢护选择使用被皇昴流的姐姐下了咒的方式攻击,让昴流杀了自己,继承了樱冢护的眼睛和能力。
最终皇昴流成为樱冢护,继任地龙御使。

翼年代记

姓名:昴流(不带皇这个姓)
初登场:东京默示录OVA2
在翼·年代记中,昴流和神威是双胞胎吸血鬼,躲避着猎人星史郎的追捕,奔走于各个世界中。
昴流是传说中拥有永生力量的双胞胎吸血鬼之一,曾把自己珍贵的纯种吸血鬼的血给星史郎,星史郎穿越时空寻找昴流,昴流被神威拉着躲避。在《tsubasa》的世界中,星史郎和昴流之间同样的纠结,直到此漫画结束,星史郎和昴流都没有碰过面。(但漫画的最后一话出现了封神星昴出现在同一格的画面)

东京巴比伦

这种背负出身的昴流,从来不曾叛逆。兢兢业业地修行、工作。阴阳师的工作有太多的悲伤,然而,那时的他是幸福的。
因为有最亲的双胞胎姐姐皇北都时时刻刻陪在身边关心自己,还有一个总是开玩笑说喜欢自己也非常照顾自己的星史郎。记得北都曾经说过昴流从小就很喜欢动物,想过当兽医,但因为兽医要解剖动物而放弃,改为作动物保育员,不过这小小的愿望也因为皇家而放弃。
昴流是如此善良,犹如天使一般。还有谁会“珍惜别人多于珍惜自己”?但昴流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正是这样的他被安排去面对人世最阴暗的一面。
不过东京中“俯拾即是”的故事只不过是作者CLAMP的牛刀小试,算是前奏吧。
与星史郎的再次相遇,悲剧才真正揭开了序幕。星单方立下赌约,一手安排自己和昴流的相遇,并试图让自己因为昴流的与众不同而喜欢上昴流。在一年之内。所有的一切,昴流都被蒙在鼓里,既然不知道对以后命运的改变或反抗就无从说起。
想来昴流是一直喜欢阿星的,星史郎右眼失明的事不过是个引子。北都也说:“一向善良沉稳的昴流,从没这么失控。”在蒙蔽中,昴流一步一步泥足深陷(像某位仁兄所说,阿星这种玉树临风,温柔体贴的男人谁不爱呢?)
阿星从一次又一次的借口中放过昴流后,终于还是戳穿了所有的虚情假意(真的是虚情吗?那只有星大人自己知道了,呵呵)突如其来的转变令昴流陷入了自我孤立的境地。
对他来说是残酷的现实,难以接受的,但更残酷的是北都竟以自己的生命作为唤醒他的代价,被星史郎杀死!一向温顺乖巧、善良单纯的昴流,却因为星史郎的背叛和姐姐北都的死,从此改变,变得沉默寡言,温柔的笑容再不复见,他只为自己的愿望而活。
即便如此,他仍是那样的善良,那份感情,是阿星永远也抹杀不了的。昴流的心即使碎掉,也是干净的。
记得那个小女孩说:〃我们那里没有像哥哥这般眼神寂寞的人。〃之后,他一直在寻找星史郎,要完成自己的愿望。以后,昴流吸烟了,那个乖巧的孩子,到底要尝尝什么滋味……阿星的味道吗?(《东京巴比伦》已完结)

X战记

是1999年,星昴的羁绊在《X战记》中继续,并以对立的身份出场——那一年樱冢星史郎34岁,昴流25岁(与东巴中星史郎的年纪相同)。
两个人再次见面,昴流是封印,以维护和守护为己任;星史郎是御使,以改革毁灭为己任。星史郎因为自己的主观意愿成为地龙御使,目的在于将“步向毁灭的城市”彻底毁灭重建。说着“地球的命运与我无关”的昴流因为星史郎的缘故毅然成为天龙守护七个封印。
曾经潜入神威的意识,以唤醒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神威。成为天龙的昴流,在保护司狼神威时被桃生封真夺去了一只眼睛,神威对此深咎不已。
这是昴流的一个愿望,而他最强烈的愿望便是〃被星史郎杀死〃
然而在彩虹大桥的最后交手时,星史郎却在明知皇北都死前的咒术〃当你用杀死我同样的法术杀昴流时,法术会原原本本弹回到你的身上〃的情况下使用法术,微笑着在昴流怀抱中中离逝。
彩虹大桥因为昴流的结界破碎而化为残骸,而留在残骸中的只有星史郎留给昴流的左眼,“用它来消除你眼中其他男人的痕迹,这便是樱冢护的心愿。”
昴流接受了星史郎的左眼,成为樱冢护「地之龙·七御史」的樱冢星史郎的地位空缺,所以由得到星史郎的左眼并继承他力量的「天之龙·七封印」之一的皇昴流替位。
虽然成为了樱冢护兼御使,星史郎已不需要昴流为他再做什么,也不需要昴流去做暗杀者或为推动改革毁灭而破坏。带着北都和星史郎祝福他余生幸福的寄望,昴流越渐认清了他要走的路。
在天龙和地龙的战斗中,昴流再一次见到了北都,北都要求昴流认清自己真实的愿望……
(《X》漫画未完结,无限期停载中。动画、OVA和剧场版都完结,结果各不相同。)

两人愿望

两个人都以为对方的愿望是杀死自己,都不知道彼此真正的愿望是死在对方的手中。命运的捉弄让他们在生死相离的最后一刻才彼此知晓那份本不该有的感情。星史郎死去了,在皇昴流的怀抱中,那个他最爱的人的怀抱中死去了,在昴流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官方没有给出答案,也许就是他真正的愿望。皇昴流哭了,他的眼泪就是他真正愿望的诠释。

初次邂逅

“好美的樱树……”望着眼前纷飞的樱花,有着碧绿眸子的男孩赞叹道。
“你喜欢樱树?”一个让人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出现。
“是的!”
“你知道吗?樱树下,埋着尸体。”少年忽然这样说道。
“「尸体」……? ”
“樱树之所以能每年都开出美丽的花,就是因为在它的下面埋着尸体。樱花的花瓣应该是白色的。像雪一般的……雪白色。但是……樱花的花瓣却是淡红色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一片花瓣飘落在少年手中。(摇头)
“因为它们吸取了……埋在树下尸体的血!”花瓣被少年用手碾碎,滴下血一般的液体,这滋润让地面上的落花更显妖艳
碧绿的眸子闪着泪光,“那埋在樱花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 少年望着那因泪的晕染而更显澄澈无瑕的碧绿眼眸,微微怔住。
重新勾回笑容,“我们来打个「赌」!当我和你再次相逢时…… ”
少年的话被风刮散……
“对不起!风声太大,我听不清楚…… ”
“所以今天……我放过你。“

相关声优

山口胜平(OVA、DRAMA)
宫崎一成(X剧场)
杉田智和(X-TV)
下野纮(TSUBASA翼)
X-TV

X-TV

片段一
◇姐姐,我想我再没有资格这样在心中向你倾诉了。你离去多久,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我不允许自己去回想。很久之前,奶奶曾经告诉过我,不应当去回想逝者离去的时光。这样会惊扰到已经归于安息的灵魂,会使他们牵念于生者的哀伤而得不到超脱。
◇姐姐,因此我不记得你离去的日子了,只有你已不在的事实,是我唯一铭刻在心的东西。因为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不会再给你添加任何痛苦了。
◇每一天,我只是想着一件事情,那个人的事情。姐姐,人即使不幸福也仍然能够生活下去。即使别人见到我,认为我是不幸的,只要我有个愿望。不知如果你知道了我的愿望又会怎样想呢?你会笑吗?会生我的气吗?还是,你会流泪呢?你笑起来的样子最可爱。你也是我心目中全世界最应该得到幸福的人。但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面孔,却是一张哭泣的脸。人们说我变了。他们说我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我想,是因为你死后我开始吸烟的缘故吧。或者,是因为我不再注意自己的穿着。是因为你为我选的衣裳我已经不再穿了,还是因为我剪掉了头发?
◇奶奶告诉我不要再吸烟。但我不会停下来了。吸烟会影响某些术者的能力,但我看来是不会有事的。对我来说那就像种可以时时服用的药物,来提高注意力。来增长我的力量。只为了与那个人相遇的时刻。而今天,我终于遇到他了。樱冢星史郎,我一直想着的那个人。
~~~~~~~~~~~~~~~~~~~~~~~~~~~~~~~~~~~~~~~~~~~~~
片段二
·地震后的中野区。 尖叫声,警笛声混杂在风中。
·狂风吹过。昴流与星史郎面对面地立在尘埃与烟雾中。
·星史郎微微笑着,但昴流像是在压抑着强烈的情感。
·星史郎:昴流君。星史郎慢慢地说。
·他温柔地笑着,看上去好像根本没注意到周遭的混乱恐慌。 昴流沉默地望着星史郎。
·昴流:我一直在找你。
·昴流静静地说。
·星史郎,仍在微笑着。
·星史郎:为什么?
·昴流:为了实现我的愿望。
·昴流手中出现一个星形空间,扩大。五芒星的结界笼罩了四周。
·星史郎看了看,微微动容。
·星史郎:是结界呀。七封印的结界,与在皇家学到的不同啊!是保护人类免于毁灭的天龙之一呢。
·星史郎温柔地笑着。
·星史郎:他们需要你呀,昴流君。
·昴流没有反应。
·昴流:我对地球的未来不感兴趣。
·星史郎看来有点惊讶。但很快又笑了起来。星史郎摆出一副闲谈家事的样子。
·星史郎:已经过去多少年了?
·星史郎向昴流靠近了一步。昴流摆出一副防卫的姿势。
·星史郎:你长高了,不像过去总被人错当成女孩子呢。已经有点大人的样子了。
·星史郎从大衣口袋中拿出烟。昴流无言地从夹克口袋中拿出打火机,为星史郎点燃了烟。
·星史郎看来有些微的讶异。
·星史郎:打火机,你的……?
·昴流仍然沉默不语。收回打火机。
·星史郎:对身体不好哦。
·星史郎看来极有兴致,但昴流仍然沉默不语。
·星史郎:学习怎样了?
·昴流:已经退学了。
·星史郎:我记得你想作个动物园饲养员的。
·昴流:……
·星史郎:还住在东京吗?
·昴流:……
·星史郎:还在新宿,从前的地方?
·昴流:……
·星史郎:……
·星史郎望着不肯答话的昴流。
·星史郎:有什么不对的吗?
·昴流:你都还记得。
·星史郎:什么?
·昴流:我以为你早已经忘了我的事。
·星史郎:我没有忘。
·星史郎开心地大笑起来。
·星史郎:没有哪个猎人会忘记他漏网的猎物的。
·昴流,作为回应,愤怒地瞪着星史郎。星史郎看起来毫不在意。又对着昴流微微一笑。
·人们的尖叫,警笛声远远传来。
·星史郎:你说你有个愿望。你的愿望……是杀了我吗?
·昴流:……
·星史郎:因为我是,杀死你心爱的姐姐的人……
·昴流没有回答。默默地望着星史郎。星史郎开怀大笑起来。
·星史郎:你真的是非常可爱哦,昴流君。
·昴流仍然恨恨地瞪着他。
·星史郎:本想和你多玩会儿的……但我还有点别的事得先走了。
·星史郎身周的空气开始变得异样。风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起。星史郎开始念起咒语。
·星史郎:On asanmagini unhattaOn asanmagini unhatta.
·昴流,起手,双手交叠在胸前。
·昴流:On bazalagini harajihattayasowaka!
·风,像是被咒语驱动,变得更强了。
·昴流:On makayakisha bazalasataba,jakuunban kohalabeishaun!(重复)
·星史郎的咒语覆住了昴流的声音。
·星史郎:On asanmagini unhatta. On asanmagini unhatta.
·昴流:On makayakisha bazalasataba,jakuunban kohalabeishaun!(重复)
·昴流的咒语完成,星史郎的咒语像是想要封住他的。
·星史郎:Onbazalatoshikoku
·风像利刃般袭向昴流。
·昴流:!
·昴流被星史郎的力量击中,后背重重地撞上了身后的大厦。伤痛使他一时之间站不起身。
·星史郎慢慢走近蜷缩着身子的昴流。
·星史郎:那么……再见吧。
·昴流,忍住痛苦嘶声喊了出来
·昴流:……星史郎…………
片段三
▽姐姐,他一点也没变。那只因我而失去的右眼,那个微笑。他不会变的。遇到我之后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我对他来说仍然是毫无意义。只是个物件而已。就像只可以随手打碎的玻璃杯子,就像是路边的小石子。我明白这一点。我想那之后我就已经明白了。我并没有悲伤。悲伤——我已经不再有那种感情了。所有我拥有的不过是一个愿望。我活着,只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为了唤回我的心而被那个人杀死的姊姊,一个一直都希望我能够有所执著的人,一个对我来说比世上任何人都更重要的人。
▽姐姐,今天我还见到神威了。神威他沉没在自己悲伤的最深处。他封闭起了自己的心,因为他最重要的东西被他最爱的人毁掉了。神威再也不肯讲话,他所爱的少女就被杀死在他的面前。他已经看不到任何人了。 就像从前的我。高野山的僧人说,杀死那个少女的,是神威从童年时起就发誓要守护的人。神威。掌握地球命运的人。但是,我对地球将要发生的事并不感兴趣。我活着,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
▽姐姐。我所执著着的这件事会使你难过么?即使是如此,我也无法停止对它的企盼。
▽姐姐……不……北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