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王朝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百日王朝(法语:Cent-Jours)是指拿破仑一世在被流放后重返法国,试图重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一连串事件。 1815年3月20日,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逃跑到法国,集结军队,把刚复辟的波旁王朝推翻再度称帝,6月18日,因为滑铁卢战役的失败,拿破仑再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波旁王朝再度复辟。拿破仑战争至此结束。拿破仑重返帝位总共101日,因此史称“百日王朝”。

简要介绍

野心勃勃的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因被反动联军打败,1814年3月被流放在地中海的厄尔巴岛上。但是,他没有死心,时刻想卷土重来。他的亲信通过各种渠道,将国内和国际的情况报告给他。当他知道法国人民对波旁王朝的黑暗统治不满,不断地进行反抗,他心里暗暗高兴。后来他得知反法联军的各国头头在维也纳开会,因为各怀鬼胎争吵的得很激烈,反法同盟眼看瓦解。拿破仑笑了。他立即召集几个老部下,组成一支小部队,于1815年3月1日悄悄地逃出厄尔巴岛。拿破仑在法国南部儒安港登陆,率领小部队向巴黎挺进。一路上,痛恨波旁王朝的各地城乡居民都热烈的欢迎拿破仑,甚至连波旁王室的军队也纷纷倒戈相迎,因此,拿破仑没费一枪一弹,于3月20日顺利地占领了巴黎,恢复帝位,重掌朝政。在维也纳的欧洲列强的头头们,一听到拿破仑复位的消息,仿佛末日要降临了,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立即停止争吵,重新联合起来,组成第七次反法联军,向拿破仑猛扑过来。在滑铁卢一役,终于将拿破仑的12万军队打垮。6月22日,拿破仑被迫再一次宣布退位,重新被流放。波旁王朝重新上台。从3月20日到6月22日,约为一百天,法国历史上把拿破仑重新掌政的这三个月,称之为“百日王朝”。
该事件也被称为第七次反法联盟之战。联盟包括英国、俄罗斯普鲁士瑞典奥地利与数个德意志邦国。他们都宣称拿破仑是罪犯,而不是法国皇帝。

建立背景

英、普、奥等组成的第六次反法联盟,终于打败了拿破仑,拿破仑被迫退位,被放逐到他的领地厄尔巴岛上,波旁王朝复辟。
但拿破仑并不甘心自己的这次失败,他仍然在关心着时局的发展。1815年初,反法联盟在维也纳开会,由于分赃不均而大吵大闹,以至于剑拔弩张、横刀相向。同时,法国人民由于封建贵族的残酷统治,越来越不满意波旁王朝的统治而更加怀念拿破仑时代。拿破仑见时机已成熟,便决定东山再起。

建立过程

流放的日子

维也纳会议 维也纳会议
拿破仑在厄尔巴岛(Elba)不自在地度过了十一个月。他一直很关心法国的状况。当他得知波旁王朝不懂处理与法国大军的事务时,便感到深深不忿,想不到他的帝国沦落到如此的衰弱。这个时候,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又蠢蠢欲动,企图与普鲁士共谋波兰与萨克森的领地,差点儿与维也纳会议的其他代表国开战。
在众强国不和之际,拿破仑就有机会卷土重来。俄罗斯、德国、英国与西班牙释放法军俘虏,更提供强大的军力给拿破仑。波旁王朝的支持者与在维也纳的全权代表为防止拿破仑逃走,曾想把他流放亚速尔群岛,甚至刺杀他。

重返法国

拿破仑以很特别的方法东山再起。1815年2月26日夜,当英法警卫舰队不在时,拿破仑率领1050名官兵,分乘6艘小船,逃离意大利Portoferraio,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于3月1日到达法国南岸城市Antibes。除了有较多保皇势力的普罗旺斯之外,所有法国地区的人民都热烈欢迎拿破仑。他们对波旁王室毫无好感,所以拿破仑不废多少工夫,就重夺权力。他马上重建势力:3月5日,第五与第七步兵师投靠拿破仑。曾经投靠波旁王朝的米歇尔·内伊也倒戈相向,在3月14日带领六千名士兵向拿破仑投诚;五日之后,在路易十八逃走后,拿破仑与他的军队进驻巴黎。
普罗旺斯 普罗旺斯
曾经有一则趣闻轶事显示拿破仑的魅力与声望:波旁皇帝派出士兵,务求阻止拿破仑夺权。双方对峙,准备开枪。正要开战时,拿破仑走出来,站在两军之间,面对着对方士兵。他扯开自己的大衣,高呼:“如果你们想开枪射向你们的皇帝,快射吧!”。不过,后世研究指出,当时拿破仑知道对方的枪支盛着的只是粉末而已。
拿破仑并没有被人民的热情冲昏头脑,深深知道权力得来不易。全凭人民支持他、讨厌患痛风的老国王以及其贪婪的朝臣对他谄媚,他才可以和平地夺取政权。他也知道法国人民一定不会容忍独裁,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好好管理新法国。于是,他在返回巴黎途中,不断宣传自己会实现改革与以宪法治国。拿破仑政府提出不少承诺,既满足人民的期望,也尝试消除邻国的忧虑与疑心。

再度掌权

考虑到拿破仑的心力与健康,王朝能复兴与否也许值得商榷。但一般认为,拿破仑看似不济,但仍然有卷土重来的能力。基于局势已变,拿破仑不禁有感困惑,好像能解释事实;他左右为难,面对臣下与民众希望建立君主立宪的要求,似乎变得有心无力。而且,他还要与从前对其绝对服从的部下妥协,故此身心俱疲。不过,当他放下议会事务,重返战场的时候,拿破仑又重新显示其军事天才与领导才能,再度缔造他在1814年的辉煌战绩。
有人认为拿破仑政权之衰落,始于俄法战争之失败。但另有一说指出这种论调不正确:令拿破仑颓废的流放生活,比俄罗斯之冬的杀伤力更大。在厄尔巴岛时,他变得毫无生气,又变得愈来愈胖;在1815年初,他更开始有肠脏问题,虽然不算很严重。总的来说,法国的转变比拿破仑的健康更重要,又大大限制了这位法国皇帝的权力。他曾经对本杰明·贡斯当(Benjamin Constant) 说过:“我老了。也许,当一个安静的立宪皇帝比较适合我,更适合我的儿子。”这一说法认为,拿破仑清楚明白当下的情况,但心里始终不接受立宪,故此一直心绪不安。

滑铁卢战役

滑铁卢战役 滑铁卢战役
由于在战事的昨晚曾下过雨,拿破仑等待环境变干,在延迟了数小时后才于6月18日在滑铁卢开始战争。但是到了近黄昏为止,法军仍未能击退陡波上威灵顿的军队。当普鲁士大军压境兵攻击法军右翼时,拿破仑企图阻止联军会合的策略失败了。法军败走,而联军则步步紧迫。6月19日早上,Grouchy将军带领法军赢得Wavre之战役。他成功带领北方军队撤退,让法军重整旗鼓,但为时已晚,皆因法军大势已去,不能抵抗联军猛攻,只能撤退到巴黎。

战役经过

以攻为守

拿破仑认真地进行了分析,他决定要化被动为主动,以攻为守。他认为威胁最大的是比利时方面的英普军队,所以要集中主要兵力对付,而莱茵河、意大利方面的联军,只要派少量兵力进行牵制就行了。同时,他还决定,要趁联军尚未会齐的时候,争取战机,率先击溃英普联军,打败了威灵顿和布吕歇耳这两个老将,其他联军便好应付了。
计划已定,拿破仑便于6月12日派12.5万法军(其中有近卫军2万人)、火炮300门,悄悄移动到比利时边境,驻扎到离普军只隔一片密林的地方。

展开战斗

滑铁卢位于比利时南部,离首都布鲁塞尔不远。英军驻 在一个山岗,由威灵顿率领,法军则由拿破仑亲自
比利时 比利时
指挥。清晨,下起滂沱大雨。上午11时30分,天气转晴,拿破仑下令出击。法军越过低洼地带,向英军驻 的山岗奋勇冲去。英军顽强抵抗,炮弹像骤雨般落在法军的阵地,法军死伤惨重,不得不撤兵。下午1时,法军第二次进攻英军阵地,还是无法得逞。拿破仑正伺机发动第三次规模更大的攻势时,用望远镜向四周瞭望,侦察敌情。
拿破仑自以为兵员充足,有恃无恐。在他的指挥下,80门大炮同时瞄准?英军的阵地进行炮轰。法国骑兵浩浩荡荡地登上了英军驻 的山岗,拿破仑信心十足,以为胜利在握,哪知道枪声突然大作,埋伏在四周的英军将法军团团围困,法军措手不及,伤亡无数,只好向後撤退。
按照拿破仑一贯的作战策略,先是用大炮猛轰,然後派骑兵冲锋,最後才由步兵出击。而这一天,骑兵冲锋之後,却没有步兵支援,原来法国步兵都在右翼抵御普鲁士三个兵团的进攻,无法突围。
下午6时,拿破仑孤注一掷,把最後的4000名近卫军都调入进攻的行列,成败就决定在这一次了。他把兵士排成70人一队,爬上陡坡,拼死向前冲去。当他们离开英军防线不到60步时,威灵顿突然站起来大声疾呼:“全线出击!”英军的後备队排山倒海般地向法军扑去。
拿破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部队已经全部用上了,再也派不出一兵一卒,只好眼巴巴地看?自己的士兵任人宰割。拿破仑拿着望远镜,目睹这惨痛的一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一切都完了!”
晚上9时,明月东升,普军突破法军防线,拿破仑的部队乱成一团,无法坚持下去,只得四处溃逃。拿破仑泪流满面,脸色苍白,带了一万名残兵退回巴黎,从此结束了他的戎马生涯。

帝国覆灭

滑铁卢战役结束三天后,拿破仑返回巴黎,但仍然希望平息国内的不满。然而,议会与民众不容许拿破仑继续执政。只有拿破仑与他的弟弟Lucien Bonaparte仍然相信他们可以解散议会和建立独裁,以期力挽狂澜于既倒。不过,就连军部总长Louis Nicolas Davout将军也认为,法国的命运之在乎议会的决定。
拿破仑二世 拿破仑二世
拿破仑的成功,曾经吸引法国人民远离她从1789年起坚持的原则,但现在法国又重返起点。拿破仑在1796年到1814年的战役使法国大大扩张版图;但滑铁卢的失败却可能令法国得不偿失。与其负隅顽抗,不如由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以“正统原则”捍卫法国。拿破仑最后认清事实,终于在6月22日退位予其子拿破仑二世。由于儿子仍在奥地利,所以传位仅仅具有象征性。6月25日,新临时政府总理Fouché暗地里向拿破仑通知,告诉他一定要逃离巴黎。拿破仑到达前妻约瑟芬·博阿尔内的家Chateau de Malmaison,亦即约瑟芬在他第一次退位前逝世的地方。6月29日,普鲁士军队继续追击,要抓到拿破仑,无论是生是死。拿破仑于是向西逃到Rochefort, Charente-Maritime,希望能逃到美国
驱逐。路易十八则返回巴黎,在联军保护下在1815年7月8日再度复辟。法兰西第一帝国正式结束。
拿破仑的黄昏
拿破仑再次登上了皇位之后,建立了“百日王朝”。“百日王朝”是拿破仑人生的又一个巅峰,也是他最后一个巅峰,它既是拿破仑政治生涯的黄昏,也堪称历史的一个奇迹。
欧洲各国君主原本认为拿破仑已经被打入了地狱的深渊,并且再也没有机会再爬出来了。所以拿破仑复辟的消息传到正在维也纳因分赃不均而争吵得面红耳赤的君主们耳朵里,立刻让他们搁下彼此之间的矛盾与怨恨,再一次联合起来!此时拿破仑给他们的恐惧感更甚于“三皇战役”结束之时,他们从没有想到拿破仑在法国的地位竟是如此高高在上——不放一枪能进军巴黎的,也只有拿破仑一人而已!
尽管拿破仑在重返皇位之后宣布自己的“和平主张”,但这并未能缓解各国君主的敌意,一日纵敌,将成为数世之患!拿破仑是欧洲最大的公敌,不能不消灭——他们不敢与“科嘉西怪物”拿破仑和平相处,拿破仑曾经让整个欧洲颤抖!
“百日王朝”犹如金字塔上的黄昏,让后来的每一个世纪都在仰视着它!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