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歌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为纪念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国家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CCTV-6)开创性地尝试通过多媒体电影音乐剧的形式礼赞中国电影的百年辉煌。音乐剧《电影之歌》精心策划、筹备了长达两年,由电影频道投资,两岸三地的著名编剧、导演、音乐人、美术指导,以及影视明星共同加盟,通过一个普通电影工作者传奇的一生折射中国电影百年历史。《电影之歌》力求让观众在剧中主人公的坎坷人生经历中看到中国电影百年的风雨历程,让观众感受音乐魅力的同时全方位了解电影给中国人的生活带来的变化。感受今天中国电影在国际上赢得的辉煌。

主创团队

李宗盛

以民族引导流行
160分钟感人的音乐、22首原创新曲,音乐总监李宗盛将以流行音乐风格贯穿历史的旋律,用民族乐器的特点创造革命性的音乐演唱。剧中李宗盛运用不同的民族音乐曲风如京剧、进行曲、中乐、大合唱等表现手法与特色,结合古典及流行音乐来创造出浓厚的世界音乐曲目。这些音乐分别在北京、上海、马来西亚、台湾等地进行录音制作及缩混,以便达到李宗盛要求的音乐质量与效果。《命运之约》、《今夜星光灿烂》、《你为梦而生》、《借来的星空》等剧中原创歌曲,都由剧中主演倾情演唱。
百年来,电影中除了留下幕幕刻骨铭心的画面,也留下了首首动人的旋律和歌曲。李宗盛将在献给百年电影的音乐剧中,用他敏锐的流行音乐的触觉巧妙地将这些老歌、好歌糅进音乐剧的原创旋律里,并随着故事的发展带观众进入每个年代的回忆。剧中观众还将有机会欣赏到李宗盛亲自弹奏吉他的效果。
由于档期原因,成龙与该剧演出失之交臂,但他还是不遗余力为中国电影百年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在《电影之歌》首演之前,深夜来京录制主题曲《命运之约》,其精神令人感动与振奋。作为剧中主演之一的庾澄庆也来到李宗盛的录音棚,亲自为成龙大哥监棚,并坦言大哥的唱功属于“正义派”的。

叶锦添

将场景瞬间转换
33场华美布景的《电影之歌》让因《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叶锦添过足了瘾。一般百老汇音乐剧能换上25个场景已经是超大制作,这次《电影之歌》的33个场景将是世界创举。从老北京四合院、旧上海的弄堂、碧波粼粼的黄浦江,一直到香港的繁华市区,都要随着剧情的发展逐一更换。有的场景仅需要30秒的瞬间就能让年代与地点发生变化,连舞台的地面彩绘都符合剧情的内容与发展的需要,在短短的三个小时里让观众体验时光转换的魅力。
另外,演出中会出现近600套服装,从黑白、银灰到色彩斑斓,款款不同、套套创新,使观众从色彩变化中深切感受时间与空间的转化。叶锦添用制作电影服装的要求,在布料的选择及裁剪工艺上都严格地按照时代特征及角色的变化而精心设计。其中有几件服装的造价竟高达3万元。为了配合叶锦添的精美舞台效果,制作组还特别从杭州订制了一个直径为14米、内外二层、厚度仅30厘米、噪音极低的全国最大的转台,其做工之精细、整体制作要求之精准都可以说是亚洲唯一。为了达到更好的投影效果,主办方还专门从美国进口绚纱的幕布,幕布的牙孔密度区别于一般幕布的六方孔,透光度及折射产生的画面质感相当于银幕效果,超过国内同类产品。同时,这也是国内音乐剧首次运用瑞士的灯景遥控系统,其精细程度是中国音乐剧史上前所未有的。

李捍忠

20段不同舞蹈打造耳目一新的舞蹈世界,现代与传统完美结合,历史与文化经典重现。《电影之歌》在舞蹈上融入多种艺术元素,音乐与舞蹈风格的多变,不同于以往音乐剧简单的歌、舞、剧的纯粹表演,而是将三者巧妙贯穿为一体,但又不影响各自的完整与独立性,每一部分都可以自成一体,独立演绎。20段不同的舞蹈结合着动听的音乐,结合演员的倾情演绎,高潮迭起。《电影之歌》的舞蹈不只是伴舞或者陪衬,而是构成音乐剧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独立的舞蹈部分,如黑白变彩色、影之舞、板凳舞、梦幻大世界、新生等都是本剧独挑大梁、叙述时代变迁的重要段落。执行编舞李捍忠要让李宗盛音乐的优美在观众眼前跳跃。

庾澄庆

台湾著名歌手庾澄庆这次在剧中饰演男一号“影生”,这个人物是中国一百年来不同时期电影人的缩影,哈林将在短短的3个小时里从20岁演到80岁,这对首次出演舞台剧的庾澄庆来讲极具挑战。
道满二十周年的庾澄庆,为了演出极具意义的《电影之歌》,不惜延迟新专辑的发行,远赴北京进行音乐剧彩排。庾澄庆表示,当歌手之前就已经接触过舞台剧演出,这次获选接演电影百年音乐剧,让他感到相当荣耀,尤其他所饰演的男一号“影生”贯穿全剧,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剧中哈林瞬间横跨一甲子,首度尝试八十多岁的老妆,这让他费去半天光阴,又是上胶,又是染白头发。谈笑风生的庾澄庆学老人口吻打躬作揖:“我老当益壮。”让工作现场笑声连连。哈林坦言老年“影生”最难演,因为自己尚未到老年,很难体会老年人的心境。不过,他的诠释不以一般老年人弯腰驼背,一说起话就咳嗽连连的方式来呈现,因为有很多老人到了八九十岁还是健步如飞、精神矍铄,哈林希望自己饰演的不是虚有其表的老人。
谈到自己在《电影之歌》里的“任务”,庾澄庆说:“我的舞蹈部分不是很多,因为我不太会跳舞嘛,别人学5分钟的段落我可能要学5天。我的歌曲方面比较多,独唱、合唱加起来有十多首。至于曲目,我会演唱张信哲、蔡琴一些歌曲的‘改编版’,但更多的还是新歌,曲式都比较流行。”
哈林在接受访问时坦言其实自己有点紧张,“因为毕竟舞台剧跟电影、电视剧不一样。拍电视剧、电影一次不好可以再来一次,再经过后期剪辑把不好的、有问题的地方剪掉。而舞台剧在演出中只有一次,不能改变,自己又是那种坚持演出不能有一点点差错的人,所以每天晚上1
《电影之歌》剧照

《电影之歌》剧照

1点左右排练收工后,我回到住地还要再看一遍助手帮我拍的当天的DV带,跟经纪人一起讨论我在各个环节还有哪些缺点需要改,一般都是凌晨两三点才睡觉。”
在北京呆上三个月的哈林,只为新专辑制作专程返台一趟,其余时间全力投入彩排。他表示,能够和李宗盛、张婉婷、叶锦添等一起合作,是千金难买的经验。他的新专辑已完成大半,演完《电影之歌》后庾澄庆就将重返歌坛。

张靓颖

张靓颖首次参加表演的她心情有些紧张,“唱歌倒是好一点,演这方面对我来说完全是一个新的东西,虽然台词背得很熟,但是还没有找到那种感觉,肢体上的语言还有欠缺。人们都说要把一个戏演好、感动别人,就先得感动自己,我除了熟练之外,还得找到一些感动的东西。”
张靓颖这次要在剧中演唱两首歌,一个是跟剧中的表哥一起唱的,叫《我是做梦者》。另一个是送别表哥时唱的《你为梦而生》,中间还有穿插表演的东西。张靓颖说:“之前他们教我,说台词要把语速放慢,不能像平时说话一样;表演要有一个一个的点,要感觉有表演的层次。这些对我来说就比较复杂,怎样去把握这个点,说话的语气什么时候重一点,什么时候要急一点或缓一点,需要把词背得很熟,就像导演说的一定要形成条件反射。我可能偏于生活化一点,舞台上很多东西需要更突出,我得再夸张一点,这样才能更容易让台下的观众感受到剧中的情绪。”
房祖名在《电影之歌》中饰演少年影生,与饰演表妹素君的张靓颖有大量的感情对手戏。音乐剧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领域,是一种挑战和尝试。演出中,影生与素君在屋顶上有一场戏,张靓颖与房祖名四目对望,把两小无猜的兄妹之情表现得生动而感人。他们在舞台上的开怀大笑,让人感受到他们之间的默契。
虽然《电影之歌》是张靓颖演艺道路上的处女作,但张靓颖领悟与吸收得非常快,彩排中短短几天即进入角色,与专业演员的表演已没有区别。而与其演对手戏的房祖名也为此剧增添了不少色彩,这是张靓颖与房祖名第一次接触与合作,但是在演出过程中,两个年轻人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一入戏即各自找到感觉。由于张靓颖的提前进入,所以在表演过程中,她能带着房祖名很快入戏,而表演经验丰富的房祖名也能很快把握剧中人物的心理与性格,两人在演出中擦出了大量火花。
房祖名还透露说,他跟张靓颖颇有缘分:“拍完戏回到房间很寂寞,看与不看都要开着电视。有一天,突然听到一个女生唱歌很好听,就是张靓颖,她是第一个让我注意《超级女声》的人。不是别人唱得不好听,而是她的风格比较适合我,听到之后就吓到,她是我听过的中国人唱外国歌最好的一个。”

张信哲

在《电影之歌》中,张信哲将一改往日“情歌王子”的形象,会在舞台上展示京剧唱功。张信哲坦言,为了《电影之歌》,他推掉了很多赚钱的工作,但是他觉得很值,因为在音乐、表演等方面的收获更多。
张信哲在《电影之歌》中的戏分不多,但角色的分量可不轻,他扮演把电影带到中国的第一人“影生二叔”这一重要角色。谈到接戏原因时,张信哲说:“主要是这部戏的彩排和演出都在北京,我还要筹备新唱片,剩余的时间不是很多,所以只能先挑了这个戏分虽少、但很重要的角色。这段时间为了彩排,挣钱的工作也推掉了不少,剧组很多演员的酬劳很少,像我基本属于倒贴。”
推掉赚钱的工作来演《电影之歌》,张信哲觉得很值,他说:“参演音乐剧本身就是一个挑战,它会考验演员的唱功、演技、舞蹈等多方面的才艺。另外,《电影之歌》的幕后制作班底非常强大,李宗盛、张婉婷、罗启锐、叶锦添等任何一位都是大牌,能与他们合作是每一位演员和歌手的梦想。在唱功方面,我与李宗盛大哥有着多年的默契,我们之间不需要讲太多,就能抓到他要的感觉。但是在演戏部分,我就比较紧张,自己毕竟不是科班出身,除了跟组彩排外,我还会在家里偷偷地练习。”
张信哲表示,很早导演就邀请他扮演这个角色,不过进入剧组才知道自己要唱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京剧。“京剧的演唱技巧与流行音乐不同,要用丹田演唱。”张信哲说,“我在剧中以‘唱’、‘演’为主,观众会看到一个耳目一新的阿哲,因为我会演唱改编过的京剧,乐器也是以京胡为主,完全没有流行音乐的味道。刚开始很不习惯,因为唱歌和唱戏时发音的部位不同,唱歌大多是口、鼻和喉咙的共鸣,而唱戏需要用的是丹田之气,我需要不断地调整才能准确地抓住那种味道,虽然不需要百分之百的京剧唱腔,但仅仅唱出旋律肯定是不够的。”

袁泉

袁泉以前扮演的角色多是安静、含蓄的,而这次在《电影之歌》中的表演会与以前大不相同,要求展现出张扬、狂野的一面。在编剧的设想中,女主角清清是一个漂亮、百变,颇似“红玫瑰”的人,从18岁到50岁,从大红大紫的影星到生活归于平淡。袁泉认为,清清其实是一个理想化、天真的人,她的得意、落魄、失落、返璞归真就是一个女人成长的过程。袁泉表示不想把清清定义成一个勇往直前的女孩,“她不会为了自己的理想不择手段,面对感情她也会犹豫。一开始也会很天真料想一切,直到真正走进了名利金字塔,才发现一切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单纯”。
袁泉在剧中要唱6首歌,包括独唱和合唱,“在剧中我经历了不一样的年龄,这些歌曲就是要唱出当时的心声,让观众感受角色的经历和感悟”。袁泉坦言与李宗盛学到了很多东西,她说:“他改变了我很多唱歌的概念。他说唱歌就跟说话一样,唱歌时会有很多隐藏在背后的意思,你要用重音、语气这些表达让别人明白你想要说什么,特别是语气很重要。所以,唱歌不是在唱旋律,而是在用另一种形式说你想说的话。”
袁泉表示,这个音乐剧让她演起来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因为在这部音乐剧中,展现了她所热爱的电影的发展历程。作为一个演员,能够在这部纪念电影百年的大制作音乐剧中担任主演,袁泉感觉很荣幸。“为了演出《电影之歌》,我放弃了一些电视剧的拍摄,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我对自己每年的工作都要有个交待,在我总结这一年历程时,能有一个自己可以问心无愧的作品。而且这个音乐剧又是为纪念电影百年而做,那么强大的班底,导演张婉婷、大哥李宗盛他们都是很尽心地准备这部剧的,我能够参与其中感到非常幸运。”

高虎

《电影之歌》:回到最初的梦想
巨变之后,有人问高虎在03年到05年的时间里都在做什么,他说在拍戏啊,有电视剧,也有音乐剧。他把自己的日程说得很忙,很充实,不过总归是隐瞒了什么。在车祸发生之后,就有很多剧目与他中止了已经签定的拍摄合同,高虎选择了沉默寡言、面无表情地面对一切,“压力大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呆着。自己消化。消化不消化都要自己活着。我不需要朋友家人帮助,在我看来没有什么自己扛不住的,生命太小宇宙太大,空伤悲就是在浪费时间。都是毫无意义。”即便是这么说,那时候走路还经常会失神,看不见透亮的玻璃门,一头就顶上去了,玻璃碎了一地。
后来,一个朋友跟他讲了荆棘鸟的故事。他说,这种传说中的荆棘鸟,歌声比世界上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美好动听,但是它必须找到一种荆棘树,落在长满荆棘的树枝上,让最尖、最锋利的荆棘扎进身体,当这种鸟被锋利的荆棘刺得血流如注,疼痛难忍,生命就要奄奄一息了,才会发出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后来,我们知道高虎选择了拍摄音乐剧,在舞台上大声地唱,使劲地跳。
高虎在《电影之歌》这部音乐剧中,从20岁演到100岁,第一次有了百岁的造型。“我觉得我演的这个角色60岁到100岁这一段是最满意的,相反,20多岁这一段令我不满意,我觉得我还没有找到能发出光彩的状态。”作为音乐剧,歌唱环节是必不可少的,高虎说,在《电影之歌》中,他一共有9首歌,这些歌共录了两个月,而就是这9首歌让他重新找到了自己进入演艺圈最原始的梦想:当歌手!
高虎告诉记者,他大学考的是中戏的表演系,但实际上他最想当歌手。这一次《电影之歌》在选演员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能入选,所以当他听说李宗盛将亲自给他试音时,感到特别紧张,以至于他唱的时候,发出的都是颤音。唱完后李宗盛并没有表态,不过第二天就得到消息,他非常满意高虎,在前一天去试唱的那么多人中,也只有高虎一个人通过了大哥演唱这关,制作方终于确定了由高虎出演男一号。
他的眼睛里有发亮的憧憬,这种神采,久违了
如果说演戏还要在他人的生命里藏匿起自己的欢笑悲伤,那么音乐绝对是抛却一切的释放,音符流淌,他的声音清澈而昂扬,张力十足!
音乐的国度里,柳暗花明
据说音乐剧最考察一个演员的综合素质,不仅要有好的唱功,感染力,舞台表现力,还要以肢体和表情相配合,歌声与表演需丝丝入扣
高虎又是出人意料的成功
即便刚从杯具里挣扎出来,才缓了口气,仍有好多人觉得这个眼神色迷迷的死小子何其走运,演戏有周晓文护航,唱歌有李宗盛钦点,尼玛公演居然还很出色
他是个永远会给人惊喜的艺人,在这根187cm的瘦竹竿里,蕴藏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能量
我为各位推荐的这首歌是《命运之约》
更喜欢的是一个MV里,高虎出现,天蓝色T恤,回身像镜头招手,笑得像个孩子,走进录影棚带好耳麦,镜头一转有李宗盛认真打拍子的脸
无法描述的震撼,初始歌声坚定,展开一个回望,光影流转,中国电影已稳步走过百年,兴衰变迁,唯一恒久的,是所有电影人的坚持
“路在前方 等我告诉它我有多胆怯
可是我明白 这是我与我的命运之约”
最爱的一句,MV的画质很模糊,然而这时高虎的神情格外清晰,就这么看着他,还是感觉好难过
作为路人,我们有好感的艺人可能很多,但是总有一出戏,一个镜头,一抹神情,会让我们明白这个艺人与其他人的分别
曾经对小宋佳无感,某年某天看到她在山东台宣传她的新戏,介绍自己的角色时她说了一句话:虽然很短暂,但是很绚烂
突然就喜欢上这个姑娘
而我听完高虎这首《命运之约》时,想的是我怎么能不喜欢他

音乐

光影的故事

原唱歌曲:无
作词:罗启锐
演唱者:合唱团

最爱

原唱歌曲:无
作词:胡晓宏
演唱者: 老爷、二叔

我是做梦者

原唱歌曲:(待定)
作词:罗启锐 作曲:胡颜斌
演唱者:影生及素君(少年) 演唱者:任贤齐
所属公司:EMI

风雪少年路

原唱歌曲:《边走边唱》
作词:罗启锐 词、曲:房祖名
演唱者:影生(少年) 演唱者:房祖名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JJ

那一年,有一天

原唱歌曲:无
作词:李宗盛 词、曲:李宗盛
演唱者:素君(少年) 演唱者:张彤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频道

梦幻之城

原唱歌曲:
作词:罗启锐 无
演唱者:重唱

没有不可能的事

原唱歌曲:《给天使看的戏》
作词:罗启锐 作词:周耀辉
演唱者:影生及清清 作曲:红色浆果
演唱者:谢霆锋
所属公司:英皇

借来的星空

高虎、袁泉 借来的星空

高虎、袁泉 借来的星空

原唱歌曲:《好夜晚》
作词:罗启锐 作曲:李志清
演唱者:影生及清清 演唱者:梁静茹
所属公司:ROCK

成名要趁早

原唱歌曲:《咸鱼》
作词:罗启锐 词、曲:阿信
演唱者:清清 演唱者:五月天
唱片版编曲:五月天
制作:五月天
所属公司:ROCK

她是我的蝴蝶

原唱歌曲:《你应该飞的》
作词:罗启锐 作词:姚若龙
演唱者:影生及清清、素君 作曲:陈小霞
演唱者:张信哲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潮水

高处不胜寒

原唱歌曲:《芥末不辣》
作词:罗启锐 作词:姚谦
演唱者:清清与各明星各唱一段 作曲:李剑青
演唱者:江美琪
唱片版编曲:伍冠谚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Virgin

夜温柔

原唱歌曲:《今夜星光灿烂》
作词:罗启锐 词、曲:李宗盛
演唱者:影生带领观众齐唱 演唱者:袁泉
唱片版编曲:李宗盛、伍冠谚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频道

追忆之瞳

原唱歌曲:《明年这个时候》
作词:罗启锐 作词:姚若龙
演唱者:影生 作曲:陈小霞
演唱者:周华健
唱片版编曲:小姚
所属公司:ROCK

命运之约

原唱歌曲:《命运之约》
作词:李宗盛 词、曲:李宗盛
演唱者:群众合唱、影生加入 演唱者:庾澄庆、高虎
唱片版编曲:伍冠谚
制作:李宗盛
所属公司:频道

等,远方的彩虹

原唱歌曲:《你我他》
作词:罗启锐 作词:林志年
演唱者:影生及素君 作曲:冯颖琪
演唱者:容祖儿
唱片版编曲:舒文
制作:舒文
所属公司:英皇

给电影人的情书

原唱歌曲:《给电影人的情书》
作词:罗启锐
词、曲:李宗盛
演唱者:影生 演唱者:蔡琴
所属公司:星世代

电影之歌

原唱歌曲:
作词:罗启锐 词、曲:李宗盛
演唱者:全体大合唱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