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延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田延年(公元前72年),子宾,齐国之后,先世徙居阳陵(今陕西高陵西南)。大将军霍光的助手,不久做了长史。

人物简介

田延年被霍光重用,担任长史。又出为河东太守,选擢尹翁归等为手下,诛锄豪强。霍光等大臣罢黜九任帝刘贺时,田延年挺身而出,以功入为大司农。因修建昭帝刘弗陵墓圹,租赁民间车辆,贪污三千万钱被揭发。田广明等大臣为他说情,认为“春秋之义,以功覆过。”宣帝没有同意。延年羞愧说道:“我何面目入牢狱!”遂手持利刄,徘徊等待。几天后,皇帝遣人通知田延年前往廷尉报到。田延年听到诏书来到,鼓声大作,自刎而死。《汉书·酷吏传》有传。
田延年字子宾,是战国时齐国王室的后代,汉朝时,他的家族被迁徙到阳陵。他青年时代就表现出过人的才干,被大将军霍光招纳到幕府之中,成为得力的助手,不久就做了长史。

其人其事

河东郡是霍光的故乡,当时治安不太好,豪强违法,盗贼横行,霍光就派田延年为河东太守。田延年到河东之后,很善于提拔人才,重用尹翁归、闳孺等人,严格执法,很快就取得了成效,把河东郡治理得井井有条。他提拔的尹翁归,后来成了西汉时代的名吏。
田延年是霍光的亲信,在地方上做出了突出政绩,很快就提拔到朝廷,担任位列九卿的大司农,主管全国财政。
汉昭帝去世后,没有太子,霍光等大臣选择了昌邑王刘贺继皇帝位。但刘贺品行不好,“行淫乱”,霍光非常后悔,想废掉昌邑王另立一帝,却拿不定主意,就把田延年找来商量。
田延年没有什么顾虑,对霍光说:“将军是国家的柱石,您觉的这个人不适合做皇帝,那为什么不奏明太后,另立一位贤君?”(田延年的言外之意,是让霍光打着太后的旗号行废立之事。但所谓的太后,其实是霍光的外孙女,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而已。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霍光才拿不定主意。)
霍光又说:“我现在确实想这样干,但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先例?”
田延年说:“伊尹是商朝的宰相,曾经废掉了商王太甲,保全了宗庙社稷,后世都称赞伊尹是忠臣。现在将军如果能这么做,便是汉朝的伊尹啊!”
人常说霍光不学无术,但“伊尹废太甲”这样著名的历史故事,霍光不可能不知道。他之所以再三询问田延年,是因为田延年是一位勇士,他想看看这位勇士是否支持他废旧立新。既然田延年明确表态支持霍光,霍光就按自己的计划行动了,为了让田延年更方便地参与大事,他给田延年加了一个兼职“给事中”,可以自由地出入宫廷。
霍光又找到车骑将军张安世商议,取得了张安世的支持之后,便把丞相等满朝文武,召集到未央宫中,开会商议此事。霍光首先发言,说:“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如何?”
大臣们吓得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田延年心中有数,知道自己该出面支持霍光了。他站起来,向前跨了一大步,手按剑柄,冲着霍光厉声喝道:“孝武皇帝驾崩前,把孤儿和天下一并托付给将军,是因为将军忠正贤良,能够保障刘氏天下的安全。但现在群下鼎沸,社稷将倾,(难道将军就没有责任吗?)而且,汉朝皇帝的谥号,常带一个‘孝’字,就是要让后世子孙,长久地保有天下,使宗庙血食延续不断。如果现在(因为皇帝不贤),令汉家宗庙绝祀,将军死后,有什么面目去见先帝?今天的商议,绝对不能够拖延,群臣们不踊跃支持者,请让我用剑斩了他!”
田延年的这番慷慨陈辞,表面上是指责霍光,其实是在支持霍光的行动,同时也恫吓群臣,谁要不听霍光的,马上就被斩首。
群臣们一看形势不妙,立即表示支持霍光。霍光于是顺利地废掉了昌邑王,另立了汉宣帝。田延年因为拥立有功,被封为阳成侯。
(现代历史学家吕思勉在《吕著中国通史》中,曾经指出,汉武帝死后,霍光拥立幼子昭帝,和后来废昌邑王立汉宣帝,其实是两次阴谋政变,事实真相,也许和《汉书》记载的完全不同。田延年算是阴谋政变的重要参与者了。)
汉宣帝初继位的时候,曾与霍光同车去宗庙祭拜,有所谓“芒刺在背”的恐惧感觉,霍氏势力的跋扈,于此可见一斑。作为霍光亲信的田延年,也发生过一次跋扈事件。
有一次,田延年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拿着兵器,在宫中冲撞皇帝的车队。这是一个微小的磨擦事件,并没有扩大激化。后来,忠直敢言的侍御史严延年知道了此事,就上书弹劾田延年,说他“持兵干属车”。田延年死不认账,上书辩解,说自己没有冲撞“属车”,严延年是诬告。
这件事由御史中丞负责调查,不但没有追究田延年,反而指责严延年:“看见大司农田延年冲撞车队,为什么不传令宫门,阻止他出入?”这还不肯罢休,又找了严延年另一项罪过,要把他置于死地,严延年只好逃亡。
田延年在霍光势力的笼罩下,专横跋扈,真是令人叹息。茂陵的富户焦氏、贾氏等人,曾经花费了几千万钱,收购木炭、芦苇等修造坟墓的物资,蓄积起来,想卖个高价。汉昭帝年纪轻轻就忽然去世了,皇室事先并没有预备好修造陵墓的物资。
田延年是主管财政的,他不肯花钱从商人手里购买,反而出了一个恶毒的主意,向皇帝上奏,说焦氏贾氏等商人蓄积建陵物资是非法的,应该全部没收。汉宣帝同意了。焦氏贾氏等商人,赔了个血本无归。
但焦氏贾氏这些富户,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他们吃亏之后,就恨上了田延年,出钱让人调查田延年的罪行,要伺机报复,置他于死地。
田延年是个典型的贪官。他不肯花钱从商人手里购买物资,要借诏令没收人家的东西,似乎是替政府省钱。但在别的方面,他却凭借手中的财政大权,巧作手脚,大肆贪污。
替汉昭帝修建陵墓,要用大量的沙土,运输沙土,又需要大量租用民间的牛车。拉一车沙土,要付给百姓一千钱的租金。田延年报虚账,一车沙土算两千钱。前后共拉了三万车沙土,在大司农府报销了六千万,其中三千万,就装进了田延年自己的口袋。焦贾两家富商,花了许多钱,终于掌握了田延年贪污的真凭实据,便上书告发。汉宣帝下诏,命丞相调查这宗贪污大案。霍光是田延年的主子,自然要表示一下关照。他把田延年召到府中询问,如果真的贪污过,就想办法替他遮掩。田延年死要面子,在霍光面前也抵赖:“我本是将军门下小吏,蒙将军厚恩,才得到了封侯的爵禄,怎么会干那样的事情呢?”霍光阴恻恻地说:“既然你没有干过,那我就让人一查到底了。”
御史大夫田广明是个厚道人,他对太仆杜延年说:“《春秋》上有以功覆过的大义,当初废昌邑王的时候,如果没有田延年的一番慷慨陈辞,大事就办不成。现在,由官府拿出三千万,替田延年赎罪,这有什么不可呢?请您把我的话,转告给大将军。”太仆杜延年也是厚道人,就把这番话转告给了霍光。
霍光的态度却耐人寻味,他先是肯定了田延年废昌邑王的功绩,但接下来,他摸摸心口,对杜延年说:“田延年那番话把我吓坏了,至今心口还疼。请你转告田广明大夫,通知田延年,让他到狱中听候审理,不会冤枉他的。”(霍光说这番话,明摆着是不想保田延年了。因为田延年参与过他的政变阴谋,是重要的知情人,是需要“灭口”的。)田广明通知了田延年,田延年却不肯主动到监狱去,他说:“多谢官府宽恕我。但我有什么脸面到监牢里,让大家笑话我,让狱卒们唾我的脊背!”
田延年把自己关在家里,偏袒着衣服,拿着一把刀,来回走动,不知道想干什么。过了几天,丞相下了逮捕令,使者召唤田延年到廷尉府去。田延年在家里听见外头逮捕人的鼓声(类似于现代的警笛),就拿刀自刎了。田延年因为贪污罪而自杀,确实不是什么光荣的结局,很令人惋惜。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